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他有些后怕地看著自己先前站立的位置,剛才那一瞬,身體忽然有了灼燒感,若是再慢一點,身體就要被燒去個大半。

但是,這怎麼可能?

且不說這裡只是一段記憶而已,沒有實體,也沒有傷害,法魯格現在的狀態也只是一截意識,為什麼會有種真實的被或灼燒的痛感?

明明之前他用這裡建設靈魂迷宮的時候還沒有事,到底發生了什麼?

就在這時,「啪」的一聲,窗戶直接被小樓外的火焰燒毀,無數火焰沖了進來,瞬間點燃了所見之物。

「啊!」法魯格大叫一聲,痛!痛!痛!

從未感受過的痛,這種痛直接在摧毀他用意識凝聚的身體,比以往承受過的傷痛都要來的猛烈,卻又像黏在身上一樣甩不掉!

法魯格看到自己現在正處在一個房間里,這裡有一張床,床邊是一個嬰兒床,也已經被火焰包圍。

現在他滿頭大汗,這種情形他從未遭遇過,低頭看了看,他抓起床上的被子,大叫一聲,裹著沖向房間門。

「嘩啦啦!」

許是火把旁邊的木牆都燒的差不多了,竟是讓法魯格沖了出來,只不過馬上就倒在地上,並不由得痛哼了一聲。

隨即忍住疼痛,往旁一滾,丟下了已經燃燒的被子。

但是他身下的木板一松,整個人就往下掉。

「嘩啦啦」的一聲,也許是法魯格命不該絕,居然正好就掉在了儲水桶里,跟著他掉下來燃燒的木板,也跟著熄滅了。

現在整個房子到處都是火,只有這個儲水間是最安全的。

但是,火勢越來越大,遲早都要蔓延到這裡,並且,法魯格感受到空氣也逐漸消耗殆盡了。

怎麼會變成這樣?

他始終想不明白。

「法魯格大人,請問你又沒有看到一個嬰兒?」

一個聲音忽然從外面的大廳響起。

菲爾?!

他已經闖過靈魂迷宮了?難道這就是靈魂迷宮被突破的樣子?

不,不對,法魯格這個時候終於發現,不知什麼時候他已經失去了對這個靈魂迷宮的控制。

那麼就是說,菲爾在闖過他的靈魂迷宮的同時,瞬間接管了他的靈魂迷宮?

「法魯格大人?還不出來嗎?」菲爾的聲音再次傳來。

法魯格像認命一般,從儲水桶里爬出來,現在他全身濕漉漉的,頭髮亂糟糟的,臉上也有被火燎燒的的痕迹,顯得十分狼狽。

他走出儲水間,看到小樓的大廳里放著兩把椅子,菲爾正坐在靠近後門的那把上,背對著他。

「你到底是怎麼坐到的?你怎麼可能會闖過我的靈魂迷宮,又怎麼控制它?」法魯格走向另一把椅子,向菲爾問道。

菲爾沒有回答他,而是再問了他一開始問的問題:「法魯格大人,你見過一個嬰兒嗎?」

法魯格坐在菲爾面前,仔細觀察這個有著無數秘密的少年。

怪我太愛你 一頭黑髮被整理得很乾凈,面容俊秀,看起來十分白凈,就像平平無奇的貴族公子一樣,唯有一雙幽藍色的眼睛,看起來愈加深邃,好似盯得時間長一點,就會被吸進去一樣。

法魯格查看過對方的大致記憶,知道這個時候面前的這個人也就十四五歲而已。

但是,實在不像啊。

「嬰兒?」法魯格回答道,「不是在你背後嗎?」

從他的這個位置,看以正好看到菲爾背後的窗子外,有一個微笑的嬰兒站在黑暗的火焰里,趴在窗子上看著裡面。

沒想到菲爾搖了搖頭,說:「我是說你在上面看到那個嬰兒了嗎?」

「你是指上面那個房間里的嬰兒床嗎?我沒有在那裡看到一個嬰兒。」法魯格不明白菲爾問的是什麼意思。

「果然沒有看到嗎?」菲爾嘆了一口氣。

「一直以來我都沒有意識到,那個時候菲爾普斯為什麼會不見,就好像下意識地忽略了這個問題,但是,我不可能會出現這個問題……」菲爾說,「直到現在回到了這個房子,我才終於意識到了那個問題,菲爾普斯去了哪裡?」

