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酒菜過後,李木的臉色通紅,回到自己生活了快二十年的小屋之中,李木看著牆壁之上掛著的海報,不由得搖頭失笑,想當初自己還追過明星呢!

在李木這個房間之中,還有他平常訓練用的畫板。

李木此時的心頭感覺被一股幸福的感覺包圍,他有愛他的父親母親,有關係很好的同學,雖然還缺了一個愛他與他愛的女朋友,但是李木卻感覺非常滿足。

李木細細的看著房間之中的每一個物件,這都是代表著他的回憶,他的童年,甚至是他的青春,全部在這個房間之中隱藏著,李木拉開抽屜,拿出了一本書,這是他愛看的一本懸疑小說,但是這本小說之中卻夾雜著一張照片。

照片上一個女孩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那是李木的初戀,此時儘管已經分離,可是回想起來還是感覺帶著淡淡的溫馨。

李木把照片和書籍放回原來的位置,然後坐在自己的畫板面前,此時的李木顯得格外的安靜。

一隻鉛筆被李木拿在了手中,而後李木緩緩的閉上了眼睛,良久,李木的嘴角露出了一絲釋懷的微笑,手中的鉛筆開始動了起來。

第一幅圖,那是一個手持著大劍,背後背著一個大盾的少年,少年一劍將一個身穿華服的男子劈飛!那是亞瑟……

第二幅圖,那是一個拳頭上帶著拳刃的少年,少年的前方有許多人,在他的正前方的四個人頭頂之上都懸挂著一柄短劍霧影,那是蘭陵王!

第三幅圖,那是一個巨大的建築,只見建築大門的上方寫著四個大字:「黑鐵學院!」

第四幅圖,一個身穿鎧甲的男子身體飄逸,他的手中拿著一柄長槍,那是在一個擂台之上,擂台之上還有三個男子似乎在圍攻著這個手持長槍的男子,而這時候的男子手中的長槍隱約呈現一個龍影將一個身上燃燒著火焰的男子挑飛,那是韓信!

第五幅圖,圖上只有兩個人在一個桃樹下擁吻,那是一男一女,桃花飄落在兩人的身上,那是……靈沫!

第六幅……

第七幅……

第八幅……

一張張黑白色的畫像從李木的鉛筆之下畫了出來,每一幅都是如此的真實,如此的傳神。

不知道什麼時候,在李木的這個小房間之中突然起風了,剛開始還是微風,但是後來風便越來越大,房間之中許多書被吹的獵獵作響。

李木的眼睛緊緊的盯著眼前的畫紙,繼續一筆一筆的描述著一幅幅奇異的圖片。

他的頭髮劇烈的飛舞了起來,整個世界彷彿達到世界末日了一般,大地開始劇烈顫抖了起來,李木房間之中的燈光開始閃爍了起來,房子之中開始向著下方掉下了土灰。

第二十幅,那是一座山峰,山峰的周圍有些九條河流匯聚在山下的一座水潭之中,此時有四人正在躍下水潭,那是斷葬山!

第二十一幅圖李木開始畫,先是一個少年出現在紙上,少年約莫十五六歲,此時正在盤膝坐在地上,第二個人是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他的身邊有一個巨大的方天畫戟,第三個人是一個女子,女子極其美麗,眉宇之間卻盡顯英氣,第四個人是一個少年,少年同樣盤膝坐在地上,一把雪白的長劍在他的懷中。

房間之中的燈光閃爍的更加厲害,房頂之中猛然裂開了一個大縫,大地如同瘋狂的野獸一般在劇烈翻騰,狂風呼嘯,但是這一切似乎都影響不到那個坐在畫板前的少年。

第二十一幅圖畫之上最後一個少年只差一雙眼睛便已經徹底完畢,就在李木伸出自己的手準備畫上去的時候,他的房間門突然被打開,他的父母緊張的看著李木,同時大喊一聲:「不要!」

