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死裡逃生,幽青等人都是大快人心,一路上說說笑笑,彷彿忘了那些沉重令人不愉快的事情一樣,唯獨付軍,始終走在人群後方,一直沉默著不言不語。

突然,他走上前,和秦石並排的問道:「石頭,有句話,我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有什麼話付大哥儘管說便是。」

「你剛剛為何要如此執著?以你現在的地位和能力,完全沒有必要為了我們兄弟犯險。」

聞言,幽青等人也都嚴肅不少,一臉好奇的望向秦石。

好像被萬道目光刺穿一樣,讓秦石感到很不舒服,笑了笑:「付大哥這是哪裡的話呢?當初若不是霧盟相助,我現在恐怕早就被創世團殺死了,哪裡又會有我的現在?我可不想做忘恩負義的人。」

付軍幾人都露出感動之色,付軍用力拍了拍秦石的肩膀,然而,他的獨眼又閃過幾分無奈,和黯然:「可是,可是……其實你真的沒必要,我剛剛也說過,你能保我們一時,卻不能保我們一世,現在亂域已經下定決心要我們的命了,他們是不會放過我們的。」

說到這,付軍死死的捏緊拳,眼圈都有些泛起紅色:「說實話,死我不怕,只是我覺得,我對不起我這群兄弟們。」

「大哥,你說什麼呢!」

「就是,當初我們兄弟,不是說好過的,上刀山火海,生死與共。」

幽青、敦煌、沈逢春等人喝道。

然而越是這樣,付軍眼圈越是發紅,秦石想如果不是刻意控制,應該已經哭出聲來了吧。

秦石深吸口氣,沖著付軍一笑:「付軍大哥,你多慮了,我既然將你們救出來,就不會再讓你們被亂域殺死。」

「嗯?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難道你有辦法?」

秦石不曾隱瞞的點了點頭:「嗯其實,我剛剛說,有話要對付軍大哥說,就是為了這件事情。」

「你說!」

付軍眼中閃過精光,或許真如他所言,如果說只是他自己的性命,他真的不在乎,甚至有和亂域拚命一搏的決心,但這不是他自己一條性命的事,而是事關到幽青、沈逢春等霧盟上百名弟子。

先前,是被逼無奈,現在聽聞秦石有辦法,哪怕是一線希望,他也不會放棄掉。

「付軍大哥,你們就沒想過退出亂域?」

「退出亂域?」付軍愣了愣,不由苦笑:「怎麼會沒有想過?不過,雖說天大地大,我們又能逃去哪裡?放眼人界,無非八域,我們就算真的退出亂域,亂域也定會下達通緝,那個時候,不會又哪個域願意收留我們。」

看著付軍落寞的樣子,秦石嘴角一揚:「這點你們不用擔心,我自然會給你找到合適的地方。」

「真的?」付軍猛的一喜。

秦石自信的點點頭:「我說話,說一不二。」

「是哪裡?」付軍激動的問道,他還想不到除了七域,哪裡能逃過亂域的追殺。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聽說過一個地方,叫赤炎帝國?」 「赤炎帝國?」付軍幾人相互對視一眼,顯然對赤炎帝國都是不曾聽聞,一臉迷茫。

秦石並不意外,畢竟付軍等人的出身,也都如亂域其他弟子一樣,非富即貴,而身處於荒靈大陸最貧瘠的北方,赤炎與他們的出身相比,卻只是個芝麻大點的地方。

秦石充滿自信的笑道:「嗯,那裡並不富庶,也不是什麼名貴之地,不過那裡卻很安詳,是一處能夠讓你們棲身,逃過亂域追殺的凈土。」

「哦,世上竟還有這種能避開八域紛爭的世外桃源?」

「其實算不上世外桃源了,那裡只不過是我的家鄉而已。」秦石淺淺的笑了笑。

「你的家鄉?」付軍幾人感到吃驚。

秦石並不隱瞞的點點頭:「嗯,那是我出身的地方,其實赤炎之所以能夠讓你們逃過亂域的追殺,多數也是因為劍宗庇護的原因,本來赤炎所在的百潮之地也是亂域地域,好在我進入劍宗之時,劍宗的風沙長老向我保證過,劍宗會保赤炎平安,不受亂域威脅,我想你們去那裡,應該是在合適不過的。」

