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楚護將軍,等會兒就要和將軍配合聯手了。」那位黑披風短髮男子微笑道。

「哈哈,還是靠雨塵行者,我出點笨力氣而已。」樊楚護也客氣。

他們三位在說著。

反而對於這次行動的另外兩大高手,不太理會。

因為混沌境十層高手,也有強弱之分,如果掌握厲害秘傳,又或者恐怖秘寶,一個頂得上其他三四個混沌境十層都很正常。像東伯雪鷹同時掌握極厲害的《赤雲戰法》和《南雲聖十二式》,又有一桿赤雲神槍在手,若是再和白雲魔主交手,完全壓著白雲魔主打了,來上三四個都奈何不得他。

百戰魔神之一的『樊楚護』。

高貴的熾氏一族核心子弟『熾風殿下』。

眾界古國五祖之一『漂泊者』麾下的一位行者——雨塵行者。

這三位來頭都很大。

相對而言,天劍道派出的兩位高手,來頭就小多了。

「哼。」

「眾界古國,夏風古國,都狂的很,瞧不起我們兄弟倆。」坐在那的兩位高手,一位水藍衣袍,一位火紅衣袍,彼此傳音,卻並沒有開口說什麼。

「好,應山雪鷹如今就在街道上隨意行走,諸位隨時可以行動。」雷霆王莫潮微微一笑,眼眸中滿是期待,「我就在這,靜候諸位佳音了。」

「嗯。」

耀眼紅髮青年起身,「事不宜遲,現在便出發。」

「好。」雨塵行者、樊楚護都起身,天劍道的那兩位高手也都起身。

「走。」

呼。

悄無聲息他們便已經消失。

……

街道上,東伯雪鷹獨自悠然行走,周圍空氣清冷,看著遠處一些店鋪熱鬧景象,高空中偶爾飛過的一些豪奢車輦,東伯雪鷹心情也開闊許多,腦海中對五相封禁術『本相』的一些點點滴滴感悟,自然開始泛起,開始碰撞……

「嘩。」

悄無聲息。

東伯雪鷹感覺自己周圍街道忽然安靜許多,遠處聲音傳播過來,也變得無比低沉緩慢,他自己的動作都明顯變慢。

「不好。」東伯雪鷹哪裡不知,已經悄然中招。

在遠處半空中,那位耀眼紅髮青年站在那,遙遙一指東伯雪鷹方向,波動的時光便降臨籠罩住了東伯雪鷹,這位『熾風殿下』面帶冷笑:「操縱時光本就是我覺醒的天賦,我又修鍊三世法中的《過去卷》,要擺脫我的時光之域,哼哼,怕還差些。」

「殺。」

「死吧。」

這時候,一位水藍衣袍高手和一位火紅衣袍高手同時出手了,一切都在按照他們的計劃,非常的順利。

……

「開,開,開!」

東伯雪鷹自己也明白,落入敵人的時光之域中,在這裡時光流速都受他人操縱。

實際上,實力越強,周圍的時光想要**縱就越難!像當初太虛天宮,讓一位混沌境高手進行時間加速,代價是非常大的。那還是刻意煉製出的強大秘寶內部!若是憑空操縱外界一片區域,特別是東伯雪鷹還要刻意反抗,這難度就更高了。

