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接著三天後,聖殿終於對公孫家做出了裁決。

公孫龍手段狠毒,除去公孫家家主一職。公孫家十年內,不得公開行醫,並免除聖殿之前對其的一切優待!

結果消息一經傳出,頓時引來世人的不滿。

原來很簡單,就是這個處罰太輕了。

首先,公孫龍不當家主,根本算不得處罰。走了一個公孫龍,還有別人。另外,十年內不得公開行醫,聽上去好像很嚴厲,可別忘了公孫家不但是醫道世家,還是煉藥世家,就算不行醫,依舊有經濟來源。 再則,處罰中提到的是『公開行醫』。

也就是說,只要公孫家不光明正大的擺出來,照樣可以給人看病!

唯獨最後一點,免除聖殿優待,倒是有點用處。

可和公孫家所犯的惡行來說,簡直是杯水車薪。

對此,在大宴結束,一直留在林家幫忙林家老太爺治腿的葉夕瑤,也頗有些疑惑。

倒是林家老太爺,早已料到會是如此,隨即嘆道:

「其實,能有這個結果已經算不錯了!丫頭,實話和你說吧,別說公孫龍害了幾個婦人,就算再加上十幾個,聖殿依舊會這麼判!

因為公孫家是幻魂世家,所以說到底,只要公孫家沒有叛族,就算眾聖也拿他沒辦法!就算我林家,再如何打壓公孫家,可就是不能使用武力.否則聖殿就會C手,這就是幻魂世家的特別之處,誰也改變不了!

也正因如此,公孫家才會如此猖狂。否則,給那公孫龍一百個膽子,也不敢耍這樣的花招!」

葉夕瑤聞言,隨即皺眉問道:「幻魂世家,真的那麼可怕?」

林家老太爺一笑,忽而反問道:「那丫頭你覺得我林家如何?」

葉夕瑤一愣,但還是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林家老太爺聞言一笑,然後微微搖頭,道:「世人皆道我林家乃頂級世家,族人過萬,但實際上,真要有一天,妖族打過來的時候,我林家可能比公孫家倒的還快!

別看我林家是武修世家,高手如雲,而公孫傢俱是靈修,毫無抵抗之力。但只要公孫家躲在老宅不出來,就算妖族的妖聖,也未必能一下子將其擊破!這就是幻魂世家的巨大優勢,因為一旦激發幻魂,就會承載天地之氣,聖位力量也不能與之匹敵!」

葉夕瑤聞之,心中一驚,但面上卻絲毫不顯。半晌后,低聲道:「幻魂……那林老爺子可知這幻魂究竟如何形成?為何能引動天地之氣?」

林家老太爺搖頭,道:「不清楚。不過據我林家古籍的記載,如果老夫沒有猜錯的話,所謂的幻魂,實際上就是一種氣運!這種氣運是承認某一個家族或者家族中某一個人的特殊能力,乃是天地正道,為此激發天地之氣,形成幻魂!

所以你看煉丹世家,煉藥世家,或者煉器世家,就可以形成幻魂!可武修世家卻不行,為什麼?因為武修本身的武,根本沒有所謂的正道一說。

這就好比一把劍,形容的再好,它依舊是殺人的兵器,永遠不能改變!

而煉藥煉丹煉器卻不同,他們本身有各自特殊的本領,一旦實力突出,就容易被天地正道承認,形成幻魂。

當然,這是我的一家之言,丫頭聽聽也就罷了。」

葉夕瑤聞言點頭,隨即回到了林家特意給她安排的小院。待一進門,便只見金胖子等人正圍在一起,討論著找公孫龍算賬。而一看葉夕瑤回來了,立刻問道:

