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季單煌急忙在群里宣布了喜訊,隨即便高興得哈哈大笑了起來,將餐廳中的眾人都嚇了一跳,齊齊回頭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著他。

這是怎麼了?被人點了笑『穴』?吃了炫脈口香糖根本停不下來?

殘冤一臉驚恐地看著季單煌,問道:「組長,你沒事兒吧,看見什麼了笑成這樣?」

這組長,該不會是有間歇『性』『精』神病吧!剛才明明還好好的,怎麼一轉眼就變成這樣了?笑得那麼癲狂,真有點兒像瘋子。

季單煌仍然哈哈大笑著,一句話都不說,高舉著手機樂得原地直蹦。麗娜盯著季單煌手中的手機看了一會兒,似乎想到了什麼,『摸』出手機登錄企鵝。

找到妖靈動漫社的群之後,麗娜仔細翻看了一下聊天記錄,隨即也跟著笑了起來,捂著肚子笑得滿臉通紅。其他人見狀,紛紛效仿,『摸』出手機登錄企鵝,去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竟然讓組長樂成這樣。

嗯?商演招募人數增加了十個人,而且價格贈品都沒變?哈哈哈哈,那豈不是說大家被選上的幾率大大地增加了?

小航不敢置通道:「組長,人數真的增加了?那我們是不是……」眼睛瞬間亮了。

這兩組《古劍奇譚》的人加起來,不算幕布的話又二十三人。若商演需要招募三十個人的話,那憑這組組員跟季單煌的『交』情,那豈不是都能去上商演了?

一天二百塊錢,兩天就是四百塊錢,還贈送蠶絲被,簡直太『棒』了!

季單煌沒有說話,咧嘴笑著點了點頭。三十個名額,那這群跟著自己出《古劍奇譚》的人,必須全上! ?得知商演人數增加,群里炸開了鍋,全都吵著要去。季單煌覺得,這件事還是儘快定下來的好,於是便將排練的事情『交』給蘇梓璇幫忙帶著,自己和唐雨竹則回去商量著人選的問題。

其實,有白白白在,他們倒並不在意長相問題,只要別太過分了就可以了。簡單商量了一下后,季單煌改了群公告,要群里確定想去並可以去的人將素顏照、妝后照、手裡現有的衣服清單,以『私』聊的形式打包發給他或者唐雨竹,以便選人,並備註截止時間為第二天的中午。

一整天的時間,凡是組裡有空閑的人,都能將材料傳過來了吧。

公告改完還沒有兩分鐘,群員們便呼呼啦啦地將自己的材料傳了過來,兩人一邊接收一邊查看挑選著,找出外貌還不錯、手裡又有現成的華麗服裝的人留著備選。

「大煌。」唐雨竹將收到的組員資料整理完,伸了個懶腰,「商演的話,你打算出什麼?」

季單煌頭也沒抬地答道:「霹靂吧,或者劍三、英聯都可以。組裡人的衣服道具咱們可以包,組外人就需要他們自己準備了。」

目前來看,比較火的、服裝道具比較華麗的,也就只有霹靂布袋戲、劍俠情緣網路版叄、英雄聯盟這幾個了。若商演穿上這類衣服,應該更能吸引眼球。

唐雨竹笑道:「我也覺得這三個還是比較靠譜的。不過看現在的人數,我們真正缺的其實只有七個人。劍網三、英雄聯盟這兩個差不多每次漫展都有,有衣服的人也多,反倒不太好挑,倒是霹靂因為衣服太貴,手裡有的人不多。那還不如直接問誰有霹靂的衣服,有的話就來,沒有的話就等下次。」

季單煌想了想,覺得這倒也是個辦法,起碼能省下不少時間。可是,看看已經整理得差不多的資料,又有點兒鬱悶。

早想到這點,那就不用這麼大費周章地整理資料了。

季單煌嘆道:「先整理資料吧,整理完了再說,都已經忙了這麼久了。」說著,又一頭扎進了資料堆里。

一直到了晚飯時間,群里已有二百多人傳了資料,其中有《霹靂布袋戲》cos服的也才只四個。看來,《霹靂布袋戲》cos服的價格,當真是嚇跑了不少小夥伴。

一套略原版的衣服,動輒幾千,比劍網三的衣服貴了不止一點半點,還真不是一般coser能出得起的。

出得起《霹靂布袋戲》的coser,都是土豪!

