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話剛落地,一個穿著長衫,背負長劍的年輕男人就走到了中間的位置,他對子桑欽輕輕一點,「就是你了。」

子桑欽此時喝酒已經臉微紅,四五十歲的人,竟然還貪杯。

他搖搖晃晃的從座位上走出來,嘴裡還喃喃著什麼,「君子何求?求苦?求樂?求生死?」

年輕男人臉色憋的通紅,卻依然堅持了禮數。

「在下常州張傲,請賜教。」說完,他再也忍耐不住,拔劍對著子桑欽刺去。(未完待續。) 子桑欽一個彎腰,躲開了那把劍,同時腰間的摺扇滑出,在手中一個旋轉,扇骨打在了那把劍上,發出鏗鏘的金屬交擊聲。

張傲的劍尖泛著冷芒,半月形的劍芒揮出,對著子桑欽的脖子而去。

嘩啦,扇子展開,那道劍芒打在上面,竟然完全無法造成一絲痕迹,子桑欽以扇為劍,腳步交錯間,來到了張傲的身後,扇子點在他的脊椎處,只消輕輕一用力,便是終生殘疾的下場。

張傲滿臉的冷汗,在子桑欽收手之後,趕緊躬身,「不知前輩高姓?」

「子桑欽。」子桑欽臉色依然有些紅。

子桑,子桑,誰還記得,華夏的這個隱世家族,曾是江湖上,有名的古武世家。

眾人都知道,可以被分在前十位中的,都是在暗世界里實力強大的佼佼者,只有打敗他們,才能在新的世界里,奪得權力。

誰說冒險者們,就沒有**呢,權力,是這個世界上,最誘人的**。

代表國家的勢力,一時間還沒有被人挑戰,比如秦婉約和卡洛兒,安倍晴明,剩下的,可以挑戰的,也就只剩下那個老和尚了,畢竟其他的人,都是成名已久的強者。

這不,又有一個國外的女人上場了。

老和尚是印度佛教的一個厲害人物,被人挑戰,他也不能不上,那個女人並不懂得華夏的禮儀,但是最起碼的,讓對手知道自己是誰,她還是知道的。

「我叫露娜,在冒險聯盟里是ss級巔峰,今天,你死定了。」她看起來十分自信,畢竟據她所知冒險聯盟里的sss級強者並不多,裡面根本沒有眼前這個老和尚。

「塔圖爾。」老和尚也是個話少的,只是簡單介紹了一下自己,並沒有說自己的等級。

露娜的手中突然快速組成了一把彎刀,她微微俯身,對著老和尚沖了過去。

「咦?她也可以將武器收入先天意志中嗎?」林攸好奇的嘀咕。

「不是的,她的異能就是快速的將空中的金屬元素組合。」秦婉約小聲的給她普及。

「這麼神奇?那豈不是說,她可以組成任何想要的武器?」林攸低聲驚呼。

「是啊。」秦婉約看著前方正在戰鬥的兩人,點了點頭。

說是戰鬥,其實老和尚根本沒有動彈,他的身上泛著金光,那些攻擊根本無法傷到他,露娜一咬牙,老和尚的雙手立刻便被一圈鐵環纏繞。那鐵環正在漸漸收緊,似乎要勒斷他的雙手一般。

老和尚終於睜大了眼,怒斥一聲,「呔!你這女人,心腸實在狠毒!」說著,他手臂一個用力,鐵環便被掙斷,蒲扇般的手握住了那把長刀,然後狠狠一握,刀便如爛泥一般,卷在了一起。

露娜暗道不好,正要離開,老和尚的一掌便拍了過去,她只能趕緊在身前組合出一個盾牌,盾牌根本無用,老和尚的手直接穿透了那盾牌,狠狠擊在了露娜的身上,她大吐了一口血,飛了起來,落地時,胸口那裡已經塌陷了下去,可以想見,老和尚的力量,該是多麼強大。

