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下面是皇城陵園,也是神獸棲息的地方,而明珠塔,卻是歷代漠寰國王畫像的存放之處,從高到低,掛著每一代國王的肖像圖畫,彤瑤一張張的看過去,淚流滿面!

陪在她身邊的是蛟兒,在沒有別人的情況下,蛟兒終於問出了那一句話:「十六妹,付出這麼大的犧牲,值得嗎?」

在這個以智慧聞名的十姐面前,彤瑤沒有絲毫的隱瞞,別人看不穿她的所有布局和用意,十姐能看出來,這並不稀奇。

一直沒有回答蛟兒的話,彤瑤只是一張畫一張畫的看過去,一直登上了塔頂最高的一層,這裡已經沒有了畫,卻有一張書桌和幾張椅子。

彤瑤親手把油燈點燃,走到了床邊,看著外面的夜色,長吸了一口氣,彤瑤苦笑著對蛟兒說:「在下面那種地方,我根本不敢說值不值得,因為我就是一個罪人,愧對祖先!」

看到蛟兒想說什麼,彤瑤搖搖頭說:「十姐不用勸我什麼,現在我既然站到了這個地方,還是會對所有人說,這樣做值得!這是讓漠寰併入中原的最佳時機,如果不讓漠寰人失去所有的希望,就不會擁有新生!」

即便是開通了兵道,作為漠寰人,可以把中原人當成自己的朋友,卻不會把他們當成是自己的家人!

可是天下一統,是整個白鸞大陸發展的必然趨勢,百姓看不到這一點,她彤瑤不可能看不出來,所以她必須要讓漠寰接受中原! 按照彤瑤先前的計劃,這一次的教廷入侵,從頭到尾都不想讓姐妹們插手,全都讓漠寰人自己解決。

只是因為姐妹們都不答應,因為那樣做的後果會變成整個漠寰的大動亂,一場席捲全國的大風暴,將沒有一個漠寰人會置身事外,這樣一來,傷亡和損失將是一個可怕的數字!

不過這件事在彤瑤和雪若商量過之後,也就決定下來了,眾女全都作為觀戰人員,陪在彤瑤的身邊,以後的戰鬥,不需要大家插手了。

彤瑤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讓漠寰人自己看出作為一個小國,在經歷動蕩時候的脆弱無力。

當然這並不是要放棄國家的理由,不過漠寰原本就是中原的一個分支,天下大勢都是分久不合,合久必分,分分合合都是常態!

彤瑤也知道這樣做對不起列祖列宗,可是在大勢所趨上,她問心無愧。因為她的出發點跟別人都不相同,她不只是漠寰的國王,更重要的,她還是神族的神妃!

既然上天讓她這個神妃成為了漠寰的國王,就說明合併兩國,是符合天道的規律,是天意使然,她有愧疚,但是不後悔!

這一次的漠寰動蕩是最好的時機,她要讓漠寰人自己看清楚自己的弱勢,沒有一個強大的後盾,只是閉鎖一地,根本無法迎接風雨的衝擊!

沒有毫無目的的幫忙,就算是神仙也是一樣。讓漠寰人不要把希望放在中原的援軍身上,只能憑藉自己的能力,來化解這一場危機。如果能解決掉,那自然是一切安好,如果解決不了,就算是被滅了國,也是無可奈何!

按照雪若的說法,這是一招陽謀,讓誰也說不出話來。也符合絕大對數漠寰人的心理,他們已經對女王陛下跟中原走的太近而心生不滿了。

只是畢竟是一國,不是一城,就算是蛟兒這個外人,也覺得這樣做的代價實在太大,可是她也能看出來,這一場風暴來的實在是太過洶湧,就算真的讓中原插手,想要不死一人,也是根本毫無可能!

這的確是漠寰的一場大劫,卻不是毫無徵兆,只是一直沒有得到足夠的重視,連彤瑤都沒有預料到,曾經被先皇大力扶持的陰神教,竟然和西方教廷有勾結!

真正令彤瑤做出這個決定的,並非是參州、環洲、蒲州三城的這一場暴亂,而是來自於漠寰南部數城的拜天父運動!

