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說大姐……你弟弟是個陽痿患者啊!你這不是要害我們家小影嗎?我們家小影嫁過去跟著你弟弟守活寡嗎?你這麼做良心過得去嗎?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嗎?」樂天毫不客氣的瞪著鄰居大姐。

「你……你胡說八道!」鄰居大姐指著樂天,她也氣得不行。

今天的飯局讓這個傢伙攪的一團混亂!她也氣呼呼的站起身離開了。

蘇紫影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她獃獃的看著樂天。

「看到了吧?這就是所謂的騙子……還好我跟你一起來了。」樂天哼了一聲。

他看了看桌子上的海鮮,居然又開始大吃。

「你……是怎麼看出這個孫岑是個陰陽人?」蘇紫影奇怪的問。

「我是個大仙,我不是告訴你了?這個男人的身上一點陽氣都沒有,我一眼就看出來了。」樂天回答。

「呼……看起來我又要搬家了。」蘇紫影吐了口氣。

樂天奇怪的看了看她。

「我租的房子就是那個鄰居大姐的……你今天可把人家氣壞了。」蘇紫影說道。

「我倒是覺得不但不用搬家,甚至連房租都省了!」樂天說道。

蘇紫影看了看樂天。

「你要讓我威脅人家?我可做不到……」

樂天不置可否,他繼續大吃。

「好可惜啊,我還以為今天會有一個男人被我看上呢……」蘇紫影笑呵呵的看著樂天。

「你急什麼?我告訴你啊,談感情就像是上廁所,你打開第一個格子,你發現格子里沒有紙,然後你又打開了第二個格子,發現裡面有屎!於是你又去看了第三個格子,你發現裡面既沒紙又有屎,於是你又想回頭去第一個格,結果第一個格又被人佔了……」

樂天慢斯條理的說道,他剝了一隻大蝦放到了蘇紫影的面前。

蘇紫影驚訝的看著樂天,這麼高深的情感理論居然被樂天用這麼噁心的說法說了出來,實在讓蘇紫影不知道該如何接受……

兩個人吃完了飯,無論如何這海鮮還是不錯的,沒想到結賬的時候,服務員告訴樂天和蘇紫影,一共是三千八……

「那個男人沒付錢?」樂天驚訝的問。

「沒有……」服務員說道。

蘇紫影看了看樂天,她突然有點想笑,還好這個傢伙被樂天氣走了,如果自己真的和這樣的男人談戀愛,她絕對不會有幸福的那一天。

「喂!發什麼呆?帶錢了嗎?」

樂天看著蘇紫影。

蘇紫影攤了攤手。

「我不是給了你一萬?」樂天看著她。

「我捐了……」蘇紫影回答。

樂天靠了一句,這女人這是不當家不知柴米貴啊……

「先生請問您是現金還是刷卡?」服務員看著樂天。

「你先等等……」樂天無奈的說道。

他拉著蘇紫影又走回了剛剛的桌子面前,桌子已經被收拾乾淨了,蘇紫影看了看樂天,她其實是有卡的,但是她就是想看看樂天會怎麼解決這樣尷尬的局面。

這個傢伙居然和自己講廁所與紙的典故……豈不知道第一個和自己有親密接觸的男人就是你嗎?

你這第一個廁坑已經被佔了呀……

樂天扭著腦袋四下看著,他不知道面前的蘇紫影腦子裡正在胡思亂想,他也不知道自己這幾天給自己這個小姨子留下了什麼樣的印象。

樂天的眼中出現了一個胖胖的女人,這個女人就坐在樂天和蘇紫影的旁邊。

「服務員……點餐。」胖女人喊了一聲。

服務員來了,這個女人點了不少的東西,看起來是個有錢的主。

蘇紫影看著樂天,這傢伙不會想去當小白臉吧?這麼看著人家做什麼?

「那個……」她想開口說自己有錢。

「別急……乖乖在這坐著,姐夫不會讓你留下洗盤子的。」樂天阻止了蘇紫影。

蘇紫影眼神晃了晃。

一個帥氣的男人快步的跑了進來,他坐到了胖女人的身邊,居然很噁心的在胖女人的懷裡依偎了一下。

樂天眼前一亮,他的嘴角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

蘇紫影瞪大眼睛,以她這幾天對樂天的了解,這絕對是不懷好意的笑容啊。

「你……你要做什麼?」她急忙小聲的問。

「我要解救無知少女與危難之中。」樂天說道。

蘇紫影看了看那個足有二百斤女人,這就是樂天要解救的無知少女?

