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哦,對了!我還有件事來著,是私人的。」蘭特上將要是能夠看的懂別人眼色,那就不是蘭特上將了,他從懷裡拿出了封信,有點害羞的撓著頭,將這信件遞了過去給伊依,他不好意思的說道:「那個……這是我家雌性要給你的,她是安安,她說她說了出來你就肯定知道。」

「你有雌性了?」凱爾驚訝的說道。

蘭特上將臉上掛著喜悅的表情,又幸福又甜蜜的點著頭,「嘿嘿」的傻笑著。

伊依挑了挑眉,再瞧了瞧凱爾那同喜同喜的表情,就忍不住的打擊道:「我就說這剛才的話,是誰教會你這麼說的咯,如此的戳中我內心最想要的東西,原來是安安那小傢伙啊!不錯嘛,頗得我心,這性格可真是有我幾分真傳,不錯不錯。」

眼見著凱爾的笑就僵硬在嘴角,伊依樂哉悠哉的輕哼了哼幾聲,讓你這小子再想反抗,還不知道呢?她可是在背後聯繫的那些異能小雌性,鉤織成的大網,足夠網羅住大部分有能力的雄獸在手哦。

在你毫無發現的時候,這四面八方或許都已經落入在了她的手中,想反抗?哼哼,小皮鞭在手你休想。

都已經被我包圍了哦,乖乖投降吧,會讓你痛並快樂著的!我的凱爾爹地~ 朝著凱爾爹地眨了眨眼,伊依拿著手中的書信就到另一邊去打開了,看著看著,她嘴角的笑忽然間冷凝下來,氣氛有些十分低沉,她氣呼呼的將這信紙捏成了團,這些傢伙……簡直就是在跟她玩鬧得是吧?

氣在頭上,她的情緒絲毫沒有掩飾的透露出來幾分,便瞧見門口的幾人都在瞧著她呢,她尷尬的笑了笑,道:「呵呵,沒什麼事兒!」才怪。

她菜肴的能力是希里透露出來的,這毫無疑問,所以她之前連對於自己會被大家知曉能力的這件事,一點反應都沒有,好像這件事情的發展早就知道一般,其實無論這件事情何時出現,她也能夠猜到為何,並且並不感到害怕,這才是她根本沒有任何感覺的原因所在。

就算她是說出來了又如何?她伊依還是以前的伊依嗎?她需要的是一點時間,能夠崛起的時間,而現在她已然無懼,這凱爾爹地可就是在她的身邊啊。

放任她來到凱爾的身邊,將會是他們所犯的最大的錯誤!

「蘭特上將,我這裡有封信需要你帶給安安,你已經是安安的雄獸了嗎?」伊依邊說著,邊來到凱爾爹地偌大的書桌旁。

她要寫封信告訴他們……

他們現在已然擅自行動了,這希里就好像是渺無音訊一般被封禁在宮中,不得不懷疑是否是爹地們做的手腳?!

她就怕一個不小心亞瑟將他是青龍的身份也透露出來,朱雀被她給帶過來,其實怕的就是會有人知道鳳凰火,會聯想到她的身份,還有那勞什子預言,白虎不出,亞瑟爹地跟朱雀哪怕是再厲害也只會造成更多的傷亡,到時候驚動的可就不僅僅是世家而已!

這菜肴事件鬧騰起來,全網皆知還不敢有人拿他們怎麼樣,可如果是什麼青龍跟朱雀的話,都不知道多少萬年前的玩意兒,禁不住大家一個稀奇,就想抓住他們研究研究也說不定,既然他們如此反抗的話,形同逆反叛亂的鎮壓就好了,以為他們會當回件事兒?

伊依可不指望,大家能夠說句公道話,說白了要真打起來,哪怕大家覺得不合理,想管也沒有那個能力管!

如果白虎歸位,兵器再多也就個當擺設的下場,依靠科技、機甲而誕生的那些種族,除了化作獸形來拼個你死我活,還有何餘地?至於獸形嘛,任何人的獸形都不可能打的過青龍跟火鳳,這是神獸超然的地位存在原因,所以壓根不用擔心。

而伊依其實心裡很清楚,這世界雄獸的弱點所在就是雌性,控制了雌性就相當於控制了所有的雄獸,雌性想做的事情雄獸沒有不答應的道理,雌性想要對付、想討厭的人做雄獸也跟著似乎是寵到骨子裡般,你討厭啥我就跟著你做啥,十足十的要把雌性給寵壞似的,就想要討點雌性能夠對他好點而已!