看看時間已經不早了,季單煌和唐雨竹簡單收拾一下,回到排練場地,一推『門』便看到組員們正跟隨著蘇梓璇,練習著新加進劇情中的一段打鬥舞。而其他不用參與打鬥舞的組員們,也都沒有閑著,正三三兩兩地對著鏡子練習自己的動作和表情,很是用功。

雖然大家都從鏡子里看到了季單煌和唐雨竹的到來,卻沒有一個人分心,只是略略瞥了一眼,便繼續專註地練習著自己的動作。

季單煌滿意地笑了。照這樣下去,他們幹掉傳說中的c市超級大團,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的。

臨陣磨槍,不快也光。就算干不掉那個超級大團,也要讓評委們眼前一亮!

靜靜等著大家將這一遍舞蹈練完,季單煌拍拍手,告知大家今天的排練先到這裡,明天繼續。早已累『抽』了的組員們長長呼出一口氣,就地一躺累得再也不願動彈了。

整整一天,除了吃午飯的時候休息了一個小時之外,其他時間大家一直都在不斷地運動、練習。此時一停下來,只覺得渾身酸痛,連胳膊都抬不起來了。

累、累死了!

季單煌道:「小夥伴們,別急著躺下,要不然明天你們該起不來了。樓下有浴池,去洗個熱水澡,立馬就舒服了。」

「啊?還有浴池?」兔子整個人都驚呆了,「組長,你這裡設備真齊全。」雖然累得不行,還是深呼吸幾口氣,掙扎著爬起來,詢問浴池該怎麼走。

其他人也都晃晃悠悠地從灑滿了汗水的地上爬起來,跟著往樓下的浴池走去。妖『精』們急忙跟上,告訴他們浴池的更衣室里有烘乾機,可以將濕透的衣服放在裡面烘乾。儲物箱裡面都備了浴衣,洗完澡可以穿著浴衣上來吃晚飯。

組員們頓時驚得目瞪口呆,連下巴都要掉下來了。烘乾機?浴衣?等下晚餐該不會是自助餐吧!晚上沒車了是不是還有單人間可以住?那這簡直跟豪華洗浴中心沒什麼區別了啊!

眾組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pp弱弱地舉手發問道:「組長,我能不能問一下,晚上吃什麼?」

「吃什麼啊……」季單煌看看唐雨竹,「晚上吃什麼?」

類似吃什麼這樣的問題,還是要問唐大廚才行。

唐雨竹想了想:「牛排披薩義大利面怎麼樣?最近一直在吃炒菜,有點兒吃膩了。你們有誰不想吃的嗎?」

「沒有!」

還不等唐雨竹話音落地,眾人一致表示沒有意見。唐雨竹的手藝他們是體驗過了,經她手處理過的食材,好吃得能讓人把舌頭都吞下去。有唐雨竹掌勺,就算只有蛋炒飯他們也都高興。

妖『精』們看著組員們期待的目光,忍不住捂嘴笑了起來。唐雨竹真的是牢牢抓住了這群組員的胃,就算他們想跑團,也要先想想組長夫人做的美味佳肴。一旦跑了團,那以後可就別想再吃到這樣的美味了。

季單煌也忍不住笑了。說起來,唐雨竹的廚藝,完全是由於她自己本身很愛吃而練出來的。之前聽人說,嘴饞的人都很會做飯,他還不信。可如今看到唐雨竹,他算是徹徹底底的信了。

唐雨竹目光一掃,不由皺眉道:「喂!你們笑什麼!都來廚房打下手!一個都不許跑!不來幫忙的,今晚別想吃飯!」伸手一撈,倒拖著季單煌向廚房走去。

眾妖『精』對視一眼,無奈地聳了聳肩,跟了上去。

看來,想吃好東西,不付出勞動是不行的啦!

