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仲家的這些家族族內的成員,包括慈眉善目的老者,對著蕭北說完話之後,全部都是將目光轉移,離得蕭北越是近,越是將雙眼都盯在那一處蕭北的背部上面的劍柄之上。

蕭北雙眸之平靜之,故作嘆息了一聲,「哎*潢色小說WwW.ShuBao2.Com/class12/1.html…..」

長長的一聲嘆息之後,蕭北抖手,將那柄背在背部上面的這柄劍整個的抽了出來,然後,平放於兩手之,往前面一送。

這一送的方向,自然是對著之前就是一直對著蕭北說話,剛剛的時候也是先大笑著的慈眉善目老者。

老者雙目有些濕潤,雙手顫抖接過蕭北遞過來的這柄劍,「蕭北道友,謝謝,謝謝……」

這一次,這個慈眉善目一般的仲家老者,到時並沒有稱呼蕭北為蕭北小道友,而是稱呼蕭北為了蕭北道友。

蕭北點點頭,再次的長嘆。

周圍的越聚越多的武道修士,也是在這個時候,都是敘說起來了仲奎來,當然,還有那仲馳等等,一眾於周圍的武道修士群,都是絮絮叨叨的,開始說起了之前就是瘋傳的蕭北來這裡的始末。

「蕭北道友,再次的感謝……」

那個慈眉善目一般的仲家老者,再次的感謝道。

當然,一眾仲家家族族內成員,全部都是對著蕭北道了聲謝謝。

而與此同時,此老者也是澎湃出了武氣……血脈同源

此柄劍之上,在其動用武氣的時候,整個的也是澎湃出了一種氣息,這氣息,就是因為血脈同源的緣故,澎湃出來的,是仲奎的氣息。

而除了仲奎的氣息,還有的,便是仲馳的氣息……總之,是仲家家族族內成員血脈的氣息。

蕭北看著這個情況,內心冷笑……「幸好,這柄劍,是真的沾了仲奎與仲馳的血,所以,可以澎湃出來仲家家族族內武道修士的血脈同源引動的氣息……不過,由此也是可以看出,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上,這個外貌上面看去很是慈眉善目的老者直接的就是澎湃出了此種找尋血脈同源,很明顯,是對我產生了懷疑……」

思襯到了這裡,蕭北的眉頭一皺,面色一沉。

當然,這個動作,是蕭北故意裝作如此的。

「蕭北道友勿怪,勿怪……」感受到了仲奎與仲馳的氣息之後,這個慈眉善目一般的老者面色上才是舒了一口氣,然後看到了蕭北的面色不是很好看之後,這個老者就是臉上滿是歉意的受到。

知人知面,但是,不一定之知心。

達人觀物,往往不能以表明上面來度之。

面貌上面看著慈眉善目,不代表著其實質上面就一定慈眉善目。

蕭北,自然知曉這個道理,因此上,蕭北的面目還是沉著……「哎呀,是我多慮了啊,蕭北道友,在那個時候,好像是你的修為境界只不過是四階極境境界武道修士,但不知道現在,憑著蕭北道友那九天第一潛質的潛質,修為境界實力,達到了什麼層次?」

老者看著蕭北的面色繼續的不善,轉移話題說道。

而這個話題,卻不是讓蕭北進入到仲府,也不是對著蕭北說那讓蕭北進入到仲家的家族禁地一般的丹藥室之。

看著這個外表上面是慈眉善目一般的老者,蕭北面色沉著一些之,直視著他,然後掃視了一圈同樣是盯著自己的這些仲家家族族內的成員,當然,蕭北也能夠感覺得到,這個外表上面看上去是慈眉善目的老者問完這個話語之後,很明顯,周圍原本還是嘈雜,一直是碎碎叨叨的此起彼伏一般的聲音,現在,全部都是安靜了下來。

