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侍煋見此捏著一隻幾乎就要破碎的袖子,沉著一張臉道:「你問我我怎麼會知道,我已經夠倒霉的了,別再問我問題了。」

「哎,你這個人……」

見著侍煋並不像搭理自己,慕成驀地捏著自己花白的鬍子,轉而看向正靠在樹上的蒔蘿看過去。

「你別跟我,連侍煋都不知道我自然更不會知道了。」

虛弱的靠在樹上,蒔蘿覺得這輩子都不曾這麼跑過,想她身為帶殿下的直系下屬,這麼多年來何曾受到過這樣的待遇,這一段日子對她來說簡直就是地獄一般。

看著自己的兩名同伴皆是一臉精疲力竭,慕成乾脆也不再說話。

他找了塊相對陰涼些的地方,直接坐了下去。

他們之前莫名其妙的被風傾漓由著鬼谷中送了出來,不想還沒來得及找到出路便是遇上了風雷公國的衛隊。

按理說他們的修為皆是不弱,只是奈何當時的情況他們還未徹底恢復,連帶著對方的人數太多,因此下便是被衛隊抓了去,最後落得個關在了王宮地牢的下場。

若不是前幾日王宮突然發生變故,他們也不會有機會從地牢里逃出來。

……

風晴羽循著流水聲邁步向前,當真在不遠處的地方發現了水源。

此時看著那近在咫尺的泉水,風晴羽向著那方走去的同時動作卻是格外的小心起來。

饒是沒有野外的生存經驗,風晴羽也曉得在這樣的時候,這種水源附近時常會有前來飲水的靈獸出沒,若是遇上了能力低微的小型靈獸還好說,但若是遇上了修為高深的靈獸,依照她的本事恐怕就危險了。

