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個地方顯然不適合人類的修行,雖說靈氣還算不錯,但是這個地方明顯是被壓制住了。

之所以之前那些面具男,可能也是被困在這裡的,他們也無法離開這個地方,就像彩虹姐妹,就像仙草小草一樣,都是被困在這裡的。

明容山一帶很安靜,安靜的有些嚇人,葉楚幾人在這裡尋找了大半天,也沒有找到任何的域門的蹤跡。

直到了凌晨時分,彩虹姐妹也有些失落了,沒想到那域門可能真的就消失了。

如果域門消失的話,那到底要怎麼離開這裡,成為了現在他們這一行人最大的問題。

「先不看了,早點休息吧,明天再找找,如果找不到就離開這裡,再到懸崖那邊去找找。 悠閒小農女 也許在那些面具男呆的地方,可以找到一些蛛絲馬跡……」

用天眼盯了大半天了,葉楚的眼睛也有些微酸,累的不行,伸了個懶腰準備睡覺了。

小飛又被他叫了出來,他還是喜歡在小飛的後背上睡覺,三美也不再堅持了,也一起上來準備睡覺。

……

一夜無話,第二天四人又在這一帶給守了將近一整天,時間又到了第二天的夜裡。

域門還是沒有出現,甚至這片地方荒涼的嚇人,遠比之前彩虹姐妹和仙草所呆的地方還在荒蕪,實在不是什麼好地方。

空氣陰冷,聲音鶴戾,還時不時的傳來幾聲凄厲的風聲,實在是有些滲人。

不過葉楚還是沒有立即離開,如今也不知道去哪裡找出口,他還是決定再在這裡守候個幾天,看看能不能守到那域門的出現。

「嘎……」

「主人,有動靜……」

就在葉楚準備又開始睡覺的時候,小飛卻突然傳音興奮的傳音葉楚,葉楚立即跳了起來,飛到了小飛的羽翅上。

只見外面的天空中,有一道明亮的光線,正從那邊的峽谷中間慢慢的升騰起來。

「那是什麼東西?」

那道線有些詭異,好像是一條彩帶,但是仔細看,又像是一張雨布或者是薄膜一樣的東西。

自峽谷中慢慢的升起來,隨後升起來的時候,葉楚終於是看到了它的全貌,令他大吃一驚。

這哪是什麼彩帶,而是一把劍,一把巨無霸的劍。

這把劍通體呈現淡藍色,表面有著大量的水波紋,長度達到了數百里之長,這樣的巨型大劍,葉楚是頭一回看到。

「這是什麼!」

米晴雪和彩虹姐妹這時也飛了過來,看到遠處峽谷中的那把巨劍時,也著實被嚇了一跳。

「小,小虹,這好像是天道劍!」

「天,天道劍?」葉彩驚呼道,「怎麼可能,天道劍不是天道宗宗主的本命劍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葉楚聽到這個名字心臟也是一沉:「你們說什麼?這是天道宗宗主的本命之劍?」

… 「傳說天道宗宗主的本命之劍,可能斬破天道,令天際崩塌,他的劍又被稱為天道劍,乃是洪荒仙界時期最強之劍!」葉虹沉聲道,「傳聞天道劍就是如此,長約八百里,通體淡藍色,表面有水波紋。此劍一出,浩瀚世界,都將被劍影所罩,一切都會被毀滅,包括天道也會被毀滅。」

葉彩也有些驚疑道:「我倒也是聽說過天道劍,不過從來也沒見過呀,這東西和傳說中描述的是差不多,但應該不可能是天道劍呀。天道劍可是天道宗宗主的本命之劍,如果洪荒仙界崩塌的話,這劍也會隨著天道宗宗主消逝吧,怎麼會還在這裡呢?」