建立在這些的基礎上,她要行使的事情可是事關重要的,不是要把她菜肴的能力公之於眾嗎?那麼她為何不能直接辦起來讓小雌性全部修行異能的學院呢?

不,該換個詞語才對!

宗門……唯獨屬於雌性的宗門,能夠鬧騰到天下雄獸都深深的被處於火海里,逃不掉還得痛並快樂著的活下去,一邊覺得不可以,一邊又羞恥的覺得這樣居然好幸福,做為個雌性,伊依表示,這個主意簡直是棒極了!

拐騙天下的小雌性,坑遍天下有苦難言的雄獸,想想也是挺帶感的。 伊依寫好了書信,再原封不動的裝了回去,交到對方的手裡!

「東西不許打開,如果打開的話,我保證你以後都別想安安再理你,這是絕對的哦,當然如果你安全的帶給了安安,我保證你會有分大禮物在面前等著你。」說著,伊依壞笑著朝他眨了眨眼睛,其中調侃的意思不言而喻,一眼便能夠瞧得出來。

凱爾狠狠的咳嗽了兩聲,然後走到自家這個永遠都安分不下來的雌性身邊,警告的給了她一個眼神,人家蘭特可是什麼都不懂的愣頭青,你可別把人家給帶壞了。

就見著蘭特壓根沒有任何察覺的接過了信,完事還真以為伊依是在替他說好話呢,想到自家那怦然間走到他心中去的小雌性,他就樂得不行,特別感恩的說了聲:「謝謝!」然後將信十分寶貴的放到了自己的懷裡。

「唉!」拿什麼來拯救我家損友的智商,凱爾無奈的嘆了口氣,給了他一個「兄弟我也幫不了你了」的憐憫眼神,搖搖頭算了。

「哎哎哎……」眼見著蘭特辦好事,就這麼要走了,站在旁好久都沒緩過神來的汶萊是不樂意了,這是怎麼回事啊?說好的要把他打擊到,倒下來呢?他們這裡可是有凱爾在其位不謀其政的證據啊,誰讓他在上班時間跟自家雌性滾床單,活該!

「那個……蘭特上將,我這還有事兒要跟你說呢,您看看要不要直接處理了?畢竟,我們這最高的也就是凱爾少將了,這凱爾少將犯了事再找凱爾少將自己來處理么?這也不算回事兒,難以服眾不是?您瞧著,凱爾少將知法犯法,在上任期間擅離職守跟雌性廝混在一起,以至於防衛站里蟲族暴走,傷了不少人都沒來得及治理,這事兒該如何處理呢?」

要說汶萊卻也不傻,為何會說出這麼傻的話來呢?這蘭特剛剛跟凱爾他們說話,說的是那麼親熱,很顯然根本不會幫她處理這件事的,可她卻偏偏說了,原因很簡單:這蘭特上將跟他家是多年的死對頭了,就這愣頭青硬是壞了不少好事,能不讓他們恨嗎?

這蘭特不管還好,頂多多個瀆職的罪名,但要是包庇的話……

蘭特本應該就是一句:「這不能直接懲處,你去找檢舉部記錄檔案才可以!」就能夠解決了的話,他卻沒有說,瞅了瞅這告狀的雌性,他笑著道:「他不跟雌性廝混在一起,這雌性能夠答應執行任務嗎?我可告訴你,這不算瀆職,能夠把伊依留下來的凱爾功不可沒。」

說完,他朝著凱爾道:「讓你家雌性去跟上級彙報下,這其實沒什麼可計較的,上頭現在可寶貴你家雌性呢,這點事兒他們壓根不在乎!多大點事兒啊,也能夠拿來說,這蟲族怎麼跑出來的找原因去啊,這屁大點事兒也能拿出來說。」

蘭特怨念尤生,要不然說他討厭雌性呢,多大點事兒也能夠造出一篇文章來,這凱爾好不容易才跟雌性聚一聚,廝混一下怎麼了?現在不說凱爾跟雌性廝混怎麼了,就算以後伊依要凱爾24小時全職給她陪伴,建立在雄獸那麼多,伊依就一個的基礎上,上頭也能夠瞬間就能辦到的事兒,這雌性還是看不清楚情況啊。

汶萊不是看不清楚情況,是不甘心啊!