他抬頭看向那個房間,火焰中,他好像看到了自己從那裡面衝出來,又摔到了儲水間,在這段時間裡,他沒有看到任何一個人。

「如果有人進來抱走了他,那為什麼不順便把我也殺了,也不會讓我逃出去,在後來殺了他們的人。要知道,當時我完全是無意識的……」那時晶元也剛剛融合,火災發生時也用了很長時間的警告才把他喚醒,菲爾說,「他們為什麼不殺了我呢?他們為什麼把菲爾普斯抱走呢?根本是毫無必要的事啊……」

「我聽不明白你在說什麼。」法魯格搖頭說。

「我知道,」菲爾說,「我只是想要說出口而已。」

菲爾忽然想起來他那次在黑暗森林小木屋裡,經歷過的那次詭異的穿越之旅,在那裡面,他似乎經歷了一場奇怪的幻象。在那個幻象中,一共涉及到了三個菲爾熟悉的地點和地點相關的人物。一個是黑暗森林小木屋和維納斯的家人,一個是海的女兒號以及喬安娜和路,而最後一個,就是這棟房子,以及埃里克一家人……

這三個地點和人里,第一個他穿越了世界,第二個他獲得了那個可以穿越世界的懷錶,那最後一個呢?

菲爾抬頭環顧著這棟熟悉而陌生的房子,越發令他不斷回想那個問題。

菲爾普斯,你去了哪裡? 法魯格看了菲爾半天,也沒有想明白對方到底在問什麼。

好一會兒,菲爾才回頭看向他。

「抱歉,法魯格大人,」菲爾笑著說,手一揮兩人中間出現了一張茶几,兩個茶杯一個茶壺,茶杯里的茶正熱氣繚繞,「讓我們回到一開始的問題——但丁巫師。」

法魯格瞬間回想起了在菲爾記憶里看到的那一幕。

「對……但丁巫師,你居然早就見過但丁巫師……」法魯格嘆聲道,拿起身前的茶杯喝了一口茶,「不過我勸你,但丁巫師這件事牽涉極大,遠遠不是你一個巫師學徒能夠干涉的。」

「我知道,在圖書館里怎麼也查看不到但丁巫師的資料時,我就知道是這麼一回事了。」菲爾說,「所以我只是想要知道是怎麼回事。」

「你能先告訴我你和但丁巫師的經歷嗎?」法魯格道,「在法魯格把你救下來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他似乎在指引你前往巫師世界?為什麼他要這麼做?後來你又為什麼走上了另一艘海船?對了!青雲海,你是在青雲海出事的,那是不是因為但丁巫師?他現在到底在哪裡啊——」

他忽然痛叫一聲,接著張口一吐,一團火焰從他嘴裡跳出來,落在茶几上,瞬間又化作一灘茶水。

「法魯格大人,在問問題的人是我。」

菲爾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說。

法魯格恨恨的看了菲爾一眼,沒想到他一個高級巫師,有朝一日居然會落到這個地步。他看了看手裡的茶杯,甩手丟回茶几上。但是下一刻,他就發現自己手裡還是握著那個茶杯。

他抬頭看向菲爾,只見少年一臉平淡地看著他。

「好吧,我會告訴你關於但丁巫師的一切事情,」法魯格說,「但丁巫師,是黑索高塔學院建校以來,除了院長大人外,最天才的一個人。他十二歲進入學院,然後在第一年就成為了一等巫師學徒,不過之後,他足足花了一百年才成為正式巫師。但是成為正式巫師后,他又僅用一百年就成為了三級巫師……也就是你們口中的高級巫師。」

