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呃,我是王劍,請問你是?」

王劍一愣,然後有些好奇的問道。

他到首都,可沒有跟什麼人說過要接車的啊,怎麼會有人接車,而且這人他也不認識。

「呵呵,我們是得到天河市情報的首都軍事學院的人啊。你可真難等,另外幾個學長學姐都等不及了,在外面車子里坐著呢,我們走吧,我帶你到學校。」

那位男生十分自來熟的對王劍笑著。

他還拿出學生證,上面是首都軍事學院的證明。

王劍一怔,然後點點頭。

原來這便是所謂的『接新生』,大學老傳統了,王劍以前就在電視媒體或者上見過,現在現實里居然也見到了,不由得感覺到一陣的新奇。

當然了,他也疑惑,自己都遲到了,為什麼這群首都軍事學院的學長會現在還在等他的。

「這位,王劍同學是吧,我是首都天才學院的,來來來,王劍小學弟,過來聊聊。」

就在王劍奇怪時,一位女生又從另一邊走了過來,見到王劍,漂亮的眼眸立馬是一亮,然後充滿了媚,惑之態的對王劍直接笑著說道。

「呃。」王劍一怔。

「滾,你們天才學院還想過來搶王劍?他已經是我們學校招收的學生了,白紙黑字寫著的,你們可不可以不要這麼無恥。」

那位帶領王劍的那位學信,當即是大喝了一聲。

「你是首都軍事學院的林天是吧,我告訴你,王劍當初也報名了我們天才學院,雖然他第一志願是你們,可我們也有招收權,他一定是被你們軍事學院的招生條款騙到了,不然怎麼會選擇你們?現在我就要跟他好好說說,你們軍事學院的內幕,讓他迷途知返。」

那位女生背後來了好一波的人。

「走,我們別理他們。」

見到對方人多勢眾,那位男生連忙是拉著王劍,順帶還提起王劍的行禮,然後快步的離開。

王劍蒙了好一會兒,然後才是明白了當下的處境,不由得微微一笑。

原來他還覺得,自己來遲了,應該會被從來都傳言很嚴的軍事學院拒絕都說不定,可現在看來,不僅不進那樣,甚至還有別的大學府過來搶人。

天才學院,也是一個好去處啊。

我真是編劇 王劍當初當然是填了好幾個志願,雖然第一志願是軍事學院,可第二志願就是這天才學院的,若軍事學院無法進入,這天才學院也不錯的,畢竟王劍認為,自己當時進入任何一個都足夠了,可完全沒有想到,現在兩大學院的學長,在這裡爭奪他。

「王劍,你別跟他走啊,我們學校的老師說過了,過幾天就會跟軍事學院進行理論的,你就算去了,也千萬別如學證,過幾……不,今天,馬上,我們老師就會去軍事學院的。記住了啊。」

對方總不可能真的在這列車站搶人,見到王劍還是跟對方走了,深知理虧的天出學院人士也沒有辦法,然後望著王劍與那軍事學院的學長走了,還不由得在後面大聲的喊著。

跟著這位男生一起走向列處站外,在外界有一輛大巴士,王劍跟男生一同進入其中。

「唷,接到人了呀,這就是王劍?果然跟視頻里的一樣,是一個氣質小帥哥,來嫩嫩學弟,來叫聲學姐聽聽。」那女孩子對王劍拋了拋媚眼。 ?一位大巴士里坐著玩智腦的女學生,見到王劍與那男生一同進入車子,頓時眼睛一亮,然後調戲起王劍來。

她看著極為美麗,樣子也就跟王劍一個年紀的樣子,居然嘲笑王劍是小學弟。

「別打趣王劍學弟了,要是給他留下不好的印象怎麼辦,我告訴你們,剛才我接王劍學弟,可是遇到天才學院的人了,你們不在,我孤掌難鳴,幾乎要被他們把人搶走了。」

「什麼,那天才學院居然敢如此作?他娘的,剛才我們不在,要是在的話,直接就將他們揍一頓了。」

幾位學生都對王劍差點被一群天出學院的學生騙走,感覺到義憤填膺。

王劍報名的是首都軍事學院,可好多學院都對王劍有極大的興趣,當然,若是別的學校得到一個好的天才,那麼軍事學院同樣也會這樣的,只是這一次是王劍被別人搶,他們心底自然高興。