這忒么辛辛苦苦造出來的事件,這樣就完了?MD,一拳打到棉花上了,連氣都沒地兒方撒的汶萊,憋得臉色鐵青,這一口老血是到了嗓子眼又給硬生生的吞回去了。 不管汶萊想怎樣,很明顯這時不利她!大局被伊依掌握,在這大局裡的小人物也就只有順應天命的道理,汶萊再怎麼想鬧騰,建立在大家都想要去保伊依,伊依能夠帶來重大利益的情況下,她說什麼有用嗎?搗鬼有用嗎?害不了人,只能惹禍上身。

伊依給了凱爾一個眼神,凱爾心領神會的露出了絲笑意,他寵溺的點點頭!這點小事就交給他來吧,這汶萊既然心存不軌那也就沒有讓她蹦躂的必要了,只是可惜他的副官吶。

好的雌性能夠讓全家都走向幸福的道路,這沒事老是鬧幺蛾子的雌性,也就唯有拖累別人的下場了,他副官平時雖然沒有多大能耐,勝在真誠!跟了他那麼多年,在他受傷之前副官就跟著他身邊了,他在恢復之後第一時間就是把副官調過來繼續當他手下。

沒想到,這安格瑞卻在這種事情上犯了糊塗。

「安格瑞!」他喚道,神情冷漠的看不出來這心裡到底在想著些什麼。

安格瑞心裡有點犯怵,顫巍巍的道了句:「在……在的!」他縮著腦袋,顯然是已經知道凱爾即將要說著些什麼了,緊張的心臟都快蹦到嗓子眼了,這懸在心中的一根弦也在凱爾的聲音落下的時刻,也終於面對了現實。

「你最近忙的事情不少吧?這段時間你就不用在我跟前做事了,給你一段時間,好好放鬆放鬆。」這話說出來看著是獎賞對方,實際上是明褒暗貶,凱爾也給他留全了個面子。

這該面對的,總還要面對,安格瑞嘆了口氣,幸好凱爾少將不是愛記仇的性子。

報仇不成,反讓人把她哥哥的職位給卸下來了,汶萊心裡不是滋味,就這麼跟他認輸?讓他將哥哥的職位卸下來,還打了她的臉,這一拳又像是打到棉花上似的,毫無用處,汶萊這一口氣憋在胸口,是上下不得力,怎麼也出不來。

如鯁在喉般,又死心不改的想要報復回去徹底把這口惡氣給出了,汶萊那惡狠狠的模樣就能夠讓人看的出來,她此時心裡壓根就沒有在想什麼好事兒!

伊依擔憂的望了眼凱爾爹地,說白了,她現在可還什麼都不是,可要等到這軍功下來她才能夠有名正言順的話語權,所以這些人的懲罰什麼的,依舊全權是歸凱爾爹地負責,而她又不會去做真正架空凱爾,而在背後翻雲覆雨的雌性,自然不會在這種時候插話,但是她希望凱爾爹地能夠有所防範,別再中計才是。

凱爾寵溺的撫摸了下伊依的頭:「沒事的!獸人化獸時,有天賦技能在身,比如說隱形跟變色龍似的與背景融合藏匿,縱使這些異能再怎麼厲害,也是稀少的,找找也就出來了。」

聽到這句話,汶萊「咯噔」一聲,心中暗道:「糟了!」

她就說凱爾怎麼毫無這麼好容易欺負,她還準備了那麼多的說辭沒有派的上用處,這凱爾竟然就任由她來欺負了?她原以為這凱爾是有了雌性,就沒了準確判斷力,搞了半天,人家是早就有所心理準備,完全是瞧不上這點小計謀嗎?

