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凌峰聽著有些不明白,隨即請教那長老為他釋疑后他才恍然明白。

原來這個迷霧森林已經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了,所有的人都只知道從自己出生時這迷霧森林就已經存在,並且還是被列為了禁區,因為以前很多人看見這片迷霧森林都認為裡面肯定有寶物,所以很多人都抱著僥倖的心裡,進去尋找寶貝,但是幾乎所有走進去了的人都沒有再活著出來過,只有少數人從裡面走了出來,據他們說他們也根本就不知道怎麼就出來了,而且他們也並沒有穿越過去,只是迷路后糊裡糊塗的就走了出來,而大部分進去的人都屬於悲劇的一列,所以迷霧森林被列為了禁區。

而長老之所以那麼激動,是因為第一次聽說有人穿越過了迷霧森林,之所以哽咽是因為他的親人也有試圖穿越迷霧森林找寶物而從此生死迷途的。

聽長老說完凌峰總算是明白了為什麼他會在迷霧森林裡面發現那麼多的骸骨而卻沒有遇到危險了,原來全都是為了尋寶而迷失在裡面而身死的人。

凌峰也糊塗了,他不知道裡面是否真有寶,反正自己除了天上掉餡餅掉下兩個大怪物外,其他還真是沒有發現什麼寶貝,唯一發現的就是危險恐怖。

歡迎關注,敬請期待,後續將會更精彩。。。(若贊請收藏,請推薦。。。謝謝!)

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方舟第15任法官亞哈·塞隆尼斯蹙著眉頭,待黛安娜講完后,緩緩開口說道:「四個月前,首席機械工程師傑克向我們預警……」

「可他三周前剛被你親口判處死刑並處決!「

眾人循聲望去,坐在席間的派克毫不畏懼地與法官對視,接連失去妻子,女兒,目睹好友鮑勃被處決,教子崔斯特「離世」,這個幾乎失去一切的可憐人變得偏激了許多。亞哈知道派克敵視自己的原因,在四年前的競選中,鮑勃帶著工友們給自己投了關鍵性的三十多票,而且鮑勃竊取醫療物資救子,屬於《方舟公約》中法官有權特赦的範疇。

亞哈從來都是一個有原則的人。 冷王追妻:庶女本輕狂 因為自己的原則,他會因為彰顯公正而一視同仁地判處自己犯罪的支持者死刑,會為了大局毫不猶豫地處決想要公布消息的好友,同樣的,他也不會因為自己被冒犯而去刻意對付一個無罪的農業區主管。

亞哈法官選擇性地無視了派克的發言,繼續開口說道:「為了維持4000人的供應,過濾艙一直在超負荷運行。而且,更加嚴重的是,過濾艙的主體部份還在持續損耗,八個月前太陽風暴造成的震蕩加劇了損耗程度,此外,我們沒有替換零件……」。

除了黛安娜之外的其他人都面色凝重地點了點頭。

黛安娜作為新被選舉任命的生活區主管,並沒有參加之前的會議。而之前會議中,亞哈要求所有與會者都要對此保密,因此黛安娜對這項絕密內容毫不知情。此時初聞此訊,事關整個方舟的生死存亡,這個強勢女人的臉上不免有些慌亂,她死死地盯著亞哈法官,希望法官能提出解決方案。

可惜她註定會失望了。

亞哈繼續說道:「除非降至目前的百分之五十,否則超負荷工作的過濾艙還會持續損耗下去,但是一旦降低功率,方舟內空氣質量會瞬間惡化,我們的人民會受不了的……「,言罷,他略微停頓,以待新加入會議的黛安娜消化此則消息。 冰山首席請自重 雖然會議剛開始的時候,黛安娜就不安分地挑釁過他。

「所以之前的過濾艙檢修,四個月來,到現在都沒修好,這個只是個借口?」,黛安娜反應過來,有些震驚地看著亞哈,周圍的議員們也沉默相對,畢竟結合過濾艙老化的事實,他們幾乎能猜出真相,只是不敢,抑或是不願去驗證罷了。

亞哈繼續回答道:「是的,四個月前我要求工程站,將過濾艙的功率降至了百分之九十,也就是原先百分之一百二十超負荷功率的四分之三。從目前的情況來看,許多同胞們因此出現了各種癥狀……而且還在進一步的惡化,艾比醫生?」

