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蒼雲瑤用胳膊支撐著身體,往後挪了一下,「你,你是怎麼發現我的!」

「你身上的藥草味因為你使用輕功,所以揮發的更厲害了!」慕雲傾話音未落,匕首已經朝著蒼雲瑤刺去。

她原本並不確定逃離的人就是蒼雲瑤,可偏偏她研究了蒼雲瑤太多的毒物,對那些藥草的氣味又十分熟悉了,空氣中稍有異常,她就能分辨出來!

「嘩!」

匕首從蒼雲瑤的臉側劃過。

就在其躲閃的時候,慕雲傾反肘朝著蒼雲瑤的臉上襲去。

「砰!」

蒼雲瑤的腦袋一頭撞在地上,七暈八素,腦子裡渾渾噩噩的,在慕雲傾襲上來的那一刻,整張臉就是變形的!

慕雲傾沒有給她喘息的機會,匕首直接朝著她的喉嚨劃去。

「嘭!」

就在匕首要割破那白皙袖修長的脖頸之時,慕雲傾手中的匕首遭到了重創,一道強橫的力量橫插進來,打在她的匕首上,一陣酸麻從掌心傳到了胳膊上。

「鬼門司的人也是你能隨便殺的?」男子的聲音帶著鏗鏘之力傳來。

強悍的威壓在她周圍覆蓋而下。

緊接著,說話的人就站在了蒼雲瑤的身側。

男子一頭棕色頭髮,隨意的系在腦後,淡灰的袍子,腰間束著一條黑色緞帶,臉龐消瘦,鼻尖高挺,一雙幽深的眼睛里暗藏著眸中危險的光澤,給人的感覺就是個陰險狡詐之人。

蒼雲瑤看到來人,驚喜的喊道,「大師兄。」

「師傅不是說過,不允許來伽羅大陸嗎?你竟然不聽師傅的話,不要以為你四階仙根,師傅就會對你特別對待,犯了錯一樣是要懲罰的!」修子毅沉聲斥責。

蒼雲瑤聽后,立刻指著慕雲傾,語氣兇狠,「大師兄,她要殺我,只要你幫我殺了她,就算回去受懲罰我也甘願!」

修子毅扭頭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蒼雲瑤,「這件事不需要你說,我也會做!」

慕雲傾感覺到了來自對方的威脅。

她握著匕首,眸子微眯,蓄勢待發隨時準備跟對方大戰一場,就算是修仙之人,她也不會什麼都不做,白白送死!

修子毅將視線收回,看項慕雲傾,「一介凡人,還想與鬼門司的人對抗,簡直是不自量力,以你的能力,根本就不需要動手,也可以將你解決了。」

慕雲傾眉頭微蹙。

下一刻,就見到一隻龐然大物朝著這邊而來。

那是一頭獅子,卻又與一般的獅子不同,身上明顯帶著靈力!那是一隻低等級的魔獸!

鬼門司竟然飼養魔獸!

「這隻黃獅相當於元虛十層的修仙者,要殺了你這個沒有仙根的凡人綽綽有餘。」

修子毅已經將蒼雲瑤抱起來,「如果運氣好,說不定會有人給你收屍。」 看著修子毅帶著蒼雲瑤離開,慕雲傾並沒有阻攔,修子毅的修為之高,以她現在的能力根本就不是對手。

再者,還有這隻黃獅在!

黃獅站在她面前,張著血盆大口,聳動著身上的毛髮,眼睛里滿是貪婪的兇殺之光!

慕雲傾握著匕首,凜冽的氣息蔓延。

魔獸相對於人來說要更難對付,它們兇殘沒有理智,攻擊的時候更是不會有任何遲疑!

「嗷!」

黃獅沖了上來。

慕雲傾握著匕首,尖銳的鋒芒乍現,她動作迅速流利,在黃獅身上刺下。

可讓慕雲傾微驚的是,黃獅看著與一般獅子的外形相似,可是皮囊卻十分堅硬,她的匕首刺進去,根本就起不到很大的攻擊作用。

慕雲傾重新退了回去,跟黃獅拉開距離。

修仙者元虛十層的魔獸,對她來說還是有些棘手,況且她的武器只是普通的兵器,對魔獸的制衡差了許多。

「嗷!」正當這時,黃獅突然衝上來,狂暴之力橫掃,慕雲傾能夠明顯感覺到一陣壓迫感襲來。

但她並沒有躲閃,握著匕首再度衝上去。

一人一獸互不相讓,不少一會兒,黃獅身上多出了大大小小十幾道傷口,慕雲傾卻仍舊毫髮無損。

黃獅喘著粗氣,它的速度完全比不上對方,為了攻擊慕雲傾,已經將自己繞的暈頭轉向了!

