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莫天應了一聲,離開去找洞悉老人了。

封印之匙、魔獸血已經找到,仙獸血十分容易弄到,是時候將連接仙魔二界的通道封印起來了。

洞悉老人自從來到櫻花秘境后就天天跟太白金星混在一起,似乎想要學占星術。

可占星術和星辰百鍊決一樣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東西,就算太白金星願意教也教不了,因為裡面很多東西就像是本能一樣,本能能教嗎?那不是扯淡嘛。

可洞悉老人認死理,非要太白金星跟他說一說占星術,死纏爛打讓太白金星頗為無奈。

正好看到莫天來了,太白金星一把抓住莫天的胳膊道:「快把這傢伙弄走,我實在是受不了了!」

「我就是來找他的。」莫天將洞悉老人拉到一旁,說道:「封印之匙,魔獸血我都有了,剩下的仙獸血不是問題,怎麼樣才能封印仙魔二界的通道呢?」

「將封印之匙塗上魔獸和仙獸的血液,然後將封印之匙丟進仙魔二界的通道之中,封印之匙會開闢一個虛無之境,從而隔斷仙魔二界通道的連接。」洞悉老人道。

「這麼簡單?」莫天一愣,本來還以為多難呢。

洞悉老人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道:「封印通道是簡單,但你怎麼靠近那裡?那裡絕對會有強大的魔族看守,就算是魔族的雜兵肯定也是以萬為單位的。」

莫天傻眼了,是啊,自己怎麼沒想到這茬呢。

先不說了解仙魔二界通道的入口處有多少魔尊,光是那不斷從魔界來到仙界的低端魔族就不是自己能夠對付的。

「如果要是有一個半魔坐鎮,那你可就爽了。」洞悉老人很不滿意莫天在自己求學的時候打斷自己,繼續打擊著莫天。

「半魔?」

「仙界有半神級的強者,魔界自然有與其對抗的強者,就是半魔嘍。」洞悉老人解釋道。

莫天只感覺自己頭都打了一圈,揉了揉自己太陽穴問道:「有沒有什麼辦法能夠不驚動他們封印仙魔二界的通道?」

「有!」洞悉老人用力的點了點頭。

「是什麼?」莫天一陣欣喜。

「你先去睡覺,在夢中可能會在不驚動他們的情況下將連接仙魔二界的通道給封印起來!」

「……」

「別!我開玩笑的!對不起!」看到莫天沉著臉手中燃起一顆黑白相間的火球時,洞悉老人立刻很認真的道了歉。

開玩笑,那可是神魔之力構成的火焰,自己一個天仙根本就防不住!

雖然洞悉老人有些不靠譜,但說的卻是事實,連接仙魔二界的通道對於魔族來說異常重要,可能派半魔來看守,也並非不可能。

結果最終除了擊敗魔族外,竟然沒有其他方法能夠阻止魔族的入侵?這讓莫天有些失望。

「天?」正在莫天苦惱的時候,一個弱弱的聲音傳來了。

莫天轉頭一看,原來是自己的徒弟蕭靈。

看到蕭靈,莫天現了一絲不對勁,雖然蕭靈再笑,可是眼角卻有些紅,眼珠子上還有一點血絲。

「你哭過?」莫天臉色頓時沉了下來,兩三步走到蕭靈面前,擔心的望著蕭靈。

「沒,沒有。」蕭靈身子一顫,不敢直視莫天的眼睛,兩隻手偷偷的背在了身後。

莫天眉頭一皺,上前一把將蕭靈想要藏在身後的兩隻手拉了出來,一看之下,莫天只感覺自己一陣憤怒!

蕭靈纖細兩隻手的手腕上,分別有一道很粗的紅印!

看形狀,分明是曾經被人捆綁過!

