• 嗨起來吧
  • 0

「沒事就好,可能只是累了吧。」尼昂淡淡道。

「怎麼樣了?有什麼異變嗎?」尼威納塔道。

尼古拉塔搖了搖頭,嘆氣道「我看不透這孩子了,當年這孩子的身心十分端正,有一種朝氣讓我自己都感到為之嚮往,現在體內竄留著三股氣息,一種是自己的另一種似乎是一股十分黑暗的氣息,而第三種,我實在是看不透,第三種氣息更像是在壓制著這兩種氣息,這才保證了他體內的靈力不流竄出來。」

尼威納塔道「也就是說,和當初比斯奈爾那老傢伙一樣么?人性逐漸被抹去,化身惡魔?」

尼古拉塔點了點頭,看了看洛梓泉胸前的煞石。

尼威納塔摸了摸鬍子,道「莉莉這個女孩消失了,洛梓泉胸口上的石頭似乎變就是那孩子所幻化的煞石,估計就是當年帶著…」尼威納塔說到這便停下了嘴,搖了搖頭,擺手道「不提了,罪魁禍還是我們這些長輩啊~」

「還記得我么?」比比緩緩解開了諾珠的盔甲以及衣服。

諾珠面無表情,只是獃獃的站在原地,任由比比將自己身上的盔甲以及衣服緩緩褪去。

「都是我的錯…害你們兩姐妹為我的私慾白白送了性命…」比比難過道。

擦了擦眼角的淚水,比比拉著諾珠的手臂,讓她坐在了自己的床邊。

「你喜歡尼桑我只知道的,雖然六歲的時候和你們倆分開了,但是你們依舊是我兒時最好的玩伴,嘴上不饒人,但是心裡就是塊豆腐什麼事都為別人著想,都不考慮自己…」比比緊緊抓著比比的淡黃色的爪子。

比比將頭輕輕靠在了諾珠的額頭上,淡淡道「我想知道當時生了什麼,看看能不能喚醒你的記憶…」

一串串閃光閃過比比的腦海,星光的力量是十分龐大的,能夠獲得這樣的力量比比也感到慶幸,隨著年齡的增長,出了攻擊類的法術,比比幾乎可以使用任何與星光沾邊的法術,閱讀別人的記憶這是比比獨有的能力,雖然十分局限,條件也十分苛刻,不然比比一般不會輕易使用。

跳過了在喵族帝都的故事,比比來到了互送洛梓泉前往喵族帝都的時候。

比比將額頭離開了諾珠,淡淡道「原來是這樣…」爪子緊緊捏在一起,露出了利爪。

米婭嫌呆在宿舍里悶得慌,見洛梓泉遲遲不回,拿著洛梓泉給自己的源石卡,上街「覓食」去了。

路過了教堂,本以為洛梓泉應該在裡頭,便抱著進去找找看的心態走了進去。

和往常一樣,墓地里人少的可憐,墓地門外站著兩個女僕,米婭想了想。

估計是那個小女孩家裡的僕人吧,那個傢伙應該也在裡頭。

走進一看,卻只現了尼洛一人。

「今天你家主人沒來嗎?」小尼洛問道。

「誰?我又不是下人。」米婭皺眉道。

小尼洛叉著腰哼道「哼~還說不是,每一次你都站在那傢伙的身後,不是下人是啥?我家下人都是這樣的。」

「額…我真的不是下人,我是那傢伙的…老師…嗯,老師,我是他的老師。」米婭強調道。

瀏覽閱讀地址: ?「老師?你是他的老師?」小尼洛驚訝道。

米婭翹著鼻子哼道「哼哼~那是當然,他的一身本事全都是我教出來的。」

「哼!騙人,看你也沒比我大多少,怎麼可能當我爸爸朋友的老師。」小尼洛哼道。

米婭雙手抱胸,嘟著嘴道「我才沒騙人,你多少歲,我年齡肯定比你大多了!」

「我今年兩歲!你最多也就七八歲的樣子,不要以為我小,就以為我好蒙!」小尼洛也學著米婭的樣子,嘟著小嘴嚷嚷著。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今年45o歲了~」米婭翹著鼻子道。

