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葉楚沒興趣和葉靜雲爭奪,繼續修行著他的煞靈術,每次把元靈之力驅動到極致的時候,還是咬牙皺眉,表情滑稽。

「少爺!你是不是休息一下,我也聽說過煞靈術難以修行。平常煞靈者,掌握最粗淺的煞靈術,都要修行一個月以上。你這套煞靈術是皇者收藏的,應該等級不低,又是需要元靈力化煞凝劍,修行難度倍增。如此妙術,三個月能修行成功就不錯了,少爺難道想要幾天就修行成功嗎?」楊慧對著葉楚說道。

葉楚自然知道楊慧說的是實話,煞靈者強悍不錯,但是煞靈術難以修行也是出了名的。因為煞靈術大多詭異非凡的,特別是它們對元靈力的要求極高。

正是因為如此,修行一套煞靈術所耗費的時間極多。有些煞靈著,甚至終身只修行一套煞靈術。

葉楚對著楊慧笑了笑,然後繼續修行煞靈術。

見葉楚如此痴迷修行,楊慧也只能搖搖頭,不再繼續說什麼。倒是聽到一邊悉悉索索,心中一喜,目光過去,果然見遠處有著一隻兔子竄出來。

楊慧還未有所動作,楊寧身體已經射出來,涌動力量,要抓到兔子身上。

可楊寧的手指要落在兔子身上的時候,兔子卻突然緩緩的倒在了地上,雖然還有呼吸的氣息,卻癱軟的如同死了一般。

「咦!」楊寧抓起兔子,心中疑惑,著手中如同死去卻又有呼吸的兔子覺得古怪之極。很明顯,這隻兔子是被人滅了靈識。

楊寧此刻的實力已經達到上品玄命境了,在他們四人中,楊寧境界最強,她射出去的速度自然不用說,有人要趕在她面前解決這隻兔子,難度極大,特別是無聲無息就解決。

楊寧目光忍不住向葉楚,心中突然想到了一些什麼,粉嫩的紅唇微微的張著,愣愣的著葉楚:「少爺,你不會真的成功了吧?」

葉靜雲也猛然的轉頭向葉楚,帶著幾分驚訝。

葉楚也沒有解釋,只是手指指向一顆樹木,楊寧葉靜雲望著那顆完好的樹木,只見樹木憑空出現一個小洞把它貫穿,樹木的生機突然被磨滅,開始枯萎了起來。

「嗤……」

三女深吸了一口氣,愣愣的著葉楚,之前她們還說葉楚幾天內無法修行成功,可是沒有想到下一個瞬間,葉楚就狠狠抽她們臉了。

「無息劍!終於成功了!」

葉楚也有淚流滿面般的激動,這些天他不分日月,連眼睛都要擠成鬥雞眼了。它終於修行成功了,自己擁有第一套煞靈術的攻伐術。

「覺得如何?」葉楚著幾個發獃的女人,嘿然一笑道,「天才的人生,彪悍的不需要解釋。」

葉靜雲難得沒有反駁葉楚,只是對著葉楚說道:「你攻擊我試試!」

「你真要嘗試?」葉楚嘿然一笑,對著葉靜雲說道。

「廢……」葉靜雲剛想罵葉楚一句,但馬上面色就大變,手臂暴動恐怖的力量,擋在自己的額頭前,只見自己的手臂被一股力量碰撞,迸發出勁氣,震動出一片風嘯聲。

「感覺怎麼樣?這叫無息劍!是不是名符其實!」葉楚笑眯眯的著葉靜雲。

葉靜雲面色變了,為剛剛那一擊而心驚肉跳。剛剛葉楚的攻擊,快要攻擊到她才發現,只要慢上一拍,剛剛他就要吃大虧。

想到剛剛一擊無聲無息就到了身前,葉靜雲心跳了跳,這一擊的力量或許不強,可詭異的是讓人防不慎防,一個不小心,很有可能要吃大虧。

「煞靈者,果真是上天眷顧的職業!」葉靜雲突然嫉妒起來,這套妙術,效果太詭異強悍了。

… 葉楚一路上都在修行者無息劍,他控制的漸漸熟悉了起來,偶爾拿葉靜雲練手,葉靜雲越到最後越心驚肉跳。^^^^^^^^^******因為這妙術真的太詭異了,無聲無息直接攻擊修行者元靈。