李木的手停了下來,他抬起頭看向了自己的父母,臉上不由得升起了溫和的笑意,對著父母說道:「爸,媽,我一定會回地球看你們的!」

而後李木再也沒有任何猶豫,直接一雙眼睛出現在少年的臉龐之上,一瞬間少年的眼睛之中直接散發出了金色的光芒,整個世界剎那間靜止了下來。

而後以李木的身體為中心,所有的一切全部開始泯滅了起來,無數的物體化為飛灰,無論他手中的鉛筆也好,畫板也好,他的房間,他的父母,整個世界,全部成為了飛灰,最後李木的身體靜靜的懸浮在虛空之中,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直接化為飛灰消散。 古墓第六層,一片紫色瀰漫之中,四個身影彷彿死去一般在地上枯坐,在四人的不遠處,一株紫色的花朵在隨風搖曳,似乎整個空間之中的紫色全部都是被它散發出的一般。

突然,四人之中的一個年輕人猛然睜開了眼睛,他的眼神之中帶著些許落寞,隨後幽幽的嘆了一口氣。

這人正是李木,他們四人進入第六層的一瞬間便陷入可一場環境之中,其實六層根本沒有李木原本感知的那麼大,整個六層只有方圓十里大小,儘管有紫色的光芒掩蓋,李木還是一眼看到了盡頭。

李木此時的心情有些複雜,剛才他便是差點徹底沉淪在幻境之中,那幻境是如此的美好,可以說把李木心中最渴望的希望給李木還原了出來。

李木在幻境之中甚至有一種想法,那便是徹底留在那個世界,那個世界卻那麼的美好。

可是終究這是幻境,當李木第一口酒喝入口中之時,李木便已經發現了破綻,當時酒到口中,腦海便有一股劍意刺了李木的腦海一下,一個個破碎的畫面便出現在李木的腦海之中。

這一個個畫面被李木畫在了畫板之上,李木的腦海之中記憶重新變得健全了起來,而後這個幻境想要阻擋他,所以他的父母讓他住手,但是畢竟是幻境。

李木站起了身體,打量了一下其他三人,頓時發現三人氣息暫時還算穩定,似乎沒有什麼大礙,還沒有鬆一口氣,只見秦禹的眼皮抖了抖,隨後有些迷茫的睜開。

李木有些詫異,沒想到心思最為單純的秦禹竟然是第一個蘇醒的,實在是出乎李木的意料。

「團長,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怎麼睡著了?」秦禹站起了身體,撓了撓自己的頭問道。

「呃……你是睡著了嗎?沒做夢?」李木有些無語的看向秦禹問道。

「沒有啊,我就安安穩穩的睡了一覺,睡的可香!」秦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笑容憨厚,這還在冒險呢,自己竟然在這麼危險的地方睡著了。

「那好吧……」這難道就是傳說之中的一根筋?

李木走向了前方不遠處的那一株紫色的花朵,紫色的花朵散發著淡淡的光芒,一股幽香從花朵之上傳了過來,讓人不禁升起有些迷醉的感覺。

「這是什麼花你認識嗎?」李木問秦禹,問過之後就有些後悔……

「不認識!」秦禹老老實實的搖頭說道。

李木的手直接抓在上邊,一把把這個紫色的花朵拔了出來,從儲物戒之中拿出了一個白色的玉盒,玉盒通體冰冷,裡邊有一股淡淡的白色霧氣在裡邊飄蕩,而後李木直接把紫色的花朵放入其中。

雖然他不知道這是什麼花,但是花朵裡邊有一股陰冷的氣息他還是可以感覺到的,用這種冰玉製成的玉盒儲存這個紫色的花朵應該是沒有什麼毛病的。

紫色的花朵被李木收進儲物戒之中,整個空間的紫色光芒似乎變淡了許多,秦夢和呂奉幾乎是同時睜開了眼睛,眼睛之中都帶著淡淡的迷茫。

隨後這迷茫便被精光取代,秦夢的眼中猛然散發出白金色的光芒,她龐大的氣勢迅速的涌動了起來,而後便達到巔峰,但是達到巔峰之後竟然再次漲大了一分。

「呼……」一股白色的氣流從秦夢的口中噴了出來,很明顯,秦夢的境界再次突破。

「姐,你突破了?」秦禹有些興奮的跑到秦夢的身邊問道。

「嗯,僥倖進去鉑金四級!」秦夢臉上也露出了笑容說道,他的積累早就圓滿,沒想到被刺激了一下便直接突破。

李木也挺高興,他看了一眼自己腦海之中李白的剩餘的時間,只剩下了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在第六層耽誤了二十幾分鐘,還好!