「轟隆隆~~~」東伯雪鷹體表產生了一圈圈虛空漩渦,這漩渦猶如三條旋轉著的虛空階梯,環繞在東伯雪鷹體表,正是赤雲戰法五**門中的護身法。

「破。」

手持赤雲神槍,也攪動周圍虛空,令虛空轟隆隆作響,他甚至都來不及施展『破蒼穹』等招數,敵人的攻擊就已經來了。

因為他所在時間流速太慢,導致他動作也慢,僅僅護身法和領域,一個念頭即可,方才勉強來得及施展。

「嘩。」

深藍色的霧氣瞬間侵襲入體,來的太快,太冷了,冷的東伯雪鷹都全身僵硬。

同時另外洶湧的點點火紅色粒子也侵襲入體,太熱了,熱的身體要融化。

這兩次襲擊都太快,並且完全籠罩時光之域,而自己困在時光之域內沒能破開出去,被迫承受招數。

一極冷,一極熱。

都是混沌境十層招數。

「咯咯咯……」左邊半邊身體,冰冷無比,似乎每一個細胞粒子都欲要停止波動,冰冷下,一切欲要靜止。

「嗤嗤嗤……」右邊半邊身體,太熱,剛開始覺得身體要融化,跟著這股恐怖的熾熱和體內另一股極冷就碰撞在了一起。

「嗡。」

「好傢夥,這樣還沒死?」不管是操縱時光之域的熾風殿下,還是其他高手,乃至遙遙觀戰的黑袍強者、雷霆王莫潮都覺得有些吃驚。因為一極冷一極熱,又儘是十層招數,在無法反抗下完全承受,對身體的傷害太恐怖,比單純抵抗極冷或者極熱,要恐怖十倍,便是南雲聖體大圓滿都應該直接崩潰掉。

可東伯雪鷹抗住了。

「冷,熱。」

身體受到截然相反的刺激,東伯雪鷹都覺得很難受,可他身體卻抗住了。

「破。」

他甚至依舊能強行控制身體,刺出手中長槍,怒刺虛空。

轟——

破蒼穹!

雖隱隱裂開一道極小縫隙,逸散出神秘氣息,可那縫隙瞬間癒合,整個時光之域震顫了下依舊穩定。

「楚護將軍。」那位黑披風短髮男子微笑開口。

「雨塵行者。」樊楚護也坦然的很,他從第一次古國戰爭到如今,經歷多少殺戮,這種場合對他而言就是『玩玩』而已。

轟,轟。

他們倆同時出手了。

黑披風短髮男子手中出現了一柄深青色大鎚,大鎚悄無聲息揮動,所過之處,沒有引起任何波動,風未動,連塵埃都未動,大鎚就這麼悄無聲息砸向了東伯雪鷹。

而樊楚護卻是直接一伸手,手掌暴漲,巨大的赤銅色手掌直接怒砸了過去,轟隆隆,虛空撕裂,周圍掀起無數浪潮,這威勢比之前任何一招都要狂暴兇猛,怕是尋常宇宙神的威勢都遠不及這恐怖的一掌,百戰魔神的霸道威名……那是無數殺戮鑄就的。

兩位聲名赫赫的存在,同時出了自己一大殺招。

一悄無聲息,一威勢滔天,同時降臨。

**(未完待續。) 「不好。」

東伯雪鷹面對襲擊來的看似普普通通的大鎚,以及威勢滔天的赤紅色巨大手掌,都情不自禁心中一緊,冥冥中都升起威脅感,像之前雖然先受『時光之域』影響,又遭截然相反的水火兩大十層級數招數圍攻,身體雖承受,可他實際上並沒有感覺到威脅。

此刻,他感覺到了。

這才是這次襲擊的真正殺手鐧。

「是眾界古國五祖之一『漂泊者』門下的雨塵行者,那是百戰魔神之一樊楚護?」東伯雪鷹也認出對方,甚至立即傳音求救:「師傅,我遇到暗中襲擊。」

周圍早在時光之域降臨的剎那,就已經完全隔絕周圍上億里空間,就像血祭火烈城時一樣,完全隔絕了火烈城,這等能隔絕封禁的秘寶都非常昂貴,尋常宇宙神都買不起,是專門這次行動,『天劍國主』暫時賜下的。

顯然防止東伯雪鷹靠『破界傳送術』遁逃。

當然,東伯雪鷹終究有分身留在國都,依舊能求救!

「轟隆隆~~~」

兩種恐怖威勢同時降臨,東伯雪鷹雖竭力施展槍法欲要抵擋,可自己的時間流速太慢,動作太慢,那大鎚輕易避開了東伯雪鷹的長槍,穿透了體表環繞的三道虛空漩渦階梯,砸在了東伯雪鷹的身上。這赤雲戰法的『護身法』時刻遭受著水火兩大殺招衝擊,本身威力都大減。