「老大,林老爺子怎麼說?聖殿這樣就完了?」 「嗯。」

葉夕瑤點了點頭,隨後坐到旁邊的位置上。

王萱起身倒上一杯清茶,接著葉夕瑤便將剛剛從林家老天爺哪裡得到的消息,都說了一出來。

金胖子等人一聽,也是一驚。

倒是厲承和風清烈,沒什麼反應。

顯然對於這個結果,同樣也在他們的預料之中。

可金胖子卻不服了。當下眼睛一瞪,道:

他娘的,還有這樣的?就因為他是幻魂世家,所以就這麼囂張?還有沒有天理了?」

傻大個秦奎聞也跟點頭,道:「對!那公孫家就是禍害,決不能這麼放過他們!簡直太可恨了!裡面保不準就是第二個雲鼎山莊!」

可對此,張梁卻嘆息一聲,道:「可生氣有什麼用?關鍵是,公孫家有幻魂守護,聖殿都沒有辦法,我們又能怎樣?」

眾人一聽,也有些無奈。尤其是葉夕瑤,更是不禁皺起眉頭。

因為葉夕瑤想到了葯家。當初,葯家被公孫家以及曾家聯手謀害洗劫。如今這事始終不為人所知,看依著眼下的情況看,就算自己把事情捅出去,聖殿也對公孫家沒有辦法!

那豈不是說,當初她和葯家立下的血誓,永遠不能實現?

想到這裡,葉夕瑤不由得櫻唇一抿。而就在這時,卻見旁邊始終沒有說話的洛九天,忽然一伸胳膊,抓住葉夕瑤放在旁邊桌子上的小手,然後一邊把玩,一邊漫不經心的說道:

「有什麼可發愁的?一個公孫家而已,不喜歡,殺了不就好了?」

說著,洛九天作勢看向厲承。可聞言,葉夕瑤卻搖頭,道:「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再說,公孫家的人也不傻,如今這時候,估計也清楚他們激起了民憤,所以肯定縮在家裡不出來。到時候,你就算帶人去了,又能如何?」「

「哼,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吩咐下去,把公孫家圍了,從現在起,出來一個殺一個,直到把公孫家的人,全部殺光為止!」

在洛九天面前,所有世人皆是螻蟻。別說一個公孫家,就算十個,他也不會放在眼裡。

尤其是如今的洛九天,性情反覆無常,除了葉夕瑤,幾乎無人敢惹。

所以一聽這話,葉夕瑤頓時白了他一眼。可轉瞬間,卻不由得眼睛一亮,道:「等等!幻魂,天地正道……有了!」

聲落,葉夕瑤也不管旁邊眾人的好奇,隨即拿出隨身玉牌,接著手指連動,一條文貼瞬間發了出去。

此時,文貼之上,聖靈大陸的眾人也在對聖殿對公孫家的判決,議論不止。

有憤怒,有謾罵,也有無奈。可就在這時,一條文貼忽然出現的眾人的眼前:

「葉夕瑤:公孫家醫者不仁,待三日後,親臨隋國,以醫論道,公孫家,可應戰否?」

一語既出,開始眾人還沒反應過來。直待片刻之後,瞬間掀起軒然大波!

