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艹!這他娘的是傷到了動脈了!

還好蘇羽這貨最拿手的是醫仙勁,只是意識一掃,立刻就止血了。眼看著這後山被自己挑逗的地震了起來,這貨心知玩大了,再玩下去估計小命都得交代在這裡了,所以當下身如靈蛇一般向著樹林外圍急速沖了出去!

然而,玩大的,還不是這個,更悲催的還在後頭呢!只見整個樹林居然在一瞬間,如驚濤駭浪般的波動了起來,真的就像是海中巨浪一樣,向著自己這邊猛地卷了過來!

那速度,比他逃的速度要快上不知道多少倍了!眨巴幾下眼睛的功夫,就已經追至了這貨的身後!

「艹!難道老子今天要交代在這裡?!我了個去啊!」

一看自己逃跑是徹底沒戲了,蘇羽這貨暗罵一聲,果斷的一腳蹬在旁邊一顆歪脖子樹上,借力縱身一躍,直接向著半空中跳去,神識全部展開,尋找著逃生的路線!

與此同時,更是對著小海的方向一聲大吼,「小海!」

玉爪海東青小海,因為佛陀盪魔草的緣故,早就和蘇羽心意相通,能夠通過神識交流了,所以在蘇羽發生危險的第一時間,小海便感知到了,仰天一聲鷹嘯,雙翅猛地一震,向著蘇羽這邊急速略來!

然而,還沒等小海飛過來接住蘇羽呢,蘇羽這貨就被那巨大的林濤綠浪直接淹沒了!

尼瑪,那一路的大石頭大樹,就算是神仙也得給砸死啊!眼見這一幕,小海不由得發出了一聲怒吼一樣的凄厲嘶鳴!

「主人!!!」

雖然小海嘴上從來不承認,但心底里卻是很明白,誰得到了佛陀盪魔草,誰就是自己的主人。這是宿命,是它鷹王一脈自古以來的傳承,一諾千金的誓言!

所以在看到蘇羽被林濤巨浪徹底淹沒了的時候,小海的心情,絕對可以用撕心裂肺來形容了!

然而片刻之後,小海卻是面色一怒,揮動翅膀擦掉眼淚,憤怒地吼道:「我艹! 放手愛 你他媽的忽悠老子!我艹!我要切了你的鳥!」

因為此時此刻,那原本將蘇羽淹沒的林濤巨浪竟然瞬間消失,只留下二逼一樣的蘇羽,帶著一種深思和驚喜的微笑,一邊從高空墜落,一邊自言自語地說道:「乾坤袋?」 眼見小海深陷危機,蘇羽絕對不會坐視不理的!身形急速一閃,蘇羽已然到了小海的身側!

全身靈力猛地鼓盪起來,蘇羽毫不猶豫地全力使出醫仙勁向著小海體內猛地灌注了進去,同時更是以自己全部的氣勁狠狠地壓制這小海體內體外這暴走的金色光芒!

而這些還遠遠不夠,此時此刻,蘇羽更是將神識全部凝聚在小海的身上,按照小海體內血脈的走向和規律,將這金色光芒狠狠的壓入,並且加以控制!

一方面在急速治療著小海的傷勢,另一方面以強大的外力壓制那暴走的金光,危險的局面立刻變成了彼此僵持!

在這僵持的過程中,雖然人獸有別,但蘇羽的醫仙勁卻是確確實實的將小海體內的傷勢迅速的恢復著!這也使得這種僵持一點一點的變成了小海佔據優勢!

許久之後,只見小海雙翅一震,仰天一聲尖銳而霸氣的嘶鳴,大口猛地一吸,竟是將體外瀰漫的金色光芒全部都吸入了口中!

而後,小海則是雙目緊閉,渾身骨骼啪啪作響,心跳的節奏越來越強,越來越有力!終於,在將近兩個小時之後,小海那金色的雙目再度睜開,伴隨著一聲王者之氣濃烈的鷹嘯,它的身體再次發生了巨變!

只見全身每一根原本雪白的羽毛邊緣,都被包裹上了一層金色!或者更貼切的說,是那羽毛邊緣,徹底的從白色變成了金色,就像鑲了金邊一樣!

而小海的鷹嘴,則是隨著一陣陣強烈的由內而外的金光閃爍,迅速的變為金色!沒錯,**而高貴的純金色!

隨後,那骨骼噼啪的聲響更為強烈,小海就像電影里的狼人變身一樣,身形啪啪啪的急速變大著!站在地上直立的身高,竟然急劇增加到了一米三才停了下來!

