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塊神蟲對虛空神蟲和姜離來說,都無比重要,姜離是不會放過的。

立即之間,姜離融合虛空神蟲,構建出一個蟲洞,將那塊巨大的神皮納入雛形世界之中,虛空神蟲興奮得不得了,立即將神皮吞噬。

嗷嗷嗷——

巨大的聲音從虛空神蟲身軀上傳遞出來,神蟲身軀在不斷的變大,而且其身軀上嘩啦啦的響徹起來,居然開始蛻皮了。

虛空神蟲吞噬了這塊達到成年期的虛空神蟲的神皮,果然開始了蛻皮、進化。

幼年期的虛空神蟲,只是堪比聖賢,但是達到成長期,就可以抗衡凝鍊出中千世界的四轉世界境的大聖,在這空間通道之中可以闖得更遠。

更何況,那張神皮之中蘊含著的空間玄奧,遠不止讓虛空神蟲進化一次,甚至是可以覺醒第二次,達到成熟期,威力就和幼年期不可同日而語。

轟隆——

足足過了半個時辰,神蟲終於完成了進化。

而且是完成了兩次進化,接連蛻變了兩層皮,達到了第三階段,成熟期。

與此同時,神蟲接連蛻變兩次,體內更為龐大,古老的記憶基因開始蘇醒了,衝擊著姜離的識海,無數的神秘符文湧現,全都是關於空間大道的玄奧。

他立刻就進入更深層次的參悟之中。

雖然他的修為境界還沒有達到世界境,但是他的精神境界,達到半步無無級,已經是堪比底蘊淺一些的天道聖人了,還有對於世界境的理解,不亞於一些聖賢。

如果能夠參悟這些空間大道的玄奧,那對於世界境的理解,將不亞於一些大聖。

一個世界的組成,空間是其最為主要的構架之一,就算是不以空間大道為根基所凝鍊世界,但是空間大道同樣是無比重要,是不可缺少的大道之一。

如果參悟的空間大道不夠深刻,空間壁壘不堅固的話,哪怕是誕生了一絲的大千世界之務,那所構架成的世界,也只不過是空中閣樓,中看不中用。

姜離雖然還未開闢世界,但是雛形世界的空間壁壘,比起大聖的中千世界,都要堅固,差不多快要達到中千世界的巔峰了。

達到中千世界巔峰之後,姜離的雛形世界空間壁壘,終於停止了提升。

如果在前進一步,就是要誕生出一絲的大千世界之力了。

大千世界之力,就遠遠的超過中千世界之力了。

要知道,原始宇宙一共只有三千大世界,而中千世界則是如同恆沙般數不勝數。

這塊神皮被虛空神蟲吞噬,但也是蛻下了兩塊神皮,姜離以因果大道,將這兩塊神皮與那冥冥之中的小家族的子弟建立起來聯繫,算是償還了一段因果。

當然了,以他的實力,那小家族子弟還未成長起來,就算不償還因果也影響不到姜離什麼,甚至是沒有了這塊神皮,那小家族子弟缺少崛起之機,一輩子都是碌碌無為,平庸一生。

但總歸是姜離竊取了這個小家族子弟的造化,姜離還是進行了補償。

兩塊虛空神皮的神皮,雖然比不上成年期的虛空神獸神皮,但是其中蘊含著的空間大道也足以修鍊到大聖層次,對於那小家族子弟而已,綽綽有餘了。

除此之外,為了補償這位小家族子弟,姜離還在神皮上烙印了一篇專門修鍊空間大道的功法,前者得到之後,可以更快的參悟空間大道,省去許多苦功夫。

但是,就在此時,整個空間通道都劇烈顫動起來,有許許多多的高手進入其中。