感覺自己智商被狠狠侮辱了的汶萊:「……」默默的攥起拳頭,我XXOO你OOXX的!擦。 享受著自家雌性的維護,凱爾這心裡甭提有多甜了,這朵朵綻放的幸福花蕊幾乎要閃瞎了其他人的眼睛似的,凱爾微微一笑,縱容寵溺的看著伊依一次又一次的去幫他說話,生怕他受到多少欺負似的,雖然略顯笨拙,可那精明的小眼神,堵到對方氣得不行時那洋洋得意的小模樣,頓時就可愛到他心坎里去了,迷的不行不行的。

「啊咧?」這又是腫么個情況咧?伊依愣了愣。

完全沒有反應過來,她剛才那些維護凱爾的言論,其實就是凱爾爹地設計故意不回復回去,造成他被欺負的劣勢,就是想讓伊依這樣說,他啊!最喜歡伊依維護著他的表現了,護夫小能手,那傲嬌的誰想欺負我家爹地,就得過我這關的模樣,簡直可愛極了。

凱爾爹地好像中了邪了,望著我總是傻乎乎的笑著怎麼破?伊依囧了。

拍了拍小傢伙的頭,凱爾也沒多想解釋些什麼,反正等到伊依冷靜下來之後,就自然而然會想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的,在此之間他得先行避讓,免得這伊依羞惱起來,嘿嘿他會遭殃的!

「不要在想咯,剩下的交給凱爾爹地就行了!好好休息下,這下子不會再有東西闖進來傷你了,現在不睡好可不行哦,不是嗎?」凱爾溫柔的說道。

伊依默默的小羞澀了一回:「……」這污力滿滿的話語,她讀懂了,她居然讀懂了。

凱爾說完這番話,就沒有再跟自家雌性再膩歪了,瞧著倆人酸倒了牙似的表情,汶萊也被氣得不知道跑哪去了!他臉上掛著幸福的笑意,故作嚴肅的輕咳了兩聲:「行了,都走吧,還堵在這幹嘛?」

就在都準備散開的時候,伊依拉了拉凱爾爹地的衣袖,有點小尷尬的說道:「那個……我還有東西在卧室呢,我想先把東西拿過來。」

「讓其他人拿不就可以了?」凱爾沒打算讓自家可愛的小雌性,再被更多的雄獸看到。

「那個……那個……是顆蛋!我的蛋。」伊依囧囧有神的說道,她簡直不敢想象凱爾爹地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心裡有多麼的複雜。

猶如一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

凱爾的智商在此時此刻有點著急,大腦死機了般的沒有反應過來這句話到底是個怎麼回事,他獃獃的愣了愣:「哈?」

蛋?伊依的蛋?額……

這個信息量略微有點大,他想靜靜!凱爾不解的說道:「你帶了顆蛋到這裡來,準備煮給凱爾爹地吃的嗎?」凱爾現在也就只能想到這個了,自打伊依來之後,他就有點跟不上事情發展的節奏,每次都有點大腦死機的感覺,這勞什子事兒必須一五一十的都給我交代清楚。

幸虧現在人都散了,也沒啥人站在這!

在凱爾的目光下,伊依乖乖的一五一十把事情都給交代了一遍,凱爾的面色是變了又變,有好幾次想說話又給憋了回去,直到聽到伊依把話說完之後,他才終於是回歸了平靜。

「伊依?」凱爾爹地的雙眸里盛滿著複雜的情感,也不知道他現在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就聽見他說道:「伊依,我們今晚就契約吧!」他才啃到骨頭有沒有?要是再不行動的話,就要被甩到一萬八千里之外了好咩?他想要他家的小伊依,他為什麼當初要想不開來這裡呢?凱爾頭一次對他的軍旅生涯產生了質疑,心塞塞。 事情的發展,壓根沒有按照凱爾預料般的進行,望著滿場撒丫子亂滾的某蛋,他的眉心有些隱隱作痛,能跟他說說,這顆蛋到底是怎麼個一回事好嗎?