要是被這一擊擊中,絕對能傷元靈。最重要的是,這是煞氣凝聚的攻擊,傷了元靈想要恢復都難。

到最後,葉靜雲終於不敢讓葉楚再練手了。因為到後來,無息劍她發現的越來越難,有時候甚至要接觸到自己的身體了,她才反應過來震碎,當真算的上無聲無息了。

葉靜雲怕真玩下去,她會陰溝裡翻船。到最後以不告訴葉楚空間器下落來威脅,不準葉楚對她使用無息劍。

葉楚自然少不了一番冷嘲熱諷,但不知道這女人是不是和他呆久了,對葉楚的冷嘲熱諷絲毫不在意,只當是風在耳邊吹過,每天依舊大肆的吞噬青元丹修行。

無息劍步入佳境,葉楚也開始大肆服用青元丹修行了起來。有大把的青元丹輔助修行,葉楚的實力也提升的極快。

短短一個月的時間,葉楚實力就觸摸到三重玄命境的瓶頸,要向著四重突破。

而葉靜雲此刻已經要突破到五重了,楊慧已經達到了五重,楊寧卻達到了七重。只不過,這是無數青元丹堆積的效果,葉楚玉鐲中的青元丹,用掉了兩萬餘顆。

這要是讓別人知道,肯定會大罵敗家子,因為這樣的消耗太過恐怖了。對於別人來說,兩萬顆足以堅持到他們修行到了王者了。可是對於葉靜雲幾人來說,就算是天賦最差的楊慧楊寧,都是極其優秀的俊才,特別是兩女心意交融時候,比起天嬌不會差多少。

四個如此人物所消耗的青元丹,自然遠遠強過普通的修行者。兩萬顆,就這樣沒了。就算葉楚此刻暴富,都忍不住心疼。

一路上,葉楚除去修行外,其他時間都是在教導葉靜雲修行葬空劍訣,當然偶爾也能碰到白心派來追殺他的人。只不過,以他們的陣營,白心派來追殺他們的人,很快就解決掉。

「那兩個娘們還真是和我沒完了。」葉楚大罵,但葉楚也不想想,他大肆搶奪,把原本屬於她們的無數財富搶走了,人家要是能心平氣和才怪。要是是換做葉楚自己,怕割對方小**的心都有。

……

不過,這片天地終究太大了,白心白柔也無法找到他們。更新最快最穩定,)偶爾有人碰到,都被葉楚等解決,消息傳不出去,一路上也算安全。

「還有多遠的地方到你說的空間器所在地?」葉楚問著葉靜雲,心中也有著幾分激動。因為他太想要空間器了,擁有空間器再做搶奪宮殿這樣的事情,也不用討好葉靜雲了。

葉靜雲沒有回答葉楚,帶葉楚翻閱了幾座山後,來到了一個破爛的寺廟中。

沒錯,就是寺廟,這個寺廟中心還有釋迦摩尼的石像,只不過因為日久沒有人搭理,已經有著苔蘚了。

「釋迦摩尼!」葉楚愣愣的著這個石像,這個頭像和他在地球見到的一模一樣。葉楚儘管知道這個世界也有和尚,有寺廟。但從未見過,不知道和尚和寺廟和前世有什麼區別。

但從這個寺廟來,應該差距不是太大。

「你認識這石像?」葉靜雲好奇不已,關於釋迦摩尼這個名字,她也是在始祖的筆記上到的,雖然不說是多麼絕密名字,但對於一般的修行者來說,卻鮮少有人知道的。

因為,在這個世界上,寺廟並不是太多,釋迦摩尼的傳說也極少。

「聽說過,只是不知道和聽到的是一樣的嗎?」葉楚回答道,「你所說的釋迦摩尼是如何的?」

「我不知,先祖只在筆記中說過一句,釋迦摩尼是神,是佛家的至高神。」葉靜雲回答道。

葉楚嘀咕了一聲,心想這和前世在地球上聽到的倒是沒什麼兩樣。葉楚不由失笑,心想難道這世界真有神的存在,真有釋迦摩尼的存在不成?