雖然沒有達到起兵謀反的程度,但是陰神教的餘孽已經跟當地駐兵起了衝突,將近二十萬陰神教的教徒,打著「拜天父、清君側」的名義,開始向那些跟中原做生意的商人發動了攻擊,並且有跟三城暴民合攏的趨勢!

商業是漠寰的根本,因為漠寰原本就是半島國家,土地以礁石居多,不適合大面積的種植,所以漠寰一向是商業佔據主導地位,百姓所需要的各種生活物資,大都需要從中原購買。

以前漠寰人以珠寶開路,順便買回中原的大量糧食物資。現在有了兵道,貿易更加方便,也讓漠寰更加富裕,從商者如潮,幾乎十戶人家裡面,就有六七戶是商人家庭!

一旦這些商人受到了攻擊,那就等於動搖了漠寰的根本,這才是彤瑤最為擔心的地方,也是她覺得,是時候狠下心,讓漠寰人明白自己現在處境的時候了!

「或許過上一段時間,我就成為漠寰百姓心中最無能的皇上,甚至有可能被咬牙切齒的痛罵!可是為了過上十年或者是更長時間,他們能夠依然安安穩穩的生活,不至於連一個漠寰種子都留不下,我也就狠下心去做了,不後悔!」彤瑤看著外面漆黑的天空,語氣堅決的對蛟兒說著。

蛟兒站在她的身旁,用手輕輕按著她的肩膀說:「十六妹,咱們姐妹之中,就屬你的擔子最重!不過你不要灰心,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要做最壞的打算,因為姐妹們都在你的身旁,沒有什麼是比我們在一起更重要的了!」

聽到蛟兒的這句話,彤瑤心中一暖,握住了她的手,用力的點點頭,嘆息了一聲說:「要是相公在這裡就好了,有他坐鎮,我的底氣會更大一些!」

一提起玄寶,蛟兒的心頭也是嘆息了一聲,剛剛收到了來自冥湖的情報,一切如常。短短的四個字,原本是在報喜,可是眾女看到之後,卻實在是喜不上來。

一切如常,也就是說相公還是沒有起色,依然像木頭一樣躺在床上,整日除了昏睡,什麼也做不了!

可是至少他還活著!一想到這個,蛟兒的心中也就好受了一點,活著就比任何事都重要,至少大家還能說說話,這也是一種幸福的事!

玄寶的身邊,只剩下了雀舞和蔚兒,小茵還在原界,剩下的姐妹都已經來到了漠寰。

本來還想著為彤瑤分憂解難,去對付那些教廷的人。可後來彤瑤和雪若商量了一下午,就讓眾姐妹全都回來,陪在了她的身邊,不需要大家的插手了!

蛟兒猜出了彤瑤的目的,只是現在也說不出這樣的做法到底對不對,直覺告訴她,這一場席捲漠寰全國的大風暴,不會像以前備援軍叛變一樣,花上幾天的功夫,就能安靜下來的!

兩人就在明珠塔上待了一整夜,天一亮,就有傳令兵從前線傳來消息,三城暴民已經開始接近京都,大戰一觸即發!

一大清早,京都城的百姓就看到頭頂上的天空飛過了一隻大鳥,上面坐著很多的女子,有人甚至看到陛下也在上面!

京都城外平定河,這裡原本只是郊外的一條小河,名不見經傳,可是卻因為已經乾涸了將近十年,導致就連很多京都人都不知道郊外還有這麼一條不大不小的河溝。

只是在這幾天,平定河已經被京都人耳熟能詳,因為誰都知道,弓騎軍在那裡布置下八萬人,帶著十萬百姓,花了三天三夜的時間,將一條小河變成了一條寬百米,深二十米的大鴻溝!

河面上所有的橋樑都已經被拆掉了,因為挖掘河道而帶出來的泥土,在平定河的東岸豎起了一道將近十米的高坡,上面戰滿了弓騎軍的戰士,一個個手持弓箭,嚴陣以待!

「陛下來了!」隨著一人的大喊,一隻大鳥出現在天空,然後還沒有等到落下來,就有無數神獸背上馱人,從上面一躍而下!

