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而白洛奇和雷勇以及羅修生三人才剛剛一出現之後,那些個御靈者的目光便隨之望向三人,然後,眾人不知道為什麼,就出一些竊竊的笑聲,並且對著三個人不斷的指指點點的,好似在說著三人之間的什麼事情。

這時,又有一個高瘦男子走了過來,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態,他的身上散出御靈者凡羽六段的氣息,在這裡也算是個不錯實力的人。

「喲,這不是大名鼎鼎的拖後腿二人組嗎?」高瘦男子對著雷勇和羅修生,不由就是一陣冷嘲熱諷的叫道。

高瘦男子的話才剛一出口,四周就頓時都是笑成了一片,那些御靈者更是顯得肆無忌憚的對白洛奇三人開始指指點點起來,似乎這三人身上有無盡的笑料一般。

這東北軍營不算上有官職的御靈者之外,一共還有六十多個御靈者,除掉其中一些專門是來負責護衛的御靈者以外,其餘的一共幾被分為了六個小隊。而每隊差不多有六到八個人。而其中也只有三個小隊裡面有地斗級以上的御靈者,另外的三個隊伍里,則基本都是普通凡羽級的御靈者,所以,在這六個御靈者小隊中彼此的實力差距可謂是相當之大的。

尤其是雷勇和羅修生兩人所在的第六小隊里,這裡面基本上都是軍營裡面最差的御靈者所在地,所以這個小隊的普通實力,自然是所有隊伍之中最差的一支,他們也是時常因此而遭到其他小隊中的御靈者們的嘲笑。

「不對,現在是應該說是三人組了,你們看,這不是又來一了個菜鳥嗎?」一旁頓時有人起鬨著說道,他們也能感覺到白洛奇身上的氣息,似乎非常之弱,所以此刻更是毫無顧忌,他們的語氣之中滿是嘲諷的意味。

「哈哈,沒錯的」高瘦男子不由一臉鄙夷的打量了白洛奇一眼。在他看來,白洛奇無疑是個菜鳥,所以在言語之上,也自然就絲毫不把白洛奇給放在眼裡了。

白洛奇一聽這話,不由的眉頭一簇,繼而轉頭看向羅修生,緩緩的問道:「我怎麼看到有一條狗,突然的在我們面前亂吠?」

「洛奇,還是算了,我們還是別惹他比較好,他可是第一小隊的人。你不知道,這第一小隊是我們軍營里實力最強的,我們可是惹不起的啊。」羅修生不由怯怯的拉了一下白洛奇的衣服,低聲提醒道,言語之中透著一絲恐懼,看向高瘦男子的眼神中亦是充滿了懼色,似乎經常受到。

「你說什麼?你居然敢罵我是一隻狗」而高瘦男子此刻自然是聽出了白洛奇在那裡的指桑罵槐,不由立刻惱羞成怒,一張臉是氣得通紅通紅的。自從加入了第一小隊之後,就從來沒有人敢當著他的面這麼罵他,此時真是把他氣的額頭上都冒起了青筋。

「啊?我有說你是狗了嗎?我只不過是說在我們面前的,可沒有特意說是你。你自己怎麼就認為是你了呢,你可別自作多情啊」白洛奇此刻卻彷彿絲毫沒有聽到羅修生的提醒似的,還是一臉冰冷的應道,根本對於高瘦男子的氣惱沒有任何反應。

這時,四周頓時響起了一陣陣鬨笑聲。許多的人都暗暗感到竊喜,平時的軍旅生活之中,總是覺得枯燥乏味,而此刻竟然有人向軍隊之中,御靈者最強隊伍中的一員挑戰,而且那個挑戰者還是從最差的御靈者隊伍中出來的,眾人紛紛覺得這下子可有好戲看了。一個新來的菜鳥,居然就敢這麼挑釁一隊的人,那麼不可置疑的,接下來的比試,一定會很精彩

「你……」高瘦男子臉色此刻更是顯得一青一綠,拳頭不由的捏得咯咯直響,一把就抓住了白洛奇的衣領,大聲叫囂說道:「臭小子,你還以為你是誰么?你信不信我只要有一根指頭就可以捏死你,你這個一文不值的垃圾你知不知道我們第一小隊的隊長,可是姬家的弟子,他可是擁有地斗級的實力,你敢招惹我們第一小隊,那麼你的結果就是一個死字。」

