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你抓錯啦!”拉米欲哭無淚,心想那麼明顯的兩點對稱你都能抓錯,絕對故意的。

“咳咳,我知道。我就是想看看有沒有多餘的。”蒼無惑故作鎮定,面不紅心不跳,轉手扯掉了下面的那肉瘤。

好傢伙,果然扯下來了,這時傳來系統提示的聲音。

【超級無敵可隨心所欲變化瘤】A級道具,可以根據腦海所想而隨心所欲的變化自己的外貌,體格變化不可超過八公分。可合成“超級無敵可隨心所欲變化丹”,吃下去後擁有隨意變形的能力,要求:解開人體第一極限。(1/6)注:本是s級道具,由某位絕世高手所造,贈送給其眷侶。現在只有a級的作用,並且具有一定程度的副作用,本爲女人所用,所以男人用後更顯媚態。

“坑爹啦這是!”看着這解釋蒼無惑差點把它扔了。

此刻看着老頭的目光突然產生同情了,把它給拉米看了後,拉米笑得眼淚都流下來了。

“這可真適合你,惑修斯。”

那老頭撿起自己更加破爛的衣服穿上,道:“討厭啦,小兄弟你要這個直說,老夫定然以身相許。”

(還好他們沒看到我屁股中央還有一顆,老夫果然是天才。)

“不管怎麼說它都是一個a級的道具,你試一試吧。”拉米道。

這肉瘤小,但是黏得穩,蒼無惑也不怕把它弄掉了,於是就摁在手臂的位置,被衣服遮蓋住了,不用的時候可以順手取下來。

“怎麼樣,我美(有變化)嗎?”蒼無惑道。

“啊?”拉米一愣,不知道他爲什麼突然這樣說。

“我說我美(有變化)嗎?你歡叫(啊)什麼?”

“誒?”

“啊~(誒?)”

場面一下冷了下來,拉米還有莫涵煙突然狂笑不止,不知道蒼無惑這是怎麼了,一下這麼媚,都叫出來了。

(我靠,我都說了什麼了)蒼無惑捂着嘴,感覺世界都塌了。 他打定了主意,以後除非在關鍵時期再也不用這東西了,把它取下來後還是心有餘悸。

“哈哈,接下來我們就去你渴望已久的c區吧。”拉米道。

這時候莫涵煙突然說話了,她走過來看着二人,道:“你們要去c區?”

“是呀,不過你得跟着我們走。”拉米惡意滿滿的道。

“這個我知道,誰能想到joker被大名鼎鼎的閃王給盯上了呢,你之前說了那麼多我可沒有當耳邊風。”

拉米笑道:“知道那還說那麼多幹嘛,你得感謝惑修斯,是他不殺你的。”拉米真的太強了,那詭異一樣的能力讓人防不勝防,一般的異能者根本無法應對,莫涵煙也是如此。

莫涵煙突然不說話了,就像有什麼心事。拉米大概猜到了她在想什麼,便道:“你不用但心,等你進了那真靈塔我就不會攔住你了,真靈塔的唯一入口可是在B區,說來我們也算是同路了。”

莫涵煙點了點頭,走到一邊不說話了。

幾番商量之下,蒼無惑決定還是不帶着那猥瑣老頭上路了,誰知道他會弄出什麼亂子。

“我之前說的,你明白了嗎?”

蒼無惑露出一個慘狀的表情,嚇了嚇他。

老頭摸着胸口,道:“放心啦,小兄弟,我在這等你回來~”說完,媚眼一拋。

“……”一股惡寒從腳趾頭向頭頂爬升,蒼無惑二話不說帶着拉米還有莫涵煙,順帶着踢了一腳那兔子就離開了。

拉米果然是萬能的,在閃王高價的懸賞之下還是沒有人找到他們。

不過驚魂遊戲城有個設定就是,系統有時會報出某位玩家怎樣怎樣,但是不會直接報出他名字,而是用id來代替。

所有人都知道在新手區出了一個人完美通關,都知道他的id100w,卻不知道他名字,目前也只有天魂中的幾個人知道他叫蒼無惑了,他也刻意囑咐了他們不要把他名字說出去,在他幾番胡編亂造的解釋之下,他們纔將信將疑的答應了。