「45o?你騙鬼啊!人類最多也就15o多年左右的壽命!」小尼洛吼道。

米婭學著洛梓泉的模樣做出了聳肩的動作,雖然有些滑稽但還是十分可愛的「我可沒說過我是人類~」米婭說著便摸了摸自己的耳朵,蹲下身子給小尼洛看。

「我是元素精靈,元素是幾乎擁有無盡的生命的,我還算挺年輕的呢~」米婭細心的講解道。

小尼洛輕輕的摸了摸米婭的耳朵,驚嘆道「真的誒~耳朵和我的不一樣,尖尖的好漂亮~」

米婭哼哼道「哼哼~要不要我教你元素魔法啊~」

「好呀好呀~我要學,我要學!」

「算了,你還是別帶壞她了~」

這時尼昂走到了兩人身後。

「爸爸~」小尼洛蹦躂蹦躂的跑到尼昂身前,兩手保住了尼昂的大腿。

「尼洛乖~」尼昂彎下身子,兩手抱起了尼洛放在了自己寬大的肩膀上,尼洛的小手輕輕的扶在尼昂金燦燦的長上。

「你什麼意思啊?我可是大名鼎鼎的米婭,火元素女王,雖然剛剛換人了!那也是前火元素女王!」米婭兩手叉腰道。

「你和莉莉在這方面倒是相差甚遠呢~」尼昂柔聲道。

「誒?你們說的莉莉是誰啊,每一個說的清楚的。」米婭皺眉道。

這個名字應該是個女孩子,從洛梓泉的反應以及眼前這個男人的反應來看,似乎我和十分相似…米婭摸著下巴思索著。

「洛梓泉的妹妹,現在…應該是死了吧。」尼昂淡淡道。

「死了?不會吧,他身邊怎麼老死人,一會又是什麼姐妹花雙雙殞命,有沒多久又死了個相好…咳咳,朋友…」米婭尷尬的咳嗽了起來。

尼昂輕笑一聲,尼洛放回了地上,緩緩蹲下身子,柔聲道「尼洛,去找安妮阿姨好么~爸爸一會就來。」

小尼洛嗯了一聲,轉向墓碑搖手道「媽媽再見~」便跑向了站在墓地門外的安妮。

尼昂站起身,淡淡道「這孩子母親死於難產,一出生便從未見過她媽媽。」

「這樣么…真可憐…」米婭皺眉道。

「你跟我來,我帶你去拿點東西,是這孩子的母親讓我交給洛梓泉的遺物。」尼昂淡淡道。

「哦。」米婭點了點頭便跟著尼昂走去。

洛梓泉皺了皺眉頭,眼睛微微睜開,一股全身的酸痛感襲來,洛梓泉嗚鳴了一聲。

「醒了?」比比的聲音傳到了洛梓泉耳中。

「嗯,醒了…」洛梓泉晃了晃腦袋,右手扶在額頭上。

「看看這是誰?」比比柔聲道。

洛梓泉迷迷糊糊的看了看四周,比比坐在自己身邊,隨著比比的目光望去,諾珠端坐在椅子上。

洛梓泉的興奮道「諾珠…」緊接著有緩緩低下了頭。

諾住的臉上沒有一絲神采,和精美的服裝模型一樣,洛梓泉心頭一緊,狠狠的錘了一下床板。

比比輕輕握住了洛梓泉的手,柔聲道「別難過了,至少諾珠回來了不是么?」

「一點也不好,都是我的錯,一點也不好…一點也不好…」洛梓泉臉頰滑下淚水。

比比鬆開了洛梓泉的手,拉過諾珠,讓諾珠坐在了洛梓泉的床前,柔聲道「你一定有話要陪她說吧,如果可以呆在你身邊…她一定會開心的…」說著便站起了身子推開了房門走了出去。