聽聞秦石的話,付軍等人都陷入沉默。

見幾人沉默,秦石淡淡道:「當然了,我也知道,像赤炎這種小帝國可能並不被你們看好,讓你們去也著實是有些屈才了,所以還是要你們自己決定。」

「不,不不,秦石老弟你多慮了,像我等這種戴罪之人,天下能有我等一處息身之所,已經是我等莫大的榮幸了,何況秦石老弟幫了我們這麼多,我只是在想我們人數雖然不多,但也有上百人,我們去赤炎,總不能吃你的喝你的吧?」

聞言,秦石露出喜色:「這一點夫君的大哥大可不必擔憂,我雖然不像諸位一樣,出身名貴,不過,幾百人的嘴我還是承擔得起的,而且,我對諸位也是有所求,不滿諸位,如今赤炎,有一宗門,名為秦宗。」

「秦宗?」付軍幾人微微一怔,雖然他們對赤炎並無耳聞,不過秦宗這兩個字,卻是多多少少聽到過些。

「這秦宗我聽過,是近幾年才在北方開始活躍的新起之秀,據傳聞這秦宗的宗主,是一名只有二十齣頭的少年。」幽青身為霧盟的暗部部長,輕輕道說,而言罷后,他望向秦石,突然聯想到什麼的驚呼:「秦石老弟,你不會就是這秦宗的宗主吧?」

秦石並未隱瞞的輕笑點頭。

「天啊,沒想到,你小子竟然還有這麼驚人的身份?」沈逢春驚訝的呼聲,哈哈狂笑:「厲害,厲害!」

秦石將心中的想法道出:「所以我也想諸位能去赤炎,秦宗,幫我一把,如今秦宗已經到了發展瓶頸,在想要發展,就必然會和八域衝突,但以現在秦宗的實力,無論是和八域那一域相比,無疑都是以卵擊石。」

「這不是問題,這樣我所擔憂的事情也就不存在了。」付軍淡淡一笑,旋即眼神中微微的有些黯然,苦嘆道:「呵呵,沒想到啊,最終我竟然反而成為了你的手下。」

「付軍大哥這是哪裡話,你永遠都是我的大哥!」

「行了,我也明白,天塑英才,你的機緣比我多,我會全力輔佐你的,不過,有兩件事,我還是想和你說一下。」

「什麼事付軍大哥儘管說便是。」秦石豪爽的應下。

付軍回身和眾人望去,秦石能從眾人眼中看到相同的擔憂,付軍深吸口氣,道:「第一件事,是我們如何才能離開亂域,亂域是不會輕易放我們離開的。」

「這一點付軍大哥不必顧慮,我既然提議讓你們去赤炎,自然是有辦法將你們送出亂域。」秦石笑了笑。

「嗯,這一點我倒也並未過多擔憂,我擔心的其實是第二件事。」

「什麼事?」

「我們兄弟的家族。」付軍眯起眼,眼神有些戾氣:「如果說,我們只是在亂域被處死,或許亂域不會波及到我們的家族,不過,一旦我們退出亂域,亂域就算不會追殺到赤炎帝國,但是我們兄弟的家族,一定會受到亂域的報復。」

聞言,秦石沉默片刻,這一點確實是,這也是當初他在離開亂域時心中最大的顧慮,而付軍等人又不像是他一樣好運,能夠有劍宗庇護,所以至於說好的解決辦法,一時間他還真的想不出來。

「這一點,我再想想辦法,如果實在不行,不妨付軍大哥你們和家族商談一番,不如搬遷到我百潮地域,我知道,各位的家族或多或少都是皇親國戚,名門望族,有著千百年的歷史,讓你們家族輕易搬遷並不現實,不過,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螻蟻尚且貪生,總好過被亂域滅門的好,對吧。」