醫務總監艾比沒有派克和黛安娜這麼隨意,同時也是處於對昔日好友亞哈的尊重,她站起身來。憔悴許多的女醫生一邊整理自己手中的資料,一邊回答道:「由於四個月前方舟降低了過濾艙的工作負荷,導致整個方舟氧氣稀薄了許多。方舟上的人們長時間處於在這種環境下,隨之而來的是各種缺氧的後遺症,頭暈、頭痛、耳鳴、眼花、四肢軟弱無力……甚至一些身體虛弱的人產生了噁心、嘔吐、心慌、氣短、呼吸急促、心跳快速無力等癥狀,再嚴重一些的,主要是老人,他們會面臨嘴唇發紫,雙目失明的情況。」

職責所在讓艾比彙報完之後繼續發言示警:「法官閣下,如果再繼續這樣下去,我們的人民會受不了的!」,言罷,她嘆了口氣,坐回位置。周圍的議員們也心有戚戚,同處方舟,身周人民的異常,包括他們自己身體的不適,大家基本上心裡有數。

昔日好友的一聲「法官閣下」讓亞哈身體一怔,卻沒有任何言語。

亞哈接著面無表情地看向警衛總監凱恩·馬庫斯,「凱恩,目前因為調整過濾艙,我們的人員損失統計出來了嗎?」

「這三個月來,陸續有八十七位同胞永遠離開了我們,他們大多數是老人,以及少數幾個孩子,他們……」,凱恩的聲音有些哽咽,「他們都是因為缺氧的後遺症……而且,他們死的很痛苦……」

「而且這個數字還會進一步擴大,目前有超過四百同胞出現缺氧癥狀,同時,由於方舟的配給制度,他們所能擁有的配給藥品幾乎不可能幫助他們康復」,艾比在坐席上作出了補充,聲音卻沒有太大的情緒起伏。作為醫療總監,方舟4000多人口中的七位醫生之一,她一直處於救治病人的第一線,見慣了生離死別,由於配給制度,太多同胞因為缺乏藥物而永遠地離開他們,她的心早已麻木了。

亞哈拍了拍桌子,「感謝艾比女士和凱恩先生的發言。同胞們,根據這四個月的嘗試,我們的努力失敗了,降低過濾艙的使用功率,也只是在慢性死亡罷了……」

議員和主管們的議論聲似乎有變大的趨勢。

亞哈走下台階,直接站在高層們坐席的正前方,環顧四周,是議員和主管們或焦慮,或期待,或麻木的臉龐。

「因此我決定,恢復過濾艙原先的使用功率!」

工程站新負責人和總控室辛克萊博士點頭接受了命令。

「同時,凱恩,你們加派人手,去『廢屋』,方舟去廢棄的艙室,仔細搜尋,查找替換零件」,亞哈有條不紊地指派任務,「辛克萊博士,從現在起,打撈方舟軌道上我們所有遇到太空垃圾,待後續甄別回收」,緊接著,亞哈銳利的眼神直視前任法官兼目前的生活區主管黛安娜,「黛安娜女士,我希望加工部能加一把勁,爭取能夠仿製缺損的零件」

黛安娜有些遲疑,「您知道的,方舟的前身——核戰前各國的空間站,並沒有加工設備,目前方舟的加工車間是我們自行手工打磨零件,拼裝起來的,對於特殊材質,極高精度的零件,我們並沒有仿製能力……」,她甚至有些陰謀論地懷疑,亞哈法官是不是刻意針對她,用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故意為難她。

「儘力即可」,亞哈擺擺手示意知道了,他本身也沒抱多大希望,航空材料,精密配件如果這麼容易製造,核戰前也不會只有十二國能擁有空間站了。

「接下來,我們要說第二個議題,關於此次危機,關於地球,關於目前在押的一百名青少年囚犯的議題……」

黛安娜這才反應過來,亞哈他,還沒回答她一開始的問題,為什麼亞哈擅自頒布命令,從這個月起,允許青少年囚犯的親人們,每個月探望他們一次。之前一連串的消息震得她發懵,一時間沒回過神來。

