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不多想,蕭北隱匿起來了殘界。

隨後,就這麼的在殘界內,又對著一些噬食蟻,進行了叱吒合一**,尋找那一種感覺,看看,期盼著,到底能夠不能夠有著那麼一種突然之間的頓悟,對一切大幅度的提升!

而在殘界之外,那些嗤鏈蟲,炸鍋了!

涅槃者級別的一王二后嗤鏈蟲,修為境界強大,智慧,當然也足夠的聰明,不是只有蠻力的傢伙,所以,很快的,這一王二后,便快速的澎湃起來了武氣,將周圍,完完全全的籠罩了起來,展開了搜尋!

只是,任憑著他們一遍遍的武氣搜尋,就是搜尋不到!

之後,這嗤鏈蟲一王二后,便將那些嗤鏈蟲,都完全的困住,然後,一個個的扒拉著!

顯然,之前蕭北的叱吒合一**,讓這一王二后嗤鏈蟲有些懷疑起來了身邊的嗤鏈蟲!

這些嗤鏈蟲,有的,更是被一王二后嗤鏈蟲測試,給擊打成了重傷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這一王二后嗤鏈蟲,看起來很小的它們,憤怒的狂吼了起來!

聲音如天,震天無比!

風雲岡,地動山搖!

無數的嗤鏈蟲,向著群體的所在,瘋狂湧入了過去!

數萬,數十萬,百萬!

嗤鏈蟲的群體,最終,足足聚集了百萬!

甚至,一些嗤鏈蟲挪移過來了的時候,所在的位置,早就已經遠離風雲岡了!

這麼多的嗤鏈蟲在一起,蘇日安看起來個頭很小,但卻是每一個都殺氣琳琳,以往便知道不好惹!(未完待續……) 第一千零六十章再啟程:身後的呼嘯!

甚至,其中碎境境界修為境界實力的嗤鏈蟲,更是不在少數!

因為這些嗤鏈草而引動出來了的百萬級別嗤鏈蟲,組合在一起,那龐悍的氣勢,已經讓風雲岡這一處,成為了能量暴虐武氣呼嘯的地方!

無數的龐悍武氣,夾雜著暴虐的態勢,在這一處,進行著橫掃而其中,最顯著的,當然是嗤鏈蟲族群之中最強大的一王二后!

嗤鏈蟲,晉陞困難,這才導致了這兒龐大的足有百萬的種群之中,卻只有一王二后,是強大的涅槃者級別的實力,不過,也正是這一種謹慎困難,才一下子彰顯了出來,到底一王二后是多麼的強大!

畢竟,晉陞困難之下修為境界實力達到了一定的程度,是相當不容易的,強大一些,也是實屬正常!..

「轟」

當風雲岡這一處,並沒有查詢搜索到什麼之後,嗤鏈蟲一王二后,迅速帶領著無數的嗤鏈蟲,將周邊,席捲了通透!

可是,毫無疑問,自然,它們依舊是沒有任何的收穫哪怕是附近的巨大山峰,都被這些嗤鏈蟲夷為平地,那些草木樹木植物,各種妖獸,還有一些可以看到了的武道修士之流,都被暴怒之下的嗤鏈蟲直接的吞食了,導致了風雲岡周邊部的很多地方,直接成為了荒無人煙的土丘所在之地!

只有嗤鏈蟲的大本營風雲岡,還保持著綠意。看起來有著不斷的蓬勃著的生機。不過。哪怕是如此,但是,其內的所有妖獸之流,武道修士之流,也是一個不曾出現,全部都被嗤鏈蟲群體消滅掉了!

「咔咔」

「吼!」

巨大的吼聲!

暴怒之下,奇迹出現!

或者,準確的說。是一絲絲至理出現在絕對的壓力或者情緒態勢面前,可以出現頓悟!

那嗤鏈蟲一王二后之中的一王嗤鏈蟲,在這個時候,突破了!

當它暴怒之下,連續吞食了縮減到了的妖獸,武道修士之流之後,它,突破了!

雖然,這個突破,只是一絲絲。但是,卻是讓嗤鏈蟲的身上。多出來了一種比之於涅槃者頂峰強者還要強大的氣息!那是一種我是無敵一般的氣息!

涅槃者頂峰之中的頂峰,真正的涅槃者頂峰之中的頂峰!

