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那就是說我將成為盛情園中眾多的貌美女子裡面最有地位的一個,誰也不敢再胡亂鄙視和欺辱的女人?』

我當時繼續深情地凝望著沽園城一城之主的大鴨梨輪廓臉龐,微有感動地詢問,加提醒。

龐城主聽到我的提醒聲音之後,只做出一個令我心有溫暖的動作,堅定有力地低垂一下他大鴨梨輪廓的臉孔,帶著他濃黑的長發一瞬之間低垂到底,同時口聲激昂地回答一個『對』字。

我聽到他的許諾,他的肯定之後,心裡微微生熱,嘴角撇出一抹笑意,隨後我又很不自然地左轉頭部,儘力掩飾著,怕他看到我的嘴笑,我臉表依舊平靜著,卻接下去開始深思了。因為我不知道那個龐城主他葫蘆里又一次想賣什麼葯,我忽然間覺得與他在一起相處相愛有種隱隱的疲累,疲憊,我繼續沉思著。

而緊隨其後,在我重新面朝屋頂,臉表冷靜的時候,那個沽園城龐城主應該是看出了我的顧慮,他馬上又一次鄭重其事地對我講——

『我堂堂沽園城一城之主,一定可以將你照顧和保護』!為了表徵我的決心,我現在就可以召集所有的盛情園中佳麗到一起,對她們,當著府中所有的人,正式宣封你做『城美人』!而做了城美人的你,無疑會在日後成為整座悠久沽園城中最為顯赫的女人!

龐城主那時候在屋中對我講過的那一番話令我直到現在仍舊記憶猶新。我甚至可以至今回憶他當時的話語到一字不差,口氣分毫不偏,我內心裡一直滿滿地都是感動。但我那一刻依舊錶現得沉靜,冷靜,也安靜。因為我在剛剛被他重重地傷害過心靈,傷害過感情后,無法做到對他完全地原諒和信任。而他所講過的那些承諾,那件事情,或者說在別人眼裡看去的彷彿大事記,對於我來說其實意義並不是很大,誘惑並不能,因為雖然做了城美人的我可能不再受眾多城夫人的鄙視和欺辱,但我最關心的還是那些城夫人們的歸宿。她們依然是我內心深處最大的憂患,擔愁。

但緊隨其後,那件在我眼裡看去本來並不會有什麼太多興奮的事情很快就被龐城主他擴大化了,被他開始濃墨渲染了。因為之後的可謂一瞬之間,在龐城主見我仍是面朝著屋頂面不動容,面不改色的一霎,他忽地極速扭轉身軀向後,同時邁開矯健的步子大步走去屋門口,身後寬大的衣擺颯颯地飄甩著,他片刻的工夫就走到了睡屋屋門的跟前位置,果斷地掣開房門,高大、偉岸、英俊、冷酷的身影進入門外。

我當時禁不住詫異,眼睛緊隨著面孔朝右側追轉,轉望著,望著龐城主的身影很快消失無影。(未完待續。) ?之後的我詫異的一瞬之間,我就聽聞到敞開的屋門門外龐城主對樓廊之中的兩個城衛的吩咐聲音。緊接下去,落雪過後的屋外盛情園樓閣中便響起了兩個壯實的城衛口氣強硬的招呼聲,而那聲音很大很清晰,可以被我準備無疑地辨別出,兩個城衛在招喚三層樓閣之中每間睡屋裡面的女子出屋,而且是招呼她們進入盛情園的落雪園野之中。

在那一刻,我就真的清醒了,可謂是醒悟了,悟出了龐城主的所為,感受到了他的決心。在我當時的意識里,他為了證明他的諾言,他真的開始行動。

轉而剎那間的工夫,整個三層的樓閣之中的門窗開動,大扇面輪廓的樓廊內部腳步聲、喊叫聲混融,再隨後的片刻時間過去,我就感覺到整座盛情園樓閣的二層、一層,以致整座盛情園樓閣都跟著開始晃動,震動,躁亂地動,和著嘈雜的響聲。

在我越發驚奇的時候,在我越發緊接著為之震撼的時候,我緩慢地爬起身子,又一次半坐在床頂,放眼向北方,向外面的風柳依依盛情園中一角,向盛情園的外圍遠景、天空世界里望去,我發覺天空里的天色已經完全變朗,放晴,艷陽之光純凈奪目,向下照射在盛情園外的城中樓閣上和盛情園內部地表的同樣純凈潔白的落雪雪頂,晶閃發光,光彩照人,也誘人,使我全然感受不到了外面世界的寒冷,使得我也有了走出屋外的衝動。但,我一直在努力剋制著,那時,我想等到外面的躁動平靜。

而在我再次從睡床上坐起,掀開蓋在身表的棉被之後,我也感覺不到了天氣的如初劇冷,我就那樣一個人坐在床頂望著屋外,聽著外面的動,外面的聲。

接下去過了好一會兒的時間,我的耳旁盛情園樓閣之中的群人躁動之聲減弱了,盛情園樓閣之中的震動和晃動聲勢也漸沒了,盛情園樓閣大扇面輪廓的樓廊之中兩個當時護衛我的城衛的叫聲又一回變得清晰了。可緊隨其後,兩個城衛的粗重指派聲響突出一霎的時間,又被下方闊大的盛情園中聽著漸遠的數百之多女子們的嘈雜喊叫聲給淹沒。

那時候,我就已經感覺到,盛情園樓閣之中絕大多數的貌美城夫人們已經被移轉到白雪覆落的園野之中。

緊隨其後,我忽然間又聽到了一連串細碎的小步子啪嘰啪嘰踩動雪泥聲,而在我難耐之下轉身下床剛剛站身到地面上的一刻,我的睡屋屋門口位置就出現了那位小個子的廚工,雙手抱拳前伸著,頭部帶著面孔低垂到自己前伸的抱拳之後,口聲清晰響脆地招呼道——

請城美人外出。

緊接下去,可謂是緊隨其後的片久工夫,我的睡屋屋外樓廊大約西方中部的地方,也是高高的三層樓廊地方,傳過來一氣響天動地的聖旨一般的喝止聲——

沉靜!

我當即便聽聞到,那就是出自龐城主的語聲驚人的響亮有力吼聲。

龐城主的話語不多,簡簡單單兩個字,將下方闊大的盛情園樓閣之中所有的城夫人們和應該依舊黑壓壓地群聚著的城衛們都給震懾得死靜一般,而後我就聽著外面的世界里唯有的響動,柔弱而輕緩的風聲。(未完待續。) ?再接下去一剎那間,龐城主的有如晴天霹靂一般震徹有力的喊聲打破突然的沉靜而響起——

既然你們大家都是從踩花節中公平競選出的城夫人,那麼你們大家都應該友好相處,互相互助!出現今日的廝打殘殺事件,你們著實讓本城主失望和傷楚!何為城夫人?那本就是顧名思義的東西,那就意味著你們當中的每一位,都該是本城主當之無愧的夫人!你們之中又有什麼需要質疑的呢?又有什麼接受不能的呢?有什麼大驚小怪的呢?

當我在睡屋之中聽到那裡的時候,我就禁不住笑了,冷笑了,真的是冷冷而笑了,笑得比外面之初的冰天凍地世界還冷,笑得我有點驚慌失措,但隨後品一品龐城主的話語,我又覺得可笑了,其實是我們所有參加踩花節的弱女子們可笑而已,是我自己可笑而已,我們,我都本應該很清楚地思悟到,所謂城夫人就是夫人,龐城主的夫人,名正言順,名副其實的夫人,每一輪活動勝選出者都會是夫人。所以,大家又有什麼要爭風吃醋的呢?龐城主從始至終都並沒有欺騙我們,只不過我們所有的女子都是迷戀龐城主太甚,都是想得過於天真,都在自以為是罷了,都在異想天開。而到那個時候,反正我是明白了,龐城主,他並不屬於我們任何一個人。

我那時候和龐城主有了一樣的失落,希望的傷感,只不過他傷感的是眾女子們廝打殘殺,我失落的是龐城主花心怒綻。

而隨之片久的工夫,在我正深深思悟到痛苦不堪的一刻,那個沽園城一城之主的另一番語力驚人更勾魂的喊聲續起——

我龐城主不會虧待你們當中的任何一位!我龐城主的財寶如山,會帶給你們豐衣足食的日子,會讓你們都過上幸福滿滿的生活。你們只須要對本主忠心耿耿便是。你們跟隨本城主,會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所以,日後的你們之間,不許再有任何的爭執和分歧!本主希望自己的盛情園中以後每天都可以歡歌笑語,本主更希望你們萬眾一心,幫助本主將沽園城繼續發揚光大,使得此城永駐。但是,本主現在更覺得,你們之中應該有一位女領主,領導你們,看護你們,或者說是可以照料你們,管束你們!無規矩,不成方圓,所以你們都要聽從女領主的差遣和指派,服從女領主的領導與安排。而本城主為你們所有貌美的城夫人們指定的女領主,本主為其命名了一個絕佳的稱號,那就是,城美人!

