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無骨靈魚的味道果然不錯,尤其是這湯確實是鮮美,煮了一會兒之後,魚湯表面便有一層魚膠滲出來,『女』人們最愛吃這種東西。

不光是在這裡,在地球上的『女』人們,也喜歡吃魚膠,什麼驢膠之類的東西,據說是可以美容,至於有沒有效果,就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三人在這裡邊吃邊聊,小冰湖下面的魚種並不是特別多,也就只有區區的十幾樣。

除了無骨靈魚之外,還有一種體型比較大的,大概一條有一百斤左右的像是扁魚一樣的大魚,被葉楚給搞起來了三條,用來燒烤吃的『肉』質還算不錯。

因為他們這幾天一直在趕路,也難得停下來吃一頓,三人都是准至尊了,食量都很驚人,即使是安然和燕十娘她們那小嘴也能吃下許多東西。

只是吃相遠比葉楚要優雅的多,不像葉楚這貨,像是個餓死鬼投胎似的,一個勁的往嘴裡塞,也不講究什麼形象。

對於葉楚的吃相難看,二美也只是笑笑了,早就習慣了。

三人吃下了四五千斤的食物之後,這場臨時的午宴算是差不多到了一半了,其實這裡面六七成都進了葉楚的肚子,不過二美合起來也吃下了差不多一兩千斤的量。

吃下一兩千斤,她們差不多就飽了,就還有葉楚現在還只是小小的飽了個兩三成了。

抓魚的重任,『交』給了二美了,葉楚只是在這裡吃就行了,煮魚,烤魚,也是由二美來處理,對於她們來說,自然也不是什麼問題。

倒是安然又提到了:「葉楚,你到底拿什麼『交』換的那兩口神棺呀?你不會告訴我們,你真陪人家睡了吧?」

「呃……」

被問到這個事情,葉楚險些將魚骨頭給吞進去了,他訕訕的笑了笑說:「吃魚吃魚,問這個幹嗎……」

「不行呀,你要是不說,我們非得憋死不可。」

燕十娘也說:「快說你小子,還和我們瞞著不是?是不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交』易?」

「呃,真沒有,就是看我太帥了,然後給我了吧。」

葉楚說:「而且我也沒有見到對方,只是『交』給了她想要的東西,便得到了那兩口神棺了。」

「怎麼可能……」

燕十娘和安然都不信:「人家又不是傻子,不是天材地寶人家會『交』換?你拿什麼『交』換的?」

「你們真要知道?」葉楚眨了眨眼,問她們二人。

這個事情要是說出來,估計以後會成為她們笑話自己的把柄了,沒準要笑個幾千年了。

「當然要知道了。」安然哼道,「不知道會憋死的。」

「就是就是。」燕十娘也很想知道。

對於『女』人來說,別管是普通『女』人,還是『女』至尊reads;。

恐怕這八卦心理,都不是一般的嚴重,一件事情不知道個真相,憋在心裡當真是會發狂的,這兩人也是這樣的類型。

葉楚問她們:「你們真想知道?」

二美連忙點頭,葉楚嘆道:「說出來有些丟人呀,難以啟齒呀……」

「你們真有皮『肉』『交』易?」

皮『肉』『交』易,這個詞,葉楚當真是很多年沒有聽說過了,還是在地球上的時候,他沒少和人家有這樣的『交』易。

可是這裡,這兩個『女』准至尊竟然用上了這樣的詞,當真是叫人頭痛呀。

不過他仔細想想,或許自己這回的『交』易,還真算是一場皮『肉』『交』易。

「其實我也不知道,對方要那玩意兒幹嗎用……」葉楚還是有些尷尬。

這回這件事情確實是有些荒唐,不知道對方要搞什麼,這些天他心裡一直有些不坦『盪』,便也是因為這件事情。

「她到底要了你的什麼呀?」燕十娘好奇的問。

葉楚猶豫了一下之後,然後傳音給了二美。

二美聽完之後,險些都噴了,二美的臉『色』都是怪怪的。

「哈哈哈……」

不過沉默了一會兒之後,二美一起捧腹大笑了起來,前仰後合的,身前『波』舞洶湧,令葉楚都難得欣賞了一回。

「呃,沒這麼好笑吧?」一直四五分鐘了,也沒見她們停下來。

還在那裡笑,看來確實是『挺』搞笑的這回的事情。

「哈哈哈……」



(l~1`x*>+` (貓撲中文)c_t;2911

不過沉默了一會兒之後,二美一起捧腹大笑了起來,前仰後合的,身前『波』舞洶湧,令葉楚都難得欣賞了一回。[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79-