這個聲音安靜下來的很是突然,突然之極…..蕭北感覺得到。

而蕭北,當然也是同樣知道,之所以會這麼之間突然之間的安靜了下來,甚至可以說安靜的過了份,完全是因為這一眾的武道修士,其實,駐足觀看真實原因,有著很大的一部分,是想要看看,想要知曉,蕭北,這個在九天五明山被淬鍊了身體七天,比之於張流風還要有潛質,甚至都是用了兩年的時間在五郡怨嶺之處,證明了是從三階窺境境界的修為境界實力提升到了四階極境境界,創造了更是被九天之的武道修士還有妖獸修者認可的事實之下,現在,距離那一次蕭北公眾一般的獻身於五郡怨嶺之之後,都是已經經過了三年之多的時間之後,修為境界實力,是哪一層次

這,是所有的武道修士都是關注著的

「當然了,要是蕭北道友你不方便透露的話…….」

蕭北看見慈眉善目一般的仲家老者的肩頭抖了一下,隨後,在那個仲家老者後面的一個年男子,於這個時候面色沉穩之說道。

蕭北一笑,這個仲家年武道修士的話語,在安靜之,很有一些刺激的意味蘊含在其。

這刺激,於激將法一般無二,似乎是在說明著的,蕭北不敢當眾說出來自己的修為境界實力,到底是哪種地步。

嘴角上面有著這樣一個笑容的蕭北,聲音雖然輕,但是很清楚,擲地有聲一般的話語說了出來,「碎境境界,二階碎境境界的修為境界實力。」

手打小說盡在--

www.56shuku.org -歡迎您的到來-

www.56shuku.org

第三百九十四章傳播!很強的造勢!

「碎境境界,二階碎境境界的修為境界實力。」……就是這樣一句話,讓本來就是變得安靜的周圍,一下子,那安靜的氛圍好像是更加的安靜了起來

是的,的確是更加的安靜了起來

而這,真的就是因為蕭北口的這句話

如果這是一個瘋傳,被別人傳聞之所說,蕭北所達到的境界,那麼,毫無疑問,雖然也是有可能被一眾武道修士信服,但是,那個信服的程度,不得不說,之會蘊含著一種疑惑與不相信,至少下意識裡面會不相信。

錯位人生里的真愛 但是,現在,這樣的話,蕭北在離得上一次五郡怨嶺事件之後,時隔兩年半之多的今天,加到一起足足距離蕭北進入到九天之之時五年之多之後的今天,北郡羅元城仲家家族府邸的門口處,親口所說的,他的修為境界,為此……二階碎境境界的修為境界

五年之多的時間,從三階窺境境界的修為境界,提升到了二階碎境境界的修為境界

一眾武道修士,在安靜的氛圍當,先是都有些自顧自的呆愣,隨後,不再自顧自的呆愣,而是將目光看向了周圍的武道修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從對方的眼睛當,看到了無比的震驚

那無比的震驚,當然是因為相信才是有的……畢竟,所有的武道修士都是知道,現在的這個情況之下,哪怕不是現在的情況之下,蕭北也不會拿這一件事情去撒謊,不可能拿這件事情回擊做面子這,做不得假

所以,這件事情,是真的

那包括慈眉善目的仲家老者與那個之前用的話語實則柔軟但是卻是激將法的仲家年武道修士在內的,出來的這數百的武道修士,很明顯,都是同一眾周邊的武道修士一樣,是陷入到了震驚之。

蕭北,雙眸掃過,將一切盡收眼底。

看著不管是仲家家族族內武道修士還是周圍的武道修士都是一臉震驚的表情,而且震驚的表情還是比自己想象之的要重的多,蕭北內心苦笑……「自己要的造勢的勢,是的確的造出去了,但是,這造的勢,看來,卻是有點大了,五年之多的時間,從一個三階窺境境界武道修士,成長為了一個二階碎境境界武道修士,說出來,倒是成長的度,的確很驚人……這是高調吧……」

鬼夫夜臨門:娘子,起來嗨 蕭北這個時候想完了之後之後,搖了搖頭對著仲家老者道,「道友,在之前的時候,我與貴家族原先的家族族長仲奎仲老,可是有著一番商量的,相信,北水城的事情,你們肯定也是收到了消息,所以,我想說,我,是不是可以現在進入到貴家族的家族丹藥室?畢竟,我相信,應該……」

