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又有什麼用?我的複製體都是『秘銀之身』,你這些廢物嘴巴再多,也咬不碎他們,更消化不了。要不了多久,我的複製體就會一層層撕破你的嘴。不過在那之前,我們會親手斬了你!」

「就怕你等不到那個時候了,矩陣,無限爆破!」

西撒冷笑一聲,在囚禁銀像的最內層暴食之口中,無數魔蠅通過此『次元食道』從『暴食胃囊』內部湧入口中,迅速組成球形矩陣,將銀像封鎖在內,接著轟轟烈烈的自爆。一重矩陣引爆完畢,又有新的魔蠅組成矩陣,繼續自爆。

只見空中漂浮的七個球體不斷震動、膨脹、擴張、縮小,再次震動……而戰鬥中銀像軍團身體一次次的顫動,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雖然他們彼此是獨立的個體,但感官痛覺還是會彼此傳遞。

七個銀像在暴食之口中慘遭****,可怕的矩陣爆破在西撒的控制下,一次次反覆摧殘折磨著他們,劇烈的爆炸、高溫、震蕩、衝擊,不斷破壞著『秘銀之軀』,讓它們生不如死。

撒來說,就是外表有刺的鐵核桃,只要撬開蓋子,就是能吃掉的美食。而他現在所做的,就是砸核桃,不斷用爆破來衝擊鐵殼子。(未完待續。) 『暴食胃囊+魔蠅矩陣』對於核桃來說,這是一種折磨;對於西撒來說,既是一種烹飪技巧,同樣也是發泄憤怒的手段。

「死吧!」

感受到西撒的挑釁,兩個銀像暴怒,雙雙加速,從兩側殺向西撒。

此刻西撒心神同時與七位真禍級的複製體對抗,現在又要招架兩個,動作略顯遲鈍,有些力不從心。

同時烹飪七道菜,炮製七隻頂級『食材』,還要在自己嘴巴里玩難度矩陣爆破,真心消耗精力。這一刻,西撒不得不感慨『銀像』的強大,如果讓對方同時放出一百位複製體,真特么能逆天啊。

「玩具商店!」

眼見西撒為了保護自己獨擋七位真禍,塞西莉亞心中一片感動。為了替西撒分擔壓力,她終於放開自己的神性領域,將西撒和這兩個銀像同時關進自己的『玩具屋』之中。

一張小號暴食之口出漂浮在西撒頭部旁的虛空中,開口道:「不用這麼麻煩!我能對付他!」

作為一個死要面子星人,他怎麼可能讓老同桌保護自己?太丟人了有木有?!

同時,西撒伸手一把拉住塞西莉亞的小手,將妹子扯到身邊,喉嚨聳動,發出響亮又詭異的吞咽聲。這根本不是人類能夠發出的聲音,更像是某個披著人皮的邪惡巨獸,正緩慢進食中。

七個暴食之口形成球體不斷顫動,內部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接著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咀嚼聲、骨骼斷裂聲、金屬扭曲破裂聲……

兩個銀像全力揮刀連連狂斬,一道道銀光深深切在暴食之口上,終於破開了兩個球體,釋放出兩個遍體鱗傷,全身上下布滿傷口,四肢斷裂不翼而飛,身體嚴重扭曲損傷,黑色病毒不斷往體內鑽去,但還堅強吊著一口氣,沒有掛掉的殘疾人。至於其他五位銀像,統統被西撒咬成秘銀肉泥,吞入暴食胃囊中,徹底消化掉。

咕唧!……嗝~~!