「姬家算什麼……」白洛奇嘴角不由露出一絲冷笑,絲毫不將姬家放在眼裡,這個西門霸天都要請他去過西門將軍府里,連美女將軍的府邸他亦是都來去自如,區區一個小小的姬家,他根本都不放在眼裡的。

「小子,看起來我是不教訓一下你,你就是不知道老子到底有多厲害是」高瘦男子此刻見到白洛奇在聽到姬家之後的神情,仍然是如此不屑,心中不由惱怒萬分,立刻用力的一拽白洛奇,面上凶神惡煞的說道。

白洛奇此刻突然目光一冷,顯得邪意十足,那一種令人驚懼的氣息就在一瞬之間,在他身邊迅擴散開來。

高瘦男子只覺得渾身不由的一寒,好似整個人此刻正在陷入無盡的深淵一般,就連四周看熱鬧的那些御靈者,此刻紛紛都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就你這種實力,難道還想在我面前裝逼嗎?」高瘦男子以為白洛奇只不過是在自己的面前虛張聲勢,立刻拳頭一握,頓時靈光閃爍起來,就要用力朝白洛奇砸去,這一下下去,若是砸中,保證普通的凡羽級別的御靈者,不死也要褪層皮。

而在這一旁的雷勇和羅修生兩人,此刻不由的替白洛奇捏把冷汗,畢竟,這高瘦男子在凡羽六級的實力,是第一分隊中也算是一個極為強大的存在了,他們兩個人認為以白洛奇這個看起來很弱的實力,根本不是這個高瘦男子的對手。

當然,沒有人知道白洛奇其實暗藏著地斗級的實力,如果這高瘦男子真的惹怒白洛奇的話,那下場可想而知。

「王猛,住手」就在此時,一道喝聲傳來,算是救了高瘦男子一命。

王猛轉頭一看,就見一個氣勢不俗的身穿藍色軍袍的男子帶著兩人出現。而其他御靈者見到這男子,神色也不由一變。

「隊長。」王猛見狀,立刻瞪了一眼,然後放開了白洛奇,屁顛屁顛的跑過去,叫道。

白洛奇的目光也隨之看去,見這藍袍男子一身地斗三級修為,舉手投足頗有些范兒。

「洛奇,他就是第一小隊的隊長姬雲。聽說,他是姬家的旁系子弟,他父親在姬家有些地位。他是我們六小隊中實力最強的御靈者,在東北軍營中,實力也是前五的。所以,千萬別惹他」雷勇急忙說道。

「你又在惹事了?」這時,姬雲對走到身邊的王猛問道。

「我沒有。是那個新來的小子不懂規矩,居然出言不遜,還不把隊長放在眼裡,說姬家算什麼東西」王猛十分鷹險的栽贓道。

這姬雲一聽,自然是橫眉冷怒,目光犀利地射向白洛奇,而白洛奇見姬雲看來,也是毫無懼色的與其四目交錯。

頃刻間,兩道對視的目光中,彷彿有火花在激濺,整個氣氛也變得有些火藥味起來…… 就在這時,姬雲突然走向了白洛奇,而雷勇和羅修生見狀,心裡暗道一聲完了,一定是白洛奇剛才的話惹怒了姬雲,估計白洛奇很有可能被教訓一頓,運氣的話也許還能留個半條命,運氣不好的話,斷胳膊斷腿也算是正常。

而四周其他小隊的御靈者也都瞪大眼睛,看著繼續可能生的事情。

「小子,你要倒霉了」見白洛奇就要遭殃,王猛立刻鷹險的一笑。

「你是新來的?」姬雲走到白洛奇面前後,上下打量了白洛奇一眼,十分傲慢的問道。

白洛奇沒有回答,而是徑自往一側走去。

姬雲見白洛奇居然連甩都不甩他,臉色一下子變了起來,不管怎麼說,他在這個東北軍營也算是個人物,沒想到一個新來這麼不給他面子,自然是覺得有些丟面子,頓時,冷眉一豎,目光微變間,立刻伸手抓向白洛奇的肩膀,這動作雖然看似隨意,但實際上可是暗藏的幾分靈勁力,若是稍弱一點的凡羽級御靈者被這麼一抓,輕則肩膀脫臼,重則傷個十天半個月的都有可能。

這見到姬雲出手,在場的所有御靈者的目光都不由投向了似乎還沒有察覺的白洛奇,心想白洛奇這下肯定要吃苦頭了。

雷勇和羅修生見狀,心裡更是咯噔一下,想要出聲提醒都來不及。

眼看姬雲就要抓到白洛奇肩膀上時,突然,就見白洛奇若無其事的轉了一個方向,不偏不倚的剛好躲過了姬雲的一抓。

這一幕頓時看得所有人神情呆愣。

姬雲也沒想到自己居然會抓空,神露出幾分訝異的神色,因為以白洛奇的修為是不可能有察覺的,而且不管怎麼看,剛才白洛奇的轉向只是不經意的舉動,可是,真的有這麼巧合嗎?

