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林輕凡一步步朝著劉雲走去,手指連點,虛空顫抖,一枚枚玉簡被打出,沒入虛空,構建出一座大陣。

「你這樣會害死我,求求你不要這樣!」

劉雲在苦苦求饒。

「你的死活與我何干?」林輕凡冷聲回應,收起先前的笑容,換上了一幅冷漠的表情,他盯著劉云:「最好配合我,興許可以保你一命!」

「不……你不能這樣,我是煉丹師,你要是害死我,煉丹師公會是不會放過你的,你將終生被通緝!」劉雲知道林輕凡是鐵了心要對自己動手,而軟辦法對其絲毫不起作用,當即,便也豁出去了,威脅道。

聽到這裡,林輕凡頓了頓腳步,隨即,臉上不由的露出一副好笑的表情,盯著劉雲,冷笑道:「通緝?一個多麼令人懷念的詞啊!」

這時,劉雲怔了一下,臉上閃過一道狐疑之色。

「老子一年前被十八大聖地聯合通緝,一個月前被黑鳳皇族通緝,你特么現在居然還敢威脅老子,再來一個煉丹師公會那又如何?」林輕凡冷喝道。

而面前的劉雲,則徹底傻眼了,軟坐在地上,一動不動,雙目獃滯,感到絕望!

… ?c_t;半年前,他曾經在幻月皇城境內確實聽聞過關於一個叫做林輕凡的少年的傳聞,當時他並未在意,以為只是人族年輕一輩中崛起的一匹黑馬而已。(廣告)

後來,來到大乾皇朝,在趙氏一族的幫助下,佔領了大乾皇室,在統計皇室成員名單時又一次發現那個叫做林輕凡的名字reads;。

由於心中有些印象,因此對林輕凡做了仔細的調查,這才發現一些令人震驚的事迹,不過,知道的卻也不是很多。

只是知道聖天殿對林輕凡進行了通緝,而今,從林輕凡口中得知,不僅僅是聖天殿,就連其他聖地也全部對他進行通緝。

這還不止,現在還又多了一個黑鳳皇族,那可是南域三大超級勢力之力,凌駕於諸聖地之上,曾經可是出現過帝級高手。

「你……你究竟是誰!」劉雲顫聲問道。

此時,劉雲內心真的很凌亂,總感覺眼前這個少年根本就不是一個少年,而是一個活了無數歲月的老怪物,那種睿智,那種沉穩,絕對一個少年所能擁有的。

而且,就他現在的處境來說,就算是一位王者級高手,也不可能逃得過一大皇族的通緝。

可是他呢?

卻依舊活蹦亂跳,這讓人匪夷所思,很不符合常理!

「我是誰並不重要,先擔心擔心你自己的處境吧,我現在只想知道你們魔族究竟是在找尋什麼!」

林輕凡半眯著眼睛,眼眸中閃過一道道寒光,讓得劉雲心中猛地一緊,霎那間,有著一種被野獸盯上的感覺出現。[求書想看的書幾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穩定很多更新還快,全文字的沒有廣告。]

「求求你饒了我吧,我真的不能說,要是說了我就真的會死!」劉雲跪在地上求饒,不斷搖頭,幾乎要崩潰!

「那我留你還有何用?」林輕凡目光一沉,手中長槍抬起,指著劉雲,冷喝道。

「別殺我……別殺我,我可以幫你救回你妹妹!」劉雲臉色發白,連躲閃的勇氣都沒有,嚇的直接閉上雙目,一口氣將話給說完。

就在這時,那刺出的長槍,霎那間在半途中停住,林輕凡眉頭緊鎖,盯著劉雲,冷聲道:「我妹妹?你指的是誰?」

林輕凡故意這般說,倒是想看看,接下來,這劉雲究竟想要幹什麼reads;。

聽到林輕凡的話,劉雲神色微變,感到一陣不安,身體有些顫抖的道:「有一個叫雲夢璃的少女,她是天生劍體,在被我們抓住的時候,曾叫囂說她哥哥會來救她,後來一問,才知道說的是少俠您!」

回想起當時,在聽到雲夢璃叫囂著說他哥哥會來救她的時候,劉雲當時還很是不屑的回應了一句,就算來十個林輕凡也走不進這座天宮。

可是現在,那個曾被他不屑的少年的正站在自己面前,如一座巍峨的大山,散發出的氣息,都壓的他快要喘不過氣來。

聽到劉雲的話,林輕凡收回長槍,微蹙著眉頭,在整理這件事。

從之前應天齊送來的信箋看,那上面留下的確實是小璃的字跡,但是小璃為何送來一封報平安的信呢?