乖乖隆地咚!九十公分的海東青就已經是個開了國際玩笑的奇迹了,小海這貨現在居然一個變異,長成了一米三!

鷹王!絕對的鷹王啊!而且是絕對奇葩的鷹王!奶奶的,這體型和禿鷲都差不多了!誰見過這麼奇葩的海東青了!

看著這貨異變后的體型,蘇羽腦海中第一時間跳出了個名字,楊過!

擦!這一人一鳥往這兒一站,可不就像楊過和他的雕兄的感覺么!不過還好,小海還沒異變成和楊過的大雕一樣高過兩米的異類。

當那由內而外的金光全部內斂之後,小海仰天一聲鷹嘯,雙翅猛地一震,若不是蘇羽修為還算可以的話,早就被這貨帶起的風扇飛了。

「艹!小海,你這貨吃了什麼東西了,難道是吃了壯陽草?」待小海平靜下來之後,蘇羽立刻開口道。

「艹!你才吃壯陽草了!」雖然貴為鷹王,但小海早已被蘇羽這貨毒害的像個痞子一樣,這一開口,頓時就沒有絲毫的鷹王威嚴了,完全就是個痞子!

「老子需要嗎!」蘇羽壞笑著說道。

自從有了神識並且收服了小海,相處了一段時間后,蘇羽就無奈的發現,這貨實在是太色了!每次自己和女人在屋裡探討人生的時候,這貨一準在某個窗口或者遠處的某棵樹上,偷偷的看呢!

蘇羽著實是搞不明白,你說丫的就是個鳥,又沒人類的傢伙事兒,居然也好這口?這尼瑪能有快感么?所以這會兒,蘇羽這貨明顯是故意刺激小海呢!

小海雖然是只鳥,但由於從出生便守護佛陀盪魔草的緣故,心智發展的十分厲害,思維幾乎和人類沒什麼區別了!再加上被蘇羽的一番教育,現在的小海,已然是個披著鳥皮的猥瑣男了!

果不其然,蘇羽這一開口,小海頓時惱羞成怒,破口大罵道:「艹!你他娘的會說人話不!哪壺不開提哪壺!當心老子哪天把你那破玩意兒切了去!」

「好了,趕緊告訴老子,你這到底是得到什麼奇遇了,怎麼變成這樣了?話說,你就沒想過,變成這體格之後,這輩子再也不會有母海東青和你搞對象了么?」蘇羽依舊是嘴毒的刺激著小海。

不過發生異變之後的小海,心智明顯提高,就連心態都變得大氣了,居然沒有繼續跟蘇羽鬥嘴!也不知是不是怕蘇羽再爆出什麼讓人更鬱悶窩火的話來,小海還真的是跳過了蘇羽的刺激,直接把這個奇遇說了出來。

原來這佛陀盪魔草並不是單獨生長的,在佛陀盪魔草的根部一尺之下還生長著另一種伴生的藥草,與佛陀盪魔草的效果有些類似,但不能食用。除非與一種特定的而且十分罕見的草藥一起才可以彼此中和抵消。

俗話說無巧不成書,那種說不上名字的草藥,還真的讓小海給碰上了!沒錯,就是那一次蘇羽參加賭葯田大賽,給小海帶上了無線接收器,讓這貨把張鐸預定的幾塊葯田裡的藥材都搬運到自己葯田的時候!

當時發現了這個藥草,剛好蘇羽又賭完沒它什麼事兒了。所以小海二話不說帶著這個藥草就往小溪村這邊飛來。不過路上卻是因為太興奮,居然讓個打獵的給打了一槍!

這後面的事兒,蘇羽就都知道了。而且想問小海更多的東西,也問不出來的。因為那些信息也是小海的祖輩口口相傳的,也沒啥有價值的東西。

「好了!二貨,跟老子出去吧,你丫不會打算一輩子就待在這個你不拉屎的地洞里吧?」聽著小海說完,蘇羽一把拍在小海的腦袋上,笑著說道。

小海本就是高傲的鷹王,怎麼可能會待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所以沒什麼懸念,雖然心裡很是不爽,但還是跟著蘇羽離開了這處山洞!

而接下來,小海就徹底的充當了蘇羽這貨的探子,被蘇羽忽悠著在整個後山里飛來飛去,飛去飛來,一遍一遍的幫蘇羽探查著這處後山葯林。

有小海當苦力,蘇羽自然是樂得逍遙了!繼續探查著這葯林,時不時的再聽著小海那分毫不差的彙報,對於這片葯林,蘇羽已經開始漸漸的掌握了。

也不知是閑的蛋疼還是好奇心又痒痒了,蘇羽這貨居然又一次開始散開神識,去感知這片後山,同時刺激那後山時不時的震動一下。隨著神識的一點一點增加,這地方的震動也一次比一次大,這讓蘇羽更加得瑟了!