這就如同是在一片大海之中,突然有許多隕石從天而降,產生巨大的波瀾。

唰唰唰唰——

從通道上方的黑暗真空地帶,掠過無數道人影。

無比強大的聖之氣息傳遞出來,最先來到這裡的這些高手,雖然不如八荒大世界和天妖大世界的精英,但是能夠最先來到這裡,除了原本就在附近之外,本身的實力也不可小覷。

這些高手,每一位都是達到聖賢境界,其中不乏大聖。

其中周上蒼,還有千年嗜血老魔都只是其中的一員,在這群高手中並不顯眼。

這些人祭起世界之力,保護自身沖入到這空間通道之中,搜刮著寶物。

但是越深入其中,空間大道之力就越混亂,其中一位聖賢被一柄空間大道之力形成的刀劍掃中,身軀直接化為無數顆微小的粒子,世界崩滅,一命嗚呼。 「停!」

一群高手停留在了混亂的空間之力外。

其中一尊最強的大聖站了出來,神色凝重的盯著空間之力化為各種武器的區域。

「這是空間大道之力所化的兵器,擁有最為根本『道』的力量,哪怕是修成了世界境,身軀承受了世界之力洗禮,但是小千世界不足抵抗道的力量,會灰飛煙滅,哪怕是修成了中千世界,如果以世界硬抗的話,固然可以承受住,但中千世界也會破損非常嚴重。」這位最強的大聖道:「我們只有聯合起來,將所有的世界之力聚合在一起,形成防護罩,才勉強可以在這混亂的空間區域前行,不然各自為戰,遭遇到危險就很難躲避。」

這片混沌的空間區域,非常危險,這些達到四轉世界境的大聖,仍舊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稍微不慎,就有隕落的危險。

姜離如果不是有著虛空神蟲在,精通空間大道,絕對是闖不過這混亂的空間區域。

在這尊最強大聖的主導之下,這些聖賢都是聯合起來,組成大陣,徐徐推進。

這些人中,周上蒼和千年嗜血老魔眼珠四處亂瞄,心中暗暗道:「那混沌天蛇符明明是遁入了這片通道之中,怎麼突然就失去了蹤影。」

兩人都想要得到混沌天蛇符。

混沌天蛇符,蘊含著獨特的吞天大道,比起吞噬大道來還要強出一籌。

如果擁有此符籙,那在這混沌的空間區域之中將沒有絲毫的威脅,如果湊齊十二萬九千六百張混沌天蛇符,祭出此符,幻化出混沌天蛇祖的真身來,可以吞噬一切,連原始宇宙都可以吞噬,更別說區區混亂的空間大道之力了。

就在此時,混沌的空間區域,一尊巨蛇突然沖了出來,張口就吞下無數的空間能量,身軀撐得無比龐大,散發出浩瀚如淵般的氣勢。

這尊巨蛇,就如同是海中的巨龍,在混亂的空間區域掀起無邊風浪。

「混沌天蛇符,而且還不止一張混沌天蛇符。」

如此巨大的動靜,當即就引起了周上蒼等人的注意,視線投了過去。

這尊巨蛇,是由十幾張符籙組成。

這十幾張符籙,長三尺,寬五指,在紙上面繪畫著一條栩栩如生的蛇。

這蛇有一股君臨天下的威勢,宛若是蛇中之皇,蛇中之祖,統領世界上所有的蛇類。

此符一出,天下萬蛇臣服。

哪怕是修鍊到達天地同壽的蛇之主宰,也要被這符籙所克制。

一張混沌天蛇符,就相當於一件初級聖器了,如今有著十幾張混沌天蛇符,所組成的威力,比起尋常的中級聖器還要強大,特別是在這混亂的空間區域,發揮出來的作用,比起高級聖器都要大得多。

