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拖著疲憊身體回到家的長苜苜第一時間就是趕忙洗了澡,把已經弄髒的白裙子洗乾淨,以掩飾自己曾經被綁架過的事情,這樣做了之後,算是順利瞞過母親和奶奶,但是在楊夕那雙觀察入微的眼睛下,長苜苜的動作完全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而且那神秘的學生會好像還有其他的秘密,不然主神是不會要求苜苜一定要進入到學生會的,連神界之主都想要安插眼線的地方,到底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呢?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學校的學生會招募大會也在一陣歡呼聲中拉開了帷幕,長苜苜通過楊夕的幫助,順利的在人流量超大的招募會上成功報名學習部的文化考試。

招募大會上,廣播不斷循播放著此時招募大會各部門的需要人員,其中辦公室為兩人、學習部一人、紀檢部三人、生活部三人、宣傳部兩人、文藝部六人、外聯部三人、體育部四人。

而且廣播里明確說明了此時筆試會取各部門招收人數的兩倍,進入面試,最終成績由學生會會長最後的篩選很確認。

「啊?為什麼學習部只招一個人啊!?」幾個在人群中的女生在確定了學習部只招一個人後,不由得都驚呼出聲。

楊夕在聽到這幾個女生悲慘的喊話后,一面也就緩緩的挪到了長苜苜身邊,笑著說道:「看樣子,你選擇了一個最難考進去的部門啊?」

「額?不擔心考試!」長苜苜微微皺了皺眉,輕聲說道:「面試害怕!」

楊夕笑著拍了拍她的肩膀,緩緩說道:「不要害怕,按照你在家裡的排練的去做就行了!」

「恩恩?!」長苜苜忐忑的點了點頭。

「苜苜,我終於看見你了,這人多得呀!」不知什麼時候,夏殄已經拿著報名單出現在了長苜苜的面前,笑著說道。

長苜苜詫異的看了看他,這便也就發現了他手中拿著的報名單,遲疑了小會兒問道:「你也來報名考學生會?」

「恩,是啊!我報考的體育部,你呢?」夏殄笑著點了點頭。

長苜苜微微點了點頭,輕聲說道:「我報考的是學習部!?」

「行啊!就你那考霸的水平,估計這裡的沒人是你的對手!」好在廣播的聲音夠大,除了長苜苜和楊夕挺清楚了外,其他人也就聽不太清楚了。不然給其他的同學聽見了,搞得不好,還會又得來臭長苜苜一番。

楊夕則是在將整個招募會場上大量了好幾圈,這才忍不住問道:「不對啊!宋煜不是紀檢部的部長嗎?為什麼整個招募大會上沒看見他的身影?」

「恩恩,對呢?!你要是不說,我都沒有發現,自從上次在遊樂場見過面,好像有好久沒見過他了呢?」長苜苜在聽了楊夕的話后,這才想起來自己確實是好久沒有見到過宋煜了,哪怕是上課的時候,也沒有見到過他。

夏殄聞言,思緒不由得會議了起來,之前宋煜說的時候他還不是特別的相信,現在看來似乎是真的是好久沒見了,眉頭微微動了動,遲疑了小會兒后說道:「嘿嘿,可能是嫌我們煩了吧,他們學生會事情多了,而且其他部門來的也不全是部長啊,所以他沒來也正常哈!」

「恩,也對!哼,等今天過了,我得專程去找找他,不然他可就忘記了和我的約定了!」楊夕叉著腰點了點頭,緩緩說道。

夏殄聞言面色稍變,對於宋煜的不露面,夏殄心中的小算盤快速的撥動了起來,而且出於他自己的考慮,一直也都沒有將這一切說給長苜苜說過,楊夕自然也是不知道。想到了這裡,夏殄連忙點了點頭,急聲打斷了兩個人對話,笑著說道:「嘿嘿,苜苜啊,明天的筆試,你可得罩著我一點,不然我還真的擔心我連面試都進不了!」