而此刻,白洛奇已經走遠,留下一群不知道這一身垃圾修為的白洛奇剛才是如何躲過姬雲出手的御靈者,他們唯一的猜測就是,可能是姬雲手下留情了。

雷勇和羅修生見白洛奇沒事,立刻鬆了口氣,急忙追了上去。

「隊長,你剛才怎麼沒有教訓他……」王猛見狀,也以為是姬雲手下留情。

「只是一個垃圾而已,教訓他沒有什麼意義。今天就放他一馬」最清楚是自己失手的姬雲,立刻挽回顏面,故作大方的說道,還故意提高了聲調。

而那些御靈者一聽,也都信以為真。

姬雲說完后,目光便又看向白洛奇的身影,因為他覺得白洛奇似乎有幾分古怪。

「洛奇,剛才好險啊,要不是姬隊長手下留情,你可就要遭殃了。」追上白洛奇的羅修生兩人,心有餘悸的說道。

「是啊,下次見到他們第一小隊的,最好躲得遠遠的。」雷勇點點頭道。

白洛奇只是瞥了兩人一眼,嘴角勾起一陣冷笑,因為他們都不知道其實剛才完全是他憑著自己的修為,讓姬雲失手。姬雲出手的一瞬間,他就已經察覺到,所以,他也算好了時間躲開,但看起來又完全像是運氣一般。

三人走到訓練場的一端,就見幾個修為和雷勇兩人差不多的御靈者,一臉懶散的站在那裡,無精打採的。

三人過來后,其中唯一一個修為是凡羽四級的一頭黃的傢伙,就走了上來,劈頭蓋臉的就教訓道:「你們是屬烏龜的嗎?這麼慢」

「隊長」雷勇和羅修生急忙一臉恭敬的叫道。

「你就是那個新來的?我是第六小隊的隊長,趙大權。以後就是你隊長,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不準抗命,不然,你就走著瞧。」黃傢伙瞪著白洛奇叫道,似乎要先立威一下。

但白洛奇只是看了趙大權一眼,連甩都沒甩的就走到了一旁。

「你這傢伙……」趙大權見狀,立刻氣的火冒三丈,就想叫住白洛奇,但馬上被雷勇和羅修生攔下了。

「隊長,他新來的,不懂規矩,我們會好好教他的。」雷勇急忙說道。

「給我教好他。」趙大權爆了聲粗口,便走了回去。

因為第六小隊今天沒有任務,所以,集合完畢后便解散了。

解散后,雷勇和羅修生馬上就纏住白洛奇,又是一番千叮萬囑,就跟白洛奇他媽似的。雖然白洛奇知道這他們是為了他好,可是,他還是找了個借口,先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再嫁皇后 見白洛奇回來后,在屋子裡悶得慌的龍不像立刻就撲了上來,拿濕漉漉的舌頭舔的他一臉口水。

「餓壞了,已經好幾天沒有吃過東西了。」雖說御靈獸是很耐餓的,就算十天半個月不吃東西都沒關係,但是,就算鐵打的身體,也要補充必須的營養。

所以,白洛奇就帶著龍不像走出屋子,朝軍營的獸廄而去。

這獸廄就在軍營的盡頭,白洛奇到了最後,就見眼前有一個巨大的棚子,從南到北,大概有兩三百米長,用竹木和茅草搭蓋而成,看上比較簡陋,跟寶獸閣那樣專業的高級獸廄,是沒法比的。

棚子裡面左右兩排獸欄,中間有一個留著走道,此刻,一些的獸欄裡面關著各種各樣的御靈獸,有大有小,但星級最多不過二級。

「這裡倒是個不錯的練習幻鑒術的地方。」白洛奇心裡暗想道。

白洛奇帶著龍不像走進獸廄后,看看四周,見沒有什麼人影,便高聲叫道:「有人在嗎?」

叫了幾聲,都沒有人反應。

「奇怪,這獸廄沒人管嗎?」白洛奇眉頭一簇。

就在此時,白洛奇突然聽到獸廄的一側傳來一陣龍嘯聲,立刻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讓他不由走了過去,很快的,他就見到眼前出現了一個獨立式的獸欄,比其他獸欄要大要高。

