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即便是夏如嫣和夜天雪,也是滿臉通紅,閉著眼睛,嘴裡發出誘人的呻吟。時不時的,還深情的叫著李易的名字。不用猜,也知道是在慾望海洋里,和李易共赴巫山雲雨了。

看到這一幕,李易羞惱的同時,心中震驚無比。唐糖的魅惑之功,竟然如此強大。連身為女人,也要淪陷在自己的情.欲幻境之中。

換句話說,唐糖根本不用動手,只需眨一眨眼睛,施展魅惑之力,就能放倒全部對手!

面對如此可怕的力量,李易甚至,都不敢再接近唐糖了。

「哈哈……她現在還只是修鍊到『魅惑人眼』的境界,只要不看她的眼睛,就會沒事。」大腦里,炎滅的聲音,倏然響起,顯得很是得意,「等她修鍊到『魅惑人心』的境界,那才恐怖呢。」

「魅惑人心?怎麼個恐怖法?」李易深吸了口氣,苦澀問道。

「魅惑人心,也就是指這個小娃娃,眼睛都不用眨,只需神念一動,就能俘虜對手的靈魂!讓靈魂沉浸在慾望之中,淪為她的奴隸,永世受她的控制!」

炎滅壓抑著嗓音道,「而這,還不是最高境界。據小蓮說,『天魁奼女玄功』修鍊到最後,能魅惑蒼生!俘虜整個天地!」

「嘶~!」李易聽的控制不住,倒吸冷氣。這樣的功法,根本就是逆天!比自己的《九天刀訣》都還要強大!

「也就是說,只要唐糖修鍊到最高境界,這世間基本就是無敵的了?」震驚過後,李易再次問道。

「沒那麼厲害。」

這一次,輪到貝貝解答道,「吸血主母即便修鍊到最高境界,對終級生命體,也是無效的。終級生命體,即便是我,也不是說想控制就能控制。因為他們都已經有了自己的天地之意,根本不再受這一方天地的全部控制。」

「也是。」李易點頭,沉思道,「唐糖現在就對麒麟老頭,產生不了影響。這也就是說明了,現在的唐糖,對究級生命體,起不了魅惑作用。」

「是的。」貝貝應聲道,「(色色小說不過,吸血主母現在也已經很厲害了。她可是連主人,你都俘虜了哦!」

「不錯不錯,你小子剛才可是什麼都快露出來了,哈哈……」炎滅在旁一個勁的笑道。

李易聞言,俊臉「唰」的一下通紅通紅。想起剛才的一幕,確實糗大了。

當下,不再理會兩個幸災樂禍的傢伙。心神沉寂進了乾坤圖裡,果然看見一身白裙的劉詩瑤,正和芊芊,有說有笑。

「主人!」

察覺到李易心神的芊芊,最先叫道。隨後,嬌小的身形一閃,撲進了李易心神所化軀體的懷裡,「主人,芊芊好想你。」

「是主人不好,常常忘了芊芊你的存在。」李易撫摸著小丫頭的腦袋,憐惜道,「以後芊芊你要是想出來,就自己出來吧,不用等主人的召喚。」

「嘻嘻,有主人這句話,芊芊滿足了!」小丫頭臉上滿是笑容。

「易哥哥!」

這時,白裙飄揚的劉詩瑤,緩步走了過來。柔聲叫喚的同時,看向李易的目光中,儘是濃濃的情意。

「主人,你和詩瑤姐姐聊,我先去睡覺。」芊芊見狀,很聰明的從李易懷裡下來。而後,俏皮的朝李易吐了吐舌頭,身形一閃,消失不見。

「這個小滑頭。」李易一陣笑罵,旋即,複雜的看向劉詩瑤,醞釀半響,低聲道,「你……真的記起以前的記憶了?」

「嗯。」劉詩瑤羞澀的點了點頭,「我記起了爸爸媽媽,也記起了哥哥,更記起了易哥哥你!」

滿臉通紅的低下頭,劉詩瑤細聲道,「我記得易哥哥,你帶我去落日山脈的所有。易哥哥,我……我喜歡你。」

少女的表白,聽在李易的耳中。身體不由地一震,大腦里的意識,卻有些悵然,劉詩瑤現在雖說是超級生命體,但距離吞天屍尊,仍然有不少的差距。難道說,這其中還需要一些考驗?

