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走了半個時辰后,雲千幽終於停下了腳步。

李溯循著她的眼神看去,眼神也是一亮。

這是一間很大的鋪子,店門緊閉,而它的牆上貼著一張紅紙。紅紙上寫著,此店出售!

這鋪子的位置可真不錯,面積大,而且位置也非常好。

至於店裡是什麼裝飾,這根本不在雲千幽的考慮範圍。

反正她買下鋪子之後,肯定也是要重新裝修的。

只要面積和位置夠好就行了。

而且,這一條街也很繁華,周圍也有不少各種店鋪,客流量也不少。

不過,在驚喜過後,雲千幽也有了一絲疑惑。

這麼好的位置,怎麼可能到現在也沒人買呢?

一般來說,這種位置的鋪位可是很多人爭搶的呢!

可能連紅紙都沒貼出來,就有很多人上門了。

看著周圍的熱鬧,再對比這裡的冷清,雲千幽有點遲疑。

「大娘,跟您打聽一件事。」

雲千幽到路邊一個小攤上買了一點小東西后,才開口打聽消息。

見到這麼個粉雕玉琢的小姑娘笑眯眯地跟自己打聽消息,賣東西的大娘很是受寵若驚。

這樣的小姑娘,應該是什麼大家小姐吧?不然怎麼會有這樣的氣質呢?

可是,她的身邊怎麼沒有丫鬟服侍呢?而且,她也太溫和了點吧?其他小姐可是傲氣十足的。

大娘心裡各種想法糾結。

「不知道小姑娘有什麼話想問的?」

「我想問一下,這家店是怎麼回事?要出售嗎?」

「哦,你說這家店啊?這我知道!」

一旁另一個大娘插嘴道。

「我也知道啊!」這大娘見別人說話了,立刻急了,將所有知道的消息都倒了出來。

兩個大娘爭相解釋,很快就讓雲千幽弄明白這裡頭的情況。

這家店本來是出租的,原本是一家成衣鋪子,生意還不錯。

不過,從去年開始,這裡的生意就一落千丈,之前還曾經走過一次水。

之後,原來的租戶就退租了。

接著,又有人租下這裡開店,也是成衣鋪子。

但生意同樣不好。

這裡租金貴,生意卻不好,誰能繼續租下去呢?

在遭遇兩次退租之後,房東也有點頭疼了。大家都知道這裡好像不是很好,能租得起什麼價位呢?

他們的租金和周圍店鋪的租金可是差了一半!

剛好這個時候,房東的兒子出了事,聽說是和別人爭風吃醋,將對方打傷了。

對方的勢力也不小,為了息事寧人,他們得賠錢。

但要賠的錢不少,房東只能選擇賣出一些不那麼賺錢的產業。

這間店鋪剛好不怎麼賺錢,於是,他便選擇將這裡賣出去。

但可能是大家都知道這裡的情況不好,也怕撐不起這裡,所以就算這家店的位置很好,大家還是很遲疑。

到現在,聽說房東已經降價了,可還是賣不出去。

畢竟大家買鋪子是為了賺錢,要是最後沒賺錢,反而還虧錢了,誰願意啊?送他們也不要啊!

紅紙已經在門口張貼了好幾天了,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買下這鋪子。

「聽說,房東是得罪了人呢!」

大娘們說得興起,還把大家私下猜測的話說了出來。

雲千幽表情不變。

就算是房東得罪人了,那又如何?

她要的房子,可不是他們的關係。

「這房子現在賣多少錢?」

「哦喲!聽說之前是八十萬兩的,現在只要七十萬兩!」

兩位大娘的表情很精彩。

只要七十萬兩?她們一輩子都賺不到七萬兩啊!

果然,有錢人的世界他們不懂。

雲千幽卻是眼睛一亮。

七十萬兩,這個價位還真不貴!

廣郡城的物價可比洛林縣貴多了,這種位置,這種價格,那可真是太便宜了!

再仔細觀察周圍的環境和商鋪之後,雲千幽果斷決定——就買這一家了!