響亮的吞咽聲不斷從西撒喉嚨處發出,只見他一手捂住肚子,忍不住打了一個飽嗝。五個被壓制到真禍的災神,絕不是那麼好消化的,他有些積食了。

「很好,真的很好!我有些小看你了。」又有十個銀像將西撒圍攏。銀像本尊忍受著靈魂網路中,五位銀像複製體死前傳回的痛苦、恐懼、絕望、怨恨與不甘,陰森森的齊聲開口。

「準備再釋放一批複制體來送死嗎?老子接下了!」西撒不斷從嘴裡吐出一些無法消化的『秘銀骨骼』,同時挑眉挑釁道,但心底同樣在打鼓。

一口氣吃掉五個真禍銀像,咬傷兩個。這個戰績看起來威猛無比,但背後也消耗了海量神力,『白銀主巢』內部的儲備又下降了一大截。

此外,剛剛的戰鬥也消耗了他不少精力。如果繼續戰鬥下去,不使用『暴食降臨』的話,他還真不是一大群真禍的對手。如果動用絕招,那麼底牌早早丟掉,或許能幹掉銀像,但也別想去第四層搶『以太軸』了。

同樣,銀像也有相同的顧忌。不僅西撒憂心神力儲備,他一樣如此。一個沒有能量來源的入侵者,在發源地內的每一步,都要周密考慮精打細算。

白銀工坊內部的『複製體』軍團,同樣是他儲備的底牌。他有信心火力全開圍殺西撒,但那之後想要再湊齊一百個『100%複製體』,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了。沒有足夠多的複製體壓陣,他有很大的可能死在第三層。

君不見西撒只憑一張張嘴巴,就硬是吞了五個銀像。第三層不弱於西撒的存在比比皆是,他可不敢保證本當尊落單后,能夠安然在第三層存活。

「這是我最後一波攻擊,你若堅持下來,我們就離開。」十個銀像齊聲道。另外那兩句殘疾貨,也被這十個複製體抽干秘銀之血,成了兩具普通乾屍。

「好啊,那就一決勝負吧!」西撒眼睛一轉,突然將暴食之口與銀之輪相連,嚮往吞吐出了十具棺材。

兩具『大科學家』被麗塔小組預定,但白銀主巢中還有不少壓箱底的終極兵器等待使用。身為松鼠黨的西撒,從來都不是靠蠻力取勝,無腦硬拼的類型,他的『白銀主巢』堪稱一個頂級軍火庫,裡面囤積著大量武器裝備,以應對各種突髮狀況。

如今西撒、麗塔、艾爾莎雖然被迫分散為三組隊伍,但他的庫存均分三份后,依舊能讓他感到底氣十足,嘚瑟囂張一回。

「本來,我是不想用這招的,畢竟有傷天和。奈何你自尋死路,這都是你逼我噠!」西撒突然收斂了暴食之口,停止戰鬥,示意塞西莉亞收起領域,同時擺出一副悲天憫人的聖人模樣,毫不防守,出聲感嘆道。

他的身後,一張張拉鏈嘴巴桀桀怪笑,擺出一副嘲諷的『滑稽臉』,露出一口潔白的鯊齒,看上去陰森詭異。而他身前,一共十口棺材,正好與十位銀像遙相呼應。

至於其他銀像,大半在圍剿狂性大發,一錘就能砸飛一位複製體的小田螺。被砸飛的複製體毫無損傷,又再度圍上來,對著小田螺就是一陣猛打。小田螺同樣結實耐揍,頂著巨大的壓力不斷舞動大鎚,將對手一一逼退。

而卡蜜拉還在和殘餘的『玩具熊』狼狽躲避,並不時反擊,只可惜他們的綜合實力遠不如銀像複製體。卡蜜拉躲得及時,沒有受傷,但塞西莉亞的『玩具災熊』在速度方面並不擅長,被複制體砍得傷痕纍纍。也幸虧都是玩具亡靈,並沒有要害弱點一說,否則早就掛了。

戰鬥力約等於無的湯姆,早已經消失不見,不知逃到哪裡去了。只有學姐穩佔上風,手持大劍連連劈砍、跳斬、突刺、十字斬,各種劍術不斷使出,結合街頭械鬥流技巧,打的連綿不絕,壓著複數的銀像連連搶攻。

