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此刻,陸鳴遠已經舉起了屠刀,數百冰魔隊伍頃刻之間人仰馬翻,血液如同噴泉,濺起了七八米高。 可惡!雪語雖然對這些冰魔不屑一顧,可進進攻試探帕羅魔國,可是奇摩國主冰珠大人交給她的任務。

她雪語一輩子瀟洒不羈,敢愛敢恨,根本不是屈服於人下,甘願受人驅使的走狗奴僕,聽從冰珠的命令,只是因為她做人做事,自有一套法度。

那就是有恩必償,有怨必報!

五六年前,她招惹到了一群高手圍攻,重傷之際,是冰珠出手救下了她,所以,她立下六年之約,要報冰珠的恩情。

農門小仙女 到現在,還有一個月的時間。

這六年當中,什麼地位權力,她根本不在意,她只是聽從冰珠的命令,無論好壞,六年時間一過,她雪語還是從前的雪語,不會有任何改變。

或者說,這個世界,她碰不到任何一個,值得她為之改變的人。

冰珠不行,任何人,都不行。

雪語出手了,同她妖嬈魅惑的身材和樣貌成反比的是她分外凌厲的攻擊,亂軍當中,陸鳴遠一眼就看到雪語的與眾不同。

這個女魔,好似不是寒冰魔域當中的人物。

寒冰魔域當中只分為兩種人,一種是男的,一種是女的,都是冰魔,能力差不多相同,不同的,只是人性和實力上的區分,至於面貌,男的大多不醜,女的只要不胖,也都可以稱的上是美女。

可正是因為這樣,才沒有意思~沒有意思到陸鳴遠提不起一絲興緻,可眼前這個女魔不一樣,火紅色的裙袍,隨風翻卷,好似天邊橫貫長空的火燒雲,真美!

還有那容顏,不同於一般的冰魔,那麼有靈性,那雙眸子,沉靜的好似深淵一般,這是一個尤物,是一個有著有趣靈魂的尤物。

眼看她飛撲過來,陸鳴遠閃身飛起,同時長刀慣出,帶走七八個冰魔的性命,雪語小巧精緻的朱唇一抿,漂亮的眉頭一皺,加快速度向陸鳴遠衝去。

可陸鳴遠實力現如今是何等的強大,幾個閃身,雪語連陸鳴遠戰袍尾巴都沒摸到,而陸鳴遠手起刀落下,幾百個冰魔便倒在了地上。

你!雪語氣的鼓起了腮幫子,從小到大,就上次生死關頭的無力感,也就是這次了,這人是誰!?

怎麼會如此強大!?

哎~~沒辦法了,對方太強了,看來這次的任務算是失敗了,好氣啊!雪語氣的都快要放棄了,陸鳴遠好似心有感應一般,停下來轉身向雪語一笑。

可惡!你笑什麼!?

姑娘好身手。

你!你竟然敢嘲笑我!雪語氣的又追了上去,雙手揮舞,攻擊如同流星墜地一般朝陸鳴遠籠罩過去,可這些攻擊竟然全部粉碎了,在陸鳴遠身前半米處,無一例外化成了齏粉。

這怎麼可能!? 新婚不歡愉 難道他是八星魔皇,甚至更高~~

陸鳴遠現在的實力已經不能以尋常的等級劃分來度量,但在他想來,應該是不低於八星魔皇的。

好,既然如此,我就放手一搏,試試你的實力。雪語閉目,身上的赤色裙袍開始化為透明的冰色,包括頭髮,膚色,一時間,近乎透明。

寒霜在周圍幾百米處升起,漸漸的,範圍越來越廣,整個範圍之內,一股可怕的寒冰之氣在極速的升騰而起,很快的,一股,兩股,三股,十股,很快就成千上萬,數萬,數十萬股。

好強啊~陸鳴遠點頭稱讚,七星魔皇的實力果然不是一般魔將可比,對寒冰法則已經掌握到了一種境界,身化寒冰,調動天地威能,只是七星,就已然可以媲美融天境了。

可惜,我感悟的,可比你多多了。陸鳴遠向前踏了一步,一時間,整個寒冰肆虐的範圍內,出現了一股龐大的炎火氣息,再踏出一步,炎火氣息越來越強,圍繞在陸鳴遠周身,如同火龍一般。

這火龍從陸鳴遠體內中出,緊接著,陸鳴遠踏出第三步,全身都化作了火焰,一股純潔浩大的本源氣息瞬間就充斥了雪語構造的領域範圍。

怎麼可能!?你是炎魔!?

