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韓易漸漸感受到一絲絲涼意,他的眉頭一皺,這種感覺是如此的清爽。

玄也發出了怒吼,因為整個火巨人只剩下一個殘架子,上百丈高的火巨人就這樣被玄吞噬一空,韓易被平平穩穩的降落在地上,巨大的火巨人的骨架也卻重重的摔在地上。

「吼吼!爽啊!」

玄從韓易的身體里走了出來,不住的讚歎,但彷彿仍意猶未盡。

韓易現在感覺全身的疼痛都消失殆盡,不由的站了起來,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玄:「怎麼樣,你的法力提升了多少?」

「並沒有多少!這一次我幫你擊殺周武吉與擊傷另一個神通六重的高手導致我自己也受了傷,所以這一次的九陽真氣更多的是為我療傷,不過感覺自己也很快就能突破神通境踏入洞虛境,就差那麼一點點!」玄說到這裡感覺非常不滿意。

「我怎麼感覺自己全身如此通暢!」韓易突然感受著自己的力量增加了許多,而且有著向外膨脹的感覺。

「哈哈,你快回去吧,你的小情人正在為你傷心呢,等你回去你就知道了!」玄故作高深的說道。

「嗯?」韓易剛要疑惑,突然玄消失在自己的手臂之中,同時自己也回到了現實之中。

突然耳邊傳來了啜泣的聲音,一個人壓在自己的身上,雖然感覺不到一絲的壓力,但是他怎麼也想不出這到底是誰!

韓易慢慢的睜開眼睛,果不其然,正是一個女孩趴在自己的身上,自己的胸前還濕漉漉的,顯然是被眼淚所淹沒。

韓易的一動,驚動了王語涵,王語涵連忙從韓易的身上爬了起來,看著韓易睜開眼睛,眼淚唰的一下再次流了下來。

本來韓易的身體異常的灼燒,但是不知為何,突然通紅的身體漸漸的消散了熱量,而且漸漸的,韓易的臉色也漸漸恢復了血色。

不過,就在王語涵以為韓易已經扛過去的那一刻,韓易卻失去了呼吸,王語涵經過仔細確認,確定韓易失去了生機,她這才忍不住大哭了起來,但是沒想到,韓易竟然睜開了眼睛,而且現在還有了知覺。

「你、你、你沒死!」王語涵擦著自己止不住的眼淚說道。

「我當然沒死,你想殺我哪有那麼容易!?」

韓易現在想起了是王語涵將寶丹給了自己這才讓自己經歷了如同煉獄般的煎熬,不由的氣不打一處來。

「我、我、我不是想殺你,我只是……」王語涵說不出任何解釋。

校花的透視高手 韓易看著王語涵滿臉的淚水,不由的驚疑,這王語涵是為自己流淚的嗎?既然要殺自己為什麼要為自己流眼淚,難道真的不是要殺自己?

「算了,我不跟女人計較,今天的事情我就當沒發生過!」

韓易大氣的坐了起來,這個時候兩個人的臉僅僅差著幾分。

王語涵被韓易的突然舉動嚇了一跳,韓易的臉突然與自己對視在了一起,讓她一個女孩驚慌失措,「啪」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接著就看見王語涵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喂!你幹嘛!?」

韓易莫名其妙的捂著自己的臉,怒視著王語涵,剛才一個耳光被王語涵打的莫名其妙。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是你、你、欺負我!」

王語涵打完之後臉上瞬間變紅了,今天她徹底變回了一個小女孩,或許是心還沒有徹底的靜下來,也或許,面對著這個救了自己卻又被自己差點殺了的男人,自己也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他了。

「我欺負你,是你打我哎!現在竟然成了我的錯了,我連碰都沒有碰到你,你這種莫須有的罪名能不能編的像真的一點!」

韓易很無奈的看著眼前的小姑娘,如果一直要是這個樣子,韓易也就不會那麼無奈了。

「就是你,你欺負我,你幹嘛離我這麼近!」王語涵站起身來。

「這跟我有什麼關係,誰讓你離著我這麼近的!?」韓易也大聲回應道。

「你流氓!」王語涵突然離開了韓易一些,將頭轉到一邊去。

韓易還在疑惑,到底是怎麼回事,接著低頭一看,全身竟然一絲不掛,自己的小兄弟不知是不是因為灼熱的緣故,挺起了高昂的頭顱,堅挺挺的射向了王語涵的方向。 韓易一皺眉,瞬間也感覺到了一絲尷尬。

