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誰知上官凝香根本不顧,手撐扶腰部,肚子一挺,眼淚汪汪聲音也哽咽起來:「你吼我!你說過,為了民間的謠言你才會娶她,安撫民心,我大她小,永遠都是我至上!她還沒進門呢,你就開始偏袒了!」

說著便肩膀一聳一聳的垂面哭泣,衣袖所遮之處,嘴角的冷笑意味深長。

「天下只道我是為榮華可不顧廉恥的女人!我委曲求全,不顧名節的幫你,只換來這樣的下場!我的苦,有誰知!我要帶著孩子會上官家!」 龍逸軒蹙眉,面色微變,卻也不得不快步到前安慰著:「好了,好了,彆氣了!我錯了還不行嗎!」

雖大患已除,可朝中大權旁落,上官家在朝中的勢力更為龐大,他還不得不依靠。

現在翻臉,有的會是更多的阻礙,現在至少還不是時候!

原本對龍逸軒還有那麼一點點的期望,如今可以說完全幻滅。

冷哼一聲,撇過臉不願再看!

上官凝香收起眼淚,小鳥依人的半靠在龍逸軒的懷中。

滿足的回以微笑,眼神飄向遠處的水月然,更為的得意。

「想要不留痕迹的讓你中計還真不易,這還要多虧秦玲兒的幾次催眠。

夢中反覆的循環,讓你清晰的記得每個情節,接下來只要請君入甕。

紅玉的言語漏洞,夢境與實物的重疊,你一定會驗證夢中情境。

不過聰明的你,不會盲目的相信夢境,所以……」

「這是一個鋪墊!」自嘲的笑了笑,說道:「信鴿也是你們的傑作,模稜兩可的字句充滿無數的遐想!那推我爹娘如懸崖的是何人?」

那最後的話語,不要放手!竟也是誤會!是讓冷星辰鬆開雙手,莫要受他們連累,而非她所想的求救之意!

上官凝香抬眸望了望龍逸軒,語笑嫣然:「此人盡在眼前!」

水月然星眸一凝,指著他,厲聲問道:「是不是他!」

「非也……此人與他們二老關係密切,武藝高強,心思縝密,自視頗高,且同為女兒生!」

上官凝香沒多說一個字,水月然的心就涼上一分,最後甚至後退數步。

不可置信的胡亂搖著頭,嘴中不停低喃:「不會的,不會的……」

神情接近癲狂,不斷的自言自答,都不願意相信這樣的事實。

如此的柔弱無助,和以往自信神采飛揚的她有著天淵之別。

鬆開上官凝香,向她走去。

沒事的,沒事的,只要今夜一過,你什麼也不會記得,我們會回到最初的起點。

「月然!」輕聲喚道。龍逸軒有些不忍。

抬眸望去,龍逸軒關懷的雙眸映入她的眼帘。

猛然一把揪住他的衣襟問道:「不是我,是不是!不是我!你回答我啊!」

龍逸軒撫上她的緊張的雙手,柔聲說道:「你說不是就不是!」

「哈哈……」水月然忽然仰天大笑,而後又掩面抽泣起來,嗚咽的聲音聞著心酸。

上山失去意識終當心神不寧,現在才知道根本就是被催眠,淪為他人的棋子。

終於明白為何質問冷星辰推她爹娘入懸崖時,他古怪的神情!

為了不讓自己背上殘害爹娘的罪名,寧願保持沉默。哪怕是傷害他至深,奪他性命也不曾辯解半分。

就像他說的,他從來沒有做過半分對她不利之事。從頭到尾,在他心裡她的位置永遠高於自身。

反倒是自己,嘴上說的動聽,做任何事都會信任他。

結果,連環套之下,依舊害了他。

不過她也值得慶幸。雖然被傷的只有半條命,但這一刻,他性命無憂。 龍逸軒蹙眉,面色微變,卻也不得不快步到前安慰著:「好了,好了,彆氣了!我錯了還不行嗎!」

雖大患已除,可朝中大權旁落,上官家在朝中的勢力更為龐大,他還不得不依靠。

現在翻臉,有的會是更多的阻礙,現在至少還不是時候!

原本對龍逸軒還有那麼一點點的期望,如今可以說完全幻滅。

冷哼一聲,撇過臉不願再看!

