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城裡能出戰的有多少人?」

葉景寒說這話的時候沒回頭。姜力聞言,側頭看向趙江。趙江趕忙上前回道:

「七,七萬!清洗之後剩下來的都能出戰!」

葉景寒點頭,又問:「靈師以上多少?」

「三萬……額,三萬不到。」

這個時候了,趙江絕對不會找死的打腫臉充胖子!

葉景寒聞言,轉頭看了趙江一眼,道:「把靈師以上的士兵都規整出來,上城樓!」

「額,好,好好!末將這就去!」

聲落,趙江轉頭就跑了。葉景寒隨即對姜力問道:「你姜家人什麼時候到?」

「三天!三天後就能到!」

三天,比葉景寒預想的少一天。顯然,姜家也知道事情緊急,所以加緊了速度。

可三天啊,三天怎麼來得及?

這群畜生能等上三天?

別的不說,如果只是幾十頭,上百頭妖蠻的話,也許在看著這高大的護城機關后,會拖上幾天。可妖蠻的大軍數量一旦過千,就絕不會拖!

畢竟,妖蠻和人族不同。

妖蠻身體巨大,食量也是人族的幾倍甚至十幾倍。而妖蠻又無法和人族一樣,學習準備糧草輜重。所以妖蠻每次進攻人族,都會保持著一條鐵律:就食於敵!

什麼是就食於敵?

說簡單一些,就是攻佔敵人的地盤后,搶掠敵人的所有物資為己用!

放在妖蠻對人族身上,就是擊敗抵抗者后,殺戮所有人族,充當食物。這也是妖蠻本能習性的一種:狩獵,只有獵取到獵物,才會有吃的。

可一旦拖延下去,妖蠻數量少的時候,可以忍耐。一旦多了,大量妖蠻在沒有食物的情況下,又聚集在一起,那就只能出現一種情況,互食!

而眼下,百萬妖蠻大軍集結在一起,它們不會等,也沒法等!一旦等下去,不出三天,妖蠻內部就會相互廝殺。

所以,就算翠延府的護城機關再堅實,妖蠻也會進攻! 可以說,在妖蠻眼裡,此時的翠延府已經不再是一個府城。

而是一個包裹著食物的糧倉!

只是這糧倉的皮有些厚。

可就算再厚,也要把糧倉咬開。

否則等待它們的只能是自相殘殺,和絕望的失望!

所以,哪怕是用屍體堆上去,也要躍過那高高的石壁,然後直衝進去!

而此時,就在葉景寒說話的功夫,妖蠻的百萬大軍已經推進到了翠延府城外的一里之地。

五百米的距離,讓護城機關上的眾人,更能清晰的看到百萬妖蠻兵臨城下的震撼場面。而妖蠻特有的血氣之力,更是沸騰的離得老遠,都已然清晰可見。

趙江的腿開始抖,控制不住的抖。可此時此刻,卻沒人會笑話他,倒是葉景寒,一邊和姜力說話,一邊瞥了趙江一眼,隨即抬腿就給了他一腳。

「這就慫了?再慫,就把你扔下去!總歸都是死,你要不要試一試?」

葉景寒這一腳不並重,卻已然讓趙江一個趔趄,差點兒坐在地上。趙江瞬間臉色漲紅,本以為是玩笑,可抬頭的瞬間,卻發現眼前這位葉家大爺竟然已經身子前傾,好像下一刻就要動手一般。

一瞬間,趙江頓時慌了。當下立正站好,額頭冷汗冒出……但莫名的,剛剛被百萬妖蠻大軍震懾而出的膽怯,竟然不知不覺的減輕了。

是啊,已經這樣了。

前進一步是死,原地不動也活不長,既然都是死,又有什麼區別?

特么的,****娘的!

心態的轉變,讓趙江瞬間恢復了精氣神。甚至原本驚懼的眼中,竟不過轉眼的功夫,便已然增添了一抹決絕的殺意。

與此同時,趙江的轉變也影響了周圍原本同樣絕望的守將和士兵們。一時間,整個環形平台之上,一掃之前低沉的氣氛,戰意隨即漸漸升起。

而將這一切看在眼裡的姜力和王元,更是簡直目瞪口呆。隨後看向依舊一臉肆意而洒脫的葉景寒,瞬間佩服的五體投地。

倒是葉景寒,也沒多說什麼。再次看了眼趙江,隨即轉頭看向城外的百萬妖蠻,道:

「你們要記住一句話,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別說自己手下的士兵都是廢物,他們廢物,那都是因為有你們這些更廢物的將領。

迎敵之際,首先第一條就是氣勢。生的希望,死的覺悟,哪怕在敵人面前,自己只是一隻隨手可以碾死的螻蟻,也要有就算是螻蟻,也要咬下對方一根汗毛的決心!

