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隨後,四處都傳來不可思議的喊聲:「有小偷啊,有小偷啊……」

周副院長城主大怒,朝周圍的人輕輕說道:「看一下,什麼人在亂吼亂叫,查一下,發生了什麼事?」

身邊的高手還沒有離開,一個管事卻滿頭大汗地跑了過來,滿臉震驚地說道:「城主,府內多處被盜,書房、武器庫、秘室、藏寶閣、卧室……都被盜了,被盜得精光!」

周副城主也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他想像不出來,在如此嚴密的防禦下,有什麼人能將這些地方全都光顧了一次,還偷得精光?怎麼進來的?如何運出去的?

他的腦子裡,滿是不可思議!這完全可以稱為神跡,有沒有?

周副城主非常清楚,這裡的防衛有多嚴密,每一處地方,隔十分鐘,就一定有人察看一次,但偏偏還是失竊了,還是大面積同時失竊!

他甚至都沒有卻現場看一眼,因為他知道,手下的人不可能謊報軍情的,心態複雜地揮了揮手,讓管事馬上去統計損失,而他,則狠狠地把自己扔進寬大而柔軟的椅子上,輕輕地問道:「你們怎麼看?」

他身邊一人馬上站出來,說道:「第一,這人對內府非常熟悉,第二,這人處心積慮地想對付我們,第三,敵人似乎想逼我們動手。」

另外一個人也說道:「莫非我們的事情暴露了?」

第三人說道:「沒有可能,我們明面的勢力,人人都清楚,而另外的,連我都不清楚,除了城主大人,沒有任何人知曉全部。而我負責的部分,聯繫人根本不知道我們是誰。相信各位負責的,也是如此。」

周副城主手指在椅子上輕輕敲了一下,大家不約而同地閉上了嘴。他陰沉著臉說道:「會不會是那邊要先動手為強?」

第一個人說道:「如此這樣的話,將會是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他敢嗎?」

周副城主也有一點猶豫,認真思索良久,這才說道:「雖然可能性很小,但卻不能排出這個可能,所以,我們,必須展開行動。」

他突然站起來,氣勢一變,從一個溫文爾雅的氣質男,一下子變成了殺伐果斷的一方大豪,斬釘截鐵地說道:「馬上,召開會議!」

軒轅缺還在台上與千變萬化周太生聊著天,耳中卻將周副城主他們的對話全都聽得清清楚楚!

他很快禮貌地告別了周太生,慢慢地在廣場周圍逛了起來,看樣子,他無意中的偷盜,已將某些事刺激得提前發生了。

他走到一個個無人的角落,奪低聲音說道:「全體都有,馬上監視這裡,大海,發動萬家堡在這裡的力量,佟昊,過來。」 ?周副城主府內突然失竊,空氣一下子就緊張起來了。無數人在管家的帶領下,開始在府內徹察,一邊找線索,一邊統計損失。

損失很快就統計出來了,可以,線索卻一點也沒有。無數地方都安裝了魔法鏡,卻根本沒有抓拍到任何可疑之人,也沒有發現盜賊的蹤影,古怪的是,所有東西都像是長腳一般,自動跑進了地里,然後消失不見了。

管家不信邪,吩咐下人在好幾處地方深挖,將地翻了一轉,也沒有發現,沒有地洞,沒有臟物!

周副城主對這些失物倒不放在心上,他擔心的是其他事。

現在,他在主會客廳,召開了緊急會議。

軒轅缺居然被叫去參與了,而且位置還不錯,不是敬陪末座的那種醬油黨,而是坐在了第一排!

這是一個巨大的圓型會議室。與整個內府的建築風格一樣,非常簡約,非常實用。

會議室的上方,周副城主靜靜地坐在那裡,看大家到齊后,輕輕敲了敲桌子,全場馬上鴉雀無聲!

周副城主說道:「能參加這個會議的,都是我最信任的人。現在,我宣布,進入一級戰備狀態。作戰目標,城主府!作戰任務,三個月內拿下城主府,半年內,控制衛東城!」

大家似乎對周副城主的作戰目標早就心知肚明,沒有人感到吃驚,而軒轅缺卻非常驚訝,心中暗忖,他們不是同胞兄弟嗎?為什麼要打起來?