「哈哈哈,葉妹妹威武,單挑公孫家,必勝!」

「公孫家,你們這群龜蛋,快出來應戰!葉妹妹威武!」 葉夕瑤公然挑戰,讓本就熱鬧的文貼上,徹底沸騰。

而在一開始的閑雜人等叫囂之後。

接著聖靈大陸的各大醫道大家,也紛紛站出來說話了。

「林家大宴之時,有幸一睹葉天驕風采。英雄出少年,當有狂傲之勢。而醫道之爭,有別武鬥,所以,若公孫家應戰,老夫必將現場一觀!」

「老夫對葉天驕的醫術十分好奇,公孫家雖然聲名狼藉,但幻魂世家不可辱,老夫十分期待,必親身前往!」

「盛名之下無需士,幻魂之名不容欺。醫道之爭,無不應戰之理。三日後,匯聚隋國公孫家!」

和之前那些一味叫囂謾罵的不同。聖靈大陸的醫道眾人,並不關心公孫龍如何卑劣,相比之下,他們更注意葉夕瑤和公孫家對決時候的盛況。

畢竟,在接連贏得大賭,破腹取子,鐵口直斷死胎進而打擊公孫龍后,如今的葉夕瑤,已然徹底改變了世人對她的看法。堪稱醫道的後起之秀,也並不為過。

錯婚誘情:總裁請節制 而公孫家不管之前多囂張,品性多惡毒。但在聖靈大陸的醫道領域,幻魂世家的招牌擺在那裡,就無人可以質疑。

所以,一個震驚世人的後起之秀,一個傳承千年的幻魂世家,這樣的醫道對決,簡直千載難逢!

甚至隨著越來越大的醫道眾人發帖留言,到最後連一些煉丹煉藥世家的族老,也表明了態度。同時各地靈院也紛紛表態,三日後,定然前往一觀!

事情越鬧越大。可公孫家至始至終都每一個人站出來表態。

「哈哈,公孫家的龜孫子怕了?」

「公孫老賊,出來和葉妹妹一戰!」

「速速應戰。」

文貼越漸叫囂,可公孫家卻鐵了心不吭聲。而就在眾人叫的最熱鬧的時候,一行平淡的小字,瞬間出現在文貼之上。

「即日起,封鎖公孫家,只入不出,見者殺無赦!」

血腥的文字,簡單而直接。原本拿著文貼玉牌叫囂的眾人,見之瞬間一怔,可待看到這條文貼的發帖人,頓時齊齊一驚。

發帖人:白嵐。

白嵐是誰?沒人見過,可提起白嵐這個人,整個聖靈大陸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因為他便是天尊閣對外的發帖人。但凡天尊閣公開有什麼舉動,都是這個白嵐對外發帖。只是,這麼多年,沒有人知道他是男是女,也沒人知道他多大年紀。據說幾百年前,這個名字就出現在文貼上,一直到現在……

而眼下白嵐發帖,也就意味著,天尊閣出手了!

一時間,原本還熱鬧的文貼上,瞬間鴉雀無聲。而就在這時,一直沒吭聲的公孫家的人,終於被*的跳了出來。

「葉夕瑤,你不要太過分!醫道之爭而已,我公孫家何曾怕過?戰便戰!就怕你不敢來!」

如今,沒人猜得出天尊閣究竟是給葉夕瑤出頭,還是單純的看公孫家不順眼。所以這發帖的公孫家之人,巧妙的沒提天尊閣半句,而是直接柿子挑軟的捏,大罵葉夕瑤。 而葉夕瑤等著就是公孫家這句話。

所以當下,葉夕瑤手指一動,一條文貼瞬間發了出去。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三日後,公孫大宅見!」

結束,葉夕瑤將玉牌一收,便不再多看亂鬨哄的文貼一眼。

三天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九月初一,天氣晴。

這一天一大早,隋國的睦州府的上空,便不時有機關鳥出現。

這些機關鳥有大有小,齊齊匯聚睦州府。放眼望去,如同一群群的大雁,隨即便吸引了不少城裡城外百姓的注意。

「誒?今兒個這是怎麼了?怎麼來了那麼多人啊?」

「是啊,還坐著機關鳥……」

「今天可是葉天驕來公孫家論醫道的日子。這麼大的事,你們都不知道?」

「啊?真的假的?我前幾天聽說了,還以為只是說著熱鬧呢,沒想到是真事呀!」

「切,這有什麼真的假的?我和你們說,葉天驕知道吧,那就從來不做言而無信的事!哪像公孫家,裝的大義凜然,其實那嘴就跟P股似的。關鍵是這裡都是黑的!」

街上一位大漢說著,還抬手拍了拍自己心口的位置。隨後接著說道:

「可惜,這回算是踢了鐵板了!葉天驕說了,公孫家醫者不仁,要和他單挑!這不,連天尊閣都看不過眼了,早就把公孫家宅子給圍了!人家說了,進去可以,出來不行。出來一個,宰一個!」

「喲!怪不得這幾天沒看到公孫家的人在外面嘚瑟呢,原來是這樣啊!得了,老子今天也不上工了!非要親眼看看公孫家那群小畜生,怎麼輸不可!」

「對!他娘的,老子忍他好久了!走走走,一起去!」

弄明白情況,隨即街上百姓一傳十,十傳百,紛紛向著公孫家涌去!