並且,沒有一場戰役的結果,是在決戰之前決定的。即便勝券在握,也有可能被對方瞬間翻盤……而且,在敵眾我寡的情況下,最精明的辦法就是……」

整個環形平台上,鴉雀無聲。

所有人都在傾聽著這位傳說中的武將世家嫡系大爺的教誨。甚至趙江等人,更是將葉景寒的話,一字不落的記在心裡,並反覆揣摩。

可正說到關鍵時刻,葉景寒卻忽然停了下來。眾人一愣,隨即抬頭一看,卻見葉景寒忽而唇角一勾,笑了起來。 在葉家,葉景寒就是一個異類。

渾身的桀驁不馴,即便到了外孫子都能打醬油的年紀,也已然故我。

而此時,葉景寒的這一抹笑,很輕。

卻帶著一股說不出的邪氣。

眾人有些懵。

可隨後卻見,葉景寒忽而抬手一翻,一把彎弓便瞬間出現在手中。

這彎弓通體血紅,是由妖皇骨煉製而成。造型簡單,卻十分巨大,足有一人來高。

而此時,葉景寒待彎弓到手,瞬間隨手一翻,往地上一戳。同時一腳踩弓,一手搭箭拉弦,箭尖直指城外的妖蠻大軍!

與此同時,葉景寒渾身的靈力也在不知不覺間慢慢升起,最後一絲不漏的匯聚到手中的箭矢上,讓原本灰黑色的箭矢,瞬間開始泛紅,最後變成一隻燃燒的火焰之劍!

只是這火焰的顏色有些特殊,不是純正的火紅色,而是帶著一抹耀眼的鮮紅。靈尊巔峰的威壓,更是在這一刻,提到了最高。

在場的趙江等人本能的被這股威壓震懾,不禁紛紛後退半步。

「最挽弓當挽強,用箭當用長;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這首古體詩是當年葉夕瑤說的。

當初一經出世,就震動整個聖靈大陸,被奉為戰詩典範。甚至被不少金系修鍊者參透,用在靈文上,併產生了驚人的效果。

因為這首詩的關鍵是,一擊必殺!

並且是對敵方首領的必殺,所以相當受歡迎。

而此時,當葉景寒最後一字落下的瞬間,雙眼瞬間眯起。同時猛地鬆開五指……剎那間,只聽『嘭』的一聲,弓弦輕震,那足有一米多長的火焰之箭,便如流星一般,直直的飛了出去!

火焰之箭的速度極快。

夾帶著靈尊巔峰的威壓和靈力,甚至沒等眾人回神,便已然飛到了城下一裡外的妖蠻大軍前。

迎著初升的太陽,火焰的紅光,如同一抹鮮血。走在大軍之中的一頭象族大妖皇瞬間感受到威脅,當下本能的激發渾身血氣……

可終究,這象族大妖皇還是反應慢了半拍。瞬間只聽『噗』的一聲悶響,一米多長的火焰之箭,便已然一下子刺入它那揚起的粗壯鼻子里!

「哞——該死的人奴!」

象族大妖皇吃疼,瞬間咆哮出聲。

揚起粗長的鼻子,同時前面兩隻腳本能的抬起。

十米多高的身形,如同小山一般,以至於就在雙腳落下的同時,便將旁邊兩頭靠的近的妖族直接踩死!

可即便如此,它卻依舊無法擺脫那火焰之箭。甚至下一刻,就在它雙腳落到的同時,只聽『轟』的一聲,火焰之箭瞬間炸開,漫天的血光夾雜著同樣鮮紅的火焰,徹底將那象族大妖皇的鼻子連同一根巨大無比的象牙,炸上了天!

「哞——本妖皇的鼻子!該死,該死的人奴!」

象族大妖皇被徹底激怒了。

而此時,站在環形平台上的葉景寒,卻『嘖』的一聲,撇了下嘴,隨即漫不經心的說道:

「真是的,這畜生的鼻子沒事長那麼長幹什麼?礙事!」 很明顯,葉景寒原本瞄準的是那象族大妖皇的腦袋。

只是沒想到,關鍵時刻象族大妖皇察覺到危險,本能的揚起鼻子。

結果箭沒射到腦袋,而直接插到了鼻子里。

這讓葉景寒頗為鬱悶。

隨後吐了句槽后,便把手中的巨型妖骨弓往旁邊一扔。

趙江瞬間本能的伸手接住,可臉上卻滿是懵逼!

