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他茫然的看著近在咫尺的書信,他想伸手去拿,去抓,可是徒勞的發現,胳膊卻抬不起來了,就連一個手指他顯得異常吃力,重重的呼吸聲如同破風箱般,刺耳難聽。

他腦中一片混亂,混亂如同一片漿糊,他腦中如同高速快放數百倍的電影,各種畫面,紛至沓來。

一句句那聲熟悉的聲音,一幕幕她和自己的溫馨場面,一顰一笑,在這一刻間永遠的定格在這一瞬間。

「蕭老弟你怎麼坐在地上了,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仙兒妹妹呢,她還沒有回來嗎?」

走進門來的林海寧看著一臉頹廢的蕭毅,先是一愣,莫非他們小兩口吵架了,再看蕭毅的神情,心中也是湧出一絲不好的預感。

面對林海寧急切的詢問,過了好長時間蕭毅才反應過來,他一臉慘笑的道:「她走了。」

「她走了,去哪了?」林海寧有些迷惑的問道。

「去哪,誰知道她去哪了?」蕭毅獃獃的望著地上的書信,一臉的茫然無措。

順著蕭毅的眼光,林海寧發現了地上的書信,他撿起書信,打開一看,也嚇的臉色慘白起來。

「都離家出走了,你還愣著幹什麼,還不趕緊找!」看著半死不活的蕭毅,林海寧猛的氣急敗壞的吼道。

「去哪找,天地這麼大,讓我去哪找。」蕭毅目光有些獃滯的喃喃道。

「蠢貨,趁著現在她還沒有走遠,不去找她,那你什麼時候找她。」林海寧差點沒有被氣死,他說完,把書信扔在地上,趕緊通知其他人找人。

「現在不找,什麼時候找。」蕭毅嘀喃的重複了一句,原本獃滯的目光,如同遊戲中的滿血復活一樣,跟換了個人一樣,精神百倍。

他小心翼翼的把書信放在儲物袋裡,洗了一個臉,換了一件衣服,把認為應該拿的東西都拿在身上。

如果她找不回來,那他也不用回來了。 萬寶拍賣行。

「風老爺子,我這次來是求你辦件事?」蕭毅一見到萬寶拍賣行的會長風凌,直接開門見山的道。

看著神情有些暴躁的蕭毅,風凌會長隱約間察覺到他身上似乎發生了大事:「蕭公子,請說,只要老朽能夠幫忙的話,定然不會拒絕的。」

能夠和顧大小姐認識的人,定然是萬萬不可得罪的。

蕭毅道:「我想讓你幫我找一個人。」

風凌道:「什麼人?」

蕭毅道:「我未婚妻。」

「什麼,蕭公子的未婚妻在順天府失蹤了。」

風凌會長立刻臉色變了,能夠有資格成為蕭公子的未婚妻,其家世定然不比蕭公子的家世差,那她在順天郡失蹤,萬一找不到的話,豈不遷怒到整個順天郡,所有人都要跟著遭殃。

「那個,蕭公子,你先不要著急,我會立刻安排人去找,不知道你有沒有她的畫像呢?」

風凌老人畢竟經歷了太多的大風大浪,對於這點事情,他一點也不抓瞎。

他從蕭毅手中拿到林仙兒的畫像后,讓人摹寫數十份,派出人手,四處尋找。

「蕭公子,順天府這麼大,只靠我們拍賣行這點人遠遠不夠。我建議到傭兵工會發懸賞令,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這樣找人的面更廣了一些。」

「嗯,多謝,那我現在就去傭兵工會發懸賞令。」蕭毅說著,就要離開。

「回來,你這麼著急幹嘛,等我把話說完。」

風凌會長連忙喊住想要離開的蕭毅道:「懸賞的事我會讓人給你辦,還有就是你去煉藥師工會,你可以用煉藥師的身份發布召喚令,只要能夠拿出足夠誠意,相信很多大家族都會替你找人的。」

