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他的比賽就在今晚,八點。

不知道為什麼,參加這個星斗戰網全聯邦挑戰賽,唐舞麟的心情要比當初在星羅帝國參賽的時候更激動幾分。

或許是因為這次是全聯邦的比賽吧。他將要面對的,是全聯邦封號斗羅級別以下最強的對手。無疑,血一讓他參加這場大賽,是對他最好的磨練。

當初在史萊克學院的時候,就主張實戰激發潛能。在這次的比賽中,實戰更可以全力發揮,不用擔心真的會傷害對手。

「星斗戰網登陸成功,歡迎你,小唐。距離你的比賽時間,還有三十分鐘,請即刻前往魂師對戰區等候比賽。」

唐舞麟是算準時間進入的,登陸完畢之後,立刻就有電子音通知。

他今天是第一場西部賽區魂師挑戰賽的淘汰賽,明天是機甲挑戰賽淘汰賽。這種賽制是考慮到那些同事報兩邊比賽的參賽者,以錯開時間。

唐舞麟之前對這次大賽的整體時間預判還是少了,按照現在出現的比賽時間表來看,大賽全都比完,恐怕要三個月才行。

唐舞麟已經想好了,要是自己能夠進入決賽階段,就像血一請假,去看古月娜。

比賽從中午就已經開始了,西部賽區體育場周圍,到處都能看到臉上帶著白色面具,頭頂有著名字和勝負場次的人經過。

唐舞麟現在頭頂上的場次已經是五勝零負。

他沒有參加太多的比賽,實戰方面,他的經驗絕對不少,自然不願意多花冤枉錢。

「比賽倒計時,一分鐘。」

終於要到比賽時間了,唐舞麟深吸口氣,在進入星斗戰網之前,他就已經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佳了。

金光一閃,周圍一陣扭曲,下一瞬,他已經來到了比賽台之上。

———————-

求月票、推薦票。 對面,是一名同樣臉上帶著白色面具的對手,但令唐舞麟驚訝的是,到了這正式比賽的時候,對方頭上並沒有顯示名字,這顯然是對身份的一種保護了。

嘴角處浮現出一絲笑容,這下龍雨雪可說不出什麼來了,就算是她和自己能夠在比賽台上碰到,也不會知道就是對方啊!

「三、二、一,開始!」

就在唐舞麟滿意星斗戰網保密工作的同時,電子音倒計時已經完成,也宣布著他的第一場星斗戰網全聯邦挑戰賽正式開始了。

電子音幾乎是剛剛才一結束,對面的魂師腳下就先後升起了四圈魂環,兩黃兩紫,右手朝著空中一指,頓時,一片紅光升空而起,然後天空中就出現一團團拳頭大小的密集火球,直奔唐舞麟這邊飛射而來。

四環魂宗?

唐舞麟不禁笑了,自己逆天的運氣終於能夠改善了嗎?

一根根藍銀草蜂擁而出,對於那從天而降的一顆顆火球他就像是沒看到似的,站在原地不動,藍銀皇已經如同一條條巨蟒一般,飛速朝著對方蔓延而去。

十幾根藍銀皇藤蔓衝天而起,將那一片密集火球抽擊的大片破碎,化為點點火光在空中炸散。

然後它們就如同十幾根巨大的觸手一般,瘋狂的撲向那名魂師。

這是……

那名四環魂宗明顯呆住了,有面具遮擋,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他對自身的武魂控制有些慌亂,火屬性魂力四溢,匆忙之中又點燃一個魂環,釋放出一個碩大的火球,朝著唐舞麟這邊砸了過來。

如果換了普通的植物系武魂,面對火屬性魂師,在屬性方面一定是會處於下風的。火克木,植物在烈火灼燒下,吃虧才是正常情況。

可唐舞麟的藍銀皇哪裡是普通武魂了,它是植物中的皇者,又一直受到唐舞麟金龍王血脈潛移默化的影響,那一條條藍銀皇宛如蛟龍一般,蜂擁而上。

巨大的火球直接被一根藍銀皇刺穿,連一點焦痕都沒有留下,那位火屬性魂宗甚至看到,這根巨大的藤蔓受到自己的火球光芒照耀,看上去就像是深邃的藍水晶一般,水晶中央,還有著宛如骨骼一般的金色脈絡。

這究竟是什麼東西啊?四環魂宗快哭了。他雖然知道以自己的修為也不可能在這種規格的大賽上拿到什麼好名次,但也絕對不想一輪游啊!