「那個、你能不能先將衣服還給我?!」

韓易找了一圈,竟然連當時算計孫進的儲物袋都消散了,不由的弱弱的問向了王語涵。

「你混蛋!」王語涵大罵道。

「我要自己的衣服我怎麼…..」

韓易還沒說完就意識到王語涵現在身上正穿著自己的衣服,不由的戛然而止。

不過他還是快速從儲物袋之中拿出一套衣服,周武吉的儲物袋竟然還完好無存。

就是從周武吉那裡取得的笑布袋,韓易不管三七二十一,找出來一套周武吉的衣服,穿在了自己的身上。

「混蛋,你好了沒有!?」王語涵在外面喊道。

「你能不能對我客氣點!?」韓易不滿的說道。

「不能!」王語涵很乾脆的回應道。

「好吧,你怎麼說就怎麼算吧!」

韓易也站了起來,現在他突然感受到自己有了很大的不一樣,覺得自己有無窮的力量。

「你、你達到重生境了???」

王語涵走進來突然看著韓易,現在經過寶丹的洗禮,王語涵也恢復了大半的法力,自然能看透韓易的實力。

「什麼!?」

韓易看著自己的雙手,突然一提氣,感受到了絲絲真氣自己的身體迴轉,整個全身經脈奔向通透的靈澈,確實是達到重生的跡象。

重生,不就是死而復生嗎?

天羽經歷的一切,正是重生的最高境界。

「我達到重生境了?!」韓易也難以置信。

「看來,你此次因禍得福!」王語涵這才感嘆韓易竟然如此幸運。

「你的意思是,我差點死了,也很幸運了?」

韓易彷彿還沒有意識到自己面前站的可是王語涵,自己已經被興奮沖昏了頭腦。

「那你是怎麼擊殺周武吉以及擊傷神境六重高手的?」

王語涵繼續問著,但是如果韓易現在細心點就會發現,王語涵臉上已經沒有了剛才的紅暈與悲傷。

「你不該知道的就不要知道!」

韓易興奮的看著自己的雙手,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竟然這麼快達到重生境,整個現在都是一副小人得志的情境。

「如果我想知道呢?!」王語涵的聲音突然變得冷冷的。

韓易下意識的打了一個寒戰,不由的看了王語涵一眼,王語涵正在冷冷的看著自己,現在才意識到王語涵又變回那個驕橫跋扈的自己,不由的吸了口冷氣,重新站立。

「你不會想對一個剛剛救過你的人動手吧?!」

韓易一邊防備著王語涵,一邊小心翼翼的問道。

「你說呢!?」王語涵的表情嚴肅,一把抓住韓易的衣領,韓易想要掙脫已經成為奢望。

「你想幹什麼?我可是救過你!?」

韓易焦急的說道,要知道,玄除了擊殺會出手,其他的,不可能出手,因為現在玄還沒有凝聚本體,一出手自然就會耗費本身的法力,得不償失,既然不是擊殺,自然不能出手。

「那又怎樣?我讓你救我了嗎?」王語涵現在終於又開始不講理了。

「早知道就讓你自生自滅,算我瞎了眼救了你!」

韓易氣呼呼的說道,現在也是一副死不要命,愛怎麼樣怎麼樣的表情。

「韓易,你最好收回剛才說的話,你要認清在跟誰說話!?」

王語涵其實想逼韓易出手,現在韓易竟然莫名的達到了重生境,簡直不可思議,只是,前一個時辰之前所顯示出的境界甚至已經超越虛境三重,現在卻又完完全全變回一個重生境小子,王語涵這一次一定要逼韓易出手,試探出他到底是不是在扮豬吃老虎。

「王語涵,你不要以為我怕你,我告訴你,我既然能夠擊傷其他神通六重的高手,我自然也能擊傷你,你不要太過分!」

韓易有些著惱,畢竟是自己救了她,現在竟然又被限制,心裡肯定不舒服。

「好啊,你快點對我出手,我看看你到底能不能擊傷我!?」

王語馨忍不住露出了一絲難以察覺的微笑,她有一種目的得逞的詭異笑容。

「哼,我可是你姐夫,要不是你姐姐,我早就動手了!」

韓易也是著急了,竟然提到了王語馨,後果可想而知。

「你想死!!!」

王語涵瞬間暴怒,怒火千丈,一掌推了出去,韓易直接飛了出去,儘管已經達到了重生境,但在一個洞虛境的高手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韓易現在反應也不慢,在摔在地上的那一刻,接著起身,向著山下奔去。

「想走?有那麼容易!?」

王語涵譏笑道,現在滿臉的怒容,恐怕早已將韓易剛剛救過自己的事情拋之腦後了,王語馨可是她的逆鱗,韓易傻乎乎的提到了王語馨,註定要付出代價。

王語涵一個瞬移,來到了韓易的面前,韓易瞬間停住腳步,差點撞到王語涵身上,眼前全部都是王語涵的怒容。

「那個、對不起?!」韓易弱弱的像是詢問了一句。

「砰!」王語涵用了最原始的擊打,一腳踢了出去。

韓易應聲而倒,他竟然想到了王語涵的一件奇怪的事,她出手從來都沒有用過法寶,難道她沒有法寶嗎?