這樣一想,風晴羽的動作便是更加的小心了些。

泉水清澈見底,此時風晴羽站定在岸邊,幾乎可以看清楚那在水中遊動的魚類。

確定四周沒有異常,風晴羽當即由著腰間將取水的容器去下來。

然而就在她將要俯身取水的一瞬,那由著面前的泉水之中陡然間竟是濺起一道巨大的水花來。

水波濺起,觸不及防間便是將風晴羽的衣衫浸濕,慌忙的向後退了兩步,然還沒等到她回過神來,那遇著泉水低下竟是突然竄出一道人影。

「嘖,你我當真是有緣的很,沒想到在這樣的關頭都能讓我遇上你。」

耳邊一陣熟悉之聲傳來,話落當下,正握著濕透衣裙的風晴羽頓時臉色一青。

「赤昱,竟然是你!」

猛地驚醒一般,風晴羽看著突然從水底爬出來的赤昱,只覺得心上一緊。

她還以為赤昱已然死了的,沒想到他竟然還活著。

由著泉水之中爬出來,赤昱看到風晴羽的當下不得不說是欣喜的。

他之所以躲在這泉水低下,乃是這處泉水極為清澈,而他從前學過一門術法可以讓自己在水中隱匿無形,即便是赤炎的人追來也絕對不會發現他。

而且這裡的泉水清澈,追捕的人更加會放心。

再一次出現在風晴羽的滿前,赤昱的臉色並不好,連著說話的聲音也變得分外虛弱。

然而即便是如此,也絲毫不影響赤昱見到風晴羽那一瞬間的喜悅。

他的身邊此時正缺少幫手,若是此時得了風晴羽這個助力,可謂是要好上許多。

完全不知道自己依然被面前之人算計,風晴羽看著突然出現的赤昱驚訝之餘不由得皺緊了眉頭。

「什麼緣分,我跟你似乎並沒有那麼熟。」

儼然不想搭理此時的赤昱,風晴羽心裡清楚現在的赤昱的處境,先不提他此時對自己依然沒有了絲毫的幫助,就憑他現在的處境,自己若是跟他靠的太近,保不準也要受到牽連。

看著赤昱此時一身虛弱,風晴羽當下鬆了口氣,一聲落下的同時則是快速的轉過身去,想要離開此地。

赤昱好不容易發現了風晴羽這樣一個幫手,當下哪裡肯輕易地放她離開。

就在風晴羽轉身的一瞬,那本是站在岸邊的赤昱竟好似疾風一樣的突出攔在了風晴羽的身前。

此時手臂伸出,擋住風晴羽的去路,隨即邪笑道:「好歹你我相識一場,就這樣離開未免顯得太過分了些。」

……

暖風襲來,驀地將傾漓額角的髮絲吹亂了幾分。

抬手按了按自己的眉心,傾漓將那縷髮絲理好之後,驀地抬眼朝著身前的方向看去。

視線由著四周掃過,最後定格在面前的一處方向上,傾漓驀地挑眉。

那裡,乃是位於拂天大陸之上的星辰國公所在的方向,亦是他們這次要去的地方。

風清塵早就在路上聽傾漓將之前發生的事情大概說明了一番,當下對於他們要去往的目的地,倒也不覺得奇怪。

「多則兩天,我們應該就可以到達星辰王城了。」

驀地拍了拍傾漓的肩膀,風清塵由著馬車之中走出來的同時一雙眸子也不由得朝著那一方看過去。

「近來趕路有些著急,不知道大哥的身體可是有覺得不妥?」見到風清塵走下來,傾漓當即轉身看去,隨即一臉緊張的打量著身後之人。

風清塵看著傾漓如此關係自己,當下覺得心底一暖,便是搖了搖頭,道:「大哥好的很,應該說自從見到你平安回來之後身體比之前還要好上許多。」

知道風清塵是在逗她開心,傾漓當下也不拆穿他,只是驀地勾起一抹笑意來。

「那我就放心了,之前還想著這樣趕路會害的大哥你吃不消。」

傾漓說著那揉著眉心的手也隨之落下。

抬眼看著已然暗下來的天色,傾漓當即便是拉著風清塵往著馬車走去。 他們須得在天徹底黑下來之前趕到前面的城裡去。

若是晚了的話,保不準今夜又要在野外里露宿了。

兩個人一前一後的上了馬車,傾漓當即吩咐那駕車之人快些趕路。

……

君風謠在樹林之中等候許久仍舊不見得風晴羽回來,一張臉上頓時生出幾分怒意來。

「當真是沒有用的東西,辦點小事都要如此磨蹭,日後要如何堪以重任?」

嘴上抱怨,君風謠心裡卻是不免泛起嘀咕。

此時周圍的處境她心裡清楚的很,除了那些個追捕的王宮侍衛之外,這林子的靈獸恐怕也不在少數,饒是風晴羽遇上了任何一種可能皆是危險萬分。

「不行,我須得去找一找那丫頭才行。」

終是不放心風晴羽,君風謠話落直接站起身來,當即就要向著之前風晴羽離開的方向追過去。

然就在君風謠將要動作的同時,那由著樹林之中陡然間竟是飄來一陣陰冷寒風。

明明是灼熱酷暑,卻是突然傳來一陣陰寒之氣。

君風謠剛轉過去的身子不由得一僵。

冷聲道:「什麼人?」

君風謠話落就見得寒風裡一道暗紅身影緩步走來。

冷風襲來,帶來的寒意如同動置身於冰川一般,

君風謠忍不住渾身一顫,卻是仍舊強忍著回過身朝著那來人看去。

「是你?」看到那身後出現之人的一瞬,君風謠頓時臉色一變,卻是勉強控制住自己的心神又道:「不知拂天新君為何去而復返?那不成是還有事情要交代?」

封天一聲紅衣如火,此時走到君風謠面前,一張冰冷的臉上仍舊毫無表情。

只是在他看向君風謠的一瞬,嘴角竟是微微的動了動。

「我之前似乎告訴過你,不要再打風家任何人的注意。」

封天驀地開口,聲音冰冷低沉,讓人忍不住的便是生出幾分畏懼之意來。

君風謠此時聽著封天開口,本就蒼白的臉色陡然更加白了幾分。

封天之前與她在風雷王宮之中便見過面,上次他們之間達成了協議,其中一點便是她以後不可以再多風家人出手。

「新君這是說的哪裡話,我君風謠一向說到做到,我既然答應了不動風家人就一定不會動手。」

強忍住周身的冰寒,君風謠見此驀地露出一抹笑意,只是這抹笑意看在封天眼中卻好似挑釁一般。

不再跟君風謠廢話,封天見此猛地抬手,衣袖凌空一翻之時竟是驀地落下一顆人頭來。

那黑色的人頭由著半空落下,鮮血淋漓的落到了君風謠的跟前。

「你敢說這個人不是你派出去的?」

似乎已然沒有了耐心,封天此時站定在君風謠對面,說話間眼中依然露出了些許的殺意。

君風謠自知打不過封天,當下低頭看著那落到面前的人頭之時,一雙眸子頓時一驚。

此時那滾到她腳邊的頭顱不正是之前她控制住的那名王宮暗衛的么!