「額?恩,好的!」長苜苜稍有驚訝,頓了片刻之後,最終還是答應了夏殄的要求。

本來因為這件事情可以就這樣算了,宋煜自己從那以後,也確實在沒有出現在過長苜苜的身邊,於是長苜苜順利的通過了學生會的學習部的筆試,並且毫無懸念的以第一名的身份進入到了面試。

面試的前一個晚上,長苜苜有點忐忑,雖然她已經在楊夕扮演的面試官下反覆實踐了不下十次了,照理來說應該是不會有任何的問題了,但是因為楊夕是自己太過熟悉的那個人,自己不容易膽怯。雖然面試官早就知道是自己現在一個宿舍的左靜,但是從一開始長苜苜就對這個女生有種生生的排斥,看起來面試遇上這個妹紙應該不是那麼容易就能過了。想到這裡長苜苜的心更加忐忑了一些,微微皺了皺眉頭,嘆著氣同楊夕說道:「手鏈姐姐,我有點害怕!」

「害怕什麼!?」楊夕一面咬著巧克力棍,一面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微微皺了皺眉頭,遲疑了小會兒說道:「害怕面試!」

「你都跟我演練了那麼多次了,不要擔心哈!」楊夕沒有看她,又咬了一口手中的巧克力棍,一面也就翻身繼續看她最近在研究的時尚雜誌。現在的楊夕為了能多賺點錢,已經開始一面做職業保鏢,一面做平面模特。兩者叫起來收入還算不菲,不過為了更加快適應這個世界的時尚標準,她也就只能開始通過時尚雜誌來充實自己對於這個圈內的發展。

長苜苜聞言微微聳了聳肩,一面緩緩的走到了楊夕的身邊,嘆著氣說道:「能不能給一個更加保險的辦法啊?」

「你還想要什麼樣的辦法?」楊夕扭頭看了看長苜苜一眼,對於她表現出來的不自信有點難以理解。

長苜苜嘆了口氣,一面也就將自己的顧慮緩緩說了出來:「我覺得那個左靜有點奇怪,唉,一想到她是主面試官,我就擔心的不能更擔心了!」

「額?她怎麼了?在你宿舍里對你不是蠻好的嗎?」楊夕雙目自此仍舊沒有離開過那本時尚雜誌,一面也就繼續緩緩的應付道。

長苜苜搖了搖頭,一面緩緩的說道:「可能是天生對於虛偽的恐懼吧,她總是給我一種特別虛偽的感覺。」

「額?什麼時候你有這麼敏銳的觀察力了?」楊夕狐疑得打量了長苜苜幾圈,緩緩應付的說著。 長苜苜皺了皺眉,無奈的看了看她幾眼,緩緩說道:「沒有,只是真的很明顯的氣息。手鏈姐姐,話說能讓我那當主神的爹爹幫我一把不?既然是神,直接給使用個什麼法術什麼的,就給我弄進去了啊?也就不用我在這裡想東想西了?」

「啊?這個叫你老爹怎麼幫?洗了她們的腦嗎?」楊夕斜過頭看了看長苜苜一眼,笑著說道。

長苜苜微微頓了頓,吸了口氣說道:「要能洗腦也好啊!處理的更加快一些了!」

「呵呵?呵呵?之前不還一點不相信我說的話,現在遇上事情就整天想要洗腦了?」楊夕聽她居然說出這樣的話后,不由得斜過頭笑了笑。

長苜苜撅著嘴伸了伸懶腰,緩緩的說道:「我有種預感,要是不想點辦法,我估計難過這次面試了?身後的同學可是虎視眈眈的看著這個學習部唯一一個名額呢?」

「哦?說的也有道理,為了確保萬無一失,確實有必要想辦法走走後門?要不你去給那個叫左靜的送個禮吧?這個人界的人不都是喜歡送點禮嗎?」楊夕笑了笑,一面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聞言不由的連忙搖頭,輕聲說道:「不要吧!我都沒錢,怎麼去給她送禮啊?」

「你沒錢,我有錢啊!找個時間我買了東西,你給她送過去?」楊夕側過身子,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又搖了搖頭,緩緩的說道:「不要啊,我都不知道應該怎麼說的,要不我們換個辦法了吧,我覺得還還是洗腦最好最靠譜了?」

