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撞胸怎麼了,又不是有意的,誰沒長胸?」張鵬飛板著臉教訓道:「國安部怎麼會有你這樣的幹部!」

「你……你們……」曾柔氣得跺了下腳,帶著手下就離開了。

……………………………………………………………………………………

張鵬飛搖搖頭,看向張建濤、萬捷苦笑。萬捷連忙解釋道:「張書記,對不起,我不應該讓她們上來的。」

「這件事不怪你,她們確實是為了工作來的。」張鵬飛安慰地對萬捷說道。看向張建濤,問道:「有事情?」

「嗯,和您商量一下朝鮮訪問團的接待事宜……」

張鵬飛微笑著轉身:「這種事你看著辦就好啦!」

「呵呵,有個人的身份特殊,所以……我們要謹慎一點。」張建濤跟著走進來。

萬捷泡上茶就離開了。

張建濤含笑問道:「那個女人……」

「一隻瘋狗,哎……煩死了!」張鵬飛搖搖頭。

張建濤明白領導不願意多談,便也不再問,而是說:「這次來訪問有個金銀銀,所以接待標準上……」

「不用犯難,就以同級別的標準來接待吧!」

「同級別?」

「我們是省級單位,他們來訪團也是省級單位,所以……」

「可是金銳銀現在……」

「這個不用管,我們接待的是經貿訪問團,而不是金銳銀,明白了嗎?」

「哦,我明白了!」張建濤豁然開朗,笑道:「您說得對,我啊……思維僵化了!」

「呵呵……」張鵬飛笑了笑,隨意地問道:「最近高美菊那邊有什麼消息沒有?」

「高美菊正美著呢,她聽說胡省長同姚秀靈挑明了,所以……當然高興啊!」

「哎,感情上的事情……誰也說不好。」張鵬飛搖搖頭,沒有再說下去。

張建濤又閑聊了一會兒,這才起身離開。

張鵬飛拿起電話再次打給岳父的秘書。

「張書記,您找首長有事嗎?」

「他老人家現在忙不忙?」

「嗯,現在同幾大軍區首長談話呢。」

「哦,」張鵬飛點點頭。

「張書記,您有事嗎?」

「是這樣,如果方便的話,你幫我查一個人的檔案,是國安部的一個處級幹部,名叫曾柔。」

「好的,請您稍等,我一會兒發給您。」

十分鐘之後,陳新剛的秘書就把曾柔的檔案發過來了,張鵬飛看著曾柔的個人底細,這才明白她為何對自己充滿了敵意。他知道這件事麻煩了,不是因為自己,而是冉茹。看來冉茹真的被國安的人盯住了,被懷疑成間諜。可問題是冉茹身上背負著太多與陳家、劉家相關的秘密,一但被別人查出什麼,影響十分的不好。他皺著眉頭,開始研究這件事應該如何處理。

……………………………………………………………………………………

陳新剛同各大軍區司令員開完會議,便從機要秘書那裡知道了張鵬飛調查曾柔的事情。他看了眼曾柔的底細,明白愛婿肯定遇到麻煩了,便親自打來電話尋問。

「鵬飛,到底出了什麼事情,曾柔……你怎麼會問她的情況?」陳新剛一肚子疑惑。

「爸,她剛剛來過我的辦公室,問了我一些事情,很顯然……她在偷偷調查我。」

「調查你?」陳新剛摸了下臉:「她憑什麼?就因為和喬家……」

「她沒這麼傻,她是通過別的事情查到我的身上,便小題大作了!這個女人的膽子也真膽大,瞞著上級直接來找我!」

「喲,她查什麼能查到你頭上?」陳新剛更加的不解了。

「冉茹,就是上次我和您談過的台灣女人。爸……這件事很蹊蹺,我覺得這不是意外,他們肯定別有用心,這件事不容小瞧啊!」張鵬飛頗為激動地說道。

陳新剛也知道事情不太對勁兒了,說道:「如果她們懷疑冉茹是間諜,那麼以你和冉茹的關係……」

「這只是表面,我現在懷疑的是他們憑什麼調查冉茹?是不是因為我……」

「嗯,看來……某些人想玩火啊,這是新一輪的進攻嗎?哼,可惜啊……這個女人太傻了,如果他偷偷的調查不被我們發現,或許他們的計策能夠成功,但是現在……一盤好棋被這個女人全攪黃了!」