「是了,那頭饕餮說過,詩瑤想要成為新一代的吞天魔尊,還得靠她自己的努力。沉睡百年,只是第一關!後面,還有許多關,等著她去闖!」

想到這裡的李易,深吸了口氣。不過,卻不知道怎麼回答劉詩瑤。這個表白,李易有過預測。但真的遭遇到時,李易又不知如何回答了。

恰巧,外界的唐糖,這時幽怨的開口道,「怎麼了,易哥哥?難道,你不喜歡我了嗎?」

說著,妖媚的眼眸中,淚水「啪嗒、啪嗒」滴落而下。看向李易的目光里,湧現無盡的哀怨。似乎李易,就是天地間最大的負心人。

乾坤圖裡,感受到這一切的李易,心神忙一把抱住劉詩瑤,在她驚喜羞澀的目光中,快速道,「我們先出去再說。」

唰!

李易的身體沒有動,但周身快速湧現一陣光芒。待光芒散盡時,劉詩瑤的軀體,出現在了李易的懷裡。

正傷心欲滴中的唐糖,看見劉詩瑤,頓時大驚,愕然道,「你……你不是已經死了嗎?怎麼……怎麼……」

「哼,你才死了呢!」本是嬌羞的劉詩瑤,看見妖媚的唐糖,不由一聲冷哼。雙手抱緊李易的同時,絲毫不受唐糖魅惑之力的影響,反擊道,「幾年不見,你到是長的越來越妖了啊!看看你現在這個樣子,哪還有點像一個正常的人?連妓院里的小姐,都比你強!」

「你說什麼?!」

愕然中的唐糖,聞言,當即怒髮衝冠,魅惑之力收起的同時,一股可怕的氣勢,自身上釋放而出。

沉寂在慾望海洋里的所有人、魔、妖,在魅惑之力消失后,又經這股氣勢一衝擊,立即醒悟過來。

不過這個時候的唐糖,懶得理會其他人,嗜血、凌厲的氣息,直接鎖定在了劉詩瑤的身上,「老女人!你又有什麼資格說我?你自己不還是活死人一個!」

「你個不要臉的小妖精說什麼?」

劉詩瑤大怒,身上的屍神之力,同樣釋放開來,掙扎著想要脫離李易的懷抱,和唐糖打一架。

時間,這一刻,彷彿回到了原點。回到了當初,災難爆發后,大家第一次相聚時的一幕。

那一次,劉詩瑤和唐糖,也是這樣互相鬥嘴、互掐。往事回首,李易心中的一些羈絆,這一刻,倏然全都消失。

雙手抱緊劉詩瑤之際,李易看著唐糖,無奈道,「行了,你們兩個那麼長時間沒見面,就不要鬧了。」

「易哥哥你放手,姐要好好教訓她一頓,好讓她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劉詩瑤張牙舞爪,掙扎著叫道。

「老女人,活死人,你閉嘴,易哥哥是我的!」唐糖怒氣沖沖,就像一隻小老虎。

「你個小浪.貨、小妖精才閉嘴,易哥哥是我的!」劉詩瑤絲毫不弱的回罵道。

「得,還真和當初一模一樣了!」李易聽在耳中,苦笑的同時,搖頭不已。

「哼,誰說易是你們的?」

似乎是嫌不夠亂,夏如嫣這時拉著夜天雪,也插了進來,不甘弱后的冷哼道,「你們有什麼好爭的?我和易,都有一對兒女了!」

說著,朝李光和淼淼揮手道,「光、淼淼,你們過來一下,讓這兩個不要臉的女人看看,你們爸爸,到底是誰的!」

唰!

鬥嘴中的劉詩瑤和唐糖,果然閉嘴。唐糖看著夜天雪,似想起了什麼,驚叫道,「你……你是易哥哥的那個……那個妹妹?」

「準確的說,是未婚妻!」 第七妾 夜天雪這時也顧不得羞澀了,配合著夏如嫣,向劉詩瑤和唐糖,發起了自己的身份告示牌。

兩女一聽,果然色變。劉詩瑤也不鬥嘴了,而是雙手死死的抱緊李易。唐糖看了一會後,也撲過來,抱住李易的一隻胳膊。

近距離接觸下,兩女快速的交換了一個目光,達成了統一戰線。

眼下這個情況,她們要是再內鬥,就真的是沒希望了。唯有結成聯盟,才能和夏如嫣、夜天雪爭鬥!