反正現在小海傷勢基本痊癒,外加身體異變到了一米三高,就算有什麼意外,馱著自己飛上天,還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所以蘇羽這貨越玩越興奮,越玩越刺激了。

可讓這貨沒想到的是,這一次,他玩大了!

當蘇羽肆無忌憚,全力地展開神識的時候,整個後山葯林的震動瞬間達到了頂峰,整個地形居然都開始變得扭曲了起來!

雖然是迅速地收回了神識,但那山石地形的震動卻根本沒有停止,而是越來越強烈,最後就像地震一樣猛地爆發了起來!一不小心,蘇羽就悲催了!

在那劇烈的震動下,這貨左挪右閃,不斷地閃避著,可還是一不小心哐鏜一聲撞在當中一棵樹上,手掌嗤的一下被劃出了一道口子,鮮紅的血柱嗤的一聲噴出了老遠!

我艹!這他娘的是傷到了動脈了!

還好蘇羽這貨最拿手的是醫仙勁,只是意識一掃,立刻就止血了。眼看著這後山被自己挑逗的地震了起來,這貨心知玩大了,再玩下去估計小命都得交代在這裡了,所以當下身如靈蛇一般向著樹林外圍急速沖了出去!

然而,玩大的,還不是這個,更悲催的還在後頭呢!只見整個樹林居然在一瞬間,如驚濤駭浪般的波動了起來,真的就像是海中巨浪一樣,向著自己這邊猛地卷了過來!

那速度,比他逃的速度要快上不知道多少倍了!眨巴幾下眼睛的功夫,就已經追至了這貨的身後!

「艹!難道老子今天要交代在這裡?!我了個去啊!」

一看自己逃跑是徹底沒戲了,蘇羽這貨暗罵一聲,果斷的一腳蹬在旁邊一顆歪脖子樹上,借力縱身一躍,直接向著半空中跳去,神識全部展開,尋找著逃生的路線!

與此同時,更是對著小海的方向一聲大吼,「小海!」

玉爪海東青小海,因為佛陀盪魔草的緣故,早就和蘇羽心意相通,能夠通過神識交流了,所以在蘇羽發生危險的第一時間,小海便感知到了,仰天一聲鷹嘯,雙翅猛地一震,向著蘇羽這邊急速略來!

然而,還沒等小海飛過來接住蘇羽呢,蘇羽這貨就被那巨大的林濤綠浪直接淹沒了!

尼瑪,那一路的大石頭大樹,就算是神仙也得給砸死啊!眼見這一幕,小海不由得發出了一聲怒吼一樣的凄厲嘶鳴!

「主人!!!」

雖然小海嘴上從來不承認,但心底里卻是很明白,誰得到了佛陀盪魔草,誰就是自己的主人。這是宿命,是它鷹王一脈自古以來的傳承,一諾千金的誓言!

所以在看到蘇羽被林濤巨浪徹底淹沒了的時候,小海的心情,絕對可以用撕心裂肺來形容了!

然而片刻之後,小海卻是面色一怒,揮動翅膀擦掉眼淚,憤怒地吼道:「我艹!你他媽的忽悠老子!我艹!我要切了你的鳥!」

因為此時此刻,那原本將蘇羽淹沒的林濤巨浪竟然瞬間消失,只留下二逼一樣的蘇羽,帶著一種深思和驚喜的微笑,一邊從高空墜落,一邊自言自語地說道:「乾坤袋?」 至於小海的怒罵,蘇羽根本沒有聽到,臉上一直帶著喜悅,喃喃自語著,直到耳邊呼嘯的風聲響起之後,這貨才意識到,自己現在到底是個什麼處境!

「我艹!要死了!要死了!這尼瑪要摔死老子啊!小海,快來幫忙啊!」

高興過頭髮現自己居然是從三十多米高的空中往下掉,腳下還他娘的全是各種各樣的石頭,就算他身手再好,這摔下去不死也得殘了!蘇羽趕緊向著一邊的小海吼道。

可小海,卻是幸災樂禍地看著蘇羽這貨往下掉,嘴上還超解恨地說道:「活該!摔死活該!讓你再嘚瑟!」

不過當看到蘇羽真的無助地往那堆大石頭上摔去的時候,口是心非的小海還是猛地一振翅,電光火石般地向著蘇羽俯衝而去。在蘇羽即將和那尖刺巨石親密接觸的前一秒,嗖的一下,將蘇羽馱在背上,向著山下飛了出去!