「距離2048年的滅世核戰已經過去了96年,由於核大國使用了『臟彈』等大規模輻射源,因此我們初步推測地表核輻射要持續兩百年才能散盡,但是現在地球是個什麼情況,我們完全無法掌握……然而方舟的過濾艙只能在支持三年,換句話說,氧氣即將耗盡,我時常在想,地面的輻射經過大自然百年的代謝,也許部分地區已經可以生存了呢?」

眾人的呼吸急促了起來。 ?隨著他們的聊天,凌峰也終於了解到了些他們的情況,原來他們是附近城裡的一個中等家族的戚氏家族,那位小姐就是戚家的小女兒名叫戚明月,那位長老是戚家的三長老,外面的那些人則是戚家的護衛或外戚。

附近城裡的各大家族經常會讓自己家族的嫡系後代來這大山外圍進行歷練,經常出來都有護衛隨行好保護他們安全。

這次戚家也是為了讓自己家的掌上明珠出來歷練一番,見識見識外面生存的殘酷,所以讓三長老帶著十幾個護衛就到了這大山外圍。

他們在大山外圍歷練,為什麼會到這裡呢?這裡明顯不像是在大山的外圍啊。

原來,他們本來在外圍歷練的很好,但就在前兩天,他們不小心錯獵了一隻小狼崽,而正好這狼崽子居然是外圍一狼王的幼崽,所以,接下來這兩天他們在外圍遭到了群狼的圍殺,逼得他們不得不一步步往大山深處退。

到得現在他們已經退到了較深處,已經到了迷霧森邊上,他們知道現在也基本無路可退了,前面就是有去無回的迷霧森林,而後面則是窮追不捨的兇猛群狼,所以他們沒辦法只能在這迷霧森林的邊緣地帶暫時駐紮,好看看是否能尋找出突破出去的機會,若實在無法突破也只能選擇迷霧森林這條不歸路了。

聽完他們的述說,本來已經感覺希望就在眼前,正興奮無邊的凌峰,這時卻感覺鬱悶不已,原本以為自己已虎口逃生了,沒想到又遇群狼。他心裡想著,我咋就這麼倒霉呢,運氣咋就那麼衰呢,老天爺不帶這麼玩人的,這樣玩多了會搞死人的。

隨著他們的進一步了解彼此也都更熟絡了起來,這時只聽見外面一個聲音響起「三長老,外面攻防工事已經築好,外圍的機關陷阱也已經布置好了,您看還有什麼安排或指示。」

長老吩咐道:「嗯,好,那就留下一隊繼續巡邏,注意防備,其他的人都先歇息一下吃點東西,填飽肚子準備好接下來戰鬥。」

接著那人就下去執行長老的吩咐去了。

長老繼續說道:「咱們也先吃點東西吧,不然待會兒要是群狼來了就沒時間了」。隨即便從旁邊的袋子裡面掏出了一些乾糧出來分了一些給凌峰。

凌峰看著眼前的乾糧,口水直往下咽,就連懷裡的炎黃看著眼前的乾糧也是兩眼精光,口中的哈喇子都像瀑布一樣不由自主的流了出來。

凌峰吞咽著口水,但是看著長老和戚明月都還沒有吃,自己也不好意思拿來吃,只感覺自己現在忍受著無比艱難的痛苦與煎熬。

長老看凌峰這窘迫的摸樣一邊給他拿著吃的一邊對他說道「凌峰,趕緊吃吧,這麼長時間在山裡應該挨了不少餓吧,快吃吧。」

凌峰聽長老這麼一說感覺有些不好意思,但是還是忍不住肚子里饞蟲的迷惑,終於伸出手去拿起桌上的食物塞進嘴裡。

他先不好意思拿肉只好拿了一塊餅慢慢的放入口中輕輕的咬了一口,本來想細嚼慢咽顯示一下他的禮貌和風度的,可是自己的肚子和自己的嘴卻一吃吃出三層浪,盡然不聽使喚似的,吃完一口就一發不可收拾的狼吞虎咽起來,還沒等吃完手中的餅接著另一隻手就去拿桌上風乾的肉。

