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行了,從你驅逐信徒的那一刻開始,你已經不適合再當一個國王了,並且終身都不可能擔任要職了,如果你不是葉大人岳父的話,那麼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祭日了….哼!不要試圖跟我討價還價,因為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

「虎大人,那我這一個封地還能保留嗎?」知道自己的大勢已去,只不過艾克國王還是有一些不甘心的問道。

「呵呵…….封地?你知道你的封地是怎麼來的嗎?」聽完艾克國王的話語之後,獨角虎立刻就冷笑的說道。

「封地?不就是我的女兒給我的嗎?難道我還能搶來嗎?」聽完了獨角虎的話語之後,艾克國王有一些鬧不明白的問道。

「哈哈………在這一點上面,你還真的要感謝你的女兒,如果不是你女兒同意的話,那麼你是不可能擁有封地的!」

「而且我還要告訴你一點,『大中華帝國』的歷史之上,從來就沒有封地一說,也就是說,『大中華帝國』絕對不存在什麼『國中之國』!」

「因此,你應該不難猜測,你的女兒是有多愛你了吧!估計等葉大人回來了之後,你的女兒還會受到責罰呢!唉………時也….命也啊!所以說,你能夠保住一條命,那已經是邀天之倖了啊!」

沒想到艾克國王直到現在,還沒有明白『封地』二字所代表的真正含義,於是獨角虎頓時就有一些感嘆的說道。

「不會的,我女兒可是葉大人的妻子,他一定不會責罰我女兒的。」聽完了獨角虎的話語之後,艾克國王頓時就有一些接受不了的說道。

「好了…….該說的我都已經說了……..現在你就跟我一起回宮吧!」

「至於你的幕僚羅賓,以及那一些秘密訓練出來的死士,就不用跟著我們一起回宮了,因為他們有更好的去處,那就是『地獄』!」

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後,獨角虎不由分說的就把艾克國王綁了起來,然後吩咐手下帶著艾克國王,往艾克王宮的方向走了過去。

當然了,現在的艾克王宮已經不能稱之為『艾克王宮』了,而應該稱之為『帝國王宮』。

而這一個『帝國王宮』,目前正處在擴建的狀態之中,畢竟這裡可是『大中華帝國』的大本營,如果規模不夠大的話,那麼丟的可就是帝國的臉面了,所以這一座『帝國王宮』正處在擴建的狀態之中。

等自己的手下離開了之後,獨角虎立刻就冷哼的說道:「哼!你以為『大神教』的信徒就是那麼好殺的嗎?…….今天我就讓你們看一看虎爺爺的厲害。」(未完待續。。)

… 「嘎嘎……凡是有敵意的人類,從今天開始,你們就為那死去的數名信徒陪葬吧!因為只有鮮血才能夠洗刷『大神教』恥辱!」

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後,只聽『刷!』的一聲,獨角虎就離開了原地,然後向著那一處專門訓練死士的地方傳送了過去。

要知道,獨角虎修鍊的法訣可是《白虎訣》,而《白虎訣》的修鍊,主要跟煞氣有關,畢竟白虎可是帝國的四大神獸之一,並且白虎所代表的還是『殺戮』規則。

因此,獨角虎對那一些敢於釋放殺意的人,那可是深惡痛絕的,也就是說,只要有人敢在獨角虎的面前釋放殺意,那麼獨角虎憑藉著靈敏的直覺,就可以很快的感應到了。

所以艾克國王秘密培養出來的死士,獨角虎只需要稍微的一感應,就能夠立刻的感應出來。

就這樣,經過獨角虎的瘋狂殺戮之後,那一些驅趕信徒以及殘害信徒的兇手,全部都被獨角虎給無情的滅掉了。

等忙完了這一些事情之後,獨角虎就帶著信徒返回去復命了,至於『焦作』,則重新又回到了『大中華帝國』的懷抱之中了。

…………

而此時的葉問,經過長達一個多月的閉關之後,終於把修為成功突破到了『金丹期中期』的程度了。

出關之後,葉問立刻就利用『神識』把血蟒召喚到了自己的身邊,然後語氣詢問的說道:「血蟒,你願不願意當這一片魔獸森林的王者啊?」

「主人。屬下當然願意了。但是『九級魔獸』可不是屬下輕易能夠對付的啊!」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血蟒立刻就無奈的說道。