韓易來不及去仔細想,王語涵直接在地上狠狠的踢著韓易,就如同在街道上的小混混打架一般。

韓易皺著眉,不過這點疼痛他還是能忍受住的,畢竟王語涵根本就沒有用法力,他也只能用自己的肉體承受,如果她使用法力,那死的還是自己,所以就乖乖的躺在地上讓王語涵出氣。

王語涵她如果知道韓易現在腦海中想的是自己沒有法寶的事情,她一定還會更加生氣。

王語涵怎麼可能沒有法寶,但是在失去法力的那一刻,她發揮不出法寶的實力,當然就使不出來。

「死韓易,你說,你知道錯了嗎!?」

王語涵好似也打累了,不由的蹲了下來喘了一口氣。

「你是不是累了!」韓易鬼使神差的說道。

「啊!!!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韓易發出了嘶吼,因為他很成功的再次惹怒了王語涵。 足足半個多時辰,王語涵終於停手,現在韓易身上已經沒有一處是完好無損的了,足足在地上哀號了半天,王語涵就這樣在旁邊冷冷的看著,絲毫不為之所動。

韓易喊了半天都沒人搭理自己,只能無奈的坐起來,整個身上異常疼痛,不過也沒辦法,打都打了,又註定不能還手,不過現在開始,韓易有了一個夢想,那就是暴打王語涵一頓,不過這個夢想好似很遠很遠。

「現在知道錯了嗎?!」

王語涵看到韓易被打成這樣,心也軟了下來,也突然忘記了,這是拜自己所賜。

「知道了!」

韓易不敢再嘴硬,王語涵可是什麼都能做得出來,想在嘴上佔得便宜,身體上就要受苦,韓易思量再三,還是覺得不值當。

「知道就好!」王語涵也是有些累了,其實也有些於心不忍。

韓易在地上弱弱的看著王語涵,想知道下一步會怎麼安排自己,但是王語涵根本沒有想理會他的意思,自己到裡面的凳子上坐了下來。

「你說你沒事就打我,你把我當成什麼?!」韓易也坐在旁邊。

「我樂意,你自己找打!」王語涵喘著氣一邊瞪著韓易。

「我就是賤是不是,我自己就討打?!」韓易不甘心的叫囂道。

「韓易你再敢這麼跟我說一句話你試試!?」

王語涵用手指著韓易,眼神之中透射出一股殺意。

「不敢了不敢了,大姐,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我欠你的行了吧!」

韓易哀嘆一聲,看著地上,不再抬頭。

「你是不是有一件神器?!」王語涵突然問道。

「嗯???」韓易一聽神器,立即抬起頭,反應很強烈。

「你不要再裝了,如果沒有一件神器,你怎麼能擊傷一個神境六重的高手,放心我不會給你傳出去的!」王語涵表示不關心,同時很不屑的看著韓易。

「我有又能怎麼樣,大不了你就殺了我!」

韓易這時不知為什麼突然感覺王語涵肯定不會對自己動手,更不會殺自己,這種感覺很奇怪,也很奇妙,從他的心底升起,一種異樣的感覺。

「韓易!你不要以為我不敢殺你,我告訴你,即使你有神器我也能照樣殺你,你以為就憑一件神器就可以跟我叫板嗎?!」

王語涵站了起來看著韓易,她不知怎麼了,感覺韓易敢說一句不順著自己的話她就不高興。

「好吧好吧,我真是上輩子欠你的!」

韓易徹底無奈了,他沒想到這個二小姐是如此的難纏。

重生17歲:緣來妻到 「我告訴你,以後你乖乖的在天柱峰上,哪裡也不準去,聽見沒有!」王語涵突然想起什麼,接著命令道。

「我的腿長在自己身上,我想去哪裡還不行啊!?」

韓易現在越來越喜歡跟王語涵叫板,其樂無窮。

「韓易,你再說!你再說一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