「呃,沒這麼好笑吧?」一直四五分鐘了,也沒見她們停下來。

還在那裡笑,看來確實是『挺』搞笑的這回的事情。

「哈哈哈……」

二個大美人,就這樣在葉楚的面前,笑了近十分鐘。

最終笑的臉都快『抽』了,明明是大美人,也得笑成歪了。

葉楚無奈的說:「早就說了不告訴你們的,結果現在你們來笑話我,果然是被你們給坑了。」

「嘿嘿,你應該高興呀。」

燕十娘笑道:「沒準幾十年後,百八十年後,這大地上到處都是你葉家人呀。」

「就是就是,到時你憑空多了幾百萬後代,可得感謝人家,你這葉家家族的實力大漲呀。」安然也取笑葉楚。

葉楚額頭黑線直冒,心想果然被這兩個『女』人給坑了,不應該說出實情來的。

「那就借你們吉言了,真有的話也是福氣了。」

葉楚很無奈,也無可奈何,這回這件事情確實是有些荒唐了。

不過為了得到自己小師妹的前兩世之軀,葉楚也真是拼了,一天的時間擠了那麼多的那玩意兒出來,怪不得後來再見她們兩人的時候,有些虛的樣子。

原來是那冰棺的主人,要葉楚拿一瓶他的神液來換,而這種神液自然是傳宗接代用的那一種。

雖然不知道對方要拿去做什麼用,但是葉楚還是照做了,所以他近些天也有些心神不寧的,因為不知道對方到底要做什麼。

對方很有可能知道自己的來頭,所以問自己要那些神液,無非就是看上了自己的血脈,或者是別的什麼天賦傳承之類的。

自己是活死人體質,那些神液應該也是絕品,所以對方才會要自己的那些神液。(棉花糖

極有可能就是拿去給自己造人去了,沒準百八十年後,就能看到一大堆和自己長的差不多的男男***出現了,到時真是一個奇觀了。

葉楚也很無語,這件事情確實是荒唐,不過也沒辦法了,為了小師妹也只能是拼了。

二美取笑了葉楚好一會兒,然後才開始說起了正事。

燕十娘正兒八經的說:「按理說,這世上確實是有不少那樣的手段,既然取了你的東西走了,拿你的東西去造人確實是很正常的事情。」

「就是呀,如果不造人,拿去做什麼,難道還有什麼好玩的嗎」安然也難得說這樣的一句話。

葉楚無語的說:「能不扯這個事情了嗎?」

「必須要扯呀,難道你還真想撿一大堆便宜兒子呀?」燕十娘白了他一眼。

葉楚道:「這也沒有辦法呀,人家肯定也是最少准至尊級別的強者,真要是給我『弄』出了一堆便宜兒子,我也得認呀,現在也沒辦法阻止呀。」

「這倒是。」

燕十娘笑了:「不過姐姐我倒是『挺』好奇的,到時你會是什麼表情。」

「你們就會幸災樂禍。」葉楚無語的甩了她們一個白眼。

現在這件事情,已經不受自己控制了,早就離開了那天軒閣了,也沒辦法去找那人,也不知道到底是誰提供的那兩口神棺。

求人無『門』,只能是盡人事,聽天命了。

一切因果到時自會揭曉,現在再去想這個事情,也是徒增苦惱,有什麼用呢,還不如安逸的吃幾條魚,欣賞欣賞沿途的風景算了。

「我們哪有哦,是替你出主意好吧。」安然笑道。

葉楚無奈的搖頭,這兩『女』人真是不怕事多,現在自己夠煩了,她們還在這裡胡扯。

現在想什麼辦法都是無用的,根本不知道對方是打的什麼主意,葉楚倒不是怕自己到時候多出許多憑空出現的後代來,而是怕被別人拿去做一些噁心的事情。

比如拿去和一些丑爆了的妖或者是鬼魄之類的,還有屍之類的,生出的是正常的孩子不可怕,就怕人家給你『弄』出一堆什麼鬼嬰,什麼屍魁之類的,那就可怕了。

或者是人不人,鬼不鬼的,人頭馬面,人頭豬身,牛頭馬面之類的獸修來,那葉楚真的有些無法接受。

……

三人在這裡吃喝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晚上繼續出發。