大家都是超級生命體,誰也不是白痴。夏如嫣拿李光和淼淼說事,唐糖同樣不甘弱后的,朝烏和炎喊道,「烏、炎,你們也到媽媽這邊來一下!」 (感謝「夢裡猶殺人」童鞋投出的寶貴月.票!)

……

幾個小傢伙,可不是笨蛋。聽到夏如嫣、唐糖的叫喊,李光、淼淼、烏、炎,同時揮手,齊聲道。

「不要!」

旋即,李光拉著淼淼,跑到麒麟老頭的身後,央求道,「老師,我們想要快點擁有小夥伴。」

「是的,老師,我也想回去看教練。」炎緊接著道,在說著的同時,小傢伙拉過不知所措中的藍兒,再次道,「藍兒妹妹剛才說也想去。」

「啊?哦,去,去……」藍兒迷糊中應聲道。

「哈哈……」麒麟老頭大笑,「既然如此,那天方就不打擾聖王你的好事了,告辭!」

說著,大手一揮,一道金光閃過,罩住五個小傢伙,消失在了半空中。

「那個,偶像,我也有事先走了。」魔狡這時也開口道,「有事,記得來龍島玩。對了,別累著了,記得節制哈!」

說著,朝李易曖昧的擠擠眼。旋即,朝著所有暗黑魔龍一揮手。駕馭落日方舟,往黑暗龍島快速飛去。

「咳咳,我還要煉化火神骨,也不打擾聖王了,告辭。」白骨咳嗽一聲,朝著李易一拱手,繼而,帶著自己的骨魔隊伍,往無盡沼澤飛去。

「嘿嘿,我也有事先走,不打擾老大你的好事了。」小白龍猥瑣的笑著,轉身就要走。

「等等!」李易頭痛中,忙喊道,「你還沒告訴我,你們是怎麼過來的呢?『天罡火海』外面的那些妖魔神,墨菲斯、拉斐爾他們,你們都殺了?」

「殺了到好了,可惜殺不到。天方族長一出場,那幫傢伙,立馬跑的沒影了。哪還敢阻攔我們去哪啊。」小白龍撇嘴道,話畢,又是擠眉弄眼道,「好了,不打擾老大,你的好事了。我們走。」