說來他的能力實在太過憋屈,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除去他以往那些零星的戰鬥經驗,他真的算得上是一個弱者了。

一個異能之人別說三年,只要充分利用他的能力,幾個月都可以變得強大無比,而孫洛正好體現了這一點,天才總是成長得快的,所以他們寂寞。

單單算他身體的力量的話,他是一個B級都不到的人,如果再苛刻一點可能最多才c級。現在他的能力構成主要還是翼虎,這傢伙都a級了,算得上是一個底牌。

“果然拼死纔有意義。”他嘆了一口氣,望着昏暗的天空,那裏遙遠的地方到底是什麼呢?在地球上的時候他就經常這樣想。

莫涵煙的能力讓他羨慕,但是一點也不嫉妒,只要給他時間,相信別說電的能力了,要什麼有什麼!

(這就是我真正的底牌!)

然而這是嗎?這一刻他忘記了某個少年一樣的人在某次任務中給他說的話。

【警告!警告!】

系統的提示音突然傳來了,蒼無惑看了看周圍的人,他們都是眼神一頓,看來這一次又是全玩家的信息。

【經過三個月的體驗期,相信所有人都有體會了,系統不會一次開啓所有模式,上一次按照實力劃分固定投入了獸潮,接下來纔是真正的疾風獸潮,隨機投放,一天後全面開開啓,全城範圍內的大捕殺就要開始了,做好死亡的準備吧。】

【提示∶疾風獸潮伴隨的是屍病魔哨】

“屍病魔哨?那到底是什麼……”

之前那一次的獸潮居然還不是真正的,那一次死亡的人數蒼無惑可是看在眼裏,至少少了三成,那麼真正的來臨的獸潮又會恐怖到什麼程度?而且這一次可是隨機的,待在哪都不安全了。

一路上很是安靜,誰都沒有再說話,這一次蒼無惑的目的是C區的“仙女湖”,據說那邊有管理者的出現,是某個人的特殊任務。

因爲獸潮,這裏大部分的現代化代步公路都已經被毀掉了,但是這點路程對於覺醒者來說還算不上什麼。

這一天晚上蒼無惑生好了篝火,兩人一兔子坐在火邊,依舊是沉默。

莫涵煙拿出了那個“雞蛋”,呆呆的看着它,心中不知經歷了多少思緒,眼中滿是傷痕。

蒼無惑看着她,他不知道她在想什麼,看了她很久,好奇的問道:“你有什麼心事嗎?”

莫涵煙依舊呆呆的看着“雞蛋”,默不作聲,過了好一會兒才擡起頭,道:“當初我們經歷了新手區最爲恐怖,難度最高的死之f區,每一個人都是很好的夥伴。”

“那些夥伴應該都很溫柔吧。”蒼無惑小心的道。

她少有的望了他一眼,道:“是的,我們整個團隊形成了不可分割的關係,誰也離不開誰。”

火焰突然啪嗒的響了一聲,幾點火星飛上漆黑的夜空,而這時那兔子也傳來了輕微酣睡的聲音,然後一切都安靜了下來。

“然後呢?”

“我們沒有聽蘇瑩的話,去了死亡隧道,後果十分慘重,那一天少女和老頭死亡,羅氏兄弟重傷逃離,其餘的在堅持不了後紛紛倒下了,我也昏迷了過去,醒來後已經到了驚魂遊戲城了。”

她的眼中突然流眼眶紅潤了,蒼無惑看了出來她是強忍着眼淚。

“最後你們分散了?”蒼無惑遞了一張紙過去,見她不接,過了一會兒才道。

(真是不近人情呢)

她不再說話了,躺下去也不知道是睡着了還是醒着的。

“……”蒼無惑看着那火團,過了許久長嘆一口氣。

(世間哀愁多,獨我弄扁舟,一人影,望月行)

他喜歡作詩。

他有種感覺,彷彿自己來到這個世界就像是多餘的,自己對於這世界就像是偏離了軌跡一樣,隨時會消失,特別是自己身上那強烈的陰寒感灌溉全身時,那感覺特別強烈。

(悠兒,你在哪?)