終於見到自家母親,某蛋顯得異常興奮,也不知道這段時間是憋悶死他了還是怎麼回事?!一見到伊依就頗為不淡定,滾來滾去的想要蹭著她一般,調皮搗蛋的壞死了,鬧得伊依這位初做母親的雌性真是無奈至極,只能夠任由著他去,小心著他可別被撞壞了才是。

就見著某蛋氣呼呼的繞著拐走他母親好長時間,忽然間多出來的傢伙轉了好幾圈,然後立在那裡,伊依彎腰想去抱他的時候呢,又立刻滾到後面去,不給她抱,大有著你不說就別想理我的架勢!怎麼可以跟這個傢伙跑了,就把他放在一邊呢?到底誰是你生出來的蛋啊!你這個無情無恥無理取鬧的傢伙,哼。

伊依不解的撓了撓頭,誰能夠明白個蛋的想法啊?哪怕他再氣,他也是顆蛋,生氣的蛋跟不生氣的蛋誰能夠分辨的出來嗎?

但是伊依隱隱約約有些覺得自家的這顆蛋心裡不舒服,要不然怎麼會不讓她來抱呢?以前可是粘她粘的緊呢,她傷心的說道:「怎麼了?幾天不見,蛋蛋不喜歡我了嗎?快到我懷裡來,讓母親好好抱抱,母親好想你呢。」

某蛋猶豫的擺了擺身子,還是立在那裡沒有動!哼,別以為這個樣子就能說的動他,他才不是笨蛋呢。

伊依瞧著以前無往而不利的這招不管用了,訕訕的撓著頭,求饒般的望著自家凱爾爹地,怎麼辦?她也不會哄這小傢伙了,蛋蛋不買賬,讓她這個初次當母親的新手,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啊,求幫助啊爹地!

接受到伊依的求救信號,凱爾臉色臭到極致的走了過來,伸手就把蛋給抱了出來,蛋蛋急躁的滾來滾去卻半點辦法都沒有,直接就被丟到了外面的沙發上。

凱爾冷哼著拍了拍手,讓你這小崽子不乖,搶你母親的視線,很好玩嗎?就在外面好好關一次禁閉吧,這一瞬間的行為伊依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某蛋就被關在了門外面,她似乎都能聽得見某蛋撞擊門的聲音。

我的天,那是蛋殼啊!不要命了這是?

「唉,伊依別鬧!他沒事的,就讓他在外面待著,他也不會跑到哪去的,等到他玩累了就可以歇息了。」凱爾立刻攔住了自家雌性,要是讓她把那小崽子放進來,還有他的生存餘地嗎?他的契約,他那香軟白嫩的小伊依,全都泡湯啦!

哪個小崽子不是被父獸千錘百鍊出來的?深有體會的凱爾表示:這回也有小崽子被他們訓了,怎麼可以放過這麼好的機會呢?

伊依急的眼淚都快出來的,又不捨得真的動手,狠狠的踩了他一腳:「你無恥,你不把我家蛋放進來,你也給我出去!」這凱爾爹地,真是越來越不靠譜了,這蛋能夠這樣對待嗎?萬一要是出了什麼事情,她跟他沒完!

凱爾的腳背一疼,這滋味他倒是扛得住,就是心裡委屈,伴侶要蛋不要他,他頭一次被搶關注、吃醋居然是因為這個?好心塞。 「好伊依,你聽爹地說嘛。」

就算是被踩了,也決不讓步的凱爾急了,忙圍繞著自家傷心的雌性,是心疼壞了,這獸人的小崽子再怎樣也不會出事兒的啊!

似乎是映襯著這個想法,就聽見「碰……咔嚓……哐……」幾聲巨響,門壞了,倒在地上還破了個大洞,自家的某蛋毫髮未損的滾動到了面前,哼哼,以為這樣的小難關就能夠阻擋的住他嗎?還不是他贏了。

見證著這樣的一面,伊依有一瞬間的愣了,隨後她著急忙慌的趕緊抱住了自家蛋,反覆查看著。

我了個去的!還真沒事,蛋蛋,你的名字是叫做鋼鐵俠嗎?

凱爾眼底閃過絲詫異之色,他是真沒想到,這身為顆蛋居然還能夠把這門給撞破了,這到底是顆什麼蛋啊?凱爾戳了戳伊依,問道:「這是亞瑟跟你生的嗎?」他怎麼就那麼不信呢,這蛇蛋還能夠這麼厲害了?別欺負他不了解常識啊,他回去就查。

「……」伊依靜默了兩分鐘,考慮著如何跟凱爾爹地解釋,她跟亞瑟這蛇獸生了個鳥蛋這回事!