可是,理想是美好的,現實卻是殘酷的。當那藤蔓纏繞而上,瘋狂席捲住了他的身體,讓他的火屬性魂技一個個破碎時,他就再沒有了任何辦法。身體被高高掄起,再狠狠的砸在地面上。

「比賽結束,出線。」唐舞麟聽到的電子音非常簡單。

這場戰鬥對他來說,實在是太輕鬆了,完全就是碾壓般的勝利,從始至終,他也就是向前走了幾步而已。

因為金龍王血脈之力帶來的各種能力太過好用,所以現在唐舞麟在戰鬥的時候,已經越來越少用到自己的武魂了。

可今天在使用藍銀皇進行遠程纏繞的時候,他卻發現,藍銀皇竟然和以前相比,又有了一些不同。

在每一根藍銀皇表面,都多了一層網格狀的紋路。這些紋路,就像是以前曾經出現在他身上的那些。

難道說,自己的藍銀皇,還能長鱗片不成?

對手畢竟也有四環修為,可對方的魂技,卻根本不能給藍銀皇造成任何影響。

前些日子在和深淵生物戰鬥,面對深淵強者的時候,他也曾經動用過藍銀皇,但那次的情況顯然是不太好的。現在看來,不是藍銀皇不夠強大,而是對手太強了。所以才導致藍銀皇沒能展現出它的威能。

今天這一戰下來,藍銀皇卻給了唐舞麟一個大大的驚喜,以藍銀皇現在的強度,。已經不遜色於很多近戰魂導武器了。這不只是在魂師戰中有很好的作用,機甲戰的時候也是一樣啊!

試問,普通機甲想要掙脫藍銀皇的纏繞,容易嗎?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唐舞麟嘴角處不知不覺的已經流露出了笑容。

一勝!

出了比賽台,唐舞麟頭頂上的名字又發生了一些變化,小唐兩個字變成了淡淡的金色,後面原本的勝負場次消失了,而是多了一個金色向上的箭頭。

這顯然是意味著,今天比賽,他出線了。

回味著自身對藍銀皇的感受,唐舞麟越來越覺得這次大賽對自己非常有意義了,他最近這兩年,修為提升的太快,尤其是血脈之力經過龍谷那幾年的沉澱之後,比以前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而實際上,他一直都沒能將自己的一身所學融會貫通,通過實戰,是最好的提升自己的辦法。武魂和血脈之力的彼此融合,相互配合,都是他近一步提升自己的重要方式。

魂力和血脈之力,彼此疊加,才是自身最大的優勢。

唐舞麟暗下決心,最近一定要用更多的時間來修鍊魂力,他隱隱有種感覺,一旦自己的魂核也能完成的話,它和龍核之間,一定會發生一些帶給自己驚喜的變化。而到了那時候,自己就完全有把握去突破第十層封印了。

「很不錯。」正在唐舞麟心中充滿思索的時候,腦海中卻突然響起了一個熟悉的聲音,聲音來得很突然,嚇了他一跳,但很快,他就充滿了驚喜。

「老唐?」

老唐沉睡已經很長時間了,要很久都沒有指點過唐舞麟什麼了。卻沒想到會在這個時候突然蘇醒過來。

「嗯。」

「你的判斷很正確,如果你能夠完成魂核的話,兩大能量核心彼此呼應,一定會產生一些化學反應,而且必然是良性的。你的狀況比我想象中要好得多,看來,你應該是在我沉睡的這段時間之中有了什麼大的收穫。居然凝聚出了氣血核心,這很好,非常好,在魂核沒有凝聚之前,就率先完成了氣血核心,我終於看到了一絲,你能夠將金龍王精華全部轉化給自身的跡象了。」

