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沈羲默然半晌,說道:「可若是這樣,他們為什麼要衝王府下手?」 針對安親王府的那伙人明顯與他們之間有些私仇,不然不會獨獨行事如斯。

可安親王府與燕王府卻沒有關係,對方沖燕王府下手的目的是什麼?

而且安親王是大秦的人,燕王則是大周的人。

就算他們與燕王府有私仇,為什麼之前許多年未曾行動?而且是偏偏在幾個月前才預謀?

重生種田生活 蕭淮卻沒有說話,並且神色有些異樣的深凝。

直到過了許久他才道:「回頭我去尋尋賀蘭諄。」

他去尋賀蘭諄做什麼,沈羲不知道,但她回府的時候他居然也進了府,去了尋沈若浦。

寶墨齋里只有他們二人,他問沈若浦:「我記得那日祖父推測過,殺手們目的是沖著賀蘭諄與霍究而來?不知道是否還有些什麼別的根據?」

沈若浦也沒有料到他還會記得這茬,想了想便就說道:「老夫在刑部呆了多年,見過不少案例。

「我只是覺得,王爺英武不亞當年,如果說對方真是抱著必殺之心而來,應該早對王府做過勘察,不會挑在屯營里這種地方下手。

「他們雖然來勢洶洶,但是得手並且全身而退的機會根本沒有,那麼為什麼他們要來送死?

「王爺這邊根本沒有一點關於有人盯過梢的線索,反倒是霍究這邊被人盯了數月之久。

「而這數月之間,他出入碼頭卻又未曾遭遇過什麼。

「所以老夫就有了個大膽猜測,會不會對方針對的是他們兩個,又或者說,重中之重在於賀蘭諄?

「至於刺殺王爺,或許不過是他們為了掩蓋動機?」

蕭淮凝眉深思。

沈若浦負手立在窗前,又深深道:「但我卻也想不到對方何以要針對賀蘭,或許,世子可以去問問他,看看他是否有線索。」

蕭淮點點頭,寒暄了兩句后隨即離開。

回到王府,賀蘭諄卻不在,去承運殿轉了轉,燕王正在聽霍究稟報審訊進展。

這麼大的事情,對外可以平淡,對內卻無論如何不能放鬆。

蕭淮在廊下望見夕陽漸落,晚霞燒旺了天邊,最後留了張紙條在玉闌殿案几上,便就又回了別院。

沈羲卻在桃花漸盛的庭院里收到了鐵鷹宗一夜之間消聲匿跡的消息。

「不知撤去了哪裡,原來的據點完全空了,而且就這幾日的事。

「此外,我還聽到件事情,不過不知道真假。」

戚九摸了摸鼻子:「這幾日我在外頭溜達的時候,聽說一個多月前凌雲閣的人頻頻往西南方向去。」

「凌雲閣?」

沈羲在桃英下回頭。凌雲閣專職捉拿赫連貴族後人,她這意思是西南方向發現了目標??

「怎麼這一個多月也沒有動靜傳出來?」她凝眉。

「他們行事怎麼可能會有風聲傳出?再說親軍衛又執掌在鄭太後手上,除非拿到人了,哪裡會泄露消息給旁人?」

戚九說著,神色也略有些不安。

如果西南方向真有赫連後人,那她們要不要去救?

「那你又是怎麼知道的?」沈羲問。

「有江湖朋友從雲南過來,看到了!」她說道。

既是親眼所見,那就沒假了。

數據生物觀察日記 沈羲垂頭想了想,冷靜地道:「也不一定就是真的。但這事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你即刻抽兩個侍衛去西南方查查,如果是有這麼回事,讓他們在保證自身安全的情況下無論如何救出人來。

「如果是假的,也即刻以最快的速度把消息傳回來!」

韓頓正打算拿她的把柄,很難說這不是個圈套。

不過仍不可大意,萬一是真的又發現了有人呢?