炎魔?像我這麼帥的男人,怎麼會是炎魔?

陸鳴遠大手一揮,周身的火焰將寒冰一一炸裂,再踏步,整個人又揮發出溫潤如玉的水屬性氣息,這股氣息當中還流露出純凈的寒冰屬性,和雪語幾乎相同,因此,再雪語的領悟崩潰的同時,陸鳴遠操控下,一個幾乎一模一樣的領域便搭建起來了。

方圓幾百米,陸鳴遠成為了主宰。

領域之外,剩餘的兩千多名冰魔傻傻的看著這一幕,陸鳴遠的強大他們都見識到了,簡直是殺人惡魔,現在,只能奢求雪語大人了。

畢竟,她可是七星魔皇啊。

你要做什麼!?領域當中,雪語有些不安的問道。

欣賞一個男人是一回事,親密接觸又是另外一回事,關鍵是,自己現在就像是被捆住手腳的綿陽,陸鳴遠要是想做什麼,她恐怕是不能反抗的。

想到這裡,雪語的心臟嘭嘭跳動,往日,她最喜歡用她的魅力,讓那些虛偽的男性冰魔現出本來面目。

可面前這個強大到可怕的男人,卻是一點都不掩飾他赤果果的慾望,他會不會~先~然後~~

你怕我做什麼~

我哪裡怕你~你想怎樣!?

明知故問,你是個聰明的女人,應該知道,魔族對待女俘虜,會採用哪種處理辦法。

你~!雪語氣的皺起了眉頭,難道你~

陸鳴遠直接打斷道,你當然也不例外。說著陸鳴遠一揮手,四周風景大變,卻是用五行之力營造出來一個真實的景象,有花有樹,有房屋有流水。

這地方真好,幽靜美麗,而且你那些屬下又看不到,不如你便在此地服侍一下本皇如何?陸鳴遠邪魅一笑,直接一步跨出,伸手將雪語攬在了懷中。

果然很香。

你!雪語平日里只是隨心所欲,行事有些大膽,可跟放蕩沾不上一點關係,還有,整個魔域就沒有她看上的人,所以,到現在為止,她還是處子之身,難道,今天真的要……

你真的要在這裡~雪語還想要拖延時間。

可陸鳴遠哪裡管這些,直接上下其手,動作越來越放肆,一雙手緩慢而有力的攀上雪語的胸脯,感受著那團柔軟在手中變形,陸鳴遠揚起一絲得意的笑。

你~不要~雪語的心越來越慌亂,不知所措,但心底里卻明白一點,她陸雪雖然行事大膽,雖然要報冰珠的恩情,可她絕對不允許自己成為男人發洩慾望的工具。

不論是誰! 你~不要~雪語的心越來越慌亂,不知所措,但心底里卻明白一點,她陸雪雖然行事大膽,雖然要報冰珠的恩情,可她絕對不允許自己成為男人發洩慾望的工具。

不論是誰!?想到這裡,雪語打算要狠狠的推開陸鳴遠,可就在這時,陸鳴遠突然放開了雪語,不僅如此,還退後了兩步,這突然的舉動,讓雪語甚至有了一瞬間的空虛。

你~雪語心提起來又放了下去,一時間空蕩蕩的,擔心又害怕。

我怎麼,你想要我怎麼樣~

不是!我~你~

呵呵~~陸鳴遠將手指頭放到鼻尖,輕輕的嗅了嗅,嘴角掀起一起壞笑,味道不錯。

手感也不錯。

你!聽到陸鳴遠如此露骨的話,想到剛才陸鳴遠雙手在自己胸前的撫摸,雪語的臉突然變得通紅通紅,熱的發燙。

好了。陸鳴遠突然冷靜道,今天到此結束,我叫科斯,以後有事情你可以過來找我,不論什麼時候,什麼地點,什麼事情。

畢竟你剛才讓本皇過足了手癮。

別說了!雪語突然反應過來,科斯,你是帕羅魔國的二王子!?

準確的說,本皇現在已經是帕羅魔國的國主了。

國主~雪語突然心頭一顫,雖然她對俗世間的權力等等不屑一顧,但也是知道,一個國主手上的權力有多大,可以說,翻手為雲,覆手為雨,而帕羅魔國,可是比奇摩王國強大了一倍還多的魔國,也就是說,眼前這個男人,不光實力恐怖,手上的權力,也比冰珠要大很多很多。

搖了搖頭,雪語皺眉暗道,我怎麼想到了這裡,我只是輸給他,不代表我~

等等,他這次放過我,那不就意味著我欠他一條命,這樣~~唔~~真是~~難道我又要過六年的報恩生活嗎?