這個地方也沒有大鵬能夠落腳的所在,雖然是荒原,可是左右全都是人,在敵人陣中大鵬可以不顧別人死活,在自己人陣營里,它就不能胡來了,所以乾脆不落,等人都下來之後,直接飛走。

小茵和雀舞都不在,蝶軒和燕子還在皇宮療傷,以丹娘為首,眾姐妹登上高坡,俯視對岸。

烏壓壓的暴民在對岸聚集,頭頂上的天空出現了一團明顯的陰雲,有一種大雨欲來風滿樓的氣勢。

經過一晚上的調息,已經恢復了體力的連心冷哼一聲說:「從一開始就覺得這些靈毒有些奇怪,現在看來,果然是加入了魔毒!還真的是夠厲害的,居然能夠借用靈毒來讓人躲避天罰!」

蛟兒搖了搖頭說:「其實這也不只是跟魔毒結合才出現的,有一部分原因,還是相公把大部分的泄靈口都給封住了!天道就是用來約束修靈人的,根基也是靈氣,一旦靈氣受到了限制,天道的威力也會受到影響!」

眾女都有些無語,其實每一件事情都有利弊,這個道理大家還是明白的,既然相公的目的是讓白鸞大陸再沒有修靈人,那也就不需要天道的存在了,世人只需要遵守世道和人道的法則那就已經足夠!

每一種規則的變動,都會有一個過渡時期,現在就是處在這個時期,所以神魔大亂,世道多舛,不過度過了這一段時期也就好了,一切都會平靜下來,而且將會一直平靜下去,現在玄寶和眾女所做的,也就是為了這個目標而努力!

親眼見到數十萬人的場面,那是一種震撼人心的場景,可是如果是敵人的話,那也足以讓一些人的膽子被嚇破!

放眼望去,對岸黑壓壓的全都是人頭,似乎根本看不到盡頭。實際上人的肉眼所能看到的,只不過是敵人總數的一個很小的部分,只有飛到了天空,花上很長的時間,才能將數十萬人全都看完,那圍攏在一起的時候,就像是海邊的大潮一樣,稍微一動,就是潮起潮湧!

彤瑤面無表情的看著,任由對岸的那些人,將手中的石頭和一些武器,用盡了力氣的扔過來。

那麼多人一起投擲,在空中就像是下了一場雜物的大雨,可惜凡人就是凡人,他們甚至還不如那些魔化人,力氣有限,根本無法將武器扔到對岸,所以全都落到了面前的深溝下面。

雪若和弓騎軍如今的萬珠長青草一起站在了彤瑤的身後,兩人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憤怒和不甘!

要知道,現在她們對付的,可都是漠寰百姓啊!擱在平時,她們根本下不去手,因為這些百姓都是她們的父老鄉親!

可是現在,這些百姓已經失去了理智,西豐城那邊的暴亂給了大家一個很寶貴的經驗,如果面對著暴民還不忍傷害,那他們會在第一時間要了你的命!

就算再不忍,這一戰還是要打下去!不管這些暴民是不是無辜的,他們在這個時候,都是沒有理智的,都不能用言語來教化,只能以暴制暴,以牙還牙!

已經開始有暴民往深溝下面跳,然後往對岸爬上來,彤瑤緩緩的閉上了眼睛,似是不願在看,嘴裡沉聲說著:「禦敵!」 戰鬥的號角吹響了,弓騎軍站到了高坡之上,將早已經準備好的滾木和大石,狠心推下了高坡!

這一戰從一開始,就是一面倒似的血腥戰鬥,這些被迷失了理智的暴民,全都是一幫烏合之眾,根本不可能是這些經驗豐富的弓騎軍的對手!

而這些弓騎軍的戰鬥,卻是一個個淚流滿面,嘴裡喊著殺聲,卻閉著眼睛,將那些滾木和石頭推下去!

這個早已經乾涸的平定河,就是一條埋屍坑!弓騎軍不可能讓這些暴民攻上來,而那些暴民也在教廷那幫人的唆使下,不顧一切的過河!

對於教廷的人來說,死多少人他們都不會心疼。一群被靈毒給控制了的賤民而已,一旦在長時間之後不繼續用毒,他們就有可能會清醒過來,大多數清醒過來的人除非有教廷的人專門為他們傳道,將他們變成真正的信徒,否則就只有死路一條!