周副城主繼續說道:「大家都知道,城主,也就是我的大哥,投靠了宰相大人,而我,選擇了二皇子!畢竟二皇子是皇室正統,並且準備了數十年,一旦起事,只需要消滅當今太子一人就可以,而我周氏家族,將真正地進入帝國核心,從此,大家都會封妻蔭子,名垂千古!而宰相如果起事,只算是造反,將會站到全國所有力量的對立面,難度可想而知。」

大家靜靜地聽著,而軒轅缺心思電轉,啟動了諸葛亮的思維,認真地分析著。

周副城主繼續說道:「今天,內府突然發現失竊事件,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至少說明,我們現在所處的地方,對敵人來說,是沒有秘密的!如果他們這次不是偷東西,而是暗殺,大家想想,會是什麼情況。」

所有人的臉上,都難看起來。

周副城主說道:「既然他們已逼到如此地步,那麼,我們就要干他娘的!」

說完,周副城主閉上了嘴。

一名智囊團成員很快打開了巨大的魔法投影牆,一幅地圖出現在牆上。

智囊團成員清晰而簡潔地說道:「現在大家看到的是衛東城的領土,面積大約有一千萬平方公里,標紅的地方,是我們經營多年的地方,每一個紅點,都有我們的力量,加起來,共有八百萬部隊,九十萬萬字高手,有後勤、軍工、要塞、糧庫若干,足夠支持我們打贏這一場戰爭。標黑的地方,是城主的勢力,已知共有軍隊一千二百萬,多於我們,其他也比我們佔有優勢。但是,我們有二皇子代我們討來的聖旨,我們可以奉旨討賊!大義之下,有勝無敗。」

另外一名智囊團成員很快站起來,說道:「現在,討論作戰方案……」

作戰方案非常詳細,可以看出,花了無數精力製作而成,有很強的可行性和可操作性,甚至,還能過各種數據類比,把戰爭說得如同過家家一般的輕鬆,彷彿衛東城這一千萬平方公里的主權,就如三指拿田螺——十拿九穩。

與會人員都面色赤紅,情緒高漲,戰意衝天。

周副城主靜靜地坐在座位上,目光如炬,將每個人的表現看在眼裡,無一絲遺漏!

軒轅缺的表現很怪,時而點頭,時而搖頭,時而抬頭看了看巨大的地圖,時而閉著眼睛……

周副城主突然敲了敲桌子,大家馬上就靜了下來。

周副城主站了起來,離開座位,慢慢地走了下來,走到每一個人身邊,都伸出手,重重地拍了拍對方的肩。

每個被拍的人,都興奮不已,眼神中充滿鬥志。

不一會兒,周副城主來到軒轅缺身旁,靜靜地站在那兒,並未伸手拍他,而是饒有興趣地看著他。

軒轅缺正閉著眼睛,在那兒沉思。過了好久,才猛地睜開眼睛,面露喜色。

周副城主笑道:「你想到了什麼?」

軒轅缺此時是諸葛亮的思維,根本不可能太照顧老大的情緒,而是算無遺策,一切行動都要鞠躬盡瘁,事必親躬,在指揮作戰這種事上,連老大都沒有太多的話言權。

此時,他想通了一切,面對周副城主這個暫時的老大,風輕雲淡地說道:「對方的力量,在我看來,只不過是土雞瓦狗,不值一提,我們只需要作到,

第一,派出精銳部隊,每部三百人,一共二十部,分散到與我們相連的衛西城,衛南城,去當山大王,我們的一切裝備,必須都是城主府的制式裝備,這些人,出去之後,以燒殺搶掠為主,以破壞為主!動靜越大越好。

第二,我們派出高手,也去別的城市,搞刺殺活動,搞經濟破壞!這些高手,也必須是城主那方的高手,需要用計讓他們自願前往!

第三,衛東城,一定還有很多大家族,也去暗殺吧,一方面讓城主背鍋,一方面消滅潛在的敵人。

第四,派人散發謠言,說城主與宰相府勾結,要造反!

第五,請二王子與衛南城衛西城勾通,迫使對方出兵,至少了屯兵邊界,

第六,找高手,馬上破壞城主的勢力,在糧倉里毒,在服裝和武器上偷工減料,在魔獸上搞手腳。

第七,製造大量證據和自然現象,說明城主即將造反。

第八,列舉城主暴政的十大罪狀,散發天下。

第九,策反一隻城主的隊伍,讓其現身說法,揭露城主的陰謀。

第十,離間他與宰相府的關係,投書宰相府,說明城主在利用宰相的勢力,實則給自己撈好處!