付軍等人無奈的相覷一眼,長嘆一聲:「眼下也只有這麼辦了。」

一轉眼,在交談中,秦石和眾人回到劍宗的休息之。

「臭小子,回來了?」

秦石剛進門,一聲玩老不尊的聲音響起,秦石閉著眼睛都能夠猜到,定然是風沙老二無疑。

風沙虛影一晃,老朽的身軀已然出現在秦石背後,一臉嗔怪的眼神瞪向秦石,哼了哼:「小子,是不是又出去惹事去了?」

「我哪有?」

「你還敢說哪有?我剛幫你擦完屁股,你知道不知道?你回來的前一會,我幫你推脫掉了多少個亂域執法閣的長老?」風沙吹鬍子瞪眼,抓起秦石的耳朵吼道:「你啊你啊,要怎麼交代你才能長記性?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秦石連忙睜開風沙,一臉怨氣的瞪了眼風沙:「老傢伙,魔符不想要了是不是?」

「你,你,你…你可氣死我了!」一提到魔符,風沙明顯泄氣不少:「哼,看在魔符的面子上,這一次我就先放過你了。」

秦石靠在牆壁上,黑眸卻是有些厲色:「呵呵,沒想到,我沒去找他們,他們到先找上門來了。」

「風沙前輩,有一件事,我想要求你。」秦石正色不少,衝風沙道。

「別,別求我。」風沙彷彿條件反射似的拒絕。

這不由讓秦石露出窮迫:「我還沒說呢,你要不要拒絕的這麼果斷?」

「你小子單反求我的,就沒有好事,所以還是不說為妙。」風沙揮揮手,一臉的嫌棄。

秦石無奈的搖搖頭,他心想自己的信任度就這麼低嗎?無可奈何,他只好動之以情,誘之以利,對風沙道:「五百張魔符!」

「不幹不幹!」

「一千張魔符!」秦石豪爽的舉起一根手指。

「真的?」風沙明顯動搖,不過馬山他又搖搖頭:「不行不行,你小子求我的事肯定不好辦,我不能這麼快就妥協了。」

「兩千張!」秦石哭笑不得的瑤瑤頭:「這樣總行了吧?」

「三千張,不能少於三千張了!」

「行,別說三千張,四千張總可以了吧?」

「一言為定!」風沙老眼泛起精光的喊聲,旋即生怕秦石反悔似的追上前問道:「說吧,什麼事。」

看著風沙這副小人得志的嘴臉,不由讓秦石額頭閃過黑線:「幫我將我的這群兄弟送去赤炎帝國。」

風沙轉動下老眼,目光落在付軍等人身上。

下意識,付軍幾人感覺到幾分寒顫。

「好恐怖的威壓!」

開始離遠處,付軍等人還尚未察覺到風沙的底蘊,這正面相對,才發現風沙的修為,竟然絲毫不在亂域護法三長老之下。

「天啊,秦石剛剛竟然和這種程度的人討價還價?」一想到秦石和風沙兩人剛剛對話的樣子,眾人嘴角都是不由抽動。

「他們是亂域的弟子?」風沙問道。

秦石沒有隱瞞的點點頭:「嗯,只不過,現在亂域已經沒有他們的容身之所了,亂域要將他們先殺之而後快。」

「是因為你吧?」風沙白了秦石一眼。

「有必要說的這麼直白嗎?」秦石聳了聳肩。

風沙沒有接話,而是沉默片刻,凝眼道:「此事並不好辦,雖然如今劍宗是八域之首,不過,這畢竟是人家亂域內部的事,如果我們過多干涉,很可能會引起戰亂。」

「這我不管,反正四千張魔符答應你了,剩下就是你自己的事了。」秦石詭異一笑。

「你個混小子!」風沙瞪了眼秦石,這才思考了一會,沖付軍幾人道:「你們,一會隨我來吧,我找人用空間陣法將你們送出亂域,至於能不能逃到赤炎,就要看你們自己的造化了。」

