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不,她還要回去見少爺,她還要回去給少爺做衣服,她不甘心就這樣被別人賤踏至死。

「凌家?」李青青錯愕了一下,

一旁的藍狂生與那掌柜的則是臉色變了變,凌家是隕石城第一大家族,可不是他們能得罪得起的。

「青妹,我看就這樣算了吧」藍狂生心虛了,不由得對李青青勸說道。

李青青沒好氣道「凌家又怎麼樣,你們只不過是賤婢,就算我把你們都拖去賣了凌家也不會為你們出頭,何況我們李家會怕凌家嗎?」。

李家怕凌家嗎?答案是肯定的。凌家是發展近千年的大家族,其底蘊比之李、羅兩家要深厚得多,何況凌家太上長老威名赫赫,是她們李家暫時得罪不起的。

可是,李青青不甘心就這樣放過這個婢女,一想到對方的身份低賤,相信凌家不會為了一個婢女與她們李家對著干吧。

想到了此處,李青青底氣足了,同時也想到了一個絕佳出氣的方式。

她要把這個比她漂亮的賤婢給賣了,讓這賤婢成為萬人騎的裱子。

不可否認,女人一旦忌妒起來,那是非常地殘忍要命的!

藍狂生不由得為這漂亮的婢女感到可惜,他還沒得享受用到呢。

白雨惜被李青青強行帶走了。

半個時辰后,小梅才幽幽發醒了過來。

「雨惜你在哪?」小梅一醒過來第一時間馬上要找白雨惜。

好心的掌柜對小梅道「她已經被李家小姐給帶走了」。

聽到這話,小梅臉色頓時變得蒼白了起來。獃滯了一會後,她立即向著凌家奔走了回去,她一定要把這消息告訴少爺去。

……

醉香樓,李家的產業之一,是隕石城有名的妓院。

這裡經常往來的都是一些富商闊少、更有經常出生入死,舔刀子過日子的傭兵和冒險者,他們都非常享受這種紙醉金迷的逍遙生活。

李青青把白雨惜給打暈了,把她帶到了醉香樓,然後交給了這裡的老媽子,又對著老媽子交待了一番。這才到了樓上看戲去了。

李青青看了一眼藍狂生道「是不是很捨不得那臭裱子?」。

藍狂生當即解釋道「怎麼會呢。她沒有青妹千分之一,不,是萬分之一的漂亮」。

「算你識相」李青青輕哼一句,心裡無比受用。

醉香樓大廳。人聲鼎沸。

白雨惜被冷水潑醒。她抬頭一看。發現自已被放到了一個鐵籠里,周圍都是清一色的男人,年輕的、中年的、老年的……個個都用色眯眯的眼色盯著她看。

她不知道自已在哪。但是她知道自已的處境非常不妙,立即哀呼道「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然而,就算她喊破了喉嚨也沒人理她,只有一片淫穢的笑聲在回蕩。

這時,老媽子緩緩地從後方走了出來。

「各位大爺,各位好漢,你們看這是咱們醉香樓最近最好的貨色,今天哪位大爺出價最高,她今天就歸誰所有,機會只有一次,不要錯失良機喲,起拍價五十個金幣」老媽子笑眯眯地對著樓上樓下的男人們吆喝道。

她的話音剛落下,立即有一位富商喊價「我出五十金幣」。

「這妞不錯,我出五十五個金幣」富商的話剛落下,又有一人出價叫道。

「老子出六十」。

「我八十」。

……

價格節節攀升,現場氣氛gao潮迭起。

在鐵籠中的白雨惜,心裡蒙上了一層陰涼的感覺,她終於知道自己身處何方了。

加更的來了!再次感謝支持純潔的親們!還要加更的親們,再給力一點吧!請賜予純潔更強的碼字動力吧~~~拜謝了~~~

秦浪剛剛可以運用金剛五變訣恢復身體,當然三分歸元氣也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如果讓太上長老知道秦浪昨晚自行修鍊復經脈的話,那他一定會被嚇一跳,因為這正是第二變「煉筋」的小成跡象。

當年,太上長老可是吃盡了苦頭,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才把第二變「煉筋」修鍊至小成,而秦浪只花了短短半個月的時間,這速度實在駭人至極。

秦浪剛從洞中出來,經過半個月的狂訓,他一身衣服都爛如乞丐一般,只是這些依舊不能掩蓋他那英偉的身材,那清秀的面容稜角分明,一雙目子顯得精神熠熠,清澈分明。

就在秦浪要開始接受訓練時,小梅氣喘地跑了過來。

她還沒跑近,就被其中一名武者給攔住了,白天除了白雨惜能來看秦浪之外,其他人一律不準來打擾秦浪,這是太上長老下的命令。

「少……少爺救命吶!」小梅被攔住,無奈她竭盡全力對著秦**喚道。

秦浪回眸望去,一眼便認出是自家的侍女,趕緊走了過去。

「小梅出了什麼事?」秦浪不解問道。

小梅大口大口地喘著氣,一邊繼繼續續地說道「雨……雨惜她……她不好了……」。

秦浪一聽是白雨惜出事,整個人冷了下來,當即抓住小梅的雙肩問道「說清楚,她怎麼了?」。

白雨惜可是他生命中暫前唯一有過關係的女人,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小梅被秦浪這一陰冷的氣勢嚇了一跳,這會更說不出話來了。

