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不的不說,十多歲在萬劍宗內,也算是天才人物了。

他們一插入隊伍,不屑的看了程無雙一眼,然後當做什麼也沒發生過,準備進行考核,並且最前方的一人,一雙手緩緩接近程奈雪的香肩。

後面排起幾十個武者見此,臉色動怒,想要辱罵這三人趁考官不注意卡隊,還打算佔美女的便宜,當發現他們是萬劍宗弟子,就硬生生憋住了嘴,默不作聲起來。

見此,程無雙眉毛一皺,臉上冷笑,想不到竟然有人敢卡他的隊列! 傾盡天下:雙笙情緣 還打算動起色來。

程無雙立刻大聲道:「前面三頭豬,給我滾!」程無雙說完,手中提起石劍,一劍刺出,一道劍光閃爍而起!

那最前方動了色心的少年手背上,瞬間多出一道口子,鮮血溢出!

程奈雪和程水月反應過來,立刻轉身,見身後是三個陌生的男子,其中一個男子吃驚的看著自己手背處的劍傷。

程奈雪頓時憤怒,冷著臉,道:「你們三人滾!竟敢卡我無雙哥哥的隊!」

程水月此刻目光冷冽,雙眸中閃爍出一絲殺意,想不到竟然有人敢卡他們的隊列,用時有些同情這三人,覺得每次外出,總有些人會不惦量一下自身的分量,就隨意囂張起來。

那三人互相對視一眼,沒有理會程奈雪的憤怒!那被劍光划傷的少年看著程無雙,譏諷的向著四周喧嚷道:「不要血口噴人,我們三人站在這裡好好的,倒是你,竟敢如此囂張,出劍傷人!」

「哪個地方的報上名來,我可萬劍宗長老之首的兒子,聶廣!」

那少年說完,立即拿出紗布將傷口轉眼包紮,手中握刀,指著程無雙。

「星痕帝國來的!」程無雙淡淡說道。 眾人一聽,不禁唏噓了一聲。

一些人被程無雙那雷厲的一劍震撼,暗嘆程無雙好劍法,並且敬佩他的膽量,居然敢對萬劍宗動手!

現在一聽他居然是星痕帝國的人,不禁為程無雙默哀起來,同時對那兩位絕色美女升起一抹同情之意。

萬劍宗,可是七大宗門之首,最強的宗門,其宗門內的弟子來到幻劍學院修鍊,也是一等一的人物。

同時這些人因為出身大宗門,性格孤傲,品行惡劣,在幻劍學院中,名聲也不怎麼好,不過礙於實力較強,沒多少人敢傳他們的醜惡行徑。

隊伍後方的幾個富貴少年看出這幾人卡隊是假,想要調戲那兩個絕色美女才是真的,一時間很不好看程無雙。

他們認為,星痕帝國來的人,都是一些實力弱小的武者,就算步入虛空境四洞天或者五洞天,其戰力,還不如一位萬劍宗的虛空境三洞天武者。

叫聶廣的少年聞言程無雙來自星痕帝國,旋即放聲大笑,道:「我以為你有何顯赫家世,原來是一個窮帝國來的人!」

「小子,告訴你,今天大爺我心情好,將這兩個極品美女讓給我,下跪磕三個響頭,我對刺傷手背這件事既往不咎!」

「否則,我讓你連考核第一個環節都過不了!」

聶廣目光閃現一抹殺意,在他看來,區區一個星痕帝國的人,不足畏懼。

想到剛才的那道凌厲的劍光,雖然快和准,但是威力,也就那麼一點,不過是虛有其表而已,剛才他之所以詢問眼前少年的來歷,便是因為那道快速的劍光。

假如此人是赤炎帝國或者其他宗門的重要的弟子,他還真有一點顧忌。

現在嘛,就算再這裡殺了此人,聶廣相信,幻劍學院的老師,也不會替著一個窮帝國的少年出頭!

程無雙聽完聶廣的話后,也放聲大笑起來!囂張狂妄的人他見多了,而眼前的聶廣,僅僅是其中一人!

「我覺得你若是從這裡滾出去,我或許還可以留你一命!」

程無雙手中的石劍劍光一亮,已有出劍的趨勢。

聶廣見此,手中的彎月刀器寒光綻放,忽然間那彎曲的刀器筆直起來,形成一把劍。

「既然你找死,我就成全你!」

聶廣心中冷笑,暗中運轉靈力在奇異劍器上,已有一道劍氣纏繞!

兩人,即將交戰!

然而下一刻,一道拳風轟然砸擊而來,拳風引起的滾滾勁浪,讓四周的人暗暗心驚,連忙運轉靈力抵禦,身子不禁後退幾步。

而拳風的目標,則是程無雙和聶廣。

揮發出這道拳風的武者,至少擁有著玄變境第二變,雷劫變的修為!