一個小時之後,去洗澡的組員們陸陸續續地來到餐廳。經過熱水的沖洗,他們身上的汗水連同一整天積攢的疲憊全都被沖刷掉了,看起來恢復了不少的『精』神。

一進餐廳,組員們頓時被滿屋的香味勾得口水橫流,像中午時那樣,眼睛都冒綠光了。當他們看到已經在桌子上擺好的鮮榨果汁、牛排、意麵和披薩餅時,也顧不得再說什麼,坐下來便開始大快朵頤。埋頭大吃之餘,心裡再次忍不住感嘆,自己真是進對組了。

尤其是像麗娜這樣,第一次上台便是跟著季單煌的純新人,更是覺得自己十分的慶幸。在漫展的那兩天里,他們游場的時候也認識了不少coser,彼此間談論過自己組的排練。當聽到別的組組員抱怨找不到排練場地、抱怨組費太貴、抱怨組長不負責任的時候,他們真心覺得,跟了季單煌的組,直如中了大獎一般令人高興。

室內排練場地、提供吃喝、不用『交』組費、不用買服裝道具、還有熱水澡可以洗、比賽車接車送免費提供住處,這樣的組上哪找去!

看大家吃得差不多了,季單煌清了清嗓子道:「關於下周商演的事情,我已經決定好了,就出霹靂布袋戲了。」

「噗!」

季單煌話音一落,組員們全都驚呆了,齊刷刷地扭頭用驚愕的目光看著季單煌。殘冤一個沒忍住,喝到嘴裡的果汁全都被他給噴了出去。

霹靂布袋戲?那衣服可是出了名的貴啊!他們手裡可沒有衣服!

難道說……組長要把衣服借他們?

果然,季單煌笑了笑道:「你們別急著擔心衣服的事,衣服我全包了,你們人去了就行。這次長期合作的事還要靠大家努力,也算是我請你們幫個忙,一定要將這個長期合作拿下!」

聽季單煌這麼一說,組員們驚愕地互望一眼。霹靂的衣服那麼貴,商演穿去萬一『弄』髒了怎麼辦?再一個不小心『弄』壞了,他們一時半會兒可賠不起啊!

無極弱弱地問道:「組長,你確定要將衣服借給我們?這萬一……」

「沒事!」季單煌笑了笑,「我知道你擔心什麼,那都不是事兒。髒了我洗,壞了我補,你們只管來人跟著去賺錢就行了。」

喵喵不確定地問道:「組長,你說的是真的嗎?」

那麼貴的衣服,『弄』壞了他都不在乎?

季單煌道:「當然是真的!你看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們?不過有一點……」說到這裡,微微頓了一下,目光緩慢地在這些新人的臉上掃過。

組員們立刻瞪大眼睛,等著季單煌後面的話。季單煌笑了笑,繼續道:「那就是你們出什麼角『色』,由我來替你們決定,到時候發到衣服感覺不是自己喜歡的可不許不高興。當然,你們可以放心,不會讓你們毀形象的。那邊也說了要好看的,把你們化丑了我這生意還怎麼談。」

組員們全都笑了,一致表示沒問題。就這樣,商演的事情就算是定下來了。 ?第二天中午,季單煌終於收集齊了大家的材料,挑挑揀揀竟然真的就將能出霹靂布袋戲的人給湊齊了!季單煌趕緊通知那七個人準備好霹靂布袋戲的衣服,下周跟著去參加商演。-

得知自己被選上去參加上演,那七個人當真是高興壞了,在群里各種炫耀。沒能被選上的人,也只能嘆自己資金不足,沒能早些入一套霹靂布袋戲的衣服。

唉,如此高端大氣上檔次的衣服,社長竟然還捨得拿去出商演!這要是『弄』髒了『弄』壞了,豈不是要心疼死了!

能夠跟著去參加商演的七個成員,在高興之餘,自然也會有些心疼自己的衣服,尤其是其中兩個『花』高價訂做的高度還原版衣服的人。他們無論如何也沒想到,自家社長竟然會選擇讓他們穿霹靂布袋戲的cos服去參加商演!