「暈,我都不知道應該怎麼說你才好了。算了,這樣好了,我去給你當主神的爹爹請示一下,看看能不能給個面子把你手上的手鏈回收了!」楊夕皺了皺眉頭,一面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聞言不解的看了看楊夕,緩緩的說道:「手鏈不就是你的住所嗎?回收你怎麼辦?」

「笨,你沒看出來這是一條魔法手鏈嘛?你當主神的老爹怎麼可能放任你帶著一身武力來人界搗亂啊?」楊夕敲了長苜苜腦袋一下,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長苜苜搖搖頭,表示沒有聽懂楊夕的意思。

「我上次不是給你說了,你丫太那啥了……沒事能把天池裡的落荷的水都給放幹了,你老爹能讓你由著你的性子在人界亂搞嗎?」楊夕此時已經從床上坐了起來,一面緩緩的說道:「不過我猜,你爹應該沒那麼容易就讓你解脫了!」

長苜苜狐疑的看了看她幾眼,點了點頭:「好吧,若是我真的是那麼一個兇殘的人,那估計當主神的老爹應該不會?」

「恩恩,我試試!」楊夕笑了笑,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也站起了身子來,連聲道:「我也能見見他嗎?」

「不知道啊,要看你當主神的爹自己的想法了!」楊夕搖搖頭,輕聲說道。

長苜苜在開始相信自己的身份的時候,就已經想要見一下自己作為主神的爹了?在這之前也已經開始各種幻想過這個當主神的爹到底會是怎麼樣的一個樣子?是有著白鬚髮的嚴肅老者?還是說跟電視劇裡面那些看起來就會有很多桃花的偏偏白衣大叔?

所以在聽了楊夕說想要見他還得要他先同意的話后,長苜苜不由的撅起了小嘴,皺起了眉頭:「額?那算了好了,等他自己想要見我,我再去見好了!」

「呵呵?跟你自己的老爹驕傲起來了?」楊夕在看到她那撅起的小嘴后,一面也就笑著說道。

長苜苜微微皺了皺眉,吸了口氣,緩緩的說道:「沒有驕傲啊,只是不想讓他看扁了我!」

「哈哈?不錯嘛?有骨氣了啊!?」楊夕笑著拍了拍長苜苜的肩膀,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扭頭看了看楊夕,無奈的聳了聳肩:「沒辦法,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歡別人用憐憫的眼神來看我啊?」

「恩恩,知道,知道。那我先幫你去問一下,等我會兒?」楊夕也聳了聳肩,笑著說道:「等我的消息哈,小會兒就好。」

長苜苜微微點了點頭,緩緩的說道:「恩恩,那你去吧,我先去看書了!」

「額額?行,你看著,我去去就回來。」楊夕笑了笑,轉身走出了房間,朝著廁所走了過去。

長苜苜朝著她揮了揮手,一面也就拿起床頭上的書坐到了書桌前,翻開書看了起來。

楊夕走到廁所后,趕緊把廁所門關了起來,一面也就緩緩打開了自己隨身攜帶的那個當初夏殄聯繫他自己老爹的那種類似直板電腦的東西,在屏幕的滑動了幾下,大概靜止了幾分鐘后,一個帶著藍白相間的襯衣的西褲的男人也就緩緩的出現在了屏幕的上面,頭髮也像是剛剛從理髮店打理了過了一樣,看起來整潔光鮮,算是個體面又帥氣的大叔。