老唐的聲音充滿欣慰,唐舞麟下意識的閉上雙眼,他的意識很快就沉浸到了和老唐出現在同一個殿堂之中。

老唐負手而立,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看上去,他彷彿年輕了幾分似的。

「老唐,你怎麼沉睡了這麼久?」唐舞麟疑惑的問道。

老唐微微一笑,向他輕輕的搖了搖頭,「我一直在感受著遠方的呼喚,所以,我將所有殘存的力量都用作去感受了。而你的發展一直都非常順利,也就不需要我出現了。你現在,終於有了自保之力。而接下來,你需要做的,就是更好的去體會自己所擁有的一切。 無限神裝在都市 將之融會貫通。尤其是那氣血之力,這是你所擁有,得天獨厚的能力。簡單來說,如果你能夠將金龍王十八層封印的精華全部吸收,那麼,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你就是新的金龍王,甚至還要在他之上。」

————————————

危機一向是與利益並存的! 「新的金龍王?」唐舞麟吃驚的看著老唐,這還是他第一次聽老唐這麼說。

老唐失笑道:「是啊!就是新的金龍王,金龍王精華全部在你身體之中,這固然隨時有可能奪走你的生命,但如果完全被你消化吸收的話,無疑也會讓你擁有它全部的力量。但是,我必須要提醒你的是,就算擁有了龍核,也不是完全安全的。金龍王后九層封印,才是真正封印著金龍王的力量,前面九層,更多的只是讓你去適應罷了。」

「千萬不要認為擁有了龍核就高枕無憂了。以你現在的身體強度,承受第十層封印還有些勉強,如果能夠連魂核也凝聚出來,就差不多了。」

唐舞麟心中驚訝更甚,原本他以為,自己的身體強度提升了這麼多,想要突破第十層封印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可從老唐的話語來看,自己想要突破第十層封印,還不是那麼容易的啊!

「為什麼啊老唐?我已經覺得自己的身體強度非常高了,尤其是有龍核的存在,那金龍王凈化要是釋放出來,我不是可以直接用龍核將其吸收過來了嗎?」

老唐搖搖頭,沉聲道:「決非你想的那麼容易,我之所以在這個時候醒過來,就是為了要提醒你,千萬不要盲目樂觀。后九層金龍王封印,不但有著恐怖的能量,更重要的是,它本身還具備著金龍王原有的一些意念。這些意念之中究竟充斥著什麼,沒人知道。但以金龍王殘暴的性格,其中一定是會有影響你心神的意念存在。因此,你要化解的不只是金龍王能量,同時,也要守住本心。不然的話,你有被金龍王意念控制的可能。」

唐舞麟倒吸一口涼氣,他雖然一直都知道金龍王的封印很危險,卻沒想到到了后九層封印,會危險到如此地步。

「老唐,那我該怎麼辦?如果是有金龍王意念存在的話,那豈不是對我的精神力和靈魂之海都有衝擊?如此可怕的能量,怎麼會……」

老唐雙手背在身後,沉聲道:「你要知道,哪怕是在神界,金龍王也是最頂級的一級神詆。」

唐舞麟心中一動,「金龍王是龍神的一部分,是真的嗎?」

老唐有些詫異的看了他一眼,「你已經知道了?」

唐舞麟看他的表情,就知道這是真的。

「老唐,你不是也知道了?一級神詆又是什麼?」

老唐道:「在神界,一般來說,都講究眾神平等,可實際上,還是有層次之分,這主要是實力層面上的。修為最低的,被稱之為神官。再向上是三級神詆,然後是二級神詆,一級神詆。最頂層的被稱之為神王,也是神界執法者。曾經的神界,神王一共有五位。我說的這些,都是以人類修鍊成神的體系。」

「而對於獸類來說,情況也是差不多的。但獸類的神王只有一位,那就是,龍神!從個體戰鬥力來說,龍神甚至凌駕於人類五大神王任何一位之上,只不過,因為他只有自己,才無法壓過人類。龍神隕落在和人類神王的戰鬥中,這才分成了金龍王和銀龍王,可以說,金龍王本身,足以相當於人類神王了,還要凌駕於一級神詆之上。所以,你想想,在你身體里的后九層封印中,封印著如此恐怖的能量。想要將它們徹底吸收轉化,那是何等的困難?」