「呼……我艹,好險好險,差點沒摔死老子!」坐在小海的背上,蘇羽長呼一口氣,喃喃道。

「啪!」

可這口氣剛呼出去,蘇羽這貨就一巴掌拍在了小海的頭上,不爽地說道:「丫的,老子對你不薄啊!可你丫也忒壞了點吧,剛剛那是把老子往死里摔啊!」

雖然小海特別想開口罵這個以怨報德的貨,不過轉念一想,小海馬上就選擇了無聲的抗議。只見小海雙翅猛的一振,使出吃奶的勁兒馱著蘇羽這貨,直接向著高空衝去。

一看小海往高空衝去,蘇羽這貨立馬蔫兒了,「艹!居然威脅老子!嗷艹!好了好了,你是老大,在天上你是老大,我怕了你還不成么!」

廢話,由不得蘇羽這貨不服軟,因為異變過後的小海那可真是名副其實的鷹王了,無論是體型還是力量,都非常的強悍,兩句話的功夫,就愣是把蘇羽這貨給帶到了起碼三十多米的地方,並且還繼續往上飛著。

在地上,蘇羽可以盡情的虐虐小海,可他娘的現在是在天上,他又不是仙靈時代那些御劍飛行的大能,頂多就能跳的高一點而已!

有句話叫,誰的地盤誰做主!這話一點兒沒錯,現在天空中可是人家小海的主場,要是再叨叨,一不小心這要是從小海背上掉了下去……呵呵,這後果可就忒好玩了……

不過沒等小海洋洋得意的時候,蘇羽這貨下一個命令就下達了,「小海,往山上飛!對,就剛才後山那裡!」

「艹!真當老子是你的坐騎了?!」小海不爽地尖嘯道。

「少廢話,讓你飛你就飛!」一把拍在小海的後腦勺,蘇羽不爽地說道。

不過這一拍,小海倒是也不由得向著原本後山所在的位置望去。

乍一眼看去,好像那後山也沒什麼變化。但小海可是從出生就在這個地方生長的,在蘇羽進入後山之前,可以說基本上就沒出過後山,所以對於這裡的每一寸土地,小海都非常的熟悉。

也正是因為這種熟悉,小海才第一時間就發現了後山所發生的變化。原本繚繞在後山上的瘴氣,此刻消失的無影無蹤,整個後山山林突然變得十分清秀了!

這自然不是重點,後山最大的變化在於,所有的樹木,幾乎完全不同了!沒有之前那麼高大,沒有之前那麼蔥鬱了!

而且,先前那漫山遍野的藥草,也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只是一些尋常的花花草草,根本沒有任何奇特的地方。

至於那範圍,現在從空中看去,整個後山的範圍,不過是三里長,五里寬而已!但小海長年在原來那片樹林里飛來飛去,就算是憑著身體的感覺,也知道那處樹林絕對不止這麼一點點大小!

自然,這個變化蘇羽方才就發現了。雖然他對於後山絕對沒有小海熟悉,但好歹也來過這是第二次了,多少是有個印象的。而且,這兩次進入後山,蘇羽都明確地感覺到,自己直線深入的距離,絕對超過四五公里了。

尤其是這一次,為了好好的探查這處後山,蘇羽至少走了有十公里!但似乎,還是沒有看到邊緣。要知道,從地圖上去看,從北湖進村的那個山澗到村尾後山的直線距離,頂多也就是六七公里而已!

從北湖到村頭就至少有一公里多,再加上村子的話,整個後山就算是再大,直線距離也就是兩公里多撐死!

這就很蹊蹺了!蘇羽覺得自己走了起碼十公里,可後山也就是兩公里左右,這多出的幾公里是怎麼回事呢?