「是啊,我現在也慶幸她敢找我!不管這件事是有人策劃還是場意外,我們都要感謝這個女人,我想現在冉茹已經被她控制住了,否則她就不會來找我。爸爸,我認為……」

「你不用說了,這件事交給我,我馬上就聯繫黃維忠。」陳新剛一點就透。

「好吧,有什麼事情我們急時聯繫。」

「嗯,那先這樣。」陳新剛掛上了電話。

張鵬飛捏著電話出了一會兒神,搖頭苦笑。

……………………………………………………………………………………

曾柔帶著部下走出省委大院,上車后並沒有馬上離開,而是鬱悶地生氣。兩位屬下知道曾柔的大小姐脾氣,都沒有敢吱聲。曾柔想了一會兒,掏出電話打了出去。

「小柔,你去哪了?」

「我在雙林省……見到他了!」

「什麼?我不是說不要讓你去嗎?這件事很危險,你怎麼這麼魯莽!」

「我……」

「你們都說了什麼?」

「他什麼也不說,不過……他確實和那個女人有不正常的關係,我一定會查出證據的!」

「可問題是……你這麼做是違法紀律的,他是什麼級別你不知道嗎?你這麼干……」

「你就別管了!」曾柔掛上了手機,隨後命令部下發動起車子。

「處長,我們下一步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回賓館等部長吧!部長來了,你們……別亂說話,知道嗎?」

「哦。」兩人點點頭。

曾柔偷偷地揉了揉高聳的胸脯,眼圈一紅落下了幾滴眼淚。/p

(600000) ?996危險事件

張鵬飛下班后沒有回家,而是直接來到了郝楠楠這裡。他的腦子裡明顯有些分神,還在想著冉茹和曾柔的事情。他現在已經清楚了曾柔的背景,那麼這件事就不能輕易處理了。

郝楠楠看到張鵬飛很高興,卻有些不解地問道:「你怎麼來了?」

「哎,不想回家!」

「呵呵,是不是害怕家裡那兩個漂亮保姆啊?」郝楠楠陰陽怪氣地說道。她知道了張鵬飛暗中幫助馬元宏的事情。

張鵬飛嘆息道:「是啊,家裡兩個年輕漂亮的少女,我看了就上火,這不就來找楠姐了!」

「哼,你也知道老x敗火?」郝楠楠**地大笑,「想吃什麼?」

「隨便。」張鵬飛拍了拍她的**,說:「老x是敗火,不過……也累人啊!」

「喂,我今天聽說國安找你了,到底因為什麼事情?」郝楠楠好奇地問道。

「這件事你別問了,我也正煩著呢,快去做飯,我餓了!」張鵬飛像一個不懂事的孩子。

郝楠楠果真不再問,扭著**的**走進了廚房。張鵬飛坐在沙發上閉目養神,沒多久之後又接到了岳父的電話。

「爸爸,是不是查到冉茹的蹤跡了?」

「嗯,查到了,我的人正在路上準備去接她,你放心吧,她應該沒受多少苦,那邊也沒得到什麼情況,現在還沒有證據表明冉茹就是間諜!」

「沒有證據就抓人,國安部是不是太魯莽了?」

「呵呵,這件事不好說,不過黃維忠已經承認錯誤了,他已經趕去雙林省了。」

「爸,這件事已經這樣了,有點麻煩吧?」

「是有點麻煩,案子暫時由我接手,不過不能就這麼算了,有些人太過分了。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由我向上級反應,你還是低調一些好。」

「好吧,那我就同黃維忠談談。」

陳新剛點點頭,「這個曾柔需要好好處理!」

「爸,你說他們是無心還是有意?」

「不管無心還是有意,事情發展到現在都成了有意的吧?」

「嗯,您說得也對。」張鵬飛點點頭。

「鵬飛啊,不要有心理負擔,」陳新剛了解姑爺心裡想些什麼,溫和地說:「這件事情牽涉面很廣,對你不會有什麼影響的,我會直接同總書記彙報,這件事必須要嚴懲,性質太惡劣了招陰!」