「又耍什麼花樣?結陣!上!」看到棺材,銀像本尊面露不屑。十位銀像複製體豎立長刀,擺出一個攻防一體的陣型,齊齊撲來,準備平推西撒。(未完待續。) 他不信西撒剛才連續動用的暴食之口、魔蠅矩陣不消耗一點能量?一口氣屠殺五個真禍、廢掉兩個,這等戰績放到現世也足夠駭人,其中的消耗絕不是普通能力者可以負擔了的。在他看來,西撒現在已經是強弩之末,不過還在強撐罷了。

至於這十口棺材,銀像戰術重視的同時,也在心中暗暗鄙視。不過是虛張聲勢的把戲,如果西撒真有對抗十位銀像的底牌,剛才為什麼不拿出來?

「呵呵!」西撒『和善』一笑,從口袋裡掏出一個遙控器,接著按了下去。

「喂,這次又是什麼東西?你到底行不行?不然我來罩你。」已經撤銷『玩具屋』的塞西莉亞湊到西撒身邊,擔憂道。

她也清楚西撒一次搞定七具災神,已經快要精|盡人亡了,準備英雄救美一次,徹底俘獲某渣的心。然而這貨還在不靠譜的逞強中,她還只能配合。

「你想多了,這可是我歷時多年,耗費無數心血精力才開發出的秘密武器,超級戰士系列啊!毆打他們吧,磁暴地精!」西撒怒喝一聲,擺在面前的十口棺材紛紛爆裂,接著從中飛掠出一條條動作敏捷的黑影,直撲十具銀像複製體。

「殺!」複製體軍團絲毫不懼,擺出軍陣,揮刀迎上。元素微光混合銀色刀芒,將秘銀魔劍發揮的淋漓盡致。

另一邊,十隻墨綠色皮膚,身高不過一米五,卻渾身肌肉突起,強壯的如同蠻牛的巨型地精,正大步踏地,烈馬般奔射而來,竟然集體選擇了抬起手臂硬抗。

這些膀大腰圓、虎背熊腰、全身肌肉發達到近乎『正方形』的肌肉怪物,正是西撒精心培育出的量產型兵種,超級戰士——史上最強地精!

所然嘴上說是『量產型』,但由於造價高昂,技術苛刻,產量一直都不太高。

暴食系統按照『超級地精戰士』所接受的改造項目多少,將其分為:塑料、青銅、白銀、黃金、白金、鑽石、最強地精王者,七個等級。

前三等級都是程度不同的殘次品,但幾乎各個都擁有雙重心臟引擎、血蜜續航、金屬骨骼化……並且完成了不同程度的血統改造。其中青銅、白銀等級已經頗有實力,如果搭配麗塔開發的『青銅火種聖衣』、『白銀火種聖衣』,便能立刻擁有挑戰『領域級』的力量。

能夠同時撐過『葉綠體、海綿體、蒸汽線粒體』三重改造的地精戰士,基本都達到了以力證道、肉身成聖的境界,只憑藉身體素質就能單挑『害級巔峰』的能力者,還有足夠的上升空間。這個級別的『超級戰士』已經極為稀少,被西撒定義為『黃金地精』。

若是再穿上『黃金火種聖衣』,那便是震懾一方,碾壓一方的無敵強者。

接下來,如果超級戰士還能接受雷系魔石的『脊柱嵌合』手術,在脊椎之間嵌合完滿的32塊魔石,完成『雷屬性』的終極轉化;並且身體接受魔化病毒全面強化;同時在體內安裝天界山『電磁火種』發生器,開啟人造『電磁領域』,就能進入『白金級別』。

一入白金,綜合實力爆炸般增長!白金級地精戰士,擁有人造領域,理論上等同於『害巔峰』,但真實戰力完爆普通『領域強者』,甚至可以和禍級對戰。那種完完全全脫離『世界之脈體系』單挑禍級的戰力!