趁此機會,慕雲傾轉身就跑。

但他低估了黃獅的反應能力,當她剛準備離開,黃獅就已經追了上來,畢竟是魔獸,速度也是極快。

慕雲傾乾脆以追煙生風步朝著來時的方向而去。

可就在往回而去之際,卻發現了異常!這裡被修子毅設下了屏障!她無法再往前行進。

慕雲傾心中咒罵一聲!

這樣的情況下,就算是她擁有追煙生風步也沒有用,因為無法踏出這個屏障!

黃獅卻在這時候對她窮追不捨,慕雲傾重新轉身,既然這條路不通,那她就換一條。

慕雲傾試了幾次,最終卻發現,只有通往前面懸崖的那條路是唯一沒有被設下屏障的,因為修子毅覺得那是條死路。

可對慕雲傾來說,那卻是生路。

她看了一眼仍舊在追捕自己的黃獅,毫不猶豫的就往懸崖的方向跑去,黃獅當然緊隨其後,當到了懸崖的時候,慕雲傾突然折返,一掌打在黃獅身上,黃獅的身體本來就帶著慣性,再被慕雲傾這一掌的衝擊力推動,龐大的身體直接竄到了懸崖外。

慕雲傾輕點足尖,直接跳到了黃獅身上,雙手緊緊握著匕首,用盡全身力氣將其刺入黃獅的身體里。

「嗷!」

黃獅痛的嚎叫一聲。

慕雲傾卻死死抓著匕首不肯鬆開,雙腿夾緊在黃獅的身體上。

與其在屏障里等人來救,她不如自救!

耳邊風聲呼嘯,慕雲傾強迫自己睜開眼睛,觀察一切情況,她現在還在急速下降,不知道還有多久才能著落。

這樣的高度要是她自己掉下來,那就成了一灘肉泥了!

正當她想著的時候,目之所及處已經能看到崖底的空地了,慕雲傾雙眸微凜,猛然提氣,就匕首從黃獅身上拔出來,就在黃獅著落的瞬間,腳尖點在黃獅身上,借力騰空而起,下一秒已經穩妥的落在了地面。

轟!!

同時,黃獅摔在地上,真的成了一灘肉泥。

慕雲傾站在空地上,周圍除了一些枯草,再什麼都沒有了。她必須要找出路才可以。

於是,慕雲傾開始往前方走去。

可越是往前走,慕雲傾越是覺得不對勁。

懸崖下明明荒涼一片,為什麼現在她的周圍呈現的是一片鬱鬱蔥蔥的光景呢?

雖說冬天就要過去了,可也不會如此盎然啊。

慕雲傾停下了繼續往前走的步子,她轉身看去,卻發現她的身後,一切都是如此,沒有半點荒涼。

怎麼回事?

慕雲傾頓時警惕起來。

她握緊匕首繼續走著,隨時防止遇見什麼東西。

腳下雜草叢生,周圍樹木粗壯茂盛,慕雲傾走在其中,就好像走在了遠古叢林中一般,危機隨時都可能發生。

然而,在這樣的情形下,周圍卻安靜的出奇,越發讓人覺得沒有安全感。

約莫走了半刻鐘的時候,慕雲傾突然停了下來,她仔細的去聽,去辨認。

雖然聲音很小,很細微,但她還是能夠清晰的聽的到!有東西正朝著她這邊靠近!速度很快,而且很多!

慕雲傾立刻就近攀到一顆古樹上,接著朝下面看去。

她方才所站著位置的四周,雜草正在顫動著。

的確有東西!