上官凝香收起眼淚,小鳥依人的半靠在龍逸軒的懷中。

滿足的回以微笑,眼神飄向遠處的水月然,更為的得意。

「想要不留痕迹的讓你中計還真不易,這還要多虧秦玲兒的幾次催眠。

夢中反覆的循環,讓你清晰的記得每個情節,接下來只要請君入甕。

紅玉的言語漏洞,夢境與實物的重疊,你一定會驗證夢中情境。

不過聰明的你,不會盲目的相信夢境,所以……」

「這是一個鋪墊!」自嘲的笑了笑,說道:「信鴿也是你們的傑作,模稜兩可的字句充滿無數的遐想!那推我爹娘如懸崖的是何人?」

那最後的話語,不要放手!竟也是誤會!是讓冷星辰鬆開雙手,莫要受他們連累,而非她所想的求救之意!

上官凝香抬眸望了望龍逸軒,語笑嫣然:「此人盡在眼前!」

水月然星眸一凝,指著他,厲聲問道:「是不是他!」

「非也……此人與他們二老關係密切,武藝高強,心思縝密,自視頗高,且同為女兒生!」

上官凝香沒多說一個字,水月然的心就涼上一分,最後甚至後退數步。

不可置信的胡亂搖著頭,嘴中不停低喃:「不會的,不會的……」

神情接近癲狂,不斷的自言自答,都不願意相信這樣的事實。

如此的柔弱無助,和以往自信神采飛揚的她有著天淵之別。

鬆開上官凝香,向她走去。

沒事的,沒事的,只要今夜一過,你什麼也不會記得,我們會回到最初的起點。

「月然!」輕聲喚道。龍逸軒有些不忍。

抬眸望去,龍逸軒關懷的雙眸映入她的眼帘。

猛然一把揪住他的衣襟問道:「不是我,是不是!不是我!你回答我啊!」

龍逸軒撫上她的緊張的雙手,柔聲說道:「你說不是就不是!」

「哈哈……」水月然忽然仰天大笑,而後又掩面抽泣起來,嗚咽的聲音聞著心酸。

上山失去意識終當心神不寧,現在才知道根本就是被催眠,淪為他人的棋子。

終於明白為何質問冷星辰推她爹娘入懸崖時,他古怪的神情!

為了不讓自己背上殘害爹娘的罪名,寧願保持沉默。哪怕是傷害他至深,奪他性命也不曾辯解半分。

就像他說的,他從來沒有做過半分對她不利之事。從頭到尾,在他心裡她的位置永遠高於自身。

反倒是自己,嘴上說的動聽,做任何事都會信任他。

結果,連環套之下,依舊害了他。

不過她也值得慶幸。雖然被傷的只有半條命,但這一刻,他性命無憂。 「月然!不必感傷,從今以後,我會替代二老的位置,保護你,呵護你,不再讓讓你再經受任何的風雨!」龍逸軒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感受到他雙臂輕柔的環住,呵護嬌弱的花朵一般。