此時的炎黃也沒閑著,他看見凌峰拿乾糧那一刻,他立馬就伸出兩隻前腳抓住桌上的干肉就往嘴裡送,一邊大口的嚼咽著還一邊留著哈喇子,這一幕看起來十分的滑稽,嘴裡的肉還沒吃完就立馬又伸出前腳去把桌上的肉往自己嘴邊扒拉,好像深怕凌峰給他搶來吃完了似的。

此刻的凌峰和炎黃再也不管什麼形象了,他們就跟一個餓殍見了美食似的,不斷的狼吞虎咽著,還不停的搶著吃的,此刻一人一狗居然在搶食吃,深怕對方吃多了自己沒得吃了似的。

長老和戚明月看著眼前的一幕感覺十分好笑,但又不好笑出來只好用勁的憋著。

待得他們狼吞虎咽吃的肚子都鼓鼓的實在吃不下去時,桌上的食物已經下去了一半多了,這時凌峰才打著飽嗝右手撓著頭不好意思的看這長老和戚明月。

此時的炎黃也四仰八叉的躺在凌峰懷裡,雙腳揉著鼓起的肚子,眯細著眼睛,嘴裡似乎還露著怪異的笑臉,感覺好像十分享受似的。

凌峰看了看桌上少了一半多的食物,不好意思的說道「很抱歉,沒注意居然吃了這麼多的乾糧。」

戚明月說道「沒關係,我們還有很多呢。」

聽著這話,凌峰心裡感覺也舒服多了,此時看了看桌上剩下的乾糧。不看還好看完后讓他後悔不已,自己剛才只知道狼吞虎咽了,感覺拿著什麼就往嘴裡塞什麼,竟然沒發現桌上還有不少更好吃的東西居然沒看見,現在自己都吃飽了撐的實在吃不動了才發現,自己是想吃也吃不下了。

看著這一幕三長老似乎有些發神,有些失落,有些迷離,眼中似乎還有些懊悔,他自語的說道:「好久沒有看到這樣了,唉,時間真快啊,不知不覺都快忘了你的摸樣了,不知道你再另一邊是否過的很好,你要在應該也有這麼大了吧」。

凌峰聽著長老這麼說居然說愣了,他不知道長老為什麼這麼說,他只感覺長老說這句話時顯得更加蒼老,感覺非常失落,又似乎充滿了某種說不清的疼惜。

這時只見旁邊的戚明月悄悄的湊到他耳旁輕聲的說道:「三爺爺以前有個小孫子,就是我小表哥,三爺爺特別疼愛他,可是在一次意外中被幾個路過的人打死了,三長老為此特別傷心,一夜白頭,從此以後他的話也少了很多,但具體是怎麼樣的我也不知道,因為那時我也還很小,只是後來聽大人們偶爾說起的」。

凌峰聽著戚明月的解釋,再看看身旁的三長老,心中出現莫名的酸澀,他能夠體會那種至親的人離開的那種心情和感受。

正在戚明月為他解釋,長老追思時,只聽叫一聲嘹亮的狼嚎聲響起,這時一個人急匆匆的跑進帳篷稟報道:「三長老,小姐,不好了,群狼來襲了。」

聽著這話,三長老立即從追思中清醒過來,立馬站起來就和來報之人快速的走出了帳篷,凌峰抱著炎黃和戚明月也跟在後面走出了帳篷。

等出了帳篷,凌峰看了看四周不遠處,不由得讓他深吸了一口冷氣,看著四周除了迷霧森林方向外其他方向都出現了數不清的發著藍綠色光的狼眼。

歡迎關注,敬請期待,後續將會更精彩。。。(若贊請收藏,請推薦。。。謝謝!)