葉楚無法理解,這是絕對的隱秘,不是他能知道的。

「這就是空間器所在的地方了!」葉靜雲指著面前的廟對著葉楚說道。

「就這?」葉楚著這個殘破的廟,忍不住皺了皺,心想這其中還有空間器,是不是開玩笑啊?這廟坐落在深山老林又殘破不堪,怎麼也不像是葉靜雲所的絕世之地啊,因為起來太過普通了。

「家族有長輩偶入其中,見到了空間器。當時他也想取走的,不過太過兇險,不敢出手而已。此刻我帶你來了,也算履行了諾言,至於你敢不敢要,就你自己的了。」葉靜雲帶葉楚走進這個廟中。

葉楚和楊寧楊慧都疑惑,不知道這個被蜘蛛遍布的破廟有什麼兇險的。他們撥開蜘蛛,走進了破廟中,在破廟的院子裡面有著一個水池,不過水池已經徹底的幹了。在水池旁邊的另一頭,有著瀑布崖,只不過也幹了,在瀑布崖上有著一個山洞,葉靜雲帶著葉楚走進這個山洞:「先祖也是一位強者,當年走進這個山洞,發現了空間器。同時,他告訴我,這曾經是一位先賢優秀的地方,烙印了它的道和法。空間器就落在其中,他無力取走空間器。」

聽到這句話,葉楚更加疑惑,不過一走進山洞,葉楚和楊慧等人都感覺到一種春風拂面的溫馨,彷彿有著屬於自然天地的力量帶給他們舒暢一般。

這種奇妙的感受讓葉楚心跳了跳,瞬間就相信了葉靜雲長輩說的話。

山洞並不大,只有一張石桌,石床,石椅,而在石桌上,放著一條玉帶,這條玉帶有著碧綠的琉璃光芒,在那裡閃現著非凡的氣息。

當然,在石桌的旁邊,有著數個骷髏,都是白骨。

「這些白骨,應該也是偶然進入其中,發現了空間器想要奪取,卻被道和法滅殺的人。」葉靜雲遠遠離著石桌,不敢太過靠近。因為他的先祖反覆提醒,這條玉帶的主意不要打。要不是葉楚執意要求,葉靜雲也不想帶他來。

… 第四百三十二章

聽到葉靜雲的告知,楊慧在葉楚旁邊拉了拉葉楚說道:「少爺,得不到就不要勉強,空間器還是有機會能得到的,不要用命去冒險。kan。」

葉楚對著楊慧笑了笑,目光凝重的石桌上,他並不能感覺到什麼,這讓葉楚忍不住向著石桌走去。

「少爺!」楊寧也嚇了一跳,想要拉住葉楚,可葉楚卻搖頭,制止了她。

葉靜雲站在一旁,拉住楊寧說道:「不用擔心,這傢伙比誰都愛命。畢竟有你們兩個如花美眷在身邊,他怎麼捨得去死?」

聽到葉靜雲的話,楊寧面色有些緋紅。但又想到葉楚這些天的神奇,她終究還是未阻止葉楚。

葉楚走到距離石桌不到三米的位置,此刻葉楚感受到一股奇異的力量,這股奇異的力量能影響他的元靈,他的元靈要脫體而出。

青蓮此刻光華震動,青光閃爍,混沌青精帶著重若山脈之力,鎮壓葉楚的元靈,讓悸動的元靈平靜下來,問問的坐落在葉楚的氣海之中。

葉楚剛剛感覺到的奇異感覺瞬間消失,葉楚身上也抹上了一層青光,是青蓮涌動而出的。更新最快最穩定,)

青蓮確實非凡,給葉楚傳遞一股股清涼的感覺,讓葉楚的神智更加通明,這是一種神奇的效果,證明著青蓮的不凡,讓葉楚更加確信青蓮中自身孕育大道。

葉楚再次向前走去,青光閃爍的更加厲害。那股奇異的感覺再現,卻未能影響葉楚,葉楚穩穩的走到石桌的面前。

葉楚走的淡定,但卻讓葉靜雲等人屏住呼吸,因為葉楚站立的位置,腳下可是有不少的骷髏,顯然這一處是兇險的。要不是葉楚神情自然,她們都想開口呼喊叫葉楚回來。

走到石桌面前,距離石桌不到一尺的距離,葉楚能清楚的清楚石桌上的每一絲紋絡。

石桌很平凡,就如同普通的石桌一樣。但正是這種平凡,卻證明了它的絕對不凡。葉楚目光落在玉帶上,玉帶青光閃動,波光流轉,其中有著日月的光輝,從外表,最低也是一件日月之器。