花辭鏡扭頭,湊近祁言歸說道:「那老和尚在趁機佔人便宜,怕被發現,直接將人打死了。」

祁言歸抽了抽嘴角,「你以為全天下的人都和你一樣齷蹉,這本來就是你死我活的打鬥,很正常。」

花辭鏡撇了撇嘴,「你以為我對誰都齷蹉?便宜給你佔了你還在這裝孫子。」

算了,要不然直接封閉了聽覺吧,祁言歸覺得自己再聽這個女人胡說八道下去,會忍不住當著全世界大佬的面,來表演一場自相殘殺的好戲。

老和尚這一手秀的不錯,最起碼ss級的人,不敢再來打他的主意了。

一連兩個人折戟沉沙,這讓許多人打了退堂鼓,沒有sss級的實力,還是不要去摻這場渾水的好。

「我想請問一下,那位小姐,也屬於新組織的十大成員在之一嗎?新組織內,總要有個盟主,這領導者,是不是還需要從這十個人中,挑選出來呢。」黃銘把玩著一支筆,笑著問道,他的目光,直視著長天。

他口中的那位小姐,當然是指林攸。

尚風阻止了長天想要回答的動作,「她不參與,她的那個名額,是屬於我劍門的。」

所以,劍門也會在那個組織里??

林攸還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哪怕在別人看來,剝奪了她參與進入組織內部管理層的資格。

「至於你問的領導者,當然是從這十個人里挑選,如果對在場的十人,無異議,那麼,便可以進行抽籤,兩兩對戰,直到選出最強者。」

「那麼,你們劍門準備出誰呢?」黃銘繼續問,似乎他對劍門,格外關注。

尚風微微皺眉,看了看在場的諸人,「自然不會是我,我身邊的兩位,到時候會上場,你儘管放心。」

「是嗎……那麼……我還真要挑戰一個。」黃銘說著,站了起來。

華夏這是想做什麼?想霸佔組織里所有的位置嗎?已經有了一席之位,現在,還想要第二個?

沒給那些人猜想的時間,黃銘一個後空翻,躍過了前面的林攸等人,落在了場地的中央。抬手一指,明確的指向了老和尚。

在剛才的時候,老和尚已經表現出了不下於sss級的實力。現在,黃銘既然敢挑戰他,難道他也有sss級??

這下,所有人看華夏的眼神都不對勁了。他們已經有了一個花辭鏡,祁言歸據說也很厲害,那麼,現在還要再加一個sss級嗎?

老和尚半閉的眼睛再次睜開,冷冷的看著黃銘,彷彿在看一個死人,他並不忌諱殺生,在他看來,他是在洗滌人的罪惡。

此時,這個人還敢挑戰他,在他看來,就是對佛不敬。

老和尚緩緩走下場,雙手合十,用印度語念了一句佛語。

他的身上泛起金光,將他保護的嚴絲合縫,光頭反著光,一步踏出,帶起一陣煙塵,那樣強大的力量下,那地面竟然還未裂開,這時眾人才發現,這光滑的山頂,上面未有一絲風雨之痕,這山體的強度,簡直可怕。

黃銘眼裡帶著笑意,此時依然在把玩著一支筆,那支筆在他指尖旋轉,每旋轉一次,老和尚額頭的汗,就多了一絲。

直到老和尚距離黃銘還有兩步遠時,他終於邁不開步子,拼盡全力只為了讓自己不要倒下去。

黃銘的眼裡有著微光,筆選擇的速度越發的快,他嘴角的笑也越殘忍,抬起腿,他上前一步。

咔嚓,骨頭斷裂的聲音,老和尚慘叫一聲,跪倒在地。

娜塔莉一臉嚴肅的看著黃銘,感受著空氣凝重的壓力,「重力……他的異能,竟然是重力!」

一旁的蘭德爾終於捨得抬起眼,看向了黃銘,眼裡閃過一絲感興趣,但也只是一絲,下一秒,他便垂下眼,一副神遊天外的樣子。

「那是什麼力量?」林攸可以看見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在壓迫著老和尚,老和尚的鼻孔都在流血。

秦婉約的目光複雜,看著黃銘,帶著遺憾和厭惡,「那是異能,重力,他的異能就是可以改變重力強度。」

重力……

多麼可怕的一種能力!