而眼前這個劉雲又是何意?難道說小璃真的有危險?

一想到這裡,林輕凡的情緒便顯得無比擔憂,厲聲道:「小璃現在在何處,是否有危險?」

劉雲心一顫,連忙回應道:「沒……她暫時沒有危險,但是以後就不好說!」

聽到這裡,林輕凡眉頭皺的更緊,有著一種不好的預感出現,心中更加焦急:「將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訴我,要是敢有一句假話,我讓你生不如死!」

蝕骨閃婚:神秘總裁的私寵 聞聽此言,劉雲忍不住的打了一個寒顫,頭皮一陣發麻,顫聲道:「我全都說,全都說!」

半刻中之後,林輕凡波動的情緒漸漸變的平靜下來,但臉上卻依舊掛著一絲擔憂。

從劉雲口中得知,血神殿內自古以來便存有一本天階功法,名為《劍魔錄》,乃是上古時期,魔族一位號稱「劍魔」的絕世強者留下的功法。

據古籍記載,那位劍魔是上古時期一位帝級高手,而他留下的功法,只是為了選徒,作為一個考驗,只有通過的人,才有資格繼承他遺留下來的傳承!

「一位大帝的傳承?」林輕凡自言自語,就算是他,心中也難免有些心動reads;。

如果能獲得大帝的傳承,就等於野雞變鳳凰,鯉魚躍龍門,那可是一場天大的造化。

但是,林輕凡卻又有些擔心,數萬年來,修鍊那本《劍魔錄》的天才不計其數,沒有一萬也有八千,可是卻沒有一個人成功,全部橫死!

「你說,小璃有可能成功嗎?」林輕凡突然問道。

聽到這裡,可讓劉云為難了,這本劍魔錄存在了無數的歲月,根本就沒有人成功,讓他來說,成功的幾率的非常渺茫,也只是報著嘗試一下的態度。

「你妹妹是天生劍體,按道理來說,成功幾率會有的,但是,我也不能保證她會百分百成功。」劉雲小聲說道。

其實,說這話的時候,他也非常緊張,生怕林輕凡會一怒將他給殺了。

沉默了片刻,林輕凡將之前見到應天齊的事情告知,劉雲聽了之後,臉色微微一變,驚愕的道:「他怎麼來了?」

「應天齊的話是真還是假?」林輕凡蹙眉問道。

「應天齊父親名為應蒼海,乃是我血魔宗六大魔將之一,實力非常強大,而且他也是劍道方面的高手,令妹拜入他的門下很正常!」劉雲分析道。

結合劉雲所說,林輕凡心中漸漸有了底,倒也不怎麼擔心小璃,畢竟這對於她來說算是一場天大的造化,而且小璃自己應該也很清楚,所以才會選擇拜入應蒼海門下。

至於她那封信,除了報平安之外,也表明了小璃的決意。

當即,林輕凡也做出了選擇,大手一揮,虛空顫抖,先前刻畫的陣法也隨之啟動,符文漫天,猶如潮水般,瞬間將劉雲給淹沒。

「不……不要殺我,我可以帶你去救你妹妹!」劉雲大吼,眼眸中滿是惶恐與不安,他在做最後的掙扎!

然而,林輕凡卻沒有理會,大手對著虛空一抓,符文燃燒,綻放出璀璨的光芒,一點一點的將劉雲給吞噬。

… ?c_t;「不……不要……」

漫天的符文像是有了生命一般,不斷朝著劉雲涌去,依附在其身體表面,將其完全包裹住,而後漸漸的形成一個光繭,有各種繁瑣的符文組合而成。[全集下載]–

「求求你不要殺我,我願意為奴,『侍』奉您一輩子!」

光繭內傳出劉雲最後掙扎的聲音,聽到這裡,林輕凡臉『色』頓時一凝,起了一聲的『雞』皮疙瘩。

劉雲的生活作風是什麼樣子,林輕凡之前就知道,對於這種有特殊癖好的人,他才不敢留在身邊,光是想想,都感到一種噁心。

這個只是林輕凡個人對其反感,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必殺的理由,從那影奴的記憶中得知,劉雲殘害了不少皇室成員,尤其是那些尚且還年幼的皇子,連他們都不放過,簡直人神共憤!