忽然發現,這玩意兒她也解釋不清了,請理解她那囧囧有神的內心,亞瑟爹地還是青龍轉世體好嗎?青龍生了朱雀,這好讓她無語的設定,她也不造該如何解釋啊!世界到處都是難題,這樣會玩壞她的好嗎?

伊依嘆了口氣,無奈至極的說道:「大概是因為我得到鳳凰火的關係吧,我應該是鳳凰一族的雌性,至於是青鸞?白羽?還是火鳳?我還沒弄清楚。」

「鳳凰火,朱雀?」凱爾瞬間醒悟說道。

「凱爾爹地你也知道這件事?」伊依驚奇的問道,這事兒不去調查的話,是很難弄清楚的吧,畢竟這什麼鳳凰火跟朱雀的事情,也算是牽扯到上古神獸的機密了!總不可能爛大街,誰都清楚卻又誰都沒發現的吧?

伊依不知道,這青龍的事情確實是,可是這朱雀的事情大家確實不知道,在青龍帶領著大家走出原本世界的時候,朱雀就已經隕滅了。

凱爾搖了搖頭:「這事情本來我也不知道,可是因為我們一族跟白虎牽扯上關聯,這些時期里有著什麼不知道哪來的預言,說是四神獸會復甦,弄得各大世家是人心惶惶,關於四大神獸的事情被調查出來,我想不知道也很難!」

「那你也知道亞瑟爹地是青龍了嗎?」伊依心裡難掩著想要壞笑的衝動,如此說道。

凱爾:「……」

「……唉?」震楞片刻都沒有反應過來凱爾,表情直接變成(⊙o⊙)!這跟不上節奏的心情,略顯的有點坑,這到底是個怎麼回事啊?摔!

伊依輕咳了兩聲,正經了起來:「凱爾爹地別著急哈,一個倆個差不多,反正都有了朱雀,再多個青龍也不是壞事啊!最好再集齊玄武跟白虎,話說凱爾爹地你不是跟白虎族有關嗎?」她壞笑了起來,有事兒大家一起擔哦,我的凱爾爹地。

「這不一樣的!」凱爾搖了搖頭,青龍的特殊性質是不同的,青龍在記載中就是萬獸之首,就連在神獸之中也是領頭的,然而現在的人可不同,皇權在上,就算是沒有皇權的星域,也講究個民主,自己的權利自己是有資格維護的!

這青龍想橫空出世,可沒那麼容易的,誰能夠允許自己頭上冒出個人來管著自己?亞瑟怎麼就偏偏是個青龍呢? 他嘆了口氣道:「我是白虎族沒錯,白虎族的記載也一直都有!只不過白虎當初的血脈是分發給四大獸類,也就僅僅引起一點小的改造,或許先輩們能夠激起白虎血脈也說不定,但是混雜了眾多雜亂血脈的現在,基本是不可能了!更何況,凱爾爹地的這支血脈,不過是繼承最少的那一支,最純白虎血脈的那一族,早就沒了蹤影。」

要不然的話,還能夠允許他們繼續蹦躂嗎?白虎族的傳說,白虎主殺伐,是任何攻擊性獸人都信奉的對象,操控天下的攻擊性武器,如果真有大規模攻擊出現,他能夠瞬間化干戈為玉帛!這是他從生下以來就必須的職責。

這些科技也好,機甲也好,戰爭性都是歸類於此,當初白虎能夠做什麼,現在也依然能夠。

甚至比青龍的地位還要高,畢竟青龍主萬物生長,種族繁衍生機連綿不斷,威望為眾神獸之首,但是論武力值還要非白虎莫屬,早在玄武消散與大地之上時,白虎就是攻無不克戰無不勝的存在。

「所以……如果要白虎出現的話,覺醒血脈就好了嗎?」伊依聽凱爾爹地說了許多,終於總結出了這句話。

凱爾點了點頭:「理論上來講是這樣,不過……」這壓根不可能的事,血脈覺醒有多難?沒人知道,因為壓根就沒有人覺醒過,就算有人返祖嚴重,但是神獸能夠跟普通獸人一樣嗎?這史無前例的事情,都是沒影子的事兒。

伊依眼睛滴溜溜的轉了圈,壞壞的笑了:「那還不容易!」

就是不知道這個世界有沒有天罰,她當初一不小心做出這玩意兒來的時候,還給大家吃了,結果逆了這天,瞬間就被天道追殺,天雷不斷的降落,導致死傷遍野,她就被這該死的天雷給劈到這個世界來了,她到現在還仍然心有餘悸,哪裡還敢這麼去做啊?