對於風凌老人的種種建議,蕭毅自然感激不盡,他不再有一種盲人抓蝦的感覺,要不是心裡被林仙兒的事搞得焦頭爛額,絕對今天好好陪他喝幾杯。

辭別了風凌老人,他騎馬飛快的來到了煉藥師工會,找到楓藍克會長后,把來意跟他說了一遍。

「什麼,你要發布召喚令,找人。」楓藍克有些吃驚的問道。

要知道,召喚令和傭兵工會的懸賞令有異曲同工之妙,不過召喚令都是以物換物,或者專門出高價尋找某株藥草,但還沒有遇見找人的。

「對,只要找到她,完好無損的給我帶回來,一顆地階上品丹藥,十顆極品元靈丹。」蕭毅有些瘋狂的道:「要是不夠的話,我可以加倍。」

他口中的那枚地階上品丹藥,是上官雨桐在臨分別時,送給他的。

「一枚地階上品丹藥和十顆元靈丹。」楓藍克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光一枚地階上品丹藥足夠讓各大家族眼紅心熱,還外加十顆元靈丹。

這個消息要是放出去的話,整個順天郡徹底震動起來了。

「蕭公子,冒犯的問一下,您找的究竟是什麼人。」

「啪!」蕭毅把畫像拍在桌子上,說道:「就是她,我未婚妻。範圍不限,長期有效。」

「你……你,未婚妻丟了。」楓藍克臉上也冒出來一層冷汗,他和風凌會長想到了一塊,未婚妻在這順天府下落不明,那萬一有個三長兩短,那可是不亞於十三級大地震呀!

蕭毅有些尷尬的點了點頭,畢竟這家醜不可外揚,要不是為了找到林仙兒,他怎麼可能拉下臉求別人幫忙呢?

「放心,不管找到找不到,算我欠你一個人情。」蕭毅強壓住心中的煩躁不安,在得到楓藍克的確認后,他離開了煉藥師工會。

不僅煉藥師工會所下達的分會許可權最高級別的召集令以及畫像送到各大小家族,就連萬寶拍賣行的級別最高黃金英雄令和傭兵工會的百萬懸賞令夾雜著畫像送到了各大家主面前。

所有的家主先後拿著桌子上的三大令,看著三張一模一樣的畫像,這個人少女究竟是什麼來頭,竟然驚動了整個大陸的三大超級巨頭勢力,尤其是萬寶拍賣行的人竟然發布了最高級別的黃金英雄令,這可是只有黃金玉牌的擁有者才能發布的英雄令。

豐厚的懸賞,讓他們渾身熱血沸騰,要不是未顧及家族面子,他們恨不得親自出馬尋找。

一聲令下,地動山搖,整個家族的所有子弟、侍衛、就連僕人、丫鬟都組成各種搜查隊,拿著畫像四處找人。

整個順天府全部都動了起來,包括屬於各大家族管轄的軍方勢力也開始大規模的拿著畫像,四處查找畫像之人。

順天府周圍州城也得到消息后,也開始派遣人員大規模的搜索起來。

蕭毅在順天府城裡繼續穿行尋找,他去了城南的晨市菜場,去了以脂粉聞名的陳錦記,去了松鶴樓,還去了東廣場的鎮南軍選拔賽會場,卻依然沒有找到林仙兒的下落。

所有見到他的人,都被他全身散發的殺意驚呆,那道殺意似乎快要把這座順天府掀開來。

他眼睛都充滿了血紅,他漫無目的的到處遊走,見到人就問:「今天你見過這個女孩子嗎?」

……

他從清晨到此時,從春來客棧到現在這片區域,他今天走了很多地方,從精神到肉已經緊張疲憊到了極點,再加上天氣炎熱,嘴唇乾渴的要命。

正好,在路邊有賣茶水的,蕭毅直接坐在茶攤上,要了一碗大碗茶,一邊喝一邊休息。

「大娘,有吃的嗎?」半碗水下肚,蕭毅感覺肚子飢餓,打算朝賣水的大娘討要點乾糧。

「小夥子,我這裡只賣喝的不賣吃的,客官你要不嫌棄的話,我這裡有中午吃剩下幾個饃饃和鹹菜,可以將就的填飽肚子。」賣水的大娘來到蕭毅的面前,熱情的問道。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在她眼中,蕭毅一臉憔悴的樣子,時不時地唉聲嘆氣,很顯然是一位被煩事所擾的少年郎。