「你說曾經的神界?我聽人說過,斗羅大陸上已經很多很多年沒有人能夠修鍊成神了。難道神界現在已經不存在了嗎?」

老唐眼神中流露出一絲迷惘,嘆息一聲,「不,神界還是存在的,只是已經無法聯繫到這裡了。但是,如果有一天,你真的能夠將金龍王全部封印解開,將其中能量完全吸收,那個時候,你自己就有能力開闢一個神國,制定神國規則的程度了。」

唐舞麟倒吸一口涼氣,他對自己體內的金龍王封印估計已經足夠高了,可就算估計的再高,他也只是認為,當自己能夠吸收了全部能量之後,應該能達到極限斗羅那個層面而已。卻沒想到,到了老唐這裡,就直接變成神王了。

這簡直是,喪心病狂啊!

唐舞麟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剛剛感受到金龍王封印,什麼都不懂的小孩子了。

未來有可能達到神王層次的能力背後,是無與倫比的危險啊!想要將這些能量全部吸收,哪怕是以他目前的情況來看,可能性也是無限接近於零的。

唐舞麟退咽了一口唾液,看著老唐,苦笑道:「我是不是離死不遠了?」

老唐沉默了,「我不知道。」

唐舞麟眼神一黯,「老唐,你能不能幫我準確的估算一下,以我現在的身體情況,我還能堅持多久,期間又能突破幾層封印?」

老唐搖搖頭,「我沒辦法幫你計算,因為你本身就已經超出了我原本的預判了。你今年二十一歲,但你現在所擁有的力量,是我原本判斷中,二十五歲才能達到的。十二層封印,是人類的極限。超過十二層以上,一層一神階。而已封印的穩固程度來看,我只能說,十年之內,你恐怕就要觸碰到第十二層封印,十五年,第十三層封印必然會自行破開。而那個時候,你要面對的不只是自己身體上的問題,同時,還有這個世界的秩序之力。」

唐舞麟愣了一下,「秩序之力?那是什麼?」

老唐道:「在任何世界中都有無形的秩序,神界有神界的秩序,人間也有人間的秩序。人間的秩序就是,神的層次不能存在於這裡。人類這麼多年以來,一定也產生過無數的極限斗羅,為什麼他們就無法突破極限,達到神的層次呢?不是他們天賦不夠。是因為沒有接應他們的神詆之位,他們就要受到秩序之力的壓迫。無法衝破這層阻隔。」

「而你也要面臨同樣的問題,不可能有神詆之位來接應你,所以,到時候,第十三層封印一旦破開,你要承受的不只是龐大能量的衝擊,同時也是整個斗羅大陸世界秩序之力的壓迫。」

老唐沒有再說下去,但唐舞麟想也知道,如果真要發生了這種情況,自己會是怎樣凄慘的局面。

一抹苦笑隨之浮現在他面龐上,輕嘆一聲,「看來,沒有別的可能了?十五年,我最多只有十五年的時間了嗎?」

金龍王血脈在帶給他足夠強大實力的同時,也剝奪了他未來生的機會。

老唐輕輕的點了點頭,「但是,也不是絕對沒有機會。如果你能突破那一步,那麼,未來或許就是海闊天空。只要你能夠達到神階層次,或許就能自創神國。儘管成功的可能性很渺茫,但是,我的存在,就是為了幫你突破那個層次的。」

唐舞麟看向老唐,突然道:「不要告訴我我有多少機會。」

老唐一愣,片刻后,他臉上浮現出了這次見面后的第一縷笑容。

「你堅強了!」

唐舞麟也笑了,「是啊!不知道最壞的結果,我的勇氣會更多一些。無論怎樣,我也會竭盡全力去拼的,就算不能突破,又如何呢?至少不給自己留遺憾。老唐,我想麻煩你,麻煩你幫我判斷,我什麼時候突破接下來的第十層封印最好。是儘可能的押后,還是儘可能的提前?」