法魯格只說了一段話,就立刻讓菲爾感受到了但丁巫師的天才之資。想他有著仙人球晶元的協助,也只在一年之後成為二等巫師學徒而已,雖然他在一等巫師學徒期間耽擱了一百年,但是立刻又正式巫師之後補充了回來,別人成為正式巫師后,往往要蹉跎數百年才成為中級巫師,而後又是水磨功夫,但是誰也不能保證自己一定能夠成為高級巫師。

但丁巫師……菲爾只能說,果然不一樣。

「誰也不知道他為什麼要在一等巫師學徒期間花那麼長的時間,不過他那非人的恐怖進階速度,一直都是別人無法企及的。」法魯格繼續說,「很多人都說那一定是他老師的功勞,或許就是在他老師的指導下,他才能夠在晉陞正式巫師后,才能如此迅速地到達高級巫師。但是我知道,在但丁巫師成為一等巫師學徒后,他的老師已經沒什麼再繼續教他了。」

「他的老師是?」菲爾的腦海里忽然浮現但丁巫師的筆記。

「摩西,」法魯格說,「他的老師就是如今的黑索高塔學院的副院長,摩西巫師。」

菲爾想到了摩西巫師可能是但丁巫師的老師,但是沒想到對方居然是副院長。

之後法魯格又說了一些但丁巫師成長之間發生的事。

「那為什麼我在學院的圖書館里查閱不到他的信息?」菲爾說,「他是什麼時候離開學院的?」

「別著急,」法魯格說,「具體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當時我已經被關在了這裡,我知道是一百多年前發生了一件事。讓黑索高塔學院的最高戰力的那一群人一同到了遺忘之地,但丁巫師就是其中一員。」

「後來,數名高級巫師慘死,數名高級巫師險死,而後有兩件事被列入了學院的禁忌秘密,一個是院長大人閉關不見蹤影,另一個就是但丁巫師背叛學院。」

「我知道的就這麼多。」法魯格最後說。

「是嗎?」菲爾看著他。

「我已經被關在這裡很久了,能知道這麼多已經不錯了。」他說。

菲爾點了點頭,或許如此。不過時間也不容許他繼續問下去,雖然在這裡思維瞬間轉動,雖然過了這麼長時間在外界只是瞬間而已,但是這麼點時間也讓他上升到了地下四層。

他站起來準備離開。

「嗨,菲爾,你說如果學院的人知道你和但丁巫師的事,會發生什麼?」法魯格忽然笑著在後面說。

「你可以試試,看看你能不能出去。」

菲爾說,「下一次,讓我們說說你為什麼會被關押在黑索要塞的事。」

法魯格看著他穿過後門離開,又看了看房子周圍的火焰,臉色漸漸陰沉下來。

菲爾再睜眼,眼前正是熟悉的黑索要塞地下四層。

然後眼前瞬間亮起巫術的光芒,非常熟悉而強烈的巫術波動傳來,旁邊的那些三等巫師學徒個個都因為承受不住而向後飛去。

菲爾站在原地看著眼前的畫面。

一名黑索禁隊背對著他,正是之前先他一步走上懸浮台的那位。他的對面,蕾妮正暴漲成一頭巨大的野猿,渾身氣血大漲,一層紅色的光芒外放,她隨手抓起一個三等巫師學徒塞進嘴裡,一會兒就吞噬進肚子里。

