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而現在,林逍有了目標。

「想要找到升靈塔碎片太難,洛萱的身份也不簡單,我要靠著我的煉靈,煉器,煉丹……在這死靈域中,有一席之地!」林逍帶著期待,走出了陳家。

長溪鎮,坊市。

此地說不上非常的繁榮,可走出去也是能看到不少人,林逍走在街上,東看看西望望。

「有沒有交易的地方?」林逍琢磨著,最後問了一下周圍的人,很快便是找到了去往之地。

「青雨閣?」林逍覺得這名字,似乎和自己在星殞嶺時的玄天閣有些相似。

而此刻來到之後,林逍則是發現,還真是那麼一回事。

林逍也不是以往那個什麼都不知道的人,他知曉這玄天閣也好,青雨閣也罷,最上面的人是那個通靈大陸三大勢力之一的仙閣!

走了進去,服務上和玄天閣有著差異,可並不是很大。

此刻林逍說明來意之後,原本是沒有什麼特別待遇,可當林逍拿出了黑卡后,那侍女也是一驚,立即把林逍帶入了一個隱秘的房間之中。

房間中,林逍看到面前有著一個銀髮老者,至於修為則是神靈境後期這樣,按照萬靈王朝的等級,是八級戰靈。

「這位是楊大師,是我青雨閣數十年的鑒寶師,他可以鑒賞公子的物品價格,也是我青雨閣最後給予的。」侍女笑著說完后,也是退了出去。

楊老隨意瞄了林逍一眼,發現如此年輕后,微微蹙眉,隨意道:「要交易什麼東西,拿過來讓老夫看看。」 林逍也沒在意,直接坐在老者對面的椅子上。

「楊老先看看。」林逍拿出了一枚丹藥遞過去。

第一眼,楊老不是很在意。

圓圓的東西?難不成是寶石,也不對,沒有那種氣息。

可當楊老第二眼仔細看去時,則是完全愣住。

「這東西……」楊老迅速拿過林逍手中的丹藥,越看眼牟瞪的越大,甚至嗅了一下這丹藥之後,面色更是有些無法平靜下來。

林逍見狀,心底中也是呼出一口長氣,看楊老的神色,林逍知曉這一次沒有白來。

「是丹藥。」林逍笑著說道。

楊老漸漸壓制心中的震動,要知道丹藥不僅在烏棲域,哪怕是死靈域,都很久沒有出現了!

如果出現丹藥,哪怕是最低階的一階丹藥,都是在同階物品中價值站在最前的。

而普通來說,一階丹藥之下便是一些靈釀,列如煮成湯藥之內的,這種最多是耗費一些精力。

煉製丹藥,則是需要精神之力!

「這是幾階丹藥?」楊老之所以不淡定的原因,是因為他察覺到,這丹藥竟然對他現在這個境界,竟然都有著吸引!

絕對不是普通的一階,二階丹藥,絕對在七階之上!

林逍也沒打啞謎,直接道:「這丹藥是九階靈藥。」

此話一出,嚇得楊老不輕。

「不可能!」楊老忽然喝道:「這丹藥老夫也是看出不凡,我多年的鑒寶眼力,這丹藥頂多是八階,你在糊弄老夫?」

林逍輕笑道:「那真正的九階丹藥,不知楊老是否見過?」

「這……」楊老嘴角微抽,又擺出一副前輩的模樣,道:「老夫雖未見過九階丹藥,可卻非常的了解,九階丹藥也稱之為靈藥,因為要煉製而成必須要擁有靈性的草藥作為主要,而你這丹藥中,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靈性。」

非常了解?

林逍笑了,自己身為煉丹師,並且還是超越了九階煉丹師,可這老者竟然在自己面前說非常了解?

「這就是九階丹藥,如果你不信的話,咱們也沒什麼好談的了。」 穿越之農家大姐大 林逍說完,袖袍一揮頓時一股大力,直接把楊老手中的丹藥給收了回來。

楊老面色一驚,剛剛他還小覷林逍,但剛剛那股修為之力,他能準確察覺到,自己不是對手!