於是,他們便循著大娘們的指示,找到了房東的家裡去。

房東的家位於北邊的朝元街,這裡聚集了許多有錢人。

倆人一貓到了所說的地方,在牆邊,就聽到裡頭傳來一陣憤怒的咆哮聲。

「我打死你這個不孝子!我讓你出去胡作非為!」

話音未落,就聽到一個年輕男子的慘叫聲,還有棍棒加身的悶響聲。

「老爺,你要打耀兒,你就打死我吧!」一把成熟女子的聲音跟著響起,帶著心疼。

「慈母多敗兒!」男聲怒斥。

裡頭又是一陣雞飛狗跳。 倆人的聽力都非常靈敏,自然聽到裡頭發生的事情。

原來,這家的少爺——也就是他們所說的耀兒,真真是個十足的紈絝。

之前因為傷了人,所以需要父親賣店鋪籌錢。

可這還不算完,在這件事情之後,他竟然跑去賭博。

好了,這下子完了。

他現在可是欠了一百萬兩!

一百萬兩!

一百萬兩對他們來說,倒不是全部的家產,但也讓他們很頭疼。

而且問題是,這孩子可能還會繼續去賭啊!

到時候,別說一百萬兩了,一千萬兩都不夠!

大家都知道,一旦沾染上賭博了,最後的結果可是家破人亡啊!

因此,這父親在被人追上門討債的時候,幾乎恨得要將這孩子給打死!

而能夠寵出這麼一個熊孩子,背後當然有父母的功勞。

父親一直忙著賺錢,根本無暇照顧家裡。而母親卻盲目縱容。

沒辦法,他們就一個兒子,自然是寵到了骨子裡。

正是因為他們這樣的縱容,就算他犯了錯也沒有什麼懲罰,到了現在,他們也終於嘗到了惡果。

——一百萬兩,他們還得售賣其他的產業!

想到這裡,這父親恨不得將這孩子給打死!

但是,他就一個兒子,加上妻子的袒護,他也下不來狠手啊!

所以,他很是憤怒,但又無可奈何。

這樣下去,整個家都會敗的!

聽完裡頭的情況后,倆人對視一眼。

情況好像有變哦!

倆人還是敲響了他們的門。

門衛很是奇怪,哪裡來的小姑娘和小少年?

不過,倆人的氣度都不凡,看著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雖然不知道他們找老爺幹什麼,但他們還是盡職報告了進去。

不一會,有一個管家模樣的男子出來了。

「這位公子,小姐,不知道有什麼事呢?」

管家看到倆人,不由得眼睛一亮。

看他們的穿著,好像不是什麼有錢人家的孩子。可是,他們的精緻模樣,還有那由內而外的高貴氣質,就讓人明白,他們絕對不是什麼普通人。

「我們是來商量東來街的那間店鋪的事情的。」

管家一愣,東來街的店鋪?

不就是那一間降價了都賣不出去的店鋪嗎?

這兩個孩子,是來買店鋪的?

他們有錢?

他心裡閃過這個疑問,但還是將他們迎了進去。

進去之後,倆人坐下來等了一會,才終於看到一個中等身材的男子走了出來。

看他臉上還帶著未消的怒氣,還有那恨鐵不成鋼的懊惱,他應該就是這家的老爺了。

「你們想要買我的鋪子?」

黃老爺驚訝地看著眼前的兩個半大孩子,也終於明白,為什麼剛才管家說有人想買鋪子的時候,表情那麼奇怪。

就兩個孩子,小的這個還沒開始長身體吧,就這樣說要買鋪子,這不是開玩笑嗎!

想到這裡,黃老爺的表情就更難看了。

這種時候,他的心情已經夠差了,突然跑來兩個孩子開玩笑,這讓他心裡的火氣更大了。

這兩個孩子,如果沒錢的話,就是在玩他。可要是有錢的話,那也是家裡的錢吧!

拿家裡的錢來揮霍,這樣的敗家子,可真是讓人咬牙切齒啊!

黃老爺聯想到了自己那個敗家的兒子,想到要收拾的爛攤子,心情更加惡劣了。

因此,在問這話的時候,他的語氣不怎麼好。

李溯皺了皺眉,但沒說什麼。

雲千幽更是眉頭都不動,直接笑了,「是的,不知道黃老爺開價如何?」

她的態度太淡定了,反而讓黃老爺心裡驚疑。

難道,他們真的是要來買店鋪的?

「八十萬兩!」他直接甩出一個價格。

「八十萬兩?」

雲千幽笑了。

「黃老爺,你這是有誠意的價格嗎?」

黃老爺心頭一跳,「你這是什麼意思?哪裡沒誠意了?」

「我們過來之前已經打聽過店鋪的情況了,我們也是誠心想要買這店鋪的,而且,我們也帶了錢過來。但看你的模樣,好像不是很想賣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