葉楚著這條玉帶,想了想突然出手向著玉帶抓過去。

「葉楚!不要衝動!」葉靜雲終於忍不住喊起來,她的長輩反覆提醒,不要打玉帶的主意,葉楚此刻去抓,怕……

可是葉靜雲的話才剛說完,卻見到葉楚的手落在玉帶上,把玉帶完全拿起來。更新最快最穩定,)這讓葉靜雲獃滯的站在那裡,葉楚抓住了玉帶,居然什麼都沒有發生,葉楚表情依舊自然。

「就這樣得到空間器了?」葉靜雲錯愕,覺得不敢置信,她的長輩反覆提醒不要打它的主意,可葉楚卻如此輕易拿起來了。

在外人來,葉楚是輕易的拿起玉帶,但卻沒有想到,此刻葉楚也承受著恐怖的兇險。有著一股恐怖的意境要影響葉楚的元靈,要把他的元靈剝離出去。

葉楚青蓮震動,混沌青氣裹住青蓮,旋轉抵擋這股意境剝離元靈。

青蓮此刻的不凡完全展現出來,它光華閃爍之間,真的如同孕育自身的天地一般,有著混沌青氣護體,有萬法不侵之神效。

外界的意境雖然恐怖,但卻無法撼動葉楚的元靈。

葉楚穩穩的站在那裡,青蓮震動,抵擋著意境。玉帶被葉楚死死的抓在手中,無法再拿起來,可是玉帶也無法從葉楚手中脫離出去。

就這樣,葉楚和玉帶陷入了一種平衡。楊慧和楊寧此刻就見到了古怪了一幕,葉楚彷彿被施展了定身術一樣,手抓玉帶直直的站在那裡。

「怎麼會這樣?葉楚此刻面對了什麼?」葉靜雲疑惑。

當然,葉靜雲不知道葉楚面對的意境何其恐怖。葉楚以青蓮才能抗住,這想想就知道其強勢。

葉楚青蓮本身的玄妙就不用說了,更勝的是葉楚青蓮中有黑鐵鎮壓,又有混沌青精,這任何一樣都非凡無比。葉楚儘管此刻境界不高,可有著其護住元靈,也不是一般意境能撼動的。

可此刻,居然讓這股意境卻和青蓮保持平靜。

「靜雲小姐,你的長輩沒說,這到底是什麼對方嗎?」楊慧有些擔心了起來,葉楚站在那裡有一個小時了。

葉靜雲說道:「家族長輩直說是先賢居住過的地方,但並未說那位先賢。只說這位先賢絕對驚世!」

這樣楊慧楊寧更加的擔心,目光直直的著葉楚。

就在此刻,這山洞中的石桌石椅石床突然有著紋理出現,這些紋理出現相互呼應,和洞穴中的靈氣相互呼應,甚至那股意境也融入其中。

石桌石椅石床從剛剛的平凡蛻變了,有著光華四射,紋理閃動光華玄妙,開始在虛空緩緩的凝聚,在片刻之後,在虛空中,突然出現了一個人影。

這個人影一出現,頓時有著一股絕世的威嚴涌動而出,這股威嚴絕對是驚世的,彷彿是無上的帝王,九天十地都在他的腳下。

這是恐怖的氣勢,這股氣勢從虛影中涌動,是從其骨子中散發出來似的,有著無敵的霸道和強勢,九天十地都要臣服於他。

葉靜雲楊慧楊寧感受到這股氣勢,臉色瞬間變得蒼白,整個人都被壓迫的匍匐在地上。這股氣勢席捲而出,整個山脈所有的生靈都匍匐在地,無一例外。

虛影就如同是一位帝王,一位至尊,俯視世間萬物。

「至……至尊!」

葉靜雲心中駭然,不敢置信的著面前的虛影,她驚恐不能自主。雖然知道這是一位先賢的洞府,可沒有想到會是一位至尊的洞府。能以一道虛影暴動出九天十地唯我獨尊的絕世威嚴,唯有至尊才能做到。