再往上,超級戰士的強化已經到了盡頭。這個地步的『地精戰士』,在西撒的暴食財團中擁有極高的地位與自主權,只要貢獻積分充足,可以選擇購買次神脈進行『禍改造』。

當然,西撒是死亡災神,手中『雷屬性次神脈』稀少,超級戰士狼多肉少,基本上無法精精入禍。於是麗塔大魔王通過『暴食虛界』,推演出了一條全新的升級道路。

西撒曾經獲得過一份殘破的『磁場武技』,經過麗塔大魔王的嚴密推演,並得到雷帝大人的傾力資助后,暴食財團終於自主研發出了一套底蘊潛力不弱於『邪拳、魔拳』的,能夠幫助地精戰士走向『極道境界』的超級武技,並享有知識產權。

這套名為《磁場轉動》的武技,可以將地精戰士體內的『生物磁場』,魔石帶來的『雷元素場』,腹部內置的『電磁火種』統一起來,開發出名為『磁場轉動』的兇殘能力,按照『三脈七輪』的運功路線,開發出一種神秘而又強大的超凡之力,再搭配最強的『變|態軀體』,爆發出無限的可能,最讓讓『磁暴地精』走向錫蘭最恐怖生物兵器的巔峰。

這套武技,無論塑料級地精,還是青銅地精都可以修習,與地精戰士的改造相輔相成。但只有將『磁場轉動』力量,與『人造電磁領域』成功融合的地精戰士,才有資格踏入『鑽石級』,並踏上沒有盡頭的『地精武神』之路。這也是目前西撒手中,超級戰士所能達到的最高水準。

再往上,麗塔細分了磁場轉動的等級,凡是磁場力量超越50萬匹的地精戰士,都當得起一聲『最強王者』的稱讚。具體戰力,怎麼的也能在客場神國之外吊打災神了吧?

而達到磁場轉動100萬匹的神話級地精,被歸納為終極地精武神,地位約定於災神巔峰。

而突破到150萬匹的超神級地精,麗塔認為它們擁有成為『禁忌生物』的潛力,甚至可以在自身的『神性領域』中重演地火水風,創造一個低層次劫界。

以上數據都是『暴食虛界』推算出的極值,如同鏡花水月可望而不可及。目前西撒手下的十強地精,就是眼前這十位『鑽石地精』,他們的極限力量高達十萬匹,當真是爆發起來,連西撒都要顫抖啊!

原本西撒藏著這十具『鑽石地精』,準備在第四層爭奪以太軸時當做底牌打出來。哪想到糖概念發源地高手輩出,僅僅第三層為了爭奪一坨『邪念核心』,就能引出『秘銀魔像』這種可以『x100』的變態級災神。

西撒無奈,只能率先打出一張王牌。(未完待續。) 「喝!」

鑽石地精十人眾瞬間爆發,體內的『生命磁場』開始運轉,轉化生物能為生物電,不要命的輸出特殊的『磁場能量』。

與此同時,它們也開啟了血脈中的暴走葉綠體、海綿體殖裝,以及蒸汽線粒體,軀體一副不可收拾連連鼓脹,肌肉密度瞬間爆表,身體素質以m?的程度誇張飆升,瞬間就tm『肉身成聖』了!這是西撒在健身房鍛煉一萬年也無法獲得的蠻荒之軀。

原本已經誇張到嚇人的肌肉,繼續收縮、擴張,收縮、擴張……肌纖維密度運來越高,彷彿一根根鋼絲絞成一股,再如彈簧般扭曲起來。只見原本墨綠的皮膚,徹底漆黑一片,身材不受控制的膨脹了三倍,成為了將近四米的肌肉巨人地精。

