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 葉楚一行人,要布局一個大陣,輾轉各處,扔下了不少陣旗,還有一些陣石之類的東西。

經過了將近一天的轉來轉去,最終天色都暗了下來,葉楚一行人終於是布局完畢。

「吼……」

洞府之內,褚煞比已經是到了強駑之末了,他的四肢全部炸開了,如今整個人的軀體已經不存在了,只剩下了一團黑色火焰還在洞府之內,另外還有一個頭顱在那裡懸浮著。

縱然如此,那黑色火焰,將他的頭顱也給包裹住了。

他的元靈就在頭顱之內,這是他的最後一道屏障了,如果再保不住,元靈就要被魔火所吞,徹底變為一團魔物。

「大哥,我們下手吧……」

一行人潛藏在二十裡外的一座冰山背面,圍著面前的還陽鏡,正在等待最佳的時機。

白狼馬有些沉不住氣了,等的有些焦急,建議葉楚現在就出擊。

葉楚盯著還陽鏡,沉聲道:「再等一會兒,等他的頭顱完全裂開了,魔火開始攻擊他的元靈的時候我們再進去,現在還不是時候……」

「萬一,魔火完全取勝了,如果新的魔物誕生了,恐怕更難對付。」白狼馬有些擔憂。

葉楚卻有自己的看法:「頭顱外面的骨頭都還沒裂開,這老東西暫時還死不了,待他們廝殺的最厲害的時候,我們再給他們致命一擊。」

他又對三六說:「三六,法陣準備的怎麼樣了?」

「葉哥你就放心吧,只待你一聲令下了……」三六頗有信心,手中拿著自己的羅盤。

這羅盤乃是鍊金術士一族的神物,經過這幾年對羅盤的研究,三六對自己的布陣之術,有了極大的信心了。

一位垂死邊緣的聖人,再加上還有這麼多強者相幫,準備了那麼久的法陣,今天終於是要派上用場了。

葉楚點了點頭,環視了眾美一圈,沉聲道:「大家都時刻準備著,今天我們要在這裡,真正的屠聖,有機會就直接弄死他。」

「你說了幾遍了……」葉靜雲有些不耐煩的哼了一聲,她的手掌心,有兩道白色的陣線。

其它眾人的手掌心,基本上都有這種陣線,葉楚的手掌心中最多,他的雙掌中有八道這樣的陣線,這也從一個側面表明他的實力遠遠強於眾美。

「臭丫頭……」

本來緊張的氣氛,葉楚卻突然咧嘴笑了,看得葉靜雲有些發毛。

心想這個混蛋,難道不會這時候還在想那種事吧?這個齷齪的混蛋。

……

時間轉眼又過了兩個時辰,洞府中的褚煞比已經快頂不住了,外面的魔火將他的頭顱骨都給燒裂了,露出了裡面白色的元靈。

「啊……」

褚煞比異常的痛苦,神識接近於崩潰,元靈被魔火直接生烤,他想衝出這團魔火,卻無奈這團魔火太強了,根本就不給他這樣的機會。

元靈乃是一個修士的根本,元靈若是被毀,將會灰飛煙滅,必定隕落。

「要不要出手?」眾人都看向了葉楚,等葉楚下最後決定。

他們都將手舉起來了,隨時準備引動法陣,將這座洞府四周,變成一座兇猛的攻伐大陣。

「再等一會兒,等他的元靈有些發黑的時候,我們再出手。」葉楚眼中也閃爍著凌厲的火焰,金色的聖火在眼中一閃一閃的,殺氣於掌間迸發。

「啊……」

就在這時洞府中的褚煞比,彷彿突然打進了雞血,元靈散發的光芒大作,一片恐怖的白光頓時將整個洞府給炸開了。

那團魔火也在這時被削弱了不少,褚煞比的元靈上沾染了一片黑氣,然後瘋狂的向洞外逃竄。

「動手!」

葉楚看準時機,一聲令下,眾人同時舉手,掌心的一道道陣線,開始在虛空中交織。

有黑線,有白線,有黃線,也有紅色,紫線,藍線,綠線,七彩陣線在虛空中交織,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天網,然後罩向了褚煞比所在的洞府中。