漫展時,穿著霹靂布袋戲的衣服游個場,他們都是千小心萬小心的,唯恐颳了蹭了。現如今,卻要他們穿著去商演那種『混』『亂』場所,說不心疼絕對是假的。

不過,想想二百塊錢,再想想免費的蠶絲被,他們也就豁出去了。如果真的颳了什麼的,只要不是明顯的地方,還可以拿出去賣二手。高度還原的霹靂布袋戲cos服,就算是有瑕疵的二手,也是有人願意買的。

至於跟著季單煌出《古劍奇譚》的幾位,則完全不用擔心衣服的問題。自家組長把一切都給他們準備好了,只要他們人去了就足夠了。

事情商量妥當,等到周一的時候,季單煌便給趙經理打了電話,說這邊已經找好人了,周末可以去商演,問一下是否還有什麼需要準備的了,還有商演是什麼類型,需不需要排個節目什麼的。

一天二百塊錢還送蠶絲被的商演,應該不是光站在那裡說說笑笑那麼簡單吧。

電話那邊,聽了季單煌的話后,趙經理說具體情況還要跟老闆商討一下,等下午再給季單煌回電話。季單煌表示沒問題,便將電話掛了。

唐雨竹問道:「怎麼樣?還有什麼需要準備的嗎?」

季單煌道:「那邊說還要好好討論一下,下午給我來電話。」

於是,季單煌就繼續等著,一直等到四點多,才接到趙經理的電話。本以為是三言兩語就能說清楚的事情,沒想到趙經理卻說事情有些變動,想要當面和季單煌談。最後,將碰面地點定在了凱德廣場五樓的牛排店。

掛掉電話,季單煌想了想,給君君打了過去,將事情說了一下。電話那邊,君君乾笑了兩聲道:「組長,我怎麼覺得他好像是故意要找你蹭飯啊?」

上一次,這個趙經理在凱德廣場的蜂蜜廚房吃得很是高興,這回又約在那裡,看樣子是對凱德的飯店非常感興趣。不過,他這樣蹭一個學生的飯,真的好嗎?

季單煌苦笑道:「我也這麼覺得。對了君君,你現在有空嗎?有空你跟我一起去啊?我感覺倆人能撐住場子。」

「現在?行啊!」君君答應得很乾脆,「你等我五分鐘,下班我就過去。你是直接到飯店還是我去接你?」

季單煌道:「我直接到飯店,咱倆在凱德廣場一樓那個懸在半空的馬下面碰頭,然後一起上去。你大概多長時間能到?」

君君道:「大概半個小時吧。」

季單煌道:「那好,咱們五點鐘見。」

掛掉電話,季單煌換好衣服就趕往了凱德廣場,一個人先在裡面閑逛了起來。上一次來得匆忙,都沒好好在裡面看一看。

這凱德廣場建得還算不錯,又離大學城很近,經常會有大學生來這裡吃飯聚會逛街。這裡的店看起來也都不錯,衣服店、鞋店、飯店、咖啡店、電影院,連書店都有!

從樓上往下逛一圈,最後季單煌在一家金店『門』口停了下來。看著『門』口展示的黃金項鏈,季單煌腦子一『抽』,抬腳就走了進去。

唔……他感覺,唐雨竹的手上貌似是缺了點兒什麼。

走進金店,季單煌先在鑽戒的櫃檯前看了看,隨即想到自己和唐雨竹還沒結婚,兩人連法定結婚年齡都還沒到,送鑽戒真的是太早了點兒。想了想,季單煌回頭看看金戒指那邊,湊了過去。

見季單煌趴在櫃檯上看金戒指,店員連忙過來,微笑著問道:「先生,買戒指嗎?送『女』朋友?」

「啊!」季單煌抬起頭來,笑了笑,「是啊!送『女』朋友。你們這裡有沒有比較……可愛一些的金戒指?」

剛才他看的那幾個,樣式都比較老,更適合送老媽,不適合唐雨竹這種大美『女』。

「可愛一些的是嗎?有的,您稍等。」店員說著,轉身去後面的櫃檯中取了一板戒指來,「先生,這些是這兩天剛來的新貨,比較適合年輕『女』『性』。您看看,有沒有感覺中意的?」