不過這種事情也就噁心噁心別的學校,歷史上這樣被拉走的學生不多,就像王劍這樣的,別的學校也不是太觀注,若是一個頂級的天才,他們就不一樣了,搞不好開出來的條件,那是極為的高的,那就需要軍事學院好好的擔心。

歷史上曾經有一個巨大的交易,那便是現在的一位華夏的先天高手,他之前在高考的時候,也是一個天才,結果一群的學校來搶,當時搶到的便是軍事學院,然後那位天才成為了先天高手,現在的軍事學院能有如今的地位,許多還是這位天才的幫助。

當然了,王劍還達不到當年那位天才的感覺,畢竟他表現出來的實力,還不到那位先天高手當年的程度。

不過一眾的學生們現在不知道,王劍這位學弟,在等候成為大學生的時候,已經作了許多的事情,特別是實力上,已經達到了一種可怕的程度,別的學校也是現在不知道他的實力,若知道了,搞不好就不是學生們這樣搶搶玩了,而是有真正的老師出面。

當然了,這種事情沒有如果,未來的後悔,也不是現在就會知道的。總之王劍被一群的軍事學院的學長們邀請,去往了首都軍事學院。

「王劍同學,看到了吧,這便是我們首都。」

一路上,王劍都望著外面的景色,神態中充滿了驚嘆。

「厲害,百聞不如一見。」王劍點點頭,對於周圍的景色,極為的佩服。

要知道首都的景色,那便是與天河市完完全全不同的,幾乎是一個超級文明的樣子,而天河市,若說個不好,說她是幾百年前的城市,搞不好都有人信。

當然這不是說天河市就落後,畢竟是一個也算還挺大的城市了,只是跟首都比,那是完全沒有可比性就是了。

「呵呵,首都的繁華確實不是我們這種鄉下來的學生能夠想像的,對了,我也是鄉下來的,比你來的地方還要鄉下。」

那位跟王劍介紹一切的男性學長,不斷的跟王劍說著什麼,可他說出來的話語,王劍就有些不那麼愛聽了。

對方說出的感覺是為王劍好,可王劍怎麼聽著,都感覺他崇敬首都,扁低自己的故鄉,王劍與他不同,哪怕對於天河市並不覺得能夠與首都相提並論,可他並不會這樣扁低。

「好了,這位學長,我們說說軍事學院的事情吧,我來遲了,對於入學沒有什麼關係的吧。」

王劍扯開話題,對方並非是惡意,只是在鄉下不鄉下的問題上,王劍無法與他有認同感。

「呃,王劍同學,你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別說你是我們學院最近期待的新人,就算是一般的學生,也很多是遲到的啊,再說了,你們天河市剛剛經歷戰爭,若有什麼情況而遲到的話,我們學院當然也會通融的。」

那位學長說出來的話語,令得王劍長長呼了口氣,說實話,哪怕他見到自己被爭搶后,已經對於學校對於自己的判定有了大致的把握,可真正聽到對方如此說,就真正的鬆了口氣了。

到首都念大學,若因為遲到而出現什麼變數,那就是王劍不願意見到的事情了。

「王劍,聽說你在高考的時候,只有開竅後期的實力,現在居然都到了淬體期了,而且我看你的實力並非是不穩固的,看來已經晉入淬體期一段時間的樣子,難道是剛高考完就晉陞的嗎?」