「轟轟轟……」

「轟轟……」

「吼吼吼……」

就在這時,一道巨大的光圈,彷彿一塊大石頭掉進了海水中似的,形成了波紋瞬間在四周散開。

方圓五十里之內,整個洞府都被一片七彩神光所包圍,上天入地,無所遁形。

一條條恐怖的虛影從天而降,一隻只遠古神獸的身影,一道道神兵利器,剎那間便充斥了整個包圍的空間之中。

「啊……」

褚煞比的元靈正好逃出了洞府,因為元靈中沾染了魔氣,令他痛苦的大吼。

可是他剛剛衝出來,卻又被十幾條神龍虛影的尾巴所甩中,元靈又被砸回去了幾百米。

「吼……」

那團漆黑的魔火,正好趁這機會,又沖了上來,將他的元靈再次裹住。

「啊……」

「老夫不甘!」

褚煞天大吼連連,不甘就這樣成為魔物的控制,修行了幾千年,最終元靈卻成為了魔物所控制,為世人唾棄。

元靈白光再次發威,他再一次透支自己的元靈之力,白光大作,盪滅了不少魔火,他自己的元靈之力也又損失了幾成。

「吼吼吼……」

只是他沒有料到,自己正身處一座大陣之中,無數虛影瘋狂的撲向了他的元靈和魔火,兩者都要被消滅。

「老狗,去死吧!」

就在這時,一道人影從天而降,手持一把濤天大劍,劍影遮天蔽日,充斥整個方圓百里的空間。

「是你!」

褚煞比聲音凄冷,元靈還有意識之時,他看到了葉楚。

正是葉楚手持著至尊劍,從天上殺將而下,只不過此時的至尊劍比之前還要恐怖,劍影如此浩瀚,有真正的至尊之威席捲而下了。

「你休想!」

褚煞比大怒,整個元靈就在這時,猛烈的爆開了,一團浩瀚的白光以他的元靈為中心,向四處突然就此爆開。

「葉楚!」

「葉楚哥哥!」

「大哥!」

「葉哥!」

而此時,陣外的眾人,卻都是臉色大變,沒想到褚煞比這時候會選擇自爆。

聖人的元靈,可不是凡物,就算他如今身受重創,實力大不如前,甚至只有一兩成,可是元靈一旦自爆,往往會爆發出極強的威力,何況還是聖人的元靈呢。

嬌妻逆襲:改造無心老公 「轟……」

「轟轟轟……」

恐怖的暴動,幾乎是在一瞬間就爆開了,眾人還沒有機會衝進法陣之中,便被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給掀飛了。

