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在角斗場邊緣,一雙雙各色的眼睛睜開,盯著林啟,異常滲人。

嗷吼!

一頭通體赤紅的猛獸跳出,全身冒著火焰,露出潔白的牙齒向這裡撲擊過來…… 林啟感覺到危險,沒有留有後手,一拳轟去,用出了自己所有的力量,這虛空都有些塌陷。

這是一頭火紅色的獅子,全身被火焰所繚繞,身形雖然巨大不過還是很迅捷,往旁邊一移避開了這一擊。

林啟這一擊完全憑藉肉身造成,拳勢剛猛霸道無比,整座角斗場都略微晃動了一下。

吼……

這裡並不是單打獨鬥,其他生物也過來了,有巨蛇、犀龍,風狼等各種各樣的異獸出現,林啟一驚,竟然有百頭之多。

如果單打獨鬥,林啟即使面對比自己強上一個等階也不會害怕,但現在出現了一群,而且全都是半隻腳踏入神橋境的。

『這不是應該對應凝魂境的試練嗎!可是怎麼相差這麼多?』容不得林啟多想。周圍的異獸都聚集在了一起,節奏富有韻律,步伐一致,組成了戰陣,這讓他們更加恐怖。

林啟心中慌亂,這是他第一次碰到這麼多敵人,心中不免有絲慌亂。

戰鬥時候最關鍵的就是要冷靜。

林啟想起師傅砍柴老人的話語,強自鎮定,不過有些顫抖的雙手還是出賣了他。

轟!

林啟在恐懼中毫不保留的出手,想要用炎火功進行群體性攻擊,但炎火功僅在半空之中就消散了,林啟這才想起在試練之路裡面是不能使用咒文的。

吼。

在林啟驚慌失措之際,幾頭異獸撲擊而來,林啟慌亂之中,一掌拍出。

這一掌簡單直接,卻又浩大的聲勢,疾若閃電,聲若萬獸齊鳴,數不盡的異獸撲來,全都捲入了林啟這一掌之內。

掌碎虛空。

這一掌硬生生擋住了數十頭異獸的步伐,打亂了他們的節奏。

林啟沒想到自己一掌居然有如此威力,原本慌亂的心情也鎮定下來。

砰!

林啟一腳踏出,虛空都跟著顫抖起來,那頭火紅色的獅子首當其衝,它雖然極為強大,處在凝魂境的巔峰,但還是擋不了這一擊。

這一次它避無可避,周圍全是異獸,無路可走。嘭的一聲,兩者碰撞,那頭獅子扛受不住,嚎叫一聲,在虛空中炸開。

那獅子帶著不甘帶著絕望,化成一道靈氣消散。

「靈力所化。」林啟沒想到這塊聚集了古往今來天才的地方,居然都是被元力化出來的。

人皇到底有多強,為什麼從來沒有聽過這位神?林啟心中震驚,這種手段真是驚世駭俗,古往今來有多少人可以做到。這一些異獸隨便拿一頭放在外面,都是凝魂境中的強者。

不過他們應該不能算是絕世天才吧。這是林啟此時的想法,林啟戰鬥之後發現這些異獸雖然很強,但連和自己都有很大差距,自己都沒感覺到會被收錄,這些人異獸又怎麼會在這裡呢。

「這只是考驗你是否有實力正式參加試練的考驗,待會才是真正的敵人。」斷劍內傳來一道極為虛弱聲音。

林啟想要繼續追問紫靈一些什麼,不過斷劍再也沒有聲響,恢復了往常的平靜。

最後各種異獸消散,化成靈氣瀰漫在這片天地,而林啟除了一開始不小心受了輕傷之外,後面沒有受過一次傷。

不過林啟並沒有過多的喜悅,他僅僅是在與靈氣對抗,並不是真正的敵人。

噠——噠……

決鬥場內一個邁著平穩步子的少年走來。這就是古代的天才嗎。林啟全身顫抖,不過卻是興奮的顫抖,一想到可以間接與古代天才交手,心中莫名興奮起來,戰血在沸騰,在燃燒。

這個少年走路很有韻律感,林啟聽了會後,陡然驚醒,自己居然差點就陷入那節奏之中,林啟強提一口真氣,才擺脫了那種奇特的感受。林啟仍是心有餘顫,自己差點就死了這裡。

林啟回過神話,立即一拳揮去,想要打破那少年的節奏。那少年對於林啟的反擊一點也不意外,精氣神在一下子攀升到了極點,向林啟的一拳回應而去。

二人相遇,一股強大的勁風從二人身邊飄散出來,這股勁風撕裂了虛空,轟擊在角斗場上,角斗場劇烈晃動,似乎要坍塌了,但最終還是穩住了。

……

此時試練之門外面頗不平靜,剛剛二人的交擊,轟擊在試練之門上,結果試練之門劇烈晃動,幾道深十數米的口子在門下蔓延開來。眾人議論紛紛沒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這種情況之前從未發生過,沒想到一個剛剛進去的少年居然做到了。