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距離2048年的滅世核戰已經過去了96年,由於核大國使用了『臟彈』等大規模輻射源,因此我們初步推測地表核輻射要持續兩百年才能散盡,但是現在地球是個什麼情況,我們完全無法掌握……然而方舟的過濾艙只能在支持三年,換句話說,氧氣即將耗盡,我時常在想,地面的輻射經過大自然百年的代謝,也許部分地區已經可以生存了呢?」

「眾所周知,由於物資得缺乏,這97名青少年囚犯的終審判決會很不樂觀……因此,我提議,派遣這近一百名青少年囚犯前往地球,為方舟探明地球是否可以生存!」

法官一連串的話語讓眾人的呼吸急促了起來。

亞哈不待眾人回過神,打開身前的全息投影,頓時一幅地球的三維立體圖出現在眾人的面前,法官接著說道:「根據我們解析的戰前的絕密文件,戰前各個強國都有修建了避難所,但是核戰的規模超過所有人的預料,因此絕大部分避難所基本毀於滅世核戰……參考核爆中心,以及控制模型對輻射範圍的推算,我們估算下來,最有可能保存完好的避難所在此處……」

方舟法官的手隨著他的話語指向投影上的一處,該處位於戰前亞美利加與魁北克交界處,赫然就是氣象山基地的方向!

核戰的罪魁禍首,人工智慧AI艾莉在發動滅世核戰之前,入侵了各國的中央超級計算機,對各國的避難所都有了解,因此進行了針對性打擊,再加上核戰爆發得突然,從人工智慧AI艾莉操縱發射第一枚核彈起,到人類文明滅絕,中間只隔了不到三個小時,除了少數幸運兒之外,大多數人來不及撤入避難所便已遇難。

「法官閣下,您的意思是……」,辛克萊博士回過神來,直愣愣地盯著亞哈法官,對視的兩人臉色都有些嚇人。

「我計劃選擇氣象山基地作為著陸點,如果……我是說如果,地面的輻射還是讓人無法生存,那麼他們可以就近撤往氣象山基地……」,顯然整套計劃亞哈法官有著全盤的考量,「我將之命名為『地球百子』計劃」。

亞哈一臉誠懇地看著方舟的領袖們,「各位,人類的文明又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了,我們所做的一切,所有的犧牲和付出,都是為了更多的人能活下去!」

「不!」,艾比醫生終於不再淡然,她喉嚨中發出一聲尖叫,「我不同意!堅決不同意!他們還是孩子啊!」

畢竟,艾比醫生的獨女克拉克·格里芬也是青少年囚犯,也在所謂的「地球百子」計劃之中。是她檢舉並直接害死了深愛的丈夫,使得自己的獨生女被囚禁,不想失去女兒的她,自私地讓女兒男友威爾斯承擔背叛者的誤會。對丈夫,女兒,以及對威爾斯的愧疚,擔心女兒知道真相的焦慮每天都折磨著她,只有每天都投入工作才能讓她逃避些許。

另一個激烈反對的是派克,接連失去愛妻朱莉,女兒雪莉,失去好友鮑勃夫婦,失去教子崔斯特,他不想再次面對失去。派克下定決心要保住墨菲,保住教子崔斯特僅剩的家人,他不想再次面對生離死別了!這種焦慮讓他聲音都有些歇斯底里,他忍不住大聲喊道:「艾比醫生說得對!地表情況不明,他們……他們極有可能遇到危險!這四個月我們失去了超過一百五十名同胞,我們再也不能承受失去一百名同胞了!他們還是孩子!是我們的未來!」

「他們本就是罪犯!無論是有意還是無意,他們都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眾所周知,由於物資得缺乏,這97名青少年囚犯的終審判決會很不樂觀……」,亞哈的話語冰冷刺骨,讓一向了解他的辛克萊和凱恩震驚不已。

「各位,現在開始表決……」,亞哈斬釘截鐵地說完最後一句話,向眼前的眾人深深鞠了一躬,蹬著台階走回講台,眼中滿是堅毅與決絕,「算上上周剛剛逮捕的芬·科林斯,黑牢目前在押囚犯97人……其中最大的孩子芬·科林斯和克拉克·格里芬17歲零兩個月,最小的孩子夏洛特剛滿13歲……我知道這個決定很痛苦,這等於提前剝奪了有些孩子剩餘的歲月,但是方舟的氧氣以目前的情況,只能支撐兩年了!為了方舟,為了方舟所承載的人類文明,我們別無他法!」

方舟高層們紛紛起立,欠身回禮。

最終,除艾比和凱恩反對,派克,黛安娜,辛克萊博士以及以為議員棄權外,其他人都選擇了同意。雖然因為鮑勃的事敵視亞哈,但是派克內心認為亞哈的做法是對的。在最後關頭,派克心中的公心佔了上風,一番掙扎之下選擇棄權,黛安娜是純粹不想事後被追責,老好人辛克萊博士則是本能的對這種事抵觸。