「呵呵……要不是我趕時間,這兩頭『九級魔獸』,我還真的想收服呢!但是我需要忙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所以說,如果這兩頭『九級魔獸』要是不肯臣服的話,那麼我也只能送它們去見『上帝』了……」

「因此,如果沒有『九級魔獸』的束縛。那麼你不就是魔獸森林當中的王了嗎?」聽完了血蟒的話語之後,葉問立刻就把自己的計劃說了出來。

要知道,葉問來到這一個魔法世界,已經有快一年的時間了,而這一個魔法世界的神秘面紗,卻只被葉問揭開了一角,所以對自己效率非常不滿意的葉問,自然就要加快這一個世界的進程了。

因此,這兩頭『九級魔獸』若是真心臣服的話,那麼葉問自然就會接納它們。但是這兩頭『九級魔獸』不願意臣服的話,那麼葉問自然就不會跟它們客氣了。畢竟空間當中的動物,那可是什麼種類都有啊!

所以說,這兩頭『九級魔獸』,葉問其實並不是那麼看重的。

「主人,屬下還是建議先收服它們,畢竟『九級魔獸』可是這一塊大陸最強大的存在啊!如果能有它們幫助的話,那麼一切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血蟒的心中雖然很想當這一片魔獸森林的王者,但是血蟒卻有自知之明,它並不是一位合適的領導者,所以血蟒立刻就建議的說道。

「唉…….我也想收服它們啊!但是你也知道,魔獸的天性,那是不可能這麼輕易就被收服的,而且我的實力,還沒有完全的恢復,所以想要收服這兩頭『九級魔獸』,那可不是一件簡單容易的事情啊!」聽完了血蟒的話語之後,葉問頓時就有一些感嘆的說道。

「主人,不如就讓屬下前去當說客,您看可好?」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血蟒立刻就出謀劃策的說道。

「呵呵……..你就不怕『九級魔獸』一口把你給吞掉了?」

「主人,屬下跟六翼獅王,倒是有一些交情,所以說,就算屬下談不攏,六翼獅王也不會吞了屬下的,只不過六翼獅王與人類的交情很差,因此,主人能不能先不見六翼獅王啊?」

「呵呵,這個當然沒有問題了!要知道,你的主人可是會隱身的哦!」

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後,葉問立刻就在自己的身邊布置了幾道隱身禁制,頓時,血蟒再也看不到有關葉問的任何蹤跡了。

「主人,您是怎麼辦到的啊!這簡直太神奇了一點啊!」沒想到葉問這麼一個『大活人』,就在自己的眼前消失了,於是血蟒立刻就震驚無比的問道。

「哈哈………想學嗎?」

「想!」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血蟒立刻就點了點頭,並且還用非常期待的語氣說道。

「血蟒,等你成為了一名合格的信徒之後,你自然就會學到這一種隱身方法了,現在,你就去六翼獅王那裡,勸一勸六翼獅王,看他是否願意臣服…..而我會一直隱身在你身邊,以防不測的。」聽完了血蟒的話語之後,葉問立刻就吩咐的說道。

「好的,主人!」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血蟒立刻就點了點頭,並且表示同意的說道。

畢竟葉問都會隱身了,那麼待會兒見到六翼獅王的時候,血蟒的底氣自然就非常的充足了,如果真的談不攏,那麼六翼獅王也只能自認倒霉了。

很快,經過短短十多分鐘的飛行之後,血蟒就來到了六翼獅王的領地,而葉問自然就隱身跟在了一旁。

「血蟒,是什麼風把你吹過來了啊!本王掐指一算,你已經很久沒有來到本王這裡了啊!而且本王還聽說,你最近領地裡面的活動,還非常的鬧騰呢?」見面之後,六翼獅王立刻就質問的說道。