一旁的武者制止秦浪的激動說道「少爺,別搖她了,她喘不過氣來了」。

秦浪這才意識到自已用力過頭了,不由得鬆開了小梅的雙肩,更渡了一絲玄力過去給她,幽幽道「你慢慢說」。

小梅緩過了氣來,這才訴說起了剛才在布料店發生的事情。

「你說雨惜被人抓走了?」秦浪眉宇之間擰成了「川」字形。一股冷冷的殺氣冒了起來。

小梅重重地點了點頭,她知道這回少爺肯定發怒了。

「混蛋」秦浪罵了一句后,直接朝著家裡跑回去,哪裡還管什麼訓練,救雨惜,比什麼都重要。

秦浪心急如焚,回去自已的房間里取了藍晶劍和一把銀色大刀。

此刀同樣為二階中階武器,銀鬼血刀,是從太上長老搜割來的。

刀劍縛於身後,秦浪連衣服都沒換。直接朝著小梅說的布料店狂奔而去。

虎六、虎七時刻關注秦浪的動靜。只見他剛出現兩人就追了過去,他們非常疑惑「少爺何事如此著急」。然而,他們兩人雖然是中階玄士,但是比起全力邁開「雲蹤魅影」的秦浪來說。還要差上一籌。才跑了一里會。頓時看不到秦浪的身影了。

他們心頭狂震,他們是見識過秦浪的實力的,但是沒想到秦浪的速度如此駭然。怕是只有高階玄士才可以比擬吧。

他們沒空暇想立即全力追了過去,萬一秦浪有什麼意外,他們擔待不起這個責任。

秦浪來到布料店,掌柜正在向著一些貴婦推薦布料。

秦浪闖了進來,二話不說直接瞅住了掌柜的衣領問道「剛才抓人的去哪了?」。

掌柜被問得一愣一愣的,看著秦浪破爛的一身,剛要發火,可是看到秦浪那兩雙欲殺人的眼神,還有他身後的兩柄陰冷的武器,頓時把話咽了回去,膽怯地說道「不知道這位少爺你在說什麼,小人聽不明白」。

「剛才這裡是不是有一個女孩子被人打了?老實回答我,不然殺了你」秦浪雙目陰深地問道。

這回掌柜的回醒過來了,當即忙不疊迭地點頭道「是……是,被李家小姐帶走了」。

「帶去哪了?」。

「聽……聽她說要……要送到醉香樓去賣了」。

「混蛋」秦浪全身殺氣凜然,罵了一聲,抓著掌柜的一甩,那可憐的掌柜被摔得七葷八素的。

此刻,醉香樓里,已漸入今天的最gao潮,叫價已經從五十金幣來到了兩百八十金幣了。

剛才叫價的是一名自由冒險者,一身高階玄者實力,樣子十分地粗獷,雙臂青筋如蛇一般猙獰可怕,他一出聲,頓時間讓不少人閉嘴了。

正當都以為沒有人再加價時,一道陰柔的聲音淡淡響起「三百五十金幣」。

這聲音剛落下,醉香樓里頓時一片嘩然。

這人是誰,居然從二百八十金幣加起到三百五十金幣,而且公然敢與高階玄者競價,活得不耐煩了。

那高階玄者不爽地朝著與他竟價的那人看去,一時間原來那要發火的神情,如冰決遇火,瞬間隔化,變成和氣的笑容對著二樓那一名男子拱了拱手道「原來是慕容大人,在下失敬了,這女子理應歸慕容大人所有」。

那高階玄者顯然認出了對方,神情非常忌憚,當即奉承了一句,不敢再競價。

現場一片寂靜,那陰柔的聲音再度響起「呵呵,各位再不出價,此女此便是我慕容孤的了」。

「原來是慕容大人,難怪能令野豬不敢吭聲」。

「聽說慕容大人已經突破到中階玄士了,而且青狼傭兵團團長青狼親自要請他加入青狼團許以一隊長的位置給他做」。

「沒錯,不過我聽說慕容大人直接拒絕了」。

「青狼擁兵團在城裡的勢力只比幾大家族差一點,慕容大人居然拒絕?」。

「可能人家慕容大人逍遙自在慣了吧」。

……

慕容孤,三十五歲,職業自由冒險者,在前不久突破中階玄士,他有著「孤狼」之稱,為人好色嗜睹,殺人如麻,在荒叢山脈的冒險者或弱小的傭兵團最怕遇到他,因為他最好殺人越貨。