並非是靈毒本身會讓他們死亡,實際上之所以稱之為靈毒,就是這種毒藥並不會直接傷害人命,除了控制人的理智,甚至還有增強體力的好作用,並沒有什麼壞的作用,如果在被控制的期間什麼事都不做,等到靈毒消失之後,他們的身體也沒有任何影響。

只是那根本不是施展靈毒的最終目的,靈毒的作用就是控制人來做一些他們平時根本不可能去做的事情,所以很多被靈毒控制后變得瘋狂的人,在清醒之後都無法承受自己曾經所做過的一切,他們的唯一結局,也是自殺!

這一種後果,蝶軒她們在西豐城的時候已經親眼看到了,她們回傳給京都的情報之中,也著重描述了這一點!

這就是弓騎軍也硬著頭皮下殺手的一個原因,既然已經變成了暴民,他們就註定了是死路一條,如果現在不殺他們,到時候要麼就由他們傷害更多的無辜百姓,要麼就死在他們自己的手中!

對於那些該死的西方偽神族來說,操縱這些暴民如飛蛾撲火一般的沖向深溝,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利用這些賤民的屍體,填平整條溝!

這樣暴民大軍就可以快速的衝過深溝,面對面的跟弓騎軍展開廝殺!而只有這樣,大量的鬥氣才會被生成出來!

明知道這是敵人的奸計,可是弓騎軍卻不得不按照敵人所願,將大量的暴民殺死在河溝裡面!

她們也沒有辦法,因為在她們的背後,就是漠寰的國都京都城,一旦讓敵人衝上來,那也就表明,漠寰國已經失陷了!

彤瑤只在京都城外布下了這麼一道防線,就是要告訴所有人,大家要背水一戰,守住這條溝,國在家也在,一旦失守,那什麼都沒了!

死氣和陰氣開始在戰場的上空彙集,伴隨而生的,也有大量的鬥氣。與此同時,京都城內的靈陣在莫名的主持下開始運轉,大量的氣息被抽走,在戰場的上空形成了一股呼嘯的旋風。

這個靈陣的建立,並非是為了對付鬥氣的,因為在那個時候,別說是彤瑤,就算是玄寶都不知道靈氣還有鬥氣這一個衍生。

只不過這靈陣原本就是為了聚斂氣息而用的,是在萬不得已的時候,漠寰京都一旦發生了緊急狀況,弓騎軍可以不用理會天劫,放心出手的一個依仗。

鬥氣就算是一種讓大家新認識的氣息,卻不是新出現的東西,這種氣息原本就在世間存在,只是以前因為對鬥氣的認知缺乏,而沒有將它從靈氣和雜氣之中剝離出來,引起大家的足夠注意!

不過靈陣竟然能將所有氣息進行抽離和化解,自然也包括了鬥氣,旋風將氣息高高送到上空,直接驅散在九天之上!

這就讓教廷的奸計泡了湯,也讓那幫傢伙跟瘋了一般,驅使更多的暴民進入河溝,隨著活人跟死人的相互堆積,事先挖好的河溝終於開始要被填平了!

大量的暴民開始衝鋒,就踩在那些同伴的身上和頭上,向著京都方向衝過來!

此刻弓騎軍所準備的石頭和滾木也已經所剩無幾,真正的肉搏戰開始展開了!

漠寰最精銳的部隊,是經歷了無數次的戰鬥所淬鍊出來的一群精英戰士,再加上她們已經開了靈,所以從戰力上來說,甚至比天兵還要略高一籌!

對手卻是一幫因為中毒而失去理智的暴民,大部分都是從來沒有當過兵,從來沒有打過仗的普通老百姓,這樣的戰鬥場面可想而知,完全是一面倒的殺戮!

卻沒有人感覺到暢快淋漓!不管手底下殺多少人,弓騎軍戰士都沒有以前打仗時的那種快意恩仇,心中總有一種說不出的滯郁,看著一個個雙眼通紅的暴民死在她們的刀下,弓騎軍戰士們有些竟是連刀都舉不起來了!

如果換成倭鳥人或者是胡驍人,都比現在的這些老百姓要強,弓騎軍殺起來也絕不會心軟,可是就因為他們都是一群老百姓,甚至是這些士兵的親人家人,就算是已經開了靈,卻也有凡人的感情,不可能做到六親不認!

可是很快,那些不忍下手的兵士就被暴民所包圍,被長長的木刺給刺穿身體,或者是被鐮刀斧頭給砍斷了脖頸!