如果任由他強大下去,他會不會在某一天,掌控整個地球的重力?

林攸搖了搖頭,自己真是異想天開,誰可以做到那一步呢,那已經是神了。

她又想起自己在帝都時,打的那幾個異能者,現在看來,他們只是實力太弱,眼前的這個黃銘,她是絕對打不過的,也不知失憶前,是不是他的對手。

就在尚風想要讓黃銘住手的時候,黃銘再次踏出了一步。

老和尚被當場壓成了肉泥。

全場寂靜。

那樣血腥的一幕就發生在他們眼前,簡直讓人難以置信,一位sss級強者,就這麼死了???

黃銘停下了手中那隻筆的旋轉,對尚風微微一笑,「抱歉,還不熟練這個能力,一時沒有控制好,弄髒了場地。」雖然說著抱歉的話,但是他的語氣,可是一點歉意都不見。

他說完那句話,便輕飄飄的走到子桑欽的身邊坐下,還對子桑欽微笑,只是那笑里,帶著十足的血腥味。

子桑欽看著他的眼睛,恍惚間,覺得他十分像一個人……

「小日本!老子來挑戰你!」正當眾人還震驚於黃銘的突然爆發之中時,場地中的血污已經被弄乾凈了,突然又是一聲大吼。

一個袒露著胸膛的漢子,扛著一把鏈刀,頭髮亂糟糟的翹著,帶著一個眼罩,獨眼的樣子一看還以為是山大王來了。

安倍睛明有些愕然,隨即無奈的笑了笑,十分紳士的站起身,拿著一把白玉扇,施施然走到了場地中央,「在下日本月華山,安倍睛明,還請閣下指教。」

說著,他微微拱手,儀態十足。

不得不說,他的那一套動作下來,比華夏人,還像華夏人……

大漢不耐煩的捏了捏鼻子,「什麼玩意,老子叫東郭,一直都看不慣你們小日本,這次就是找你茬的,我對那什麼組織管理不感興趣,就算贏了你,我也不會去占你的位置,老子就是想打架。」(未完待續。) 東郭這話說得忒霸氣,再加上他那把鏈刀,林攸都想起身給他鼓掌了,這才是江湖兒女啊!

安倍晴明愕然,隨即打開摺扇,「那,在下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東郭君,請吧。」

東郭也不客氣,拿起鏈刀,大吼一聲,對著安倍砍去,他看起來十分魯莽,但每步之間的距離都分毫不差,腳步踩在地面,發出震天巨響,他的刀上放著青色的光芒,身後一隻猛虎若隱若現。

他的先天意志,竟然是活物!

林攸坐直了身體,表情嚴肅,她會認真對待這場比武,從中汲取對自己有益的一部分。

同樣的,表情嚴肅的人不止她一個。

東郭,也是華夏人。

再看看人才濟濟的劍門,華夏,還真是卧虎藏龍啊。

安倍面對那樣的攻勢,卻依然笑意盈盈,面不改色,腳尖在地面輕輕一點,便輕鬆的避開了東郭的攻擊,打了個響指,他的身前出現了一個握著巨劍的金色鎧甲戰士,怒吼著朝著東郭攻去。

「陰陽術啊。」黃銘感慨,「真是百聞不如一見。」

陰陽術,一種介於華夏武術和異能之間的奇異術法,可以通過自身的意志,操控空氣中的各種分子,變化成自己想要的東西,那種東西帶了一定的光線扭曲和視覺盲點,一定程度上,算是一種幻術。

安倍的摺扇在空氣中畫出一個個扭曲的圖案,咆哮的惡鬼,猙獰的巨獸,一個個輪流出現了。

東郭卻不管不顧,揮舞著鏈刀,一一斬殺,許是不耐煩和安倍之間這樣磨蹭下去,他眉頭一皺,身後的猛虎突然咆哮著躍了出來,而東郭則突然一揮鏈刀,刀柄處和刀身脫離,一根銀色的長鏈將刀柄和刀身連接在一起。

刀身釘在安倍身邊,下一秒,東郭便被刀身拉扯著,飛到了安倍身邊,一拳對著安倍打了出去。

嘭!