在場雖然都是聖賢,其中還有不少的大聖,但有許多聖賢,是一件聖器都沒有的,這些大聖,也只有一件初級聖器而已。

其餘的大聖,眼力非凡,一眼就看出了混沌天蛇符不簡單,其中蘊含著吞天大道,頓時聯袂出手,朝著這尊巨蛇鎮壓而去。

七八位大聖,三十幾位聖賢,所有的世界都相互結合在一起,所爆發出來的威能,可不是一加一那麼簡單,而是成倍的提升,哪怕是不如大千世界之力,但也足以鎮殺大聖。

一招之間,足以秒殺一尊四轉世界境的大聖。

十幾張混沌天符符組成的巨條,吞噬了不少能量,誕生出一絲的靈性,知道不是對手,蛇軀不斷的遊走,深入混亂空間區域,很快就穿過這片區域,進入到更深層次之中。

很快,這尊巨蛇居然追上了姜離,巨口張口,朝著姜離吞噬而去。

「好傢夥,居然是混沌天蛇符所化的混沌天蛇。」

見到這尊巨蛇朝著自己撲來,姜離不驚反喜。

煉化了鴻蒙令牌,姜離對於鴻蒙空間之中的信息,不說全部了解,但也知道個大概。

鴻蒙空間固定是混沌第一寶,混沌祖器之王,用來超脫的無上寶物,但是諸多混沌紀元以來,自從締造出鴻蒙空間之後就沒有人可以掌握。

哪怕當初參與到締造鴻蒙空間的諸多祖境強者,也不能完全的掌握鴻蒙空間,最終並沒有用鴻蒙空間擊破混沌,也自然就沒有超脫。

諸多的祖境強者,有的沒有放棄,繼續在混沌中闖蕩,尋找超脫之法,有的則是心灰意冷,就在鴻蒙空間之中坐化,留下來了許多寶物。

這些寶物之中,並不缺少達到混沌祖器級別的無上寶物。

混沌天蛇符,如果湊奇十二萬九千六百張的話,那就是一件完整的混沌祖器,如果有足夠的能量和修為催動,完全可以發揮出一尊祖境強者的無敵威能。

一尊祖境強者,如果不惜一切代價,足以將原始宇宙都摧毀了。

當然了,原始宇宙毀滅,其中的意志爆發開來,也足以將祖境強者滅殺。

虛空神蟲在雛形世界之中發出了長長的嘶鳴,與姜離結合在一起,激發出無比玄奧的空間大道,整個雛形世界不斷擴大,一個巨大的蟲洞出現,要將混沌天蛇符所化的混沌天蛇吞噬。

而混沌天蛇,也是張口巨口,如同吞噬天地萬物饕餮,要將姜離以及整個雛形世界都吞下,這是空間大道與吞天大道的爭鋒。

報告少將,夫人要離婚 固然吞天大道修鍊到極致,可對將原始宇宙都吞噬,但是虛空神蟲之祖,也是達到祖境的存在,不比混沌天蛇之祖弱多少,因此吞天大道和空間大道,並沒有什麼強弱之分。

曾經混沌天蛇之祖和虛空神蟲之祖,在混沌之中進行過大戰,不過是誰也奈何不得誰,如今混沌天蛇之祖隕落,化為了十二萬九千六百張混沌天蛇符,虛空神蟲之祖也不在了,只剩下混沌天蛇符和虛空神蟲之祖的後裔爭鋒。

似乎是牽扯到了冥冥之中的氣機,不論是混沌天蛇符,還是虛空神蟲,都爆發出難以想像的威能來,來自無比遙遠無數個混沌紀元之前的記憶,基因深處的強大感悟,潮水一般的在姜離識海之中飛馳,奔騰。 姜離彷彿跨越了無數個混沌紀元,見證了兩尊偉大存在的戰鬥。