當我在自己的睡屋之中聽到那裡的時候,我是真的有些按捺不住激動和些許感動了。我是全然沒有想到那個龐城主他那一次還真說話算話了,而且當著下方滿盛情園的城衛們和城夫人,我覺得,我那時候就覺得,龐城主的所作所為一定可以證明什麼了,雖然不可能證明一切,但他的那一番舉動,足能證明一些了。我緊接下去就聽到屋外下方闊大的盛情園內一片沉寂之中龐城主激昂有力的宣告過後數百之多的貌美女子們很快熱烈和沸騰起的叫鬧聲。而且,未用我細細傾聽,我就聽聞到了那些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躁動嚷嚷著的女子口聲裡面最核心的內容,那就是,她們幾乎所有的人由最開始反感龐城主提出的女領主產生,到之後不約而同地關心起一直沉默靜觀的龐城主嘴裡所言的其親口指定的女領主到底是誰。

當我也是聽著外面的女子吵聲鼎沸之刻,我忍不住邁步向前,向著睡屋門口的位置走去,向著屋門處依舊彎身站立著的小個子廚工走近,而一定是被他聽到了我匆急而細碎的腳步聲邁去的時候,他在我將要到達門口的一霎忽地抬頭,同時迅速朝右側扭轉身軀,隨即熟練地伸出右臂做出恭迎的姿態迎接我出屋。而記得就在那一個我興趣盎然的瞬間,我的耳邊突然傳入了左側西方大扇面輪廓的樓廊中央地方龐城主聲高氣揚的宣封——

本主為你們所有的城夫人所指定的一城女領主就是你們應該都不再陌生了的李美兒,李文芸!她就是本沽園城中日後本主一人之下,眾人之上的城美人!

在我腳步剛剛邁出自己的睡屋之中,並很快朝著前方樓廊半人多高的廊欄位置靠近使得自己現身於下方闊大的盛情園中密密麻麻的城衛、城夫人們眼前的時候,我忽然間極度不自然起來,被左方龐城主的高抬舉動給驚蒙了。我望著下方數之難清的黑壓壓人群,我漸漸地就有些目瞪口呆了。因為我沒用多會兒的工夫就發現,下方眾多的人群在聽到一城之主龐悅翔的宣封聲音之後都顯出十足的詫異表情轉動面孔,扭動眼睛尋覓,隨後有人尋見,再之後有人追隨著前人的視線追見,最後他們可謂不約而同地瞅見,瞅著雄壯華美的盛情園樓閣三層樓廊東角廊欄處趴身下望著的我,他們一霎安靜。可是,安靜的局面一瞬到底之後,緊隨之轉剎之間的工夫,在我轉臉朝向大扇面輪廓的樓廊前凸中央地方瞅去半眼的時間,我眼睛視線剛剛掃見一身偉岸端莊筆直站立著的高大身軀龐城主,下方闊大的盛情園中插身在厚厚落雪雪地裡面的擦肩接踵貌美城夫人們突然間就一同沸騰了,因為憤怒和仇怨般沸騰了,一齊異口同聲地尖呼銳喊,朝著龐城主,朝著我所在的方向!

我還記得那時候我被她們所有女子突如其至的暴喊給著實震顫!她們的喊聲出現得太快,太急,太整,太齊,太迅猛和驚心動魄,太出我不意!我都沒有料想到,她們所有的女子對我的反對和不屑能達到那等空前的程度!我當時就被驚慌了,我瞪著杏核變桃核輪廓的眼睛獃獃地注視著下方,我有些神情混亂,不知所措了。(未完待續。) ?緊接下去,下方眾多的城夫人女子們對龐城主的決定,尤其對我承當女領主一事的反抗情緒繼續高漲,她們的怒火高攀,她們的吵聲驚天動地,她們洶湧著華麗的衣裳在南方艷陽高照之下分外奪目,扎眼,刺痛我心,我忽然就感覺到自己是為天地所不能容的了,我羞愧,我沒了臉面,我難堪至極。

而且在那個時候,數百之多的貌美城夫人們不光是洶湧著美麗的身軀在厚厚的落雪雪地中躍動了,她們嘴裡發出的吵聲里越來越清晰鑽耳地開始對龐城主的決策一致否定,更主要的是,她們隨後更加清晰一致地開始對我譏嘲辱罵,看其氣勢,見其態勢,其像是要用言語將我轟殺一樣。到後來,她們所有的城夫人女子們就更加不安定了,不聽從指揮和勸告了,紛紛俯身從下方落雪雪地中抓起大團大團的冰雪揉成鐵塊一般的實球起初接二連三,隨即使那些潔白如骨的『球石』擦肩接踵地,交頭接耳地擦著呼呼的響聲朝我襲至,讓我突然間感到躲閃不及,而瞬間被落雪擊蒙,覆蓋,冰凍。我的身軀在順勢向後方傾倒的一霎,身子便不由自主地後仰倒地,躲避開更多雪石的直擊。我同時揚起手臂夠到面前胡亂地揮抹,抹去覆蓋滿整個面部的硬雪,而得以使得自己可以喘息。但緊繼之的又是我身子上方如同霧海一般白茫茫的衝擊到廊頂和後方樓閣壁窗上而破爛衝散散落的密密麻麻雪碎將我一層層柔柔綿綿又冰冰冷冷地掩蓋,並漸漸再次封閉我的視野,封閉我的呼吸……我那時候耳旁聽著上方和後方嗖嗖乓乓的連續擊撞硬響,被那慘烈的、承載著萬種仇怨的破碎力勢震撼著,我全身鼓舞好幾次氣力,才終於鼓足了力量猛然起身,朝著左方大扇面輪廓的樓廊中央地方筆直矗立著的高大偉岸神聖龐城主那裡沖近,撲進他的身後,被他寬大的身軀遮掩著,我才聽著身側減弱又消沒了雪球球石們連貫的擦空疾飛聲和震耳的擊碎聲響。

我當時被嚇得呼哧呼哧連喘著粗氣,被嚇得六神難安。在我最是驚恐至極,略得一分安寧之下,在我仍舊心中忐忑無策之時,我身前的沽園城一城龐城主他一言都沒有發,我突然間發覺我的身外安全了,安寧了,隨後非常安靜了。我緊接著慢慢地,小心翼翼地出著口氣,又躲在龐城主偉岸的身軀後方舒緩心情好一會兒,才特別謹慎地放鬆身體,挺直身軀,之後悄悄地探出頭部,朝龐城主的一側移出眼睛,擴開自己的視野朝前方空中望去,再漸漸朝下方園中看去,忽然間很清晰地瞅見下方廣闊的盛情園被晴空后的驕陽閃照之下濕漉漉的園野內部密密麻麻的佳麗們都已經一動不動了,一聲不吭了,而且近乎全部整齊一致地端端正正站立在軟泥一般的化雪裡面朝著南方樓廊之中,面朝著我停身的那裡,服服帖帖的樣子。

我還記得在那一霎間的工夫里,我非常地詫異,我隨後大膽地移出自己的整個頭部從龐城主的身後,緊接著各個角度前前後後左左右右地胡亂扭轉眼睛快速瞅過周圍附近一圈,最後忽然間醒悟一樣,我側揚著頭部前伸著脖子,很快帶著自己的整條瘦小的身軀越來越明了地從龐城主寬大的身軀後方挪出,我眼睛視線隨後直接投射在龐城主大鴨梨輪廓的臉孔上,我在那一時刻發現他原本平靜冷靜的臉孔上已經是波瀾壯闊,怒潮洶湧,大榆葉一般精神明亮的眼睛極度睜大還外凸著,眼神犀利嚴酷地凝視著下方廣闊的園野,他怒色滿盈。