「大王,屬下今天前來,是有一件無比重要的事情,想要告知大王,希望大王聽后,千萬不要動怒才好啊!」

「哦?什麼事情啊?」聽完了血蟒的話語之後,六翼獅王立刻就有一些疑惑的問道。

「大王,我已經有一位主人了,而且這一位主人的身份還是人類,而我今天前來的目的,就是勸大王您歸順我主人的,希望大王能夠審時度勢,歸順我主人,否則的話,我主人就會親自出手,消滅大王的……」聽完了六翼獅王的話語之後,血蟒軟中帶硬的說道。(未完待續。。)

… 「哈哈…….血蟒,這是我聽過最荒唐的一個玩笑!你說有人類把你收服了?我打死都不相信啊!」

「要知道,你的領地就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如果你真的被人類收服了,那麼我怎麼可能一點兒消息都沒有收到呢?」聽完了血蟒的話語之後,六翼獅王頓時就哈哈大笑了起來。

「唉…….我知道你不相信,但是我剛才所說的都是事實啊!」

「所以大王,請聽我一句勸,快臣服我主人吧!不然的話,我主人要是發怒起來的話,估計大王的性命就堪憂了啊!」沒想到六翼獅王竟然不相信自己剛才所說的話語,於是血蟒立刻就苦口婆心的勸說道。

「哼!沒用的東西,那人類到底有什麼好,值得你如此為他賣命嗎?」

「大王…….識時務者為俊傑,我並沒有覺得哪裡不好,反而還以此為豪呢!所以大王,你也臣服我主人吧!」

「哈哈……想要我臣服,除非能夠打敗我,否則的話,我永遠都不可能主動臣服的,還有,你趕緊叫你的主人過來,我要當面好好教訓一下他,讓他知道魔獸森林,到底誰才是真正的王者…..」

「而且人類的一方,竟然敢主動的撕毀停戰協議,看來他們平靜的日子過久了,都不知道我們魔獸的厲害了…..」

「哼!我一定會讓人類為他們的行動,付出慘重代價的。」看到血蟒的表情不似作假,於是六翼獅王。頓時就大怒的說道。

要知道。魔獸早就和人類達成了互不侵犯的協議。所以當聽到人類竟然把手都伸進森林內部的時候,六翼獅王自然就非常的震怒了。

「呵呵,獅王,人類跟你有什麼仇、有什麼怨啊?你為何如此針對人類呢?」知道談判已經破裂的葉問,直接就顯出了身形,然後笑呵呵的詢問道。

「嗯?你是怎麼出現的?」沒想到自己的身邊竟然隱藏了一位人類,於是六翼獅王頓時就大驚失色的說道。

畢竟能夠毫無聲息的隱藏在六翼獅王的身邊,就已經足夠引起六翼獅王的重視了。所以六翼獅王當然就非常的震驚了。

「大王,這就是我口中所說的主人『葉大人』…….」看到六翼獅王有一些疑惑的表情,於是血蟒恰到時機的解釋道。

「什麼,你就是血蟒的主人?」聽完了血蟒的話語之後,六翼獅王頓時就有一些不敢置信的問道。

「不錯,我的確就是血蟒口中的主人,現在我給你兩條路選擇,第一條路,你臣服於我,我當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第二條路。我打到你臣服,至於是生是死。我可就說不準了哦!」

「哈哈……你是我見過最狂妄的一個人類,如果你能夠打敗我,那麼臣服於你,也沒有什麼好丟人的,但是你若不能打敗我,那麼你今天就不用離開這裡了。」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六翼獅王頓時就大笑的說道。

「呵呵…….你果然是一隻有趣的獅王……」聽完了六翼獅王的話語之後,葉問同樣笑呵呵的說道。

接著,現場的氣氛一下子就變得緊張了起來,而血蟒也識趣的遠離了這一個區域。

說時遲,那時快,首先沉不住氣的六翼獅王,率先就發動了進攻。

頓時,一股恐怖的威壓馬上就鎖定了葉問,緊接著,一道水桶般粗細的魔法攻擊,就像離弦之箭一般,快速的沖向了葉問。

而葉問看到了這一道魔法攻擊之後,只不過冷笑了數聲,因為這一道魔法攻擊,根本就不可能對葉問造成任何傷害。

因為葉問的境界早就超出了他的真實修為,所以六翼獅王發出來的恐怖威壓,根本就不可能讓葉問的行動停滯下來。

因此,沒有一點兒束縛的葉問,他的速度那可是無比快速的,所以說,這一道魔法攻擊,就連葉問的衣角都摸不到呢!