「這……」

就在兩姐妹還滿是困惑的時候,一旁的葉楚卻突然飛了出去,葉彩驚道:「主人!」

「快回來呀主人!」葉虹也想追上去將葉楚給拉回來,因為她知道天道劍的恐怖,洪荒仙界時期那可是最強大的一把劍,無堅不催。

葉楚立即回頭,喝斥了兩人:「別過來!」

「別過去……」米晴雪護體聖光一轉,將兩姐妹給拉了過來,同時對小飛說,「小飛,帶我們退後三百里!」

「是,主母!」

小飛似乎知道一些什麼,雙翅一展,便帶著她們三美離開了。

不久之後,她們便來到了三百里開外了,呆在了一片雲層的上空。

「晴雪姐,主人不會有事吧?」葉彩有些擔憂葉楚。

米晴雪沉聲道:「葉楚辦事有分寸的,你們放心吧,應該不會有事的。」

雖然遠處的那把巨劍,有可能是傳說中的天道劍,確實是恐怖到令人心驚膽顫,但是米晴雪選擇相信葉楚。

她知道葉楚絕不是一個完全衝動的人,在這種危險的事情面前,他還是有分寸的。

「恩……」

見米晴雪也這麼堅定的相信葉楚,彩虹姐妹也不好多問什麼,畢竟米晴雪才是葉楚的女人,而且她的實力遠超過姐妹倆。

姐妹倆雖說之前實力也達到了聖境以上,但是因為她們現在吸收不到仙元,根本就無法達到巔峰狀態,現在的實力能堪比准聖之境就算很不錯了。

望著葉楚正朝那邊的巨劍飛去,米晴雪心裡也難免有一絲緊張,她也不得不謹慎起來,眉心處一柄小劍的劍型正在閃爍,正是她的那把血劍。

如果出現什麼意外的話,必須要第一時間前去營救葉楚,但是她也知道,以葉楚的實力,還有葉楚的手段。如果葉楚都沒有辦法應對的話,自己更難去營救他了,不過葉楚也沒有和她傳音,說明他還是有一絲把握的。

可是米晴雪哪裡知道,葉楚突然飛向巨劍,可不是因為他有什麼好奇心,而是有些迫不得已。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擁有天道宗的天眼,而這一把巨劍就是傳說中的天道劍,所以他是被迫吸向了天道劍。

也就是說,是一股奇異的力量,引領著他飛向天道劍,完全不是他自主願意的。

只不過這股力量實在是太強大了,他根本就無法反抗,連至尊劍,寒冰王座那些東西也全部被壓制了,根本就拿不出手。

眼看著就要飛到前方的天道劍面前了,如此近距離的看著這把巨劍,葉楚也感覺有些頭皮發麻。

首先是這把劍太大了,長有八百里,寬也得有四五十里,厚也得有二十餘里。

這樣的一個宏偉的巨劍,絕對是獨一份,誰還能煉製出這樣的一把恐怖的巨劍。

其實是劍身上的流光,那一陣陣如水波一樣的紋路,離得近的話,如果你視力和普通一樣的話,你可能會誤以為這是一片海,而不會想到它會是一把劍。

然後是劍上面的符紋,那一道道符紋,水波符紋,組合起來有些像是一個個巨大的眼睛。

這些眼睛和葉楚的天眼有些類似,這更加令葉楚堅信了,這可能就是傳說中的天道劍。

天道宗,這絕對是一個超級強大的勢力,據彩虹姐妹回憶,這個勢力與當年洪荒仙界的仙宮齊名。

而天道宗宗主,乃是那時世上最強大的幾個人之一,與仙宮的宮主,還有佛門的門主等人一起,是當時仙界最強大的幾個人。

最有名的便是天道宗宗主的那把劍,據說那把劍可以披天斬地,連天道也會被斬斷,堪稱仙界第一劍。

葉楚慢慢的被引向了天道劍,心頭那一絲奇異的感覺是越來越重,他不知道到底是為什麼,會被這把劍引到這裡來。

當初得到天道宗天眼的時候,是因為在葉家祖地的後山處,天譴讓自己去了那裡,結果自己意外開啟了天道宗天眼。

而且在那個夢境里,自己見到了天道宗宗主,那個白髮道人。

如今看到這把劍,葉楚彷彿眼前又出現了那個白髮道人,即使已快近百年了,而且還是在夢裡,但葉楚還是歷歷在目,忘不了那個白髮道人的模樣。

又過了幾分鐘,葉楚終於是被帶到了這把劍的面前,距離這把劍不過只有幾百米的距離了。

一陣淡淡的清香,從劍身中溢出來,如同淡雅的美酒,令人有些晃乎。

「這是什麼情況?」

葉楚十分困惑,從來沒聽說過,劍還有味道的。

難道這把劍,用的是液體煉製的不成?如果是液體,那又如何煉劍,難道還是水劍不成?

最令葉楚心驚的是,那股力量還在拉扯他,竟要將他拉進那把劍中。

「這……」

葉楚試著反抗,想掙開這股強大的力量,可是他還是無力掙扎開,依舊被帶進了這把劍中。

雖是一把無堅不催的劍,但是葉楚卻直接從劍身中傳了進去,遠處的三美卻沒有看到這一幕,因為劍身閃爍著流光,即使米晴雪有聖眼也無法看到細微的情況。

「這是……」

葉楚進入了天道劍中,不由得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了,在他的面前,竟然出現了一顆星辰。

這顆星辰,他是再熟悉不過了,正是自己魂牽夢繞的地球。

天藍色的星辰,懸浮在前方的天道劍身之中,雖然感覺很近的樣子,但是葉楚根本就無法觸及,明顯有著無法觸碰到的距離。

一隻海藍色的大魚,從遠處遊了過來,直接張開了大嘴,將葉楚給吞了進去。

「找死!」

葉楚大怒,沒想到一條兩米多長的小魚,竟然敢向自己攻擊。

可是他此時卻調不起一絲元靈之力,哪怕是任何一件神兵,也無法從乾坤世界中喚出來,直接就生生被這條魚給吞進了肚中。

魚的肚子並不大,尤其是高度只有半米不到,葉楚被壓在了它的肚子里,格外的難受。

隱婚蜜愛:墨少,寵上癮! 只不過有些奇怪的是,這魚的肚子里,似乎沒有別的器官,而且裡面也沒有什麼臟器或者是魚鰓之類的。

… 倒像是一隻空肚魚,肚子就是它的全部,葉楚整個人被壓在了它的魚肚子中,空間顯得十分狹小。

最令葉楚難受的是,葉楚用天眼也無法看到魚肚外的情況,什麼都看不清楚。

「你到底是誰!」

葉楚覺得這件事情太過詭異了,雖然無法看到外面的情況,但是卻可以感受到這條魚飛一般的速度,這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不知道它要帶自己去何處。