他不知道問了多少次了,對着前面的空氣。

“拉米,小白狗,臭老頭,大師兄,你們一定知道什麼吧?”他喃喃自語着,直到深夜。

拉米站在離這裏很近的高樓上,暗自嘆了一口氣。

“好吧,我得先找到悠兒吧。”蒼無惑笑了笑,露出了那招牌的笑容。 天空中的白雲突然靜了,風也不再喧囂,那些大樹的樹葉本是柔動的,這一刻也變得靜止了。

“你有沒有覺得不對勁了?”蒼無惑摸着眼前的大樹,萬籟俱寂,所有的都停了下來,這感覺可不是什麼好的預兆。

“我知道,我知道。”兔子跳了過來,在空氣中嗅了嗅,接着道,“那是死亡的味道!”

蒼無惑對這嗤之以鼻,道:“我只聞到了焦糊味,烤焦了的味道。”

莫涵煙跳上了大樹,手伸向了空中,不過一會兒她便皺上了眉頭,看模樣有些擔憂。

“空中好亂,全是靜電,不好!”

正說時大地猛的開始顫抖,數不清的腳步聲從遠處傳來,這棵大樹都猛的一顫,莫涵煙差點摔落下來。

“這是獸潮,真正的獸潮!快上樓!”

碰撞的聲音已經傳來,下一秒蒼無惑就已經看到幾頭雙頭的牛帶着一大羣的猛獸飛奔而來。

說時遲那時快,拉米率先又跑掉了,他的跳躍距離只有幾公里,至少蒼無惑見到的是這樣,帶不走兩個人。至於兔子?沒人擔心它。

蒼無惑主要是擔心莫涵煙,異能強可不代表着體能很強,所以一直跟她在一起,然而他還是小看她了。

手中甩出一道電弧,一腳就踩在了地面一塊鐵皮拉着那些路燈杆就滑到了前面去。

“我靠,這擔心是多餘的!”

回頭看了看兔子,哪還有它的影子?那兔子一蹦就是二十幾米遠,速度比莫涵煙還快,跳到了前面。

“……拉米!”

他有些欲哭無淚,好心差點成了累贅,不過自己速度可不慢,醒來後他就看不懂自己的身體素質了。

如何跑路而順便節約力氣這已經成了他的本能,就看到他的姿勢有些彆扭,慢慢的追了上去。

“就是前面。”

那裏看着還算結實,而且也夠大,要是怪物上來也足夠和它們周旋。

砰!

僅僅一瞬間大樓的門窗就被撞得粉碎,無數的怪物緊隨其後,涌了上來!

“繼續退!”蒼無惑大喊。

莫涵煙明白他的意思,除了電梯這道樓梯口不知道還有什麼出口,必須得往上。

那些怪物就如同是失驚的馬兒,四處亂竄,一層一層的把這樓填充滿了。

“雷槍!”莫涵煙手中一揮,那道熟悉的雷槍射了出去,後面的那隻怪物被打得變焦了,不過這沒有什麼用,因爲根本就殺不完,而且最主要的是它們似乎沒有恐懼感,一頭頭的紅了眼,踩碎了前面的屍體繼續涌了過來!

“上頂樓!”

蒼無惑斷後,那些怪物靠近了他就會被他一拳打回去,不過這沒有什麼用,他沒有有效的範圍攻擊,無數雙紅眼在昏暗的樓層上發出低吟。

這些怪物不是很強,大多都是E級怪,只要用點力,一拳就能解決一個。

“把這裏堵了!”

這是大樓的最後一層,他們必須把出口堵住。樓道不寬,殺戮瞬間開始。

【雙頭牛】e級,變異獸,空間蟲洞中涌出。

【青面虎】e+級,變異獸,空間蟲洞中涌出。

【臭手怪】e級,變異獸,空間蟲洞中涌出。

……

用洞悉查看了下,全是這樣的怪物,它們的目的似乎只有一個,對着人類瘋狂的殺戮!