老唐毫不猶豫的道:「提前!」

唐舞麟一愣,「前面九道封印的時候,你可不是這麼說的。」

老唐道:「不一樣的。前面九道封印我是怕你身體崩潰。而現在,既然你的身體強度已經超出了我原本的預判。那就要儘快開始吸收後面封印的力量,因為後面九道封印從某種意義來說是一體的,或者說是金龍王的能量是一體的。你吸收走了一部分,整體封印承受的壓力就會減輕一分,未來自行破開的時間就能延後一些,給你更多的時間。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唐舞麟點點頭,「我明白了。就像是深水中有九層隔板,最上面一層的水被抽走,隔板雖然少了一層,但後面的隔板承受的重量就會減輕一些,崩潰的時間會縮短。」

「對,就是這個道理。所以,在保證安全的情況下,後面的封印突破越早,對你來說越好。會給你未來爭取更多的時間。同時,更早的吸收封印中的能量,也能更快的讓你的實力提升起來,讓你更好的掌控強大能量。你的進化也會更快一些。」

「我懂了。」唐舞麟點了點頭。

「那麼,等我魂核凝聚完成之後,我就開始衝擊第十層封印吧。」唐舞麟堅定的說道。

老唐用力的點了下頭,「正是如此!」

唐舞麟臉上流露出一絲若有所思的神色,「時間緊,任務急啊!」

十幾年,自己就只有十幾年的時間了。而在自己的肩膀上,還扛著要復興史萊克學院的重擔。

無論如何,都不能浪費任何一點時間了。

老唐道:「剛剛說的這些,是你未來要面對的危險。你在修鍊方面有什麼問題嗎?你的修為增長,也讓我的記憶恢復的多了一些。可以指點你。」

唐舞麟道:「現在面對的較大問題是,我之前修鍊的金龍九式傳承於師祖,而師祖他老人家在史萊克學院被炸的那場戰役中已經隕落了。金龍九式後面三式和領域有關的能力,我沒學到。我現在已經有了龍核,感覺上已經可以修鍊它們了。還有就是,隨著實力提升,黃金龍槍的作用越來越大,但我只是能夠憑藉自己的力量和速度來使用它,唐門也沒有什麼特別好的槍法,這有些可惜了。」

老唐聽了他的話之後,微微一笑,道:「這都不是什麼大問題。關於金龍九式,事實上,你前面學會的六式已經足夠了,後面和領域有關的能力,本來就不是可以學的,而是要領悟的。這應該也是之前那位赤龍斗羅沒有直接傳授你的原因之一。到了領域那個層次,你必須要創造出只屬於你的能力,而不是去單純的學習。只有創造的,才是最適合你的。剛剛在我叫你過來之前,你不是想的已經很通透了嗎?血脈之力和武魂的結合。那將是你未來必然要面對的道路。」

唐舞麟眼睛一亮,隱約中似乎已經抓住了一些什麼。或許,這個契機也會在自己形成魂核的那時候。

「至於槍法。」老唐微微一笑,「這個我早有準備。這套槍法,是一位神詆所創,正好適合你。」

「神詆所創的槍法?」唐舞麟眼眸中光芒大放。

「嗯,需要你耐心的去琢磨,刻苦修鍊。我今天傳你第一式,千夫所指!」一邊說著,老唐右手一揮,手中頓時多了一道金色光影,和唐舞麟的黃金龍槍一模一樣。

手中長槍前指,一道光芒閃電般爆發了。

萬千道金芒在空中綻放,唐舞麟剎那間只覺得無數槍意刺穿了自己的身軀,就連靈魂都在那槍意中破碎了似的。就在他痛苦的想要大叫之時,槍意卻突然收斂,他只看到,一柄巨大的金色長槍在自己眼前一閃而過。萬千金光完全收縮在那一道光芒之上。

蒼穹彷彿都在這一瞬被貫穿了,槍法,這才叫槍法啊!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當唐舞麟從冥想中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全身的衣服都濕透了,但他卻有種暢快淋漓的感覺。

老唐再次陷入了沉睡,具體什麼時候醒過來,他只是說,當唐舞麟能夠將千夫所指這一式槍法真正練成之後,他就會醒來。

此時在唐舞麟腦海中,滿滿的,全都是槍意。他第一次感覺到,槍竟然還可以這麼用。

槍是百兵之王!這是老唐告訴他的。想要練好槍法,就要走出屬於自己的王者之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