直到第十天的時候,他們終於是來到了一片浩瀚的平原上空,前面碧綠翠柳遍布,風景秀美,空氣中靈氣濃郁醇香,一看就是一個靈秀之地。

葉楚三人懸浮在半空中,葉楚問燕十娘:「這裡便是大千玄天祖地?」

「恩。」

燕十娘點了點頭,右手掌心翻出了一塊藍『色』的『玉』牌,上面烙有許多遠古烙印,然後往虛空一祭,立即出現了一道圓形的光『門』。

「老祖……」

光『門』的另一頭,有兩個漂亮的『女』修士把守著,透過光『門』見到了外面的燕十娘。

燕十娘點頭道:「打開光『門』,我要進去。」

「是,老祖。」

燕十娘親自回來了,她們自然是趕緊將光『門』給打開了,燕十娘領著葉楚和安然進去了,對於這一男一『女』,光『門』對頭的兩個『女』人也不敢怠慢。

進入光『門』之後,眼下又是另一個世界,這裡與外面的平原世界,其實很相似。

只是這裡更廣,靈氣更濃郁,天地更加秀美。

這裡是一片真正的修行神地,因為葉楚在這裡看到了九條巨大的龍脈,在這裡『交』織,正好是形成了九龍拱月的獨特奇景。

燕十娘讓她們退下了,自己帶著葉楚和安然在這裡緩慢前行。

行了將近幾百里之後,倒也沒有碰到一個哪怕是這大千玄天的弟子,葉楚有些好奇的問她,燕十娘解釋道:「大千玄天名叫大千玄天,自然是因為有大量的異空間了,在我們這玄天祖地之內,還有許多的小玄天,我們的大量的弟子,基本上都是按照不同的屬『性』,分別在不同的小玄天之內修行,所以你們才碰不到什麼人的。」

「原來如此。」

葉楚和安然都覺得這很神奇,不過也為大千玄天的大手筆而感到驚訝,因為這樣子的話,每一個修行者可以說,都能最快的修行。

所謂術業有專攻,如果找對了自己的屬『性』,適合的道法,自然是有事倍功倍的效果了。

而且各個小玄天之內,肯定是用了大量的資源,堆砌起來的,裡面的靈氣,靈元濃度比這外面肯定還要強許多許多倍。

葉楚和安然跟著燕十娘往北飛了大概一萬里左右,前面來了一個白髮蒼蒼的虎軀老者,遠遠的葉楚和安然都能看到那位老者身上冒出的陣陣濤天氣焰。

這個老傢伙不是一般的強大,是一個成名已久的准至尊,葉楚和安然大概也都能猜到這來人是誰了。

「來者可是煉丹仙師?」老者直接閃到了三人的面前,直盯著葉楚。

葉楚能感覺到這老者壓過來的氣焰,不過倒也不懼,同為準至尊的他,還不至於會懼怕什麼人,也不會被這老傢伙的氣焰所嚇到。

「煉丹仙師不敢稱,只是喜好煉丹,鬧著玩而已。」葉楚謙虛的說。

老者笑道:「後生真是好大的口氣呀,連五階還元丹都能輕易的煉製出來,還只是鬧著玩,那讓別人還要不要活呀……」

「呃……」葉楚有些尷尬的笑了笑,「讓前輩見笑了。」

「父親,你這幹嗎呀,這是我請來的貴客。」

燕十娘白了自己父親一眼,然後介紹道:「這位是葉楚道友,來自情域,這回的五階還元丹,給您續命的,可就是他提供的,您可得好好謝謝她。」

「這位……」

介紹到安然的時候,燕十娘還沒說完,燕嘯天便笑道:「這位就不用介紹了,我認識,這不是安道友嘛……」



(l~1`x*>+` (貓撲中文)..Co

2912

燕十娘白了自己父親一眼,然後介紹道:「這位是葉楚道友,來自情域,這回的五階還元丹,給您續命的,可就是他提供的,您可得好好謝謝她。」

「這位……」

介紹到安然的時候,燕十娘還沒說完,燕嘯天便笑道:「這位就不用介紹了,我認識,這不是安道友嘛……」

「前輩多年不見了。」

安然微微一笑,確實和這燕嘯天是認識的。

燕嘯天拱手笑道:「安道友還是這麼風華絕代呀,當真是一點也沒變呀,倒是老夫我現在老得不成樣子了,一條腿都邁進土裡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