我當時都被龐城主的神色驚住了,因為我從沒見到他那般動怒過。我隨後望著他冷峻凜凜的令人畏懼面態我開始心中發虛,沒有底氣了,因為我看上去很明顯地感覺到龐城主他的情緒極度衝動著,雖然也能看得出他在儘力壓制著,但他十分突出地表現出一發不可收的危險,使得我清晰地感受到他時時刻刻都有可能會爆發一樣,而且是後果不堪設想!還有就是,龐城主他在當時還沒有爆發之際就已經將眾多的城夫人們給震懾住,我擔心他一旦爆發出的話就亂失分寸,甚至毫不顧忌,或者說直接攻傷於我。以防萬一之下,我趕緊快速地抽回身軀,從他高大偉岸的身子右前方,我接下去緊緊地蜷縮在他寬大的身形後方的樓閣閣牆牆根地方,心中忐忑不安地蹲低身子,一邊惶恐不安地抱緊身子,蹲抱下,抬頭凝望著龐城主威風颯颯的身姿和他後方寬大的衣袍極其自然地飄擺著,我寂寂默默地等待著,努力鼓起勇氣做好準備去承受,承受之後無法預知的可能發生的一切。

但是那個時候,龐城主他並沒有最終發出多大的怒火,而是依舊是他近乎整個人一動都未動彈,卻只長出著口氣聲音洪亮地對下方看去仍有數百之多的貌美城夫人們鄭重其事地警告並宣告——

我沽園城一城之主在此特彆強調也重複,從今日此時此刻開始,本主身後的李文芸被本主正式宣封為『城美人』!日後滿城上下的城民們包括城府中每一位夫人、護衛都要服從李美兒的差遣和指令。違者如違我命!

頓時,在那時我感受到了巨大的反差,龐城主的那一番宣告出口之後,闊大的下方盛情園中變得更加沉靜,可謂鴉雀無聲。我躲在龐城主身後陰暗的牆角處能夠聽到他寬大的衣袍輕飄飄地擺動。我知道下方盛情園中的貌美女子們一定都是心有不甘的,她們一定是被龐城主的氣勢給震住了,被龐城主的怒色給嚇住了,她們口是心非罷了。但起碼,我感受到了短暫的安全和難得的安寧。

我也知道,自己不才不能,自己很難能夠被眾人口服心服,我只不過是搭借了龐城主的氣勢而已。(未完待續。) ?接下去,我沉思沒一會兒的工夫,身前的龐城主他再一次聲音洪亮地對下方園中貌美的城夫人們安慰——

本主也都會讓你們有名有分。本主同時在此正式宣封你們之中的每一位都是名正言順的城夫人,享有本沽園城府中崇高的地位!城府之中的護衛、侍從們可以都由你們差遣使喚!本主府中所有的銀兩也都可由你們任意花用!你們,可都歡心了?

龐城主的那一番話語喊得力勢磅礴,喊得落地有聲,但隨後的片久時間裡,下方闊大的盛情園內眾多的夫人群里,沒有傳回任何的回應。

我在詫異至極之下,緩慢地起身。而就在那一瞬間,我又聽到龐城主聲高氣揚的宣告,同時看到他偉岸的身軀迴轉,大手臂向後方伸開,正好拉住我的手臂,將我拉去樓廊的廊壁跟旁,拉到他的身側。他明確告訴下方,我就是那個李文芸,我就是一城之中最為尊貴的女子,城美人。他再次告訴下方,以後所有的女子都要毫無條件地聽從我的差遣。他警告下方,任何的人都不得冒沖於我,不得不敬於我,不得傷害於我。他說那是他作為一城之主,容忍她們所有城夫人停留在府中的底線!我聽到那裡的時候就心中開心無比了。但是緊接下去,我就聽到了下方眾多女子們不約而同的怒氣喘息聲,那聲音整齊一致,可謂一剎那間連在了一起,宛如在闊大的盛情園中颳起了凜冽雄風。那雄風吹卷著冰雪呼呼而起,唰唰而過,使我忽然之間就感覺到了滿身上下的涼意。當我緊隨之注目向下方園中細瞅的一刻,我卻有些詫異地發覺下方闊大的盛情園內被盛情園高大雄偉的樓閣南方驕陽閃照之下,暖光四射,暖意溫心。我一連眨動眼睛確認的時候,我就禁不住在懷疑自己的感覺,我質疑自己感受到的冰雪涼意,我會想,那應該只是一種錯覺。

我之後的很長時間裡一身威嚴地觀察下方的廣闊園野,我發現數百之多的城夫人們在剛才我感受到的暴風吹卷一般的怒氣吹卷過去,仍舊是近乎一動不動地站立在冰雪裡,站立在被驕陽暖光很快照得開始融化的雪泥,雪水裡。我望見她們雖然是下身的小腿,甚至可以說膝蓋以下的部位幾乎全部都沉浸在化雪裡,全被淹沒在雪水裡,但她們每個人的臉表、面孔里表現出了,表現著無比頑強的毅力,還是穩立如山一樣,她們彷彿是已經全然忘記了嚴冷,沒有了冰痛,或者說像是都已經變成了木人,沒了直覺的情況。但是,但是我再反覆打量下方園中被四外里一圈圈黑壓壓的城衛們圍護著的城夫人們的時候,我已經可以發現她們每個城夫人的手臂下方露出的手指都被底部的冰雪寒氣逼得通紅,嘴唇漸漸泛紫,隨後慢慢紫紅。我當時瞅著她們每個女子的體表變化,感覺她們變化得很快,很烈,我就忍不住對她們生出突然的同情,我越望她們體表的冰冷,越看他們下腿在冰雪雪水裡的泡浸,我就越心軟成性,我就不能自已地抬頭望天,望天光,望驕陽閃照之光,我就期盼著夏初的驕陽再艷,再強,好儘快地將北方園中的冰冷驅趕,帶走,那樣的話就能減少她們所有城夫人們的冰痛。但畢竟,但只不過,那是我的個人所想,只是期盼很高,奢望很深,現實並沒有那麼如意。再接下去,我繼續望著下方密密麻麻的城夫人女子們人群的時刻,她們似乎是不知不覺地都漸漸凝神注目於我,凝視於我。我知道她們依舊對我滿懷不滿,不服,她們只是在龐城主的面前裝得鴉雀無聲。我當時眨動眼睛的瞬間,在感受到她們整齊如一的眼神逼臨的時候,我又一次忽然間感覺到她們所有人的可怕,感受到眾生可畏,感受到我無力征服她們,感受到我明顯力不從心,感受到我依然不知所措,不知以後。而我在那個時候雖然是對她們懷有憐憫,懷有同情,但我在感受到她們整齊如一的陣勢、氣勢的時候,我還是要不由自主地想把她們推開,想將她們趕走,將她們趕出盛情園,趕出沽園城府,趕出沽園城,甚至將她們從這個世界里趕得一乾二淨,尤其在我微轉頭目見自己心愛的沽園城一城之主的那會兒。我不能容忍別的女子和我搶男人,搶我心愛的男人,何況是那麼多的女子與我爭搶,與我爭奪,我於是激動之下,情緒衝動之下,我猛然轉頭朝向龐城主大鴨梨輪廓的臉孔,我口聲粗重地呼出兩個字,同時手臂奮力地伸出下指,指住下方闊大的盛情園內,我呼出重重的『她們……』!可是,可是龐城主在聽聞到我的呼聲,在感受到了我的衝動之下,他只是高抬一抬自己大鴨梨輪廓的好看臉孔下部,大榆葉一般明亮有神的眼睛也是堅定地下瞅園中,卻是語氣平和地依舊道出——

任她們自生自滅。

片久的時間,我沉默無聲。

緊接下去,我開始細細地思量整件事情。我已經不止一次詢問過,或者說逼問過龐城主,問他對於數百之多的佳麗們的決定,而他一次又一次的隨意回應已經使我變得清醒,已經使我清醒地認識到,龐城主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將那些城夫人們趕走。而以我的一己之力,我也是沒有辦法將她們所有的女子趕出沽園城府,因為即便我那麼做,龐城主也未必答應。由於他三番五次的『自生自滅』回應已經再明確不過地暗示,暗許,或者說是准許盛情園中數百之多的貌美佳麗們留在府中,為他享用。