而此時在裡面林啟和那少年已經碰擊了數次,角斗場感覺都要坍塌了,幾道數米長的虛空裂縫遍布在二人周圍,裂縫裡面,除了黑暗也就只有黑暗了讓人恐懼。不過二人對此一點也不在意,繼續戰鬥著。

林啟心地吃驚沒想到居然有人可以憑藉肉身和自己相比,自己的肉身經過聖葯洗禮,早已是站在人族的巔峰,沒想到此時卻不能壓制這個少年。

轟!

林啟騰起,舉拳相擊,這次他直接憑藉身體硬抗了那少年的攻擊,角斗場內風雲變色,宛若發生大地震,著實驚人。

兩個拳頭間,似有雷霆閃現,沖向四面八方,讓人不敢相信這僅僅是憑藉肉身所造成的影響。

林啟落了下來,那少年緊隨其後,不過那少年連退了幾步,每一步都讓角斗場顫抖。

那少年剛剛站穩腳跟,惱羞成怒的撲擊而來,爆發出耀眼的金光,有一種捨我其誰,蓋世無雙之霸氣。

林啟回應,不曾退後半步,揮拳迎擊,拳風浩蕩,角斗場都被破壞了,十分兇猛。

轟!

二人相遇,宛若世紀間的碰撞,震撼人心。角斗場內電閃雷鳴,撕裂虛空,一副世界末日的景象。

電閃雷鳴,爆炸之聲不絕於耳。這兩人皆是人中龍鳳,只是不處於同一時代,無法真正交手,而這角斗場為他們提供了這個機會,不管是誰,都熱血澎湃,沒有絲毫保留。

不過總體來說,還是林啟佔據上風,每次都震得那少年連退數步,胸膛起伏波動。 突然,那少年停止了攻勢,身體倒退幾步。而後他將自己的氣集中起來,一時間電閃雷鳴,風雲變幻,更有一輪漩渦浮現在他身後,漩渦之上,七顆星星連成一線,唯一的遺憾就是七顆星星此時都黯淡無光,缺少光澤。

那少年將氣又攀升到一個更高得境界向漩渦衝擊而去,那七顆星星一下就點亮了三顆,第四顆起初閃滅不定,最後那少年再一用力,勉強點亮了它,不過與之前三顆比起來,光亮明顯有些不足。

「星辰戰訣,沒想到這門功法居然流傳到了太古時期。」紫靈有些驚訝的說道。

星辰戰訣,林啟心中默念,他聽到紫靈的語氣,明顯感覺到了這門功法的不凡,不敢懈怠,將自己調整到了目前的最強狀態。

四顆星星亮起,那少年才歸於平靜,不過此時的異象更加恐怖,只見雷霆沐浴其身,一輪漩渦中閃起四顆星星伴隨其後,宛若天神下凡,威猛無比。

少年一腳踹出,星河垂掛,宛若從無窮的蒼穹之上降臨,給人以無限的壓迫感。

此時林啟感到天地顛倒,日月混亂,自己仿若是只螞蟻在對抗天,一切都是那麼的虛幻,那麼的不真實,護體靈氣在第一時間就被林啟撐開。

吼!

突然一頭真龍浮現,在那少年的星空之下咆哮,那雷海此刻似乎成為了真龍的後花園,任其馳騁翱翔。

那真龍看上去是縮小版的幼年期,不過依舊霸氣威武,眸子睜開的剎那,一道精光射出,虛空都在顫慄。

林啟錯愕的看著環繞在其身邊的真龍,目瞪口呆,不敢相信這就是自己的護體靈氣,竟然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化成了真龍模樣,雖然只有出來前面一部分身軀,但依舊難明,而且就連顏色也從銀色變為了金色,這是從未聽說過的事情。

林啟去觸摸那龍頭,感覺那真龍就像是真實的一般,完全不像是由氣產生,有真實的觸感。

這一刻林啟感到自己強大了數十倍不止,以前的自己和現在相比完全就像螢火蟲與日月爭輝,差距是如此明顯。

就在真龍出現的剎那,紫靈再次感覺到林啟身上有當年主人的氣息,不過仔細探查之後,總覺得哪裡不一樣,似乎缺少了什麼東西一樣,最後嘆息一聲又再度消隱下去。

砰!