如果說地精戰士們之前那『四娘般』的身高已經屬於地精中的巨人;那麼現在『姚明開平方』的身高,徹底讓它們成為了地精中的泰坦,神一般的傳說。

在鑽石地精爆發血脈,啟動狂暴力量的瞬間,它們的毛孔中也爆發出一道道電弧,在手臂上構造出雷霆鎧甲,迎著銀像的攻擊抬手格擋,絲毫沒有退讓的想法。

「秘銀斬!」

銀像全力爆發,使出最強秘劍,狠狠斬在鑽石地精的手臂上。銀像曾經在天界山使出過這招,刀速快如流星,剎那間便切開了一艘鈦星人打造的,以堅固著稱的超合金戰艦。

然而這一次他們失算了,秘銀刀刃在打散雷霆鎧甲后,已經失去了銳性。之後又切開韌度超強的表皮,便陷入舉步維艱的境地。刀刃每撕裂一分肌肉、前進一分,就會被收縮的肌肉夾得更緊。直到刀刃最終碰到堅硬的骨骼,發出『鐺』的聲響后,秘劍徹底停止前進,被卡死在肌肉地精的手背中。(肌肉收縮版空手接白刃)

「吼!」四米高的黑色肌肉怪物大吼一聲,傷口處爆發出刺眼的電漿,順著秘銀劍反向竄了過去。

秘銀又被稱作魔銀,數目稀少價值昂貴,其最大特點就是對於元素力量的傳導。魔劍士使用摻了秘銀的武器,可以大大提供攻擊威力,同樣,鑽石地精藉助這一特性,反向送去了一股雷暴洪流。

鋼身法!

銀像敢用秘銀劍做武器,就已經考慮過這種情況的出現。鋼心流中,自然有密閉自身能量循環,將身體鋼化的秘術。而修鍊鋼心流時,自身的金屬元素品質越高,發揮出的效果越強。秘銀之軀『鋼化后』,就是最完美的元素絕緣體,絲毫不憷電流的攻擊。

狂涌而出的雷龍順著劍刃直撲銀像,在它的身體上纏繞數圈,轟然爆發,引發了一場雷暴。當電弧消散后,銀像複製體完好無損的站立在焦臭的空氣中,對著四米高端巨人冷笑。

「地精爆破拳!」

見對手沒有倒下,超級地精反而被激起了凶性。它們是個可是『七重血獄』中,最優秀的十具鑽石地精啊!

磁場運轉,強大的電磁力纏繞鑽石地精的拳頭,由上而下衝天而降,打樁一般狠狠砸向銀像的腦袋。手臂動作之快,撕開空氣,帶動劇烈的風暴漩渦,一時間勁風四散。

「秘手,十倍赤鋼拳!」

銀像的手臂表面同樣浮現出細密的血絲,糾纏在銀色的金屬手臂之上,構成紋身模樣的花紋。

他的秘銀之軀已經是現世罕見的堅固軀體,自信防禦方面,可以排進鋼心流前三。而這一套『秘術』的效果,是讓『秘銀之軀』的密度、堅固程度,在原有的基礎上在翻十倍。如此一拳打出,根本就是無物不破。

轟隆!

一聲低沉的悶響重重的擴散開,聽的人耳膜發癢胸口發悶,有一種噁心的暈眩感。地精戰士的爆破拳打在了銀像的手臂上,不相上下,一環耀眼的雷電弧光呈圓圈狀在半空擴散開來。

「秘手,十倍赤鋼拳!」

銀像同樣一拳打回去,手臂不見半點異樣,鑽石地精跟著又砸下巨大拳頭,再次以硬碰硬。

大拳與小拳對撞,這一次,地精戰士的拳頭,卻被對方一拳擊穿,食指中指斷裂深陷。不過超級戰士本就不以堅硬著稱,他們的長處是恐怖的肉體力量與再生速度。

白色蒸汽從傷口中湧出,海綿體、葉綠體、線粒體瘋狂爆發,凹陷的傷口,斷裂的骨骼迅速癒合,鑽石地精反轉身體,以腳為軸急速旋轉,同時右手伸展並指成刀,橫向劈出,整個地精化為陀螺,甩動手掌,爆發出刺耳的鳥鳴聲。

磁場轉動五萬匹,鑽石地精千鳥流-電磁天刀!