只不過來而不往非禮也,葉問意念一動,只聽『刷』的一聲,一道白光立刻就砍到了六翼獅王,頓時,一道鮮血飄過,六翼獅王一不小心就挂彩了。

只可惜六翼獅王的皮實在是太厚了,這一劍並沒有給六翼獅王造成非常嚴重的傷害,但是多砍幾劍的話,那麼這一頭六翼獅王,很有可能就會凶多吉少了。

「呵呵……..獅王,你就這麼一點本事嗎?」看到自己這麼容易就把這一頭獅王給砍傷了,於是葉問立刻就挑釁的說道。

「人類,你可不要太囂張了,現在我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的天賦技能『河東獅吼』,到時,誰勝誰負,還不一定呢!」

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後,只見六翼獅王的嘴巴微張,然後一道看不見的音波攻擊,以圓形的方式,一下子就擴散到了四周。

而心生警兆的葉問,看到了六翼獅王的動作之後,立刻就動用自己體內的真元,在自己的體表形成了一層嚴密的防禦罩。

畢竟動物的天賦技能,那可都是能夠越級挑戰的超強技能啊!而這一點,相信沒有人比葉問更清楚的了,因為葉問的紫色珠子當中,就生活著不計其數的動物,所以對於動物的天賦技能,葉問了解的自然就比普通人多許多了。

『彭!彭!彭!……….』

緊接著,一道道急促而又刺耳的聲音,立刻就在葉問的腦海之中響了起來,好在葉問體表的灰色能量,卻把這一種音波攻擊的強度削弱了一大半。

否則的話,這一道音波攻擊,給葉問的第一感覺就不是刺耳那麼簡單的事情了,如果非要形容的話,那麼沒有真元防禦的葉問,他受到音波攻擊的第一感覺,那就是頭昏腦脹,當然了,這還是《天地訣》自動防禦所造成的效果。

如果換成其他修士的話,那麼這一名修士若是受到了音波攻擊,那麼就不是頭昏腦脹這麼簡單的事情了。

「獅王,既然你都動用絕招了,那麼我也讓你見識一下我的獨門秘訣『萬劍歸宗』!」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後,葉問的表情一下子就變得嚴肅了起來。

緊接著,一道道晦澀難懂的口訣,一下子就從葉問的口中吐露了出來,頓時,葉問旁邊的那一柄飛劍立刻就發生了驚人的變化。(未完待續。。)

… 一柄、兩柄、四柄、八柄、十六柄、三十六柄……….一直到最後的萬柄飛劍…..而這一種變化頃刻之間就已經完成了。

「去!」當這一種變化完成了之後,葉問頓時就大喝了一聲。

緊接著,這萬柄飛劍,就帶著恐怖的威壓,向著六翼獅王攻擊了過去。

而六翼獅王發現這一些飛劍竟然能夠給自己的生命安全造成非常嚴重的威脅,於是六翼獅王立刻就默念了一句『變!』

頓時,六翼獅王高達百米的身軀一下子就縮短到了一米,緊接著,六翼獅王的速度一下子就變得快速了起來。

只可惜六翼獅王的速度再怎麼快,它也無法快過飛劍,而且這一些飛劍隨著目標的縮小,它們同樣也發生了變化。

比如剛開始的一萬柄飛劍,最後只變成了三十六柄,並且這三十六柄飛劍的威力,同樣也增加了不少。

由此可見,葉問施展出來的『萬劍歸宗』,絕對不是一般意義上面的『萬劍歸宗』,而是經過《天地訣》改良之後的『萬劍歸宗』。

不然的話,這『萬劍歸宗』的威力,也不可能這麼大了。

「呵呵,獅王,我勸你還是束手就擒吧!不然的話,我若是再施展一次『萬劍歸宗』,估計你也只能回歸『主神』的懷抱了…..」看到六翼獅王躲閃狼狽的樣子,葉問立刻就蠱惑的說道。

「哼!等你的飛劍追上我再說吧!…..」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六翼獅王立刻就冷哼的說道。