「當然……」

那個長的很是慈眉善目一般的仲家家族老者,醒悟過來對著蕭北說道,說話的時候,嘴角上面也是有著微笑,雖然搭配上他的震驚的神色,看上去有些詭異。

而周圍的一眾武道修士,有著很多,也是在這個時候醒過神來,而他們震驚的幅度雖然大,不過,時間段當然也不是很久,事實上,從蕭北說出來了自己的修為境界之後到現在,只不*潢色小說WwW.ShuBao2.Com/class12/1.html過是過去了兩個呼吸之多而已。

「是啊,蕭北道友,你是我們的恩人啊……」……「蕭北道友,你的修為境界提升的真實快,相信你會成為偽涅槃者還有涅槃者的時間也不遠了,你會是最年輕的偽涅槃者和涅槃者…..」……仲家家族的族內成員,在這個時候,也是都是如此的說道。

不過,那個慈眉善目一般的仲家家族老者,卻是在說了一個當然之後,不再多說話。

當後面的仲家家族族內成員說了很多話語的時候,他才是開口對著蕭北說道,「蕭北道友,嗯,你先跟著我進來吧,對了,有些冒昧的,還沒有說出我的名字,老朽叫仲由。」

「仲由道友客氣。」

仲由已然是擺了一個請的手勢,蕭北,則是在這個時候,看著仲由也擺了一個請的手勢之後說道。

那數百個之前從深紅色的仲家家族府邸深紅色門之排開在外的仲家家族族內成員,在這個時候,當然是讓開了一條路。

來的時候,他們在最前面,那些穿著侍衛服飾的仲家家族武道修士在後面,現在,還是這樣,只不過,他們的最前面領頭的,除了仲家老者仲由之外,多了一個蕭北

蕭北,仲由,就是這樣,在身後仲家家族族內武道修士的簇擁之下,踩著腳下的鋪地般的作用的藥草,向著仲家家族府邸之而去。

而那些在外圍的武道修士,回過神來最早的,自然都是修為境界最高的,這些武道修士,單獨的也是修為境界極高的,不是單獨的,就是這個羅元城或者是從別的趕來羅元城這裡的各個大勢力之人。

此刻,又過去了一小會兒之後,那些低階修為境界,也就是那些窺境境界修為境界的武道修士都是醒悟了過來。

當都是現仲家家族府邸的那扇門已然是關上了之後,這些武道修士,全部都是再次的討論了起來。

而一些武道修士,則是在這個時候,也是不在這一處逗留,向著遠處而去。

這蕭北現身羅元城仲家家族府邸的門口,穿著那標誌性質的一襲黑袍,背部上面背著那柄劍,給仲家家族的仲家家族成員送劍來了

非但如此,那繼蕭北在五郡怨嶺之表露了他的九天第一人潛質,從四階窺境境界晉陞突破為了四階極境境界之後,現在,蕭北又是提升到了二階碎境境界,用著三年多,提升到了二階碎境境界修為境界……這樣的信息,全部都是散播了出去

「李兄,說不得,咱們應該看看,那蕭北,到底是要如何的進入到仲家家族禁地一般的丹藥室的……」

一個雙鬢有些白的老者,對著身邊的穿著灰袍的年人說道。

那年武道修士,長的很是方正,聽到了老者的話點了點頭,道,「的確是,我也想要看看,畢竟,我可是聽說,那仲家,哪怕是家族本身的族內成員,想要進入到禁地一般的家族丹藥室都是要過關卡的……也不知道,蕭北用不用這麼做,不過這個規矩,可是仲家家族族內一直有著的規矩,還沒有例外過,相信,仲奎仲老的一個承諾也是不可能比得上仲家家族的傳統規矩吧……」

「是啊,這下子有好戲看了,李兄,王兄,怎麼,也想進去看看…..不用看我,我是剛得到蕭北居然來到了這裡進入到了仲府,想要看看是不是能夠進入到仲家家族禁地般的丹藥室的,咱們三個人的面子,仲家應該會買吧……」……諸如這類的,有著很大勢力的武道修士,在這一刻,都是在說著蕭北進入到仲家家族府邸之後的事情,並且,這些大勢力的武道修士,都是要進入到仲府府邸,剛剛蕭北進去的仲府府邸,想要去看看,那蕭北,如何的進入到仲家家族禁地一般的丹藥室