眼看林逍就是要轉身離開,哪怕這丹藥不是九階,可也絕對是七階以上的丹藥,楊老怎麼可能放走?

「閣下且慢。」楊老連忙走出,這一次笑容滿面,很是溫和起來。

顯然林逍剛剛那一手收回丹藥,給楊老不小的震撼。

如此年紀擁有這般修為,絕對不是普通人!

「楊老還有事?」林逍看去攔在自己面前的楊老,淡淡道。

楊老也是有些尷尬,可對方的修為擺在那裡,況且這交易之物若是讓上面知道自己把對方氣走了,自己想來也不會好過。

這可是七階以上的丹藥,哪怕是青雨閣所珍藏的丹藥,用手指頭都可以數的過來,而最高的一枚則是十階靈丹!

「閣下有話好好說嘛,何必如此惱火呢?」楊老笑道。

林逍可笑不出,自己的丹藥被回絕,而且這楊老還在自己面前裝的跟個煉丹大師一般,這是林逍忍受不了的。

「那咱們接著說。」林逍沒有回到坐位。

楊老連忙道:「八階丹藥在我青雨閣中……」

沒等楊老說完,林逍直接一甩袖離開了房間。

又是八階丹藥?

自己煉製的根本就不是八階丹藥。

而是真正的九階靈丹!

「閣下有話好好說。」楊老雙眼,也不知自己說錯了什麼,連忙跑出去。

而這一幕,很快便是被周圍不少人看在眼裡。

「咦,你們看那個不是楊大師嗎?」

「那傢伙是誰,楊大師可是青雨閣資歷非常高的鑒寶師,怎麼感覺是在求著那傢伙?」

圓月誅心 不少人都好奇的看了過去,顯然都是被吸引了過來。

楊老平時本就自傲,此刻被這麼多人說著,而且言語中還是對自己的不敬,此刻心中也是有些惱火起來。

林逍才懶得理會,既然這楊老不懂丹藥,林逍還真不信這烏棲域,死靈域,甚至整個萬靈王朝就不信沒人不懂了!

說林逍有些無理?

可他就是這樣的性格,你既然不相信我,那麼什麼好談的。

楊老也是被氣的一甩袖,回到了房間之中。

剛剛那侍女卻是一驚,她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情況。

此刻連忙上前,來到林逍面前,溫和笑道:「公子,不知何事如此不愉快?」

林逍停下腳步,輕哼一聲道:「那老頭不相信我。」

侍女有些暈,而那剛剛準備踏入房間的楊老,身體更是踉蹌了幾下,差點摔倒下來。

對於丹道,林逍有著自己的執著,跟煉器一樣,林逍不允許別人質疑。

這質疑並非說林逍對於自己丹道的自傲,而是他煉製的的確是這種丹藥,這種品階,可你要說不是,林逍不計較。

但你要是裝著一個很懂的大師,來說林逍丹藥的不是,那他絕對忍不了。

「不知是因為什麼事情?」侍女溫和笑道。

林逍想了下,把剛剛的事情都說了一遍。

聞言,侍女愣了,所有人都呆住。

楊老也沒有進入房間中,此刻面色一驚,且不說這件事上誰占理,自己可以放走了一個交易丹藥的人!

並且還是七階丹藥以上的!!

而周圍的人,也一個個紛紛談論起來。

「怎麼可能?竟然是丹藥!」

「而且你們聽,剛剛這傢伙說自己的那枚丹藥是九階靈丹!」

「九階丹藥那可是多少年未曾出現了,絕對不可能!」

侍女卻是思索了一下,想到剛剛楊老那一副面色,雖也不信林逍手中的是九階丹藥,可絕對是一枚不低於七階的丹藥!