「哇擦? 三國之蜀漢中興 你這裝扮?!」楊夕在看清楚眼前的男人後,一面忍不住驚呼道:「不會吧?你怎麼弄成這樣了?」

男人微微轉過身來,一面緩緩的看了看楊夕,笑著的說道:「沒禮貌,我可是主神?你這是個下屬和上司說話的態度嗎?」

「額?抱歉,我可能是在人界待的太久了,已經把好多神界的規矩都忘記了。」楊夕面色稍白,稍有驚訝,微微皺了皺眉頭,一面解釋道。

主神博弈微微頓了頓,緩緩的說道:「恩,那恕你無罪了!我這穿著是為了方便來適應這個世界,我馬上就要來這裡了。」

「哈?開玩笑哇?你要來人界?那整個神界怎麼辦啊?」楊夕聞言更是一驚,連忙大聲說道。主神博弈見楊夕似乎已經完全忘記了掉了主神宮的規矩,一面也只能無奈的活動活動幾下的脖子,緩緩說道:「主神宮的事情我已經安排好了。最近我感受到了一股邪惡的勢力,所以我才下來的,不過不要想我會去幫你們哦?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去做,我有我要處理的事情!?」 「哈?能驚動到我們的博弈大主神下界來處理的事情?到底是什麼事情啊?這麼神秘?」楊夕皺了皺眉頭,一面連聲說道。

主神博弈伸出手在楊夕的腦袋上使勁敲了一下,連聲說道:「還有沒有上下級的分別了,記住我可是你的直系領導?怎麼能完全沒有禮貌呢?」

「額?」楊夕的微微皺了皺眉頭,小聲呢喃道:「只曉得把我坑到這裡來,還有沒有一點人性了?」

主神博弈微微動動眉頭,緩緩地說道:「你幫我照顧好苜苜就行了嗎,按照我的要求快點進入到了學生會就行,其他的暫時還不需要你們插手。」

「(⊙o⊙)…?暈,好吧。對了,苜苜她說想要見您一面?」楊夕吃痛握住自己的腦袋,一面緩緩的說道。

主神博弈聞言抬了下眉頭,緩緩說道:「額?暫時還不是時候,等我確認了具體情況后,再來考慮一下是否可以見面。」

「額?那好吧,反正話我已經帶到了,要不要見就是你們兩父女的事情了,我也管不到了!」楊夕嘆了口氣,緩緩的說道。

主神博弈這才微微點了點頭,繼續說道:「恩,我馬上會進入到了苜苜現在所在的學校任教,你別把我的身份戳穿了!」

「啊?!」楊夕在聽主神博弈的話后,更為驚訝的喊道。

主神博弈一面緩緩的點著頭,一面輕聲說道:「你現在知道我這裝扮的原因了吧?好了,時間不早了,你趕緊去回了苜苜,我的身份一定不要戳穿?」

「恩恩,屬下知道了!」楊夕這才點了點頭切斷了和主神的鏈接。無奈在廁所里嘆了口氣,一面也就緩步回到了卧室里。

長苜苜聽見了門的聲音,一面扭頭將目光投到了楊夕身上,微笑著問道:「手鏈姐姐,怎麼樣?問的還好嗎?」

「唉,你那主神的爹說暫時還不是見面的時候。」楊夕無奈的聳了聳肩,一面緩緩的走到了長苜苜的身邊,輕聲回應道。

長苜苜像是很早就猜到答案了一般,只是微微點了點頭:「恩恩,知道了!那好吧!」

「額?!你……」楊夕本想要解釋點什麼,但卻被長苜苜失望的眼光給完全制止住了,說再多理由,不見還是不見。楊夕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也就在沒有說話了。

長苜苜頓了好一會兒后,這才擠出一絲笑容來緩緩的說道:「那你問了我們進入學生會面試的事情了嗎?」

「啊?!我去,我給忘記了?」楊夕微微皺了皺眉頭,一面驚呼道:「我馬上再去問問?一會兒就好啊!」楊夕轉身就要走。

長苜苜搖了搖頭,一面也就將她要走過去的說道:「算了,我自己努力吧!反正現在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了,放心!」

「哦哦?好吧,我看你那坑爹的老爹肯定是知道,要不要幫忙,他自己會拿捏的了!行吧,你媽媽飯做好了,出去把飯吃了吧?明天面試的時候,可要加油了啊!」楊夕朝著長苜苜豎起了大拇指,一面說道。