恍然間想起之前吩咐這名暗衛辦的事情,君風謠當即暗叫一聲不好。

「此事絕對是個誤會,我當日吩咐此人辦事之時還未遇到新君,是以他並不知情……」

看著那暗衛的首級,君風謠幾乎就要抓狂。

她這是倒了什麼霉,竟然在這個時候給她出了岔子,若是此時封天想要殺她的話,她絕對逃脫不掉。

「不知情?」眉眼一抬,封天突然抬眼向著君風謠看去,血紅的眸子里殺意已現。

君風謠下意識的向後退了兩步,當即強撐著讓自己保持冷靜。

畢竟也是一方君王,饒是此時面對強敵,君風謠仍能保持幾分淡定。

抬眼對上面前的封天,君風謠臉上的凝色一緩,隨即又道:「新君應該也知道我之前的處境,那人是我派出去的沒錯。

不過饒是未見到新君之前我也並未吩咐過要多去風家人的性命,是以若是新君當真認為此事是我毀約的話,大可以直接取走我的性命,君風謠好歹也曾是幽冥之主,若是連這些骨氣都沒有的話,豈不是要讓人鄙夷唾棄。」

君風謠一番話說的極為認真,話落當下整個人站定在封天滿前,連同剛才生出的那一種慌張之情也散去了大半。

封天挑眉看去,血紅的眸子里驀地閃過一抹冷意。

「既然你這麼說了,我若是再抓著不放那便是我小氣了。」猛地揮手,封天話落向著君風謠丟去一物的同時緊接著又道:「你帶上此物回到幽冥去,之後的事情我自然會再通知你。

君風謠見此忙的伸手將封天丟過來的東西接住,入手冰涼,帶著一陣森冷的寒氣。

不清楚此時自己手中拿著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君風謠驀地低頭看去,卻是就在她攤開手掌的一瞬,那本是被她握在掌心的冰涼之物竟是如同活了一般,猛地便是竄了起來。

「將它收好,若是丟失了的話……」

「新君還請放心,我定然將它收好。」

不等著封天把話說完,君風謠看著那突然竄起之物當即手臂一伸,快速的將它重新收回到掌心裡去。

……

「我已經說過了你不要再跟著我了!」

樹林深處,風晴羽看著一路緊跟在她身後的赤昱,一張臉上早已經陰沉一片。

本想著乾脆將赤昱打昏丟開,卻是不想風晴羽方才出手便是被赤昱輕巧的躲了過去。

畢竟本就有著實力上的差距,加之兩人此時皆是因為逃亡了數日而幾近精疲力竭,如此不過是幾招下來兩個人皆是有些承受不住。

猛的揮手,風晴羽一聲落下,當下便要再出手,卻是不想就在她伸出手來的一瞬,身後的赤昱猛地一動,當即按住她的肩膀。

「有人!」

赤昱猛地一聲輕呼,當即拉著風晴羽向著一旁的古樹後頭躲去。

還未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的風晴羽,此時看著拉著自己的赤昱,剛想要大喊出聲,卻是在看向對面赤昱眸子的一瞬,當即曉得了事情的不簡單。

樹林深處,伴隨著一陣輕緩的腳步聲傳來,只見的一行三人一臉疲憊的朝著這邊走了過來。 樹林深處,伴隨著一陣輕緩的腳步聲傳來,只見的一行三人一臉疲憊的朝著這邊走了過來。

「我就說這附近定然有水源,看吧,看吧,這不就是么!」

為首之人在看到不遠處那一汪泉水的瞬間,當即興奮的大叫起來。

聽到那為首之人的喊聲,跟在他身後的兩人當即忍不住捂住了耳朵,露出一副嫌棄的模樣來。

「知道你老人家厲害行了吧,可不可以別喊得這麼大聲啊。」就在那為首之人叫喊的同時,由著他身後的方向驀地傳來一道略顯虛弱的女聲。

伴隨著那女聲落下,方才還是一臉得意的老者頓時如同泄了氣一般,不再吭聲了。

風晴羽躲在樹后,此時看著那緩緩走來的一行三人,一張鐵青的臉上閃過一抹不安。

「我們不會被他們發現吧?」

用著極低的聲音開口,風晴羽說著一雙眸子不由得朝著身後的赤昱看了看。

然而她不看還好,此時回身看向身後,卻是哪裡還有赤昱的蹤影。

空蕩蕩的古樹後頭,風晴羽一個人呆愣在原地,一雙眼睛幾乎就要由著眼眶裡跳了出來。

「赤昱?赤昱?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