「多謝前輩。」付軍幾人連忙答應。

秦石笑了笑,他知道風沙肯定會有辦法,至於說的,能不能逃到赤炎,其實也是風沙替他在考驗付軍等人,這一路上,風沙定會安插人在付軍等人身邊,護佑他們,秦石欣慰而笑。

風沙答應,他回身沖付軍幾人交代。

「付軍大哥,待你們到了赤炎,去找如今赤炎當朝天子麟宇,你們拿著這個,他自然會有所安排。」秦石言罷,將一枚秦宗手令交給付軍。 收下秦宗手令,付軍等人都是感激的望向秦石。

秦石算是在絕望的黑暗裡,給了他們唯一一絲光芒。

秦石笑著拍了拍幾人的肩膀,並未多言。

「走吧。」風沙沖幾人招了招手。

付軍等人這才和秦石告別,跟上風沙。

一直到眾人消失在他的視野里,秦石才鬆了口氣:「總算了卻心中一件大事了。」旋即,他看了看時間,距離符魔大賽還剩下最後三日,他伸了個懶腰,準備先去休息。

然而,突然之間,一抹極強,強大到讓他感覺到窒息的威壓從頭頂閃過,他下意識的一驚,一道鴻音從他耳畔中響起。

「小傢伙,可還記得我是誰么?」

這聲音充滿聖潔,並且空靈婉轉,宛如天籟,讓秦石不用過多回想,便足矣判斷出是出自何人之口。

而面對此人,秦石有些別樣的情緒,努力的深吸口氣,才故作鎮定的道:「晚輩怎會忘記,當初若不是何舒寒前輩出手相助,怕是也沒有今時今日的晚輩。」

這鴻音的主人,正是青雪宗宗主何舒寒。

「哈哈哈,小傢伙人不大,嘴倒是蠻甜的,難怪會騙的我那小徒兒對你如此死心塌地。」

「晚輩對雪心的心天地可鑒,絕無二心。」

「無二心么?那你在赤炎的妻兒,和你懷中的靈器又要作何解釋?」何舒寒的聲音微微冰冷下來。

秦石一驚,暗暗道:「她竟然什麼都知道?」

何舒寒的聲音再次響起,值得一提的是,照比先前卻溫柔很多:「好了,你也不必緊張,我來找你不是為了興師問罪,雪心這孩子生來命苦,如果你們真有緣分的話,我倒也是替她感到開心,我來找你,是為了一事。」

「什麼事?」

「神器寶圖!」何舒寒毫無隱瞞,淡淡的道。

「神器寶圖?」秦石下意識的警惕起來。

「你不用警惕,如果我想要從你身上奪來的話,你剛剛回來的路上,神器寶圖就已經不在你身上了。」

「你跟蹤我?」

「算不上吧,我只是想和你說,這神器寶圖如果不能開啟神器,它只是張尋常寶圖,但有一句話不知道你聽沒聽說過。」

「你是想說,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嗯,就是這個道理,我希望你能保護好這神器寶圖,起碼不要讓它落到溟組手上,不然,將是我人界浩劫!」何舒寒的聲音極為嚴肅。

秦石也是剛毅起來,點頭道:「這是自然。」

何舒寒滿意的笑了笑,又道:「另外,我來找你,還有一點,是雪心的事。」

「雪心?她怎麼了?」

「她怎麼了?」事關沁雪心,秦石變的極為認真。

「她沒事,你放心就好,只是關於雪心身上,我相信你應該也或多或少的知道一些,雖然我現在還不敢肯定,不過溟組絕不會無故放矢,他們如此的針對雪心,定然有他們的原因。」何舒寒輕輕的道,其中並未有身為宗主的威壓,反而給秦石一種,身為母親對晚輩的擔憂。

聞言,秦石也陷入沉思,這一點他也思考了許久,不過卻始終找不到原因,溟組處處針對於他,他知道是因為崩玉和邪魔,不過,在沁雪心身上,他察覺不到半點魔性,只有上次神域之祭之時,體內突然爆發出的詭異力量,然而那力量卻也並非煞氣,這便讓他實在是想不通了。

「我會找到這其中原因的。」秦石決絕的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