大爺,你真是我大爺!

象族本就是長鼻子啊!

你不能自己不滿意,而讓象族把鼻子都剪短吧!

再說,那可是向來以皮糙肉厚聞名的象族,並且還是一頭差一步成聖的大妖皇。而象鼻和象牙向來都是象族最強大的兩個攻擊武器。您這一箭,直接把對方的鼻子和一根象牙給廢了,還想怎樣?

別忘了,您也不過是個靈尊而已!

按靈階說,還短人家一階呢!

趙江等人憋著不敢說,整張臉更是一瞬間皺成苦瓜,不知道如何是好。而此時,被葉景寒偷襲的那頭象族大妖皇卻已然暴怒,連著整個妖蠻大軍都頓時停了下來。

「該死,該死的人奴……竟然躲在石頭殼子里偷襲!卑劣,無恥……給本妖皇殺,衝殺過去!」

象族大妖皇缺失了一根象牙和鼻子,雖然妖蠻可以通過血氣之力,讓傷口瞬間癒合。可除了一些擁有血脈天賦的種族之外,其他種族並不能將失去的器官再生。

所以此時,即便象族大妖皇動用了渾身血氣,卻也只能讓傷口不再擴大。更要命的是,剛剛那人奴的靈火很是古怪,若非它的實力比對方高,進而得以壓制,如今估計它已然被那炸裂的火焰,燒的屍骨無存!

可即便如此,此時它的頭部上面,依舊留下了一個駭人而無法消除的火焰疤痕,醜陋的簡直無法形容。

並且,同時失去了鼻子和象牙,更讓它的實力大打折扣。

它可是差一步要成為妖聖的!如今這樣,即便成聖,也長不出失去的鼻子和象牙……想到這裡,象族大妖皇更是憤怒的無以復加。當下狠狠的抬起前腳,然後往地上用力一跺!

『轟!』

『轟!』

『轟!』

一聲接著一聲巨響,整個大地都因為象族大妖皇的憤怒,而隨之震動起來。連帶著整個翠延府,都如同遭遇地龍翻身一般,開始地動山搖!

而與此同時,百萬的妖蠻大軍,也在象族大妖皇的指使之下,加快速度。隨即瘋狂的向著翠延府沖了過去。

百萬大軍的同時發力,外加象族大妖皇的威壓血氣助陣……一時間,站在翠延府護城機關之上的趙江等人,當下站立不穩,紛紛左右搖晃。隨即剛扶著城垛站穩身體,就看到百萬妖蠻大軍,瘋狂的如同海嘯一般,衝殺過來。

而它們所釋放的血氣之力,更是將整個天空都染成了一片緋紅!

「葉,葉先生,什麼辦?那群妖蠻衝過來了!照這樣下去,我怕護城機關抗不了多久啊!」

雖然不再有膽怯之心,可當妖蠻真的衝殺過來的時候,趙江還是本能的求助葉景寒。 葉景寒頓時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

「急什麼?不還沒死嘛!」

趙江:「……」

是沒死,可也離死不遠了好么!

可惜,趙江現在可沒膽和眼前這位大爺頂牛。

所以最後只能轉頭求助一般的看向一直沒說話的葉夕瑤。

結果卻發現,此時這位葉家大小姐,竟站在牆垛前,目光平靜的看著前方,波瀾不驚,不知道在想什麼。

大姐,醒醒啊!

妖蠻大軍來了!

百萬妖蠻大軍已經衝過來了,您還犯什麼愣,倒是動彈一下呀!

趙江簡直要瘋。

可他依舊不敢上前吭聲。

趙江憋得快爆了,而就在這會兒的功夫,城外的妖蠻大軍已然來到城下了。

轟隆隆的聲響,整個府城都開始隨之搖晃起來。接著只見打頭的那些妖蠻,竟然齊齊狂奔,直接照著護城機關的石壁,便撞了上來。

『轟!』

有別於之前的轟隆聲,這一聲巨響,近乎震人耳膜。而隨著這一聲巨響,整個翠延府城,都為之猛烈的一搖。

護城機關上方的趙江等人一個趔趄,差點兒摔倒。而一些靈階低的士兵就沒這個好運了,一個不備,頓時人仰馬翻,甚至有幾個竟直接滑到了城垛外,若非同伴手疾眼快,估計已然掉下去了。

眾人大驚,雖然預想到妖蠻的攻擊會很猛烈,但真正來臨的時候,依舊讓人驚慌不已。

那趕緊就像,下一秒整個翠延府就要崩塌一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