沈羲只覺最近事情多到離奇。

鐵鷹宗的神秘,碼頭上與屯營里的殺手,五十一年前的命案,凌雲閣的動向,韓頓想要取燕王府而代之的野心……

似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但隱隱約約之間,她又覺得有什麼東西正在隨著潮湧將要浮出水面。

而被這些紛擾相纏之時,她卻乍然又收到了個振奮人心的消息——穆氏忽然遞了消息出來要約她見面!

……

距離上次在沈府的事情已經過去十來日,韓頓對於沈羲再也無法忽視。

但還未等他來得及籌劃,陡然間就出了燕王府三雄遇襲之事。

緘默之餘,他心裡也並不輕鬆。

以至於參梁修的事他也暫且放緩。

梁修與他同樣都嫌疑不輕,這情況與上回在翠湖類似。

上次的事他總疑心是穆氏,但又至今沒拿到她證據,也想象不出她何以要這般對付自己,因此也未曾浪費時間。

這次卻又不知是誰?

刑部與大理寺關於此事的卷宗他也看過,也不由暗暗驚訝對方竟有這樣大的手筆。

碼頭三十六人,屯營里三十六人,隨便一出就是七十二人的數量,關鍵是形勢不對他又能毫不猶豫地滅口!

可見,除去這七十二人之外,此人必然還有留存實力。

這人數上固然令人咂舌,但更讓人不解的是,京師有人豢養著這麼多死士,他這個首輔居然全無察覺——

不不,不光是他,且連燕王都未有察覺。此人心機深沉的程度,不免就讓人背脊冒汗了。

於是,數來數去,整個大周除去蕭家韓家,還有誰可能擁有這樣的實力呢?

他便就找了個機會去拜訪畢太傅。

哪知道走到內庭,敞軒里畢太傅卻與燕王正在下棋,二人一文一武,一儒雅一英武,談笑之間散漫卻悠然,——看來,燕王也與他有著一樣的想法。

他之前升起的那點疑慮忽然又散得一乾二淨。

既是燕王坐在這裡吃茶下棋,那就不應該是畢太傅了。

首先畢太傅一介書生,年過花甲又無兒女,他沒有理由也沒有動機去養這麼多死士。

再說如果燕王也懷疑到畢太傅,一貫養尊處優的畢太傅真能夠做到不留半點把柄嗎?

與其說懷疑殺手背後的人是他,那他還不如懷疑是乾清宮……

可是想起小皇帝那時而流露出來的主見,釋然過後他又重新燃起急迫。

不管這是不是乾清宮布下的行動,他也不能再等了!

尤其是韓家接連出了這麼多事情之後。

「老爺,太太著人來回說錢夫人不日將要回京,這幾日下晌就留在錢夫人那邊了。」

長隨進來道。 一秒記住【67♂書÷吧.】,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韓頓皺了皺眉頭,想到穆氏,他心裡又泛起了疑光。

他自認給了她名份地位,也讓她生下了他的一雙兒女,只要她安安份份當好她的韓夫人,他並不曾欠她什麼。

但他又總覺得她安靜得過份,畢竟是打小就認識的,她從前的性子他也知道。

他能肯定她已經知道了他和鄭繡的事,那麼她這麼安份又算是怎麼回事?

他認為,她至少應該在他面前哭一哭,才叫做正常。

當然他並不是期待她哭鬧,而是他近來愈來愈發現,穆氏或許不像她看上去的那麼好控制。

比如說上次在沈家,她一個能把偌大個內宅管得妥妥貼貼的首輔夫人,居然會任由沈羲把事情鬧得那樣大?

「我知道了。」他說道。

京師一面因著燕王府的事遍布猜疑,一面也在按著它原有的軌跡行進。

史蓁闖了禍回來,一連幾日也未見有什麼禍事,心也漸漸安定。

但心靜之餘又未免擔心起自己的未來,她與韓家這麼一鬧,來日若嫁過去,定然是不會有好日子過了。而這婚又不能退,又如何是好?