暴怒的鑽石地精大人沒想到自己勢在必得的一拳竟然被對方擋下,自己反而受傷,這是絕對無法忍受的!今天可是他在『蠅王大人』面前的第一次表演,必須以完美收場,怒火攻心的地精戰士狂暴了,直接使出磁暴奧義。

劇烈的磁場環繞手刀運轉,同時人造電磁領域展開,無形磁感線彌補空間各處,鑽石地精如陀螺般轉動,反手一招『電磁天刀』斬出。手刀切割磁感線爆發出燦爛電光,如同千鳥齊鳴,帶出一抹燦爛的藍色,直砍銀像的脖頸。

鋼身法,十倍赤鋼骨!

銀像雙臂併攏擋在身前,試圖攔下地精戰士的手刀。然而他太低估『磁場轉動』的力量,當化身金屬之軀的他踏入『人造磁場領域』后,不可避免的被磁化了!

鋒利的刀勁砍中秘銀之軀,發出刺耳的切割聲,彼此僵持片刻后,最終被凌厲的電磁刀勁切斷雙臂,鮮血噴涌,兩隻斷手高高飛起。

銀像頭顱猛地一低,偏過致命一擊,避開了電磁刀勁。手刀斜切著斬斷雙臂,從他頭頂劃過。兩隻截面光整的金屬手臂掉落地面,發出噹啷響聲。

銀像咬牙再次舞動斷臂,他是複製體不在乎犧牲,更不怕痛,但不能死的沒有價值!他要一命換一命!尖銳的秘銀斷骨狠狠刺中地精戰士的心臟,接著用力一捅,秘銀骨骼刺破了磁暴地精的心臟。

「一起死吧!」銀像瘋狂反撲,斷骨之中噴射出『秘銀之血』,作勢就要感染地精戰士,將他複製成自己的分身。(未完待續。) 銀像複製體用自己的鋒利的斷裂臂骨刺穿了地精戰士的心臟,但他卻沒有從地精的臉上找到哪怕一絲一毫的恐懼。

「嘿嘿,對不起先生,老子有兩顆大心臟!磁暴大手印-送葬式!」

鑽石地精毫不作防,一手攔住銀像的脖子,猛地用力勒緊,死死摟住銀像身體,將他頭部固定住,同時使出小奧義『腋下窒息殺』。

此外,它另一隻手高高抬起,又是磁場轉動十萬匹,巨大的手掌被火花閃電包裹,重重印下,如一塊巨大的鐵錠砸在銀像的頭頂,發出沉悶的金屬轟鳴聲。最終在銀像驚駭欲狂的注視下,直接將好大一顆腦袋打進胸膛中。

原本還打算用另一隻斷手刺穿地精的銀像複製體,徹底沒了聲息。全身突然軟了下來,抬起的斷臂也無力耷拉下去。秘銀之軀雖然堅固,但被人將頭打進胸膛中,也只有死路一條。

在1號鑽石地精pk1號銀像複製體的同時,西撒也沒有閑著,而是十分陰險的操縱暴食之口不斷騷擾其他銀像軍團,為自己的『地精小弟』們創造戰鬥機會。

「千鳥流-磁暴如來掌!」、「磁暴棄療斬!」、「海虎撩陰腿刀!」……

西撒放出的惡犬們紛紛爆發,暴動葉綠體、海綿體殖裝、蒸汽線粒體紛紛啟動,肌肉膨脹陸續化為四米高的魔鬼筋肉地精,同時磁場轉動全開,被霸道的『人造電磁領域』籠罩,各自施展奧義,紛紛將秘銀魔像拖入磁場領域將其磁化,叫他們做人,送他們升天。

……

「阿撒,沒想到我還是小瞧了你啊!這些地精,竟然比我的『玩具災熊』還要厲害!」塞西莉亞看到『鑽石地精』的表現,突然發現自己用災神屍體改造的『玩具災熊』還要略差一籌。

