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俗話說的好,人在做。天在看,釋兵雖然是並非算是什麼好人,而且手段也是少有顧忌。但他的六處在胡都市成立后的一年的時間裡。胡都市再沒有任何一個花季少女失蹤,而後被拋屍荒野。也沒有任何一個無知的孩子懷著美麗的夢想被人賣到國外展開她們的悲慘的**生涯。

胡都市這裡似乎是成了很多的犯罪形式全都絕禁的地方。同樣也正是由於釋兵做的這些事情龍組龍閣的人全部都是知道,所以釋兵在的時候,礙於種種的情面,雙方卻是也都井水不犯河水。

但是好的現狀止於釋兵出事的消息傳回國內,並且在道上傳開。

並非是所有的外國地下勢力在z國全都是做著違法生意的。他們更多的則是正道的聲音,而他們的地下勢力成員在胡都市這裡僅僅是為了保護他們的企業而已。對於這樣的地下勢力極其成員。六處是從來不會管的。

因為釋兵也是知道若是那些地下勢力部派人來保護他們的生意的話,那麼他們的生意在本地根本就是開不下的,本地的競爭企業很快就好是會派與他們相好的黑道勢力去找麻煩的。

這個世界錢這麼難掙,自然是競爭對手越少越好了。所以僅僅是自保形式的地下勢力留守成員釋兵以及六處還都是容忍的,而且若是他們還送禮給釋兵的話,那麼釋兵還是會對他們特別照顧。

咱們的釋兵可是個現實的人,送禮的人必須是區別對待的,這沒有什麼不好意思承認的。人之常情。

諸如販毒組織還有走私人口的組織,販賣器官的組織他們的組織形式並非是僅僅局限於一處的。一般那樣的一個組織他們在世界上的很多國家還有地區都是有著其各自的分支的。僅僅是打掉其中的一處並不能對其整體造成毀滅性的打擊。

在胡都市這裡釋兵能夠保護這片天地的太平。而其他的地方釋兵卻是管不了了。懾於釋兵已久六處的鐵血手腕還有強大實力,那些外國人口走私地下勢力的報復顯的最為有特點還有代表性。

整個胡都市被釋兵保護的如同是一隻鐵通一般,在釋兵的配合下,一名女孩若是失蹤了。只要有人報警,在釋兵的壓力下,整個胡都市所有的暴力機關立刻就是會戒嚴起來。機場。客運汽車站。各種運送貨物的通道全都是會對所有的貨物進行緊密的排查。兵氏的人馬全部出動,任憑那些走私器官的組織藏的再深也是藏不住的。

二十四小時全都會有警察在街上不斷的巡視。所有的藥物售貨場所所有的有關可以助於器官移植的藥物全部都是要進行大排查。每每這個時候全都是會查出很多無關緊要的小人物的犯罪。而那樣的話也就只能算是他自己倒霉了。因為這個時候的所有警方人員全都很疲憊,心情也全都很不好。你被查出來不整你就明顯的對不起廣大的人民公僕了。

釋兵的所作所為胡都市知情人-大部分都是有所了解的。而這樣也就導致了釋兵在很多人的眼中完全就是一個矛盾的集合體。本身比黑道還有犯罪組織還要黑,還有犯罪。可是別人就是沒有證據。

但是同樣釋兵也是致力於消滅那些反人類的罪犯,而且抓住之後釋兵總是能從他們的口中拷問出證據來。那個時候自然是蒼苗苗的苗疆蠱術的功勞了。

釋兵矛盾的形象為釋兵贏得了一部分的支持者,而且這部分的支持者還不少。並且逐漸還有著增加的趨勢。

但有人支持自然就有人不喜歡,看不慣釋兵的行為。憋著勁要找機會落井下石。而這些人就是多半在這次的兵氏的報復行動中被兵氏解決掉的那些人了。

又是一個悶熱的夜晚。胡都市內的不知名的角落裡忽然就是駛出了幾輛麵包車,毫不起眼的麵包車,僅僅只是幾輛,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稀少的路人們見到這幾輛麵包車自其身邊駛過全都是感覺到了一股若隱若現的絲絲的寒意。

