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當他殺了一半狼之後,突然發現,一直都是他一個人在殺狼。

轉頭看向雲離的方向,差點氣吐血!

他在奮勇殺狼,他們卻在悠閑地觀看!

全身捲起靈力,分開五道冷芒,甩向五個方向。

十頭野狼,全部爆裂而亡。

楚睿辰閃身回到原地,對著上官熠怒目而視。

「你敢坑我?」

上官熠一臉聽不懂的表情,轉眼對著雲離道:「雲離,你說的沒錯,這小子實力挺強的,你考慮一下吧。」

一句話就把楚睿辰整蒙了,胸腔的怒火也消了。

他這是什麼意思?是在幫他嗎?

雲離點頭,「嗯」聲,拖得老長。

似乎真的在考慮楚睿辰的可能性。

楚睿辰聽見這意味的語調,忙調節面色,討好的看著雲離。

「呵呵……小意思,這點野狼我還不放在眼裡,以後有危險,我一定為你攔下!」

雲離下巴微揚,目光掃向楚睿辰。

他五官清秀,膚色偏黃,稱不上俊朗,只是身高佔優勢,讓他看上去還有可取之處。

可惜,從他一開始挑撥分隊試煉的時候,就已經掃地出局了。

因為,她這輩子最討厭心思狹隘,不懷好意的人。 雲離眼底掠過冰寒,轉移視線,看向遠處,「繼續趕路吧。」

上官熠見此,暗自搖了搖頭。

唉,這人心底的傷最難治,還不能觸碰……

瞥了一眼盯著雲離背影發獃的楚睿辰,丟下一句話,「口水掉下來了。」

楚睿辰忙伸手抹嘴,臉色發黑,乾淨的唇邊哪裡有口水。

他被上官熠框了!

不過,眼下看來,雲離似乎不是太討厭他。

楚睿辰暗自得意,如果這樣下去,抱得美人歸還是有機會的。

楚仁清楚的感覺到楚睿辰變來變去的神色,忍不住提醒。

「二哥,他們是故意整你的,想要消耗你的靈力,剛才那種情況,他們倆人一直看戲,剛才雲離和上官熠的話,都是假的。」

雲離怎麼可能喜歡你?你就別做夢了!

後面這句話卻沒敢說出來。

自恃高人一等楚睿辰,正在享受被女神正視的喜悅感,哪裡聽得了壞話,

聞聲,面色一沉,陰冷的瞪著楚仁。

「你想說什麼?你覺得雲離不會喜歡我嗎?」

楚仁心頭一梗,低著頭,不敢出聲了。

楚睿辰冷哼一聲,甩袖發誓,「你等著看,我們出去之時,就是我和雲離的大婚之日!」

待到幾人離開之後。

百米之外的小土坡下,坐著兩個人。

而這兩人,正是慕若和醉幽舞。

慕若剛洗漱好,較好的耳力就聽見一陣狼叫聲。

帶著醉幽舞繞到了斜坡,找了一個隱蔽的地方。

把那人狼對戰看的清清楚楚。

慕若看完之後,坐在地上,連連咂嘴。

看完別人的戰鬥,才發現差別不是一般大!

人家一個人就秒殺狼隊。

哪像她那麼狼狽,還被吞進魔獸肚子里,搞成了血人。

唉……說出來都丟人!

「麟邪,你說,他們是不是去找我們的?」醉幽舞看著離開的幾人,忍不住問道。

慕若聳了聳肩,「管他是不是,我們先去找邪陌塵他們再說。」

那個隊里有上官熠在,總覺得那個男人,看她的眼神心懷不軌。

還是找到邪陌塵這個導師,好歹能頂著他那個心懷不軌的學生。

可憐的上官熠,還沒有開始狩獵,就被獵物發現了苗頭。

因為他的過分關注,而遭到慕若的嫌棄。

直接導致他們此行白費,找不到人!

慕若和醉幽舞朝著偏西的方向,走了好大一會,也沒有看見人影。

不過也不是毫無收穫,地上依稀有腳步印。

兩人忙快步往前又趕了幾百米,發現地上躺著一個死掉的血蝙蝠。

慕若蹲下,查了查血蝙蝠致命的傷口,居然在脖子上。

眉心一擰,不好!

邪陌塵該不會是在邪陌茹面前暴露身份了吧?