小海自然是十分的不明白了。不過一看後山這個變化,蘇羽的腦海里倒是立馬清晰了。

原來,現在這樣,才是後山原本的狀態,至於那多出的幾公里,不是別的,而是來自於方才他被那林濤巨浪所撞擊時所喊出的那個東西。

「乾坤袋!」

沒錯,方才的那一陣林濤巨浪,並不是憑空消失了,而是直接進入了蘇羽的體內!更確切的說,這處所謂的後山,其實是一個來自於仙靈時代修真高人所持有的儲物空間。

這也正好解釋了為什麼這處後山存在了無數年,蘇正南也進來過,但卻沒能收走這個儲物空間的原因。

雖說聽師父說,在仙靈時代,那些大能們是能夠將自身意識擴散到體外,形成神識的。而在後仙靈時代,或者說是現在這個武道時代,靈力都已經成為絕唱和傳說,更不用說神識了。

而且,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夠修鍊出能夠看透事物本質的神識,即便是有從仙靈時代傳承下來的功法,同樣修鍊靈力的蘇默茹和蘇正南,在其巔峰時期也沒有修鍊出神識。

而蘇羽,不僅陰差陽錯的服食了佛陀盪魔草進而產生了神識,更是在方才樹林急劇震動的時候一個不小心劃破了手掌,正好完成了傳說中的滴血認主。

加上這個被稱作乾坤袋的儲物空間,本就是用強大神識來操控的,蘇羽順理成章的直接將這已經無主的空間據為己有了。

同時,蘇羽也從這乾坤袋上感受到了一些信息。比如,這個乾坤袋的確是仙靈時代,一位道行高深的修真之人所有,似乎空間還有開發的潛能。但具體是誰的,這個就不清楚了。蘇羽知道的只是,神識一掃,就能收入或者取出東西。

不過,收入體內的乾坤袋,似乎並沒有方才那種綿延見不到邊的廣闊,方圓只有百十來米而已。至於那些原本生長在其內的樹木,則是如同被縮小了一樣,集中在一處,連同那些珍貴的藥草一起。

「小海之前是住在這裡的,難道這貨和乾坤袋有什麼關聯?既然樹木藥草能夠在裡面成熟,不知道小海這貨……」

想到就做,蘇羽這貨下意識的神識向著小海一掃!結果小海真的就忽然消失,出現在了蘇羽丹田處的乾坤袋內了!

不過蘇羽這貨,顯然是忘記了,此時此刻,他是被小海馱著飛了幾十米高的事兒。這忽然把小海收進了乾坤袋,這貨立馬就悲催了,嗷嗷的亂叫著,從高空再次跌落!

「咦?後山怎麼好像有人在叫?」村子里,幾個正在下象棋的老頭,不由得抬頭向著後山方向望去,自言自語地說道。

一個老頭一說,其他幾個老頭立刻也側耳聽去,然後轉過頭笑著說道:「你個老東西,又胡說了,哪兒有什麼聲音啊!艹!你大爺的,竟然偷著換棋子!」

不過幾個老頭都是到了老眼昏花的地步了,即便是轉臉看向後山方向,也沒看到此刻正有一個小小的黑影,從半空中胡亂撲騰著掉了下去。

呵呵,這掉下去的人影,自然是蘇羽這個憨貨了。只見這貨嗷嗷叫的跟狼似的,一臉無助地撲騰著,眼看又要往下面的大石頭上掉下去了,猛地神識往乾坤袋裡一掃,又一掃!

於是,蘇羽這貨悲催的發現,自己居然沒辦法召喚小海!小海居然在抵抗他!

「我艹!小海,給老子出來!」眼看著自己又要玩個心驚肉跳了,蘇羽顧不得許多了,神識一下狂涌了過去,硬是把小海從乾坤袋裡給拽了出來!

那時機,恰好是還差不到兩米就撞到石頭上!

突然被蘇羽用神識給拽了出來,小海也是嚇了一跳,「我艹!又他媽是這種高難度!」

不過牢騷歸牢騷,小海還是迅速的接住了蘇羽,然後順勢一個俯衝,直直向著山腳下沖了過去。

「騷,讓你再騷!還騷不?」看著心驚肉跳的蘇羽,小海幸災樂禍道。

二話不說一巴掌拍在小海的腦門上,蘇羽直接一頓破口大罵,然後又霸道的把小海扔回了乾坤袋,一路罵罵咧咧地往山下走去。

小海之所以能抵抗蘇羽的神識,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的,一來是兩人基本上兩體一心,心意相通,二來就是,蘇羽的神識現在還是比較弱的,控制一些死物比較容易,但活物就難了。

既然後山的秘密已經徹底揭開了,蘇羽自然沒有留在後山的必要了。所以雖然是嘴上依舊罵罵咧咧,但還是快步地向著村東頭的墓地走去。

沒錯,離開村子這麼久了,這麼久沒給爺爺和父親上墳,蘇羽著實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咳咳咳,其實是,在上次幫羅小琪祛除惡鬼纏身的時候被嚇著了。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