「嗖嗖……」

魚卻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能聽見水聲像閃電一般,帶著自己疾速前行。

葉楚眼中閃爍著厲火,卻無法噴發出來,此時他也只有耐心等待了,他知道這件事情可能沒有這麼簡單。

這條魚如此靈動,一定是一條靈魚,而且可能是受人控制的靈魚。

所以自己一來到這裡,它就出現了,將自己吞進肚中,要將自己帶去一個神秘之地。

葉楚一直這樣想著,只是他沒想到,自己會慢慢的睡著,因為在魚肚子里正釋放著一種淡淡的氣息,正是這種氣體被他吸進腦子裡后,產生了昏睡的感覺,沒多久便睡著了。

邪魅總裁,狠角色 他不知道自己怎麼睡著的,他只記得自己好像來到了一個神秘的大殿,大殿中沒有任何的人,只在大殿中心懸浮著一個巨大的黑白太極陰陽圖。

這個陰陽圖在大殿上流轉著神光,葉楚慢慢的飄浮到了它的跟前,陰陽圖中出現了一朵青色的蓮花。

「怎麼會這樣?這是什麼?」

葉楚的意識有些混沌,腦袋有些疼,此時的他雖然人在昏睡,但是意識卻十分複雜困惑。

他的意識體來到了這個神秘的大殿上,來到了這朵太極陰陽圖的面前,從太極陰陽圖中看到了這朵青蓮。

「啊……」

可惜了,他沒有機會多做思考,這朵青蓮突然從太極陰陽圖中鑽了出來。

兩隻雪白的胳膊從裡面探了出來,直接將葉楚給拉了進去,葉楚的意識體不由得發出了一聲慘叫,他以為自己遇到鬼了。

「晴雪姐,主人怎麼還不回來呀……」

三美在遠處等了將近三個時辰了,天色都快亮了,遠處的天道劍的身影也開始閃爍起來了,似乎就要消失了。

彩虹姐妹急的不行,米晴雪此時心裡雖然急,但是嘴上還是堅信葉楚:「葉楚一定會沒事的,我與他有心靈相通,若是有事我一定可以感覺得到的……」

「是呀,晴雪姐,我們與主人簽了契約了,可以通過契約感應主人的情況……」葉彩這時才想了起來。

米晴雪眼中一亮:「那你們快快感應葉楚的情況……」

「好……」

兩姐妹不再耽誤,立即從指間逼出了一滴鮮血,然後閉眼感應葉楚的情況。

沒過多久,葉彩便睜開雙眼了,米晴雪急問道:「怎麼樣小彩?」

「感覺好奇怪,主人應該沒有什麼大礙,但是卻聯繫不上主人,可能那天道劍將我們之間的聯繫給隔絕了……」葉彩眉宇間有些愁色。

葉虹也睜開雙眼道:「主人應該沒事,晴雪姐你不用擔心,可能是主人與天道劍有什麼關聯,被天道劍給帶走了……」

「聯繫?」

米晴雪眼中一亮,沉聲道:「葉楚的那雙眼睛,便是天道宗的天眼,難道與那個有關?」

「天道宗天眼?」葉虹面色一沉,驚呼道,「難道主人是天道宗的門人?」

「我聽說天道宗只有天道宗宗主有天眼呀,主人怎麼也會有天道宗的天眼?」葉彩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米晴雪問道:「具體是怎麼回事?難道只有天道宗的宗主有天眼?」

「我們也不是很清楚,也只是聽的一些傳聞罷了,當年天道宗十分強勢,在洪荒仙界勢力與仙宮可比。甚至仙宮的人也不敢去得罪天道宗的人,傳聞天道宗之所以如此強大,主要是與天道劍還有天道宗天眼有關係。」

「傳聞天道宗的天眼,與天道劍一樣,同樣有毀天滅地之能,據說還能夠逆天改命,奪天地造化……」葉彩也回憶道。

米晴雪面色凝重,看著遠處的天道劍,正在不斷的閃爍著,而天邊的太陽已經快升起來了。

眼看天道劍就快要消失了,而葉楚卻還沒有回來,她也是很焦急。

不過她又隱隱感覺葉楚應該沒出什麼事情,因為自己並沒有那種強烈的不安的感覺,她早就知道這其中的關聯。這恐怕與自己和葉楚是情種的關係,所以與他之間有一種無須言喻的默契,如果對方出事或者是有危險的話,都會有事先的感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