在失去理智的暴民面前,任何的心軟都是自尋死路。其實這一點在之前的戰前訓誡中已經被強調過許多次了,只是真正面對暴民的時候,真正將武器對準了那些曾經熟悉的面孔時,人並不像自己想想的那般堅強!

殺戮一旦展開,整個戰場上就充滿了血腥,一向以鐵血堅強著稱的弓騎軍,在戰場上居然也出現了一面哭泣,一面戰鬥的場面。

這樣殘酷而血腥的戰鬥也讓弓騎軍難以下手,因為這完全是在用人命來填平整個戰場!

在實力上,暴民根本無法跟弓騎軍戰士相比,幾乎是衝上來就會倒下去一大片。

可是這樣的場面卻因為倒下的全都是自己身邊的那些百姓,更讓弓騎軍難以下手,那些該死的教廷人員就躲在後面,根本不管花多大的代價,就算是用幾十萬人的性命全都死在這條溝里,他們也無動於衷,甚至樂見其成!

「十六妹,讓我們去吧!」莫小刀緊攥著雙拳,看著彤瑤再一次大聲說著。

這樣的戰鬥場面看起來很是振奮人心,因為弓騎軍雖然有傷亡,可是跟敵人相比,簡直可以忽略不計!

可是作戰的對象卻是一群普通百姓,這樣的戰果就實在讓人振奮不起來了,就算莫小刀這些不是漠寰人的觀戰人員,都已經看不下去了!

這樣的戰鬥,簡直就是在遭罪,對於戰鬥雙方來說,都是一場痛苦的折磨!可是罪魁禍首卻始終躲在背後,在這場毫無人道的戰鬥中,偷取著好處和利益,這才是讓人最為氣憤的!

可是彤瑤還是搖了搖頭,她不是不想直接對付那些該死的偽神族,只是從弓騎軍的探報上分析,偽神族那邊來了幾個比較厲害的任務,在昨晚派出去的一隊斥候之中,百人中只是回來了一個人,剩下的全都死在了偽神族的截殺之下!

這也讓彤瑤感到了一陣后怕,如果真的是晚一步的話,蝶軒和燕子、連心這三位姐姐,真的有可能就被敵人給困在了裡面,無法出來了!

那名逃回來的斥候也在今天早上死去了,他的傷勢很重,能夠活著回來,已經是非常不容易了!

不過在臨死之前,他還是把自己和那一百多個兄弟打探到的消息告訴了雪若她們,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按照斥候的探報,昨晚有一部分人從西嶺方向進入參州城,這些人數量不多,大概只有七八人,最先在三天前被海藻鎮的鎮國軍發現,因為身形相貌都跟中原人不同,所以馬上引起了守軍的警覺。

現在這些西方長毛怪在中原也好,在漠寰也罷,都已經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所以海藻鎮的守軍馬上將這些人圍堵起來,卻不料被他們硬闖出鎮,還死傷了近百人!

這還只是其中一人出手,只用了一招,看來這些人也不願意在海藻鎮留下太大的動靜,所以馬上遁走!

聽那名逃回來的斥候說,這七八個人走的很快,三天的時間就從海藻鎮走到了參州城,正好跟弓騎軍的斥候在無意中碰面,於是一場大戰就展開了,對方的攻擊招式很獨特,有點跟靈陣相似,將所有人困住之後逐一殘殺,但是又跟大家所遇到過的靈陣不一樣,沒有任何陣象。

那名斥候最後還說了一個消息,有一撥人,領著十幾萬暴民,兩天前從參州城出發,目標是黃嶺山!

一直到了今天早上,那名斥候終於把上百人性命所得來的情報陸陸續續的說完,也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雪若正想著把消息快馬加鞭的送去皇城,彤瑤和一幫姐妹們卻已經來到了,然後大致的聽雪若把這些消息複述了一遍,還沒來得及消化,大戰就已經爆發!

可是彤瑤已經從這些消息裡面領悟到了一些信息,比如那幫教廷人員已經不是幾個紅衣大主教在幕後操縱了,很可能已經來到了黑衣主教,這是教廷中僅次於教皇的厲害人物!

別的不說,單憑這一點,彤瑤就不會讓自己的姐妹去冒險。擒賊擒王當然是一場戰鬥最快結束的辦法,可是也是最危險的手段,因為一旦失敗,自己就會被敵人所包圍,想脫身都變成了奢望!