突然的,那位學長前輩,看了看王劍,然後問道。

「沒錯,我的實力是剛結束高考沒有兩天就晉陞的。現在已經算是穩固到淬體期了。」王劍點點頭,這種事情本來就沒有什麼不隱瞞的。

「原來如此,可高控考才過去多久啊,你這份穩固的實力,都幾乎有我這麼厲害了,恐怖的天份。果然是天才啊。」

那位學長似乎對王劍極為的羨慕。

「再天才能比我們學院的幾大家族天才厲害?王劍,我告訴你,你到了學院里,可別去招惹那群家族的天才,他們的天賦和家族的支持力度,不是我們一般的學生能夠招惹的。」

前方一位男生對於王劍的天賦,似乎有些嫉妒的樣子,說出來的話語,也隱隱有些不那麼的好聽。

「家族天才?好的,我明白的前輩。」

王劍聽了這話語后,神態一頓,之後點點頭。

實際上他對於家族天才,早就有些了解,特別是白鋒就是一個家族的人,他在白鋒離開后,在網路上看過許多關於家族的資料的。

「嗯,我也不是說你就要怕他們,只是家族的那群人,我們不好招惹,若真的要跟他們對上了,你也不用怕就是了,我們這群學長便是你的後盾。」

那位學長似乎因為跟王劍說了狠話,然後見王劍又十分恭敬的樣子,不好意思說什麼了,而是對王劍的語態都好了一些。

「我明白了。」

王劍點點頭。

他算是記下來了,跟家族的學生不要太多的與他們摩擦。特別是一些天才。 ?可他不知道的是,他作為一個普通學生里的第一天才,來到了首都軍事學院,那群家族的天才學生們早就摩拳擦掌,要讓他這普通學生里的天才,見識見識,普通學生與家族學生之間的差距。

要知道現在的地球區域里,普通人與一般的戰武者家族,已經開始了慢慢的不同,家族的優勢慢慢的變得極為巨大,他們擁有家族的天賦,加上家族的戰鬥系統培養,還有更多的內在優勢,另得他們的起步就比別人高了很多很多,而且這還不包括他們的特權,結果就是家族的孩子們,一個個都比起普通人學生,強大了很多。

坐著大巴車,一路通行,首都市都看了大半個,然後才是到了一個鳥語花香之地。

「到了,王劍同學,我們下車吧。」

幾位高級學生簇擁著王劍,就像是得勝的戰士,從大巴車上下來。

「歡迎王劍同學。」

早就有一群的學生,在那鳥語花香之地的大門口,迎接王劍。

「這是?」

王劍愣了。

「呵呵,聽說王劍你這一屆的全國第一要來,許多同學都自發的過來迎接你。」

跟著王劍一路來的某位學長,在王劍耳邊如此言道。

「呵呵,那就多謝了。」

王劍搖搖頭,他還以為大學會更為緊張,也更多的人對自己看不上眼的。可現在看情況,他這全國第一的名頭,果然是極大,令得這首都軍事學院,都對他有所另眼相看。

與一群的同學進行一一的接觸后,王劍答謝了他們。

當然了,這群迎接的同學,也就十幾人,相對於整個首都軍事學院的幾千人,這點人數當然不至於說誇張。

王劍也就這樣了,若是一個真正的頂級天才出現在這裡,那絕對是認潮洶湧。

「外面這群人怎麼了,怎麼跑去迎接一個新生。」

「哈,你不知道嗎?那新生就是這一次我們全國高考的第一名王劍呢,不過我看啊,什麼第一名,也就一個名頭罷了,到我們首都軍事學院里,說不定過段時間就會原型畢露,讓人們明白,他只是一個普通的鄉下學生罷了。」

一位位經過的學生,見到大門口居然搞出一副迎接王劍的一幕,頓時都有些明白王劍這個人了。

當然了,王劍對於他們而言,雖然有些熟悉,可大多數學生都無所謂的,特別是自負的學生,對於王劍這新生第一名,都看不上,認為大學跟高中完全不同。

事實上也是如此,一些高中所謂的第一名,在進入大學后都因為趕不上大家,反正越來越落後,最後第一名化為了壓力,弄得很是狼狽,最後也泯滅眾人的過去。

當然了,一般的全國第一名高考生,天賦和實力未來也都會很強大,出現意外的也都是一些心理不好的孩子,王劍這新生,雖然很多人看不起,卻也沒有什麼人會來招惹,因為王劍跟一般的學生還是不同的,哪怕再看不上這第一名,王劍依舊是全國第一,未來能夠走到哪一步,是誰都不敢保證的。