一股怒火從心底升起,林輕凡眸光一沉,抬起手掌,猛的一握,「爆」的一聲,劉雲的身體直接炸開,化作一團血舞。

「啊……你要是殺了我,血神殿是不會放過你的!」劉雲在大吼,面目猙獰,像是厲鬼般,充滿了怨恨。

修羅女帝:廢材三小姐 「放心,過不了多久,我便自會去血神殿走一趟,我倒要看看,他們能奈我何?」林輕凡冷聲回應道。

對於小璃的事情,他雖然尊重對方的選擇,但心裡始終還是有些放不下,等過段時間,他決定要去北域走一趟,順便去看看小璃。

當然,想要進入血神殿那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得要從長計議!

「你……你不得好死,血神大人一定會將你千刀萬剮,煉成血奴,並把你神魂永鎮九幽,讓你永世不得超生……」

劉雲凄厲的嘶吼著,恨不得要喝林輕凡的血,吃他的『肉』,啃他的骨頭。全集下載

但林輕凡卻無動於衷,神『色』凝聚,十指『交』叉,不斷變幻,打出一道道繁瑣的手印,虛空中頓時變得透亮,那些手印彙集在一起,又形成一套陣法,比起之前那個更為繁瑣。

如果有陣法高手在這裡,一定會大吃一驚,也許看不懂林輕凡刻畫的是什麼陣法,但是可以看得出,這是一套連環陣,陣中生陣,非大師級不可施展。

漸漸的,劉雲的嘶吼聲變的越來越小,渾身的力量像是被『抽』離,最後,他整個人也是徹底昏『迷』了過去reads;。

虛空中,大陣在轉動,流『露』出一種詭異的力量,而劉雲的頭顱則被防止在大陣中心,由大陣供應能力,讓其保持生機。

見到這裡,林輕凡的神『色』也變得有些緊張起來,接下來便是最至關重要的一步,他的神念將會進入到劉雲的識海,找到被設下徑直的那段記憶,然後再提取出來。

這個過程萬分驚險,一旦『弄』不好,林輕凡自己很有可能就此隕落。

諸天里的反派 當然,在做這件事之前,林輕凡還是與小鼎溝通了一下,讓其在關鍵時刻出手護住他,而小鼎倒也很乾脆的答應了,不過卻要了一個天價,五件聖兵!

無奈之下,林輕凡只好答應,但也事先商量好,如果沒有危險,那就用不著出手,酬勞也就不支付。

接下來,林輕凡便盤『腿』坐下,隨即大手一揮,將三十六面小旗擲出,定住周圍虛空,而後,又將青銅古燈召喚出來,放在身體旁。

青銅燈很古樸,一尺來高,燈身上布滿了銅銹,流『露』出一股滄桑的氣息。

人們看到它,第一感覺,並不認為它是一件法器,更像是凡人世界里家家戶戶用的油燈,且用了很多個念頭,達到快要報銷的年齡。

就是這樣一件毫不起眼的青銅燈,裡面用的燈油,卻是聖人的血液。

當然,第一眼肯定是感覺不出來,就好比它現在,很安靜的呆在林輕凡身旁,任何人看了,都會直接忽略。

而且燈芯處燃起的火焰只有黃豆粒般大小,搖曳著,像是快要熄滅的樣子。

待得這一切都準備完畢之後,林輕凡這才心安,心念一動,一縷元神從識海內走出,化作一道白光,直接飛入劉雲眉心。

一片光芒過後,林輕凡很順利的進入劉雲的識海,不得不承認,這傢伙的識海非常龐大,看這規模,已經達到了靈級,而林輕凡,他目前還處在人級巔峰,一直以來,他都沒有足夠的時間來修鍊神識之力。