我當時心情就開始失落,低落,我望著那麼多的城夫人們與我爭搶一個男人,我如何都不能承受。我開始反反覆復地做自我鬥爭,思想鬥爭。我那時候不停地思索,我要怎樣才可以融入到那樣的一個女子大群落之中。(未完待續。) ?我也很好奇,那麼多的女子在心口一致地面對我一個眼中容不下的城美人的時候,她們之間,她們內心深處又是如何可以與身旁的同樣城夫人共處那樣和諧,那樣和睦。難道是她們都可以容得下別的女子與自己爭搶心愛的男人?還或者,她們其實並不是真心喜愛龐城主其人?我怎麼都搞不懂了。

我不知道我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感受了。我的內心裡已經矛盾透了,在那時候。

——

都散開吧!各回各屋。

最後,在我眼睛愁楚至極地凝視著下方穩立如山一樣的下腿完全被淹沒在化雪雪水裡面的眾多城夫人們只剩絕望的空兒,我身側的龐城主他突然間開口朝著下方吼出嚇我一跳的巨大響聲。

當我被他的吼聲驚醒了以後,我也很自然地接受了龐城主的指令。因為畢竟下方的化雪大園中還是冷得要命,從我所在的三層高高樓廊位置依舊能感受到,尤其園中吹卷凜凜之風的一刻,卷著零下的溫度向我和龐城主的胸前一陣陣撲襲。

但是,緊接下去,整片闊大的盛情園中情景並不是我所想象的那樣,也不是龐城主所等待的那樣,她們數百之多的貌美城夫人們真的像是冰雪凍人一樣就那樣固執如初地站立在雪水裡,誰也不動彈,誰也不離開園中,更是誰也不回自己盛情園樓閣之內的睡屋之中,而就是跟定住了似的,神情都很倔強,異常倔強。

同時,在我眼角餘光的掃視之下,龐城主他在發出最後的指令之餘,在跟我一樣接受了凜凜寒風吹卷撲面之下,他大鴨梨輪廓的好看臉孔剛剛隨著整條高大的身軀左轉到一半兒,忽然間被左側的什麼東西卡住了一般,他的整個身軀突然定住,定了一瞬,定得跟下方闊大盛情園中貌美的城夫人們那般倔強,而後他的整條身軀看是很不情願地又迴轉,轉回了我的身旁,而沒有順著樓廊中央,他左邊的樓梯入口地方下樓離去。他跟我一個模樣,很是詫異地重新凝望下方的寒冷雪園之中,凝視其內的每一個冰雪美麗的夫人女子。我猜測那一時刻,龐城主他心裡一定是受了巨大震驚,我在轉回自己的視線凝對下方如舊的冰凍般冷麵城夫人的時候,我都能猜出他大榆葉狀明亮有神的眼睛裡面表現出了驚悚,驚恐,因為那數百之多的貌美城夫人們簡直是行動太一致了,可以說太不約而同了,她們太團結了。眾人拾柴火焰高的道理我懂,只不過在那一刻懂得透明,我害怕龐城主他會因為眾多城夫人女子們的無聲抗爭,對我的幸運處境抗爭,而將我地位動搖,將我的城美人之名革掉,甚至將我從盛情園中趕出,使我從沽園城府之中趕走……由於龐城主他可以背著我將其餘所有的城夫人女子們都給悄悄享用,我覺得他一定也是愛戀她們的,雖然他嘴上只是口口聲聲地強調那『自生自滅』四個字,但他一直都沒有驅逐那些城夫人女子的分毫意向,絲毫舉動。

於是,在那一霎之間,我變得非常緊張,可以說無比緊張,緊張到我極力掩飾,單單地目視著闊大的盛情園園野之中迎風傲立著的女子們不敢移轉視線,拼力凝集雙眼注意力,但事實上我的雙耳卻都已經完全地傾斜向了左側的龐城主位置,我眼睛不敢瞅他的面容,兩耳卻是恨不得能夠一下子聽透他的心聲。

我在那一矛盾的時間裡緊張了很久,我之後緊張到自己都感覺發抖,緊張到快一些聽到龐城主對於那一切的回應,對於她們的回應,對於我的回應,也好結束一切鬥爭。只是,只是在我期待之末也並沒有花費多長的工夫,我真的聽到了左側的猛烈響聲,聽到了龐城主那裡發出的震耳響聲,那聲音其實並不是針對我的,只不過是龐城主目瞅下方闊大的盛情園中園野里的貌美女子們陣勢浩大的無言抗爭之後他猛烈地扭了身,轉了身,帶著自己肩披著的寬大風袍果斷地離開,走去,一轉耳的時間就將聲響轉移,轉到他的雙腳腳掌之下,他踩著一級一級冰冷的樓梯快速而急地下樓而去。

我的心靈在那一瞬之間變得輕鬆,我全身隨即緩緩地釋松。我不是那麼緊張了,不再那麼恐慌。但我緊隨其後就是對自己的不解,不懂,我又開始不懂自己為何又要那麼緊張至極,那麼自我難堪。我其實並不是一定要做什麼城美人,我也不是很在意那些榮耀,可能是我擔心到了極端,擔心龐城主會因為眾多城夫人女子的反抗,而真的將我驅逐出盛情園,趨離沽園城府,可事實證明是我多慮了。

我接下去認真地聽辨龐城主的腳步聲,聽著他高大偉岸的身軀氣沖沖地下了樓,下得直速,很快就到達底部。我那會兒又是不得不隨著龐城主腳步聲音的變化而緊張復起。因為龐城主腳踩樓梯與腳入落雪的聲音落差使我聯想到他急沖沖的氣勢,我害怕龐城主他到了樓下之後再一次大發雷霆,對下方盛情園中眾多的女子大動聲色,將又不知會掀起什麼樣的雷聲雨聲。

可事實上,在我感覺到龐城主下達樓底的時刻,我趴身在大扇面輪廓的樓廊近乎中央位置的廊壁上向下方注目地察望之際,我望見龐城主的身軀跟濕冷雪泥之中的所有城夫人和城衛們一樣,雙腿踩進厚厚的化雪裡面,他卻是看似並沒有正眼瞧去盛情園中央位置的群聚在一起的眾多城夫人們半眼,而依舊是氣沖沖的樣子,整條高大偉岸的身子直衝沖地向東,朝著盛情園東側的門口位置邁走,之後於眾人矚目之下,向南吹著凜冽的陰風消失在了我們的視野之中。

我在那一刻鐘的時間裡,有些驚慌了。我親眼龐城主的所作所為里,我明確地感覺到了他對我的偏重,對我的關顧,他並沒有因為數百之多的貌美城夫人的群起反抗而改變自己的初衷。(未完待續。) ?龐城主還是主見很強的。

可是可謂同時,我又一次感受到,龐城主的同樣無聲走開的時間裡,他自己也並沒有對眾多貌美女子們做出任何的批判,他還是對她們的所有作為默許,對她們停留在盛情園中,繼留在沽園城府認同,他真的是花心旺盛了。

那之後,我心裡又開始不知味道,不知所錯,不知去留。我至今仍是深深地明了,我對於龐城主的仰慕與喜愛非同尋常,我是捨不得輕易離開他身邊的,也可能是因為我能夠走進沽園城府,得以與他面識,來之不易。我等過了長久的日月方等到踩花節,而且是那個身穿火紅楓葉圖案神奇老人的再三苦口叮嚀下才加入了踩花的行列,更是經歷重重苦痛才從踩花節中勝出,我本也不忍輕易放棄那時候的所得,那時候的境況,我也是真心愿望和龐城主在一起。我只不過在那一刻凝對著闊大盛情園中多得礙眼的城夫人們,自己心裡的矛盾加劇。