拳腳相接觸,兩者之間宛如隕石相撞,星空顫慄,兩人之間的氣流似箭般鋒利,常人難以接近。

雷霆似小蛇般在二人身上遊走,噼里啪啦的聲音不絕於耳,沒過多久兩人就被雷海所淹沒,完全看不到兩人的身影。

不過兩人並未因此而停止,拳腳之間的碰撞更為激烈。耀眼的金光從林啟拳上爆發出來,真龍咆哮,衝撞那片星空,星空顫抖,裂縫遍布星空,處在了破滅的邊緣。

那少年並未因此而放棄,再度用力,想要將第四顆星星完全亮起來,不過那第四顆星星明滅不定,忽而閃耀忽而暗淡。最終,那少年終究沒有成功,甚至因為強行運功而遭到反噬,身體倒飛出去,星空在那一刻破碎。

林啟此時也不好受,沒想到運轉那真龍模樣護體靈氣居然消耗如此巨大,短短一會兒自己就差點幾次昏厥過去。

「我知道他是誰了,他是星辰戰君小時候。沒想到你肉身居然可以力敵他」紫靈此刻失去了往日的平靜,震撼莫名。

紫靈又向林啟解釋道,星辰戰君當年是他主上的四大戰將之一,以力量強大聞名於世,不過最重要的是星辰戰君從小就不能修鍊元力,因為這個甚至小時候受盡世人侮辱。後來星辰戰君偶遇一位前輩受到指點,從此苦修肉身,練到了前無古人的地步,在當時他主人的陣營中也就只有他主人可以與星辰戰君比拼肉身。

而這星辰戰訣就是星辰戰君所仰仗的法門,這和林啟的護體靈氣一樣,不需要凝聚天地元力,因此在這並不會受到限制。

這門功法本來紫靈主人也想要去嘗試著修鍊,不過卻受年齡所限,骨骼已經定型,因此最後只能借鑒,不能修鍊。

「那你知道這部功法的口訣嗎?」林啟此時熱血沸騰,現在沒人比他更清楚這部功法的恐怖了,剛剛自己戰力提高了幾十倍居然都無法打敗那少年,足以說明星辰戰訣的恐怖。

而且自己的護體靈氣與古籍中記載相差甚大也不知最終是福是禍。最重要的是現在運轉護體靈氣的消耗太大了,即使是現在的林啟也承受不住。

紫靈猜出林啟的心思說道:「這星辰戰訣我本來就準備傳授給你,既然現在這裡有星辰戰君幼年那就再好不過。你現在先離開這裡我出去之後再傳你。」

林啟本來正準備給星辰戰君最後一擊,聽到紫靈的話就暫且退下,想著出口走去。

進來難出去容易,大門輕輕一推就開了,星辰戰君本看到他要出去,掙扎著想要阻止他,但終究還是沒有起來。

「你最好小心一下你那叫葉秋水的朋友。」就在林啟走到門口的時候,紫靈又突然開口說道。

林啟驚訝道:「為什麼?秋水大哥雖然時胡鬧點,但他之前看到我受傷,還主動到落龍嶺這麼危險的地方來幫我找葯。」

紫靈正色道:「你是笨蛋嗎?自從進入這試煉之路,所有人的元力都被限制了,而那葉秋水似乎一點都沒受到限制。在外面也就算了,外面力量薄弱,靠一些秘寶可以暫時元力。可是在這裡面就連我也無法用出元力,可是葉秋水還是沒有受到限制,你不覺得奇怪嗎?」

林啟本就不笨,只是之前沒注意,現在聽紫靈一說才反應過來,之前被秋水投影擊敗的人全都是被咒術所傷,說明秋水在這裡面使用了咒術!而且現在看來似乎只有他一人可以使用。

不過林啟即使想到這一節仍然說道:「我相信秋水不會害我。」

「我只是提醒你一下。」紫靈此時內心嚴重不平靜。星辰戰君是和他主上一個時代的人,離人皇所處的時代不知道相差了多少萬年。但此時卻在這疑似人皇構築的試煉之門內看到星辰戰君的身影。

難道星辰戰君當年並沒有真正死去?還是人皇找到了那處地方?想到第二種可能,紫靈擔憂,那處地方是紫靈心中的聖地,若人皇真的進入那裡,是否會……

想到這紫靈不敢再想下去,隱隱擔憂,就連當年和人皇的約定也開始猶豫起來。

……

林啟走到外面,發現大部分基本都已經散去,秋水等人正盤坐在藏遠。秀羽看到他出來,立馬沖了過來,看到林啟滿身的傷痕,擔憂之情體現於外,立馬替他進行醫治。

林啟看到眾人過來問道:「我在裡面呆了多久。」

秋水答道:「半個時辰不到點。」

林啟訝然,這成績雖然對於其他人而言不錯,但林啟還是感到有些不足。

「對了,秋水大哥為什麼你在裡面可以使用咒……」

轟隆!