「嘩~~~~~~~~」

麵包車的划門被拉開的聲音,側門還有後門全部被打了開來,自麵包車呢迅速的走下了數名身著黑色風衣的冷峻青年。

數量麵包車卻是有著不下二十人。二十名黑衣冷峻青年,全部都是自麵包車上提下了一通汽油。很多的外國企業半夜都是有人會加班的,偌大的辦公樓。一樓的門衛室門衛的大爺不知道走到哪裡去了。

不過這樣也好,也許他還能逃得一命。領頭人提著汽油桶很隨意的想著。

所有人的動作全都是行雲流水般,完全的沒有那種做賊的感覺,外人們若是看到的話,還八成會以為這些人是來這裡送汽油桶的呢。

可是這些人接下來的動作卻是直接能夠掀翻之前所有的推測了。自西服內取出了黑色的面巾,用面巾將臉蒙住。一行人提著汽油桶便是走進了這家外企辦公樓的一樓大廳。

「哎!你們……」剛剛進入這大廳一行人就是忽然聽到了那門衛大爺們全都特有的高昂的蒼老的嗓音。

「哎……」可能是處於又一條生命的逝去,領頭的青年有感而發的低聲嘆息了一聲。

「厄……這些桶全都送到老地方去,這回就你們自己去吧,我還要去解個手。」門衛大爺見到人往往會高聲一喝。這已經成為了他們的職業習慣,可是也是有著很多時候一個門衛大爺是根本管不了的。

就比如現在。而一個精明的門衛大爺,這個時候往往就是找個理由腳底板抹油了。

門衛大爺說完之後就朝著大廳之外的企業廣場走去了,似乎還是想在那前面廣場的花園中直接就來。

「好聰明的老頭。」黑衣人嘴角微微一笑。他如何是看不出來這老頭子完全是在跟他們打馬虎眼。只看那老頭子剛剛僵硬的臉就是不難猜出了。

演技雖然拙劣。可是兵氏今天的這位小頭目似乎對於演技的要求並非是很高,有點演技就是可以了,雙方都有面子。也不會起衝突。老頭子足夠的懂事。兵氏的這名小頭目自然也是不會硬要殺了這老頭子滅口的。

兵氏當初釋兵招的人雖然全都是心狠手辣的主,可是心狠手辣卻是並非代表著本身是殺人魔王。有所為有所不為。能不殺還是不殺的。這種人在兵氏也不是少數。別說是他們,就是釋兵見到這位老頭子也是僅僅會微微一笑的。

「趕快開工吧。」這僅僅是一件無足輕重的插曲。微微一笑也就是過去了,領頭的青年掃了一眼時間,催促道。

所有人全都沉默不言提著汽油桶奔著大廳的角落各自走去。

「嘩嘩嘩嘩嘩嘩……」

汽油桶內的汽油股股的留到了地上,一時間整個大廳內部全都飄滿了濃郁的汽油味。還有的黑衣人則是提著汽油桶走到了二樓,順著樓梯倒汽油。

「差不多了,他們那邊已經完事了。」領頭青年取出了手機,查看了一下信息,淡淡的說道。

「澎澎澎~~~~」一隻只空了的汽油桶全都被丟在了地上。一行人緩步走出了這處外企。全部上了車,啟動,離開。離開時。車子掉頭的剎那,領頭青年打開了車窗。探出了一隻手臂,手上握著一隻消聲手槍。瞄準了一隻擺在外企大廳門口處的一隻滿滿的汽油桶。

「轟~~~~~~~!」的一聲巨響。整個大樓的大廳瞬間就是燃燒了起來。濃烈的大火沾到了大樓內部的裝修材料,頃刻間火焰就如同一隻頑皮的孩子,歡快的往上躥著。在遠處,領頭的青年還=可以看到整個燃起了火焰的大廈上部的燈光一陣閃爍,那是下部的火線不斷的燃燒到了電線的線路,而線路在轉換到備用的線路的過程的現象吧。