葉靜雲此刻只覺得自己呼吸困難了,這太過驚世了,至尊是什麼人物?世上無敵的絕世存在,他們的蹤跡難尋,大多為傳說了。可沒有想到,在這個破廟中居然能見到。

「這是哪一位至尊?」葉靜雲驚恐,回憶腦海中關於至尊的傳說,想到這位至尊虛影的容顏,一個名字傳到了葉靜雲的腦海,這讓葉靜雲腦袋更是要炸裂一般。

… 「瞬風至尊!」

葉靜雲腦海中想到了一個傳說級的人物,傳言瞬風至尊額頭有著有著一朵風焰,正如面前的虛影一模一樣,這個虛影的額頭就有著一朵風焰。^^^^^^^^^******

「怎麼可能是他?怎麼能是他?」葉靜雲匍匐在地上,感受到這股九天十地唯我獨尊的氣勢,心中震動不能自主,任誰也無法相信,這個破廟的中的一個山洞居然有著至尊再次居住過。

恐怖的氣勢依舊席捲天地,這連綿的山脈中,所有生靈都匍匐在地上,顫顫巍巍的膜拜這個方向,這就是至尊的威勢。要不是對方意境並無殺意,葉靜雲等怕早就隕落了。

而唯有葉楚,一個人站在那裡,他雖然感受到恐怖的意境,整個人也要匍匐在地上。可他體內卻同樣有著一股滂湃的氣勢震動而出,氣勢絲毫不下於至尊涌動的氣勢。

悲苦凄涼的氣勢震動而出,從葉楚身體中激射而出,化作一個虛影。虛影面露悲苦,整個人頭髮發白,靜靜的立於葉楚面前,同樣有著九天十地無敵風姿。

這個虛影一出,瞬風至尊的氣勢居然被擋住,無力侵染葉楚。

「又……又是一個至尊!」葉靜雲和楊慧楊寧早已經獃滯了,至尊無敵不只是說說而已,每一個都是絕世非凡的人物,千年難得一現。可是此刻,卻有著兩個至尊再現。儘管只是他們留下的意,可也足以驚世了。

葉楚同樣未曾想到,他體內孕育的至尊意會突然暴動而出。但是葉楚想象也覺得正常,至尊是何其人物,絕世無敵的人物。對於普通修行者,甚至絕強者都不屑一顧。唯有對真正的至尊,它們才會重視。

瞬風至尊的意威壓葉楚,自然刺激到葉楚體內的至尊意,它自主的爆發出來,化作意境和其對視。

兩股至尊意橫掃而出,震動這一方生靈,所有生靈都驚恐了起來,匍匐在地上顫顫巍巍,連動都不敢動。

「這是……」葉靜雲獃獃的著葉楚面前的虛影,無法分辨出這是哪一位至尊。不過,感受到那股悲涼和凄美,葉靜雲腦海中不由想到了一個人。

同樣是情域的傳說之一,情域也因他而命名,在至尊位只是達到一瞬間就自絕的絕世神人。

「情聖!」葉靜雲心中驚恐,知道了這人的身份。他對的起這個名號,當真是絕世的情聖,能在至尊位上因為一個女人自絕而亡,世上誰能做到?這樣的人不是情聖,誰又是情聖?

葉靜雲愣愣的著面前的葉楚,終於明白為什麼葉楚經常淚流滿面,有著悲苦的氣息了,原來他身具至尊意。更新最快最穩定,)

「葉楚是情聖的傳人?」想到這點,葉靜雲心都跳動的恐怖起來。要是真是如此,葉楚的身份當真尊貴到無以復加的地步。不管是他還是紀蝶等人,都無法和葉楚堪比。

至尊弟子,這絕對是年少一輩中最尊貴的人物,可以和天羽皇子堪比。整個帝國中,就算是皇帝,都無法在身份上堪比。

葉靜雲愣愣的著葉楚,一直以來她在葉楚面前還是有著幾分身份的優越感的,可此刻卻發現他才是真正的血統純正。

楊慧楊寧同樣獃滯在原地,愣愣的著場中虛影,同樣望著已經淚流滿面的葉楚。她們儘管把葉楚當做人傑,但從未想過葉楚會是至尊的弟子。

兩個至尊相識對立,雖然未曾說一眼,但氣勢卻無窮,意境驚天,交纏在一起,沒有震動出恐怖的勁氣,卻有著無聲勝有聲的絕世交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