「啪!」

樂天突然拍了一下那個胖女人的桌子,胖女人嚇了一跳,她奇怪的看著樂天。

「你是……」她疑惑的問。

「這位女士……我可以和你說幾句話嗎?」樂天看著她。

胖女人眨了眨眼,她搖了搖頭。

「我不認識你……」她說道。

「不認識倒是不可怕,可怕的就是你不和我談談,你會後悔……」樂天嚴肅地說道。

「喂!你是什麼東西?趕緊給我滾蛋!」

一旁的小白臉倒是先怒了,這個傢伙是什麼人?不會是同行吧?

其實小白臉這一行的競爭也是極其殘酷的……

這些有錢的女人口味也是一天一變,不好伺候啊……

「你閉嘴!」樂天也毫不客氣地呵斥。

小白臉站起身,毫不客氣的給了樂天一拳,樂天獃獃的站著不動。

「小心!」蘇紫影喊道。

可是沒等她喊完了,樂天就重重的挨了一拳,眼眶馬上就烏青了,那個小白臉卻還想揍樂天。

蘇紫影快速的站起身,她一腳踢了出去,直接將這個小白臉踢倒了。

「你是什麼意思?如果你想惹事……我會報警的。」胖女人依舊很淡定。

看得出來她其實並不在意這個小白臉的死活,小白臉倒在地上,她連看都沒看。

「報警?我說你是不是傻?你自己身體的異常你沒有發覺嗎?」樂天捂著眼睛。

胖女人一愣。

「我身體正常得很!如果你想說我胖……你別怪我對你不客氣。」她拍了兩下手。

兩個保鏢突然從旁邊站了起來,來到胖女人的身邊。

樂天根本不在乎,他指著自己的眼睛。

「你覺得我拼著挨揍也要告訴你的事,只是一句你很胖?」他反問。 接下來我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夢裏自己又一次被困到了楊家墳的那個古墓當中。不管怎麼逃都逃不脫。囡子就在面前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囡子的臉上再也沒有之前的稚氣可愛。變得十分詭異,尤其是那雙眼睛。

被這一驚嚇。我立刻坐了起來。這才發現,自己竟然在醫院裏,身邊只有羊駝子在。

“葉子。你總算是醒了,要是再不醒的話,我都以爲你沒救了呢。”羊駝子見我起來之後也不管說話好不好聽。反正看上去是挺興奮的。

我掙扎着坐起來,朝着四周看了看,朝着羊駝子問道:“方大師他們呢。糖糖救出來了沒?”

“葉子,你就放心吧,方大師和爺爺他們辦事兒去了。糖糖已經救出來了。 天價萌寶:億萬爹地霸道寵 當時如果不是爺爺去的及時。你估計就完蛋了。” 狼與兄弟免費閱讀全文 羊駝子朝着我說道。

羊駝子這邊也是聽方大師提起的,我當時被那把刀控制之後,和那山羊鬍子老頭打的難解難分,誰都奈何不了誰。這樣一來,就給方大師騰出了手,讓方大師去對付糖糖的哥哥,簡直易如反掌,所以很輕鬆的就把糖糖給救了出來。

糖糖的哥哥也被方大師給抓住了,但是那個山羊鬍子老頭,卻趁着空檔給跑掉了。

當那山羊鬍子老頭跑掉之後,我的刀鋒又掉轉過來,對準了方大師。方大師當時也沒想到竟然會出現這種情況,幸虧躲得及時,從只是讓我把胳膊劃傷而已,差點把他整條胳膊都給弄斷了。

幸虧方大師也不是普通人,跟我對峙的時候把自己保護的很好,一直撐到了楊老爺子過來,他們兩個聯手把我打暈送到醫院這邊來。

“那他們有沒有說我什麼時候能出去?”我靠在牀頭上,朝着羊駝子問道。

“你不用出去了,雖然山羊鬍子老頭跑了,但是冷叔過來了,剩下的事情他們處理就可以。”羊駝子從牀頭櫃上拿起個蘋果,用衣袖擦了擦,直接塞進嘴裏咬了起來。

聽到說糖糖已經救回來之後,我也算是鬆了一口氣,而且更重要的是,把糖糖的哥哥抓到了,這可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突破口。說不定,方大師他們現在就已經從糖糖的哥哥那裏知道了什麼,正在做下一步的部署工作。