程無雙現在的實力,即便不動用龍皇寸勁,也擁有五千頭妖虎之力!相當於一個普通的玄變境第一變,地火變的武者!

面對拳風,根本無懼,直接灌入磅礴靈力在石劍之上,施展出《疊浪劍氣斬》第一劍,一浪海潮,揮出巨大的劍氣浪花,擊潰這道拳風。

而聶廣,臉色有了微變,立刻使用一門天階劍技,劍光閃現一道奇異的星辰之光,冷冽宛若月光的劍氣綻放而出,擊潰拳風,不過因為力量過於弱,被拳風潰散的餘力給擊退了十多步,才穩住腳!

「哼,兩個小東西實力還湊合,居然能接下我的一道拳風!」

這時,一個道袍老者來此,雙手背後,髮絲蒼白,長須白眉,目光有些嚴厲的看了一眼鬧事的聶廣和程無雙。

最後走向考核的地點,對著年輕考官道:「你下去吧,接下來這裡交給我了,我要親自來考核這些人!」

那年輕考官見此,恭敬道:「那我就先告辭,準備第二輪考核了!」

說完,年輕考高凌空一躍,虛空踏步離開。

「好了,剛才鬧事的兩人,你們先來!」

老者眯起眼睛,指了指程無雙和聶廣。

聶廣聽后,有些惱怒的看了程無雙一眼,靈力傳音道:「小子,算你走運,若不是這老頭,恐怕你早已橫死當場!」

隨後他走向前,率先向著老者道:「考官,我先來!」

「很好,勇氣可嘉,不管你使用什麼武學或者其他手段,只要再接住我的一道拳風,就算過了第一輪!」

「準備好沒,需不需要調氣養神,恢復一下狀態!」

道袍老者目光中揮了揮衣袖,厲聲說道。

剛才他見這少年聶廣使用的劍法,出自萬劍宗,劍法凌厲,算得上優秀,而且能夠在如此短時間內,施展出一門下品的天階劍法,也算是天才人物,看他的修為,不過也就虛空境六洞天。

要知道,能夠抵擋住他一層力量所施展的拳風之力,那麼此人靈力與肉體迸發的力量,至少也有一千五百頭妖虎之力。

心中忽然覺得眼前的聶廣很不錯。

因為得知程無雙出自星痕帝國,所以道袍老者倒沒怎麼留心,在程無雙破碎拳風的那一刻沒去關注,而其他的青年武者也因為慌忙抵禦拳風帶來的餘波,沒有看清程無雙何時出劍。

現在道袍老者見程無雙完好無損的站立著,那深邃的眼眸中流露出一抹詫異的目光。

「我不需要準備,直接開始吧!」

聶廣冷眼看了程無雙一眼,靈力傳音道:「你若是有機會進入第二環節的考核,就等死吧!」

程無雙聞言,咧嘴一笑,不在理會聶廣。

「報上名字!」道袍老者道。

「晚輩聶廣!」捏光作揖行禮一番。

「那麼就開始了!接我這兩層力量的拳風!」

道袍老者說完,整個人氣勢一陣攀升,他的長長眉毛,輕微抖動起來,對著聶廣緩緩緩緩伸掌,猛然握拳!

霎時間,一陣狂風爆裂,一道拳影凌空轟擊而出!

聶廣目光精芒一閃,劍上寒光流轉,劍上詭異的星辰光芒一現,連續揮出三道月光劍氣,轟擊在那拳影之上!

老者嘴角一列,心道:我這二層力量,可不比剛才的一層力量!

轉瞬之間,劍氣被破!

聶廣大驚,連忙再次御劍,十分踉蹌的揮出一招萬劍宗出名的劍技《劍影歸一》!

只見聶廣劍器之上,綻放出無數白色劍氣虛影,隨後那些虛影隨著一劍刺出,合於劍鋒之上,抵禦這道拳風。

這個悍夫該休了 嗡!

劇烈的劍鳴聲響起!拳風被破!