走近后,就見獸欄裡面正有一隻龍影動,仔細一看,竟然真是一隻戰龍,長著兩隻頭,看樣子最少是三星級的資質,通體墨綠,猶如瑕玉,而且似乎有人正在給它洗澡,全身濕潤潤的,有力一抖,水花飛濺。

「別鬧了,你這個淘氣的傢伙……」就在此時,一陣悅耳猶如銀鈴般的笑聲響起。

白洛奇稍微換了一個角度再看去,就見那隻墨綠色的戰龍前面,正站著一個娉婷的嬌影,不過,因為此刻身上單薄的衣料已經被飛濺的水花濺濕,玲瓏有致,美不勝收。 雖然只看到側臉,但白洛奇見眼前的女子那露出的猶如少女純真般的笑容,微微失神了一下,在爾虞我詐的宮城裡呆了那麼久,他還是第一次見過如此乾淨的笑容,不帶一絲算計,只是單純的自內心的笑,好似很開心似的。

不過,這女子的五官長得倒也十分英氣,再配上一雙十分特別的鳳眼,顯得韻味十足,略微古銅色的皮膚,看上很健康。

看起來只有二十齣頭,豆蔻年華,這樣的美女居然出現在這種猶如蠻荒一樣的邊境,那簡直就和極品寶貝一樣。

她是誰?此刻,白洛奇心裡不禁猜想到。

「嗷……」就在此時,似乎龍不像和它的主人一樣欣賞的忘乎所以,所以,不禁出一陣低吼。

如果不是龍不像突然嗷了一聲,或許白洛奇還能多欣賞一會,但這一嗷,馬上就將還在絕色的美女給驚動了。

絕色美女一見到獸欄外面,居然站著一個男人,身旁還站著一隻御靈獸,這一人一獸像是在欣賞什麼似的,目不轉睛的盯在她身上,令她十分反感。所以,她不由低頭一看。

「啊……」絕色美女驚叫一聲,急忙伸手抓起掛在一旁的一件紅色披風,同時,嬌軀一旋,身軀頃刻間就被包裹了起來。

而絕色美女一叫,她身旁的那隻戰龍也跟著咆哮一聲,對白洛奇面目猙獰起來,但馬上被絕色美女安撫的趴在了地上。

「你是誰?為什麼會在這裡?」絕色美女裹緊紅色披風后,鳳眸透著怒氣地對獸欄外的白洛奇質問道,同時,也散出十分強烈的御靈者氣息。

「至少在地斗五級以上。」白洛奇立刻感到一股不弱的靈壓撲面而來,神色微微一驚,沒想到這女子居然有如此的實力。

「我?哦,我是新來。我想找這個獸廄的人……我可沒有偷看你,只是無意間看到的。」白洛奇看出絕色美女似乎有點誤會,便解釋了一下。

「不管你剛才看到什麼,都給我馬上忘記,否則……」絕色美女彷彿變了一個人似的,變得威勢十足。不過,對於見過慕乙女以及藍媚那樣的女中豪傑,眼前的絕色美女就算再怎麼威,白洛奇也是寵辱不驚,神色淡定。

「哦。」白洛奇不咸不淡的應了一句。

或許是因為白洛奇的表現過於平靜,一下子讓絕色美女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用手拍了派身旁的戰龍,然後,瞥了白洛奇一眼,便迅的從獸欄的另一邊盈身而去,轉眼間消失。

白洛奇嘴角一勾,看了一眼眼前那隻墨綠色戰龍,心裡暗道,沒想到這小軍營裡面居然有隻戰龍,這龍可是十分稀有的御靈獸,就算是在宮城,他也沒見過幾隻。

不過,這戰龍只是天宗級以上的御靈者才能操縱,很顯然這小軍營裡面應該有天宗級以上的高手。

但白洛奇最好奇的還是那個絕色美女是誰,既然身在出現在軍營里,又和這戰龍玩得很開心,如果不是這戰龍的主人,那起碼也是和戰龍皇人很親近的人。也許是這戰龍皇人的女兒說不定。

就在白洛奇無聊猜想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一陣蒼老的聲音道:「你怎麼在這裡?這個獸欄是不準靠近的。」