「現在咱們前往第七層吧,也去見識見識這個法王到底是什麼人物?」李木笑著對三人說道。

「好!」呂奉握住了自己的方天畫戟,猛然從地上抽了出來,扛在了自己的肩膀之上。

第七層,四人歷經磨難,總算費勁的進入第七層,李木倒要看看這個法王到底是什麼鬼,竟然如此難見一面。

第七層剛剛進入,李木便被嚇了一跳,他原本心中想到這個法王存在的第七層會有一些區別,但是沒有想到區別竟然如此之大。

只見在李木的面前,出現了一片金碧輝煌的建築群,彷彿是古代的皇宮一般,方正的建築帶著閃耀的金黃佔地數百平方里,層層疊疊的建築密密麻麻的向著遠方蔓延。

四人來到了這座龐大的建築群的門前,直接金色的牌匾在高大的門戶之上散發著淡淡的金色光芒,牌匾之上出現了三個龍飛鳳舞的大字:「法王宮!」

「呵……這個法王不是想要當皇帝的存在吧?」李木感受著建築的壯麗之美,不由得說道。

「就一個生前不過是尊者的存在,還想要當皇帝?恐怕也只有死過後才能自己感受一下皇帝的感覺,還只能在這地下感受!」秦夢臉上帶著淡淡的不屑的說道。

秦夢說的確實沒錯,在這個世界,如果想要稱王稱帝,那麼他的修為是需要王者的實力,或者更高,要不然其他人一不小心把你給超越了,那多尷尬?

例如大秦帝國的皇帝,那可是最強王者的實力,那可是整個大陸之中最頂尖的實力,大秦帝國如此強盛,除了與大秦鐵騎的強橫有關,最重要的還是大秦皇帝的頂級實力。

法王宮的門口有六個石雕在守護,都是身材高大,身穿鎧甲的戰士,他們目視前方,身上帶著淡淡的威壓,看起來非常威武。

「這些雕像會不會復活?」呂奉瞥了一眼李木問道,你這傢伙不是喜歡猜測嗎?

「我敢打賭,咱們要是見到法王本人,那麼可能就會復活!」李木笑著說道。

「你的意思是現在他不會復活?」呂奉挑了挑眉頭說道。

「應該不會!」李木說道。

「那就好!」呂奉點了點頭,而後手中的方天畫戟猛然揮舞了起來,六道雕像直接被呂奉的方天畫戟砸的粉碎。

「反正要復活,不如現在就毀了!」呂奉面色冷酷的說道。

「乾的漂亮!」李木豎起了大拇指,這麼簡單地道理自己怎麼就沒想起來呢!

六人踏進法王宮之中,裡邊水榭樓閣,風景優美,水池之中竟然還有金魚在其中悠哉悠哉的遊動,時不時濺起了一陣水花。

在四人前方是一條青玉石鋪就的大路,大路足有十米之寬,筆直的蔓延向了遠方,在大路兩旁,有著兩排石雕蔓延向了遠方,每一米便有兩個石雕鎮守,顯得格外肅穆。

「要不要全部摧毀掉?」呂奉問道。

「最快速度摧毀!」李木淡淡的說道。

李木手中的長劍瞬間化為一道犀利的劍光,而後剎那間百米的雕像被李木一劍全部砍成了兩半。

「轟……」

水池之中的金魚猛然濺起了水花,很明顯被如此巨大的動靜嚇了一跳,四人齊齊出手,彷彿拆遷隊一般,原本肅穆威嚴的法王宮頓時一片噪雜,煙塵瀰漫起來。

四人彷彿一個毀滅一切的怪獸一般,速度的向著法王宮的中心接近著,周圍凡是能夠看到的雕像全部被毀滅,很快,四人別到達整個法王宮最高大的的一個建築之中。

「帝王殿!」

李木看著金色建築之上的名字嘴角不由得抽了抽,這傢伙就這麼想到皇帝嗎?李木的意念掃了過去,突然臉色變得極其難看了起來,還隱約帶著不可置信。 三人看著李木臉色難看不由得同樣用意念掃了過去,頓時四人的神色幾乎一樣,秦夢死死的咬了咬自己的銀色牙齒,聲音憤怒的說道:「真是該死!」

