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侯大人,你這是要去哪裡?」

有些官員獃滯的看著侯賽賽。

搞不懂他在發什麼瘋。

「侯大人,你怎麼出來了?」

趙凜騎在馬上,看著從馬車裡鑽出來的侯賽賽,詫異的問道。

「嘿嘿嘿,沒什麼,在馬車裡呆著憋悶。」

侯賽賽嘿嘿的一笑:「侯爺,麻煩您給我準備一匹馬。」

「哦?」

趙凜微微的一怔,隨後他笑了笑。

使節團的空馬還有不少,一個蒼學龍軍的軍衛,牽來一匹馬,侯賽賽一咬牙,翻身上馬。

這侯賽賽雖然是戶部尚書,但早年也是從大夏武府中走出來的,只是後來棄武從文,成了文官而已。

這侯賽賽,也是一個武宗。

……

驢車裡,這一下,除了林笑之外,又多了圖拉古、莫狼,以及風影的善惡雙身。

圖拉古和莫狼都已經歸順了林笑,唯有風影的善惡雙身,則是被林笑灌下鎖心丹。

這中鎖心丹和弒魂丹不同,鎖心丹吃下了,也只是在心中多了一份對林笑的忠誠,對於自身的天賦並沒有什麼影響。

甚至這鎖心丹,連一些術煉大師,都難以覺察到它的存在。

風影可是極其罕見的善惡雙身天賦血脈,與當年的中央大羅天神帝是同一種天賦血脈,林笑可是已經打算,將他培養成第二個大羅天神帝了。

善惡雙身血脈天賦,可是所有血脈天賦中最頂級的那一類,看成逆天的天賦,能與之抗衡的血脈天賦,少之又少。

已知的,能完全凌駕在善惡雙身血脈天賦之上的,便是空間屬性的血脈天賦了。

圖拉古的極速領域天賦,雖然也很強,有著巨大的潛力,但是與血脈雙生天賦,空間天賦血脈相比,還是差的太遠。

林笑靠在柔軟舒適的皮毛靠墊上,隨手挑起了窗帘,看著窗外。

「真是苦了那匹馬了。」

莫狼看著侯賽賽那龐大的身軀之下的那匹靈獸駿馬,情不自禁的嘆了一口氣。

莫狼是靈族,靈獸也是靈族的一支,所以現在,他十分的同情那匹馬。

「這是個聰明人。」

林笑看了一眼朱顏:「你都沒有查出來,他究竟從哪裡弄到的那麼多錢?」

「沒有。」

朱顏搖了搖頭:「但是我敢肯定,這侯賽賽的家產,來路不正。」

「那就叫進來問問吧。」

林笑朝著門外喊了一句:「驢子大爺,把那個和趙玄光差不多肥的肉球叫進來吧。」

原本,侯賽賽要比趙玄光還要大上一圈,但是經過這半個月的折騰,侯賽賽的體型已經和趙玄光差不多了。

不大一會,侯賽賽便爬了進來。

「小人見過侯爺!」

侯賽賽一見到林笑,立刻點頭哈腰。

林笑這輛驢車裡的布置,和他之前乘坐的那輛馬車也差不了多少。

唯一的區別,就是林笑在這裡刻錄了一座小型的五行天火陣,將這整個馬車廂,變得好似一座小暖爐一般,外面再大的風寒,也與這裡無關。

「侯大人,你可是大夏戶部尚書,官居一品。比我這個日月雙侯,也差不了多少吧。」

林笑似笑非笑的看著侯賽賽。

「侯爺說笑了,小人怎敢與侯爺相提並論!」

侯賽賽已經將姿態放到最低。

「請侯爺,饒過小人一命!」

突然間,侯賽賽直接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小人上有老,下有小……雖死不足惜,但家中老小,卻需要小人去照料……」

「你就這麼肯定,我要殺你?」

林笑似笑非笑的問道。

「侯爺說笑了。」侯賽賽哭喪著一張臉,道:「此番前來的同僚,除了孫大人的一些心腹之外,大多都是一些質疑人皇,對人皇陛下陽奉陰違者,再就是如小人這般的……」

「說吧,你的那些錢財,究竟是從哪裡來的。」

驀地,林笑開口問道。

「這……」

侯賽賽的臉色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你是個聰明人,既然你已經知道了,我要殺你們,那麼現在,你只能選擇和我說實話。記住,我要實話,你如果隱瞞什麼,或者不想說的話,你對我而言,是沒有任何價值的。」

林笑冷笑著說道。

「其實……小人並未貪污,也從未受賄!小人之所以有錢,是因為小人有一種天生的能力。」

侯賽賽哆哆嗦嗦的說道。

「天生的能力?」

林笑微微的一怔。

「點石成金!」

侯賽賽從地上撿起來一個不知道誰吃剩下的果殼,隨後將自己的手指咬破,將一滴鮮血滴在果殼之上。

嗡!