「挺漂亮的。」丟下了這麼一句話,一行人駕著車遠去了。而剛剛見勢不妙就離開了的那位門衛大爺,此時已經是躲到了角落了,他沒有敢報警。因為剛剛的那些人看上去就是黑社會。普通人見到黑社會第一個想到的可是先自保,不要惹事,不要叫黑社會的人纏上。

這位門衛大爺也算是頭腦精明的人了,見勢不妙就立刻尿遁,而他這一離開,不長的時間,外企大廈就是燃起了大火。

「我的天啊!」門衛大爺望著那滔天的大火,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子。不斷的拍著自己的胸脯,暗道還是自己激靈。一時間居然是連打119火警電話這件事都沒想起來。

「這回叫他們沒了廟。以後和尚回來咱們在燒和尚,哈哈哈,真過癮。」任務順利的完成,這回一行黑衣青年們便是可以簡單的放鬆了一些。

「呵呵。燒死他們,那不是對他們太便宜了嘛。」領頭的青年聽到自己的小弟這般說,不禁也是插話道。

「對對對。太便宜他們了。已經活剮了他們。老砸碎,居然跑的快。這回燒了他的廟,看他們以後還怎麼回來。」那些以為釋兵回不了便是展開了報復行動的外國地下勢力。可謂是真的惹到難纏的組織了。兵氏即便是釋兵不在也不是個任人欺負的主啊。

那些走私器官的,走私人口的組織在胡都市這裡根本都是沒有任何落腳點殘存的。餘下的這些地下勢力全部都是已經同釋兵當時已經達成了某種共識的。給釋兵送了不少禮的。

花費了那麼大的代價后,今天他們卻是自己將其破壞掉,還真的是不明白這些地下勢力派來的負責人是怎麼想的。

他們也不知道看看其他的外國組織?人家怎麼按兵不動,靜觀其變呢。只能說是自己腦殘罷了。

一起自殺的高-潮,接下來的則是一場火災風波。胡都市暗地裡風起雲湧,胡都市表面上風平浪靜。大報小報僅僅是寥寥數筆。而在這一連串的行動中,外界見識到了兵氏的強硬,也了解到了兵氏並非是由釋兵一個人撐起來的空架子,釋兵不在,兵氏的威壓仍舊不容侵犯。

當然兵氏的這些行動全都是針對普通黑道或者是低端白道的。政界高層,境外的敵對的異能敵對組織,諸如同六處有仇的伊朗異能組織。六處全都是沒有展開報復。但是同樣也是有著其原因的,這些人全部都不處於胡都市的範圍之內。

守護自己的地盤,但卻是不踏出自己的地盤一步,這是這個時期兵氏的行動方針。荊軻只有一個,也只有荊軻坐鎮,孫典樂還有兵氏的人才能放開手腳動作。而若是超出了荊軻的庇護的話,遠程出擊,兵氏的成員很可能就是會迎來一個全滅的結局。

兵氏內部如今除了荊軻之外也就是只有紅雲紅玉二人的戰力能夠上的了檯面了。可是紅雲紅玉二人整天都是待在茶園內部研究著什麼醫術。同樣也是擔任著兵氏的私人醫生的角色。時間緊的很,自然是沒有餘力還外出作戰。

一個特種兵連逐漸的接近了兵氏茶園。一群神秘的異能者潛入了胡都市境內。羽揚羽烈還有秦已經是登上了前往胡都市的專機。

「紙是包不住火的,看來你們存在的消息已經傳了出去了」兵氏茶園的一處高地,荊軻處於這裡,俯視四下。

「哼哼,我們四兄弟的實力已經全復,並且我們幾人也是又全都做出了突破。這次即便就是秦那個傢伙親自出手我們也有把握勝之。(未完待續。。)