「嗯,那就多謝謝了。」蕭毅看著善良的大娘,也不好意思拒絕,再說了,能填飽肚子就行了,哪來的這麼多講究。

好心的大娘答應一聲,去給蕭毅準備吃食。 第三百五十五章齊爺的地盤

「小夥子,都是些鄉下人吃的粗茶淡飯,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但還是將就點吃點吧!」茶棚大娘顫顫巍巍的從屋子裡走了出來。

「謝謝了。」

蕭毅看著篦子上的幾個黑色雜糧饃饃,還有一碟不知道什麼菜的鹹菜,頓時沒有了多少食慾。

雖然,沒有食慾,那也要吃呀。

蕭毅撕了一塊饃饃放進嘴裡,一股別樣的味道讓他幾乎要吐出來,尤其嚼了幾口,兩個字,牙磣,跟吃乾澀澀的沒有水分的甘蔗渣般,難吃。

他皺了一下眉,還是勉強吃了兩個饃饃,不過鹹菜倒是挺好吃的,再喝了幾碗茶水,終於算是把肚子灌飽了。

「怎麼樣,小夥子,還合你的胃口吧!」因為此時沒有客人,大娘就笑眯眯的做了下來,看意思要跟蕭毅拉拉家常。

不說飯還好一些,一提起飯來,蕭毅都快要哭了,他知道這些底層貧困人們過得苦,但沒有想到竟然這麼苦。

免費送自己飯的大娘,還是一名在城裡賣茶水的農婦,吃的都如此難以下咽,卻在她看來,很是滿足,真的很難想象那些土裡刨食的農夫,他們吃的回事些什麼?

「嗯,挺好吃的,這是我這一輩子最難忘的一頓飯了。」蕭毅頗有些口不應心的贊了一句:「大娘,這茶棚就你一個人,大叔去哪了。」

「哎!別提他了。」大娘嘆了一口氣說道:「我也不知道他究竟去哪裡了。」

蕭毅聽的稀里糊塗的,仔細一問,才知道這個賣茶水的大娘叫李氏,原來在這兒和他男人開飯店的,生意還不錯,有一個兒子,今年十三歲。

半年多前,他的兒子無故失蹤,李老漢就這麼一個寶貝兒子,就拿著這些年來所有的積蓄,四處尋找兒子的下落。

因為沒有人手,再加上手裡的積蓄所剩無幾,就把飯館改成茶棚,供行人飲用。

「半年前的事情。」蕭毅皺起眉頭,他第一個念頭,那就是血魔神教乾的事。

雖然,知道是他們乾的,但也找不到老巢,更何況仙兒不知道跑哪去了,他也沒有心神關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喂,李氏,錢準備好了嗎?」就在兩人聊天的時候,一個帶著拉長音的聲音,響了起來。

蕭毅一看,有三個人,長得各個歪瓜裂棗,拿著三把刀,七個不服八個不忿,咧著大嘴,很有幾分欠揍的樣子。

很顯然是當地的地痞流氓。

「你們別叫了,我還沒有聾呢?」大娘沒有好氣的站起身來,對著蕭毅道:「你先喝茶,我去把他們打發走。」

滴水之恩湧泉相報,更何況吃了人家的一頓飯。

此刻他很煩,即便聽李氏嘮嗑,也是煩的要命,他想找個宣洩口,想要發泄自己心中的煩悶。

「大娘,你坐著,我替你打發他們走。」蕭毅按下李氏,徑直來到這三個地痞流氓面前。

「你們三個瞎嚷嚷什麼,大中午的要不要讓人睡覺了。」上前,蕭毅一腳踩著凳子,氣勢洶洶的樣子,反倒他更像是小混混。

寧爲妾 很顯然這三位被反客為主的陣勢嚇了一跳,不過當他看到蕭毅只不過是個十八九歲的少年而已,頓時笑了。

又是一個正義感爆發,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小子,別沒事找事,一邊去,要是惹怒了我們兄弟三個,那就白刀子進紅刀子出。」一人惡狠狠的說著,拿出一把鋼刀在蕭毅面前晃了晃。