時間推移,太陽越升越高。睦州府上空的機關鳥,也越發密集起來。

而此時睦州府城外的公孫家大宅前,卻已然聚滿了人。

看熱鬧的尋常百姓站在外圈,裡面則已然來了不少身著統一衣袍的世家子弟和各大靈院弟子教習,外加醫道眾人。

眾人議論紛紛,撇開公孫家的品性不提,都對即將開始的這場醫道之爭充滿了好奇。只是眾人的期待之中,還隱隱帶著一絲戒備,甚至不時的向周圍看了一眼。而只要順著他們的視線一看,就會發現,整個公孫家外圍,竟圍著一圈黑衣面具人!

天尊閣的天尊衛!

好在這些天尊衛並不是針對眾人,倒是讓眾人微微鬆了口氣。而隨著巳時的越漸臨近,原本還有些嘈雜的人群,也漸漸安靜了下來。

這時,天空中忽然傳來一聲鳴響,一頭黑羽大雕,瞬間出現在公孫家上空,隨即盤旋而落。

「林家,是聖城林家來人了!」

人群中有人認出黑羽大雕的出處。而待那大雕落下,果然只見林家老太爺帶著林家大爺,林三,林五,以及玉公子林鈺洲等林家嫡系從大雕上走了下來。 「天啊,林老爺子親自來了!」

「林老爺子可是很久都沒出來了。沒想到,今天竟然親自來了。看來是沖著葉天驕來的!」

「是啊是啊……」

憑著林家和葉夕瑤的關係,來人不稀奇。

關鍵是林老爺子親自帶著嫡系子弟前來,卻給足了葉夕瑤面子。

所以當下,原本安靜的人群,再次嘈雜起來。一些和林家說得上話的世家人物,紛紛上前和林家老太爺打招呼。

一番寒暄,隨後再次寂靜。

而緊閉的公孫家大門,卻至始至終,沒有一絲動靜。

巳時。

冷酷總裁專寵小小妻 天空再次傳來一聲鳥鳴,聲振寰宇。眾人抬頭一看,卻見一頭巨大的白色大鳥,拖著長長的鳳尾,展露在天空之上。

「鴻,鴻鵠?」

人群中一聲驚呼。而在場的林家老太爺以及少數幾位世家族老,卻心中微驚。

白色鴻鵠,那不是……

雖然此前,林家老太爺已經對洛九天的身份有了幾分揣測,但卻始終不敢確認。可眼下看來,那位果然是……

想到這裡,林家老太爺不禁側頭看了眼林鈺洲,隨即微微一嘆。

而此時此刻,隨著眾人的驚呼,那白色鴻鵠瞬間一個俯衝,落到公孫家大宅前。接著金胖子等人首先從白色鴻鵠上跳了下來,最後葉夕瑤才和洛九天翩然而下。

今天的葉夕瑤依舊一身素衣,薄紗遮面。但最簡單的裝扮,卻透出無盡的風華。旁邊的洛九天,依舊白衣勝雪,臉上戴著面具,遠遠看去,兩人雖然看不出容貌,卻儼然好似一對璧人,傾城無雙。

而這不禁引起了一些人的好奇。可此時的葉夕瑤,卻在站定后,微微抬頭掃了周圍一眼,待看到林家,崔家以及姜家都來人了,便立刻上前行禮。

禮數周全,待一番見禮后,葉夕瑤剛要轉身,卻被一道嗓音叫住了。

「你,真是葉夕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