而冷叔的到來,無疑又讓我更加安心了幾分,畢竟我一直以來都覺得冷叔是最爲值得信任的人,並不只是因爲之前,他救過我好幾次。

“羊駝子,你沒有任務嗎?”我又躺在了牀上,有些好奇的看着羊駝子問道。

“有,我的任務就是緊緊看住你,不讓你亂跑。”

聽到這話之後,我也無語了,看來楊老爺子他們這回確實把我給排除在外了,不過也好,反正我現在這狀況,也就只能躺在病牀上了。雖然沒辦法參與整個過程,但是至少能夠聽到結果,羊駝子說,晚上的時候,方大師會過來換班,當然就能夠把事情解決。

我和羊駝子倆人在醫院裏相當沉默,我靠在病牀上無精打采的看着窗外,他拿着手機也不知道在看什麼。就這樣,整整過了差不多一個下午。

“葉子,告訴你一件事兒。”正當我以爲羊駝子快走的時候,他轉過身來很認真的朝着我說道。

“什麼事?”看到他那認真的樣子,我也來了興致。

“她得救了,你知道我說的是誰。今天晚上,我會去送她最後一程,本來希望你一起去的,可是現在你這樣子……祝我好運吧,還有,別告訴我爺爺這件事兒。”羊駝子說這話的時候,整個人顯得十分的平靜,並沒有什麼自豪的。

以前的羊駝子,總想要做出一件事兒讓爺爺稱讚,可是這回,這件事兒做的還真不賴,不過卻並不想要楊老爺子知道,這可能就是經歷了一些事情之後發生的變化。

“祝你好運。”我只說了這四個字。

湖心島的那個女鬼,之前陷入了死亡循環當中,之前我猜測過把她救出來的辦法,沒想到羊駝子按照那個方法做了,竟然真的可行。現在,羊駝子要做的,就是把她送到她該去的地方,然後投胎轉世。

雖然對於那個女鬼的各方面我都感覺到十分的好奇,可是現在這一切都已經快要結束了,至於她和糖糖哥哥之間的事情,也沒有必要知道的那麼詳細了吧。

說完這話之後,羊駝子好像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我理解那種心情,想要做一件事兒,說出來總是很難的,但是不說出來,總會憋着一股氣兒。

外面的天色越來越暗淡,方大師已經出現在了病房門口。

穿越后我被氣夫系統綁定了 從方大師的氣色來看,應該是有了不少的收穫。

“葉子,看上去不錯啊,竟然能自己坐起來,看來我也沒有必要太過於擔心。”

方大師來了之後,羊駝子和方大師寒暄了兩句,然後若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走出了病房。看到羊駝子那個眼神,我就知道這次他勢在必得。

“葉子,你們倆是不是有什麼事兒瞞着我們呢?”方大師也看到了我和羊駝子之間的不對勁兒,直接朝着我問道。

我搖了搖頭,並沒有把這事兒告訴方大師,而是轉移話題,開始問我沒有意識之後的事情。

方大師所說的,跟之前羊駝子所說的也差不多,只不過比羊駝子說的更加詳細一些。而且方大師說,我之所以會形成那種情況,最根本的原因還是那把刀的問題。還有就是,那把刀現在被方大師給沒收了,以後不准我再碰那把刀。

“葉子,你知不知道當時有多嚇人,看看要不是我速度快,就被你給廢了。”方大師說話的時候,擼起袖子,讓我看他胳膊上那道傷疤,就是當時我給劃傷的。雖然現在已經結痂,但是看上去依舊有些觸目驚心。

“你們不是抓到糖糖的哥哥了嗎,有什麼發現沒?”我有些尷尬的轉移話題,朝着方大師問道。

聽到我這個問題之後,方大師立刻來了精神。

不過讓我有些遺憾的是,方大師他們現在知道的情況也不是太多,而且很多還是我們已經推斷出來的。比如那個ktv和“精剪師”確實有關係,而且幕後的黑手好像就是那個神祕勢力,還有,當年糖糖哥哥的死,並不是意外,而是被人誘惑最後自殺的。

說起糖糖哥哥的死,我也覺得有些意外。

當時糖糖的哥哥還很小,而且迷戀一些武俠和玄幻的小說,也和其他年輕人一樣喜歡幻想。就在那個時候,有個人出現在了他的面前,說能夠讓他長生不死。當時糖糖的哥哥也覺得那個人是騙子,可是那個人緊接着就跳河自殺了。