「咦,王劍同學,你似乎已經是淬體期了啊,我還以為你沒有到呢。」

就在王劍與一眾的高年級學生交談了一段時間,在他們的指點下,去到教務處報名時,一位大學三年級的男生,有些奇怪的望著王劍。

王劍並沒有隱瞞自己的實力,而是時時刻刻都透露出淬體期的實力來,所以周圍稍微一打探,就會明白他現在的實力,達到了淬體期。

「呵呵,僥倖達到淬體期了。」

王劍點點頭,說起來,他到達淬體期的消息,並沒有在周圍的城市裡傳達出來,只是在天河市中,已經都人盡皆知。

「那就好,我正想看看,全國第一名的實力,究竟是何種感覺呢,我也是一位淬體初期的,雖然比起多學了三年,可就跟現在的你一樣,能否賜教呢,王劍同學。」

那位男生似乎是一個戰鬥狂人,見到王劍與他的實力幾乎差不多了,連忙是邀請起來。

「可以,不過要等我報名再說吧。」王劍苦笑了一聲。

他在這學校里,第一件事情居然是被人邀戰了,這點對王劍而言,也是一件搞笑之事。

「哈哈,不好意思,你去報名吧,可別忘了哦。」那位男生笑了笑,似乎也有些尷尬。

「林朋,你太過份啦,王劍這個學弟剛來你就想要欺負。」一位女生見王劍答應了,頓時不高興起來:「王劍,你別聽他說的,要知道他雖然是淬體初期,可他擁有一套不錯的劍法,在學校里的比鬥上,還戰敗過一位淬體中期的學長的呢,你剛達到淬體期,還比我們少修鍊了幾年,就別跟他這戰鬥狂人打啦。」

「哦?越階戰敵。」

王劍一聽這言論,頓時更為的驚訝了,然後望了望那位跟自己約戰的前輩,只見對方是一個樣貌普通的學生,可他背後背著一柄劍,說起劍的時候,他的氣度就變了,似乎是一把出鞘的鋒芒之劍一樣。

「這樣說的話,我就更要請教前輩的劍法了。」王劍眼睛也亮了。

要知道王劍本來就不是一個不喜戰鬥的人,現在見到一位跟他一樣,也能夠越階戰敵的人物,他當然也很有興趣。

更何況,王劍明白對方能夠在這首都軍事學院里都能夠越階戰敵,那說明他的實力,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因為在這首都軍事學院里都是天才,若是一個普通的淬體期,跟這裡的天才打,那絕對是沒有絲毫勝算的。

那位勸王劍的女生見到王劍的表情,又是長長的嘆口氣,他知道了,原來這位學弟也是一位戰鬥狂人。看來她的擔心完全失敗。

「算了,就讓這位心高氣傲的學弟見識一下大學的實力也好,不然他這樣的戰鬥狂人,搞不好真的會去招惹家族子弟,那就不好了。」

這位女生搖搖頭。

王劍到了首都軍事學院的教務處。 ?首都軍事學院里很大,特別是綠化之地更是極多,王劍走了很久,幾乎都要迷路。

在這路上,他還見到一些真正能夠飛行的戰鬥機,還有一些處於開發中的戰鬥機器人等,這不得不令他感慨,自己是到了首都軍事學院里,一般的學校哪裡能夠見到這種東西。

當然了,這也令得王劍更為熱血,只要是男兒,哪個對於戰鬥沒有興趣的?王劍至少便是一個,見到了以前只在電視媒體里才能夠見到的機器人,戰鬥機等,哪個男生不會感覺到振奮。

「王劍同學,你就自己進去吧,我們是迎新會的成員,未來若有機會再見,希望你能夠考慮考慮我們社團哦。」

那幾位陪同王劍到了教務處的前輩學生,與王劍一一告別。

王劍這才知道,他們是一個迎新社團的,特別是幾個美女,居然是社團的發起人。

當然了,王劍這樣的天才,本來學校里就另眼相看的,若沒有他們過去迎接,也會有別的學生,甚至是老師過去迎接,畢竟在這幾百年來,許多的天才大學生,就是因為別的學校在火車站裡搶走,結果未兩令得之前的學校都扼腕長嘆。

王劍當然不知道這其中的內幕,現在送走了幾位學長,然後長長吸口氣,進入那教務處的大樓。

「老師您好,我是新生王劍,過來報名的。」

王劍問過老師后,進入某個新生報名處。

「你就是王劍么?可遲來了啊。」在辦工室里的,是一位戴著眼睛的男子教師。他見到王劍到來,放下了手裡的報紙,然後望了望王劍。

「不好意思,家鄉那邊遇到一點問題。」王劍道歉的言了一聲。

「嗯,好了,我來辦手續吧。」那位老師點點頭,神態並沒有太多的責怪。

他打開了智腦屏幕,特別是見到王劍的資料,上面全國第一名的成績后,笑意更濃了。

「好了,王劍,現在你就可以去宿舍了,我這裡安排一個人幫你。」那位老師給了王劍一個銘牌,上面是宿舍的號碼和安防系統的電子鑰匙。

王劍點點頭后,來到門外,果然在此地見到另一位老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