莫天強忍住自己滔天的怒火,聲音有些顫抖的問道:「誰做的?」 ?「沒,是我不小心蹭的。火然?文??????.」蕭靈將手從莫天的手中拽出來,低著頭輕聲道。

不小心蹭的?能出現環繞手腕一圈的印子?誰要是能信不是傻子就是白痴。

「告訴師傅,是誰傷了你?」莫天溫柔的問道。

「我、我……我不想給師傅添麻煩。」

「傻瓜,你是我徒弟,被人欺負了師傅不出頭,以後我還怎麼做你師傅。告訴師傅,是誰欺負了你?」莫天說道。

經過莫天的一番勸說,蕭靈終於說出了是誰傷的自己。

「我最近在千秀宗附近修鍊箭術,今日剛回來,就看到一群統一著裝的人,為首的那個人似乎很生氣,看到我之後問我是不是千秀宗弟子,我說不是是莫家的,然後那人就出手將我制服了,用繩子捆上想要帶回去。」

「形容一下他們的衣服。」莫天大致已經猜到是誰了。

蕭靈將襲擊她的人服飾簡單的描述了一下,莫天一點也沒猜錯,正是玄陽門那些人。

玄陽門門主被自己狠狠打了一耳光,卻被趕走,對自己那還不恨之入骨,知道蕭靈是莫家人,那還能放過?

「你是怎麼逃出來的?」莫天問道。

「他們在回去的路上受到了魔獸襲擊,我趁亂跑出來的。」蕭靈說道。

莫天點點頭,也算是蕭靈運氣好,玄陽門門主可能是怕遇到千秀宗巡邏的弟子,便沒有追來。

「你放心,師傅一定給你討回一個公道。」莫天拍了拍蕭靈肩膀安慰道。

「師傅有許多事情要做,不需要在意蕭靈的,反正蕭靈也沒事。」蕭靈善解人意的說道。

「這還叫沒事?」莫天再次拉住蕭靈的手,輕撫手腕上的紅印道:「如果不是你運氣好,他們還不知道會把你怎麼樣呢,這件事情不能就這麼算了。」

「可是師傅,如今外面有許多人要找您麻煩,我看您還是低調一些比較好。」蕭靈擔心莫天有什麼大舉動會引起別人注意。

「低調?哼,就是因為以前我太低調了,現在都有人敢欺負我徒弟了,走,跟師傅去一趟玄陽門!」莫天叫上蕭靈,準備找找這玄陽門的麻煩!

蕭靈又勸了幾次勸不住,只好跟在莫天的身後。

莫天先是找洞悉老人問清了玄陽門所在何處,隨後沒有告訴任何人,等到天黑的時候,帶著蕭靈前往玄陽門。

玄陽門位於仙界一處著名景點天雨湖旁,湖泊不大,本身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但在天雨湖上方存在著一片厚厚的積雨雲,沒人知道這片積雨雲是怎麼形成的,而且長年累月不消散,並且無時無刻不在下著細雨。

天雨湖邊上大約兩百米的距離就是玄陽門了,玄陽門有點像是一個大莊園,入口正對著天雨湖,此時夜深人靜,在玄陽門門口正有兩名玄陽門的弟子在聊天。

「師傅,你準備怎麼做?」蕭靈輕聲問道。

「讓玄陽門消失。」莫天沒有絲毫猶豫的說道。

「可……可這樣會不會太殘忍了?」蕭靈心有不忍的說道。

蕭靈好不懷疑莫天能不能做到,因為她知道自己師傅是一個不會說大話的人,既然他說了讓玄陽門消失,就有那個能力做到。

莫天嘆了口氣,摸了摸蕭靈的腦袋,柔聲道:「師傅知道靈兒心軟,但他們既然敢傷你,就要做好承擔的準備。」

「那……師傅還要滅門嗎?」蕭靈心裏面感動,但又有些不忍。

「滅!殺雞儆猴,如果不做狠一點,別人還真以為我莫家是好欺負的,還真以為我莫天是看著自己徒弟被欺負,卻不敢出頭的孽種呢!」莫天冷哼一聲。

蕭靈默默的退到一邊,低聲道:「不管師傅做什麼,靈兒都支持。」

莫天豪爽的大笑幾聲,笑聲讓玄陽門門口兩個弟子嚇了一跳,帶看到一頭銀髮的男人正充滿殺氣的望著這邊,背對天雨湖,雙手飛快的結著各種手印,他附近的仙靈之氣異常的暴躁!