派克低著頭,緊攥著雙手,『墨菲就要被他們派去情況不明的地球了。崔斯特,對不起,我沒能保住墨菲,保住你最後的親人。』

六對二,四票棄權,「地球百子」計劃正式展開。

。。。。。。

崔斯特沒有立即前往訓練場,他徑直走向剛收拾完小亞歷克斯的盧瑟爾村長,被一頓暴揍還不知其所以然的小亞歷克斯正背著一大袋石塊,準備進行負重奔跑的體能訓練。

崔斯特在離老人不遠處隨意搬了塊石墩坐下來,見盧瑟爾長老抬頭看過來,他整理著措辭,開口詢問道:「紅楓大平原的人們還在忙著清理廢墟,掩埋逝者,我聽薇薇安說,北面村落撤下來的族人們,並不准備幫忙?」

老村長悶哼一聲,沒有說話,看來這裡面一部分原因在盧瑟人身上。

良久,盧瑟爾接話說道:「原因大家都知道!」,他覺得崔斯特這話有些多餘,他不相信一貫機敏的崔斯特看不出來這些。

「我聽亞歷克斯說了,北面幾個村落前身是四十年前被吞併的澄光部落,因此之前他們不允許我們進駐紅楓大平原,強迫我們把營地立在外圍。」

似乎是受萊克長老遷徙的影響,又似乎是氣憤於北面村落的首領盧瑟爾被擠出權力中心,拯救他們的英雄崔斯特被打壓,再加上之前紅楓部落高層將他們逃難的營地安置在澄光河流北面致使他們首先被冰之國攻擊,想到這些盧瑟爾就一肚子火,因此,他們有意無意地拒絕幫助紅楓大平原的同族。

「您是在向新首領薩巴頓示威」,崔斯特這次用的是陳述句。

盧瑟爾微微點頭,表示默認,臉上則是「難道不該這樣嗎?」的表情。

崔斯特搖搖頭,「我覺得咱們不該這樣……萊克長老帶人出走已成定居,這個時候,紅楓部落已經在崩潰的邊緣了,您這樣做,刻意的不去幫忙,在打擊新首領薩巴頓微信的同時,也會增大紅楓部落內部的裂痕,這樣的話,紅楓部落很可能會遭受再次分裂!部落都沒了,再糾結於誰做首領,還有意義嗎?」

重生為後之皇后在上 盧瑟爾不是笨人,迅速想通其中的關節,臉色刷白。

崔斯特繼續分析:「此時我們施以援手,既能緩和與紅楓大平原部落中心族人的關係,也能讓薩巴頓欠您人情,無法輕易撼動您在部落中的地位……」 ?看著黑夜中周圍數不清的綠芒,凌峰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兒了,他忍不住的向後退了兩步,看起來似乎有些害怕。

這時三長老說道:「大家不要驚慌,現在我們已經沒有路可退了,前面是群狼後面是迷霧森林,橫豎我們都沒有把握,我們只有奮力與狼群一拼了,或許還能找到衝出去的機會」。

這時只聽見那先前被叫明叔的回道:「三長老,待會兒我們會儘力吸引狼群,我們會儘力阻擋狼群的進攻,待會兒你找到合適的時機,帶著小姐突圍先走「。

戚明月焦急的說道:「明叔,我不會丟下你們不管的,我不會先走,要走咱們一起走」說完他走到三長老身邊焦急的拉了拉長老的衣角說道:「三爺爺,咱們不能丟下他們」。

三長老看了看周圍沒有說話,這時所有的人都成傘形將凌峰他們圍在了中間,跟剛見到凌峰時的圍完全相反,最先圍捕凌峰時是傘形出去圍捕他的,而現在的傘形是把他們圍在中間保護他們。