我深深地感覺到,我是鬥不過她們眾人勢力的,而且那時候的龐城主憤怒走開了,只剩下我一個人,我忽然間就忍不住又是恐慌了。我望著下方闊大園野里的城夫人們,我就不由得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我明白她們所表現出的一切陣勢都是因我而起,我擔心龐城主一走,她們對我群攻而至!於是,我一下子就身子發軟,就底氣不足了,跟泄了氣的大氣球一樣,低頭不敢正視她們了。聯想到她們眾多的城夫人女子之前的互相廝打殘殺,我感覺自己在數百之多的女子面前顯得比螞蟻還小,微不足道,不堪一擊。我在那一刻都不知道自己要以何種姿態去做自己,去承當龐城主所謂的城美人了。

我接下去朝左右的樓廊位置望去,發現長長的大扇面輪廓的整條樓廊中除我之外已經是空蕩蕩,沒有人跡。我想象著眾多的城夫人女子們可能在龐城主走遠之後對我發起的攻擊,我全身一陣陣麻,一陣陣怕,我懼怕她們像之前互相廝打殘殺一樣對我,我轉身一口氣的勁兒直接沖回了樓廊東側緊挨的自己睡屋之中,反手將屋門關得緊緊,自己一人獃獃地愣神在門內。那時候,朝陽的光亮依舊強盛,因為畢竟是春末夏初的時節了,我望著南側天空中射下屋裡地面上的暖暖柔光,我感受著自己一身的溫熱回蕩。而我從剛才樓廊中部龐城主對滿府的男女宣告行動里,確也感受到了我對他的重要,或者說是他對我的偏好,那使我一介草女有種得了寵幸的味道,心中還是不言而快的。我隨後跺一跺腳底剛才從屋門外衝進時候沾附的落雪,回想著下方數百之多的城夫人女子們對我發起的雪球球石攻擊,我隱約里將她們對我的冷淡看得不是那麼酸痛了。

我起步緩緩地邁身向睡屋南端,邁近了那扇不大的南窗窗口,停腳在窗下,我吹著迎面撲至的徐徐涼風,識覺著涼風中裹進的陽光暖熱,我放眼向樓外濕白的府閣閣頂覽賞而去,發現那流流的化雪連綿向外,向著美麗的沽園城城府之外偌大的沽園城中高低閣上,我知道剛才所發生的一切天寒地凍都不過是一場夢境一樣,去了,我嘴角愉快。

我之後欣賞著融融的化雪美麗之末,呼吸著清新的雪后空氣片久,我又一迴轉眼目朝了護城廟外后花山尾高高的東雪堂頂,我面對著那間簡陋又寬大的東雪堂睡屋方向暢想,也回想,回想我與龐城主前幾日一起度過的幸福日夜時光,我品受著滿滿的快樂,美美的味道,我的嘴角繼續露笑。

我那時候細細地思索,我是沒有足夠的能力將數百之多的貌美城夫人們從盛情園中,從龐城主的沽園城城府之中趕走了的。我只能嘗試著默默承受,也只是努力嘗試罷了。在我絞盡腦汁嘗試之餘,我眼前忽然又浮現出我與龐城主一起在後花山上后花亭中閑吃暢飲的情景,而主要的是那時候的北方盛情園樓閣之中眾多貌美的城夫人們紛紛探身出窗外尖聲呼嚎,決意反抗,但龐城主與我的數日時間裡都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那樣。所以,我開始繼續心笑,我覺得我與龐城主可以那般將她們所有人的抗爭置若罔聞,也是一種成功。我想著回到之前,而在那一時我也覺得,其實一切都在從前一樣。於是,我真的對那所有的貌美城夫人的存在滿不在乎了。我開始憧憬和龐城主一如既往的幸福生活,二人生活。她們所有的城夫人女子都不過是配角而已了。

在我想象到那裡的時候,在我終於心境平和了以後,我抬頭望一眼天日,我發現太陽已經過了中天,已經開始西斜。而在我隨即低頭的一剎那間工夫,我就看到那個小個子的廚工帶領著密密麻麻的城衛們從後方闊大的盛情園中踩著啪嘰啪嘰的雪水向南離開。那一會兒,我又禁不住緊張,轉頭后望一眼被自己關得緊緊的屋門,我才又一次略有心靜地重新朝向窗外,望著密密麻麻的城衛們有秩有序地繞過護城廟,穿進后花山,出外。

之後,我的雙耳注意力還是不由得轉移向盛情園後方,闊大的盛情園內部,我近乎專註地聽辨園中貌美城夫人們可能發出的一絲一毫的響動。在我如何都聽聞不到她們的響動時候,我便全力屏住呼吸細聽,認真地聽,後來隱約里再一次聽聞到了北方半陰的園中凜凜吹起的寒風,卻也聽不到人聲。我不得不感到詫異,我本以為她們在龐城主離開以後,更在眾多的守護城衛們走出盛情園后,數百之多的城夫人女子們會源於對我的不滿,對我的痛恨,而奮不顧身地全部沖湧上樓,甚至衝撞進我的睡屋之中攻襲於我,攻殺於我,但事實上,好像我錯了。(未完待續。) ?在我越發感覺怪異,越發不解到極點的時候,我滿身上下一陣陣衝動,想著衝出屋外,趴身到樓廊邊際,看一看下方闊大的盛情園中到底是怎樣的一種情景。終於,在我幾番努力鼓舞之下,恰逢我轉眼瞧見起起伏伏的后花山山尾高高的東雪堂底部府堂後門處開始一個個,隨即一串串,繼而一群群的城衛們手裡紛紛端著香噴噴的美食接二連三地衝進護城廟的身前,繞過護城廟的側方,方向明確地返迴向盛情園中。

我在那一刻不禁驚異之下,激動加衝動到情不由己,我扭身大步衝到自己的睡屋門口,猛烈地掣開屋門,徑直撲身到對面廊壁邊緣,傾身下望。

我發現,那闊大的盛情園中沒有了外圍黑壓壓的城衛們守護,整體上顯出了一絲的空蕩。但園子的中央,外圍被踩得亂糟糟的雪水雪泥圍繞之內,數百之多的貌美城夫人依舊是頑強不屈地屹立在冰水深處,不動也不搖。我當時就覺得更加怪異了,我都有些被眾女子們的反抗毅力給征服了。我都想象不到自己有那麼大的凝聚力量,對於她們。

接下去,我便順其自然地瞅見下方盛情園的入口地方,一串接續一串的城衛們端著熱氣猶存的菜肴漸漸地將將園子中央群聚著的城夫人們環繞。最後,城衛們人群之末,那個小個子的廚工邁著細碎的步子蹚著片片雪花水花停身在眾佳麗們的南側前方,聲高氣揚地召喚她們用餐。

但是,那個小個子廚工的召喚聲音喊過幾遍之後,外圍的城衛們將色味侵人的菜肴一遍又一遍地送近到貌美的城夫人們身旁的時候,那些城夫人們表現得看是更加倔強。在我趴身於高高的三樓東側廊壁壁沿位置遠望的時候,無論是南半群置身在陰涼地處的佳麗們還是北半群驕陽普照之下者們,她們滿身上下所有外露的肌膚都已經凍得暗紫發僵一樣,但從她們飽滿的恨怒眼神裡面,我能看得出她們仍然體力強盛,神氣蓬勃,只是心向太剛烈了。

在我也是看得不知所措的時候,那個小個子的廚工,站身在盛情園樓閣最底部的他奮力地扭身,帶著身後緊緊跟隨著的兩個城衛,端著色味侵人的菜肴轉步踩上了一級一級的環轉樓梯,意志堅定地上了樓。

我明白那個小個子廚工是去給我送午餐了,雖然那一日的午飯時辰稍晚。我耳邊聽著小個子廚工和那兩個城衛的腳步聲響越發逼近,卻是雙眼一動不動地盯著下方又變得密密麻麻的盛情園中,我都不知道那些貌美的城夫人們想要做什麼了。

在我聽聞著三個人的腳步聲已經清晰入耳地到達我的身旁又戛然而止的時刻,我眼睛眨動幾下,轉身進了屋中。隨後,兩個強壯城衛依然站守在我睡屋的門口左右,那個小個子廚工步子細碎地邁步進屋,追趕著我的身影,在我剛剛坐身在睡屋中央的木桌邊旁,他的小步子就邁到了木桌的對側,他之後動作熟練地將香氣撲鼻的菜肴小心翼翼地呈遞到我的面前,放穩在桌子頂上。