冷酷總裁前妻休逃 「快!快去通知門主!有人夜襲!」其中一名弟子慌慌張張的讓自己的同伴去通知玄陽門門主。

「玄之以法,引滿湖之水!」莫天一指前方,背後天雨湖的水砰的一下湧入空中,形成一股巨大的浪潮,奔向玄陽門。

「畫地為牢!」守門的弟子反應倒是不錯,立刻布下了一個防禦陣法,無奈陣法是不錯,但布陣者的修為太差,根本擋不住天雨湖的湖水,陣法就像是紙糊的一樣,守門弟子慘叫一身便被衝進了玄陽門內,重重的撞在一面牆壁上,被接下來的湖水給頂的死死的。

異界之武力傳說 「怎、怎麼回事?怎麼這麼多水……唔!」門內有人慘叫,話說到一半就停止了,估計是夜晚巡邏的弟子。

越來越多的玄陽門弟子不斷發出驚呼,反應較快的人已經飛到了半空中,但準備他們的是無情的雷電。

「浩瀚之氣!引萬劫神雷!」莫天法決再變,許多手腕粗粗細的雷電轟在飛到高空中的人的身上,更多的雷電則是轟在了玄陽門內的湖水之中。

水通電,電傷人,這一下就讓玄陽門元氣大傷!

「誰!是誰做的!」玄陽門內響起了玄陽門門主的聲音,他的名字叫做黃荊天!

黃荊天怒吼著來到了門口,正在修鍊的他聽到了弟子們的慘叫,推開門便看到洶湧的湖水湧進自己的屋內,他反應極快的用仙靈之氣護體,硬生生的沖了出來。

在黃荊天身後一同衝出來的,是玄陽門內修為比較高的幾名長老,一個個精神都有些萎靡,顯然也是被電到了。

看到莫天,黃荊天一愣,隨即怒吼道:「臭小子!你當真活的不耐煩了?在千秀宗我傷不了你,竟然還敢主動來送死!」

莫天毫無防備的走上前,冰冷的目光直視黃荊天,赤紅的雙目如同惡鬼一般,在黑夜中讓人感到無比的恐慌。

「今天,便是你玄陽門滅門之日!」

黃荊天氣的臉紅脖子粗的,咆哮道:「莫天!你欺人太甚了!」

從剛才莫天露的兩手看來,黃荊天便知道他已經有了不輸於自己的實力,自己玄陽門在仙界並不能和千秀宗那些大門派相比,一個天仙足以讓他們緊張起來。

「欺人太甚?哼!你們之前對我徒弟做了什麼?」莫天冷聲問道。

「你徒弟?誰是你徒弟?」黃荊天強忍住出手的衝動,大聲問道。

莫天一揮手,蕭靈從遠處走了過來。

等到看清蕭靈的面容時,黃荊天才想起啦這是自己離開千秀宗時抓住的女孩,只不過後來被她跑了。

至於抓蕭靈的原因,黃荊天那時候說她是莫家弟子,所以要抓走。但實際上是因為蕭靈那雙手實在是太迷人了,讓黃荊天忍不住想要抓回去佔有享用的。

「我怎麼知道她是你的弟子。」黃荊天現在不想和莫天動手了,他剛才已經使了個眼色讓一名長老去喊與玄陽門交好的門派,現在能拖一會是一會。

「不管你知不知道,明年的今日,便是你玄陽門的忌日!」莫天說完這句話后,雙手托在身後,迅速的沖向了黃荊天!

「……!!」黃荊天嚇了一跳,沒想到莫天出手這麼果斷,根本不打算和自己廢話!

「門主!」身後幾名長老護在黃荊天面前,準備攔截莫天。

莫天來到近前,雙手五指張開,足有十公分長的指甲出現,在幾名長老面前劃過一道寒光! ?莫天很久沒有使用化魔決來魔化身體了,長長的指甲如同寶刀一般鋒利,輕易的撕開了兩名長老的喉嚨,剩下的因為躲閃及時而僥倖活命。

可莫天既然決定要滅了玄陽門,自然不會留下活口,雙目血芒一閃,青龍之力加身,速度暴漲,剩下的幾名長老根本沒有還手之力,只覺得自己脖子處一亮,接下來便無法呼吸了。

「住手!」看見莫天眨眼間便殺光了自己玄陽門之中的長老,黃荊天再也忍不住了,拿出了一把附著流光的寶劍,便沖向了莫天!