如果現在蕭北在它的身邊,便可以感覺得到,嗤鏈蟲之王的身上,有著一種蕭北曾經在吳悠殘魂,雪島雪女,甚至是空海身上,還有那古顯身上,可以輕而易舉的感受到了的氣息存在著,不過,那種氣息,還很微小,不用心感受,卻是感受不到。

「轟」

一聲巨大的轟鳴!

在嗤鏈蟲之王吼聲發動的瞬間,一種睥睨無敵的氣息,向著四周迸發!

無數的嗤鏈蟲,一下子都有著一些戰戰兢兢!

「這是怎麼一回事」

本來看起來深紫色的嗤鏈蟲之王,身軀陡然之中,便的更加的廣大,瞬間,已經澎湃成為了足足有著一米長的龐大嗤鏈蟲!

看起來,十分的駭人,那矮胖版的泥鰍狀態,也是有了更多的改變,這下子,幾乎所有看到了它的敵人,都會首先注意那強大的寒光凌厲的數排針狀凸起!

非但如此,一直以來不能夠說話的嗤鏈蟲之王,現在,可以說話了!

瓮聲瓮氣的聲音,讓嗤鏈蟲之王,顯得霸氣無比!

自然,這聲音之中,夾雜著的,還有著的便是無限的霸氣!

對於辛辛苦苦養大了的嗤鏈草被偷事情,由不得嗤鏈蟲之王不發怒暴怒!不過,聲音之中更多的是驚詫,隨後,是驚喜!

畢竟,暴漲了的實力,還有能夠說話吐露的快樂,身軀的變化,這一切,都是實實在在值得興奮的事情!

「我可以說話了,我可以說話了」

嗤鏈蟲之王,變得越來越興奮!

「轟」

身形如同閃電一般,嗤鏈蟲之王,沖著前面的一座山頭就直接衝刺了過去,剎那之中爆裂聲音響動,緊接著,便是傳來了嗤鏈蟲之王的哈哈大笑!

不多久,那些查顫巍巍的近處的嗤鏈蟲,全部都來到了嗤鏈蟲之王的身邊,以示親昵。

尤其是兩后,更是對著嗤鏈蟲之王不斷的環繞挪移。發出來嘶嘶的叫聲,傳達著,交流溝通著。

「雖然那個傢伙偷了我們嗤鏈蟲家族好不容培養出來了的強大嗤鏈草,但是也間接地促進了我的修為境界實力的精進,我現在,怕是無限制的接近著祖宗傳承下來的那接近著涅槃者頂峰之上的強悍境界實力了!如果我找尋到那個傢伙,給他給痛快,不折磨他,一擊殺死在吞食掉。」

嗤鏈蟲之王喃喃自語道。

隨後擺了擺手,向著老窩之處挪移。

蕭北現在很興奮。

很滿足,很幸福。

很長時間以來,蕭北不曾出現這種感覺了。

這是因為,蕭北發現,自己這一次,似乎所預料到了的絕對大收穫,存在著偏差。

自己,認為的少了!

當蕭北拿到了不費吹灰之力搶奪到了的嗤鏈草進入到了殘界之後,很是安靜了一陣子的。

不過,自然,蕭北不會長期在殘界之內。

這麼完好的狀態,有著殘界,有著星石,蕭北幾乎是不多久,便揣測著嗤鏈蟲大隊伍很有可能是已經走遠的情況下,將自己的武氣,澎湃出了去!

自然,是瞬間,使用著星閃的!

劇烈的光芒之下,蕭北才拿武氣當做眼睛,向著外面看了看。

一看之下,蕭北便徹徹底底的興奮了起來!

周遭的那些嗤鏈蟲,數量已經變得很少!

最關鍵的,便是其中根本就沒有那一王二后!

嗤鏈蟲之中,蕭北唯有的戰鬥之中可能會受到傷害的,便是一王二后,畢竟,那可是涅槃者頂峰的存在,其中的那兩個一王一后,是蕭北遇到過了的最強大的修為境界實力的敵人,蕭北自然是不會浪費時間與精力與他們戰鬥的,尤其是嗤鏈草已經到手之後!

可是,現在,這兩個嗤鏈蟲,都根本不在這裡!

這樣子的情況,才讓蕭北有了這樣很是高興的心情!