接下去,小個子廚工恭恭敬敬地向我躬身問候一聲,退步子出了屋。

我一邊有滋有味地享用著精美的菜肴,聽著自己的屋門被小個子廚工緩慢地關緊,又聽著屋外的腳步聲漸漸遠走。我繼而邊用餐邊思索,我覺得那些貌美的城夫人們好像一下子轉變太多。我感覺她們好像都變得沉靜多了,沉穩多了,沉悶多了,冷靜多了,成熟些許了。可能就是因為龐城主的一句話,就因為龐城主的一番宣告,一番警告,就徹底使她們轉變心形,將她們完全震住了吧!我就情不自禁地再次感恩龐城主,崇敬龐城主,欽佩龐城主,尊愛龐城主……

可是,我在用餐之末的時候,我也感覺自己應該為龐城主做些什麼了,應當為他解一些憂愁了,而那時候擺在首位的,就是下方園中那些頑執不化的城夫人們。

我都不知道她們想要怎麼樣了。

我在用餐到末尾的時候,我聽著外面下方闊大的盛情園中還只是傳響起那個小個子廚工一聲聲聲高氣揚的召喚之聲,他在盡心竭力懇求數百之多的城夫人們用餐而已。但是,貌似他的所有努力,並沒有得到如期的回應。

在我飯飽茶足之後,我起身慢慢地邁身向睡屋的門口,我的身子已經回暖許多,我的精神也是完全抖擻,我再次不知不覺地就掣開屋門,移身到北側的樓廊邊際處,我發覺北方的闊大園中北方大片陽光光度在減弱,但也已經將北方大片的落雪近乎完全照化,我發現北方二百有餘的城夫人們下腿完全浸泡在濕漉漉的雪水之中,泥水之中。夾雜著南半部分陰暗的盛情園園野里冰雪猶存的城夫人們站身著的相連雪泥之地,我能夠很清醒地意識到北方的佳麗們站身所在的地處也是完全的零度冰水。我就忍不住覺得那些女子們太傻了,太笨了她們為了逼迫龐城主趕走出府,或者說最簡單的為了逼迫龐城主收回自己的宣告承諾,而不再封我為一城之中城主一人之下的城美人,她們居然開始自我折磨。我都難以想象,她們與我之間的仇怨能夠結到那麼至深。

也可能,倘若不是龐城主最後明大明地召我出園,帶我進東雪堂中,並數日纏連共飲共睡,也不會撕破她們每個城夫人心中各得其樂,各得其美的美夢。也可能,是因為我將真相不經意地澄清,帶給了她們撕心裂肺般的絕望之痛,她們才選擇了那種無聲的抗爭吧,才決定那樣集體反駁龐城主的所作所為,才執意不肯接受我為一城之中所有城夫人的領主,女主。而事實上確實也是,是我毀滅了她們的夢,是我讓她們看到了傷痛,是我一個平凡貌俗的女子不配『城美人』的名號,她們心中有千萬種不情願,該是。(未完待續。) ?她們的選擇過於極端了,後來我越發清晰地感知。我感覺她們有些捨生抗爭之意,有著不迴轉龐城主的決定誓不罷休之勢,我那會兒就認為她們實在太無趣,我一怒之下轉身再次回屋,決心不再關注她們的冷暖,不再在乎她們的心形,我就當她們都不存在,都不在那個沽園城府。

在我回屋之後,我將房門徹底閉緊,還反身過去特別肯定,肯定我將房門已經插緊,我之後就把一切真的都拋開了一樣,我徑直邁步朝向自己的睡床方向,到了床邊直接上床,為自己蓋上暖暖的被窩,躺好享受。我那時候怒急之下,氣極之中,我只管只顧自己的感受了。我心想,那些城夫人女子們只不過是不餓罷了,她們只是不冷而已,又何必一定要去顧及她們的去留。我就自己安安靜靜地,每日與龐城主相伴,同龐城主歡好,就足夠。

後來,我聽聞著屋外的北方樓閣之中響起了越來越嘈雜的聲音,但基本都是男子的聲音,應該是小個子廚工勸慰那些城夫人們口乾舌燥也黔驢技窮了,束手無策了以後,那外圍的城衛們也開始紛紛使計,使力,想方設法改變城夫人們的固執。而且,他們的勸慰聲響此起彼伏,陣陣接續,起初的時候我還為他們暗中捏汗,使勁兒,後來我又變得對他們也沒有感覺了,感覺外面的一切都無關痛癢了,我便蒙著被窩呼呼大睡了。

在我那天從睡夢中再次醒來的時候,還是被外面嘈雜的聲響驚動。而我打開眼睛觀察的時候,我發現睡屋之中的光色已經暗淡,昏暗,我突然意識到天時近黑。

在我微微側轉身軀想要起身的時刻,我從外面嘈雜的聲音亂響里聽聞到了,龐城主與眾多城夫人們激烈的對答聲。但是,那聲音一陣陣嘈雜,一陣陣混亂,一番番亂耳,讓我很難聽辨得清。而在模模糊糊之中,我也只能聽得出龐城主在極力勸慰她們,只不過城夫人們的回應聲依然倔強和固執。而之後的一片平寂過去,便聽聞不到了龐城主對她們的勸慰口聲,接而下去的卻又是小個子廚工和眾多城衛們苦口婆心的勸說聲,勸她們眾人的,有些老掉牙了的用餐聲。而緊隨其後的,是數百之多的貌美城夫人們沉靜依舊的無言抗爭,再一次聽聞不到了她們剛才與龐城主的爭辯口聲。

我當時果斷地躺回身子,繼續躺卧在床頂,翻個身蓋緊被窩,將自己裹得暖暖,不再關心園中。

我就不信她們那麼能忍饑寒,我就不信她們固執到不肯要命。

我翻身之後,甚至有些暗中慶幸,我比她們過得贏!

再後來,夜幕完全降至以後,我聽到盛情園中嘈雜的聲響漸漸降低,時斷時續。我就隱約又有些明了,其實那麼多的城夫人女子們的無言抗爭不只是針對我一個人,她們同時針對的應該是龐城主。因為雖然說我是與她們相互爭奪龐城主者,但她們之間的彼此也完全都是互相爭奪的,她們都是城夫人,每人與每人之間都是排斥的。但她們在終於平靜下相互的廝打殘殺之後,她們應該是已經原諒了身邊的彼此,因為大家都是受傷者,都很無辜。所以,我能被她們所有女子原諒,也並非沒有可能。而且,她們所有的女子在龐城主離開之後,在許許多多的城衛們也從盛情園中都離開后,她們不但彼此之間沒有再廝打殘殺,她們也沒有衝上樓閣攻殺於我,我猜測,她們可能已經不那麼仇恨於我。而且,細細推想一下,她們所有的女子本應該感激於我。如果不是我與龐城主明大明地相親相伴,她們所有人可能還都在各得其樂,各得其怒,各得其美,各相出醜。而事情的根源追及,那個龐城主才是罪魁禍首,才是個大花心,大騙子,罪不容恕。由之,我推斷,她們所有貌美女子的頑強抵抗,更多地是在針對龐城主罷了。她們與我的心向一致罷了。只不過我是明大明地要求驅散眾多的城夫人們,她們可能採用了無聲的抗爭,她們每一個女子又何嘗不是期望得到龐城主的專寵?