「好的,我明白了。」

「不用給黃維忠面子,這小子管教下屬不嚴,應該讓他長點教訓!」

「爸,謝謝您。」

「我還有事要忙,就這樣吧。」 王妃忘憂 陳新剛放下了電話。

張鵬飛放下手機,稍微放心一些,只要冉茹安全,只要高層對他沒有其它看法,那麼這件事就好處理。正如岳父所說,曾柔的性質十分惡劣。但是張鵬飛之前也擔心因為這件事讓高層對自己也有看法,必竟說到底此事源於喬系與劉系之爭。

想到曾柔,張鵬飛就不禁想到白靈,當初自己在江洲時陰差陽錯發現了隱藏在喬炎彬身邊的間諜白靈;現在曾柔又反過來調查自己,真是風水輪流轉啊!只是這個曾柔……張鵬飛搖搖頭,真不知道如何評價這個女人。可以說她調查自己和冉茹,應該說是一個比較聰明的開端,但是其行事風格,完全可以歸類於傻子那一類!當然,張鵬飛也要感謝這個傻女人,要不是她現在將此事暴露,或許將來問題會演變得更為嚴重。

聯盟之俠客行 郝楠楠做好飯菜走出來,發現張鵬飛還在發獃,便關心道:「怎麼了,還真被國安部嚇住了?」剛才張鵬飛同陳新剛的談話,她從側面也聽到了一點,知道愛郎肯定又碰到了麻煩。

張鵬飛摟著她柔軟的腰,微笑道:「嚇是嚇不住的,不過有點煩人啊!」

「別煩,一會我幫你泄泄火……」

「怎麼泄?」

「用這裡啊……」郝楠楠拉著張鵬飛的手摸向自己的兩腿之間。

張鵬飛笑道:「恐怕還不夠吧?」

「那這裡也可以啊……」郝楠楠張開紅唇吻了吻他的臉。

「呵呵,那還是先把肚子餵飽吧,要不然我怕抗不住!」張鵬飛抱著郝楠楠站起來。

兩人正準備吃飯,張鵬飛的手機又響了,他拿起來一看,臉上露出了笑容。

「喂……」

「張鵬飛,謝謝你!」電話中冉茹的聲音有些哽咽。

張鵬飛能夠理解她的感受,一位集團老總,養尊處優慣了,突然被人秘密關押,一般女人怎麼能受得了?要不是冉茹心理素質夠強,恐怕已經無法打這個電話了。

「冉茹,你怎麼樣?她們沒欺負你吧?有沒有受傷?」張鵬飛關切地問道,聽到她直呼其名,他便也直接叫了她的名子。

「我還好,沒有被用刑,就是好幾天沒看到陽光了,也不知道被關在了什麼地方,想想……都害怕。」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你好好療養,把身體養好再說。」

「不用關心我,我想立刻見到你!我害怕……」

「不要怕,在京城有人保護你,聽救你出來人的話,知道嗎?」

「哦,真的沒事?」

「放心吧,他們是我岳父安排去的人,在京城沒人敢動你!」笑話,軍委副主席想保下的人,誰還敢動?

「張鵬飛,謝謝你。」

「好了,不要謝了,你休息吧。」張鵬飛知道冉茹一定很疲憊。

「嗯,見面再說吧。」冉茹堅持了幾天,此時此刻身上一點力氣也沒有。

張鵬飛放下電話,看著眼前的郝楠楠,笑道:「你看什麼?」

「又和那個冉茹勾搭上了?」

「你少管我的事!」張鵬飛拍拍她的美臀,拉著她來到餐廳坐下。

郝楠楠嫵媚地瞪著張鵬飛,撒嬌道:「看我一會兒怎麼收拾你!」

……………………………………………………………………………………

國安部部長黃維忠當天晚上就到了雙林省江平市,跟著他來的還有反間諜情報局的李局長。在此之前黃維忠已經接到了陳新剛親自打來的電話。聽著陳新剛的講話,黃維忠不禁汗顏,曾柔那個丫頭快把他害死了!

曾柔也知道自己做錯了事情,因此帶著屬下來到機場迎接。黃維忠見到曾柔,恨不得打她兩個耳光,但是什麼也沒說,直接向車走去。曾柔跟在後面偷偷拉了一下李局長,小聲道:「李局長,這件事沒你們想得那麼嚴重,其實……」

「還不嚴重?」李局長火了,黃維忠在意身份,不好在公眾場合越級批評下屬,但是他身為曾柔的直系領導,再也忍不住了。「你知道什麼才是嚴重?黃部長不批評你,你怎麼還不知道錯!小曾啊,你把我們部害苦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