在混沌之中,有著兩尊比起大千世界還要巨大無數倍的龐然大物,在混沌之中撕殺,掀起無邊的混沌巨浪,製造成種種的劫數。

恐怖的混沌巨浪擴散開來,足以毀滅無窮的大千世界。

哪怕是原始宇宙,受到這混沌巨浪的衝擊,在內部也會誕生出種種劫數,有一種宇宙即將毀滅,天地滅亡的恐怖情景。

這就是達到祖境偉大存在的恐怖之處,其所擁有的無邊偉力,不是姜離可以揣測的。

這等層次的強者,自己就可以創立大道,締造宇宙,不在是悟道者,而是創道者。

混沌天蛇符與虛空神蟲的戰鬥,激發起了一絲無比古老的血脈基因,讓姜離領略了祖境偉大存在的威能,使得他的見識開拓、提升到一個極高的境界,這是一個巨大資糧。

兩者爭鋒,處於一個僵持狀態,誰也奈何不得誰。

但是不要忘記有一點,那就是虛空神蟲已經被姜離降服,姜離可以借用虛空神蟲的力量,同樣的虛空神蟲也可以借用姜離的力量。

頓時之間,姜離對於鴻蒙之道的感悟,還有各種力量都注入到虛空神蟲體內。

特別是姜離參悟了先天太極之道,還有先天太素之道,這兩道力量都不是原始宇宙的大道,而是屬於混沌之中的鴻蒙大道,在原始宇宙之中從未出現過。

獲得姜離的力量注入,虛空神蟲身軀大發光芒,神秘的紋路發光,蘊含著至高的空間奧義迸發,一重重的空間囚牢出現,將混沌天蛇符困在其中。

一念生萬界,這是空間大道最強的奧義體現之一,終於在虛空神蟲身上展現出來。

混沌天蛇符被一重重的空間囚牢困在其中,猶如是深陷泥潭之中的水牛,根本無法掙脫。

最後,姜離大手一抓,手中凝鍊出萬物熔爐,其中還有著先天太素之氣,同化萬物,那混沌天蛇四周的元氣紛紛爆炸,最後濃縮,化為十幾符籙。

「收!」

十幾道符籙落入姜離的掌心之中,不停的跳躍,想要脫離出去。

可惜,萬物熔爐加上先天太素之氣,將這十幾張符籙牢牢的鎮壓住,無法飛出。

「好,很好,有了這十幾張混沌天蛇符,那我吞吐能量,將提升十幾倍不止,可以更快的深入通道空間之中,煉化坐標,進入到鴻蒙空間。」

通道深處,雖然不斷的噴射出各種各樣的寶物,其中不乏聖器,聖丹,甚至還有完整的法則從中噴射出來,但是這些東西都不如空間坐標。

只有煉化了空間坐標,才能夠進入到鴻蒙空間之中。

一但進入鴻蒙空間,那想要什麼樣的寶物沒有?

姜離克制著,沒有在收取寶物浪費時間,而是抓緊時間煉化得到的十幾張混沌天蛇符,然後與雛形世界中的虛空神蟲結合在一起,吞噬著四周狂暴的能量。

虛空神蟲,本就是以吞噬空間為生,在加上混沌天蛇符,簡直是如虎添翼,什麼東西都能夠吞噬,哪怕是空間通道深處噴射出來更為危險的物質,時間之光,可以剝奪人的壽元,讓人在一瞬間就衰老,但是虛空神蟲同樣能吞噬。

時空時空,時間和空間是不分彼此的,虛空神蟲能吞噬空間,在得到混沌天蛇符之後,這種能力達到了一個極為恐怖的境地,連時間也照樣吞噬。

「可惡的小子,你居然敢搶奪混沌天蛇符,速速交出來。」

就在姜離煉化混沌天蛇符的時候,一群大聖從狂暴的空間區域沖了出來,周上蒼就在其中,見到這一幕,當即就催動上蒼之手,一掌就朝著姜離拍了過去。

在場這群人當中,就屬他對混沌天蛇符最為渴望。

修鍊了上蒼大道如果在得到混沌天蛇符,就可以參悟吞天大道,兩者結合,實力提升數倍不止,說不定還可以憑藉其中的緣分,參悟出其餘的天之大道,這是他的機緣。

如今混沌天蛇符被姜離得到,周上蒼怎能不氣,簡直是怒不可抑。

上蒼大道,蘊含天威,主宰一切,連時光之力都被打碎,歲月如歌,一股極為古樸,蒼茫,充滿歷史的氣息,亘古悠悠,足以擊殺聖賢。

如果姜離沒有得到虛空神蟲,也沒有得到混沌天蛇符,那絕對是擋不住這一擊的。

「虛空神蟲,混沌天蛇符,吞噬空間,吞噬歲月,無物不吞!」

紀夫人今晚可以賞臉嗎 姜離身軀發光,將混沌天蛇符納入體內,同時溝通虛空神蟲的力量,兩者相互結合,真的有吞噬萬物,吞噬混沌的可怕威能。

他雙手一劃,身前立即就出現一個黑洞,不過威能比起黑洞來要強上萬倍不止,彷彿一個無底的深淵,任何的能量進入其中,都是如同石沉大海,翻不起一絲的波浪。

如此龐大的能量,姜離吞噬了轉化成了自身力量。

不過他的雛形世界,已經到了頂點,想要繼續的提升只有將雛形世界進行成小千世界了,但他還沒有得到鴻蒙大道的修鍊之法,還不能晉陞為小千世界。

「一砂一世界,一花一天堂,身軀竅穴,演化世界。」

姜離大喝一聲,將這些多餘的能量轉到自身的竅穴之中。

轟隆砰——

竅穴之中受到如此磅礴的能量衝擊,當即就爆炸開來,如同是混沌大爆炸,產生了原始宇宙,一個雛形世界就在姜離的竅穴之中誕生了。

丹田,說白了就是人體的一個竅穴而已。

即然丹田都可以演化、開闢出世界來,那其餘的竅穴為何不行?

一試之下,姜離果然成功了,除了最先在丹田中開闢出來的雛形世界之外,姜離在另一個竅穴之中,也開闢出了一個雛形世界。

兩個雛形世界,如果都進化、晉陞成為小千世界,那姜離就等於掌握著兩個小千世界,而人體一共有著十二萬九千六百個竅穴,也就是說理論上可以開闢出十二萬九千六百個世界,若是全都晉陞小千世界、中千世界,然後誕生出大千世界之力,那將是何等的恐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