史棣在這件事上也對韓頓頗有微詞,他雖是佔了韓凝的便宜,但卻不是他想占的,他這也是中了燕王的招。

但韓頓卻把罪責全怪在他頭上,之前他倒也認了,可如今事情到了這步,他們再想拿他和史蓁出氣,這未免就太過份了些!

畢竟他也是畢太傅的門生,是看在恩師的面上才對他俯首貼耳的!

很是鬱悶了幾日,這日忽然就被畢太傅傳到了府里,耳提面命了幾句。

「還是要顧全大局,一切以皇上與朝堂為重。」

畢太傅一面捉著棋子一面這麼說。

史棣不敢不聽,因此這日也就硬著頭皮上朝去了。

自然收穫不少冷嘲熱諷,以及故意打趣的,他心裡窩火,進了公事房,到底還是砸了兩隻杯子。

不過因著燕王府這事,大夥總算沒怎麼糾纏,才又令他鬆了口氣。

韓頓不見到史棣也就罷,見到之後總沒有好臉色。

韓家眾人也是沒臉出門交際。

想想半年前韓家還繁榮興旺,讓人仰望不已,短短几個月,尊嚴顏面幾次三番地掉盡。

如今更是連當初令人談之起敬的韓凝都墜入了塵埃,懊惱之餘,未免也讓人心灰意冷。

韓凝在床上躺了幾日,幾日里都未曾開口說過一句話,安氏他們每日只來看看,除去一些不痛不癢的勸慰,並不能給予更多。

只有韓敏每日寸步不離地守著她,不曾多說一個字,卻也不曾少給她一眼的關注。

離她出府的時間越近,她也就越發珍惜這段時光。

穆氏極盡長嫂之責,日日早飯後都要來走一轉,即便是韓凝對她絕無好顏色,她也安之若素。

「把我房裡那兩盒點心帶上,備車,去別院。」

自韓凝房裡出來,她便吩咐身邊人。

錢夫人還在京師,姐妹倆感情甚篤,她每日再忙,都總要抽空帶著女兒往那裡坐坐。

到達別院的時候錢夫人正好與長子錢灝在天井裡散步,看到穆氏母女到來,錢灝立時眉眼笑開,自如地走過來牽韓卿卿的手。

韓卿卿也很大方,打過招呼,便就在姨母的示意下與錢灝一路說笑一路走開玩兒去了。

「真是兩小無猜。」穆氏感慨。

錢夫人卻望著她:「你跟紹逸也是少時朋友。」

穆氏臉色微變,看著姐姐的目光晦澀起來。

錢夫人沒再往下說。與她走到桃花樹下坐定,才又望起妹妹來:「你真是這麼打算的?」

「自然是。」穆氏篤定地:「姐姐可莫告訴我,你看不上蘭姐兒。」

「怎麼會?」錢夫人皺著眉頭,「你這丫頭,拋去別的都不談,只要是你的女兒,只要是你有這個意思,我又豈有不答應的?

「我只是怕紹逸他——」

「他那裡我自有主張。」穆氏神色微黯,手指甲摳著桌面上的落花,說道:「無論如何蘭姐兒都不能再留在韓家。

「她哪怕是流落到民間成為普通農婦,都好過留在那裡!……韓家太髒了。」

她下意識地搖搖頭。

韓凝這事一出,錢夫人自然也了解得很清楚了。

別的不說,只說但凡是個品行正常些的人家,怎麼可能會上至老太太,下至未出閣的小姐,接二連三地傳出這些不好聽的傳聞來呢?

這樣的人家,也確實是不可靠的。

「你若是捨得,我自然是歡喜的。但你總歸與紹逸是夫妻,你這麼樣,是打算怎麼著呢?」

作為姐姐,她這樣勸道。

妹妹妹夫之間發生了什麼事她不知內情,縱然是再要好的親姐妹,她不說,她也沒有一味打聽的道理。

何況韓頓婚後對穆家始終淡淡,作為穆氏娘家人,她也是略有成見的,所以這次才會提出住在外頭,不入韓家。

而穆氏只提出要把韓卿卿許給錢灝,並且讓她以串親戚的名議帶去西川住著,她總覺得不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