不過,為了絕對的安全,蕭北並沒有再次的現身,而是在星閃的巨大光芒之中,蕭北用著武氣,澎湃催動著殘界,對著那剩下的七株嗤鏈草,快速無比的沖了過去!

「蓬!」

有嗤鏈蟲擋路,直接被蕭北用強硬的武氣,轟擊而飛!

又有了嗤鏈蟲擋路,蕭北直接對著那嗤鏈蟲就是個星掌,捏緊,向著遠處一扔無數的嗤鏈蟲狂涌,蕭北對著那嗤鏈蟲便是武氣狂轟亂炸,而後,噬食蟻出動,將那些想要組織蕭北的嗤鏈蟲完完全全抵抗住!

不過,當時間快速閃過之後,蕭北還是僅僅得到了四株嗤鏈草。

只因為,蕭北看到了天空之中呼嘯挪移而過的那些嗤鏈蟲了,那之中的一王二后,蕭北可是認識的很清楚的。

「正好還剩下三株嗤鏈草,也沒有給你們全部滅絕,還是夠用的。你們一王二后,正好一個一株,也足夠了。那我先走了,就這樣。」

看著轉瞬那一王二后的身影便已經清晰無比,蕭北在殘界內一笑,隨後,收好噬食蟻,催動起來了殘界。

在外面那些嗤鏈蟲看來,自然,噬食蟻便是直接消失了,一切也都消失了,平靜了,只有那嗤鏈蟲看起來乾淨透徹的口水池子之中,三株煞是顯眼的嗤鏈草,在來回的擺動著。

非但如此,蕭北,還趁機掠走了數百隻嗤鏈蟲,那些保護著嗤鏈草的大多數碎境境界修為境界實力的嗤鏈蟲,被蕭北擄走了一些!

並且,蕭北還將那有著嗤鏈草的池子,用龐大的實力蠻橫的將其一分為二!

按照三等分劃分的一分二,蕭北將那大的部分,拿到了手中,裝進到了殘界之中這,便是蕭北的大收穫!

當一王二后已經那些嗤鏈蟲群體,都來到了這裡的老窩的時候,看到了的,便是一副慘敗的景象!

「啊!此仇不共戴天,不共戴天!不殺你,我鑽研的道難平!」

剛剛還滿是幸福喜悅的嗤鏈蟲之王,憤怒的仰天狂吼!一陣接著一陣的巨大轟鳴響徹各處!那是嗤鏈蟲的發泄!

暴虐的武氣,狂涌而出,周邊無處,皆被籠罩,但是,一如先前,數百萬米之內,都根本沒有敵人的氣息!

「噗!」

嗤鏈蟲之王,一口鮮血吐了出來被起到了的!

蕭北,則是小心翼翼,又用到了叱吒合一**,cāo控起來了一隻先前被抓捕到殘界之中的嗤鏈蟲。

這樣,便可以毫無顧忌的挪移.

百萬之多的嗤鏈蟲,一隻毫不起眼的三階碎境境界嗤鏈蟲,一點點的慢慢挪移到了邊緣地帶。

隨後,詭異消失。

而蕭北,則是控制微笑之極的殘界,向著遠處繼續挪移。

身後,那些嗤鏈蟲,受到了嗤鏈蟲之王的感染,一個個的也是暴怒無比之下,比之於之前更加的恐慌,兇殘了起來,周邊,嗡嗡聲,越來越大!(未完待續……)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再啟程:當年之地之小白要突破!

一晃,距離上一次,奪得十一株嗤鏈草的時間,過去了七天。

這七天之中,因為分身傀儡噬食蟻的挪移,只要不外出而是在殘界之中苦思冥想,蕭北根本不用管什麼,只需要一心一意的投入到新的感悟鑽研之中就可以。

這七天之中,其中的兩天,蕭北都是在外面渡過的,之所以在外面渡過,是因為蕭北又再度的不間斷尋找起來了藥草,懷著輕鬆的情緒態勢,搶奪藥草,不是戰鬥般的打打殺殺搶奪。

當然,對於藥草,蕭北還是爭取必得的,那些藥草是一切修鍊的基礎因素,任誰都不會嫌多的。

在此期間,蕭北越發的想著有小白的日子,因為蕭北不動用衍之道的情況下,根本就不可能大致上知道哪裡有著強大的藥草,甚至,為了找尋到頂級的藥草,蕭北需要做的更多的,便是直接澎湃起來武氣,籠罩更大的範圍,這樣,才可以加速蕭北尋找到藥草。..