白洛奇回頭一看,就見一個老頭站在身後,背很駝,大概有五十多歲,鬢角白,滿臉皺紋,但看他的眼神卻出奇的精明。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白洛奇抱歉道。

「你剛才有沒有看到什麼?」老頭突然眯起眼睛問道。

「沒有。」白洛奇目光一眯,因為老頭問得話很奇怪,但剛才那個絕色美女警告過他,所以,他也就當沒看到好了,免得惹來什麼麻煩。

「那就好。」老頭似乎像是送了一口氣。

「你應該是新來的。記住這個獸欄一步都不準靠近,不然,你可要倒大霉了。」老頭提醒道。

白洛奇點點頭,然後,好奇的指著身後那隻已經趴在地上的墨綠色戰龍問道:「這戰龍是誰的?」

「不該問就別問。一點規矩都不懂。你來這裡做什麼?」老頭問道。

「想給我的戰獸弄點吃的。」白洛奇應道。

老頭聽著,目光也落在了白洛奇身旁的龍不像上,看了一眼后,馬上面露異色,之後又看了看白洛奇,嘴唇翁動了一下,神情看起來有點奇怪,但並沒有說什麼,徑直轉身而去。

白洛奇見狀,便帶著龍不像跟了上去。

很快的,老頭就帶這白洛奇和龍不像到了一個裝滿了混合著肉和蔬菜的食槽。

「去。」白洛奇拍拍龍不像的腦袋。

龍不像也不客氣的跑到食槽旁,開始狼吞虎咽的享受起來。

「如果你要把戰獸寄養在這裡的話,就跟李大人申請一個獸欄,管理費會從你的軍俸裡面扣除。」老頭說道。

「不用了。它從來都是跟我一起住的。」白洛奇搖搖頭道。

情動帝國總裁 「我很少見到有御靈者願意和自己的御靈獸住在一起的,你小子倒很特別。」老頭說道。

白洛奇只是點了點頭,等著龍不像吃完后,便對老頭說了一聲「謝謝」,隨後,就帶著龍不像離去。

而就在白洛奇和龍不像離開后,老頭看著那一人一獸的背影,立刻面露異色的自言道:「這小子的實力這麼弱,怎麼會有一隻三星二級的戰獸,以他的實力應該根本駕馭不了的,真是太奇怪了」

白洛奇和龍不像回到屋子后,正好雷勇和羅修生來找他,讓他一起去訓練。在軍營的御靈者在沒有任務的時候,通常就只有用訓練來打時間。

不過,白洛奇習慣了一個人修鍊,而且也不想讓人現他隱藏的實力,所以,婉言拒絕了,送走兩人後,便一個人呆在屋子裡徑直修鍊起來……

就在白洛奇被充軍到煉羅邊境的兩天後,龍皇便把白洛奇因練功受傷而染上重病,要閉門養病,以及與西門家族的大婚無限押后的消息宣告天下,頓時,整個聖龍國上下嘩然一片。

因為白洛奇才在不久前才剛恢復了皇子身份,並且成為了聖龍國寄予厚望的未來之星,怎麼突然又練功受傷得了重病,還要無限押后與西門家族的大婚。 這個消息一宣布,自然惹來種種猜疑,尤其是皇族上下,也是一片質疑聲。

但因為白洛奇大鬧巫女殿前的事情,已經被龍皇勒令封鎖禁言,誰要是傳出去,就要株連九族,所以,無論外界怎麼猜疑,也絕對不可能得知真相。

金牌女廚:醫生大人慢點吃 不過,西門家族那邊倒是坐不住了,本來這大婚的事情就在眉梢,這皇族突然就宣布壓后婚期,所以,這外界也猜測問題是出在西門家族的身上。

這西門家族也一下子被推上了風口浪尖,飽受輿論。

就算是西門霸天也猜不透龍皇這葫蘆里究竟賣的是什麼葯,但他明白這大婚押后,對他們西門家族絕對沒有什麼好處,反而會遭受非議。

所以,得聞消息后便親自前往宮城,想要問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可結果,龍皇以身體抱恙,無法接見為由,讓西門霸天先回去。

就在第二天,龍皇便下了一個調遣令,把西門霸天所統領的以霸天軍為的青龍軍團,調往聖龍國最重要的軍事要地駐守。

西門霸天接到調遣令就明白肯定出了什麼問題,否則,龍皇絕不會做賊心虛的將他調離皇城,但皇命難違,最後只能領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