… 靈魂轉生

「哼哼,我們四兄弟的實力已經全復,並且我們幾人也是又全都做出了突破。這次即便就是秦那個傢伙親自出手我們也有把握勝之。

當初的李氏的四位屍修兄弟如今的修為不僅完全恢復,而且較之曾經他們還是又做出了巨大的突破。再加上他們還身穿釋兵當初送給他們的屍王戰甲。實際的戰鬥力更是不必說。

有此死屍站在一起,當真可謂是人間四凶。

「我數等人承蒙釋兵大人當初那一掌之恩,此次自當全力守衛兵氏茶園。

在李氏四位屍修身後同樣還是站著十數名身份不一的階位強者。他們全部都是託庇於兵氏茶園的厲鬼還有亡靈。

他們其中的數人甚至還是同釋兵極其的有緣,當初釋兵剛剛厲魂覺醒的時候就是遭到了光明教廷的封印。而後便是被送至了胡都市郊區的理查德教堂進行了二次封印的加固。

但是天不絕釋兵。最後還是叫釋兵給逃了出來。釋兵逃出之後一怒之下屠滅了整個教堂的留守人員,並且還是破壞了教堂內部的力道甚至人員的棺槨屍身,以及他們封印厲鬼亡靈,妖靈的封印。

厲鬼亡靈這類生命生前都是人類,所以他們在後來遇到釋兵之後被釋兵化去了執念便是加入到了兵氏之中。而那些妖類,卻是由於全部都是一些修鍊有成的妖獸,他們並非人類,一脫困便是就前往深山了。相信經過了這次不知道多久的封印。他們若是不自信自己的實力可以自保的話,便是不會在輕易的涉足人間了。

亡靈厲鬼。這裡說到亡靈自然是不能不提及蒼骨那人骨骷髏。理查德教堂內封印的亡靈骷髏是純正的西方品種。靈魂之火置於頭骨之內。脆弱的身體。可是卻可以靈活的更換。亡靈骷髏多是以數量見優勢的,而單獨的亡靈骷髏卻是多僅僅只有正常人或者是一二級的實力。階位的亡靈骷髏極其的少見。他們不像東方的人骨骷髏,以誕生就意味著那又是亡靈界的一凶出世。

這兵氏之內的幾隻亡靈骷髏居然是都有著階位的修為,真不知道他們全都是在那理查德的教堂被封印了幾百年。

以理查德還有理查德教堂那些歷代的神職人員,他們所布置的陣法似乎僅僅是封印陣,但是卻少了阻隔的效果。陣法並不能阻隔靈氣的進入。而這樣的話對於屍類還有鬼類的存在卻是也就僅僅能夠限制其幾百年或者是更長時間的自由罷了。

在封印陣之內,亡靈,厲鬼,屍修還是可以進行修鍊的。待修鍊有成之時,破開封印。又將是一場人間的災難降臨。

其實這些厲鬼還有屍修也是奇怪,其實他們被抓住的時候,雖然也算是小凶了。可是光明教廷的實力何等的龐大,要是真的想要滅殺他們的話,一定會有辦法的,何必就那麼的封印著他們。那種行事的封印即便是這些亡靈厲鬼自己脫困都是覺得似乎是光明教廷的人故意放水了。

但是這世界是上會有人做那些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嗎?你封印了一隻厲鬼,可是卻不殺他,圈養他,等到幾百年後。小厲鬼變成了大厲鬼,所能造成的破壞力是以前的十倍還不止,這樣的話即便是你死後到了陰間,閻王也是不會算你功德的啊。

可是西方光明教廷的人是不信仰東方的神的。他們信仰的光明神神言中有一句話,任何生命哪怕是亡靈厲鬼當沐浴在光明之下也會感到自慚形愧,而皈依光明的。

那些厲鬼亡靈還是屍類中的一些人認為。這怕是又是一些教廷內部的狂信徒拿拿他們來驗證神言了。

他們這麼認為,可是曾經的釋兵卻是並非那樣認為。昔日的理查德教廷內部的歷代神職人員的墳墓全都都是同那封印厲鬼屍物的石棺相對應的。

見那墓碑上的生卒年記錄,很多的神職人員都是已經死了幾百年快到千年的時間了。可是就是這樣。那些神職人員體內卻是依舊殘留有濃郁的光明力量。

這是為什麼,明明骨骼的強度就可以推斷出那神職人員生前的修為並不高,他的骨骼內即便是有能量也是不可能留有千年之久的。

原本釋兵也是很疑惑的,可是後來釋兵經過了多方的調查,在結合他自己吸收那光明教廷的神職人員骸骨時候居然在其內發現了殘存的神職人員的魂魄。那個時候釋兵就是想到了。這些神職人員並不殺了這些厲鬼還有屍物卻是並非要驗證什麼神言。