長苜苜微微點了點頭,雖然還是有點擔心,不過比起剛剛明顯好了很多,一面也就站起身來,和楊夕一起走出了房間。

長苜苜自然是完全不知道之前楊夕和自己當主神的爹在廁所的談話,收拾好一切后,長苜苜也就踏上了學生會的學習部面試進程。

當天的主考官果然是左靜不假,長苜苜在同此前的學霸三人組同在一個屋檐下,雖然沒有過多的交際,但是就長苜苜對左靜那懷疑的勁頭,就已經夠楊夕擔心的了,還不要說其他可能會發生的不能預料的事情,總之在目送了長苜苜進入到面試的考室后。楊夕的第一個反應果然還是想到了宋煜,微微頓了頓后。楊夕果然開始開啟了地毯式是的搜索,開在學校各處排查起來宋煜。

不過宋嚴毅為了避免宋煜和長苜苜的再次接觸,早就採取了各種方法來杜絕兩人的再一次見面,而此時的宋煜則是被自己的父親鎖在軍工所里,同軍工技術人員進行武器的研發。

雖然他的心很想到了學校來幫長苜苜,但是和父親的約定讓他不得不放棄了這一系列的想法,不過好在這之前,宋煜已經是同左靜三人通過電話了,口頭上說了請她們無論如何也讓長苜苜通過面試,並且一定要幫助她順利的進入到學習部。

面試第一關,果然是叫長苜苜先用五分鐘做一個簡單的自我介紹。這一點長苜苜在家的時候已經反覆練習了好多次,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這一關也就毫無懸念的表現的不錯。

也許是宋煜的關照起到了作用,也有可能是因為長苜苜真的有了大的進步,總之長苜苜的面試顯得十分的順利,左靜和其他兩個面試官給她的問題也不算是刁鑽。

在經歷了一番兇殘的對戰後,長苜苜終於以十分之差戰勝了入面試的第二名,順利進入到了學生會的學習部。

體育部的面試場館中,夏殄也以微弱的優勢成功入選到了體育部,夏殄想盡辦法進入到體育部的主要原因也正是因為還不能了解到長苜苜做這件事的主要原因,不過不管怎麼說兩個人也都算是重要成功的完成了打入內部的第一步。

兩人的想法幾乎是相近,只是對於的效果不一樣而已。長苜苜是為了更加全面的了解人界,並且通過人界的紐帶進一步確認學習到魔界的了解。而夏殄則是為了自己的母親再不要受到他那父親的折磨和欺負。

順利打入到學生會內部后的長苜苜,終於在陣陣唏噓中踏上了擁有學生會獨享的圖書館的機會,突然有了這麼多好看的書,長苜苜的心情也在不知不覺中更為開心了起來。楊夕則算是真的幫助長苜苜完成了第一步,並且漸漸的帶入一些神界人界魔界知識的疏導。

不過這些都不算是最勁爆的,最為勁爆的還是得算長苜苜那當主神的爹來到了長苜苜所在的學校當上了老師的事情, 博弈是在侵襲了所有在學的人的記憶,這才順利的以語文老師的身份出現在了長苜苜的學校里,並且成為了長苜苜的班主任。

長苜苜自己自然是不知道這個通過了篡改了自己記憶兒后,又出現的班主任就是自己那當主神的爹。

說到底好歹是當了主神的人,就像是門面一樣,要是樣子長得不過關,那也不能被用來當神界的主人。強行插入的長苜苜老爹在長苜苜的同學中激起一陣學習熱潮,學生們都紛紛把這個班主任封為了自己的男神大叔。還好長苜苜本來就沒啥情根,對於這個班主任,只有一點特別讓大家不能理解的看點,不是覺得他有魅力,也不是覺得他好像真的可以,而是羨慕嫉妒他有著讓自己驚呆的知識,基本算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長苜苜越來越覺得自己所懂的智商跟他比起來實在是小巫見大巫,沒有絲毫可以炫耀和滿足的。

「額?」長苜苜此時正全神貫注的在看著書,在被人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后,不由的驚出聲來,一面扭頭看了看拍自己的人。