正當慕雲傾想要看清楚草叢下是什麼的時候,危險正從她頭頂逼近。

慕雲傾抬頭,恰好看到一條巨大的毒蛇朝著正悄無聲息的朝著自己而來……

「嘶……」

毒蛇見慕雲傾看到了自己,直接就沖著慕雲傾脖子上而去。

慕雲傾騰空而起,鋒利的匕首席捲著殺氣,將那條毒蛇硬生生截成兩段。

也就是在這一瞬間,她看清楚了那些藏在草叢中的都是些什麼了,那是成群的毒蛇,綠色的,花色的,灰色的。

各種各樣的都有,卻沒有一條是沒毒的。

不僅是草叢裡,還有樹上,枝椏間,樹榦上,那些毒蛇打著圈的盤著。

慕雲傾後背一陣發涼。

她是進到了個蛇窟了嗎?

成千上萬的毒蛇圍著她一人!

慕雲傾見此情形,將雙腿攀在樹上,一手拿著匕首,一手將隨身攜帶的二十幾根銀針拿出來,她根本就不能等著這些蛇突然對她襲擊,所以只能先下手為強,先發制敵!

「嘶……!」

慕雲傾剛將銀針拿出來,又一條毒蛇朝著她進攻。慕雲傾揮動匕首,將毒蛇切斷,緊接著,她猛地躍上另外一棵樹。

從地面走根本就不可能,她甚至不知道這些蛇所佔的地面範圍有多遠,倒是不如樹上看的清楚。

慕雲傾一棵樹一棵樹的過,手中的匕首就沒有停歇,想要攻擊他的蛇全都被斬斷,摔落地上,一系列動作乾淨利落。

直到她看到一顆參天古樹出現在自己面前,慕雲傾頓時愣住了。 草叢裡的蛇在這時也全都停了下來,不再朝著慕雲傾湧進。

就連她所在的這棵樹上,也沒有看到任何毒蛇。

顯然這都跟她此時看到的有關。

在她的面前是一顆差不多要十人環抱的古樹,高聳入雲,根本就看不到頂端,可讓她愣住的不是因為這棵古樹,而是……

上面纏繞的那條白色巨蛇。

那條蛇的身體有古樹一半粗,在上面纏繞了起碼有五十米多高,那顆巨大的腦袋這會兒正眈眈的盯著她看,紅色的蛇信子在空中遊動。

慕雲傾身上的雞皮疙瘩一顆顆往外冒,心裡發毛。

而下一刻,慕雲傾更是被這條蛇驚的差點沒有抓穩樹榦。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可以闖入我的結界?」巨蛇開口說話了!

慕雲傾瞪大眼睛……

這是什麼鬼?

蛇還會說話?

她心裡感到震驚可又有了一絲安慰,會說話起碼能溝通啊。

想著,慕雲傾輕躍而上,坐在了樹上,她仰頭跟巨蛇對視,「你可不可以先將你的這些蛇全都弄走,看這怪瘮人的。」

「一個凡人,跟本蛇尊談條件?」巨蛇開口道。

慕雲傾被這聲音震得心慌,但還是強撐著說道,「我只是請求蛇尊,並不是談條件,我夠狠蛇尊你之間沒有等價的條件可以談。」

「哼。」蛇尊冷哼一聲,也不知道說了什麼,那些蛇全都退散了去,消失的無影無蹤,就連樹上的也都順著趴下,跟著一起離開。

慕雲傾咽了咽口水。

不過就是一句蛇語,成千上萬的毒蛇就可以頃刻間全都消失。

「你還沒有回答本蛇尊的問題,你是怎麼進入結界的?」蛇尊這時又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被一隻黃獅追殺,為了保命,只能跟黃獅一起跳下懸崖,借著黃獅的身體緩衝,到了懸崖下面之後,我原本是想要找出路的,結果不知道怎麼就到了這裡,我還莫明其妙呢。」慕雲傾將事情的經過說出來。

蛇尊沒有說話,只是盯著慕雲傾看,紅色的信子時不時的吐出來,瘮的人全身汗毛豎起。

「我的結界就算是現在的那些修仙的人也未必能闖進來,要知道,本神尊可是與上古神族同在的,我活了上萬年,設下的結界豈是能被人隨意破壞?」蛇尊冷漠的說道。

慕雲傾卻張了張嘴。

上萬年……

那是一隻老蛇了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