玄陽門不是一個大門派,培養起來的幾名長老消耗了玄陽門許多的資源,如今被莫天分分鐘殺光了,這讓黃荊天怎能不心疼呢。

莫天揮手擋開黃荊天刺來的長劍,一爪抓向黃荊天胸口,黃荊天神色一凝,憋著口氣往後退了一步,躲開莫天這致命的一抓后,長劍舞出了一個劍花,流光從長劍上急射出來,直奔莫天眉心!

「分光劍!」黃荊天使出絕學,這一招分光劍又快又狠!

可惜分光劍快,莫天比分光劍更快!

當看到分光劍擊穿莫天眉心,卻沒有血液流出來的時候,黃荊天心裏面就涼了。

「一直以來我莫家都太低調了,以至於誰都敢欺負……今天,就先從你們開刀。」莫天不帶絲毫感情的聲音在黃荊天身後響起,黃荊天急忙轉身,同時將護體靈氣調整到最強狀態!

「噗嗤!」莫天的手就像是插進豆腐里一樣插進了黃荊天的胸口,黃荊天張嘴吐出了一大口鮮血!

「怎,怎麼會這樣?你的修為……明明比我低,為、為什麼可以無視我的護體靈氣?」黃荊天瞪大了眼睛,憋著最後一口氣不散,強撐著問道。

莫天緩緩的抬起頭來,一隻眼睛是黑色,另一隻眼睛則是白色!

毒妃傾城:王爺碗裏來 黃荊天閉上了雙目,無奈的嘆息道:「是吧,原來神魔之力真的像傳說中的那麼強,恐怕……就算我有仙尊的修為,也……依然防不住吧。」

莫天沒有說話,面無表情的將佔滿了鮮血的手從黃荊天胸膛里抽出來,黃荊天身體抽搐了一下,很快就死亡了。

莫天一般不會出手殺人,但如果出手,必不留情,就像黃荊天一樣,連神識也不會放過!

莫天來到了站在一旁臉色有些蒼白的蕭靈身旁,柔聲道:「抱歉,讓你看到了這一幕。但你必須去適應,因為總有一天你要去面對的。」

莫天將蕭靈帶著,最主要就是鍛煉她的心性,一名強者腳下勇士堆滿了無數人的屍體,如果蕭靈日後想要在仙界獨當一面,必須要有一顆強者的心!

第二天天亮時,玄陽門那位去請援兵的長老帶著一些中小門派的人趕回來了,可看到黃荊天慘死的模樣,這位長老頓時大哭起來!

「丁長老,你們得罪誰了?對方竟然要滅門?」支援的人當中有一個人開口問道。

「莫天!是莫天那個臭小子!」玄陽門長老捶胸頓足的喊道:「門主!我丁散心一定會為您報仇的!不殺莫天!誓不為人!」

「丁長老不要激動,你一個人是沒辦法對付莫天的,我們會幫助你的,你可千萬不要自己一個人去啊。」有人安慰道

丁散心要的就是這句話,你真讓他一個人如他哪敢啊。

「多謝諸位願意幫忙,我丁散心如今也只是孤家寡人一個了,若是大仇得報,我丁散心日後為各位做牛做馬!」

七日之後,千秀宗宗門前聚集了數千人,嚷嚷著要玲瓏將莫天交出來。

玲瓏臉色很難看,這些門派大都是中小型門派,沒有什麼特別厲害的高手,但螞蟻多了咬死象,除非玲瓏將這些人全殺了,不然還真擋不住這麼多人同時進攻。

「殺人兇手!滅門惡魔!」玲瓏看到了人群中有一條橫幅,不禁念了出來。

「都安靜!當我千秀宗是好欺負的嘛!」玲瓏一聲大喝,聲音在數千人耳朵邊上響起,如同炸雷一般。

千秀宗宗主可是擁有著仙尊的實力,來的人心知肚明,也不敢硬來,雖然還有些議論和不滿聲,但總體上還是安靜了下來。

「你們拉的這條橫幅是什麼意思?」玲瓏指著橫幅沉聲問道。

「莫天捏了我玄陽門,是一個心狠手辣之人,我要為玄陽門報仇!」拉橫幅的正是丁散心,大聲喊道。

「你說莫天滅了玄陽門?你可有證據?」玲瓏問道。

「是我親眼所見!」丁散心回答道。

「那我說你玄陽門殺了我千秀宗一千名弟子,是我親眼所見,你信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