真是~~

你想什麼呢!?

啊~我,那個~對了,這次攻擊不是我們國主的意思。

哦~那是~

是羅薩王國的意思,你也知道,羅薩王國的強大。

我知道,你們奇摩王國一向飽受羅薩王國的欺負,現在,卻同他們狼狽為奸,真是有意思啊。

不是~冰珠大人說!

說什麼,說是羅薩王國逼她這麼做的?

也對,這其中恐怕也應該有逼迫的成分,但是,天下熙熙攘攘,皆是利來利往,要是羅薩王國不許諾給你們奇摩王國好處,你那冰珠國主,會主動找不自在。

這~

行了,你可以回去了,還有,幫本皇給你那冰珠國主帶一句話。

什麼。

讓她不要主動挑釁老子,否則,就洗好屁股,等待本皇的臨幸吧!

你~

行了,你可以走了!陸鳴遠大手一揮,霎時間四周圍又恢復成原來的樣子。

雪語大人!

雪語大人你沒事吧!?

雪語大人,我們還去嗎?

寒風一刮,雪語猛地清醒,想起剛才的一切,好似做夢一般,可看到遍地支離破碎的屍體,剛才那一切,卻是真真正正發生過的。

科斯~你到底是怎樣一個男人。

雪語大人!?

都住嘴!~~~~我們回去。

……

……

第三天,帕羅魔國突然公告天下,科斯~帕羅於當日登基,成為帕羅魔國第四代國主。

……

……

同一時間,奇摩王國國都,冰琉璃宮中。

奇摩王國國主冰珠正端坐在王座之上,冰珠是典型的冰魔美女,而且長期身居高位,自然有不同於其他人的氣質。

一種,睥睨天下,掌控一切的女皇氣質。

這個女人,長相已經超出百分之九十九的冰魔,身段更是完美無缺,如此相貌絕美,氣質超群的女人,哪個男人不想佔為己有。

哪怕是羅薩王國國主,這個號稱雄獅的男人,對這女人也是三番五次手下留情。

總而言之,這個冰珠,不簡單。

雪語,你說這科斯實力強大,有八星魔皇的實力!?聽到雪語帶回來的消息,冰珠一時間還是有些慌亂,這科斯素來智謀超群,要是他再有如此強悍的實力,那麼~~~她的奇摩王國豈不是要糟糕了。

想想吧,有羅薩和帕羅兩大魔國的夾擊,她的奇摩王國,還能撐到什麼時候。

不行~一定不能這樣,一定,要想辦法~她雖然和寒冰聖女有些關係,但是寒冰聖女不能插手九大魔國的事情,只要這九大魔國每次都按質按量的派遣隊伍,組成征討炎魔大軍,那麼,即使是寒冰聖女,也沒辦法懲戒帕羅或者羅薩王國中任何一個。

她,只能靠自己了。

……

……

同一時間,羅薩聖城。

羅薩抬頭道,烏尖,那個科斯,今天登基了。

沒錯,算算時間,應該正在登基。

送出去的禮物,準備的可周全。

放心,按照規格,都很周全。

那另外準備的大禮呢?

哈哈哈~想到這裡,即使是烏尖,也忍不住笑了出來,放心,這個禮物,準備的更加周全,我倒要看看,他科斯怎麼接的住!?

……

……

帕羅冰城,陸鳴遠身穿新的國主服,一臉威嚴的坐在了寶座當中。

此刻,他應該不再是單單一個陸鳴遠了,而是手握十萬冰魔大軍,掌控著百萬冰魔子民,擁有著廣闊封地的寒冰魔域九大魔國之一,帕羅魔國的國主了!

縱使他不在乎這些,可仍舊忍不住有些激動。

蜜婚之萌妻嫁到 一國之主,這樣的位子,他倒還真的沒有坐過。

也好,乘著魔域這段日子,好好的歷練歷練,體驗體驗,也算是一段難得的經歷了。

不知道做一國之主,有什麼區別,有什麼任務~怕是,和一個人修鍊,晉陞,有區別吧,任務,想來也不只是打仗吧?

國主!正當陸鳴遠心有所思時,一個老頭突然跑了進來,進來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撲倒在地,直接磕頭大哭道,國主,不好了!

怎麼回事!?陸鳴遠曉得,這人是兩朝元老,之前就輔佐過上一代的國主,也就是科斯的爹,經驗豐富,實力強大,應該不會如此失態,難道真的出了什麼大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