軒轅缺口有些渴了,最後說道:「暫時就這麼多了,我想,應該夠了吧。」

一群人呆若木雞。

而周副城主則雙眼冒光,使勁地拍著他的肩膀! ?周副城主彷彿看著絕世珍寶一般,雙眼放光,盯著軒轅缺,彷彿這是上天送給他的禮物一樣,心中歡喜到了極點。大手下意識地砰砰砰地拍著他的肩膀。

這種熱情的表達方式真特么的特別啊。軒轅缺忍不住抱怨,雖然身體沒問題,但被這樣拍,感覺並不是很好。

幸好,周副城主也算是一個有分寸的人,很快住手,然後,拉著軒轅缺,走向主位,他大聲說道:「這位小兄弟是上天送給我們的禮物,是神指引他來幫助我們的。」

軒轅缺只好綳著臉,木然地站在那兒。

周副城主繼續激動地說道:「大家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其他人都沉浸在軒轅缺的十條毒計之中不可自拔,心中甚至為敵人默哀。

在這個世界上,戰爭就跟決鬥似的,都是硬橋硬馬,擺明車馬,一招一式的硬拼,哪有這麼多陰謀詭計啊。

軒轅缺不僅有,還風輕雲淡地連扔了十條出來,每一條都不可思議,卻偏偏有極強的可行性和可操作性。

這樣一來,戰爭的成本一下子就變小了,無限變小了,一開始打算用近千萬人去打,現在,頂多用十萬人就可以搞定,而且,效果更為顯著,好處也更為明顯。

周副城主心懷大志,當然不會放過這樣的計策!

軒轅缺隨隨便便幾句話,就給這群崇尚個人武力、喜歡硬撼的傢伙們,打開了一道窗戶,一個全新的世界豁然開朗,出現在眼前。

原來,戰爭可以這樣打!

在所有人崇拜的眼神中,軒轅缺輕輕地敲了敲桌子,繼續說道:「現在,計策已足夠了,大家只要靈活運用,想來不會有什麼問題。現在,我要強調幾點,第一,兵者,詭道也。大家務必不能在戰爭中將究什麼面子,能贏下戰爭的方法,都是好方法。第二、我建議,周副城主從現在開始,就要成立秘密的鋤奸隊伍,對叛徒,必誅!第三、我們要成立宣傳部門,以多種形式,宣傳我們是正義之師,是忠君之師,是仁義之師,要讓每個老百姓都知道我們是好人!第四,我們要用老百姓的力量,打贏這場戰爭。」

哦哦哦……

一群人馬上傻了,趕緊記錄下來!

然後,軒轅缺就要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周副城主趕緊拉住他,將他按在自己自邊的座位上,大聲說道:「現在,我欲請小兄弟為最高指揮官,所有人都必須聽令行事。」

嘩嘩嘩……

大家都是直人,對強者天然地欽佩,骨子裡都信奉能者上的信條,對周副城主這個決定,一點也不意外。

但是,這不是軒轅缺想要的啊,他只不過是想打醬油而已。何況,系統給他的任務並不是幫周副城主搞事,而是要幫麻煩搞事。所以,他極力反對。

周副城主見狀,從儲物空間中掏出一個精美的短刀,珍而重之地捧在手中,說道:「諸位,見刀如見本人!現在,贈予小兄弟,可先斬後奏!」

軒轅缺沒有接刀,而是認真的看著周副城主,思考了半天,心想,系統的任務是保衛皇權,不知道這個怎麼理解,趕緊進入系統,與系統溝通起來:「保衛皇權是什麼意思?」

系統說道:「不讓皇權旁落他人就行了,只要是現在這個皇帝或者他的直系親屬,還掌握著皇權就行。」

軒轅缺心中一動,問道:「如果是二皇子,或者是麻煩掌權登基呢?」

系統說道:「沒問題啊。」

軒轅缺放心下來,這才對周副城主說道:「承蒙周城主厚愛,小子感激不盡,但是,由我統兵,有諸多不便,我可以答應出任軍師一職,不過,有條件。」

周副城主心中莫名其妙地嘆息了一下,急忙問道:「什麼條件?」

軒轅缺說道:「我只幫你奪下衛東城,但不幫你協助二皇子!」

周副城主一愣,說道:「為何?」

軒轅缺微微一笑,並未回答,而是靜靜地看著他,心中卻在想,幫別人不能幫自己人,到時候,把麻煩送上皇位,這可有趣多了。

而周副城主這邊,可以慢慢培養爭取,將他們拉到麻煩陣營中來,想來以諸葛亮的能力,並不是太難。

周副城主也想了老半天,最終點頭說道:「好,我答應先生。」

諸葛亮就是牛啊,只不過隨隨便便說了幾句話,就成了周副城主只倚重的人,從一個九筒廢物一下子變成了先生。

軒轅缺點了點頭,乾脆利落地接過短刀,舉在手中,說道:「諸位,現在可以回去分頭準備,由於我對大家根本不熟悉,對我方的準備情況也不熟悉,我現在需要時間,明日此時,再來這兒開會!」