忽然,手腕猛地一燙,血玉狂閃了兩下。

她詫異的抬起血玉,自從來到聖靈學院,它有反應次數屈指可數。

而且每次都和她夢到冥御煌有關。

只是今天是怎麼了?

難道這裡要發生什麼事情?

「我們快走,應該不遠了。」起身看向前方。

兩人再次往前趕路。

就在血蝙蝠死亡的地下,萬丈深處。

魔禁領域。

某座宮殿內,霧氣騰騰,歌舞昇平。

高座上,一位絕色男子,手撐著下巴,邪肆冷傲的視線,凝視著大殿中央跳舞的女子。

那深邃的目光,停留在女子身上,久久沒有移開。

女子身穿白紗抹胸裙,朵朵盛開的桃花從半空憑空飄然落下。

女子扭動身姿,彷如一個花仙子。

她揮袖轉頭,嘴角勾起笑意,看向男子。

精緻到無可挑剔的容貌,一顰一笑,都好似畫像一般。

這回眸一笑,可謂是迷倒眾人一片。

奇怪的是,高座上的男子神色漠然,深邃的眸子沒有一點波動。

他的目光雖然凝視著女子,卻更像在走神。

女子臉上的笑容僵了一下,眼底漸漸蓄起薄怒。

嗡——

刺耳的嗡鳴聲響起。

煙霧,歌舞,一切都沒了。

女子臉上一片冷然,睨著高座上的男子,喝道:「你究竟想我怎麼樣?」

男子似乎早就習慣了,沒有半點訝異,緩緩坐直身子。

「你知道我想要離開這裡。」

「……除了離開這裡,什麼要求我都滿足你。」女子綳著臉,轉過身子。

男子漫不經心的「哦」了一聲,道:「那你繼續跳舞吧,換一個沒跳過的,這個我看膩了。」

唰!

女子身形一閃,落在男子身旁,修長的手指遏制住了男子的脖頸。

「我不是舞女,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男子仰著頭,不躲不閃,又是一個單音字,「哦」。

女子有些氣餒,扼制男子脖頸的手指鬆了松。

她水上茉,此生只對兩個男人動過情。

一個是親手將她關在這裡的九仙帝尊,一個是躺在這裡幾個月男人。

她細心照顧他,盼望著他醒過來。

也在他醒來的那刻,將那張完美的軀體,賦予了完整靈魂。

她心臟不聽使喚的跳動起來,婉如重生一般。

可是,醒來后的他,卻一心想方設法,想要離開這裡,想要逃離她。

難道她不夠漂亮嗎?

為什麼所有的男人都不喜歡她?

水上茉深呼幾口氣,壓下心中的不甘與惱怒。

「冥御煌,你究竟想要怎樣?我都說了,水晶宮殿是魔禁領地,萬丈深淵之下,也是當初九仙帝尊,親自開闊的領地。被強大的封印遮蓋,就算有出口也出不去。你掉入這裡還能活著已經是萬幸。離開這裡,根本不可能!」

冥御煌低著頭,面色愣怔,濃密的睫毛顫了顫。

不可能,他不可能會出不去的!

他明明在醒之前才見過若兒,那麼真真切切的畫面……

怎麼可能會出不去?

難道……難道一切都是他在做夢?

還是說,他現在也是在做夢?

水上茉看見他隱約顫慄的樣子,忍不住低聲安撫。

「御煌,你別難受……我真的喜歡你,難道我照顧你這麼久,你都沒有感覺嗎?」

冥御煌沒有動彈,雙拳緊緊攥起,鮮血頃刻間流淌出來。

「啊,你在幹什麼——」水上茉眼神一閃,忙抓住冥御煌冰涼的手。

「你看都流血了……」說著話,低眉紅唇便要印在他的掌心。

「滾開!」

一聲陰冷至極的低吼聲。

水上茉完全沒有防備,被冥御煌甩開。

砰的一聲。

撞倒旁邊的桌案,跌坐在地上。 「誰准你用那骯-髒的身體碰我的?」冥御煌陰冷的瞪著水上茉,眼底沒有半點溫情,語氣更是如萬丈冰寒。

他的身體只有一個女人可以碰,也只允許她一個人觸碰。

水上茉雙目微睜,沒想到他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雖然心底不高興,卻以為他是不喜歡別人觸碰,於是慌亂解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