拳頭到肉的聲音,安倍嘴角泣血,扇骨朝東郭的脖子打去。

東郭手用力按在了刀柄上,一個用力,整個人橫在了半空中,一腳對著安倍的臉踢去。

眼前的安倍突然破碎,隨後組成了一個和東郭一模一樣的人。

東郭大驚,知道自己中計,想要收腿,卻已來不及,肩胛骨下方一陣刺痛,他渾身一麻,便失了力氣,整個人半跪在地上,握緊刀,手腕發抖。

許久,他緩緩站起身,看著身後依然淺笑的安倍,抱拳道:「你贏了,算你是條漢子。」

安倍也回了一禮,「承讓。」

花辭鏡看著安倍最後那一手,覺得十分不錯,可以學習一下,以後用來對付祁言歸。

看著花辭鏡笑的奸詐的樣子,祁言歸便知道她心裡又在打鬼主意,不過她現在沒空理會這個女人,因為很快,抽籤便要開始了。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劍門選擇上場的人,竟然不是長天,而是尚風身邊,一直沉默著的文兮爾。

文兮爾,認出她的人不少,在此之前,所有人都以為她只是一個普通財閥家的繼承人,然而現在看來,她還是劍門的核心弟子之一。

十人,兩兩對戰,勝者五,再抽一人輪空,兩兩對戰,剩下的三人交叉戰鬥,最後的優勝者,便會是之後那個組織的領導者。

這十分草率,卻也是最公平的。

一旦主暗世界融合,世俗法律由各國政府制定,但是某些地下的規則,便會由那個組織來執行,無規矩,不成方圓,同樣的,一個組織,也需要領導者。

而那個組織,事實上,也只會有十個人,這個地球上,除了宗師級之外,最強大的人。

加入那個組織的,一般不會是某個勢力的首腦,因為他們需要管理自己的勢力,哪裡有空去管那些亂七八糟的事,但是他們又需要一個代表,免得自己勢力的人受到不公平的對待。

所以,才有了卡洛兒,花辭鏡,祈言歸等人的存在,她們就是她們勢力推出來的代表。

蘭德爾並沒有親自下場,冰帝狼上場的人是莫妮卡,然而就算是這樣,也沒有人敢去挑戰她,因為冰帝狼家族的威嚴,還從未有人在挑戰之後,可以安然活下去的。

花辭鏡剛想讓秦婉約寫自己的名字,身邊一隻手就將一張紙遞給了秦婉約,上面清清楚楚的寫著,祁言歸,三個字。

「你什麼意思?這是我的活,你還搶著上?」花辭鏡皺眉。

祁言歸平靜的看著她,「你真的打算讓秦師父老死在局長的位置上?」

花辭鏡臉色一變,沒有回答。

「我是天罰,國安局的最終力量,我必須去。」這是祁言歸第一次在兩人之間,提到這個詞。

天罰,這個詞似乎帶著某種魔力,花辭鏡一直以來的慵懶笑意不再。

「對……你是天罰,一切都該你承擔……」花辭鏡苦笑,「為什麼,五年前是這樣,五年後,還是這樣,你永遠不給我可以和你並肩的機會。」花辭鏡的話帶著沉重的悲哀。

祁言歸眼裡閃過一抹痛苦,卻最終歸於平靜,她真的慶幸自己隔了音,否則這些話要是讓這裡的人聽見,她難道要殺死全部來滅口嗎?她的實力還沒那麼強,最先死的會是她……

「你一直和我並肩,我從未……離開過。」祁言歸有些艱難的說出這樣一句話,隨後便不去看花辭鏡那張驚喜中帶著不可置信的臉,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朝場地中間走去。

那裡已經放了一張桌子,上面有十張紙條,寫了十個數字,按照大小號匹配,一號對十號,二號對九號,三號對八號,四號對七號,五號對六號。

最終確定下來,角逐最終領導者的名單,終於出爐了。

一號娜塔莉對十號子桑欽

二號妖姬對九號莫妮卡

三號祈言歸對八號卡洛兒

四號安倍晴明對七號倫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