等大家都走了之後,他與周副城主依然留在大會議室,說道:「我現在需要知道一切情況。」

兩人一直在這裡談話,直到夜靜更深,軒轅缺才對情況了解了幾分,最後,他說道:「現在,我可以斷定,如果大家都齊心協力,此事可成。」

周副城主高興得不知道如何表達,漲紅著臉,回去休息!

而軒轅缺卻拉開通話器,與廢物聯盟的人商量起來:「麻煩,這一次,我們要干一票大的,你的老爹現在比較危險,種種跡象表明,有很多人要反他,而他自己,卻被架空了,政令不通。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保存你家的皇權,保存你家的血脈,我的意見是,扶你上位,那麼,我們要做的事就多了,與各位王子開戰,與各大勢力開戰,與各大權臣開點!你的意見是什麼?」

這事兒,麻煩一下子拿不定主意,想了半天,她說道:「父皇健在,我不會登基!」

軒轅缺想了解想,說道:「可以,我們就保住你老爹,將他身邊有野心的人全都清除了,包括有異動的你的哥哥們!」

麻煩似乎還在猶豫。

佟童馬上說道:「現在別想那麼遠,聽一下軒轅缺打算怎麼做吧。」 ?衛東城,並不僅僅是一座城,統領的土地面積極廣,有近千萬平方公里,屬地內,資源豐富,人口眾多,山川河流密布,超大的城市也有好幾個,中小城市更多,在帝都的四大衛城中,算是得天獨厚,實力強於其他衛城。

經過無數年的苦心經營,衛東城周氏家族權勢滔天,雖然還拱衛著皇權,卻尾大不掉,皇權上行下效時,難免不通暢。

這裡,周家就是天,周家就是地,周家就是一切。屬地內,人們只知周家,不知皇帝姓甚名誰。

這一天,衛東城屬地內,各大城市和農村,突然出現無數的討伐檄文,張貼在所有顯眼位置。

檄文列舉了衛東城城主十大罪狀,聲稱城主苛政猛於虎,殘害百姓……

甚至,連城主府的大門上,都被人貼上了檄文。

這張檄文被守門軍士揭了下來,此時,正擺在城主周正那巨大的書桌上。

周正眼神犀利,彷彿要噴出火來,在他身邊,是幾個極為信任的手下,大家面面相覷,卻沒有人敢說道。

周正大聲問道:「為什麼會出現這個東西?」

他身邊一人馬上回答:「無聊之人血口噴人,不值一笑!」

另外一人說道:「城主大人歷來勤勉為國,大公無私,忠君愛國,這是污衊,赤裸裸的污衊……」

周正陰沉的眼睛,轉了幾圈后,心情漸漸穩定,說道:「污衊不污衊,老百姓不知道啊!」

身邊一人說道:「城主高見,屬下已著人去調查,很快就會有回報,但是,我相信,對方既然這麼做了,就一定不止貼這麼一張,而會是大量散布此等流言,恐怕現在已人盡皆知,我認為,現在不是追究誰的責任的時候,而是要討論我們要做什麼的時候了。」

周正冷靜地說道:「流言止於智者,我身正影不怕影子歪,並不擔心這個!大家說說,是不是那邊有人按捺不住了?這是要鬧事的信號嗎?」

周正多年身居要職,自有一番氣度,拿得起放得下,倒真是一個厲害人物。很快就有條不紊地按排下去,竟應對自如。

隨著一條條命令傳達下去,整個衛東城的屬地上,潛流暗涌,對正治稍微敏感一些的人,馬上嗅到了不同的味道。

一時間,各大勢力都作出了不同的反應,有的展開了亂世保命令的措施,有的則趁此機會,意欲不軌,小鬼大神,都伺機而動。

軒轅缺同時啟動了周副城主和飄渺峰的情報網,將這一切都盡收眼裡。

此時,更胸有成竹地坐在周副城主面前,他們的桌子中間,放著一個大大的地圖,地圖上被標註得亂七八糟,只有他們兩人能看明白。

隨後,一條條命令也傳了出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