她的屍體利用率已經相當高了,一具災神屍體,至少能發揮出禍級戰力。然而西撒培育的這幫地精,卻已經超越了普通的禍級,直逼災神等級而去。

「是嗎?這些地精的實力,確實每一隻都不在禍級之下。不過培育成本,也遠超你那些『玩具災熊』們。」西撒也不客氣,這些超級地精不知耗費了暴食財團多少人力物力財力,終於製造出來。它們可是西撒日後爭霸的資本。

當『地精戰士』這張底牌掀開后,戰鬥也進入了尾聲,西撒的『暴食之口』本就兇殘無比,單殺任何一個複製體都沒有壓力;此刻再輔以『地精戰士』從旁牽制,基本上就是碾壓銀像軍團的節奏。

畢竟是一場標準的圍毆,著名群毆大師渣渣撒,夥同地精小弟、愛寵棒棒糖與泡泡糖,以及關係不清不楚的老同桌,以及女同桌的寵物,外加一個打醬油的無頭學姐,殘忍圍毆寶瓶宮成員『秘銀魔像』一人(分身只是一種特殊的能力),這是一場極不光彩的群毆!

而這場戰鬥唯一棘手的地方,就是這些『銀像』身體堅不可摧,超級戰士火力全開,也要費一番功夫才能將其擊殺。

幸好西撒的『暴食之口』牙口夠好,只要在『暴食之口』上疊加『邪拳之力』,就能嚼動近乎不壞的『秘銀之軀』。當戰鬥落幕後,西撒竟意外的發現自己的『鑽石地精十人眾』居然死了一個?!

「怎麼回事?六號怎麼死了?他可是能夠開啟磁場力量11萬匹的地精強者啊!」西撒驚嘆的看著地上逐漸秘銀化的屍體,接著一張暴食之口兇猛撲去,一口咬斷了地精戰士的脖子,結束了又一個複製體的誕生,同樣了解了一位強力打手,這讓他無比心疼。

一隻『鑽石地精』的成本,也就比製造一具大文豪便宜一點而已,都是珍貴的戰略物資,哪想剛出場就掛了一個?真是太浪費了!

「回主人,對手眼見不敵我們,毅然分出兩個複製體,聯手拚死圍攻六號,與他同歸於盡。」一號鑽石地精回道。

西撒的『超級戰士』雖然優點巨多,潛力強大,能以力證道,還開發出了禁忌力量『磁場轉動』,貌似已經天下無敵了。然而畢竟是『暴食科技』開發出的人造兵器,與現世經歷多個紀元才完善的『能力者』,完全不是一個路子,還有許多缺陷,就連領域也是人造的假貨。

超級戰士的身體素質,是由『三大改造』堆積出來的,力量方面強於普通真禍,但綜合性能比接受正統禍改造的『銀像複製體』略遜一籌。雙方可謂各有優劣。兩個銀像捨棄一切以死相拼,掛掉一隻鑽石地精並不出奇。

也合該六號地精倒霉,鑽石十人眾是『七重血獄』神國最頂尖的產品,十隻地精都完成了『磁場轉動』與『電磁領域』的融合,踏上了一條全新的,充滿未知的道路,獲得了能夠抗衡真禍的力量,也導致『十人眾』普遍驕傲自負。

這一回,是他們第一次在『蠅王』面前展露實力,每一個都爭先恐後,想要表現出最完美的一面,不讓蠅王失望。最終的結果么,十大地精各自為戰,並沒有配合,反而想要搶在同伴之前擊殺銀像。最終露出破綻,六號鑽石地精被兩位銀像抓住機會拚死擊殺。

「虧了啊!」西撒低頭算了算賬,秘銀魔像只要花費一點時間,就能隨便侵蝕、複製兩個分身,而自己的『鑽石地精』卻要消耗極大的成本,不划算吶!

「蠅王撒,算你厲害,這次我認栽,邪念核心就暫時由你們保管,不久之後我再來討要。」銀像本尊見十位複製體再一次葬送在西撒手中,終於收起小覷之心,選擇暫避鋒芒,指揮殘餘複製體送死攔路的同時,本尊不斷向後退去,選擇戰略性轉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