不過,哪怕是此種情況下,找尋藥草的過程之中,蕭北也是沒有和哪一個強大的妖獸之類的發生戰鬥。

哪怕是一些低等的妖獸,蕭北,也沒有展開殺戒。

一如當初在嗤鏈蟲那裡,除卻了最開始被嗤鏈蟲之王擊殺的七階嗤鏈蟲死亡和蕭北有關係之外,其餘的時候,蕭北都沒有殺死哪怕是一隻妖獸。當然啦,像是那七階嗤鏈蟲一把間接死於自己之手的不算。

沒有殺戮。只有投機取巧的搶奪藥草。讓蕭北有著一種不同的感悟。

不過。從今日早晨直到現在。蕭北都在殘界之中靜靜的坐著,什麼也不想,什麼也不做,就只是感受著殘界內的生命之道氣息。

日頭漸漸西沉,又是三天過去。

距離蕭北當然奪得嗤鏈草,足足過去了十天。

十天時間,蕭北挪移的速度距離,讓蕭北很是快速的接近著一個地方鈴蘭坡!

鈴蘭坡。盛產鈴蘭花。鈴蘭花,強大的食人花朵,導致了鈴蘭坡是一處食人花的海洋,僅僅只是一株普通的食人花,自然而然的,不會多麼的強大,但是,當食人花全部都長成差不多百米的大小,有著青一色或者是窺境境界,或者是極境境界。或者甚至有的是碎境境界的時候,一切就全部都不同了!

尤其。在這些食人花之中,雖然沒有涅槃者級別的鈴蘭花存在著,但是,卻有著足有十二個偽涅槃者級別的鈴蘭花,如此之多的偽涅槃者的食人花,加上那麼多的強大境界食人花,再加上,本來,類似於黑銘那樣變異食人樹,和這樣變異食人花,與敵人同等修為境界實力之下,都足夠強大,所以,一眼望去在鈴蘭坡有著這麼多的食人花情況下,將整個鈴蘭坡,完完全全的佔據了起來。

百米的高度上,除了一些植物之外,便再也沒有了任何的妖獸等等生物痕迹。

可以說,這裡,是植物的世界,是鈴蘭花的世界,

蕭北記得這個地方。

當自己的分身傀儡噬食蟻,挪移到了鈴蘭坡的地方的時候,在殘界內只是靜靜感受著殘界生命之道氣息的蕭北,陡然之中,感覺到自己的分身傀儡噬食蟻給予自己傳導了說是到了鈴蘭坡之地的時候,蕭北便忽然的睜開了眼睛。

「記得小白說過,對於這些食人花食人樹之類的,小白要是有實力可以噬食的話,也是能夠在噬食之中增加很多營養的,對修鍊有著增進的作用,而且這變異的食人花之類的,生命氣息遠遠超過同類,蘊含著一絲絲的生命之道的特殊氣息,看來正是可以為小白提供能量的原因了,嗯,正好,我也可以在這裡感受一下。」

蕭北,閃身出了殘界,分身傀儡噬食蟻,進入到殘界之中。

蕭北之所以自語之中提及了小白,是因為小白,真正的快要突破成功了!

蕭北有預感,就在這一日當中的某個時刻,一直要突破的小白,就可以突破成功了!

現在的小白,身軀陡然之中膨大了起來,和以前完全不一樣,居然達到了十多米的程度,矮胖一樣可愛無比的小白,達到了這樣子的程度之下,看著,有著一種憨憨的感覺,不過,憨憨的歸咎於憨憨的,如此的大小,實在是讓小白有著一絲駭人的氣息,並不是那麼可愛了,可以說,可愛程度相對於身高不是很大的人類武道修士來說,減輕了很多,畢竟,這樣大的身軀,師母橫香想要抱著是不可能了。

正是因為蕭北有預感小白馬上就要突破成功,而且以前來這裡修為境界實力弱小的時候,小白說了這些食人花都是大補的,只是礙於以前修為境界實力不夠強大,所以才沒有下手,所以,現在,蕭北才準備給小白一些厚禮。讓小白在這裡吃個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