菲爾就是這個時候感受到了熟悉的氣息——吸血術。

「來啊!戰鬥啊!哈哈哈哈!」

蕾妮張狂地叫著。在她的背後,弗洛伊德正一臉凝重地抓著艾薇兒和愛德華。

菲爾和黑索禁隊都沉默地站著,就好像他倆在一同對付蕾妮一樣。

一隻白鴿穿越過來,落在菲爾肩膀上,菲爾抬腳向著巷子一旁走去。

蕾妮和黑索禁隊的對峙還在繼續,但是下一瞬,蕾妮變化的巨猿身上就陡然出現無數的黑蜘蛛,她大叫一聲,眨眼變回了原本的模樣,摔倒在地,身上滿是血跡。

就算不是正式巫師,黑索禁隊也不是她能對付的存在。

蕾妮倒下時,頭正向菲爾這一邊。

菲爾面無表情地向里走去,蕾妮的臉上忽然露出十分詭異的微笑。

一聲喃語,忽然落在菲爾耳邊。

「德古拉,他復活了。」 黑索要塞,地下四層,三面20905室。

聽到門鈴聲,托馬斯狐疑地打開房門,看到站在門口的身影。 霸愛嬌妻:腹黑總裁別來無恙 他露出一個無比燦爛的微笑。

「嗨!菲爾,歡迎回來!」

聽到托馬斯的的聲音,其他人都站了起來,走到門口邊。看到菲爾的身影,各人的表情都有些不一樣。

「各位,還不出發嗎?」菲爾沒有多說什麼,「雖然現在已經是晚上了,不顧如果明天出發的話,我們又要浪費一天的時間了。」

「呃,菲爾,但是現在我們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是不是再等等比較好?」阿道夫道。

「還有什麼事情不清楚?阿德里安巫師以及德古拉巫師都背叛了學院,還有兩名一等巫師學徒失蹤,一名二等巫師學徒剛剛被黑索禁隊抓獲。」菲爾說,「事情就是這樣,已經結束了。就算不結束,也與我們無關。」

「哈哈,菲爾,沒那麼簡單的。」托馬斯乾笑道,「我們都是有老師的,發生這種事必須要等到我們的老師下指示才行。」

但就是這時,幾人的通訊印記忽然都不約而同的微微一亮,他們沉默了一陣,來自他們的老師的密語,紛紛迴響在耳朵中。

完畢后,他們有些奇怪地看了看眾人,發現大家的表情都是差不多。

「好吧,我們現在出發。」托馬斯說。

「趕緊吧,也許我們能夠在午夜前到達宿營地點。」

眾人就這樣轉身離開,托馬斯在最後關上房門。之前他們已經把能準備的都已經準備了,現在出發也不用在準備什麼。他們走下巷子里,看到懸浮台旁邊的血液有些奇怪,但是還是沒有問什麼,直接朝著要塞大門走去。

就算是夜晚,也有不少人出入。天空因為厚重的陰雲,是一直都如此黑暗的,大道旁,一個篝火旁有一輛大型馬車,這是黑松要塞的幾位一等巫師學徒最新的產品,速度快,舒適度高,安全且可以適應各種複雜的環境。

馬車旁,一個高大的身影站立在那裡,篝火的火光映襯得他的身材十分偉岸。

菲爾肩膀上的白鴿第一時間就飛了過去,停在那人肩膀上。

若是旁人看見一位白鴿和那人的關係更好,但是只有他們本人知道是怎麼回事。

眾人沒有多說,第一時間上了馬車,,弗立頓在前邊操縱著,在黑夜裡,急速前行,漸漸遠離了黑索要塞。

因為一些意外,他們已經不能按時到達預計的宿營地點,這樣在夜裡行路的危險比白天更大,但是他們有不得不在夜晚出行的緣由。

不過前行了一個半小時,弗立頓在前面直面著寒夜的冷風,但是強壯的身軀沒有半點不適,相反他現在覺得能夠有這樣不用面對主人的時間非常好。

就在這時,他看見前面的一座山的腳下出現了一點亮光。

「主人,我們到了。」弗立頓回頭說。

車廂里沒有傳出半點聲音,但是弗立頓知道他已經把情況報告過去了。

他肩膀上的鴿子撲騰了一下翅膀,扎在他脖子上的鳥喙微微用力,更快速地啃食著。

「我們快到了。注意事項都記得吧?」

鑽石契約:黑帝的二手新娘 車廂里,托馬斯說,其他人聽了都點點頭。唯有格林和菲爾都露出了一絲好奇。

雖然已經看見了亮光,但是馬車還是行駛了好一會兒,才真正的到達。

這裡是密林深處的一棟莊園,在黑暗裡只有一個龐大的輪廓,一條小道正好從莊園的鐵柵門前經過,鐵柵門對面是一盞明亮的路燈剛才,就是這盞路燈穿過密林穿過黑暗讓弗立頓看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