意思很明顯,再裝逼,就宰了你。

這時,又有人道:「李氏,還不趕緊把錢交出來,磨蹭什麼的。」

李氏已經來到蕭毅的面前,鞠躬作揖的道:「三位爺,這是茶客,不要跟他一般見識。這是五枚銅幣,給你們。」

說著,從一個放錢的破木箱中,拿出來五枚銅幣放在桌子上。

「現在不是五枚,而是七枚了。七爺說了,最近物價上漲,兄弟們的開銷變大,所以要多加錢才行。」一人說道。

「不是才漲了幾個月,怎麼又漲了。」李氏很顯然不想交這麼多錢,畢竟她一天最多才兩三個賣個銅板,在減去成本,一天能賺一個銅幣就不錯了。

「你今天吃了,難道明天就不吃了。」一個混混不耐煩的道:「快點,別磨磨唧唧,趕緊交完錢,我們還要去下一家呢!不交錢的話,到時候就不要怪我們兄弟們不客氣了。」

對於似乎被人遺忘到角落裡的蕭毅,別提多鬱悶了,想欺負一下地痞流氓,釋放一下抓狂心情,結果人家不搭理自己。

「慢!!」蕭毅攔住想繼續拿錢的李氏,同時也把五枚銅幣拿到手裡把玩著,淡淡的道:「她已經同意把這茶棚賣給我了,所以,給不給你們錢,由我說了算。」

「這是,定金,收好了。」蕭毅從拿出一枚金幣出來,扔掉了李氏的懷裡。

李氏看著懷裡金燦燦的金幣,獃獃的站在那裡,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不光李氏,就是那三個人先是一愣,一個破茶攤,撐死也值不了兩個銀幣,隨即明白過來了,這小子是來找茬兒的。

不過他們並沒有直接抽刀子砍人,能夠順天府混黑的,也不是傻瓜。

在順天府勢力遍地都是,有太多的勢力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招惹的起的。

這小子能夠隨手扔金幣,可見不是平常人家的子弟,也許是某位大家族的子弟。

不過看他的穿著打扮,舉止動作,不像是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怎麼看倒像是其他幫派派過來挑釁齊爺的新人。

要是蕭毅知道這三個人把他歸為是同職業人,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哭呀!

「兄弟,這想必你也知道這是齊爺的地盤,想在這做生意,必須交保護費,少一個字那就跟齊爺說說去。」一個混混拿著鋼刀,在手心上拍,似乎只要他不配合,那就見見血。

「齊爺的地盤?」蕭毅似乎想到些什麼,開口問道:「這順天府最大的幫派是哪個?」 「在順天府中,最大的幫派是哪個幫派。」

「當然是我們青虎幫了。」一個混混洋洋得意的道:「而齊爺就是青虎幫的虎字輩的堂主,手底下有上萬名弟兄,所以誰敢不交保護費,那就是跟齊爺作對。」

要這青虎幫一個堂主真有就有上萬人,那麼整個青虎幫至少五六萬人,再加上其他幫派的人,不下十萬人馬。

這些人如同蒼蠅一般,常年流跡於順天府每個街頭巷尾,說不定還真的能夠查找出林仙兒的一些蛛絲馬跡來。

有病亂投醫的蕭毅,拿定主意,兩眼一瞪,冷冷的道:「帶我去見你們幫主。」

「什麼,去見幫主,丫的以為你是誰,想隨便見我們幫主!」一名嘍啰忍不住的出言諷刺道。

「少給本公子廢話,還不趕緊帶路,要是再啰嗦,信不信我把你的嘴打爛。」

化妝術 時間過去很長時間了,林仙兒估計已經離開順天府了,蕭毅一想到這,煩躁的心更加煩躁了,他現在恨不得立刻得到關於她的線索,把她抓回來,狠狠地收拾一頓。

「你敢……。」這人還沒有把話說完,蕭毅身形一晃,來到這人面前,直接一巴掌呼在他的臉上。

那人被扇的轉了好幾圈,一個腳步不穩,跌倒在地上,哇的一張嘴,吐出一口夾雜幾顆白花花牙的血沫。

「小子找死……」

一看同伴被打了,其餘兩個人直接抽刀,準備給這個膽大包天的小子放放血時。

手剛摸到刀柄,只感覺眼前一晃,隨即整個腦袋似乎被人抽飛了,眼冒金花,整個大腦一片眩暈。

嘭!

兩人同時倒地,吐牙噴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