只不過,我不知道,我們都不知道那個龐城主他是如何心想的了。

萌寵嬌妻:高冷金主求放過 想到那裡的時候,我內心裡倒是有了一絲安寧。起碼她們眾多的女子所抗爭的對象不完全是我,也不再只是針對於我。我倒是始終情願與龐城主站在一條線上,我希望我是龐城主最後一個享用的女子。而且,我願意與龐城主一同和那數百之多的佳麗鬥爭到最烈,即便她們全都憤怒地離開龐城主,我一定還會堅守在他的左右。

我就那麼繼續沉思著,沉思到我的睡屋屋門再一回被敲響,響到我猛然回神,我緩慢地起身,聽聞著屋外小個子廚工的問候聲音,我邁步到睡屋門口,開門把他讓進屋中。但是在我將門掣開的那一瞬間,一股冰冷的寒風突然吹面而來,吹亂我的長發,吹醒我的眼睛,我被樓廊一層層排成大扇面輪廓的燈籠燈光晃射之下,看到下方闊大而冰冷的園中,那些城夫人們站立如舊。我起初的空兒詫異那冷風的直衝,我隨後看到屋外的佳麗們所在雪水境地中以後就不再那麼好奇了,不再那麼不解了,倒是覺得那只是順理成章的情景算了。

接下去,我轉身進屋,小個子的廚工趕在我的前面將熱氣溫溫的飯菜小心翼翼地放在我桌頂。隨之的剎那時間,我身後的寒風再度侵襲,我禁不住冷顫的一瞬,小個子廚工步子細碎而直快地衝到房屋門口將我的睡房房門給關緊。隨後在我轉頭望去的一霎,他已經點亮了我屋角的油燈,並提著緩慢地到達我的桌旁,也是放穩在桌頂。轉眼之刻,我的屋中通明。(未完待續。) ?我在坐下用餐的時間裡,我向那個小個子的廚工詢問了下午的半天內盛情園中都發生的事情。小個子廚工一臉痛苦地告訴我,那些城夫人們執意要廢除龐城主宣封的『城美人』!小個子廚工還告訴我,龐城主下午的時候親臨了盛情園中,她們所有的城夫人女子們最後給龐城主的承諾是,她們數百之多的城夫人女子可以容忍我停留於沽園城府之中,但一定要地位相互對等。也就是說,小個子廚工口中傳示出的眾多城夫人女子們的意思就是,我如果繼續留在盛情園內,就應該享用與她們每一個女子同等的地位,我們彼此之間無尊無卑。

小個子廚工另外對我陳述的便是,即便我被廢除了『城美人』,即便我們所有人之間無尊無卑,她們所有的女子也不肯原諒城主其人。小個子廚工還特別告訴我,他在下午的時候與龐城主同數百之多的貌美女子們已經解釋過,踩花節的細則裡面講述得非常清楚,每一位從當場踩花活動里盛遠出的女子都將成為城夫人,而且更重要的是,踩花細則之中有一條非常具備說服力的話,那就是——

城主每年踩花節中選擇城夫人的數目是沒有限定的,有多少勝出者則城夫人便收入府中多少。

小個子廚工所言的一切確實屬實,踩花節開始之初,小個子廚工在宣讀踩花細則的時候,一字不差地讀到了上面的內容。小個子廚工說他下午安慰那些冰雪冷水之中不吃不喝頑抗站立在園內的城夫人們的時候,眾多的城夫人女子們紛紛指責龐城主是大騙子,大花心漢,毀了她們所有人的清白,小個子廚工便把踩花細則的內容又一次讀給了眾人,而且還非常明確地點出,所謂『城夫人』,就是城主的妻子,就是被龐城主享用的對象,小個子廚工還大言不慚地對數百之多的貌美女子強調龐城主的所作所為無可厚非。他一個下午的時間裡一直都在勸服那些女子們,請求她們原諒龐城主的所為。另外,小個子廚工還擔心我會挑起事端,他仍然苦口婆心地為我開導,對我講述近乎與園中女子們相同的寬解之話,他害怕我也會繼續鑽牛角尖,跟下面園中的女子們一樣深陷裡面無法自拔。

我當時就笑了,冷笑了,隨後開始嘲笑了,嘲笑我自己,嘲笑園中跟我一樣痴情過盛,心思單純的城夫人們。其實依照小個子廚工的解說,根據踩花節開始之初的踩花細則內容,龐城主他真的是沒有過錯,無非城夫人娶得多了很多,但之前我就已經醒悟過來了,我們所有的女子只是由於心向過旺,對龐城主的期盼太深,我們之中很多人都有些忘乎所以,頭腦簡單了,而事實上稍加認真品味踩花細則的內容,我們或許會有一些人選擇退出踩花活動。誰情願自己心愛的男郎被那麼多的女子同時分享呢?我肯定是不能。

只是,只是所有的女子在各得其樂,各得其歡的一個突然時刻猛然清醒的短暫時間內,無法接受那樣的事實算了。而對於我來講,也可能是對我她們所有的城夫人女子去講,我們當時在糾結的都不是失不失身,失不失清白的事情了,而是日後如何容忍龐城主的身邊擁有那麼多的女子爭搶。我想那個時候,她們所有的女子和我的心情一樣,在原諒了與自己共同享有龐城主的身外女子無罪之後,大家都無法容忍以後,無法容忍明明心知,卻還要看著那麼多的城夫人女子將心愛的龐城主紛紛佔用。而也直到那個時候,我才模模糊糊有懂,那些盛情園中那年從踩花節活動中盛遠之出的城夫人女子們全是真愛龐城主的,最愛龐城主的,容不下任何的外人分享龐城主的女人。我也是從那個瞬間的醒悟之後,才決意原諒那些女子們。原諒她們搶在我先,將龐城主給享用。但同樣的以後,我還是無法接受她們繼續和龐城主歡好,繼續將龐城主享用。而從另外一個角度想,不管踩花細則中說得多麼明確,無論做了城夫人應該對城主盡什麼樣的職責,那個龐城主他容許自己身邊有數百之多的城夫人被輪流享用,他本身就是錯誤的,就是花心至極的,就是罪不能遮的,只是我們所有的女子在受到傷害的同時,沒有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批判他罷了。

在我笑嘲到最烈的時候,那個小個子的他一臉莫名其妙地離開了我的屋中,轉身帶緊門走出。我不知道他當時看到我的表現是何種感受,我也不清楚他可能回到東雪堂中對龐城主傳達什麼樣的陳述,我把整件踩花節引發的事情都看得苦笑了,或者說在那一刻都已經完全看淡了,我關心以後。我想,屋外所有的城夫人女子們也跟我一樣關心以後。我不知道小個子廚工在將盛情園中的一切狀況彙報過去時,龐城主他是如何打算以後,對待以後,改變以後。

而在小個子廚工又一次離開了的屋中內多會兒的工夫,我聽聞到樓下的盛情園內又是亂糟糟的一陣,但更多的,可以說基本上,那所有的聲音裡面仍舊是出自小個子廚工,或者是城衛們。無疑,應該還是他們在竭盡全力勸解城夫人們,勸他們用餐,抑或是勸她們回屋。而也許是那些城夫人們依舊在等待龐城主給她們最終的答覆,她們聽上去沒有任何的回應,不用多想也是照樣子都無動於衷。可是畢竟外面雖不是天寒地凍了,可濕漉漉的泥水浸泡之中,數百之多的貌美城夫人們堅持了大半天的時間,確實也已經足夠難受。我是不會在那個時候露面,因為我與那些城夫人們之間的怨解還沒有完全了去,她們都還指望著廢了我那個『城美人』的名號呢。(未完待續。) 我聽了小個子廚工對我講述過的下方城夫人們所表現出的態度,我猜測著她們那樣堅持做無聲的抗爭無非在等待龐城主做兩件事情,其一自然是廢除我的『城美人』之位子,其二就是想讓龐城主對踩花節事件,也或許是對於她們在沽園城城府之中的以後地位和出路做以答覆。而假如事情真的是我猜測的那樣,那麼其實事情也是很簡單不過的。因為在我個人看去,我並沒有在意做什麼城美人,所以之中的其一,龐城主可以非常自然地滿足她們。其二,在我眼中,事情的其二才是關鍵,我所要堅持的是龐城主放手所有的城夫人們,或者說未正式成親之前,那些所有的龐城主的『情人們』!我只要龐城主對我專寵。但是看樣子看上去,盛情園中眾多的女子們在經歷過一番廝打殘殺之後,倒是變化得非常團結,她們瞅上去所關心的好像並不是其二了,她們好像更多的女子是可以容忍身旁的姐妹們與她們共享龐城主一樣,而她們眾口一心所為難龐城主的便是,她們執意要廢除我的『城美人』!那一切對於我看來,根本就無所謂,我想龐城主本可以順其自然地做到,輕而易舉地滿足她們,而解了盛情園中燃眉之困,可事實上,龐城主他並沒有那麼去做,他好像依然在堅持著自己的主見,堅守著自己的承諾,堅信著自己的決定,那倒讓我不知為何了。