不過凱爾爹地也許是真的需要這麼做也說不定啊,要不然為什麼她會來到這個世界?伊依一直沒有去想過這個問題,但是好好想想,也就有點感覺了。

青龍、朱雀、四神獸,都跟她牽扯上的話,那麼白虎也許是真的需要她這麼去做才能夠這麼覺醒血脈,也說不定啊!伊依思考著,凱爾就獃獃望著他家的雌性入了神,某蛋也在地上安穩下來,似乎知道這說的事情其實是事關重要的,乖乖的不搗亂了。

「也許,我能夠幫到爹地也說不定哦。」伊依如此的說道。

不是吧?伊依真的有這樣的能耐?這事關重要,伊依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能耐呢?也不怪凱爾難以相信,就算伊依是鳳凰一族的雌性,她那一身難以匹敵的本領也不該是她所會的啊,如果鳳凰一族真的都有她這麼厲害的話,那早就被鳳凰一族給佔領了。

能夠讓白虎覺醒的,伊依會?凱爾也就笑笑罷了。

伊依一看就能夠知道凱爾爹地此時此刻的心思,敢小瞧她?一聲冷哼,伊依勾勒起了唇:「我們走著瞧好了。」 對於一個吃貨來說,沒有什麼是不能夠吃的,只有什麼是不好吃的。

比如說,蟲族!

「伊依,這蟲族的肉真能夠吃嗎?」伊依要放毒了,被一眾雄獸戰戰兢兢給哄去見自家雌性的凱爾,表示他也心慌啊!伊依這到底是在搞什麼?怎麼會把前兩天她殘忍摧殘死的倆蟲族,幾隻爪子都給卸下來了,然後拿來炒菜捏?

凱爾冷不丁的打了個冷顫,莫名的感覺,這世界已經阻擋不了伊依的步伐了!

伊依咧嘴一笑:「我負責做菜,你們負責吃!請我來的是你們,就算是哭,也得把菜給我咽下去再哭哦,這是命令呢。」誰讓你們請她來的不是?伊依表示自己很無辜。

「額……」凱爾被噎的啞口無言,這上級剛發布的命令,可誰也沒有想到,伊依居然能夠如此兇殘的,把蟲族給炒了讓他們吃啊?星際戰場上,那些不需要空氣也能夠存活的蟲族,那些什麼都吃,又什麼都能夠消化的蟲族,能夠拿來吃?忽然感覺整個世界都玄幻了不少!

伊依沒有解釋什麼,她在撕那蟲族的時候就發現,它是具有靈氣的生物,在這個獸人世界里,凡是有靈氣的動物基本上都是獸人,除了海底的一些東西還未化形之外,也就靈植到處都是,想要集齊1千多種具有靈氣的獸類,再1萬多種具有靈氣的植物,來做這最後的靈膳,蟲族必須貢獻他們的身體!

囧,其實就是伊依不確保這些東西到底好不好吃,拿大家在做實驗呢。

肉質細嫩,富含靈氣,從外表上來看確實很不錯,防衛站的食物都很緊缺,如果蟲族的肉能夠派上用場的話,那是再好不過!當初把伊依調過來也不過是給些雌性啊開小灶罷了,有些雌性熬不過去,就得需要這些私廚來幫忙,誰知道伊依根本不按照套路出牌,現在更加是奉旨不按照套路出牌了,全防衛站的人都需要的話,哪還能夠供得起大家吃食啊?

這靈膳改變身體機能可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不吃完一個月都見不著顯著的效果,除非是第一次洗髓,不過伊依有那麼傻嗎?太暴露出來能力的話,就會讓人感到害怕了。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