諾珠獃滯的看著洛梓泉,洛梓泉哽咽道「你還能說話么?」

諾珠點了點頭。

「還認識我么?」

諾珠搖頭道「不認識。」

洛梓泉心頭咯噔一顫,怎麼可能還認識…我簡直就是在搞笑…然後便對著諾珠柔聲道「吃…吃飯了沒有…」

諾珠淡淡的搖了搖頭。

「那我帶你去吃東西吧~好么?」洛梓泉將手放在了諾珠的小爪子上。

雖然沒有靈體,但是諾珠的身體卻感到了一絲情切的溫暖,本能的感覺眼前這個人是十分重要的存在,但是短短几秒鐘后,幾秒前的記憶便已不復存在。

「好么?」洛梓泉再次問道。

諾珠點了點頭。

拉起諾珠的手,洛梓泉緩緩站起身子,用手肘蹭開了門。

見比比不在走廊,洛梓泉心底鬆了口氣,現在洛梓泉最不敢面對的人便是比比。

看了看四周,似乎是亞人族的公館,周圍都有一些亞人士兵在看守。

一路上也沒遇到什麼熟人,一隻手沒辦法做飯,洛梓泉便只好一路拉著諾珠來到了一家以前常來的餐廳

「蕾菲婭…」洛梓泉淡淡道。

指尖的藍光一閃,蕾菲婭便已經出現在了洛梓泉身後。

蕾菲婭靜靜的跟在洛梓泉身後。

「有辦法治好她么?」洛梓泉淡淡的問道。

蕾菲婭搖了搖頭「她的身體十分健康…」洛梓泉抬手打住了蕾菲婭。

「那就算了…你也吃點東西吧,老是呆在戒指里不悶么?」

蕾菲婭搖了搖頭,柔聲到「我可以看見外面的狀況,所以…沒關係。」

做到了餐廳里,洛梓泉點了幾個菜,碗筷已經擺在了諾珠面前,但是諾珠卻不為所動。

「自己可以吃嗎?」洛梓泉問道。

「她現在只會一些本能的事情,而且…她無法儲存記憶…或許是一天又或許是幾分鐘,便會把事情忘記…只有下達命令她才能自己運動…」蕾菲婭淡淡道。

「這樣啊…」洛梓泉咬了咬牙,拿起筷子夾著菜遞到了諾珠的嘴前,柔聲道「啊~張嘴。」

諾珠緩緩張開紅唇,洛梓泉輕輕的將菜放進了諾珠嘴裡,放下筷子,用手指指著自己嘴巴,做出十分賣力咀嚼的樣子。

「這樣…懂了么?」

諾珠一臉懵逼的看著洛梓泉,嘴巴里的食物直接掉在了衣服上。

「額…」

蕾菲婭嘆氣搖頭道「她又不是嬰兒,她只是沒有記憶,你只要簡單的命令一下就可以了。」

「命令的話還是算了,我不想命令她,我的命是她救的,變成這樣…還是讓她隨心所欲的好。」洛梓泉低著頭沉聲道。

洛梓泉拿著餐巾布將諾珠掉落在身上的食物撿走,從新拿起筷子。

「還是我來吧。」蕾菲婭柔聲道。

「謝謝。」

「一隻手果然還是很不方便吧?」蕾菲婭道。

「是啊,很不方便啊。」

瀏覽閱讀地址: ?「就這個盒子?」米婭捧著尼昂遞給自己的盒子。

「嗯,還有這封信,拜託你將這些東西交給洛梓泉吧。」

閃婚蜜愛:神秘老公別撩了 「沒問題,嗯…有吃的么?」米婭摸著肚子道。

尼昂尷尬的笑了笑,道「呵呵呵…果然和莉莉很想呢~」

在尼昂家裡蹭完飯後,米婭便活蹦亂跳的朝著騎士聖殿跑去。

「就這樣告訴他么?」安妮穿著淡粉色的睡衣靠在門邊,眼神中帶著一絲顧慮。

尼昂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吐出,揉了揉眉間嘆氣道「遲早都要和他說的,不如就這樣一次性告訴他吧,不然我心裡不安穩,尼洛呢?」

「睡了,玩了一天也累了。」安妮拉了拉衣袖,淡淡道。

「他不會因為這些事情衝動,不然就不是他了。」

尼昂轉過頭看了看窗外,遠方便是包容著騎士聖殿的聖山,月亮逐漸從雲海中竄出,聖山之上還有一個倒立的山體聳立在天空,神嗣店與騎士聖殿完美的結合在了窗外的夜景中。

「真美呢~」安妮走進房間,靠在了窗邊。

尼昂從桌下掏出了一瓶紅酒,另一手則拿著兩幅酒杯,漫步到了安妮身邊。

安妮輕輕一笑,接過了酒杯。

推開宿舍的門,現洛梓泉還是沒有回來,米婭撇了撇嘴,要不是我自己機靈,肯定就餓死在這鬼地方了。

「人類這裡好無聊啊~有點想姐姐了…」米婭躺在床上,雙手雙腳大字擺開,身上雖然穿著和服,但是卻根本沒半點模樣。

「嗯~過兩天回去看姐姐吧~呆在這裡都快憋死了,明天再去找尼洛玩~」米婭抹了抹鼻子,憨笑了一聲。

翌日,清晨。

「不多待兩天么?反正近日也沒有你的比賽了。」比比道。

洛梓泉摸著後腦勺道「宿舍里還有個祖宗要供著,不回去不行吧…」

洛梓泉招了招手「那麼…我走了,過兩天我在過來。」說完洛梓泉變想著門外走去。

「尼桑。」

比比喊住了洛梓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