蝶軒三女雖然被救回來了,這是萬幸。卻也告訴大家,這些西方偽神族並不是酒囊飯袋,不管他們的靈技有多麼的不堪,被真正的神族所鄙視,覺得是在偷奸耍滑的向天地借力,可是他們並非是無能之輩,的確有殺人的手段! 按照彤瑤的想法,漠寰的這一劫,就由漠寰自己來渡,不需要別人的插手,即便是自己的姐妹也不行。

不知道如果玄寶現在這個人地方,會不會同意彤瑤這麼多,可是大家也都沒有反駁,這不只是因為彤瑤是她們的十六妹,更重要的是,她是漠寰的女王,只要在漠寰境內,就算是大姐在這裡,也要聽從她的安排和調遣。

只有蛟兒明白彤瑤的良苦用心,她不僅是在為中原士兵進入漠寰找一個冠冕堂皇的借口,還有一個更重要的目的,那就是做了一個最大的自我犧牲,利用漠寰來將偽神族的大部分力量都呈現出來,讓隱藏在幕後的那幫黑手都暴露出來,這樣中原天兵就會知道偽神族到底有多少實力,做到了知彼知己!

也唯有彤瑤,才會有這樣的魄力,用一國來做誘餌,誘使偽神族不斷的吞下這顆魚餌,把自己那醜陋的身軀,完全暴露在別人的注視之下!

由漠寰來做餌,讓中原來收桿,這就是彤瑤現在做這些的意義,從一時半會的局面上來看,漠寰是在內損,可是從長遠上來看,卻是在為神族對偽神族的一擊必殺在做鋪墊!

所以蛟兒也不敢打亂彤瑤布下的這個局,否則之前所做的一切,都變成了白費!也讓那麼多的漠寰百姓,還有兵士們的犧牲,都成了毫無意義,所以不管怎樣,蛟兒都是站在了彤瑤的這一邊。

現在她所擔心的,是這條魚太大,一口就把整個魚餌都吞下去了,那即便是收了桿,把魚給釣上來了,可是魚餌還是已經沒有了,這樣的後果,彤瑤怎麼去承受?

如果留給漠寰的,是一個千瘡百孔的爛攤子,彤瑤如何面對?偽神族的力量超出了所有人的強大,甚至連收桿人也拖入水中,那會如何?

這才是蛟兒所最為擔心的事情,所以她心中也在矛盾,是不是趁著敵人所有的力量還沒有聚集起來,馬上對他們實行分散性的消滅,這樣先斬羽翼,削弱主力的做法,才是大家現在最應該做的?

以前還沒有如何感覺,現在遇到這樣的事情,蛟兒才發現玄寶不在身邊,就沒有了一個主心骨一樣,不知道如何去決定一件事!

「相公,我該怎麼辦?」看著已經被填平的河溝上,無數暴民失去理智的衝殺而來,蛟兒的心中充滿了無力感,一向睿智的她在此刻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冥湖大營,王帳之內已經被靈陣封鎖,雀舞和蔚兒、幻姬三人合力把玄寶放進了一個準備好的大木桶裡面。

這些天玄寶一直在沉睡,偶爾醒來的時候,就告訴雀舞她們,馬上給他準備一個九尺高,五人合抱的大木桶,裡面灌滿冥湖裡的水,每兩個時辰就換一次!

雖然不知道相公這是要做什麼,但是三女都沒有多問,只是按照玄寶的意思告訴了仙羊王,讓他著人訂做了這麼一個大木桶。

這已經是第三天將玄寶放進桶里了,前兩天玄寶一進入桶里就將全身都沉進了水中,要不是沒有氣泡出現,又知道自己男人不會被水淹死,還真的會把三女都嚇一跳。

只是今天,讓站在旁邊特製高椅上的三女卻驚奇的發現,之前一直是沉在水底的相公,現在卻是蜷縮如嬰兒,在水中漂浮,上下沉浮晃動,好像被什麼力量給牽引著一般,在慢慢的轉著圈子!

憑藉三人的修為,也很快看出來,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從玄寶的七竅之中,出現了一股股微弱的氣流,因為這些氣流的原因,才讓玄寶在水中不斷的移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