這看似普普通通的一錘,僅僅被護身法削弱了三四成,其他都砸在東伯雪鷹身上。

「嗯?」雨塵行者也感覺到砸在虛無中的感覺,「虛化?」

「蓬。」

幾乎同時。

赤銅色大手掌拍擊下,護體漩渦階梯盡皆潰散,手中的長槍直接被砸的撞擊在身上,跟著大手掌盡皆拍在身體上,身體一陣轟鳴……

雨塵行者的大鎚,輕飄飄,卻有著重重力道衝擊在身體內乃至靈魂中,讓原本就被水火衝擊的身體很是難受,跟著就是碾壓性的赤銅色大手掌一擊!作為百戰魔神,『樊楚護』屬於身體被改造出的超級強者,而並非真正靠自己修行到混沌境十層。

所以他有些類似於魔仆,當然,他終究還是修行者,不需要認主。

可他的招數,一般境界都不算高,大概八層九層水準,可單純的力量速度卻極恐怖,都超過尋常宇宙神。再加上他那一具身軀,在戰爭中最是擅長衝殺。

「嗡。」

連續多重攻擊下,東伯雪鷹感覺腦海在轟鳴。

「什麼,還沒死?」

「怎麼可能?」

熾風殿下、雨塵行者、樊楚護、水火二使,以及暗中觀戰的黑袍強者、雷霆王莫潮他們都震驚萬分。

這是他們計劃中認定,足以將應山雪鷹幹掉的聯合招數了。

時光之域下,東伯雪鷹速度極慢,幾乎無法反抗,只能被動承受。

水火聯手一擊,二者都是十層招數,又截然相反,配合起來威力非常可怕,他們甚至猜測,這一下就可能讓應山雪鷹殞命。

之後百戰魔神『樊楚護』、雨塵行者聯手就更厲害了,他們倆都是以正面碾壓出名的,在他們看來,之前就算不死,相比身體也脆弱的很,面對碾壓般的兩大攻擊,身體定會崩潰湮滅。

「轟隆隆~~~~」

街道地面早就被拍擊出了巨大的深坑,深坑中一道身影彎著腰,抬起頭,一雙眼眸中滿是怒火。

「該死。」

東伯雪鷹憤怒而憋屈。

好久沒這麼憋屈了,明明擁有一身實力,可時光之域下,速度比對方慢太多,都無法抵擋對方招數。

重重力道波動不斷在體內回蕩。

「噗。」東伯雪鷹嘴中吐出鮮血,連身體表面都有血絲滲出。

擁有赤雲戰法的護身法、十層圓滿的南雲聖體,在這樣的圍攻下怕也得丟掉性命,幸好自己將虛化已經推演到匪夷所思之境,超出所有混沌極致的虛空一脈蟲獸,都能和師傅古亓相當了。離真正的虛化極致圓滿也只差最後一線。

如此虛化能力,將遭到的一切攻擊,卸去了太多太多,最終依舊受傷。

「殺。」

「繼續殺,他已經重傷。」

「快。」

他們雖然震驚聯手竟然失敗,但是他們明白時間珍貴。

「轟~~~」

「死!」

熾風殿下一直操縱著時光之域,水火二使繼續聯合攻擊,而樊楚護和雨塵行者卻感到了羞辱,完全震怒。

「撕天爪。」樊楚護咆哮著,一雙手掌都成爪狀,天地都撕裂,這乃是他的主人『撕天大尊者』專門為他們這些百戰魔神創造的戰法中的一套極狠辣爪法。

「塵歸塵,土歸土,湮滅吧。」雨塵行者也怒了,作為漂泊者門下的行者,他有他的驕傲。

大鎚揮出。

嗡——

劃過虛空氣流產生了奇特的彷彿笛子吹奏的聲音,聲音甚至帶著些許魅惑,讓人沉睡,讓人隱隱有陷入永恆黑暗之感。

……

轟隆隆~~~

五大強者連續出手,連續攻了三輪。

「他身體氣息沒有明顯衰弱,至少生命力還存在超過一半,來不及了,趕緊走。」一直操縱時光之域的熾風殿下當即喝道。

「走。」「走。」「走。」

一個個雖然不甘,但是都毫不猶豫。

嗖嗖嗖。

盡皆消失離去。

他們都很清楚自己弟子面臨隕落之危,南雲國主雖然地位夠高,但是依舊會插手來救。這插手時隨手『掃』一下他們五個,他們可就慘了。那種情況下可不算『以大欺小』,只能算是略微泄憤罷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