並且,這些話語當,很明顯,都是表露了,蕭北即使是有著和仲奎做過的交易,在北水城的湖樓當,有著進入到仲家家族禁地般的丹藥室的承諾,仲家的那些家族族內的成員,在那個承諾的帶領下,在九天五郡的地方,甚至可以說九天之別的地方的武道修士,都是知曉了這件事情之下,不可能不讓蕭北進入到禁地一般的家族丹藥室之下,也有一個藉機一般的阻礙,會呈現出來,那就是,所謂的仲家家族一直就是有著一個規矩,想要進入到家族禁地一般的丹藥室,需要一些「程序」

消息漸漸蔓延,不多時,關於蕭北的消息,便是在羅元城之傳播開來,非但如此,不但是羅元城之關於蕭北的消息迅的傳播,甚至,已然是傳到了更遠的地方,那羅元城之外的狹長地帶……而後,是落楓城……落楓城的各大勢力……

而在這個時間段之,仲家家族府邸不遠處的位置上面,繁華的街道之,一個穿著淡紫色袍服的絡雪痕,還有新換了一身銀白色綉著圖邊的絡恆,則是正在觀望著一處看起來很是大的丹藥鋪。

「姐姐,這個丹藥鋪看起來藥材應該很多,我們進去看看。之前蕭……哥給的元晶可是足夠的多的,我們買上一些殘界丹藥大會所需要的必備藥草的錢,應該足夠了……」絡恆對著絡雪痕說道。

隨後,指引著絡雪痕向著丹藥鋪走去。

「聽到沒有,蕭北來到羅元城了。」一個左邊臉上有著美人痣,姿色算是俏麗的女武道修士,對著身邊的一個個子高挑,姿色看起來更加秀美一些的女武道修士說道。

「蕭北?什麼蕭北……啊,是那個九天之因為氣池之被淬鍊了身體七天……經過了那麼多事情,被傳為天才之的天才蕭北?」個子高挑,姿色看起來更加秀美一些的女武道修士,一怔之後也是嚷嚷了起來。

她們兩個說著這些話的時候,也是讓周圍來來往往的武道修士都是聽到了。

絡恆,正引著自己的姐姐絡雪痕來到了這一處丹藥鋪的門口,聽到了這兩個女武道修士的話,不由得眼睛一瞪,嘴裡叨咕道,「還哪個蕭北,你說哪個,當然是我的蕭北哥……」

手打小說盡在--

www.56shuku.org -歡迎您的到來-

www.56shuku.org

第三百九十五章當時造的傳聞,沒白費

仲家家族族內成員所住仲府府邸,建築群之中四通八道的東面方向藥草道上。

走了這一段路的蕭北,通過仲由之口言語,也是知曉了,為什麼,偌大個仲家仲府府內的成員,只是數百出現在了仲府府邸的門口上。

畢竟,蕭北知曉,如果自己沒有帶著有著仲奎等仲家族人的氣息的這柄劍回來,並且是之前就是說是仲奎所要求帶回來的所謂遺物的話,只是因為在那北水城之中的湖樓之中仲奎給予的承諾的緣由,仲家別說出門迎接的時候礙於自己是極其有潛質,應該拉攏而不是為敵出現在了門口數百個,準確的說是三百個左右的數量,哪怕就是只出去幾十個的話,也是足夠的給蕭北很大的面子了。

但,蕭北這次回來,可是在對外說著的消息之中,特意的在傳播這個信息的時候,說了,是要送還仲奎等的遺物的劍的。

如此之下,蕭北回歸的待遇,當然不能夠和以前一模一樣……「原來,之所以這一次回來,出現在仲府門口的仲家家族族內成員,算上府內的侍衛總共才是有三百左右,而不是我所預想的成千還要多,並且還沒有那聽說現在任的仲家家主仲方等仲家強者出現,只是因為在狹長地帶的仲家牽頭,很多勢力參與的丹藥大會籌建工作正在進行,仲家家族組內成員去了一部分,仲方等人都是在那裡,而且那仲家在羅元城之中舉行的拍賣大會,也是要開始了,也是有一部分仲家家族族內成員去了……」