世有輪迴。這點東方人信的多,而西方人信的少,但是信的少卻是也有信的,而實際上光明教廷之內很多神職人員都是相信輪迴轉世之說的。

雖然說他們堅信他們的主創造有天堂,而他們死後也是可以進入天堂的。可是當一個人進入天堂不在是問題的時候,怎麼進去,是不是體面的進去卻又是那個人要考慮的問題了。

普通人若是虔誠的話也是可以進入天堂的,如何進,自然不可能是連帶著肉身一起進去,而是僅僅靈魂進入。

神典中所言,最低級的進入天堂的方式才是以靈魂進入天堂,而體面的神職人員進入天堂的方式應當是帶著永生不死的肉身,尋找到光明神留在人間的通往天堂的大門。

最不濟實在無法帶著永生的肉身體面的進入天堂也是要修鍊出一個強大的靈魂進入天堂,否則的話進入天堂還要泯然眾人矣,那不是那些修行了一輩子,地位崇高的神職人員們能夠接受的。

拘禁厲鬼亡靈,封印之,使之修鍊。布置陣法。竊取厲鬼的修為溫養自己死後的魂魄。很多神職人員由於天生的天賦不好,僅僅是一世並不能取得什麼太好的結局。那麼美關係。這一世有了基礎,那麼怎麼的也是要位下一世創造出一個優厚的先天條件。

竊取亡靈的修為溫養自己的魂魄。待自己的魂魄轉生的時候,一出生他便是已經有了一個強大的魂魄。

而且肉體與靈魂相互伴隨,無所謂是誰先產生。但是也可以說有所謂誰先產生。但卻胡都iite不一定誰先產生。

世間生靈的誕生有著很大的隨機性,也有著很大的神為性。

陰間地府拘走人間的靈魂送往抵禦轉生。這是一種靈魂轉生的形式,多是用於那些死後卻由於機緣沒有自然擴散的靈魂。

還有著一部分的靈魂人死後不久就自然潰散了,這樣的人是沒有來世的,這就是丁點修為都沒人的人,而且運氣還不好的人的悲哀。

有丁點的修為,有丁點的運氣。死後便是有機會等待引魂使將其引入陰間重新轉生的。引魂使為陰間鬼差,雖然等級最低,可是卻也是陰間的人既然是陰間的人拿自然是有著其拿手的本事的。有機緣的魂魄,雖然是也在潰散,可是挺受的時間長,或者是還沒擴散完就等到了引魂使,那麼自然是會被引魂使收走魂魄,一旦被引魂使收走的魂魄立時就是會停止消散的。

如今公共墓地的增多,還有火葬場的存在無意間為引魂使製造了不少的方便。人死後魂魄會受到屍身的牽制而不能逃離。公共墓地往往會有大量的新生魂魄,引魂使直接去接收就可以了。

而火葬場,由於燒掉了屍體,所以魂魄便是受到了解放。可以隨意的遊盪在火葬場之內,新生的魂魄時刻都在擴散,少有不會擴散能夠擁有魂體同外界能量守恆的普通靈魂。行動的越過。擴散的就會越快。