林啟剛剛想問紫靈和他說的問題,試煉之路里突然開始晃動起來,地動山搖,巨蛇般粗細的裂縫遍布這地下。

「山蹦了,快跑。」裡面有人大聲呼叫,但沒過多久就被慘叫聲所掩蓋。

「林啟,你們快走。」獨孤、秋水同時喊出聲,用元力斬落了一塊即將落到眾人頭上的岩石。

「你們兩個可以使用元力?」溪風驚訝的說道。而林啟雖然早就知道秋水可以使用元力,卻沒想到獨孤也可以,驚訝程度不下於溪風等人。

「先別說這個,快走。」獨孤說完的同時給所有人都加持了一個土系護盾。

林啟也知道現在不是問問題的時候,催促眾人趕快走。

在這隻能憑藉肉身的地方,林啟這一行人具有絕對恐怖的實力,溪靈二人雖然肉身比起其他人稍弱,但也屬上乘。

突然,就在幾人行進之中,一道冷箭從旁邊射來,將正在積聚靈力的獨孤打斷。獨孤深受反噬之痛,一股熱流從口中噴出,秋水趕忙前去扶他。

林啟等人也想趕去,卻在這時數十塊巨岩掉落,硬生生的阻擋了眾人的道路,任憑林啟他們怎麼用力都無法劈碎這巨岩。最後只能聽到秋水說出的最後一句話,快走!

靈風向冷箭發出的方向看去,正好看到絕天和魔教的人正往出口方向趕去。

「是絕天。」靈風輕語。這一聲喚醒了正在瘋狂攻擊巨岩的林啟,「絕天,我不殺你,誓不為人。」林啟怒吼著向出口方向趕去。秀羽怕他出現意外也跟了過去,溪靈二人緊隨其後。

轟隆!

林啟等人剛到外面,地下的轟然倒塌,一切都不復存在。地面之上瘋狂逃竄的人群就像熱鍋上的螞蟻。

在這一刻有時候往往不是山蹦殺人,而是某些人為了活命,坑害死了隊友。

…… 「絕天,你給我滾出來,」林啟一走出來就怒吼,黑髮怒散,全身黑氣繚繞,進入了一種瘋魔狀態。

「林啟?」秀羽有些擔憂的喊著林啟,眼前的林啟她覺得一點也不認識他,似乎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不過,林啟完全不顧秀羽的呼喚,四處張望,想要搜尋出絕天的身影,此時此刻,黑氣已經從腳底爬上了林啟的身體。

突然,一頭金色的蜥蜴從不遠處的半山腰出現,向著林啟衝過去。一路之上,有不少人被蜥蜴金色的電流碰到,直接被劈成了重傷,甚至有些實力較弱的人直接死去。

溪風在第一時間就沖了出去,咒文全力釋放,想要迅速打倒蜥蜴。

溪風的咒文碰到蜥蜴,就好比螳臂當車般,完全呈現一面倒的趨勢,溪風被壓制的接連後退,難以反抗。

靈風、秀羽敢上前去相助,溪靈風二人的咒文交織在一起,相輔相成威力加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嘭!

三人的咒文碰到那金色的蜥蜴,終於堪堪抵住了金色的蜥蜴。三人向蜥蜴出現的地方看去,絕天和小魔皇等人正站在那裡冷冷的看著眾人。

「定契境。」溪風驚嘆,沒想到洛龍嶺的坍塌讓這裡的限制都沒有了,絕天已經恢復了定契境的實力,自己這些人還拿什麼來對抗他,溪風等人陷入絕望之中。

絕天似看著死人般對溪風他們說道:「什麼獨孤飛羽,什麼葉秋水,都二十多了僅僅只是神橋境,也就在這裡他們可以耀武揚威,現在這裡限制解除,還不是任我宰割。」

溪風等人想要反駁卻找不出任何理由。的確秋水二人雖然在神橋境有極高的成就卻不知為何他們兩個困在神橋境已經都快要十年了,卻一點突破的跡象都沒有。

這比起小魔皇這些新出來的青年來說年級稍微大了點,小魔皇等人大都在十五歲,就連絕天也才十八歲,秋水二人比起他們似乎真的差了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