進入到劉雲識海,林輕凡並未遭受到攻擊,因為外面陣法的緣故,將劉雲的元神給鎮壓,此時正處在昏『迷』的狀態。

正是如此,林輕凡才可以順利進入。

很快,他來到識海深處,那裡出現一座宮殿,而在殿『門』口的廣場上,卻盤坐著一道身影,這道聲音不是別人,正是劉雲。

不過此時劉雲的元神正處在昏『迷』狀態,在他身體周圍出現很多暗紅『色』的符文,而這些符文則化作一條條秩序的神鏈,將其捆縛住。

「應該可以鎮壓的住他!」看了一眼劉雲的元神,林輕凡自語道。

接下來,他便直接朝著宮殿衝去,劉雲的秘密都隱藏在那裡面。

「轟隆隆!」

推開大殿的石『門』,頓時間,一片炫目的光華湧出,光芒萬丈,過了好一會,林輕凡才適應下來,而眼前則呈現出一個五彩斑斕的世界。

「看來,這傢伙的經歷可真不少!」

虛空中,懸浮著一個又一個氣泡,五彩斑斕,而每一個氣泡裡面都記錄了一段記憶,林輕凡隨意看了一眼,頓時皺起了眉頭。

「這老傢伙真噁心,竟然喜歡男童!」

林輕凡關閉這段記憶,進入大殿繼續需找,外圍大多數都是些沒用的記憶,一直都在大殿深處,這才發現這裡居然還有一扇『門』,並且被加上了『門』鎖,且上面存在不少禁制。

「看來就是這個了!」

林輕凡自語,望著面前的大『門』,看著上面那些符號,不經意間,他的神情也是變的凝重起來。

「這裡面究竟是隱藏了什麼秘密,居然被設下如此繁瑣的禁制?」就算是林輕凡,看到眼前那繁瑣的禁制都感到一陣頭疼,不過,他卻沒有放棄,嘴角不禁微微上揚,冷笑道:「哼,就憑這種級別的禁制,可難不住我!」

… ?c_t;花費了近一個時辰的研究,林輕凡終於將石門上的禁制給破解,一連十八重禁制,可是讓林輕凡時刻提心弔膽,像是渡過了漫長的一個世紀。[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

要知道這些禁制的作用就是為了防止有人用搜魂**,一個弄不好,這些禁制就會觸發,到時候,劉雲的整片識海都會爆炸,身在其中的林輕凡自然也會被波及。

不過慶幸的是,這十八道禁制已被成功破解。

「呼!」

望著眼前那閉合的石門,林輕凡吐了一口氣,隨即,神色一凝,雙手用力,直接將石門推開。

門后並沒有什麼特別,是一座很空曠的大殿,一眼望去,在大殿中,只有一個猶如氣泡一般的光團,懸浮在半空中,散發出微弱的光。

「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麼秘密,需要隱藏的如此嚴密!」林輕凡自語道,隨後,大步朝著那光團走去,而這些光團內,存儲的就是每一個人的記憶。

臨近后,林輕凡手指一點,光團急速縮小,化作只有嬰兒拳頭般大小,緩緩落入其手心裡,霎那間,一股信息便是湧入其腦海中。

約莫半刻中之後,林輕凡臉色微變,沉吟了片刻片刻,自語道:「沒想到,血神殿還有一位準帝級的老祖活著。[]」

說起血神殿的那位老祖,就不得不提起數萬年前,發生在中域的一場帝級大戰,起因是什麼,外界無人知曉,只知道當時血神殿那位老祖與人族一位準帝大打出手,在域外進行生死戰,直到血神殿那位老祖當場被斬殺!

這個消息,只是外界得知的消息,實際上,血神殿那位老祖並未死去,當時有一點精血逃脫,回到了血神殿,經過數萬年的修養,如今實力也已經恢復的差不多。

在下界,生靈的壽元極限是一萬零八十一年,也就是一個紀元,除非用特別方式封印己身,讓時間停止,這樣才可以長久存活。

可是,這位血神殿的老祖情況不一樣,他並非用是特殊手段封印到現今,而是施展了一種逆天秘法,相當涅槃重生,花費了數萬年時間才涅槃成功。

施展這種秘法,也是需要極大的魄力,伴隨著相當大的危險reads;。

當然,那位老祖當時也是被逼的走投無路,如果不施展秘法,就會灰飛煙滅,死無葬身之地。

那麼,他們當時究竟是為了什麼而進行生死之戰?

到了他們那個層次,一般來說,都只是點到為止,很少出現真正的生死之戰,因為一個人的死亡,將會影響到一個族群的未來數萬年的氣運。

然後,從記憶中,林輕凡得知了一件隱瞞,這兩人竟然是在爭奪一塊古碑!

究竟是什麼古碑,記憶中沒有詳細講述,估計也是那位下達任務的老祖沒有對下屬細說,對他們也是有所保留,但林輕凡卻隱約間猜到了一些什麼,眼眸中閃過一道精光,充滿好奇。

當年那一戰之後,古碑最終落入人族准帝手中,這是那血神殿的老祖留下的信息。

接下來,劉雲接受到的任務便是來終於,找尋到當年那位人族准帝的後人,然後,再從他們後人身上找尋到那塊古碑。

不得不說,這個劉雲還真是有些能耐,僅僅憑藉一些古籍的記載,還真的愣是被他給找到了當年那位人族強者的一些信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