… 「大家小心……」

閃電鳥小強,此時暴發出了最強大的力量,撐開了雙翅,將眾人擋在了身後,然後連同閃電鳥小強一道,眾人被掀飛出去不知道多少里。

「轟轟轟……」

強大的力量,令眾人感覺自己如同一葉小船似的,在洶湧的海浪中被無情的衝來衝去。

閃電鳥小強用雙翅裹著眾人,在堅硬的冰面上,不斷的翻滾,最終翻了將近幾分鐘,才終於是停了下來。

小強無力的垂下了雙翅,眾人這才如獲重生,從裡面鑽了出來。

「小強!」

「小強!」

眾人沒什麼大事,但是小強卻身受重傷,一身羽毛幾乎全被炸光了,羽翅上全是腥紅的鮮血,還有大量的孔洞,瞬間就將大塊的冰面給染紅了。

「小白,快喂葯!」

葉靜雲踢了白狼馬一腳,白狼馬趕緊上前,掏出了一大瓶還元丹,裡面有三十多粒的樣子,全部一鼓搗的喂進了小強的嘴裡。

小強咀嚼的力氣都沒有了,白狼馬這才扳開了他的嘴,替他將藥丸打了進去。

「快去救主人……」

小強一雙大眼睛眨了眨,最終無力的閉上了,昏迷前想的還是葉楚。

「小強!」

「小強你別死……」

「你醒醒呀……」

眾人還以為小強就這樣死了,瑤瑤和譚妙彤最柔弱,一下子就哭了起來,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嫂子,你先將小強帶進你乾坤世界吧,我們去看看大哥怎麼樣了……」白狼馬急道,「小強應該是流血過多……」

「對,小強應該是被震昏過去了,還不至於隕落,他是聖獸之軀,應該不會有事的。」屠蘇也說。

葉靜雲點了點頭,趕緊將小強收給進了乾坤世界,一行人立即向幾十裡外的剛剛爆炸的地帶衝過去。

……

剛他們來到這片區域的時候,被眼前的景象給驚呆了,整個冰面都被炸開了,炸出了一個巨大的窟窿。

黑氣,白氣,還有之前的法陣,也都被爆開了,法陣也被掀飛了。

「葉楚!」

「葉楚!」

「葉楚哥哥!」

「大哥!」

一行人到處在找,想找到葉楚的影子,卻沒有半點葉楚的蹤跡。

魔氣已經全部被炸掉了,連白氣也都消失了,但是在那個窟窿的深處,眾人卻發現了一個六芒黑星陣,中間還漂浮著米晴雪的影相,這個東西竟然還沒有被毀掉。

「不好!」

三六臉色一變,沉聲道:「那應該就是詛咒之術!」

「下去看看……」

一行人立即取出了最強的兵器,幾乎人手一件聖器,帶著不弱的聖威沖了下去,來到了這座六芒星陣的上方。

「三六,能看出什麼來嗎?」屠蘇問三六。

三六仔細的打量了一番這個六芒星陣,沉聲道:「事情有些棘手了,這是最狠毒的六芒詛咒之術!那老東西應該是元靈自爆了,已經隕落了,但是這詛咒術卻沒有消失,還在運轉!」

「那能破壞它嗎?」

眾人都在焦急的尋找,想找到葉楚的蹤跡,可是眼前的這詛咒術也很麻煩,若是毀不掉它,米晴雪有可能被一直詛咒,每天生不如死。

三六搖了搖頭道:「起碼我現在沒有什麼可行的方法,不如我們先找葉哥吧,等找到他之後,再將九天寒龜前輩給帶過來,一起想辦法。」

「好……」

眾人覺得這挺可行,晴文婷說:「這樣吧,大家分為兩路人馬,一路尋找葉楚,一路守在這裡,別讓這詛咒術消失。」

「好……」

「我們去吧。」

一行人立即離開,只留下屠蘇和三六,守著這座詛咒術,而他們則去尋找葉楚去了。

……

時間轉眼便過了一天,眾人也沒有找到葉楚,不知道葉楚到底去了哪裡,或者是出了什麼事了。

大家都很焦急,他們深知那聖人元靈自爆所發出的強大威力,只能在心裡默默的祈禱,葉楚不要就此隕落。

詛咒之術,三六一時半會兒也無法破開,六芒星詛咒術,乃是一種極為狠毒的詛咒術,在詛咒術當中都是很高階的那一種。

他只是在一旁,畫下了這詛咒術的術紋,不過因為術紋太複雜,他往往畫了幾遍之後又要重新畫,無法得到完整的術紋。

「她們還沒有找到葉楚,不會真出什麼事了吧?」屠蘇抬頭看了看窟窿外,還沒有眾美的身影,他也不由得有些為葉楚擔心起來。

三六則是一邊畫著術紋,一邊說:「葉哥一定不會有事的,他吉人自有天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