這時三長老問道:「外圍陷阱和內線障礙都布置的妥當無失了嗎,有沒有遺漏的地方」。

這時戚天回答道:「請長老放心,所有的防線都已經安置妥當,我檢查了好幾遍,沒有遺漏的地方」。

「那就好,那我就放心多了,這樣就算是他們闖過來,外圍的陷阱也夠它們喝幾壺了」,長老說道。

「大家注意警惕,觀察著四周,雖然陷阱布好了,但是還是要預防著意外情況,以防守型配合陣勢散開」,長老繼續說道。

等長老話語剛落,只聽見一聲狼嘯,就看見四周的群狼開始迅速的行動起來,前面的狼群迅速的向他們這邊沖了過來。

在狼群剛衝進外圍陷阱時,只見狼群凌亂,哀嚎四起,有些狼群掉入了木釘陷坑中,有的狼絆住了樹藤,引發了無數被削尖了的樹枝齊齊的向群狼射去,有的踩入了狼套,有的則被樹上掉下的木樁給砸死。

雖然前面的狼群幾乎全部都陷入陷阱中死傷無數,但是後面的狼群仍然沒有任何猶豫的繼續向前沖著,好像全都沒有想到跑過去是去送死,而是去進行轟轟烈烈的慷慨就義一般,一波又一波的前仆後繼的向前湧來。

只見一個又一個的陷坑被填滿,一波又一波的樹刺被射完,一根又一根的樹樁被砸下,一群又一群的狼群倒下,但是還是不能阻止後面狼群的繼續前進。

凌峰看著群狼的一波又一波不畏生死的攻擊,他被這一幕深深的震撼了,他看著群狼以身死為代價的攻擊方式,為後面到來的狼群鋪路,它們這種不畏生死,沒有絲毫猶豫,毫不退縮,勇往直前的精神,凌峰心想這或許就是真正不屈不撓的狼圖騰精神吧。

看著前面的陷阱一個一個被填滿,一個一個的機關被觸發消失,看著狼群一步一步的逼近,他們全部的人心中都越發緊張,他們一動不動的目不轉睛的盯著越來越靠近的群狼,眼看著就只剩下最後兩道屏障了。

這時群狼突然停止了繼續進攻,而後群狼在外面安靜了下來,似乎是前面攻擊累了,開始停下來做一下休整,但不時仍然會出現一兩隻狼發出悲憫的叫聲,似乎它們在為前面就義的群狼而悲憫,亦似乎是在談論著什麼或是預謀著什麼。

這時的凌峰他們看著,外圍地上數不清的或死或傷的狼群,心中無比的觸動,無比震驚,他們沒想到這些狼會如此的以身死來換取前進,這一幕不僅震撼了凌峰,在場的所有人都被深深的震撼了。

雖然地上留下了無數的狼屍,但是四周還有不知道多少的狼群正在狼視眈眈望著他們,正準備著下一波最後的攻擊。

凌峰他們看著停止攻擊的狼群,他們當然不會相信狼群此刻會放棄進攻而打道回府,他們知道現在只是暴風雨來臨前的片刻寧靜,接下來才是他們真正的戰鬥了。

隨著片刻的寧靜后,只聽見一聲高亢的狼嘯,就像是戰士們出發前誓師大會上面的領袖在鼓舞士氣一般,接著就聽見群狼呼嘯,像是在回應著領袖的命令一樣。

緊接著,所有的狼群都開始再次出動了,它們眼中的綠光開始泛出絲絲紅光,它們進攻的比先前更加的兇猛,奔跑的比先前更加的奮力,攻擊的比先前更加的不要命,它們想快速突破過來,它們想快速獵殺近在眼前的這些敵人,它們想快點撕咬這些敵人的血肉來為它們死去的同胞報仇。

看著前面最的后兩道防線被快速的突破,快速的瓦解著,他們知道最後的防線已經沒用了,真正的戰鬥就要開場了。

這時三長老說道:「戚天,待會兒動手時,你帶領一隊保護好小姐和凌峰小朋友,千萬不要讓他們受到傷害」。

「是,明白,三長老請放心,只要我還在,我保證讓小姐他們不受任何傷害」,戚天回答道。

「二隊負責左翼防守,三隊負責右翼防守,四隊和我負責正面防守,待會兒戰鬥時一隊尋找時機突破重圍,突破重圍后二三隊跟進一隊負責防護,四隊和我負責斷後」,三長老繼續安排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