朝著手下一揮,幾頭三首蛟,跟在白骨的死亡飛舟後面,快速消失。

黑暗軍團、光明軍團、機械軍團、火焰軍團,見狀,所有生命體,亦跟著消失在半空中。

不到三分鐘,所有生命體,走了個乾乾淨淨,只留下李易和四女,依舊站在原位。李易是頭疼,四女,則是倆倆聯合,互相對峙著。

「現在好了,大家都走了,我們是不是也可以走了?」李易無奈道。

「嗯,我聽易哥哥的。」唐糖嬌聲軟語道。

劉詩瑤則是把腦袋埋在李易懷裡,雙手緊緊的抱緊李易,任君採摘的模樣,看的夏如嫣,眼中無名之火,控制不住的往上蹭。

不過,她到底是有修養的,很快就冷靜下來,柔聲開口道,「易,那我們回家吧。」

「回家?」做幸福狀的唐糖一聽,眼中沒來由閃過一絲精光。但旋即,她也嬌聲細語道,「易,爸爸媽媽還在等我們,我們也回家吧。」

「哼,易的家,就是機械聖城!」夏如嫣美眸一瞪,冷然道,「回家,自然是回機械聖殿!」

「這裡是你的家,不是我們的。」唐糖毫不畏懼的對峙道,「我和瑤瑤的家,在崑崙七號。走,易,我們回家。」

說著,拉著李易的手,就要往崑崙七號走。

夏如嫣哪給她這個機會,身形一閃,擋在了三人面前,同時,抱過李易的另一隻胳膊,嬌聲道,「易,我們回家。」

「易……」

「夠了!」頭痛的李易,終於忍不住,發泄叫道,「你們愛去哪去哪,我還有事要做,不賠你們玩了。」

話畢,將夏如嫣和唐糖,都耍開,連懷裡的劉詩瑤,也一併推開。隨後,看了眼夜天雪,身形一閃,就要離開。

「別走。」唐糖一個衝刺,從背後反抱住李易,動情道,「我想了易哥哥你那麼多年,可不想讓你跑了。」

說罷,抱住李易化作一道流光,在劉詩瑤、唐糖、夜天雪三女,還未反應過來的情況下,消失在她們的視野內……

……

情.慾海洋。

唐糖自身煉化的情.欲空間里,一間由最元始的情.欲能量衍化而成的大床上。李易赤身裸體,身上衣物盡褪,靈魂和身體,都和唐糖合在了一起。

這一刻的兩人,靈與欲,達到了完美的結合。

情.欲空間,顧名思義,就是一個慾望空間。唐糖想了李易這麼多年,積壓的原始慾望,這一刻都發泄了出來。

在這個慾望海洋,沒有時間。或者說,時間完全就是由唐糖掌握的。她想流逝多久,就流逝多久。兩人做著生命最原始的運動,根本忘卻了時間,忘卻了一切。

直至許久,停止運動的兩人,赤裸相擁在一起,沒有說話,互相感應著彼此的心跳,以及那熟悉的溫暖。

自慾望中醒來的李易,輕撫懷中佳人的嬌軀,眼中閃過無奈的同時,柔聲道,「怎麼樣,現在滿意了吧?」

唐糖美眸似水,八爪章魚似的趴在李易身上,聆聽著李易強有力的心跳,妖媚的臉龐,紅撲撲的,顯然還沒冷靜下來。

「不夠!再來!」休息片刻后,吸血女王大人,又騎在了李易身上,妖媚道,「那個女人給你生了一對兒女,我也要生!」

「你不是有烏和炎了嗎?」李易哭笑不得。

「烏、炎不一樣。」唐糖妖嬈道,「我想要的,是我們的生命結晶。所以,易哥哥,你還要滿足我!」

說罷,再次運動起來。魅惑之力施展下,李易連抵抗的時間也沒有,便又迷失在了慾望海洋……

……

崑崙九號城外。

好不容易逃脫掉的李易,雙腳發軟的坐在一個峽谷里,大口喘著粗氣。

大腦里,炎滅怪笑不斷,「嘎嘎,你們兩個真是厲害,竟然做了那麼長時間,一百遍啊一百遍!」

喘氣中的李易一個機靈,壓抑著嗓音,低聲道,「你一直在看著? 巨星從綜藝主持人開始 貌似我屏蔽了精神海!」

「放心,我沒看見。不過,我可以通過你的情緒波動,知道你在幹什麼。嘎嘎……」炎滅淫笑道,「話說你們兩個雖然不是普通人,可這麼無度的索取,就不怕對以後凝聚神嬰,造成影響嗎?」

聞言,李易鬆了口氣的同時,沒好氣道,「你以為我想啊。唐糖的媚功那麼厲害,她真心對我動了心思,我根本就抵抗不了!」

一說起這個,李易就感到深深的無力。自己好歹是超級生命體,可面對唐糖的魅惑之力攻擊,連反抗的力氣也沒有。

當然,這不是說李易的真正實力,不如唐糖。畢竟有貝貝在,貝貝如果有意,根本不用出手,只需在精神世界里,點撥李易幾下。李易就能擺脫唐糖的慾望海洋控制。

無奈,貝貝根本沒有插手的意思。反而和炎滅一起,在旁邊幸災樂禍的笑著呢。

「這個也對。論境界,論實力,小娃娃確實不如你。不過,論定力、論心性,你已經輸了。」炎滅「尜尜」陰笑道,「一百遍啊一百遍,連我也要佩服你們,居然這麼能做。」

「行了,行了。」李易羞紅著臉龐,揮手道,「你還是說說,怎麼重塑你的肉身步驟吧。我這次出來,可是為了你,才專門跑出來的!」

「真的?我愛死你了!」說到自己的事,炎滅立即來了勁,興奮道,「步驟很簡單,只需先淬鍊了『混沌火神骨』的腦袋,讓它衍變成我以前的樣子……」

說到這裡,炎滅倏然一頓,隨後才道,「我以前什麼樣,估計你也不知道。你還是把火神骨,直接弄成人類的形態吧。反正我對惡魔族也沒什麼好感,這次重生,做一個人類大魔王也不錯!」

李易無語,不過,也沒說什麼,而是再次問道,「淬鍊之後呢?還有哪些步驟?」

「剩下的,自然是用《移魂大.法》讓我從你的腦袋裡出來。當然,這需要生命神碑的配合。」炎滅小聲道。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