「讓他魂飛魄散!」李木眼中帶著怒火,手中的長劍緊緊的握了握,他們走進這個帝王殿之中,目光全部停留在殿上那一口彷彿黃金鑄就一般的棺材上邊,怒火恨不得把這個棺材瞬間粉碎。

只見在這一口黃金棺材的後方,數百個年輕的女子被牢牢的鑲嵌在牆壁之中,她們的身上皆是沒有一縷衣物,容貌多數美貌,可是就是這樣一個個鮮活的美麗女孩,就這般身無寸縷的被鑲嵌在牆壁之中,化為了彷彿壁畫一般的存在。

在李木的意念感知之中,這些女孩全部都是活人,她們的眼睛之中或是痛苦,或是絕望,或是凄涼,或是憤怒,可是偏偏沒有死寂,很明顯,這些女孩是被精心的挑選過,那些眼神之中帶著死寂的女孩都已經被拋棄,只有這種尚且掙扎的女孩被硬生生鑲嵌在牆上。

她們被邪惡的秘法保持著身體永不腐爛,她們永恆的被埋藏在這片地下。

在她們的眼睛之中的神情就可以看出,她們被封在牆壁上的時候,還是活著的,意思便是指她們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鑲嵌在石壁之上無力反抗,被人擺弄成各種姿勢無法動彈,然後便是在這牆壁之上等待著死亡。

這些女子年輕而又美麗,但是就是這樣數百條最鮮活,最美好的生命卻在這裡被硬生生的擺成壁畫被扼殺。

李木殺過不少人,但是見到這樣的一幕,還是感覺怒髮衝冠,他感覺自己從來沒有如此憤怒過,這種人渣,是不應該存在任何地方的!

李木的眼光之中直接爆發出無窮的劍意向著黃金棺材刺了過去,他的腳下猛然出現一道血紅色的光環,光環隨後迅速的向著四面八方擴散了過去,李木的身上猛然出現如同實質一般的血紅色霧氣,那是李木所有的殺意!

「滴滴滴……宿主情緒劇烈波動,殺戮光環(小)暫時升級至中級!」

殺戮光環(中):龐大的殺死毀天滅地,眼前的一切都應該走向毀滅,殺戮光環覆蓋之處,宿主實力提升百分之二十,敵人被壓制實力百分之十!

「轟!」

巨大的黃金色的棺材轟然爆破,一個漆黑的人影猛然從其中升了起來,這個身影枯槁而又瘦小,手中拿著一個漆黑的權杖。

他的身上穿著一件黑色的龍袍,頭上帶著一枚金色的皇冠,身上的升起了一股龐大的氣勢震動著整個地下世界,他的腳下彷彿踩著整個大地,龐大的氣勢猛然將整個法王宮籠罩,氣勢匯聚成海洋,而後掀起一陣滔天巨浪向著李木四人的身影拍了過去。

「何人敢打擾吾的沉睡?」一個蒼老的聲音猛然響起了起來,隨後目光看向了李木四人。

「殺!」秦夢是一個女人,看到這麼多的女孩被這樣折磨,早已經忍受不了,尤其是看到這樣的一個老頭,她的怒火如同火山一般徹底爆發剎那間便高高躍了起來。

「龍翔天宇!」

秦夢憤怒的大喝一聲,她的身體之中散發出強烈的白金色的光芒,她的背後猛然出現一道銀色的神龍,龐大的神龍盤踞在秦夢的身後,秦夢的眼睛僅僅的盯著這個法王,而後身體彷彿融入神龍之中,神龍的眼睛猛然變得明亮了起來。