「公子還請稍等一下,我請示一下上面,我青雨閣的司徒長老在閣中。」侍女說道。

林逍原本想離開了,不過一想到自己最後還是要交易,也看看接下來的司徒大師怎麼樣?

如果和楊大師一樣,林逍絕對不會兒話直接轉身離開。

眾人聽聞侍女的話后,一個個面色都是一驚。

「莫非是那個司徒大師?」

「在青雨閣還能誰叫司徒?」

「司徒大師可是在草藥上有著很深的研究,只要他出來一定可以證實丹藥是不是九階。」

「呵呵,你還真相信這小子手中拿的是九階丹藥?」

強強聯姻:惡少請接招 楊老陰沉著臉,冷道:「我就不信你這丹藥,還真是九階不成?」 「感覺這一幕有些似曾相似……」林逍心中想著,覺得自己在玄天閣中似乎也發生過類似的一幕。

不多時,那侍女回來,笑道:「公子,隨我來。」

林逍點了點頭,跟著這侍女。

「什麼?司徒大師真的要見這小子?」

「畢竟那可是丹藥。」

「對啊,丹藥那多珍貴的東西?」

眾人還在談論,顯然對於丹藥這種東西,心中還是多多少少有些震撼的。

多少年了,烏棲域都沒有出現過一枚丹藥?

眾人心中的想法都是這麼想的,如果當他們知道,林逍儲物袋中還有著一堆的丹藥,恐怕一個個都會傻眼。

此刻,林逍隨著侍女來到了樓上,在三樓上面。

進入一個房間中后,林逍看到一個穿著灰色長袍的老者。

老者一見林逍立即和顏悅色起來,笑道:「是閣下來交易丹藥?」

林逍愣了一下,看去這老者,道:「是想交易丹藥。」

那侍女連忙道:「司徒大師,人我給您帶來了,我就先退下了。」

這人就是司徒大師?

林逍再次正視看去了這老者幾眼,對方的修為已然達到了九級戰靈,在神靈境中踏入了靈境,卻是比那楊老還要客氣,這倒是讓林逍心中舒服許多。

司徒長老笑著點了點頭,等侍女退了出去后,司徒長老一揮袖頓時門便是關了上來。

「閣下請坐。」司徒長老笑道。

林逍也道:「司徒老也請。」

兩人都坐下之後,司徒長老先是笑道:「我的身份想必不用多說了。」

林逍打斷道:「我還真不知道你是什麼身份。」

司徒長老以為自己聽錯,可看到林逍那疑惑的神色之後,他也是愣了一下,有些尷尬起來。

「我是青雨閣的司徒長老,你稱我司徒老便好,另外一個身份,我對於煉丹極為的熱愛,不過卻始終煉製不出一枚丹藥,都是搗鼓搗鼓,聽聞閣下手中有一枚……九階丹藥?」司徒長老快速進入主題,說到最後還是停頓了一下。

林逍拿出那枚丹藥,遞給了司徒長老。

司徒長老接過看了過去,眼牟也是瞬間一凝。

「這……真是丹藥!」司徒長老倒吸了冷氣,此話之中的意思,自然是這丹藥的品階。

林逍沒有說話,拿出茶杯喝了幾口茶。

「可這丹藥,若說是九階,卻還是差了一點。」司徒長老道。

聞言,林逍卻沒有和對楊老那樣的態度對司徒長老,畢竟兩人對待自己的態度是完全不一樣的。

「司徒老,你將丹藥給我。」林逍道。

司徒長老疑惑中,把丹藥遞給了林逍。

隨即,林逍直接在司徒長老愕然的神色中,拿起這丹藥猛地朝桌面一拍!

「閣下冷靜!」司徒長老瞪大眼睛,甚至直接站了起來。

可林逍這裡緩緩拿開手后,只見那桌面上是丹藥的殘渣,直接被林逍拍碎了。

林逍笑道:「司徒老你現在再看看這丹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