那人是左靜,她的臉上掛著笑容,一面拍著長苜苜的肩膀輕聲說道:「又在看書了?」

「恩恩!」長苜苜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她,只能微微點了點頭,小聲說道。

左靜在聽的她的話后,微微點了點頭,坐到了一旁的:「我你看你好像特別的愛看書,都有種上癮的感覺了?」

「額?嘿嘿,可能是吧!」長苜苜不知道應該去回答她的這個問題,只能是點頭表示了不否認。

左靜點了點頭,目光中明顯有點怪異,像是想問點什麼,但又不敢問,擔心去問的樣子,一面只能是支支吾吾的說著。

「你說說你想問我什麼吧?沒有什麼不好問的!」長苜苜看出了她的來意不只是簡單的想說自己的一個喜歡讀書的人,所以這才輕聲問道。

左靜在聽了長苜苜的話后,微微皺了皺眉頭,遲疑了小會兒說道:「我想知道你和宋煜到底好到什麼地步了?」

「(⊙o⊙)…?沒有啊,我已經好久都沒見過他了啊?」長苜苜稍有驚訝的站起身來,活動活動了自己的身體,一面也就緩緩的走了過去。

左靜自然是不會就這樣輕易相信長苜苜說的話,自然是繼續問道:「不可能吧,要是沒有關係,宋煜那個傢伙會為了你更我們求情嗎?」

「額?真的沒有特別的發展,我真的已經好久沒有見過他們了啊?」長苜苜微微皺了皺眉眉頭,一面用了自己最誠懇的態度給左靜解釋了自己和宋煜的關係。

左靜不屑的看了看她,微微皺了皺眉:「額?好吧,既然你不想說,那就不要說了,等你什麼時候想說了,記得第一個來告訴我們啊?」

「額?」長苜苜緩緩點了點,也不想在跟左靜爭論了,這邊也就算是默認了這句玩笑話。

左靜見她毫無回答自己的心情,一面也就只是緩緩的說道:「額,好吧?那你繼續?我有事先去忙去了。」

「恩恩,好的!」長苜苜朝著微微點了點頭,一面緩緩的說道。

左靜一面走過了,一面又扭頭看了看她一眼,面色看起來不算是特別好,只是和之前一樣,別沒有表現出來。

長苜苜明顯感受到了左靜走的時候露出的不屑,不過就長苜苜的那個性格,自然是不會去說的,也懶得去說的。送走左靜后,長苜苜又拿起了自己最愛的書,打算把最後幾章看完了,再去圖書館換上一批新的書。

學生會專屬的圖書館里的書看起來跟之前自己讀過的書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在看了這些書後,長苜苜只恨自己對這個世界了解的太少,尤其是在長苜苜去到圖書館換上第三批書的時候,一本《神魔錄》驟然吸引到了她的眼球,書本是墨綠色的裝訂,足足有了十來厘米厚,書本看起來有點陳舊了,像是很久沒有人借閱過了一般,長苜苜一面打量著它,一面緩緩的將這本書從書架上抽了出來,緩緩的打開了第一頁。

扉頁是那種淡淡的黃色,看起來有點發潮,一句話的引言讓長苜苜有了馬上讀下去的衝動,神魔錄,圖解所有神魔。

這書出現的實在是是時候,長苜苜的面色微微一變,想到之前楊夕說的要自己想辦法進入到了學生會了解人界和魔界的事情,現在有了這本書,自然是能更快的了解到了魔族的組成了,長苜苜一面想著,一面也急速將書本打開了來。

第一章的閱讀之後,長苜苜幾乎已經是達到了欲罷不能的地步,將剛剛還想借閱的其他書都放了回去,捧起這本書去到了圖書管理員那裡。

「阿姨,我就借這本書了,麻煩幫我辦理一下借閱手續。」長苜苜把書遞給了圖書管理員,一面緩緩的說道。

圖書管理員接過書本,緩緩看了看書的名字,抬起頭狐疑的打量了長苜苜一番后,緩緩的說道:「你確定你要借這本書?」

「恩恩!我就借這本書就行了!」長苜苜不解的看了看圖書管理員,一面鄭重的點了點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