龍頭看向了這個法王,而後發出了一聲長長的龍吟,巨大的龍身輕輕擺動,龐大的龍威降臨,他的身體化為了一道銀光直接沖向了法王。

「轟……」整個大地距離的顫抖了起來,帝王殿瘋狂的顫抖了起來,神龍的身體猛然衝破的大地,一道龐大的裂縫出現在帝王殿之中。

「轟……」

璀璨的銀色光芒徹底炸裂,整個帝王殿直接被炸的粉碎,銀色的光芒成為了一個光團,帶著狂暴的颶風向著四面八方狂卷了出去,只是這一擊,方圓十里的建築全部倒塌,整個法王宮由原本的威嚴肅穆轉眼間便成為了廢墟。

李木三人的身體都後退了一些,李木的眼睛血紅的看向了另一個空間,然後身體快速的沖了過去,只見那處空間微微蕩漾了起來,原本那個在銀色神龍攻擊下的法老猛然從空間之中走出,他的眼睛呈現一種漆黑的顏色。

法老低頭看向了自己的手掌,只見整個手掌已經變得粉碎,剛才他就是憑藉著這一隻如同黑墨一般的手掌硬生生抵擋住秦夢的攻擊。

「購買:泣血之刃!」

「購買:抵抗之靴!」

「購買:純凈蒼穹!」

「購買:破甲弓!」

「購買:破軍!」

「購買:名刀·司命!」

瞬間六神裝出現在李木的身體職中,李木剎那間便感覺一股龐大的力量瞬間注入自己的身體之中,李木的眼中劍意閃爍,手中的長劍上方一枚青蓮微微散發著光芒。

李木手中的長劍猛然散發出一道金色的劍氣,劍氣瞬間衝破空間,眨眼間便來到了法王的面前,但是金色的劍氣劃過,法王的身體如同一道歡迎直接消散。

「黑暗煉獄!」

一個陰暗蒼老的聲音猛然從倒塌的帝王殿的門口響了起來,只見法王的身體不知道何時已經出現在那裡,而後他手中的黑色權杖猛然舉了起來,龐大的黑暗魔法元素猛然間開始瘋狂的涌動了起來。

一輪黑色的太陽猛然出現在法王的頭頂,黑色的太陽緩緩的升上了天空,黑色的太陽瘋狂的吸收著天地間的龐大的黑暗魔法元素,整個地底世界猛然間變得黑暗了起來,彷彿整個地獄降臨一般,在黑色的太陽照耀之下,大地猛然翻滾了起來。

「吼!」

一聲巨大的咆哮的聲音從地下升了起來,而後整個大地開始沸騰了起來,一處處大地猛然間裂開,一個個黑色的身影從地下爬了出來,那是一具具屍體,他們的手中拿著各式的武器,甚至還有鋤頭之類的存在。

八個黑暗漩渦猛然出現在天地之間,漩渦之中走出了八個身上穿著黑色鎧甲,手中拿著一把巨劍的高大身影。

他們的眼睛燃燒著紅色的火焰,巨大的骨骼從地下爬了起來,各式各樣的骷髏仰天咆哮,整個世界瞬間成為了地獄。

無數道冰冷的目光齊齊的看向了李木四人,八個巨大的劍士瞬間消失,眨眼間便出現在李木的身邊,而後巨劍帶著龐大的劍氣向著李木的身體砍了過來。

巨大的巨龍骨骼咆哮,眼中燃燒著綠色的火焰,口中猛然噴出了一道碧綠的光柱向著秦夢的身體沖了過去。

無數的死人以及各種的骷髏向著呂奉和秦禹的身影沖了過去,轉眼之間所有人都被淹沒在一片亡靈的海洋之中。 李木手中的青蓮劍橫擋,八把黑色重劍幾乎同時砍在了李木的青蓮劍上,李木腳下的大地碎裂,雙腿直接陷入其中,但是李木的長劍隨後反轉,頓時橫掃,砍在了兩名黑色劍士身上。

火花閃過,黑色鎧甲直接碎裂,露出了裡邊空蕩蕩的森白骨骼,哪怕是身穿鎧甲,他們也脫離不了骷髏的本質。

李木的身體平移,躲過了四把重劍,而後迅速反擊,瞬間兩劍在兩個黑暗劍士身上劃過,一個劍士的胳膊直接被李木砍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