而在整個事件之中,我所期盼的結果,龐城主他應該會是心知肚明的了。

在我為整個事件不免煩躁的時刻,我起身離開飯桌,移身到睡屋南側的窗口地方,我聽著後方園中依舊沒有平息的勸說口聲陣陣掀起,我也很快注意到在兩個壯實城衛的守護之下,打著燈籠照亮之下,那個小個子廚工在前半個夜晚里一趟又一趟緊張至極地奔波向高高的東雪堂中。

我期間也一遍再一遍地抬頭凝望東雪堂的方向,我不明白那個龐城主他到底在思索些什麼,他原本可以非常容易地答應那些城夫人女子們,廢除我的城美人地位,而讓她們回屋。

在我久久地矗立在窗前凝望外面的世界時間中,我隱約里感受到了龐城主的思重,心重,他可能考慮得,做得比我們每個人所想象到的,都要更深遠一步。

可是,畢竟那麼多的城夫人女子之中一定有龐城主很喜愛的,很心歡的,所以小個子廚工一遍又一遍地往返於東雪堂和盛情園中傳達冷水浸泡之下的城夫人們不吃不喝不言不語的情景,我猜龐城主他的心裡一定也不會非常好受。可能整個事情真的讓他很為難吧,雖然我並不清楚深一層的緣由,後方園中的城夫人佳麗們一定和我一樣不清,但最關鍵的都在於龐城主。

後來,我看著小個子廚工的身影一會兒來一趟,去一回,來回顛轉著,瞅得我都眼睛昏亂了,我便也是不耐其煩地轉身又一次轉步向自己的睡床床邊,爬上床頭,蓋上大被窩靜悄悄地聆聽,思索,忍受。

其實對於我,我已經把龐城主看得比命還重要,我對整個事情無比認真。我是堅決不能容忍除我之外的任何女子跟我一樣分享龐城主其人。我想,我自然也非常明白,我所堅持的一切,無疑帶給龐城主的是一個大難頭。可是,我的事情畢竟可以暫且擱一擱,起碼放一放,放過那晚,放到明日也是毫無問題的。所以當時迫在眉睫的,最使龐城主焦頭爛額的,應該就是龐城主須要給出盛情園中數百之多貌美城夫人們的回應。

她們跟我一樣固執,與我一樣不化,她們同我一樣,可謂是刁難於龐城主。

那件事情的最後末尾才是最牽動人心的,也才是最驚心動魄,最讓人撕心裂肺,最讓人刻骨銘心,最讓人不忘於懷的。

在我思索那件事情到焦頭爛額,在屋外樓下園中的城衛們、小個子廚工的勸慰聲響經過了一天的持續終於有所回落,漸漸回靜了以後,我不知不覺就睡著了。我在同樣怨恨著那些城夫人們非要廢除我的城美人地位的同時睡著了,我在嘲笑著那些城夫人們堅決不吃不喝,堅決向龐城主要答案,要回應的同時睡著了。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睡去了多久,總之睡覺的滋味是爽爽的,而事實上也本應該美美的,幸福的,暖暖的。但是,但是記得那日在我睡覺到一半兒的時候,我隱約里感覺到下腿發涼,發冰。在我的記憶力,我努力使自己蜷縮著身子,裹緊了被窩繼續入睡之後,應該是沒過多會兒的工夫,我再一次被凍醒回去。我迷迷糊糊中,半醒半睡中,在床上打了半個滾兒,將被窩裹到一絲縫隙不透,同時使自己極度蜷曲身軀鑽到床角的角落裡,繼續入睡。可是,我經歷了種種努力之後,應該是最後一次又睡著了,但很快再一次被凍醒!我回醒之後的一霎,我忽然間感覺到臉上的冰涼,冰凍,起初星星點點,之後撲頭蓋臉,在我終於又一次七分清醒的時候,我聽聞到了屋外凜冽的狂風,肆意吹卷揚動,還從我床頭東側的不大樓窗窗口地方呼嘯而進!緊繼其後,我再度感覺到冰凍一般的撲頭蓋臉,蓋身的冰涼,冰凍!

男主的惡毒前妻 我可謂是竭盡全力蜷緊身軀,蒙蓋頭部,使自己不被風吹,不被冰凍,而且狂風席捲而進在將我屋子中央地方桌頂的那盞油燈吹倒落地,吹灑燈油,吹滅燈火之末,我在屋中光亮忽滅的一剎那間目見了沖滿屋內大朵大朵的密密麻麻潔白雪舞。

我當時猛然間一陣巨驚!

我在棉被蒙蓋蜷曲之下已經恍然大悟,完全清醒,一定是屋外的沽園城中再一次天寒地凍,又一迴風雪簌簌……大憂傷了,城主。(未完待續。) 我耳邊那個夜晚里即便被棉被緊緊地蒙蔽著,仍舊能夠聽聞到狂風吹卷著鑽耳般的響動。而即便我將被窩蓋得嚴實,但屋中冰凍的情景依然是無法改觀,而且嚴冷繼續將我侵透,很快凍得我上身冰涼。我忍不住幾番翻轉身軀,試圖使自己冰涼的身軀回暖一些,卻發現無比困難。我每一個翻轉,都很快又變得冰凍如僵。我不得不一次次地努力奮力翻轉身軀,不停地翻轉運動,才能隱約里驅走一絲的寒意。但事實上,我那個半夜裡越發清醒地發現,我的那一番努力對於解除天寒地凍的侵襲,根本就是無濟於事一樣。而且,那種冰凍的慘烈甚至在更加極速,更加無情地加劇!我被凍到滿身上下摸哪兒哪兒涼,覺哪兒哪兒痛的難忍之刻,我全身使力奮力地翻轉跳下床去,踩著屋底積存很厚了的沙沙落雪,亦跑亦滑地沖近到窗口位置,被冰風席捲著扑打著面孔,我眼睛都被吹凍得打不開,手臂摸住窗扇奮力好幾回,腳底滑動好幾次,才終於艱難地將窗戶給關緊,閉嚴。之後,我又一次連蹦帶躥地跳回床頂,捂上其實並沒有多厚的被窩,再一次緊緊地蜷縮,蜷曲身子,在床頂來回不停地打轉,翻滾著給身子添暖。在我努力到筋疲力盡的時候,我稍微平靜下去之後,我的耳旁又響烈起外面狂風暴雪呼嘯吹灑的雄壯響聲。我連喘著口氣,緊裹著身軀,我依然冷得有點措手不及。

我能猜測得出,在那樣的時刻里,龐城主他一定是憂傷滿面的,他一定是愁郁不歡的,雖然我不清楚那漫漫黑夜,狂風烈雪彌蓋的天地世界里龐城主他究竟身在何處。

我在被凍得坐卧不寧之下,被凍得滿身寒疼之下,我能深深地感覺到,整座偌大的沽園城中所有的城民百姓一定都是跟我一樣,被嚴冷侵得徹骨不眠的。而猛然間一刻,我想到滿城黎民百姓的一霎,我忽然間就沒忍住隨著思緒的牽動縈繞思連到北方闊大盛情園中那些貌美如花的城夫人女子們。我冷不丁地一陣寒驚!

我忽然間就有些失覺,失去了自我的知覺,滿腦海里千塞萬扯的都是白日里所見的那些穩立在冰水雪泥裡面被凍得滿身紫紅的佳麗。我不知道她們那一時是不是還在盛情園的園野里,我傾耳專註地聽辨了好一會兒,卻也沒有聽聞到那些佳麗們傳去的任何呼聲,喊聲,叫聲,苦聲。我當時就忍不住突然間害怕了,恐慌,甚至察覺到自己滿身上下出了冷汗一樣。我都不明白,我也不是有心的,也不是刻意的,我在聯想到屋外可能還存在著的佳麗們人群的時候,我就有些忘記了自我的知覺!我忽然

間就感覺不到自己的冷了,感受不到自己滿身的凍疼。我感覺自己滿身上下火辣辣地麻,**辣地麻,很溫暖了一樣。

相比於可能依舊站立在風雪天地裡面的眾多城夫人女子們,我簡直是幸福到不亦樂乎了。我隨後聯想到她們白天里整條下腿都被浸泡在冰水裡面的情景,我又聯想到天寒地凍的境況,我一下子就有些心亂不寧。我忍受著滿身**辣的感覺緩慢地躺下身子,很安靜很安靜地躺在床頂,努力使自己不做動彈。我就又聽到外面響烈瘋狂的暴雪呼嘯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