下一刻,那果殼之上,閃過一道金色的光芒,原本普通的果殼,在瞬息之間,就化作了純金的果殼。

「撿到寶了……」

林笑的眼睛,死死的盯著侯賽賽的手指。

此刻,那手指之上是傷口,已經盡數癒合。 這哪是什麼點石成金,分明是一種強悍到了極致的血脈天賦!

那霸道到極致的血脈天賦,甚至能夠影響其他物體,將其同化。

這樣的血脈天賦,林笑都沒有見過。

但是這確實是一種血脈天賦無疑!

林笑不知道,這究竟是他自己瘋了,還是這個世界瘋了。

在神界中,都難得一見的血脈天賦,在這個沒落到極點的九玄大陸的大陸東方,竟然扎堆出現!

林笑對這個世界,也越來越感興趣。

「好了,從現在開始,戶部尚書侯賽賽已經死了,你就跟在我身邊吧。」

林笑對侯賽賽說道。

侯賽賽的臉色先是一變,繼而流露出狂喜的神色來。

「小人侯賽賽,見過少爺!」

戶部尚書,身份尊貴?但是在小命面前,這些根本都是浮雲!

而且誰都看得出,林笑是人皇身邊的紅人,大夏史無前例的雙爵侯,跟在林笑的身邊,前途可比當一個戶部尚書要遠大的多。

大夏的權利,絕大多數都掌握在大夏王侯的手中,哪怕是文官的全力,也都集中在輔、弼、相、丞四公的手中,六部尚書雖然官居一品,但也只是給這四位打打下手而已。

在大夏,不封侯,便隨時都會被人踩死。

「你之前是修鍊武道的吧?把這顆丹藥吞下去,以後繼續修鍊武道。」

林笑從儲物空間中,拿出了一枚丹藥,丟給侯賽賽。

侯賽賽原本,乃是大夏軍中的一位悍將,後來發現了自己血液的秘密之後,瞬間轉去了戶部,從一個小官做起,一直做到了戶部尚書。

侯賽賽當戶部尚書的這些年,戶部從來就沒缺過錢,無論出現多麼大的漏洞,侯賽賽總能拿出大筆大筆的金子,將這個缺漏補上。

這也是這麼多年來,侯賽賽在戶部的地位不可動搖的緣故。

至於侯賽賽為何會離開軍伍,轉投了戶部……除了他發現了自己血液的奧秘之外,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怕死。

怕死,所以他才會將所有的事情,做到滴水不漏。

侯賽賽是一個大貪官不假,這些年在戶部之上,貪了不知道多少錢。

可是,他做事,從來都沒有留下過小尾巴。

這是個人才,不僅僅是他的血脈逆天,他的頭腦,也是十分的靈活。

「是是是,小人一定努力修鍊!」

侯賽賽拍著胸脯保證。

隨後,這侯賽賽將那顆丹藥吞下之後,在車廂里,小心翼翼的找了一個角落,開始運轉他那停滯了二十多年的真元。

……

車隊繼續前行。

綜穿演繹他人人生 這裡的溫度,也越來越低,那枯黃的枯草之上,漸漸的出現了冰碴子。

吼!

突然間,這片天地間,傳出了一聲巨大的嘶吼之聲。

一條身軀近乎透明的大蛇,猛地從地下鑽了出來。

「什麼東西!」

走在最前面的凜鋒侯趙凜,臉色大變。

他急忙拉緊手中韁繩。

「那是什麼東西!」

其餘人,也都無比震驚的看著這條大蛇。

在他們的認知中,從來都沒有這樣的大蛇。

身軀長達百丈,好似一座小山一般,盤旋在前方。

「這是妖獸!」

趙凜的臉色猛然間一變。

妖獸和靈獸的區別在於,靈獸,是一種強大的野獸,無論它們是否擁有智慧,但依舊無法脫離野獸的範疇。

但是妖獸……卻可以成為修鍊者了。

妖獸成長到一定階段,便可以化為人形。最重要的是,妖獸是可以修鍊,並且學習武技的。

這才是妖獸最為恐怖的地方。

而此刻,眼前的這條大蛇,便是一頭妖獸。

這條身軀近乎於透明的大蛇,全身上下,妖元流轉,一雙猩紅色的眼眸,死死的盯著這一隊人馬,口中發出一聲聲嘶吼之聲。

那些靈獸駿馬,幾乎就在這條大蛇現身的剎那間,便能四肢癱軟,栽倒在地。

除了趙凜,以及個別蒼雪龍軍坐下的馬,其餘的靈獸馬,統統失去了行動能力。

這些靈獸駿馬,也不過是一階靈獸而已,面對這條無比恐怖的妖獸,立刻就被它的氣息壓倒在地。

此刻,周圍的空氣,似乎都凝固起來。

那無比冷冽的氣息,瞬間將周圍虛空中的水分,化作一點點冰晶一般的東西,剎那間,洋洋洒洒的大雪,從天空飄零。

剎那間,天地色變。

「大夏的使節團?是想要阻止草原的統一吧?我看就不用去了。」

大蛇的頭頂上,一個異常妖異的聲音傳出。

「妖族……」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