“石化!負面強化!”蒼無惑雙重展開,有些吃力,不過這西瓜刀碰誰誰壞,威力不可小覷,他還是沒有趁手的武器,戒指裏西瓜刀幾十把,這東西挺耐用的。

大吼一聲,蒼無惑就像砍蘿蔔一樣,一刀一個,場面十分壯觀。

莫涵煙也不甘落後,這可是爲了保命,也不敢再留手了。

手中電弧變成了一條長鞭,每甩一次都有一隻怪物被分屍,範圍極大,漸漸的她成了主力,蒼無惑被她逼到了後方,鞭子被近身後的死角很大,於是他承擔着處理落單的角色。

他們不知道殺了多少,這幾百平方米的一層大口殺得滿滿的,怪物的屍體堵住了上來的入口,鮮血流淌而下,把下面兩層的樓道都浸溼了。

而此時在遠處的樓上。

拉米靜靜的看着蒼無惑這裏,道:“兔子,別想跑。”

夜魘跳了上來,道:“我不懂你爲什麼要囚禁我。”

“呵,本來該殺了你的,可沒想到夜魘一族來的是你,這是緣份。”

兔子的嘴裏叼着不知是什麼的大腿,胡亂的嚼着,道:“你以爲我願意嗎?還不是那管理者,他們管得太寬了。”

“這也是你自找的,看這身上的焦糊味,你受了很大的傷吧。”

兔子甩了甩耳朵,道:“那可不是,否則你以爲就你現在的姿態你能打得過我?”

拉米反而笑了,道:“事實是沒有否則的,惑修斯突然醒了,他在場我不方便說,現在我可不顧忌!”

他身體一晃,出現在了兔子面前,一手把它提了起來,面向下面。

“你知道這樣殺不了我的。”

“是呀,我只是想讓你看看惑修斯。”

“我看過了,封印很穩定,斬雪天尊的鑰匙吃下去後果可是很嚴重的。等等!你個瘋子!你想參與進去!”兔子突然明白了什麼,它開始掙扎,可是拉米的力氣很大,沒有任何的效果。

“別費力氣了,你知道的,我可是最克你們一族的人。”

兔子一下萎了,道:“瘋子!都是瘋子!你們全都瘋了!那可是一個定時炸彈!”

拉米不以爲意,它這樣的可是見多了,把它放回了樓面,他拍着它的胸口道:“其實你早已參與進來了,就在你接受了管理者的任務開始。”

兔子無奈,它盯着拉米道:“我還有選擇的餘地嗎?”

“嘁!惑修斯絕對不能死!”拉米眼中冒出了火焰,滿是堅定。

兔子笑了,道:“可他已經是一個死人了,而且你把他放養在危險中,你確定這是保護他?”

“愚蠢,就是得逼他,對不起了,惑修斯。”

蒼無惑所在的樓上。

呼呼~

兩人喘着粗氣,那些怪物的屍體終於堆滿了,再也上不來。

上到樓頂後,蒼無惑看了看下面,頓時心塞。

“看來我們被完全困住了,下面這獸潮不知道持續到什麼時候。”

一副絕望的畫面浮現在眼前,莫涵煙臉都白了,那長長的獸流持續到了天邊,根本沒有盡頭! “回去!回去!快回去!”蒼無惑急了,來不及解釋了,一把拉着莫涵煙就往回跑,回到了最後一層的過道中。

“你幹嘛!小屁孩。”莫涵煙嗔怒道,

“小,小屁孩?”蒼無惑默然無語,自己這模樣還真是。

“怎麼了,不同意呀?”

“噓!”蒼無惑一把捂住了她的嘴,眼睛瞪得大大的,示意她不要說話。

“唔唔~”

外面的那道門傳來了撞擊聲,啪嗒啪嗒的響。

“讓開,看我的。”她推開了蒼無惑,看樣子十分厭惡他的舉動。

莫涵煙一手按着那門,電花閃現,外面的聲音立刻就消失了。

“……”

“讓我看看。”她也察覺到了不對勁的,稍微的打開了通往頂樓的門,露出一道縫隙。

不一會兒她就像入了神,一動也不動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