季單煌目光在眾多金戒指上一一掃過,最後停留在角落裡的一枚稍大些的戒指上。這枚金戒指上,是一個萌萌的翅膀的小『女』巫造型,看起來非常的可愛。就是稍微大了些,不知道戴著效果如何。

抬眼看看店員的手,季單煌指著那枚小『女』巫戒指道:「這個你戴一下讓我看看效果。」

店員依言取出戒指戴在手上,季單煌看了看,確實稍微大了一些,不過真的很好看。唐雨竹的手要比這位店員過分骨感的手稍微圓潤一些,戴起來應該會很好看。

季單煌滿意地點了點頭:「就要它了!麻煩幫我好好包裝一下。」

幾分鐘后,季單煌滿意地將包裝好的戒指塞進乾坤袋裡,去約定的地點和君君會合。臉上洋溢著喜『色』,走路都輕快了。

原來,給喜歡的『女』孩子買禮物,是一件如此讓人高興的事啊!雖說兩千多塊錢一眨眼就沒了,但想到唐雨竹的笑臉,別說兩千多塊錢了,就是兩萬、兩百萬、兩千萬,他也『花』得高興。

劍道通神 有句英語怎麼說的來著?iththisring,iaskyoutobemine。

拿了我的圈圈,你就是我的了。哈哈! ?順利和君君會合,季單煌看看時間,已經五點多了,離和趙經理約定的時間已經非常近了。-季單煌沒說什麼,招呼君君上樓再說,卻發現君君看著自己的眼神很奇怪,也沒有想要走的意思。

季單煌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好像沒什麼不對的地方,不由問道:「怎麼了?看什麼呢?我身上有什麼不對的嗎?」

他出『門』前特意洗過了臉,臉上應該不會粘髒東西才對吧。

君君意味深長地看著季單煌,直看得他渾身發『毛』,心想著什麼時候應該跟任碧空好好學一下讀心術,免得再遇到類似情況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猜別人的想法,是件非常糟心的事啊!

君君看了片刻,方才道:「組長,你這是不是有什麼喜事啊?」

「喜事?」季單煌先是一愕,隨即十分認真地想了想,「好像除了商演之外,沒什麼喜事了啊!怎麼了嗎?」

君君挑了挑眉:「是嗎?我怎麼覺得,你好像要結婚了似的?」

「呃……」

季單煌嘴角『抽』了『抽』。這傢伙,哪隻眼睛看出他像是要結婚的樣?他連法定結婚年齡都沒到呢,就算有『女』朋友,那也不能領證結婚啊!

不過,辦個婚禮好像還是可以的哈……

季單煌急忙甩了甩腦袋,將那突然冒出來的想法給甩掉。沒領證辦個什麼婚禮!他倒是願意,唐雨竹可是絕對不會答應的啊!

君君道:「那你怎麼滿臉**?就跟吃錯『葯』了似的,臉粉紅粉紅的?你剛才看到什麼了?大『胸』妹子?」

「呃……」季單煌的嘴角忍不住再次『抽』動了幾下,「你想多了。」

好吧,應該是剛才買完戒指之後,自己胡思『亂』想結果想『激』動了,喜悅心情直接寫到了臉上。這會兒又被君君看到,難怪他會想到那麼多。

「是嗎?」

君君顯然不相信,待要細問,卻見季單煌一擺手,轉身就上樓了。看看時間,趙經理應該已經到了,他便停止了打趣,跟著季單煌上樓了。

五樓的牛排店,季單煌和君君剛進『門』,就看到趙經理正坐在最顯眼的那個位置上,專註地看著菜單,不時指著菜單上的菜品要求服務員記錄下來。看樣子,應該到了有一段時間了。

兩人急忙走過去,不好意思地笑著說來晚了。趙經理笑了笑道:「沒事,不算晚,是我來早了,沒想到今天路上會那麼順利。我點了些東西,你們看看還需要什麼。」說著將菜單遞了過來。

君君問服務員道:「剛才都點什麼了?」一邊問一邊湊到季單煌身邊,一起看菜單。

服務員麻利地報出一長串的菜名來,兩人一看,發現店裡最貴的那幾樣東西都被趙經理給點完了。季單煌不由咋舌,這趙經理還真是宰死人不償命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