而這種擴散靈魂本身的體驗是極其的深的,所以即便是死了也要多當會鬼看看這個世界的。

新生的鬼魂自然是不會亂跑的。所以引魂使長長會光顧那些火葬場。

有些生命轉生是先有的肉身起源。 拜見大魔王 既受精卵,而這個時候地府自然是有著其自己的辦法將靈魂注入受精卵的。

還有的轉生形式就並非主流了。強大的靈魂集聚於一名少女或者少婦的身體。而後以其強大的靈魂。再加上母體的環境,為其編碼自己特有的身體。這種轉生多出現在一些修為極高的修鍊者身上。或者是神仙之流。

能夠編碼自己的身體的強大靈魂至少也要是地仙級別的修為。(至於何為地仙,何為天仙這裡並不做解釋,族之鬼的後面會安排相應的劇情來引入這地仙的概念。霧雪保證,族之鬼出現的修鍊境界必將有其說法,並非是刻意的為了噱頭和花哨而弄的境界。)

另外的轉生形式,厲鬼奪舍,同樣還有新的血脈誕生,那樣那個新的血脈身體也是會排斥地府前來轉生的靈魂,以其肉身編碼靈魂。

肉體靈魂相互依存,無所謂誰先出現,一個生命的出現只看機緣。

那些理查德教堂的神職人員,想必是知道自己的天賦不怎麼樣,僅僅是一世並不能修成什麼正果,所以便死後利用亡靈厲鬼的修為來幫助的自己的靈魂增加修為。

而那樣一來的話他們的靈魂有朝一日經過地府轉生的時候再度現世的時候由於先天靈魂的強大,胎兒時期也必將對其身體的溫養有著好處。這樣即便是一個人的起點極低。最長經過三世三生的持續修鍊,第四世的時候也必將早就一個絕世天才了,那時候大道可期,天堂之路不再是虛幻的。

西方有這樣的思想還有傳說,其實這同東方的人思想中的成就仙人之位有時候並非是僅僅一世就可以的思想是不謀而合的。

死亡不是一個結束。而是一個更高的開端。

撿個嬌妻來戀愛 當然轉生的靈魂自然是不會記得前世的事情的。一個靈魂由於後天的影響不同,也並非是可以一直執著的追求天道的。所以這也就導致了真正的修成正果的人自古都是不多的。

而且執著於前世,不願放棄前世的記憶,執念深重的人同樣也是有可能化為亡靈厲鬼的。亡靈厲鬼人世間所不容。但是他們卻也並非是左道。世間萬物皆有其生存的權利。亡靈厲鬼的正果既為冥界鬼仙。

十殿閻羅,地府陰差。全部都是由厲鬼或者是亡靈修成的鬼仙。十殿閻羅何等身份,世間凡人誰敢說閻王一個不「字」

誰又敢說閻王是妖邪之物呢。

「哈哈哈。荊軻大人不必憂慮,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如今的修鍊界平靜了太久了,那些老一輩的人還剩下多少了,新一代的人雖然同樣還是一個德行,但是想除魔衛道卻不是靠嘴說的。」

忽然的一聲狂笑傳來,而後眾人皆是感覺到了耳邊呼的一下吹起了陣陣的陰風。一抹驚天的慘綠忽然就是閃現到了眾人的身後。順著那道慘綠色的光芒望去。只見赫然是一名披頭散髮看不清面孔的男子。

大紅衣袍,胸口還有後背上面一個顯著的大圈,圈內赫然一個明晃晃的死字。一身強橫的屍氣涌動。這不知道又是哪一朝代的死囚化成的屍王。

「呵呵,湘西屍煞。恭喜再做突破。」這名身著著大紅衣袍居然還不是普通的屍王,而是屍物之中天賦最高的屍煞,屍煞還不簡單,居然是湘西屍煞。

湘西之地自古多出屍王,蓋是因為湘西之地陰氣其中,而且也是湘西山地中的風水格局,古墓所處之地多會聚斂屍氣。

很多人不希望自己死後化成殭屍,可是世界上偏偏是什麼人都有,一些另類的人偏偏就是認為成為了殭屍也算是自己生命的延續。所以一些王公貴族甚至會千里迢迢的遷家。將自己的墓冢建在湘西。

