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頭蛇身上果然如師妹所說,有寶物。」

一邊的方面和李峰都是眼光閃動。

紫金魔焰虎達看著這憑空出現的地蠍之王,不過一頭五階妖將。

至於影豹還有黑甲蜈蚣兩個一階妖將,直接無視了。

「沒想到還有幫手,那又如何。」

紫金魔焰虎大嘴一張,一道紫炎衝天跑直接劃破蒼穹落在地蠍之王身上。

瞬間,地蠍之王被轟飛出去。

「不堪一擊!」

達冷笑,不過下一瞬他震驚的發現那頭地蠍又是站了起來。

他強大的一擊,竟然只是讓這地蠍受了點小傷。

「這,怎麼會這樣,我的紫焰衝天炮竟然沒有秒殺他?」

「誰偷襲本大王,打的本大王怪疼的。」

地蠍之王怒吼一聲,回頭一瞧,就發現紫金魔焰虎正瞪大著虎眼看著他。

「原來是你這頭孫子,找死!」

地蠍之王的出現,讓林峰受到的攻擊少了很多,但是地蠍之王再強,他現在也只是個妖將,而且還不能動用元素之力。

「你,你放開我。」

斯塔已經被林峰弄的奄奄一息,剛才一過程之中,林峰不只是絞殺,還將自己的蛇毒注入到了斯塔體內。

「求,求你放開我,我發誓,我不會殺你。」

斯塔現在眼裡已經是充滿了恐懼,他是真的害怕了。

林峰竟然無視那些致命攻擊,就是要弄死他。

「你……你不能殺我……」

「去你大爺的,給老子死!!」

林峰紅著眼睛施展出了全身力氣咔擦一聲,斯塔胸口的骨頭全部塌陷,他嘴巴里,鼻子里都是噴出一口血,最後的掙扎了一次,然後轟的一下倒在了地上抽搐。

林峰氣喘吁吁的大口吸著氣,蛇信子都無力的耷拉著在外面,眼睛都紅了,不僅僅是因為對斯塔必殺的殺氣,除此之外還有那些致命傷,讓他眼睛充血了。

現在的他可謂是慘不忍睹,渾身沒有一個地方是好的,爪痕齒痕利刃洞穿留下的血窟窿是隨處可見的,甚至有些地方都是重疊在一起,露出了裡面的內臟。

唰~

一道破空聲傳來,林峰暗道糟糕,又是這道聲音,是一隻和影豹一樣,擅長速度的妖獸,每一次他的攻擊都是瞄準林峰的七寸,林峰的妖核所在之處。

之前這頭妖獸已經給林峰造成了不小的創傷,但是加上這妖獸速度太快了,林峰一直沒用看清長什麼樣。

若是在讓他擊中一次,那麼很可能,林峰的妖核就要被他挖出去了。

「哪怕是死,也不能死在這裡!」

林峰決定,哪怕是給自己靈魂體帶來很嚴重的創傷,甚至是永久性的後遺症,他也要施展一次靈魂衝擊。

而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帶著一些腐臭的氣味,一道龐大的身影擋在了他的面前。 砰的一下,伴隨著咔擦一道猶如鎧甲碎裂的聲音,黑甲蜈蚣直接是被撞飛了。

「蜈蚣!」

林峰不禁急吼道。

「我,我沒事老大,就是有點累了,那小畜生跑的可真快……呵呵」

黑甲蜈蚣翻騰著就是爬了過來氣喘吁吁的守護在林峰身前,他的甲殼已經碎掉了一大半。

「你們這些王八蛋,要想傷害我老大,那就得從我蜈蚣的屍體上爬過去!」

黑甲蜈蚣對著那些逼來的妖獸嘶吼道,一團團毒霧就是噴了出來,把這些妖獸的圍攻給逼退。

林峰沒有淚腺,所以他不會哭,但是此時此景他心裡很感動。

「你知不知道這樣做很危險?很可能你也要死!」

黑甲蜈蚣笑道:「危險又怎麼樣,他們想要殺老大你,就得從我的屍體上踩過去!!因為你是我蜈蚣這一輩子認定的老大啊!」

一輩子認定的老大。

林峰心中默念了聲。

但正是這樣,老大才要保護你啊,連自己小弟都保護不好,這老大又有什麼用。

正準備把黑甲蜈蚣給丟進光混沌里。

「既然你找死,我就成全你!」

紫金魔焰虎達怒吼炸響,緊接著就是一道紫炎衝天炮轟了過來。

「危險!快躲開!!」

林峰能夠躲過紫焰衝天炮,不是因為紫焰衝天炮軌道速度很慢,而是因為他有游龍步能夠在一瞬間爆發出強大的速度。

而黑甲蜈蚣卻不行,再加上他這突破妖將后暴增的二十丈身軀顯得笨拙,只是堪堪扭了個身子,就是被擊穿了,大半個身軀直接被紫炎瞬間燃燒殆盡。

「黑鐵皮!」

「蜈蚣!」

林峰和影豹怒吼的聲音都是傳來。

「老大……」

黑甲蜈蚣大半個身軀就直接被紫炎吞噬,林峰眼睛都紅了,黑甲蜈蚣在他看來,實際上和暴熊阿泰都一樣,都是一根筋,只是阿泰憨厚老實巴交的,而這蜈蚣有點蠍子的風格,走的是猥瑣路線。