此時此刻,蕭北已然是隨著仲由在最前面的位置上面,一點點的走到了仲家前院院落東方建築群之中。

迎面的,便是一個殿堂,於那一處遠方能夠看到的本末倒置一般的塔形建築,可以說是遙相呼應,當然,這個殿堂便是那麼的高,不過裝飾的卻是可以說富麗堂皇,富麗堂皇之下,頗為有些奢華的感覺。

仲府仲家的廳堂

在仲由的示意之下,蕭北被請進了這個殿堂,而那些侍衛還有一大部分仲家族人,沒有跟進來,其中就包括之前仲由肩頭抖動,示意問著蕭北現在都是哪般的修為境界的那個中年武道修士。

那個中年武道修士,是拿著已然從蕭北的手上轉移到了仲由手上的那柄劍的,他和其餘的一些武道修士對著蕭北道了一聲之後,便是離開。

廳堂上面,蕭北,坐的是上座。

不過,直到現在,蕭北也是沒有能夠從此時此刻最能夠說出掌權一般的話語的仲由口中,聽到除了剛才的「當然」兩個字之外的對於任何肯定性質的,蕭北可以去往那仲家家族禁地一般的丹藥室的話題。

祕愛成殤 仲由,居然再也不提。

蕭北心中冷笑。

在這之中,還留在這個廳堂殿堂裡面的仲家族人,總共剩下的,加到一起只有十一位。

仲由坐的位置和蕭北很是接近,不過,仲由現在大談特談的,卻是要麼問蕭北這些年經歷的事情,要麼,就是在和蕭北說一些風土人情,最後,看著蕭北的面色有些不對,仲由來來回回講著的,又變為了之前就是想著蕭北表示歉意的話語,那仲家的現任家主仲方等人所籌備著的拍賣大會還有那更大的盛事沒有親自帶著更多的族人前來給蕭北迎接的事情。

就是這些瑣事,被仲由來來回回的說著。

蕭北,看著仲由,面色上的不對,卻是轉變為了微笑。

微笑掛在嘴邊,蕭北對著仲由說道。

「仲由道友,不瞞你說,我對於仲家的拍賣大會還有丹藥大會,都是很有興趣,不過,我還有一些事情要辦,因此上,我的時間,卻是真的有限,當然,仲由道友代表著仲家如此的盛情邀請,我當然也很有可能都去看看。」

蕭北擺了擺手,示意仲由停下話語,「現在,仲由道友,我是真的很忙……我這次前來的目的,仲由道友想必應該很清楚吧……仲家丹藥室,我想,之前仲奎道友親口說的,甚至已然是將仲家的名譽都……」

話語,點到即止,不過,足夠的明白。

而事實上,蕭北的話語之中,最後的一句話,那仲家家族的家族名譽,說的是重中之重……九天人類武道修士極多的地域之內,大多都是知曉蕭北遲早會來羅元城仲家家族禁地一般的丹藥室,而且是仲奎代表著仲家親口答應的。

仲由的慈眉善目面色稍稍的遲疑了一下之後,道,「當然,蕭北道友能夠不辭勞苦的帶著那柄劍一路上歷經艱苦,我們都是知道的,但是……」

仲由面色遲疑之中有著無奈,砸吧了一下嘴。

蕭北不答話,繼續的等著仲由的話語。

「不過,蕭北道友,你可能不知道,仲家的丹藥室,如同我們仲家家族的禁地一般,因此上,雖然說前任家主仲奎答應了你,我們也肯定會照做,但是,卻是不能這麼馬虎。」

「何為不能怎麼馬虎?怎麼,仲家,難不成……」

蕭北心中冷笑更甚之舟,嘴角上面的微笑卻是還存在著,對著仲由道。

「不是不是……只不過,我想我們需要等仲方家主回來,親自定奪,才是可以讓蕭北進入到禁地一般的我們家族丹藥室。」

仲由搖了搖頭道。

「仲由道友,我想知道,你這個所謂的等著定奪,是多長時間。」蕭北的微笑收斂,面色平靜之中,站起了身子。

表面上,已然是裝作要出去。

「報……」

正在這個時候,一個穿著侍衛服飾的仲家家族族內武道修士進來大聲的道。

隨後,這個侍衛道,「王家王動族長,八姚門李……」侍衛接連念了一連串的名字,一聽便是知道,不是家族,便是一個師門組織等等大勢力的首領之人。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