但是死後成為殭屍畢竟在大眾的眼中不是一件什麼好事,這位屍煞甚至死囚囚服,看來生前是得罪了什麼大人物。這位大人物對這人已經是仇恨到了極點,即便是其已經身死卻還不放過他的屍身。將他的屍身葬於了那陰氣其中之地。而歷史註定是流逝的,個中真正的原由即便是這屍煞自己都是根本不清楚。

此屍名為「囚煞。」如此取名蓋是因為此煞靈智初開之時身邊並沒有發現能夠顯示其生前身世的食物,僅僅是身上一個偌大的「囚「字。因此這屍煞的名字便是就這麼定了下來,囚煞。

「不敢。荊軻見笑了。」此屍煞原本也是位桀驁不馴的人物,天賦驚人。實力驚人,曾經釋兵聽聞湘西出了屍煞。便是帶著六處的人前去一觀。

見到屍煞之後釋兵方是感慨為何修鍊界的人全都是對於屍物還有鬼物一類的存在矢志不渝的滅殺。實在是同級的人類實在是不是屍物還有鬼物的對手。若是沒有特殊的功法的話,人類修鍊者的攻擊手段很難對殭屍厲鬼產生實質性的傷害。

那日釋兵見到這屍煞的時候便是正好趕上他同四名二階強者火拚。四名二階強者從二十級到二十二級不等。而這屍煞當時僅僅是二十一級。二十一級的屍煞,任憑那四名二階修鍊者的拳頭還有利刃砍在他的身上。這屍煞愣是什麼事都沒有。而反之這屍煞僅僅是抓住一名二階修鍊者就猛攻不斷不長的時間屍煞拼體力就是等到了那名二階修鍊者的破綻。在其身上重重的抓了一抓。殭屍屍煞身上都是有著惡毒的屍毒的。屍毒之內有著千年屍氣的積鬱。同樣也是怨氣煞氣還有死氣的凝結。屍毒對於活人來說,劇毒無比。普通人處之既死。而修鍊者中了屍毒身體機能也會大受影響,就那樣一挑四,最終還是那四名二階修鍊者不敵敗走。

人類修鍊者敗走囚煞僅僅是追了一段便停下了,人類若是一些想要逃的話,他也是不容易將其留下的。況且處於深山之中,受到山林的保護,囚煞進可攻退可逃。本身已經是利於了不敗之地,若非是修鍊界出動大量的修鍊者合圍的話,根本就是抓不住他的。

而屍鬼聯盟已經被封印,餘下的小角色們,僅僅是能夠為新生代的修鍊者們當陪練罷了,老一輩自然是不會阻止合圍的。即便是有些屍鬼的小據點也多半就是出動一兩個老一輩的修鍊者參與絞殺。更多的還是帶帶新人。

那次釋兵見到了囚煞,正是其大戰剛結實力不全的時候。並沒有占他的便宜,釋兵提出了他的要求。公平決鬥,他贏了囚煞跟他混。而後就是放出了其身上滔天的鬼氣。

一隻屍煞是高傲的,他怎麼會屈服於人類的。可是釋兵放出了自己身上的滔天鬼氣之後,囚煞心中的顧慮便是被打消了。

暗道原來是同類。隨即囚煞便是同意了釋兵的提議,因為看釋兵的樣子貌似在人間混的不錯的樣子。而他囚煞除了自己出生的這片山林,對於外界根本一無所知。所以他同意了跟釋兵的決鬥,贏了自然多了個在外界混的很開的小弟,而輸了也不過是敗給了屍鬼一族的自己人而已。一隻屍煞是高傲的,他怎麼會屈服於人類的。可是釋兵放出了自己身上的滔天鬼氣之後。囚煞心中的顧慮便是被打消了。

暗道原來是同類。隨即囚煞便是同意了釋兵的提議,因為看釋兵的樣子貌似在人間混的不錯的樣子。而他囚煞除了自己出生的這片山林,對於外界根本一無所知。所以他同意了跟釋兵的決鬥,贏了自然多了個在外界混的很開的小弟,而輸了也不過是敗給了屍鬼一族的自己人而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