林峰知道他是把自己當做了真的老大,妖獸的一聲老大,那就是一輩子的老大,不會像人類那樣,弒君弒父。

「你可不能死!」林峰直接把他丟進光混沌里,找一些可以補充精血的藥材不要錢的全部塞進黑甲蜈蚣的嘴巴里,暫時吊住了他的一口氣。

「紫金魔焰虎!我丟你姥姥!」

影豹眼睛徹底的紅了,殺機畢露的看著達。

達只是不屑一笑。

「別急,小畜生,下一個就是你!」

「金玉雕!」

「地蠍之王,豹子,別衝動,先過來,這個達,我遲早要殺了他!」

「可是老大,蜈蚣……」

「蜈蚣還沒死!現在先離開這,你連我的話也不聽了嗎?」

林峰直接放出了金玉雕另外把地蠍之王還有想和達拚命的豹子收進了御獸袋。他那不叫拚命,叫送死。

緊接著,金玉雕就是帶著林峰衝天而起。

「想跑?」

紫金魔焰虎不知道林峰從哪裡弄來了一頭飛禽,立即是怒吼道:「別讓他跑了!」

剎那間,數道攻擊全都朝空中轟去,但是都被金玉雕完美的閃躲。

「可惡!臭蛇,有種你就一直躲起來,不然我勢必讓你碎屍萬段!!」

金玉雕飛遠后,後面才是發出了紫金魔焰虎達不甘與憤怒至極的聲音。

林峰沒有讓金玉雕朝仙府裡面飛去,因為仙府裡面萬一一旦有什麼危險的話,以林峰現在的狀態,應付不了,故而他讓金玉雕朝其他地方飛。

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降落,林峰注意到金玉雕原本勝如白雪的毛髮已經染紅了一片,林峰就知道,他肯定是在剛才起飛的時候中招了,只是金玉雕一路上都沒有吭聲,只是奮力的拍打著翅膀,要帶著他們逃離危險。

林峰深吸口氣,沒有多說什麼,說得再多,不如去親力而為。

「金玉雕回去休息吧。」

把金玉雕丟回光混沌后。他則是找了個地方布置幾道結界,隨後意識也進入了光混沌。

「臭小子,死了沒有?」

一進來,就傳來地蠍之王焦急的聲音。

「廢話。」林峰翻了個白眼懶得理他,不過實際上林峰還是對他很感謝的,雖然他感覺地蠍之王是個老不正經的,但是關鍵時刻,能夠獨當一面。

剛才要不是他,估計林峰早被轟成渣了,更不談還能讓金玉雕帶著他們飛走。

林峰沒有理會地蠍之王,而是第一時間去看了下金玉雕和黑甲蜈蚣他們的傷勢。

傷勢沒有致命,但是看起來慘不忍睹,好在林峰這裡藥材不少,其中不少對恢復傷口補充氣血有很大裨益,及時吃了后,也算是保住了性命。

這讓林峰鬆口氣,心中的大石頭總算是落了地。

旋即林峰把目光落在他種植的那百來株的藥草。

其中最高年份的現在已經有三十年,雖然離林峰的百年計劃還差了不少,但是現在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林峰需要突破,需要大幅度突破,然後治療傷勢,再去復仇。

不管是紫金魔焰虎還是其他妖獸亦或者是人類,只要是剛才對他出手的,林峰統統都不會放過。

「給我等著!」

林峰眼中殺機畢露,目光落在剛才得到的總共二十株藥草。

「蠍子,念你護駕有功,給你三株,自己好好煉化。」

說著,林峰就是離開光混沌,給了金玉雕三株。

金玉度現在是九階妖獸,三株百年藥草,最起碼可以讓他突破到一階妖將,甚至是二階都說不定,至於具體多少,還得看金玉雕自己的血脈。

剩餘的,林峰準備全部煉化掉。

……

另一邊。

這麼多妖將一起出手沒能滅掉林峰,讓紫金魔焰虎很不爽,雖然讓林峰跑掉了,但是他不信,林峰能夠活著離開仙府。

想到此,他就是帶著其餘活下來的妖將朝仙府內進軍。

至於那些霸獸門弟子都是才回過神,不知道是被紫金魔焰虎給嚇的,還是被林峰這樣都不死給驚的。

「兩個廢物。」

見到方明和李峰無功而返,馮梓柔看都不看他們,冷哼聲就是離去。

這一幕讓其餘霸獸門弟子都是屏氣凝神快速朝仙府內趕去。

膽敢這樣罵方明和李峰的恐怕整個內門也就馮梓柔了。

當著這麼多人被羞辱,方明臉色有一絲難堪,至於李峰則是慚愧,完全沒有一點生氣的樣子,反而是追了上去。

「梓柔,是我沒用,下次我一定找機會殺了那頭蛇,你別生氣了好不好。」

秦苗苗看了眼林峰離去的方向,她攥緊了自己的手,內心裡是一種說不出來的五味陳雜。

她冥冥之中感覺,這一次讓林峰跑了,也許是一場災難。

「不會有事的,我這還有二叔送我的寶物,不會有事的。」

秦苗苗自我寬慰了句。

「小姐,我們要不要也進仙府?」

「進,為什麼不進,來這裡的目的就是這仙府!」

秦苗苗回過神帶領其餘秦家弟子朝仙府內進軍。 仙府只現世七日,在時間上絕對是比較緊湊的。

妖獸和人類都是一窩蜂的衝進了仙府,瞬間才發現,在仙府門口竟然也有一道無相位傳送陣,進去的妖獸或者人都被隨機傳送到了不同的地方。

「又是一尊傀儡機關獸。」

方明眼前一晃,再一次清醒就是來到一密室通道內,四周牆壁上都鑲嵌著拳頭大小的夜明珠。

在前方赫然又是一尊傀儡機關獸,實力在寧罡境九重。

「如若只是這些垃圾的話,可攔不住我!」

方明旋即就是暴掠而去。

……

「梓柔,你在哪裡,你可不要受傷啊!」

李峰望著前方喃喃道,在他身後,是一隻被轟爆的傀儡機關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