聶廣臉色有些蒼白,有驚無險的通過了這一環節的考核。

「不錯,反應靈敏,算通過了,下去吧!」道袍老者道。

「你自求多福吧!」聶廣退場,戲謔了看了程無雙一眼,他可不認為一個星痕帝國的人,能夠抵禦道袍老者的那一道拳風。

「一會睜大你的狗眼好好看清楚!「

程無雙目光冷冽,走上前,對著道袍老者行了一下禮。

「叫什麼名字?」道袍老者問道,他有些好奇眼前的少年是如何破開他的拳風。

「晚輩程無雙!可以開始了!」 「程無雙……」

道袍老者嘴角輕聲念著這三個字,想到此子出身星痕帝國那種破敗的地方,不過,聽這名字怎麼有點熟悉。

「等等,這人不會是王雨芝那丫頭提起的那煉丹少年天才吧?」

忖思幾息,他忽然想到王雨芝從無盡森林回來時,帶著一顆七階的帝品解毒丹藥,當時學院內的一群老煉丹師紛紛搶著觀摩七階帝品丹藥的神韻,造成的轟動還不小。

最後他私下找王雨芝交流片刻,才問出這丹藥出自一個少年人的手中,據了解,此少年除了煉丹妖孽之外,還劍法了得,並且有意加入幻劍學院。

「若真是此子,那我可不能用兩層力量了!」

道袍老者眼睛微微一眯起。

幻劍學院新生考核第一環節,按照慣例,考官施展的攻擊所發出的力量,是不能超過考核新生的修鍊境界,不過這道袍老者身份有點特殊,所以也就可以隨意一點。

道袍老者一層力量發出的拳風,其實已有普通虛空境九洞天的實力,二層揮發而出的拳風,已接近普通玄變境第一變,地火變的修為!

能夠在虛空境界內抵禦他二層力量的拳風,都算得上天資優異。

現在,他對程無雙,可不會再次施展二層力量!

「前輩,你快出拳吧!」

程無雙淡淡一笑,早已暗中在石劍內注入了磅礴的靈力。

「小子,你可要盡全力了,不然,就會弄斷幾根肋骨,甚至斃命!」

道袍深邃的眸孔中陡然間閃爍出一道光點。

他身子雖然枯瘦,但氣勢內斂,渾身神韻十足。腳步微微邁出半步,右手收勢,弓腰伸掌。

此刻,一陣狂風不知從何處颳起,讓一號考核地區的竹子發出刷刷的聲響。

後方排隊的武者,都紛紛從隊列中微微挪步走出,見那老者綻放的凌厲氣勢,目光驚駭。

「少爺,你說,這程無雙能不能抵擋過這道攻擊?」

在隊列後方,一對主僕交談道。主子身子瘦削,劍眉星目,膚色麥黃,俊冷的臉頰上,露出輕蔑的神情,一身黑色的華貴袍子,讓他的身法顯得高貴。

他目光中,血煞之氣及其濃郁,看其年齡,是個二十不到的少年。

他身邊的僕人則是八尺高的大塊頭,長得獃頭獃腦,背後一把巨大的斧頭,從相貌看年紀的話,估計也就二十左右。

「這對他來說輕而易舉!」

黑袍少年冷聲說道,目光看向程無雙的石劍,眼眸的神光閃爍不定,不知在想些什麼?

程無雙此刻見老者出拳時的蓄力,不禁眉頭一皺。

剛才道袍老者對聶廣的一拳,可謂是隨意而發,估計力道也就一兩層。

而眼前這番架勢,都蓄力的足足十多息時間,讓程無雙內心有些無語,這是要用幾成力道?

「程無雙,接招吧!」

道袍老者輕喝一聲,伸展而出的右掌旋即握拳,剛才散發的凌厲氣勢,在握拳的一瞬間,忽然收斂於一拳之內,這般手段,讓人有些驚駭。

一道巨大的拳頭虛影凝現,奇異的是,這道拳頭虛影沒有迅猛攻擊程無雙,而是被道袍老者忽然出擊的左手一爪,停歇在空中。

道袍老者的左手五指按照一定的節拍,不停的兩指相扣,締結著一道奇異的法印。

程無雙見此,眼神一凝!心道:這老傢伙居然在締結法相獸印!

法相獸印,不屬於武學的範疇,而是一種精神力掌控的手段,以藉助精神力,來模擬一些野獸的形態,締結為精神印記,從而來改變一些力量的外在形態!

比如現在!

程無雙見那巨拳虛影已發生了一些變化,成了一隻巨大的鷹妖!

「小子,看我的拳影化鷹!」

道袍老者右拳一松,那天空蓄勢已久的鷹妖就騰飛而起,巨大鷹鳴之聲,發出一道刺耳的音波!

在天空徐徐盤旋一周之後,忽的縱身一落,向著程無雙襲擊而來!

這時後方的黑袍少年見此,道:「想不到凌一塵這個老東西,十年不見,精神力居然可以做到【凝形】的地步。」

「嘿嘿,【凝形】又如何?依然不是少爺你的對手!只要少爺願意,這幻劍學院中哪一個是你的對手,就算那學院的院長,也不行!」

大塊頭僕人恭維的傻笑道,他看向前方的道袍老者,覺得這拳影凝聚的鷹不過如此,若是願意,他可以赤手捏爆這拳影!

不遠處已考核完畢的聶廣,見到道袍老者這一道拳風時,臉色一喜,他剛才接過道袍老者的一道拳風,若是施展第二劍的速度慢上半息時間,估計就被拳風擊飛,當場出醜!

眼前的這道化鷹的拳風,可是比剛才那一道更加可怕,若是讓他來抵禦,就算施展出萬劍宗的絕學《萬劍滅魂真決》,都難以擊潰拳風的威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