慕容孤當第一眼看到白雨惜時,就被白雨惜的容顏給驚呆了,心中下定決心,不惜一切代價要弄到手了。

醉香樓的老媽子拉著嗓子笑道「這位大人已經出了三百五十金幣的高價,還有人出更高的嗎?」。

老媽子都樂開花了,這年頭賣一個普通的女孩子只不過十個金幣,而如今她們小姐帶來的這漂亮女孩子居然拍出三百多金幣的天價,真是讓人想不到。

樓上,李青青掛著得意的笑容道「沒想到這臭裱子這麼值錢」。

藍狂生在一旁也附著笑了笑,不過他一想到剛才這女子說是凌家的人,就讓他心裡感到不踏實。萬一真是凌家的人,這事就鬧大了。他們藍家在隕石城僅次於三大家族,但是他們的實力相差甚遠,並不是他們藍家隨意能得罪的,不然他也不會萬般討好李青青了。(未完待續。。) 「好,既然沒人叫價,那麼……」老媽子見沒有人再喊價了,正準備宣布結果。

「慢著,我出四百金幣」一道狂妄的聲音從樓上傳了下來。

眾人又是一片驚呼,誰能想到一個裱子能拍出這麼高的價格,而且還有人公然敢與「孤狼」競價的。

慕容孤眉頭輕挑,向著與他競價的人看去,當即不屑道「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獨鷹』兄,既然獨鷹兄有興趣,那咱倆『獨鷹孤狼』就來爭上一爭,我出四百一十個金幣」。

與慕容孤競價的是與他齊名的冒險者,外號「獨鷹」。只見那人高大威猛,一身黑色的武服裹著全身,一眼用黑罩罩著,另一眼散發著銳利的凶芒,旁邊還有兩位姿色不錯的女子幫他倒酒服侍著。

獨鷹聽了慕容孤的話頓時大笑了起來「哈哈,本大爺看上的女人自然不會放過,我出四百五十金幣」。

「四百六十金幣」。

「五百金幣」。

「五百一十金幣」。

……

現場只剩下兩人再競價了,其他人都不敢吭聲。這兩人都是隕石城有名的殺神,他們哪敢得罪得起,那可是隨時丟性命的事情。

不知不覺,兩人的價格已經升到了七百一十金幣了。

「獨鷹,要是你再加價老子認輸」慕容孤拍桌子大聲喝道,顯然他已經被激氣了怒氣,要不是這獨鷹實力尤在他之上。只怕他都要翻臉殺人了。

獨鷹不急不緩喝了一杯后,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道「我沒你孤狼財大氣粗,居然為了一個**女出七百一十金幣,老哥我佩服佩服」。

獨鷹這話一出,慕容孤頓時知道自已上當了,當即對著桌子一拍「啪!」,桌子變得四分五裂,接著對著獨鷹喝道「你耍我!」。

「哼,這是你自願競價的,莫不是你鼎鼎大名的孤狼金幣不夠。如果不夠老哥我可以暫借你也無防。要是你真的不認帳,只怕走不出這醉香樓」獨鷹像是吃定了慕容孤一般,對著冷嘲熱諷道。

「好!好!好!」慕容孤連連叫好,雙目中透著濃烈的殺機。

「呵呵。老哥我好得很」獨鷹笑著吃了一顆身旁女子送來嘴邊的葡萄道。

慕容孤沒再接話。冷哼了一聲掏出一袋金幣朝著樓下的老媽子丟去。然後瞪了一眼獨鷹轉身就要離開。

老媽子接住金幣連看都不連,立即笑著對侍者道「把她送到天字一號樓去」。

鐵籠里的白雨惜絕望到了極點,她自知自已難逃厄運。一股死志從心底冒了起來。

「我就算死,也不容別人沾污身子,我生是少爺的人,死也是少爺的鬼」白雨惜美眸流著讓人憐憫的淚水,心裡堅定地告誡自已。

就當她要咬舌自盡量,一道暴喝聲從外面傳來,把她從死亡邊緣拉了回來。

「誰敢動她,誰就死!」。

醉香樓內,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到了大門處。

只見一名背著刀劍的少年緩緩地走了進來,他穿著一身襤褸,邋遢的衣服宛若現代版的「犀利哥」,一頭如墨似瀑的長發自然散發,清秀的臉龐透著一股濃烈的殺氣。

那少年邁著詭意的步伐,看似緩慢,實則很快,幾步之間居然穿過所有圍觀的人群,直接來到了鐵籠前。

他不是秦浪,又是何人!

老媽子反應最快,拿著手絹捏著鼻子,眼神透著厭惡之色吆喝道「哪來的臭乞丐還不快出去,要不然叫人打斷你的腿」。

「雨惜,你沒事吧」秦浪無視了老媽子,非常憐惜地看著鐵籠中的白雨惜,看著她那滿臉的淚痕,看著她臉頰幾塊紅腫,他的心宛若刀割。

「少……少爺,雨惜給你……給你丟臉了」白雨惜頓時放聲痛哭了起來。她沒想到少爺真的出現了,她心裡雖然一直祈禱少爺能出現救她離開,但是她知道希望非常地渺茫,當她的少爺真的出現在她眼前,她知道這不是在做夢,少爺真的來了!

「別哭,少爺這就帶你離開」秦浪盡量緩和自已的心境,可惜雙目中那雙陰深地凶芒出賣了他內心的想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