糖糖的哥哥畢竟年齡不大,嚇的趕緊跑了,沒敢和任何人說。

但是第二天,他有看到了之前跳河自殺的那個人,站在了他的面前。這樣連續三次,糖糖的哥哥終於成了“試驗品”。到最後,以現在這種方式活着。

“那個人是誰?”我繼續問道。

美男,愛無效 “還能是誰,就是你那天看到的那個山羊鬍子老頭。”方大師說道那個山羊鬍子老頭的時候,整個人咬牙切齒的。

那個老頭本來是組織的人,之後又和冷叔結仇,對於那個老頭,方大師也是十分的憎恨。

“那你們還調查到一些什麼東西?”說了半天都說的是糖糖哥哥之前的事兒,還沒有聽到從這兒有什麼突破。

“有些事情,不能告訴你,葉子你要理解。現在你還是養病爲主,不過有件事兒告訴你,你肯定會高興。”方大師說到這兒的時候,臉上又有了笑容。

讓我沒想到的是,方大師所說的那件事兒,竟然是財經學院的兩件大事兒。第一個就是財經學院的實驗樓,裏面死的那些學生,都是被糖糖的哥哥給殺死的。我之前進入財經學院看到的那一幕,其實是當年的真實狀態。

之所以實驗樓那些學生被發現時候渾身沒有傷口,是因爲被殺的時候在另外一層空間或者幻境當中,而發現的時候回到了現實世界,所以從會變成這樣。之所以他們被殺,因爲他們無意間發現了實驗樓的這個專屬於他們的地方。

另外一個就是劉師傅的兒子,也是死在了糖糖的哥哥手中。

之前聽劉師傅說過,學校裏發生過的怪事,當時劉師傅的兒子也遇見過。正好看到了糖糖的哥哥和那個湖心島的女鬼吵架,但是劉師傅的兒子還去拉架來着,但是他也無意間發現了糖糖哥哥的祕密,所以,和湖心島那個女孩兒的命運一樣。

聽完這些之後,我的心裏也確實有些不好受。聽說糖糖現在還在病牀上躺在沒有醒過來,我也想不出來,如果糖糖知道了這些事情之後,心裏到底會怎麼想。

“對了方大師,那沫寒和潘曉瑩她們的事情怎麼樣了呢?”我忽然想到這倆,趕緊朝着方大師問道。 女人愣了一下,她看了看樂天,依稀有點煩躁。

「你最近有沒有體溫突然升高的情況出現?皮膚彷彿又麻又痛?而且這種痛感還會大面積的轉移?你內褲上的髒東西是不是變得很多?身上的味道是不是變得腥臭?」樂天看著這個女人慢慢的說道。

蘇紫影吸了口冷氣,這個傢伙是在說這個胖女人得了那種難以起口的病嗎?她看了看那兩個保鏢,樂天不會被打死吧?

胖女人眯了眯眼。

「你想不想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得這種病?」樂天問。

胖女人直勾勾的看著樂天,她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啪!」

她從隨身的包包里拿出了一沓錢,蘇紫影看了一眼,這些錢至少有一萬!

樂天指了指地上的小白臉,然後他拿起錢拉著蘇紫影就離開了。

兩個人結賬離開了西海園大酒店,蘇紫影無語的看著樂天。

「你這也算是生活技巧?」她問。

「屁的生活技巧,如果不是你找的男人不靠譜,我至於用這樣的手段嗎?」樂天哼了一聲。

「那個小白臉不會被打死吧?」蘇紫影擔心地問。

「不會。」樂天肯定的說道。

「不會?他把病傳染給了那個胖女人,那個胖女人還有保鏢……她會輕饒了那個小白臉?」蘇紫影根本不信。

「當然會了,因為有病的是那個胖女人,那個小白臉沒有被傳染上已經是萬幸了!那個女人為什麼要給我錢?她就是怕我把這個情況說出去……」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蘇紫影目瞪口呆的看著樂天。

「有病的是胖女人?」

樂天點點頭。

「這樣的女人有點錢就不知道自己是誰了,天天在外面和男人亂搞,不得病才怪,剛剛那個胖女人的病沒那麼簡單……不是一般的婦科病。」他哼了一聲。

蘇紫影扭頭看了看,那個胖女人帶著自己的兩個保鏢也離開了!

那個小白臉後面也跟著跑了出來,他看著女人的豪華轎車,臉上掛著無奈。

樂天拉著蘇紫影走了過去。

「是你?你為什麼誣陷我!」小白臉看到樂天就怒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