眼中的鄙夷絲毫不掩飾,頭未曾抬起,張開就道。

「你認為,還有可能嗎!在你算計我之後……」話語中的諷刺真真刺耳。

「人定勝天!我的至理名言。若是上天不給我們這個機會,那我就自己創造。從今起,紅塵即忘,又是新的開始!沒有舊仇哪裡會有芥蒂。」

龍逸軒說的很緩慢,俊逸的臉龐上始終掛上如陽光般和煦的笑容。

話中隱約期待,讓水月然猛然驚覺事情的不對。

秀眉一蹙,厲聲問道:「說!你給我下的是何毒?」

不愧是水月然,這麼快就找到了根結所在。「不是毒,是一個可以忘記紅塵前事的好東西!我們叫它……忘紅塵」

對於此葯毫無感覺的水月然,聞言大感不妙。

忘……不會是……

就在她出神的剎那間,稱其不防,龍逸軒迅速的點了她的穴道,昏昏睡去。

低頭輕輕吻去眼角掛的晶瑩淚珠,用最輕柔的聲音說道:「睡吧!睡醒了,你就是全新的水月然,只屬於我一個人的水月然。」

扶起水月然緩緩起身,向不遠處的嘟著嘴,一臉陰沉面露不快的上官凝香伸出另一隻手:「我未來的皇后,未來我子民的國母!」

上官凝香楞了一下,眼眉立刻彎如月,滿心歡喜的喚道:「殿下萬歲!」

萬歲!國主的特有稱呼。龍逸軒滿意的揚起嘴角,他甚至能看到不遠的將來,他榮登寶座的那一刻。

「我們走!」聲音中抑制不住的興奮。

「可是……」上官凝香為難的指著一片中毒不能動彈的各大派的武林人士,問道:「他們如何處理?」

冷眼掃射一下眾人,肅殺的氣息蔓延開來,冰冷刺骨的寒意席捲周身。

那是從靈魂深處的恐懼。直到這一刻,所有人才明白,死亡其實一直都身邊。

「殺!一個不留!」

冷峻的聲音如閻王的催命符,立刻,哀叫聲遍野,四面的黑衣護衛得令立即以包圍式的開始斬殺。

武林人士身中劇毒,根本無力反抗,瞬時間鮮血四濺,血流成河。

踏著以血染紅的基石,越過如山高的屍首。懷著滿滿的自信,依舊對未來的憧憬,龍逸軒迎著夕陽走了出去……

幽暗的洞穴被封閉,一如他最黑暗的一面,永將埋葬,今日之事也將永成為秘密,誰也不會知曉……

@@@@@

行宮別館內

幾位丫鬟行色匆匆的跑過。

遇到熟悉之人交頭詢問一番。

「怎麼樣,找到沒有?」

「沒有!」

「那還不快點!」為首的丫鬟木蓮,厲聲喝道。

轉身,閉眼雙手合實,心中不斷的在祈禱,口中不斷念叨著。

「側王妃啊,能不能不要隔三差五的就玩失蹤,奴婢們的膽子很小,受不起這樣的驚嚇啊!更受不住王爺的怒火啊!」

祈禱完畢,也快步加入搜索的行列。 「月然!不必感傷,從今以後,我會替代二老的位置,保護你,呵護你,不再讓讓你再經受任何的風雨!」龍逸軒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感受到他雙臂輕柔的環住,呵護嬌弱的花朵一般。

眼中的鄙夷絲毫不掩飾,頭未曾抬起,張開就道。

「你認為,還有可能嗎!在你算計我之後……」話語中的諷刺真真刺耳。

「人定勝天!我的至理名言。若是上天不給我們這個機會,那我就自己創造。從今起,紅塵即忘,又是新的開始!沒有舊仇哪裡會有芥蒂。」

龍逸軒說的很緩慢,俊逸的臉龐上始終掛上如陽光般和煦的笑容。

話中隱約期待,讓水月然猛然驚覺事情的不對。

秀眉一蹙,厲聲問道:「說!你給我下的是何毒?」

不愧是水月然,這麼快就找到了根結所在。「不是毒,是一個可以忘記紅塵前事的好東西!我們叫它……忘紅塵」

對於此葯毫無感覺的水月然,聞言大感不妙。

忘……不會是……

就在她出神的剎那間,稱其不防,龍逸軒迅速的點了她的穴道,昏昏睡去。

低頭輕輕吻去眼角掛的晶瑩淚珠,用最輕柔的聲音說道:「睡吧!睡醒了,你就是全新的水月然,只屬於我一個人的水月然。」

扶起水月然緩緩起身,向不遠處的嘟著嘴,一臉陰沉面露不快的上官凝香伸出另一隻手:「我未來的皇后,未來我子民的國母!」

上官凝香楞了一下,眼眉立刻彎如月,滿心歡喜的喚道:「殿下萬歲!」

萬歲!國主的特有稱呼。龍逸軒滿意的揚起嘴角,他甚至能看到不遠的將來,他榮登寶座的那一刻。

「我們走!」聲音中抑制不住的興奮。

「可是……」上官凝香為難的指著一片中毒不能動彈的各大派的武林人士,問道:「他們如何處理?」

冷眼掃射一下眾人,肅殺的氣息蔓延開來,冰冷刺骨的寒意席捲周身。

那是從靈魂深處的恐懼。直到這一刻,所有人才明白,死亡其實一直都身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