「獅王,這可是你說的哦!」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後。葉問立刻就默念了一句口訣。頓時。還在空中飛行的三十六柄飛劍,一下子就變成了兩柄,而這兩柄飛劍的速度,一下子就提升了一大截。

說時遲,那時快,在六翼獅王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這兩柄飛劍就已經插在了六翼獅王的身體之上了。

而這兩柄飛劍所攜帶的劍氣,一下子就通過灰色能量。注入到了六翼獅王的體內,緊接著,這兩柄飛劍完成了任務之後,就自動回到了葉問的身邊。

而那一頭倒霉催的六翼獅王,受到了如此重創之後,全身的氣勢頓時就萎靡了許多,畢竟飛劍所攜帶的劍氣以及灰色能量,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被抵消掉的。

不然的話,葉問也不會著重強調『萬法歸宗』的厲害了。

「人類。你到底施了什麼妖法?為何你的能量如此古怪呢?」感受著自己體內能量的變化,六翼獅王頓時就有一些疑惑的問道。

「呵呵。想知道嗎?如果你想知道的話,那麼你就臣服於我,否則的話,我是不會告訴你答案的。」看到六翼獅王咬牙堅持的樣子,葉問頓時就笑呵呵的說道。

要知道,葉問剛才施展『萬劍歸宗』的時候,那可是一點兒留手的意思都沒有的啊!不然的話,葉問也不可能重創六翼獅王了。

好在這一頭六翼獅王還比較有趣,因此,葉問並沒有趕盡殺絕,反而還讓六翼獅王好好的考慮一番呢!

終於,當時間過去了十多分鐘之後,六翼獅王終於抵抗不了體內能量所帶來的折磨了,於是六翼獅王立刻就求饒的說道:「人類,我認輸了,你快把我體內那該死的能量收走吧!」

「什麼?你的稱呼是不是叫錯了啊?如果你還叫我『人類』的話,那麼我可不會管你死活的哦!」聽完了六翼獅王的話語之後,葉問頓時就有一些好笑的說道。

「唉……本王說一就是一,說二就是二,既然你打敗了我,那麼我認你當主人,那又有什麼關係呢!」

「主人,屬下懇請您收回這一種能量……」聽完了葉問的話語之後,六翼獅王頓時就非常磊落的說道。

「呵呵,這當然沒有任何問題了。」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後,葉問隨手一揮,立刻就把六翼獅王體內的灰色能量收了回去。

緊接著,葉問同樣在六翼獅王的腦海之中布置了禁制,畢竟禁制只不過是控制生物的一點兒小手段罷了。

如果六翼獅王以後表現良好的話,那麼葉問自然就會把禁製取消掉的,畢竟籠絡手下最高明的地方,卻不是用禁制來控制他們,而是要讓他們真心實意的臣服,就比如信徒信仰一位『神明』一樣。

所以說,用禁制控制生物,只不過是葉問的一種權宜之計罷了。

收服了六翼獅王之後,葉問立刻就讓六翼獅王先把身體恢復一些,畢竟剛才的能量攻擊,已經讓六翼獅王處在生死的邊緣了,如果葉問不及時收回這一種灰色能量外加劍氣攻擊的話,那麼六翼獅王絕對堅持不到最後一刻。

很快,當時間過去了數個時辰之後,六翼獅王這才慢慢的睜開了眼睛,然後語氣恭敬的說道:「主人,您是我見過實力最強的一位人類,不知道主人,您有沒有稱霸天下的想法呢?」

「呵呵,獅王,你怎麼會突然提及此事呢?難道你有什麼重要的消息,要告訴我的嗎?」聽完了六翼獅王的話語之後,葉問頓時就笑呵呵的問道。

「主人,實不相瞞,我們這一塊大陸的實力,是所有勢力當中,實力最弱小的一支勢力,所以主人,您要是不稱霸天下的話,那麼這一塊大陸遲早會被更強大的勢力給吞併的。」

「獅王,聽你的意思,難道說這一個世界,還有許多強大的勢力?」沒想到六翼獅王竟然吐露出了這麼重要的一條消息,於是葉問頓時就有一些疑惑的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